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医妃不可欺全文在线阅读

2017/11/18 5:43:2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医妃不可欺

第5章 厉王不如鸭

全场哗然,这厉王侍卫是想干什么?

月如霜用力吹了一下盖头,借着盖头飞起那瞬间,她便看清了一切。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喜堂之上,新郎不出现,侍卫却抱着一只鸭上堂,便是傻子,也能领悟几分真意了。

果然,子彦道:“王妃,王爷还有事未处理完,为免误了吉时,特令子彦代劳。然,子彦他日也是要成亲的,万不能与王妃行礼,这于情于理都不符,故而,只能由子彦怀中这鸭可以代劳了。”

此言一出,现场之人直接骚动了,猜测连连。

“王爷这是不满意婚事,嫌弃相府千金,所以才不出现的?”

“我听说这相府千金貌丑如罗刹,压根就配不上王爷。”

“可王爷不喜相府千金,何以要下聘求亲呢?”

“王爷的心思,岂是我等该猜测的?说不定是这女人使了什么法子,使得王爷不得不娶?”

“……”

议论不断,月如霜冷哼一声,这才道:“既然王爷都能不介意自己不如一只鸭,本小姐又有何好介意?”

话音方落,又是无数视线射过来,就好像刀子般,月如霜琢磨着,若是眼神能杀人,她怕是体无完肤,死无数次了。

月如霜还不解气,眼珠子转了转,随后,狡黠一笑,继续道:“不知道入了洞房,可还是由此鸭代劳?”

她是想来个人畜结合?这女人疯了吧?

都说相府四小姐脑子不太正常,果然,闻名不如相见啊!

子彦却是犹豫了,正是拿不定主意时,月如霜步伐平静地上前,凑近子彦,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回去告诉你家王爷,如果他敢让本小姐与此鸭拜堂,那么,本小姐便敢将他尺寸不行,房事不举之事宣扬得满城皆知。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敢威胁王爷,你在找死?”子彦简直无法理解月如霜的脑回路。

月如霜眸光一转,又道:“告诉你家王爷,我会着重讲予邪医听。”

“你认识邪医?”子彦激动了。

那个不识好歹的家伙,竟敢拒了王爷求医,简直不知天高地厚,偏偏,他们无往不利的万事通竟首次无从下手,完全查不出半点与邪医有关的东西。

月如霜道:“不只认识,还熟得很。”

子彦一听,越发激动了,连脸都红了起来:“他在哪里?”

“你家王爷来了,我或许能想得起来。”月如霜道。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子彦怒了,冷哼:“这便是你要王爷拜堂的诡计吧?”

“你可真是看得起我,我好好的人,如何会使鬼计呢?”

打不得,说不过,子彦哼了一声,转身便走。

他这一离开,再次引得众人猜测连连。

然,此番还没开口交谈,子彦便又折返回来,而其前面一步之遥,厉王夜墨琛疾步而来。

一袭玄衣紫金冠,身姿挺拔,剑眉星目,步伐轻快,却又不失沉稳,浑身都散发出逼人的贵气,眨一眼看去,实在是惊为天人。

然,其身上散发出来的锐利,又是霸气无比,加之其种种传言,在场之人竟也只敢远观,不敢靠近。

众目睽睽之下,夜墨琛走到月如霜面前,将其一把捞入怀中,继而俯身凑了过去。

第6章 梁子结下了

“听说,你与邪医熟得很?”夜墨琛冷冷地问:“本王已经来了,现在,可以告诉本王他人在何处了?”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月如霜心忖着,开口却是:“王爷,这是喜堂,总提其他男人不好吧?”

“说!”夜墨琛掐着月如霜的手加重力道,厉喝。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你特么的再掐下去,本小姐的腰都要断了。

老虎不发威,当她是病猫?

月如霜干脆利落地伸手环过夜墨琛的腰,继而毫不客气地在其腰上狠狠地掐了下去。

眸光顿沉,夜墨琛怒道:“敢掐本王,你找死?当真以为本王不敢对你怎样?”

“岂会?王爷大名如雷贯耳,怀疑谁也万不敢怀疑你。”话虽如此,月如霜却没有半点松手之意。

两人之间已是刀光剑影,天雷地火,但在在场宾客看来,两人却是恩爱非常。

毫无疑问地,宾客们又炸了,就没有一个人能理解。

“厉王竟真的喜欢月如霜那个丑八怪?”

“月如霜那个丑八怪何德何能,竟能得厉王之心?”

“咱们该觉得庆幸,厉王有了月如霜,也就不会再想着其他女子了,咱们家里的闺女安全了。说明http://www.163woman.com/

“也是,只盼着月如霜长寿些。”

“……”

声音虽小,但夜墨琛却是一字不落地听了进去。

这群蠢货,到底哪只眼睛看到他喜欢月如霜了?

正待怒斥一番,腰间又是一紧。

倏然,疼痛与酥麻并存,比之前还要强烈的感觉传遍身体每一处神经,夜墨琛眸色更沉,掐在月如霜腰上的手猛然重了几分:“松手!否则,本王立刻要了你的命。”

疼啊!腰肯定青一大块了。

月如霜那个怒啊!什么破男人,一点风度都没有。

“你先放手。版权http://www.163woman.com/”月如霜道。

夜墨琛不松手,反倒又加大了力道,毫无怜香惜玉之心:“不要考验本王的耐性!”

尼玛,腰快断了!真要断了!

疼痛刺激着神经,月如霜气得磨牙,臭男人!算你狠!

好汉不吃眼前亏,好女不跟男斗,今日便不跟你计较,不过,咱们的梁子结下了。

在夜墨琛腰上再次狠狠拧了一把,月如霜方才收回手:“放手!”

眸光凌厉地扫向月如霜,哪怕是隔着盖头,月如霜也能感觉到杀气。

不过,也亏得这盖头,月如霜看不到夜墨琛快杀人的眼神。

该死的女人,她是不知道在对谁下手吗?

“邪医在哪?”夜墨琛再次问道。

“我头疼,忘了。”月如霜顺势往夜墨琛身上倒。

他掐她的腰,她叫头疼,真能装啊!

夜墨琛真想一把掐死她,不过,还不到时候。

近乎粗暴地收回手,一把将月如霜推开,夜墨琛才扭头怒道:“拜堂!”

众人一怔,在子彦的一声厉喝中,方才惊醒过来。

夜墨琛亲自与月如霜拜堂,完了后,月如霜被送入洞房,夜墨琛陪宾客。

直到深夜,夜墨琛才踏入新房。

这会儿,月如霜已经顾自躺榻上睡着了。

“……”

一股火陡然升起,夜墨琛两步上前,伸手将被子一掀,直接将人给拖了起来。

第7章 尼玛,好痒啊!

“月如霜,谁TM让你睡了?”

一声暴喝,如雷贯耳,月如霜浑身一个激灵,什么瞌睡都醒了。

毫不犹豫地,月如霜一拳揍向夜墨琛:“你TM有病啊?”

夜墨琛微一侧身,轻易便将月如霜的拳头接住,用力一拉,月如霜顿时失去重心往前栽去,而夜墨琛则在最后一刻侧身让开。

刹那间,月如霜直接栽倒在地,扑了个狗啃泥。

痛意,瞬间袭卷全身,这也激起了月如霜的怒火。

扰她美梦,摔她在地,真当她月如霜是纸糊的吗?

三两下爬起来,月如霜转身奔向夜墨琛,抬手便将捏于手中的奇痒粉洒向夜墨瑁

夜墨琛下意识地抬手去挡,却又在看清是粉末后赫然收了手,脚尖一点,直接飞身而起,在半空时,他又是一个翻转,落于月如霜身后,一脚踹向月如霜。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月如霜始料未及,又一次往前扑去。

洒出去的奇痒粉,大部分沾染到了月如霜身上。

月如霜:“……”

她还真是低估了夜墨瑁

尼玛,好痒啊!

幸在,药是她配的,解药也随身,在夜墨琛未曾看到的角度,她迅速自怀中掏出解药服下,待到身上的痒意消散,又才转身看向夜墨瑁

这一看,月如霜倒是微微怔住了。

不知道是喝酒太多了,还是沾染上了奇痒粉,夜墨琛的面色竟泛红起来,眸光也有些迷离,削薄的双唇好似涂上了一层胭脂,就连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戾气也变得温和起来。

真是勾人啊!

月如霜微微眯起双眸,心忖:这厉王还是有几分资本的。

不过,这不代表他便能高高在上,不把她当成人看。

“邪医在哪?”夜墨琛第三次开口,从其表情来看,他的耐性确实是消耗怠荆

月如霜道:“我好不容易睡个觉,清醒一下脑,乏然想起了邪医去处,被你这么一摔,又忘了。”

想知道邪医所在,态度先摆正了。

“月如霜,少跟本王玩花样,信不信本王让你成为第一个死在新婚夜的王妃?”夜墨琛怒不可遏,伸手掐住月如霜的脖子,收紧,再收紧。

顷刻间,月如霜的脸便被憋得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月如霜用力去掰夜墨琛的手,却撼动不了半分。

生死一线,危急关头,月如霜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抬腿,曲膝,用力往上一顶……

“唔……”

夜墨琛闷哼出声,掐住月如霜脖子的手下意识松了力道,月如霜趁机推开夜墨琛,跑到一边猛地咳嗽起来。

这个疯子!

好不容易缓过劲来,月如霜下意识地逃离,岂料,她刚奔到门前,身前便多了一堵人墙,紧接着,便听夜墨琛冰冷无情的怒喝:“来人,将这个女人给本王扔到西院去。”

其话音方落,门便被推开,两名侍卫冲进来一左一右地架起月如霜。

“你们想干什么?”月如霜心底顿时升起不祥的预感,人更是本能地挣扎。

人未挣脱,夜墨琛却突然上前,他一手刀下来,月如霜便是眼前一黑,整个人晕了过去。

“带下去,想办法让她说出邪医下落。”

第8章 接了厉王这生意

月如霜再醒来时,人已然处于完全陌生的环境,而在其周围,更有几名全不相识的男子,他们一个个垂涎地看着她,她突然有种赤身果体露于人前的错觉。

这什么鬼地方?

月如霜翻身而起,几名男子却突然扑了过来。

“你总算是醒了,还以为要奸~尸呢。”

奸……尸?月如霜大骇,下意识地抱紧前胸,人也不由自主地往后退:“本小姐告诉你,不要乱来,否则,本小姐让你们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你放心!你好歹还挂着王妃的头衔,我们自会好好地来。”

“你们既知本小姐身份,还敢放肆?”月如霜免不得有些慌神。

“王爷既将你交予我等,便足以证明不在乎你死活。”

月如霜大骇,心里直接将夜墨琛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了个遍。

“不过……”

月如霜抬眸,对方道:“王爷说了,你何时肯说邪医所在,便可何时去见他。”

又是为了邪医!

月如霜突然有种挖坑把自己埋了的感觉。

不过……

找邪医吗?

夜墨琛,你既如此想找邪医,我便成全了你。

月如霜道:“去告诉夜墨琛,我说!”

男人们明显不太相信,却也没有犹豫,有人转身就奔了出去。

很快,那人便回来了,月如霜下意识地看向那人身后,却不见夜墨琛的影,就连子彦都没有出现。

“王爷说,他现在不想知道了。”

操!

月如霜直接爆了粗口,这人特么的故意耍着她玩儿是吧?

气极之下,月如霜道:“去告诉夜墨琛,本小姐如果有半点差池,邪医定会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辣么红。”

那人又走了,很快,又回来了。

此次,子彦随着那人一并来的,月如霜眉梢一冷,子彦道:“王妃,你知道威胁王爷的人都是什么下场?”

“我不需要知道。”月如霜道:“我不过是提醒他罢了,邪医在江湖中有着什么影响,难道他会不知?”

子彦冷冷瞪着月如霜,月如霜眸光一转,继而道:“子彦,听说王爷求医被拒,我呢,不仅有办法找到邪医,还有办法让邪医接下王爷求医之请。”

“说得邪医很听你的话似的,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子彦不屑。

月如霜道:“我所言是否属实,一试便知,左右你们不吃亏,何不放手一搏?”

子彦不为所动,月如霜亦不再多言。

不知不觉间,两人就那么对峙上了。

良久之后,子彦才转身:“跟我来。”

翌日一早,月杉直奔天香楼,在子彦的眼皮底下告诉丝言:“告诉邪医,接了厉王的求医之请。”

丝言会意,扭头便对子彦道:“邪医将月小姐看得甚重,只要月小姐好好的,什么都好说。”

闻言,子彦是惊讶的,却也不得不道:“只要邪医肯出手,王妃自会好好的。”

“丝言定会转达。”

离了天香楼,两人又马不停蹄地回厉王府。

几乎是两人前脚刚到,邪医的接医通告后脚便到了王府。

第9章 亏大了

“邪医居然真的因你一言接了本王的求医申请?”夜墨琛探究地看着月如霜,握着手里烫金名贴,还有些不敢相信。

月如霜道:“本小姐早就说了,只要本小姐开口,邪医便一定会答应。”

“你们是何关系?”夜墨琛追问。

月如霜道:“本小姐没有回答的必要,你只管找邪医看病便是,邪医定会好好招待你。”

一定会的!

夜墨琛,本小姐治不了你,邪医还治不了你吗?

夜墨琛视线不移,月如霜被看得颇为不自在,又道:“王爷,你再这么看下去,本小姐会误会的,邪医也是会生气的。”

骤然眯眸,夜墨琛冷冷道:“本王便是再饥不择食,也断不会对你生起半点念想。”

月如霜点头:“如此甚好!”

“就你这模样,能够生起念想的绝对不是人。”子彦止不住嘀咕。

月如霜扫向子彦,心忖:这个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很快,本小姐便会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不管你是何心思,现在,你既成了本王的妃,便安分守己一点,如此,你或许能成为最长寿的厉王妃。”扫了月如霜一眼,夜墨琛抛下这么一句话,转身便走。

“等一下。”月如霜唤住夜墨瑁

夜墨琛顿步,月如霜道:“我嫁给你,不过图一清静,我要一独立院落,不许任何人来打扰。”

“你最好不是要耍什么花样。”夜墨琛道:“子彦,替她安排。”

短短半日功夫,子彦便领着月如霜踏入了西院,这里距夜墨琛的东院最远,也是王府中最差的一个院落,月如霜却很满意。

西院大,地方多,那些枯败的花草拔了,她能种好多药草、毒草了。

见着忙得不亦乐乎的月如霜,清竹越发不能理解了:“小姐,你说你直接告诉王爷,你便是邪医,然后解了王爷所需,以后在王府的日子还能难过不成?”

“就这么告诉他,岂不是太没意思了?”月如霜回头看了清竹一眼,继续道:“若是他自此爱上本小姐,那本小姐不是亏大了?”

“……”

清竹无语,小姐,你是否自我感觉太过良好了一些?

不过,若然小姐脸上无疤,那容颜……

“小姐,你既医术了得,为何不把脸上的疤痕去了?那样,谁还敢说你丑?”

“我这样有何不好?什么桃花都没有,大把时间来赚银子。”月如霜全然不以为意。

这疤嘛,只要她想,随时都能去,但,绝不是现在。

清竹越发无语:“小姐,银子不是万能的。”

“没有银子那是万万不能的。”月如霜道:“快些收拾,明日一早,咱们去天香楼。”

清竹一听,也是不再多言,卖力地收整起来。

直到月上枝头,两人才勉强收拾好。

累了半天,两人也没了食欲,倒榻就睡。

翌日天明,两人又早早换好衣服,戴好面具,赶在夜墨琛之前到了天香楼。

月如霜对丝言道:“厉王来了后,直接带到诊屋。”

丝言盯着月如霜手里的手术刀,惊骇道:“小姐,你这是想直接阉了厉王?”

第10章 同睡一张床的关系

“我看起来像是那么粗鲁的人吗?”月如霜抬眸反问。

丝言点头:“不是看起来像,而是你压根就是那么粗鲁的人。”

曾经,有人对她出言不逊当时笑着说没关系,可一转头,那人求上邪医,她便是卯足了劲地整人,直把人弄得差点挂了,偏偏,在人剧大的痛苦中,她又把人给治好了。

到最后,那人还以为邪医救了他,对邪医感恩戴德,却不知,他身子骨要是差那么一点,早就被整挂了。

厉王远比那人得罪月如霜更甚,凭月如霜的性子,当时就能跟厉王干架,这转了身,厉王主动送上门来,她能让厉王好过了?

绝对不可能!

月如霜将手术刀往脚下一插,道:“放心吧!我一定会非常温柔的。”

丝言嘴角一抽,温柔?只怕小姐连那两个字怎么写,是什么玩意儿都不知道吧?

夜墨琛来得很快,丝言依着月如霜的吩咐,将人带到诊屋,然后,不留一语,头也不回地走了。

“对王爷如此无礼,你找死吗?”子彦上前拦住丝言,怒道。

丝言扫了子彦一眼,道:“我急着去请邪医,毕竟,邪医很忙,没那么多时间浪费,若然惹怒了邪医,她又临时改了主意,拒见厉王,你担待得起?”

“我……”子彦怒,却又无言以对。

夜墨琛抬手:“子彦,退下。”

子彦不甘,却也不得不退了下去,丝言向夜墨琛欠了欠身,转身离开。

夜墨琛坐在诊屋,待静。

然,半个时辰过去,邪医未曾出现。

夜墨琛脸色难看起来,子彦转身便走:“敢在王爷面前摆架子,属下这就去把人抓来。”

“站住!”夜墨琛喝道。

“王爷……”子彦不甘。

夜墨琛道:“等!”

一个时辰过去,邪医依旧没有出现。

两个时辰过去,邪医依旧没有出现。

夜墨琛脸色越渐难看,子彦忍无可忍,再次转身往外走。

刚到门口,便与缓步而来的月如霜撞个正着。

月如霜此番乃邪医的招牌打扮,一袭白衫,脸戴银质面具,任是谁见了,也知道其身份。

“你就是邪医?”子彦瞪着月如霜,怒问:“你也知道让我家王爷等了两个时辰,简直罪不可赦。”

“那你是想如何?”月如霜挑眉反问。

子彦磨牙,夜墨琛道:“子彦,不得无理。”

月如霜笑着进屋:“还是王爷识大体!看在王爷如此识大体的份上,我决定多给你一刻钟时间。”

“那还真是要谢谢邪医了。”夜墨琛似笑非笑道。

月如霜也不谦虚:“好说!”

夜墨琛与月如霜相对而坐,月如霜伸手为夜墨琛把脉,但一搭上手,她的声音就变了:“王爷,你这病很是严重,我得再看看才能确定,把衣服脱了。”

“大胆!”子彦厉喝。

夜墨琛却起身将上衣一脱,月如霜挑眉,身材还不错嘛!

开了口,却又是另一番话:“身材这么差,难怪小霜看不上。”

眸光一眯,夜墨琛问:“你和月如霜是何关系?”

月如霜勾唇一笑:“小霜在嫁入王府前,一直都和我睡在同一张床上。”

医妃不可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医妃不可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为了保障吃瓜群众的八卦权,狗仔拼了上千年

    来源:公众号极简史(minitory)▼▼姓苟和姓牛哪个更难起名丨中华田园戏精书法家大学生爆笑备考丨外国大牌的狗年限定款00后奇葩新闻丨日本小说里的魔幻中国史

  • -12℃+大暴雪!全合肥扩散!霸王级寒潮卷土重来!还有这件大事影响你的生活!

    前几日合肥确实升温了最高气温竟然突破10℃!让生活妹差点有种春天来了的错觉然而,要知道合肥的天气从来不按常理出牌当你准备将厚厚的羽绒服收起来时合!肥!又!要!下!雪!了!根据本周天气预报明晚开始降雨降雪温度最低可至-3℃你是不是以为这就完了?就一点小雨小雪就过去了?错!生活妹不是危言怂听据说这次下雪的强度比1月4号那场雪还!要!猛!据安徽气象消息,预计24-28日期间最大积雪深度:六安、安庆、合肥、池州、铜陵、宣城、芜湖、马鞍山20~35厘米,局部超过45厘米;阜阳、淮南、蚌埠、滁州和黄山市10

  • 《金牌歌手》黄云鹏:高音“吓哭”邻家小孩惹抗议

    由贵州劲泓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独立投资出品并与贵州广播电视台联合打造的《金牌歌手》第一季圆满落幕,黄云鹏以炫动高亢的声音嗓惊四座,荣获《金牌歌手》季军。熟悉唱歌的人都知道,唱歌是需要嗓子做本钱的,许多高音的歌曲是一般人演唱不了的,但黄云鹏却是越唱到高音部分越兴奋,声音保持在了所演唱歌曲的高度上,因而也被现场的评委冠之为“高音小王子”的称号。据黄云鹏介绍,他从小就喜欢吊嗓子唱歌,长大以后也常是耳朵里带着小喇叭模仿唱高难度的歌,还曾经因为早上练歌吊嗓子音量过大,多次“吓哭”邻居小孩,遭到附近街坊邻居

  • 为什么耽美小说主角都喜欢姓苏和姓林?

    ▼如今年下撩在中年少女圈里悄然流行阿姨们的粉红色少女心被年下小奶狗或者磨人小狼狗所唤醒沉浸在玛丽苏中不可自拔但其实「年下」原意是指攻受双方年龄悬殊是来自耽美界里的一种设定至于是年下攻还是年下受有经验的老司机仅凭姓氏便可推断出来▼早有博主总结了耽美界攻受五大家族供参考其中,攻门五大家族为:梁陆谢沈顾受门五大家族为:林云莫白苏引得众腐热议▽别的不说,林姓还是受门大姓大抵诸位耽美小说作者深受《红楼梦》的熏陶见到林氏自然想到了那位如水的妹子▽再说这苏(su)姓天然与受(shou)音似不提耽美作品就是有着

  • 煮雪烹茶,湖中看雪

    煮雪烹茶古人多喜欢用雪煮茶,雪冰清玉洁,代表着独善其身的节操;茶在浮浮沉沉散发出一种清清淡淡,像极了君子的作风。雪与茶结合,一听就让人感觉到清新脱俗。《红楼梦》中,妙玉招待黛玉、宝钗的体己茶就是雪水煮出来的。黛玉问她:“这也是雨水煮出来的?”妙玉冷笑道:“这是五年前我在玄墓蟠香寺住着,收的梅花上的雪,共得了那一鬼脸青的花瓮一瓮,总舍不得吃……隔年蠲的雨水哪有这样轻浮,如何吃得?”煮雪烹茶,这符合妙玉的高洁心性。古人用雪烹茶很有讲究,花瓣之上的雪,或者是未落地之雪,用来煮茶,最为美妙。清代震钧就曾

  • 《金牌歌手》冠军周粲 用歌声告白世界

    作为娱乐圈95后的新人,周粲给人的感觉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温暖阳光;虽然有着俊朗的外表,但这都无法阻挡周粲成为一名优秀歌者的决心和信心。周粲心里明白,自己还是一个在梦想路上前行的青年,不能死守那些所谓的规矩和套路,应勇于去不断突破自我,让不可能成为可能,让梦想照亮心灵。在周粲身上能够感受到他对音乐的执著和坚守,而《金牌歌手》的舞台正好予以了他前行的十足动力。尽管在获得了《金牌歌手》电视歌唱真人秀节目全国第一名的好成绩,但周粲仍然内心平静的潜心磨练自己,更加努力地去学习提升。在《金牌歌手》舞台上,周

  • 厦门人最爱读这8本书!每天超万人次走进市图,你最近在看哪一本?

    2018年已经过了20多天晒过了买买买账单、听歌账单……敢不敢晒晒你的读书账单呢?厦门市图书馆昨天发布了2017年阅读数据来看看这份账单都说了啥↓↓平均每天超万人次走进图书馆去年,共有450万人次市民走进市图书馆,借出的纸质和电子文献达500万,两项数据相比上一年均有所提升。此外,市图去年入藏新书470万册(件),相当于每个厦门人买了一本以上的书。文学书人气最高厦门人最爱看的还是文学书在成人读者借阅排行榜上文学类图书占比57%接下来则是语言文字类图书,占12%,比经济、哲学、科学等图书占比都高,

  • 陈小翠丹青隽雅清丽,诗风婉丽俊逸

    陈小翠,杭州人,生于1907年,其父陈蝶仙,号天虚我生,为鸳鸯蝴蝶派文人,又以无敌牌擦面牙粉致富。其兄陈小蝶也是当时名诗人。她寓所在金神父路(今瑞金路)金谷村,常有鸿儒往来,雅韵逸兴,称一时美谈。小翠自幼聪慧过人,13岁能吟诗。词学家叶嘉莹在一篇文章中道:“那时她父亲不在家,她给父亲写信时常常要在后边附上几首诗。开始,她父亲以为是她母亲写的,或是她写后由她母亲改的,其实,那就是陈小翠本人的作品。”她诗词功底源于家学,诗风婉丽俊逸,时有气度豁达之作,如“何当冰雪深千尺,倚马长城草檄文”、“劳生消尽

  • 日本发现传世国宝价值千万, 中国大妈:我做的,1个卖80

    浙江之声给大家送福利啦灵隐寺腊八粥、灵隐寺新年挂历免费送时间今天(1月23日)下午14:30地点杭州莫干山路111号浙江广电集团正门北侧快递领取处。(数量有限,先到先得,送完为止)日本东京电视台的人气综艺节目《开运鉴定团》主要对古董进行鉴定不过偶尔也会发生失误的状况节目开播以来最重大的发现日前他们在节目里鉴定全球第4件“曜变天目茶碗”五人专家团经过商议给该碗鉴定价格2500万日元(折合140万人民币)有日本陶艺家更是怒怼:“曜变天目盏是无价之宝,每只估值起码100亿日元!2500万有多少我要多少

  • 夏起聪中国画图集

    夏起聪在高校从事中国画、书法、中国美术史教学近四十年。教学之余,创作了大量山水画、花鸟画和人物画。对中国画进行了长期深入的研究,广纳博彩,其创作既有正宗的传统笔墨,又散发着浓烈的现代审美情趣,形成了独特的个人风格。其作品多次参加中国花鸟画、中国山水画等国家级展览,并多次在国家级刊物上发表,同时被收录于各类专业画刊画集。今年受邀在美国、台湾等地成功举办个人画展,引起当地社会各界的浓厚兴趣和专家一致好评。其作品被日本、俄罗斯、美国等国家收藏,并作为政府礼品多次赠送外国元首及国际友人。作品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