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嗜血王爷:错孕逃妃15章(第15章)

2017/11/17 7:54:32 来源:网络 []

书名:嗜血王爷:错孕逃妃

第15章

心凌再次惊愕,强忍着疼痛,不敢出声,她现在是羿凌冽明正言顺的王妃,羿凌冽碰她也应该是理所当然的呀,这一点,他应该在先前就想到过才对,可是为何他却有这么大的反应,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秘密?

见她不语,他眸间的残暴愈加的升腾,映着摇曳的烛光,心凌似乎看到他的眸子深处泛出骇人红艳,心凌瞬间惊滞,心似乎也顷刻间停止了跳动,连呼吸亦微弱的没有了气息,待要细细看清时,他却猛然垂下脸,唇落在她的锁骨间,贝赤突启,狠狠地咬了下去。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心凌只感觉到一阵彻骨的疼痛,随即感觉到一丝丝暖暖的湿润流出,还未待心凌有所反应,他冷冷的如夺命阎王般的声音再次的响起,“说,他到底有没有碰过你。”

心凌惊得连思考的余地都没有了,“我……我……”她若说有,他会不会在下一刻便取了她的Xing命。

正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玉儿刻意的的喊声,“玉儿给王爷请安。”

心凌与夜魅影同时惊滞,下一刻,夜魅影一个快速地跃身,跳出窗口,快速地消失在黑夜中。

心凌亦快速地扯过薄被,遮住自己的身躯,假装继续睡觉。

羿凌冽闯进房中,冷冷的眸子对上仍在沉睡的心凌,不由的微微眯起,眸光流转,细细地一寸寸地环视过房内的一切,然后慢慢地向着床边走去。

感觉到他一点一点的靠近,心凌的心一点一点的提起,不必睁眼,她也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他对在她身上的冷冷的目光。版权163woman.com

感觉他已经走到床边,不得不停了下来,感觉到他的手猛然伸向她,心凌一惊,快速地裹着薄被翻过身,背对向他。

他微微一怔,伸向她的手亦顿住,眸中却闪过骇人的暴戾,“王妃到底装到什么时候。”

心凌知道此刻再继续装睡是不可能了,遂慢慢地转过身,迷惑地睁开双眸,模模糊糊地望向羿凌冽,带着睡梦中的朦胧,停顿了片刻,才喃喃地低语,“王爷怎么会在这儿?”他不是在宫中吗?为何会突然回来,而且还这般气势汹汹地来到明月阁,这其中定有蹊跷。

她不曾起身,亦不敢起身,薄暴下的她是多么的狼狈,她自己很清楚。

“王妃问本王为何会出现在这儿?其中原因,王妃应该最清楚才是。”微微眯起的眸中射出冷冷的危险的狠光,眸子深处却还是或多或少地闪过一丝疑惑,因为她此刻的样子实在是无法让他去怀疑。

心凌暗暗心惊,难道他知道什么,脸上却不敢露出丝毫的疑惑,“臣妾愚昧,真的不知。嗜血王爷:错孕逃妃15章(第15章)

他的唇边扯出淡淡的讥讽,“你不知?”微微侧转的眸子恰恰对上大开的窗子,“王妃睡觉竟然连窗都不关的吗?不怕有人突然闯入吗?还是特意等待着某人的到来。”眸子不曾转向,斜斜的目光却不动声色地留意着她的一切表情。

心凌自然感觉的到,自然不敢流露出丝毫的慌乱,“王爷还真会说笑,难道王府的戒备那么不堪一击,可以让人随便闯入的吗?”柳眉一扬,“若说要等……”刻意地微微一顿,看到羿凌冽微微一滞,双眸亦不由的正对上她,她微微一笑,淡淡地说道:“也只不过是等那风儿送些凉爽进来罢了。”

“是吗?”微眯的眸子冷冷地对着她,为何他总是感觉到哪儿不对。

心凌微微翘起红唇,双眸中渲染着淡淡的委屈,“王爷觉得还有另外的可能吗?还是王爷想听到什么特别的答案?若是王爷要听,臣妾倒是可以符合着王爷来说,只是不知王爷想听到什么样的答案呢?”怯怯的样子让人不忍怀疑。

他怔了一怔,双眸中不由的闪过一丝懊恼,“本王当然要听真话。”

心凌微微蹙眉,随即又一副恍然的样子,“臣妾刚刚说的都是真话。推荐http://www.163woman.com/”她说的的确是真话,开窗本来就是为了舒适凉爽一些,她怎么知道那个夜魅影会突然闯了进来。

他微微一愣,对着她的眸中已没有了刚刚的狠绝,她的样子真的让他无法怀疑,但是为何他总是感觉那么不对劲呢,双眸望向她身上的薄被,微微一沉,一丝愤怒快速地燃起。

他来了这么长时间,她却仍就躺在床上,他是她的夫君,她竟然这般漠视他,“难道王妃就是这样迎接本王的吗?”

心凌一惊,知道自己一起身,一切就都完了,但是若是不起身,却怎么都说不过去,只得急乱地扯着勉强的借口,“我……我已经睡下,只穿了亵衣,不太方便……”连她自己都知道这样的借口有多么的牵强,又如何能说服羿凌冽。

羿凌冽微愣,却随即扯过一丝淡笑,“王妃还真是害羞,本王是你的夫君,在本王面前还需避讳吗?”她的慌乱看在他的眼中却成了害羞。早已没有刚来时的暴戾与冷冽,此刻他似乎忘记了自己是为何而来的。

今夜他原本在皇宫中为筹备母后的生辰而忙碌着,突然一个纸团不偏不移地落在他的面前,带着一丝疑惑,他小心地展开,顿时无法控制的愤怒猛然侵入他的脑海。

只见上面写着,‘新婚王妃私会情郎,啸王府内辗转缠绵。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想都未想,他猛然起身,在众人的错愕中快速地离开皇宫,赶回啸王府。

他此刻愤怒的恨不得杀了那个女人,却没有细想过他的愤怒到底是为何,他的女人太多,偶有耐不住寂寞的,做出出轨的事亦不奇怪,以前的他却从未生气过,最多是将那个女人迁出王府,或者从此置之不理。

但是今天,他的反应显然是有些过激了。

闯进明月阁,看到她沉睡的样子,他微微滞住,亦微微回复了些许的理智,一向处事冷静的他竟然就那么轻意地相信了一张纸条。

但是却仍就细细地查看着房内的一切,然后慢慢地走近床边,想要看清她是否真的睡着了。

当她睡意朦胧地望向他时,他心中的疑惑便一点一点的散去。

看到她淡淡的羞涩,他的心中快速地划过一丝异样,体内亦升起一丝冲动,“既然本王来了,今夜便留在明月阁了。原文163woman.com”却也不再计较她不曾起身迎接他的事,手再次扯向她身上的薄被。

心凌一惊,手本能地紧紧抓住被角,“我、、我今夜身体有些不适,王爷还是去别的妾室房中吧。”

他的双眸一寒,脸亦再次的阴沉,“你在赶本王?”冷冷的眸子直直的盯着她,仿若她一说是,他便会将她撕裂。

心凌微微轻颤,此刻已经不是失身的问题,而是丧命的问题,若是让她看到她薄被下的样子,她还可能有活命的机会吗?答案只有一个,绝对没有,“这啸王府的女子个个比我温柔,个个比我妩媚,王爷不是最厌恶我的吗,那又何必在这儿浪费时间呢。”此刻她却忘记了一个要命的忌讳,一个男人越是得不到的,他越想要得到,何况她这样的将他向外推亦愈加的激怒了他。

他的眸中燃起浓浓的怒火,“本王的去向何时轮到你来决定。”冷冷地扫了她一眼,“你是本王的王妃,本王想要,岂能由得你说不。”手快速地伸出,猛然扯开了她身上薄被。

心凌微微闭起眸,心中忍不住开始残叫,完了,真的完了。

羿凌冽的身躯猛然僵滞,扯着被角的手亦瞬间僵住,眸中燃起难以置信的愤怒与滞血冰骨的寒意。,

一件本就单薄,裸露的亵衣,如今已经凌乱的不堪入目,被完全扯掉的衣袖,被故意撕裂的前襟,如此情形让他不乱想都难,“该死的,这是怎么回事?”喷火的愤怒,咬牙切齿的低吼,他心中明明是清楚怎么一回事的,但是他却仍就问出了口,

心凌微微错愕,微眯的眸子小心地望向他,顺着他的目光望向自己的身上,一身凌乱的碎衣却恰恰遮住了夜魅影留在她锁骨上的伤。

“是我自己弄的。”他问,或许便是想给她一个辩解的机会,否则这样的情形何需多问。

他的双眸微微眯起,略略掩下深处的愤怒与寒意,“你自己弄的?”显然这样的理由让人无法相信,可是他却还是随着她的思路问了。

“是呀,是呀,撕裂衣衫的声音其实还是很好听的。”说了一个谎,自然也用无更多的谎言去圆,当然也要有人想要继续被骗才行,羿凌冽便恰恰给了她这个机会。

羿凌冽微怔,“本王倒不知王妃竟然还有这般特殊的嗜好。”他眸中的寒意不断的漫无边际地散开,这样的解释让他如何信服,她把他当什么,傻子吗?

是他的错,他自己心中明明清楚的,却何必还要问他,“好,竟然王妃有这样的嗜好,那么本王就成全你。”手臂一挥,将薄被狠狠地扯在了地上。

嗜血王爷:错孕逃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嗜血王爷 或 错孕逃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地坛庙会:庆祝第4715个农历新年

    天子拜地神远古为农耕乾隆兼祭祖百官呼礼成华语智库(微信:huayujunshi)中国人最重视的节日莫过于农历春节,欢度春节的主要方式之一,是冒着严寒逛庙会。历史学家、民俗学家和考古学家倾向认为,中国的农历年起始于公元前2697年(黄帝元年)。据此推算,2018年应当是第4715个农历年和第393个狗年。至于欢度春节的习俗,普遍接受的说法是,始于4000多年前的尧舜时期。据说,公元前2000多年的某一天,舜即天子位,带领部属祭拜天地。从此,人们就把这一天当作岁首,后来称之为元日,再后来称之为春节。

  • 年下串亲戚,吃饭和压岁钱才是重头戏丨豫记

    串亲戚,在中国,无论东西南北,应是春节期间最大的民俗了。有的地方叫“走亲戚”或“瞧亲戚”。但我觉得还是叫“串”的好,一是乡土味很浓,二是“串”更形象,正如一个人一家家地走过瞧过,三是比“走”、“瞧”显得更有亲情味,由于“串”在古时就有“亲近”的意思,如“亲串”、“戚串”等。赵呆子丨文豫记微信号:hnyuji二舅家的菜和三舅的压岁钱是我串亲戚最主要的目的串亲戚算是小孩子们的最爱。小时候家家户户都是缺吃少穿的,串亲戚正好可以大快朵颐,另外,见了长辈的,还能得到压岁钱。但小孩子串亲戚也有自己的偏爱,比

  • 怀念小时候的年味,你还记得多少?

    小时候,总盼着过年因为过年的时候不仅有快乐的假期还有吃不完的零食和美美的新衣服最重要的是:有大大的红包(虽然从来都是上缴给爸妈的)那时候,迫切地想着过年总会每天数着日子每每烦着母亲母亲总是笑着说“快了,快了还几天就到了~”那时候,放寒假了孩子们不用上补习班也没有写不完的作业没有WiFi、没有电脑有的只是在一块疯玩放烟花、打炮竹淘气的男孩子爱打陀螺活泼的女孩子喜欢跳房子,踢毽子那些童年的记忆依然历历在目喝过腊八粥吃完地灶糖过年,就要开始了年味也越来越浓了男孩子们开始放炮竹了女孩子们吓得捂着耳朵心慌

  • 润物甘霖,今日雨水

    今日,我们迎来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第2个节气——雨水。位于每年正月十五前后(公历2月18-20日),太阳到达黄经330°。雨水和谷雨、小雪、大雪一样,都是反映降水现象的节气。这天通常出嫁的女儿要回家探望父母,要给母亲送一段红绸和炖一罐肉。雨水·三候獭祭鱼雨水之日“獭祭鱼”,獭,水獭,又名水狗,鱼感水暖上游,水獭捕食,往往吃两口就扔于岸上,古人认为是陈列祭水。候雁北雨水后五日,“候雁北”,雁为知时之鸟,热归塞北,寒去江南,它感知到春信,即刻北飞。草木萌动再五日,“草木萌动”,雨媚风娇中,莺飞草长了。

  • 【年味】春节走亲访友,这些老规矩你都知道吗?别犯了禁忌!

    在喜气洋洋,欢乐祥和的春节里,走亲访友、亲朋相聚是必不可少的活动。礼节是一个人立世社交的基础。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无论时代怎么变迁,有些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是中华文明的精华,不能丢。小编提醒,春节走亲访友吃饭时,这些规矩和礼仪一定要注意!吃鱼不能说“翻”——翻鱼和翻船同音。应该把鱼从头开始倒转一面,叫做“掉头”,表示安全回来的意思。家里来客人了,添饭时一定不能说:还要饭吗?——客人走后家里大人肯定要一通数落你!说过多少次添饭添饭,你才要饭的呢!不许用筷子敲盘碗——大人会说你像什么样子!乞丐吗?过

  • 中国|阿尔贝蒂

    ∞《中国在微笑》,2009河北教育出版社|伊比利亚文丛中国用各种各样的颜色在薄薄的纸张或者闪光的丝绸上,我只见过你的画家们用纤细的画笔描绘你朦胧的形象。我所了解的你只是在书法家的颤抖中:一个植物标本,一个花的长廊。你对我总是美丽的。你的诗人们,无论是僧侣、朝臣或武士,每日清晨,用阳光将你浇灌,你隐蔽的城市,沐浴着雪白的碧桃,将那瓷器的娇嫩展现在我眼前。我原以为你是围墙圈起来的天堂,爱的笼子,在歌的湖面上荡漾,在碧绿与蔚蓝的屋顶悬挂着巨龙金色的纱帐。我原以为你是一个平静的粮仓,洁白精细的蔬菜在园内

  • 【二十四节气】关于雨水

    关注我们雨水,是二十四节气之中的第2个节气,位于每年正月十五前后是反映降水现象的节气。中国节气雨水节气意味着进入气象意义的春天。雨水节气的涵义是降雨开始,雨量渐增,在二十四节气的起源地黄河流域,雨水之前天气寒冷,但见雪花纷飞,难闻雨声淅沥;雨水之后气温一般可升至0℃以上,雪渐少而雨渐多。可是在气候温暖的南方地区,即使隆冬时节,降雨也不罕见。雨水后,春风送暖,致病的细菌、病毒易随风传播,故春季传染病常易暴发流行感冒。每个人应该保护好自己,注意锻炼身体,增强抵抗力,预防疾病的发生。雨水节气中,地湿之

  • 让步,是尊重,更是涵养

    新年快乐父亲要儿子上街买酒菜招待客人,却久久不见儿子回来。父亲便上街找人,看到儿子正跟人僵持。儿子对父亲说:“这个人不肯让路,我就跟他对着,看谁让谁!”父亲怒气冲冲地说:“你先拿酒菜回去,让我跟他对着,看谁让谁!”一步不让就是胜吗?儿子不让,客人等不到饭吃,是一输;父亲不让,客人没有主人招呼,是二输;父子皆不让,失去教导儿子谦让的良机,是三输。一步不让,全盘皆输。一个人,如果不知道让步,大多是心胸狭隘的人,也是不可与之深交的人。试问,一个喜欢斤斤计较的人,怎么值得你对他掏心掏肺?有些人,年龄不小

  • 正月初四接灶神

    免责声明:凡经注明文章来源的作品,系本公众号通过网络渠道转载,为网络信息非商业目的分享用,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或者证明其信息的真实性,转载作品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著作权人如不愿意在本公众号发表内容,请通过咨询电话或咨询及时通知我方,收到即予删除。凡著作权人认为注明来源有误或转载未注明来源,请及时通知我方,予以核对纠正!

  • 【早安·童诗 】Vol.51|会飞的花朵

    阅读巴学园会飞的花朵作者:金波朗读:葛丽梅配乐:儿时的夏日蝴蝶,蝴蝶,你飞过田野,飞过山冈,在我们春天的土地上,到处有鲜花开放。红的花,黄的花,紫的花,汇成了鲜花的海洋,蝴蝶从这里飞过,张开了五颜六色的翅膀。蝴蝶,蝴蝶,你像会飞的花朵,你飞呀飞,飞向远方,远方也是鲜花的海洋……▎作者简介金波,出生于1935年,原名王金波。河北冀州市人。1961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历任首都师范大学教授,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北京作家协会理事、儿童文学创作委员会主任。出版了童话集、散文集、诗歌集、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