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书名:真灵九变在线阅读

2017/11/17 5:17:2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书名:真灵九变

第3章 山崩
    由于制作出了顶阶的符箓,精神亢奋的陆平随后一个月当中不断尝试制作顶阶符箓,可惜只是成功了两次,倒是制作上品和中品符箓的成功率大大增加。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月末一大早,陆平就带着装满符箓的包裹向别院外的坊市走去。

    因为别院****在即,坊市中热闹非凡,甚至有不少筑基修士从天空中划过,惹来一片羡慕的眼神。

    陆平上缴了一个灵石,在坊市中寻到一个位置,将在坊市管理修士手中拿到的面具戴在脸上,便将包裹打开,三十六张下品符箓,三十六张中品符箓,六张上品符箓分别摆在上面。这六张上品符箓多是辅助法术,强力的攻击和防守法术,陆平那里舍得拿出来。

    陆平的符箓一拿出来就引起了别人的注意,很快便有一个绿袍修士前来询问价格。

    “下品符箓一个灵石三张,中品一张一个灵石,上品一张三个灵石。”陆平改变了声调,冷声回答道。原文163woman.com

    自从两年前他在坊市中认识的一位制作符箓的中年修士无故失踪后,陆平便一直在坊市中小心行事。

    那位修士制符水平很高,有炼血八层的法力,在炼血修士中很有名气,对陆平颇有指点之功,可是一次无意中制作出顶阶符箓后,在坊市中不小心说漏了嘴,陆平便再也没有见过其人,其亲友找遍了方圆千里,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陆平也是在进阶炼血七层之后,自认制符水平超过了失踪的制符修士,自然更加对自己的安危上心的紧。

    询问的绿袍修士苦笑一声,说道:“这位道友,是否有些贵了?”

    陆平依旧冷言道:“这符箓品质在同级别中威力更胜几分。”

    绿袍修士闻言,拿起一张中品符箓,感受了一下其中的灵力,道:“果然。”说完,本还想说什么,可看见陆平一副冷面孔,还是摇了摇头,道:“中品的金刚符、金剑符、疾风符各一张,下品的也是这三种符箓,各来三张。”

    “共六块下品灵石。来自http://www.163woman.com/”陆平心中一喜,开门红啊,可嘴上还是冷冰冰的说道。

    绿袍修士颇为不舍的拿出六块灵石,然后拿过陆平递来的十二张符箓,转身要走,可突然又转过身来,咬了咬牙,道:“这上品的冰刺符也来一张!这个月的福利算是全给道友了。”一副豁出去的样子。

    陆平一下到手九个灵石,心中自然高兴。

    有绿袍修士带头,其他修士陆陆续续的买上三张两张,陆平看着到手的灵石不断增多,也是兴奋异常,可表面上还是装作一副冷脸模样。

    其中还有不少陆平认识的别院弟子,甚至自己所在方队的大弟子姚勇和四弟子史玲玲也分别从陆平这里买去了一张上品符箓、四张中品符箓和数张下品符箓,让陆平咂舌不已,本来以为自己到炼血后期,福利已经很高了,看来和八层、九层的学长们还是不能比啊。更何况,据小道消息传说,两人出身好,背景比自己这普通百姓出身要好的多。原文163woman.com

    只是一上午的时间,陆平就收获了六十六块下品灵石,这是从前陆平从未触摸过的一笔财富。陆平用十块灵石购买了制符所需的符纸、灵墨,剩下的五十多块灵石就要为****准备了。

    陆平来到坊市中心的一座阁楼前,多宝阁,这里陆平从来没有来过,来不起啊!这里最低卖的都是要炼血后期才能勉强催动的低阶法器。一般做的都是溶血期修士的生意。

    陆平怀着忐忑的心情,进入灵宝阁,一位老者笑眯眯的迎上前来,说道:“这位小道友,欢迎来到本阁,敢问道友有什么需要。”

    陆平平复了一下心情,向老者行了一礼,说道:“老前辈有礼,晚辈想买一件攻击法器,初次来到贵阁,不知深浅,还请前辈指点。”

    倒不是陆平浅薄,一上来就把自己的底儿交了,而是陆平的确对此所知不多,而多宝阁素来信誉卓著,便是他这样的炼血修士也是有所耳闻,这才上来就向老者求教,若是遮遮掩掩,不懂装懂,反而惹对方不快,吃亏的还是自己。小说:书名:真灵九变在线阅读

    老者闻言,呵呵一笑,显然对陆平的表现颇为满意,道:“小道友这边请!”

    陆平随老者来到一层的一侧,这里显然是低阶法器的摆放地点,从中挑选出三件法器,一剑,一印,一扇,道:“这三件在低阶法器当中,都算得上不错。”说罢,看了看陆平,接着道:“小道友根基牢固,催动这三件法器倒也不用像其他七层炼血修士那样,出现法力不济的情况。”

    陆平在老者看向他的时候,只觉一股凉意从头顶灌到脚底,仿佛自己被老者一眼看穿了一般,难道这就是溶血期修士才能有的神识?陆平更加小心翼翼,恭敬的说道:“还请前辈多加指点!”

    老者“嗯”了一声,点头道:“这剑名曰‘速电’,其攻击力在三样法器中最低,攻击速度却是最高,灵活多变,且相对于其他两件,所需法力最低;这印叫‘山崩’,威力最大,,但法力需求最高。”

    说罢,看了陆萍一眼,接着道:“以小道友目前的灵力厚度,倒也够了。这第三件法器,名曰:‘火焰扇’,能喷出一股灵火伤敌,品质在这两者之间。不知小道友心属哪一件法器?”

    陆平暗道:“这法器我本就是勉强驱使,哪里还能在意是否灵活多变,只求能够一击伤敌就是了,所以这剑和这把扇子就算了,只这山状法器便以足够。”

    老者一直笑眯眯的看着陆平,见陆平回过神来,知道他已经有了决断,于是问道:“是哪一样法器?”

    陆平道:“多谢前辈指点,晚辈已经有了决断,就要这件‘山崩’了。阅读163woman.com敢问前辈这法器价值几何?”

    老者捋了捋胡子,笑道:“小道友眼光不错,这‘山崩’足够小道友用到筑基中期了。小道友第一次关顾本阁,老夫擅自做主,给你打个九折,给四十五个灵石就可以了。”

    陆平愣了一愣,他虽然是第一次买法器,可并等于他不知道法器的价格,寻常低阶法器,不过就是三十灵石左右罢了,像这价值五十灵石的法器,陆平还是第一次遇到。看着老者的摸样,回想着听来的诸多修士关于灵宝阁的评价,陆平一咬牙,道:“买了!”
第4章 挑战
    别院小屋中,陆平回想着自己在野外试用时,“山崩”的威力,不禁微微一笑,随即又苦笑了起来,这“崩山”印,威力是大了,可一旦祭出,自己血脉中存储的灵力一下少了一小半,这还真是一个一招鲜的玩意儿。

    距离****只剩下三个月了,剩下的时间要多用在修炼上了,当然法术上的修炼也不能落下,****可不是只比修为。

    好在自己这个月灵石丹药还有很多,勉强够这个月修炼所用,这可是从来未有过的事情。

    转眼间两个月过去了,陆平修为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进步缓慢,反而匪夷所思的修炼到了炼血七层的中期。

    在陆平看来,这主要是因为修为突破后连带制作符箓也有了突破,使得自己有了足够的修炼资源,或许之前自己一直重视基础的作用,也是原因之一,厚积薄发总是好事。

    现在陆平还是坚持之前的习惯,每三天制作一次符箓,但是一个月下来已经能够保持八十张的成功率,其中约有一半是中品符箓,上品也达到十五张左右,顶阶符箓,两个月来积攒了七张,无一例外都做成了血符。

    陆平照例月末去坊市卖符箓,每次到手一百灵石左右,现在陆平很有些财大气粗的意思,每天修炼都要用到一枚净血丹,一枚灵石,若非丹药一天只能吃一枚,否则炼化不及,药毒残留,影响以后修炼,陆平都恨不得用两枚净血丹修炼。

    两个月来,真灵别院的所有弟子都在厉兵秣马,准备最后的考核与****。

    第七方队也在这样紧张的气氛中加紧修炼。

    压抑的气氛使得第七方队众人拿出了五年来的所有积累与潜力,一个接一个的修为突破成功。

    三级弟子修为的最低要求是炼血六层,原本第七小队炼血六层以上弟子有二十七个,两个月来居然有四个人突破到了第六层。而原本的六层修为的弟子也有两人突破到了第七层,这让刘仙长颇为兴奋,这都是他的成绩,突破七层修为的人越多,意味着他得到的宗门奖励就越多。

    突破第七层的两人正好是第十一和第十二弟子:李成和张自成。

    李成自从两个月前被陆平超越,心中便大为不服,此次更是放出话来,要与陆平决一高下。对此,陆平只是当一笑谈罢了,且不说自己七层中期快到后期的修为,便是对于法术与法兵的练习,陆平也自认不输于炼血七层的任何人。

    法兵是炼血期修士用来争斗防身的普遍利器,这种东西,对真灵派来说,不过是垃圾罢了,外门弟子可以说是人手一把,陆平修为突破到练气七层,就得到了一把上品的法兵,百炼剑。

    这一日,陆平与第七方队众人来到朝阳峰,准备晨练,昨天陆平刚刚从坊市中卖掉了数十多张符箓,并备齐了一个月的修炼用品,想象着自己下个月极有可能突破到七层后期,心情正好。

    一趟《溶血化骨拳》打下来,刘仙长准时带着两个炼血九层副手来到现阳峰第七方队平台。

    “启禀仙长,弟子李成向第十弟子陆平挑战,望仙长准许!”

    刘仙长皱了皱眉头,看向说话之人,正是第十一弟子李成。

    “本门虽然鼓励诸位弟子奋勇争先,但二级弟子升级****在即,如是受伤无法参加****,岂不可惜?当然,若是你执意要比,门规如此,本仙长却也不会勉强。”

    李成没有听出刘仙长的言外之意,仍然道:“弟子愿意比斗,弟子自信受伤的人绝不会是自己。”

    刘仙长闻言颇为不喜,无论谁受伤,第七方队在****中的实力都要折损,到那时,本仙长的修炼资源岂不是也要折损?

    可是真灵派门规在此,刘仙长也无法强行将此事压下,只得道:“你二人小心了。”

    刘仙长两位副手将比试场地圈定,刘仙长做裁判,圈中李成恶狠狠的瞪着陆平,道:“不要以为你提前进入第七层就很了不起,今日就让你知道本人晚了一个月不过是厚积薄发罢了,占了我的位置还要乖乖的给我让出来!”

    陆平呵呵一笑,也不说话,只是将自己的上品百炼剑摆了个剑势,用行动说明了一切。

    李成毫不示弱,手中也是一把上品法兵,百炼枪,使出一套在别院藏经阁抄来的《百战枪诀》,向陆平攻去。

    李成一个月之前就完成了突破,此人也有些聪明,知道刚刚突破,要巩固修为,修炼法术、法兵,所以忍了一个月才来向陆平挑战。

    陆平以《溶血化骨拳》所化的剑法防守。

    《溶血化骨拳》其实是一种拳剑皆可修炼的真灵别院基础功夫,陆平并没有学过其他的法兵功夫,只是将拳法和剑法一起修炼,虽说比起其他的功夫威力差了一些,但是贵在扎实,且这套功夫对于激发体内血脉真灵之力,纯化血脉有益,尽管益处微乎其微。

    李成一套枪法使得气势如虹,攻势如潮,围观的众弟子叫好声不断。

    相反陆平一套溶血化骨剑用出来中规中矩,不断化解李成的攻势,虽处于守势,却守得四平八稳。

    这溶血化骨拳剑,众弟子练了数年,烦也烦了,哪里会去在意。只有第一排的几个弟子看和陆平的剑法若有所思。

    几个炼血八层、九层的弟子和刘仙长的两位副手聚在一起正在讨论两人的比斗。

    “李成毕竟是积累厚了一些,此次虽说慢一步进入第七层,也不是陆平可以相比的。”

    “我觉得这陆平未必不会反败为胜,你看他守得风雨不透,脸上没有焦急之色,可见还有后招。”

    “笑话,一套溶血化骨拳剑能有什么后招,有什么招式是咱们不知道的?”

    “也不见得,看他的剑招基础也是颇为扎实,便是咱们一套溶血化骨拳剑,也未必有他使得这般气象。”

    “这拳剑终究只是基础功夫,使得再好也是没用。”

    ……

    众人七嘴八舌,刘仙长看着场中的比斗,却是不置可否。然而其内心却是颇为惊讶,他是溶血期的高手,自然能看到常人所不能见。

    “此子招式开阖之间,居然有了‘术’的味道,看来此战已经没了悬念。”
第5章 铜镜
    陆平缓缓收功,吐出一口淡红色的气来,这就是净血丹的药毒了,将手中废弃的灵石扔到一边,感受着即将突破到七层后期的血脉之力,陆平微微有些兴奋。

    昨日与李成的比试,陆平在第二十二招时,觑得李成的一个破绽,一举反击,取得主动,连攻八招,在第三十招时,锁住了李成的长枪,并一剑削向其手腕,迫得李成弃枪认输。

    这下兔起鹘落之间,攻守易位,刚刚还气势如虹的李成,刹那之间落败,不但一开始为李成叫好的弟子目瞪口呆,便是排名靠前的几个弟子和刘仙长的副手也是大为吃惊。修为和陆平相同的几个弟子,眼中看着陆平更是有深深的警惕。

    陆平不禁有些苦笑,这下好像太出风头了。

    本来按照以往,陆平就是让李成吃些苦头,见见血,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陆平却早在李成向自己挑战时,就在刘仙长脸上看到了李成所没有看见的东西,所以并没有下狠手。

    果然,刘仙长看到双方并没有损伤,****中的尖端力量也就不会折损,看着陆平的眼光顿时大为和善。按照以往的惯例,刘仙长指导晨练结束后,单独将陆平留下来,进行指导。

    这下便是连大弟子和二弟子也露出羡慕的表情来。单独指导啊,开小灶!也就是几位师兄当修为突破八层时,获得过一次机会,大师兄和二师兄在突破九层时,刘仙长大喜之下,又单独指导了一次,其余的就只有四师姐因为家族与刘仙长交厚,才同两位学长一样,获得过两次单独指导的机会。

    静下心来的陆平静静的将刘仙长为他讲解的内容默想了一遍。

    修炼的目的,在绝大多数的修士看来,自然是延长寿命,甚至是达到那虚无缥缈的长生境界。但是,拥有久远寿命并不代表修士就可以安稳的活到寿终正寝,要保卫修士在追求长生的路途中不出意外,各种法术便应运而生。

    经过修士前仆后继,长时间的实践,发展,这些保卫长生之术被分为了四个境界:法、术、势、意。

    初学者一切按照教授者的要求来学习各种法术,照猫画虎,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谓之“法”境。

    之后,勤习法术,熟能生巧,抹去窠臼,斧凿之气渐去,招式章法开阖之间适合己身,谓之“术”境。刘仙长溶血期的修为,现在也不过达到“术”境。

    到得第三层,修士求得法术运用之理,法术与自身所修功法相结合,互为表里,施法间,修士可将自身所修功法的威力通过法术发挥到最大,甚至超过法术本身所能达到的威力。到了这一层的修士,言出法随,仿佛大势所趋,而不可与之争锋,故谓之“势”境。

    至于最高的“意”境,就算是刘仙长也是只闻其名,不知何解。

    刘仙长不但将法术四境告知于陆平,还将自己达到“术”境的修炼心得对陆平耐心讲解,之后又为陆平解答了一些修炼上的难题,这才作罢。

    一个时辰后,陆平才在众人嫉羡交加的目光中回到自己的屋子,之后两天均是如此。

    专心修炼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转眼之间又到了月底,三级弟子的进阶考核第二天就要开始,三天之后二级弟子的年终****就要开始了。

    陆平照常在别院坊市上卖光了这个月刻画的符箓,掂了掂装灵石的袋子,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考核只是检查修为,三天时间足够,但是****就不一样了,况且这次还正逢五年的晋级****,不但弟子们鼓足了劲儿,要争先;就是各位教授仙长,为了自身利益,也是明里暗里参与其中。更何况传言说,真灵派将在本次****中加大对优胜者的奖赏。

    正是因为这些原因,陆平的符箓生意才做得更红火起来,陆平自然也不会吃亏,马上提高了符箓的售价,可依然是供不应求。

    看着手里比平时多出来的十几颗灵石,陆平的心又活络了起来,扣除修炼及其他所用,剩下的灵石又可以买一件法器了!

    之所以有这个想法,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陆平的修为已经达到七层后期了,这还要归功与刘仙长的额外指点,当然也与陆平接连三个多月的奢侈修炼有关。

    陆平照例在坊市中将之后一个月的修炼所需准备完全,还特意买了五颗回复灵力的复灵丹和五颗治疗伤势的复元丹。

    陆平正要向多宝阁走去,突然听见前方传来一片议论声,快走了几步,见得十几个人围在一起,议论纷纷。

    好奇之下,陆平走上前去,见得是一位别院三级女弟子正在售卖一件法器。

    这件法器是一件铜镜,铜镜的边上刻着一个真灵派的标记,显然是真灵派制式出品,而这往往也都表示这件法器质量即使不顶尖也不会太差。

    陆平上前问道:“这位师姐,这件法器多少灵石可卖?”

    女弟子闻言,看了陆平一眼,发现陆平带着坊市中的面具,却是看不见真面目,不由撇撇嘴,好似对陆平的谨慎不以为然,道:“五十五灵石!”

    防守用的法器,多数要贵一些,但是陆平还是觉得应该将价钱压一压,毕竟这不算一件定好的低阶法器。

    “太贵了些,法器只是门派制式,算不得多好,况且这件法器怕是学姐用过多时了吧?四十灵石,如何?”

    女修士瞪了陆平一眼,道:“四十灵石,本姑娘还不如直接卖给多宝阁。五十灵石,爽快些,若非急用,哪里会如此贱卖,这可是我攒了一年的门派贡献才换来的!”

    陆平“呵呵”一笑,道:“那便再加五块灵石,四十五个灵石,如何?”

    女弟子犹豫了一下,说:“四十八块,不能再少了,否则我等别人。”

    陆平转头看见远处几个人正匆忙往这边赶,想来也是听说了有学姐在坊市中卖法器,赶了过来,其中就有不少二级弟子,陆平还看见第七方队的六弟子也在其中,于是说道:“成交!”

    女修士接过陆平的灵石,狠狠的说道:“若非本师姐看重的一件中品法器怕让人买走,急着用灵石,怎么也不会便宜了你!”说罢,头也不回的施展身法向坊市中心的灵宝阁方向奔去。

    陆平收起法器,回头看了眼身后赶来的数人,忙分开人群,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坊市。
第6章 开始
    升级考核很快就完成了,陆平自然不会担心这个。

    第七方队最后一个月又有三个人突破到了炼血第六层,第七方队已经有三十四个达到炼血六层的弟子了,不过看着刘仙长不置可否的表情,陆平强烈怀疑这三人中是否有人不顾药毒及血脉承受能力,强行服用大量丹药及灵石修炼才取得了突破。

    这样虽然不至于失去宗门的指导和培养,但是这种过激的方法也会使修士留下暗伤,今后突破炼血后期,与常人相比,怕是困难重重。

    达到炼血七层的还是十二人,没有再给刘仙长带来惊喜,但是六学长修为却是突破到了第八层,获得了刘仙长一共三天,每天一个时辰的单独指导。

    陆平想起前些天在坊市中看到六学长也是冲着那件铜镜法器来的,想来也是因为修为突破,急于找到一件法器应对****吧,至于六学长是否已经有了一件法器,陆平却是不知道。

    刘仙长还是一如既往的肃容站在平台前得崖石上,看着准备参加****的十二位弟子,说道:“本次****,宗门将加大奖励力度,二级弟子凡达到炼血后期弟子,一律奖励灵石二十块;凡是进入前六十四名者,奖励灵石四十块;前三十二名再加增进修为丹药二十粒;前十六名加低阶法器一件;进入前八,获得内门弟子资格,且每人加一粒溶血丹!”

    “溶血丹!”

    “居然是溶血丹!增加进入溶血期的几率啊!”

    “以往只有进入四强才有此殊荣!”

    “传言果然不假,这次宗门奖励果然丰厚!”

    ……

    刘仙长很是满意自己造成的效果,仿佛制定这些规则的就是他本人一般,轻声咳嗽一声,见弟子将注意力又转向自己,于是接着说道:“这还没完,你等若是有能力进入四强,中阶法器一件;进入最后决战,两人均可进入藏经阁选取秘术一门;若是拔得头筹,奖励锻丹期真人符宝一件!”

    符宝,居然是符宝!众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回谁也没有说话,都被惊到了,不过这恐怕也只有大学长和二学长炼血九层的修为才有希望吧!

    此时的大学长姚勇和二学长杜峰,早就满眼放光,跃跃欲试了。

    刘仙长仿佛早知如此,看着下面十二双瞪的溜圆的眼睛,想起自己当年也是从真灵派别院弟子一步步走来,又想到这次****的目的,没来由一阵感慨!

    陆平看着其他兴高采烈的弟子,虽然也难掩自己心中的兴奋之意,但是心中也不免疑惑,宗门这次为何将奖励范围扩大了一倍,而且奖励丰厚。

    陆平看着刘仙长,发现他先是稍微楞一下神,接着目光中也有些许疑惑之色显露,显然刘仙长或许知道些什么,但也未必悉得全部。

    陆平虽然兴奋,但是并没有被丰厚的奖励冲昏了头脑,二级弟子共有二十支方队。达到炼血后期,再加上虽没有达到后期,但实力却为本方队前十的弟子,恐怕要有二百余。

    以自己七层后期的实力,最多保证进入前六十四名。若要加上血符、两件法器和逐渐熟悉的“术”境法术,或许前十六名可以拼一下,这还是在运气好,没有提前碰上炼血九层弟子的情况下。

    前八名,溶血丹啊!这才是陆平最大的动力!

    自己身家虽说不错,但是比起炼血九层的弟子,可实在没有把握,就自己所知,姚勇和杜峰二人就至少有两件法器,而且不排除有中品法器的可能;四学姐史玲玲出生修士家族,身家丰厚,也有两件法器;其他学长陆平虽然不知,但也不敢小看。

    况且这还只是第七方队而已!

    除非自己进入炼血八层,或许还有可能。可是陆平刚刚进入七层三个多月,虽然鬼使神差的进入七层后期,但也从没想过会顺利进入第八层。

    就连被刘仙长赞为天才的大学长姚勇,突破到第八层也用了两年半时间,四学姐史玲玲突破第七层时才十三岁,用了两年时间突破到第八层,现在十七岁的她达到了八层后期,可是突破第九层也是遥遥无期。

    自己能进入第八层吗?陆平摇摇头,决定不再纠结这个问题!

    清晨的朝阳就像真灵别院的弟子们一样,蕴透着强大的生命力从天际挣脱出来,喜悦的笑脸将整个真灵别院染上了一层别样的色彩!

    真灵别院二级弟子升级****在别院广场举行。

    广场中央升起九座擂台,其中八座小擂台围成一圈,拱卫着中央的一座大擂台。

    中央擂台下方,二百多名二级弟子分成二十队,每队人数不等,多则十四五个,但最少的队伍也有十个。每队均由一位溶血期的仙长带队。

    八座小擂台外,早已经是人山人海,真灵别院其他没有资格参赛的弟子和一级、三级弟子都来看二级弟子的升级****,还有其他一些外门弟子,足足有上万人。

    喧闹间,只听一声清喝:“众弟子安静!”

    整个广场顿时鸦雀无声,一位中年仙长临空走到中央擂台,热的台下众弟子又是一阵窃窃私语。

    陆平识得这是第一方队的王仙长,二级弟子的仙长们都要以他为首。传说这位仙长已经有了溶血后期的法力,这是他带的最后一届二级弟子,之后就要专管带三级弟子了。

    王仙长相貌威严,走到台上目光一扫,喝道:“带队仙长上中央擂台!众弟子与吾等共迎院长真人!”

    刘仙长等二十人起身飞向擂台,与众弟子行礼,齐声喝道:“恭迎院长真人!”

    “哈哈……”只听一声朗笑传来,声音并不大,但每个人却又听得十分清晰:“五年一次弟子升级****,每次都要劳烦诸位在此等候,老道颇为过意不去!”

    当笑声响起时,这位院长还不见人影,当他开始说话时,众人就见三道青光从别院外射入,等话一说完,一名老者已经站在了中央擂台上,另有两位中年道人随后。

    至始至终,众人耳边的声音没有任何变化,若非众人看着老者从远处飞来,还以为老者本就一直站在擂台上说话。
第7章 比斗
    老者身着一身青色道袍,正是真灵别院院长,锻丹期真人玄庸。

    这位玄庸道长一副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摸样,很是得别院弟子和教授仙长的尊敬。只见他站在擂台上,身边还站着两位中年摸样做道家打扮的修士。

    玄庸道长笑道:“弟子们修炼刻苦,诸位带队仙长功不可没!”

    众位仙长连忙称谢。

    玄庸道长指着身边的两人,说道:“这两位想来你们也认识,但是下面弟子怕是不识,还要介绍一番。“

    说罢,指着自己左侧的瘦高修士,说道:“这位是玄素真人。”接着指着右侧的红脸修士,说道:“这位是玄策真人。”

    众弟子心里都吃了一惊,居然是两位真人!

    这些弟子平日里便是别院唯一的锻丹期真人,玄庸院长也是难得一见,绝大多数弟子都是五年****时才见过一次。这一次居然有三位真人莅临,怎不叫众弟子兴奋?若是****中表现优异,受到任何一位真人的亲睐,立马就可以成为内门弟子,溶血期在望。

    陆平望着台上的三位真人,虽内心极其仰慕,然而心中却保着一丝清明,三位真人莅临一场炼血期修士的****,看来这次****果然非同寻常!

    只是让陆平想不明白的是,有什么事情可以让锻丹期的真人来关注他们这些小小的炼血修士的比试?

    二百余弟子抽签之后,捉对厮杀,比试地点就在八个小擂台上,第一轮就要决出前一百二十八名,一天两轮,第一天便要决出前六十四名。

    八个小擂台上升起小型护罩,陆平知道这是一种阵法的运用,可以避免溶血期以下的攻击误伤到擂台外的人。

    每个擂台上由一位溶血期的仙长主持比斗。

    玄庸真人也不啰嗦,直接宣布****开始,众弟子前往中央擂台下装有红蓝两色竹签的罐子里抽签。

    陆平还没有奢望自己的运气能够抽到轮空签,但也没有抽到炼血八层、九层那样的学长,毕竟这二百余人有一半多都是炼血七层的修为。

    陆平第一轮的对手是第十二方队的一位炼血七层中期的弟子,这名弟子年纪看上去要比陆平还要小,差不多十五岁左右,瘦高的个子,一脸的稚气中透着丝丝傲气。

    李胜的确有骄傲的本钱,他今年才十五岁,就已经达到了炼血七层的中期,在修炼上他不但有天赋,刻苦努力也丝毫不比其他弟子差。不仅家族,就连方队仙长也称赞他进入溶血期几乎没有什么问题。

    在二级弟子中有五个天才,他们是第一方队林晟,第五方队赵狼,第七方队史玲玲,第十四方队冷倩,第十八方队钱飞,这五个人号称“五秀”,都是炼血八层、九层的人物,因为这五个人都是在自己十四岁前就进入了炼血后期第七层。

    李胜一向认为自己是仅此于这五人的“第六秀”,本次****闻得宗门丰厚的奖励,家族更是为其准备了一件上好的低阶法器,还有颇多的符箓,可谓是身家丰厚,他本人更是雄心勃勃,自觉即使碰上炼血八层的学长也可战而胜之,即使寻常炼血九层弟子也不是不可与之一战。

    所以当这个普通的十六七岁的炼血七层弟子站在陆平面前的时候,李胜很自然的认为这是自己晋级下一轮的垫脚石。

    陆平看着这个半大的孩子,没来由一笑,抽出自己的上阶法兵,摆了一个“溶血炼骨剑”得起手式,向着李胜说道:“学弟请!”

    李胜看着陆平居然用这套基础剑法,可见也是个没有家学渊源的普通弟子,脸上轻蔑之色更甚,“嘡啷啷”一声,炫耀般得拿出了一把顶阶的法兵,摆出了家族传下的一套功夫的起手式,暗想,父亲说这套“狂风二十四剑”在炼血期的威力颇为可观,他这等没有出身背景的寻常弟子怕是连这套剑法听都没有听过。

    陆平还真没有见过这套剑法,只是看着这个就像在炫耀自己玩具的孩子一般的小修士,觉得十分可笑。但是他还是通过这陌生的剑式,将其中蕴藏的危险察觉了一二。

    李胜将手中的顶阶法兵一闪而动,一道匹练般得白光闪过,陆平顿时觉得一股法力藏在这道由法兵发出的白光当中,迅疾向着面部而来,招式未老,脸部已经被割的生疼。

    陆平沉着应战,一转身将这道白光躲过,手中法兵也是一道剑气返削向李胜的手腕。

    李胜丝毫不以为意,仗着法兵锋利,将陆平的法兵向着一旁架过去,左手掐了一道手诀,同时口中念念有词,一道火焰升腾起来,就等陆平的法兵被隔开后,露出空当,就打他个措手不及。

    不料两件法兵相接,李胜顿觉一道浑厚的法力传到自己的法兵上,一时后力不济,不但没有将对手的法兵架开,反倒是自己被这股力道推着一连后退了两步才化解开。

    手中的火焰诀被这股法力一冲,打偏了方向,被陆平轻易躲过,爆散开来的火苗,让陆平一个简单的清风诀吹的一干二净。

    李胜脸上的轻视之色一下收敛了不少,此人的法力如此浑厚,居然不在自己之下,看来有的一打了。不过想到自己储物袋中的身家,李胜顿时底气又足了不少。

    陆平看着自己手中这把上品法兵剑锋上被斩出的一个黄豆大小的豁口,不禁脸上有些苦笑,这件法兵拿在自己手里不过三月,只比斗了两次,就受了这样的重创。

    李胜手中的法兵一横,再次攻了上来,一套“狂风二十四剑”一剑快过一剑,一剑疾似一剑,同时手中的法术一道胜过一道,间或还有几道符箓夹杂在其中,劈头盖脸向着陆平打去。

    陆平一时间还真是有点手忙脚乱的感觉,对方的剑法就如狂风过境,简直是无孔不入,里面还夹杂着火焰诀,冰封诀,风刃诀,金剑诀,巨木诀等法术,当自己好不容易仗着扎实的基础获得一丝喘息,还没等自己反击上一招半式,对方又是一道符箓补了上来。

    陆平看着一道道下品甚至中品的炼血符箓,不要钱似地对着自己打过来,就像一块块灵石在自己眼前打水漂,心中大骂败家子儿。

    “还好这李胜还算有些理智,没有把上品符箓也当成水漂。”正当陆平感叹之时,一张冰刃符箓在自己身前爆开,浩大的灵力波动,吓了陆平一跳,恨不得扇自己一耳刮子,这分明就是一张上品符箓。

    冷飕飕的凉气,在三道晶莹剔透的冰刀还没有打到自己身上时,就已经把陆平身上的寒毛吓得竖立起来。

书名:真灵九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真灵九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热门随机

  • 热门小说《造化之城》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造化之城》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造化之城第八章恩将仇报陆天羽跟随陆海峰到了一间密室里。陆阳正在盘膝打坐,他脸色苍白,衣襟染血。他睁开眼,挤出笑容:“天羽堂弟。”“真是劳烦贤侄了,我亲自在这里为你们护法。”陆海峰如是说。陆天羽没想太多,他盘膝坐在陆阳身后,单手抵在陆阳背后上,一缕神念随之钻进陆阳体内。帮别人抚平神念上的创伤,从来都不是容易的事情。不多时,陆天羽便累的大汗淋漓。“休养一段时间,便无大碍。”陆天羽起身。“真是多谢堂弟了。”相比起陆天羽的疲累,陆阳显得精神饱满,他

  • 热门小说《爱上大女人》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爱上大女人》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爱上大女人第八章小姨的冷漠第二天,到了学校里面,我心情就很激动,因为第一节课,不是别人的课,正是我梦寐以求的小姨的课。我一直静静的等待门口出现那个熟悉的身影,随着上课铃响起,一个美丽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进入教室之后,就是正常班级上课的正常的事情。但是我眼神一直都直直的盯着小姨的脸,没有一点离开,深怕错过什么,在心底也期望也许小姨能忍不住看看我,但是我失望了,小姨就和普通老师一样,没有向我这里看过一眼。学校的时间上课时间,学校的上课时间并不长

  • 热门小说《悬赏总裁娇妻》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悬赏总裁娇妻》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悬赏总裁娇妻第八章:现在就给我上了这个贱女人张马猥琐的表情,让任雅一阵干呕,恨不得立刻死去。但她不能,她要把今天所受的苦通通还给秦尤!秦尤不经意间触到任雅冷然的目光,心中没来由地升起一股恐惧,不自觉地退后一步。明明已经是被男人压在身下玩弄了的贱女人了,还有什么资格露出这样的眼神?!秦尤为了掩饰内心的不安,朝张马吼道;“磨蹭什么!脱了裤子快上啊,还是不是男人!”“好,好,好!”裙子已经被撩了起来,露出光洁白皙的大腿,张马色相毕露,像饿狼一般

  • 热门小说《日久生情》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日久生情》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日久生情第8章情妇就要对雇主言,听,计,从第二天醒来,沈墓早已不在,却让女管家转告我,准我一周假去给父亲下葬,下周一到公司报道。他昨晚没有顾念我父亲刚刚病逝,就硬拉着我上床,可今天却又金口一张,直接给我放了七天假,让我去给父亲下葬。虽然我无法理解沈墓这样做,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但我发自内心的感激他。因为,这是我唯一能为父亲做的事了。将母亲托付给顾诺和特护,我带着父亲的骨灰回了趟老家。一周后,我准时到沈氏集团大厦人力资源部报道,当场被告知,我

  • 热门小说《青春阵痛》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青春阵痛》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青春阵痛第八章酒吧遇险他的目光直接而炽热,带着十足的侵略感,我只好低下头紧紧地拽着曾文霖的衣袖不松手。因为在这个地方,我只认识他,他是我唯一的依仗。土包子就是土包子,来个酒吧就紧张成这样。曾文霖讥讽的声音再次响起,说着他甩开我的抓着他的手,一把将我推到众人面前:“我的新马子,林芊芊。”“嘘嘘……”尖锐的口哨声响起,看着曾文霖那群狐朋狗友玩味的笑容,我的头低的更低了,真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哎呦,曾少爷的品味什么变得这么差啊。”一个娇滴滴

  • 热门小说《绝地求生在异界》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绝地求生在异界》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绝地求生在异界第八章脱身这人所在的牢房和邢山所在相隔距离不是非常远,也就是中间隔着一个牢房的距离,之所以方才没有注意到这人也是有原因。此人整个人蜷缩在牢房的一角,头发上面还挂着土和其他的一些东西,黏巴巴的粘在一起,一点声息都没有,若不是邢山看到他微微颤动的头颅还真以为是具尸体。得嘞~这副卖相,也彻底断绝了邢山牢房内遇到江湖上久负盛名的隐藏大佬的希望,不过抱着万一的可能性,他还是试探的向着那边喊了几句。“这位前辈,如何称呼,你知道外边那

  • 热门小说《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儿》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儿》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儿第8章恭喜呀,你怀孕了“咬了我一口,就想跑掉”耳边传来一把低沉清冽的男声。乔宝儿觉得这把声音有些熟悉。她因失血脸色惨白,虚弱回头,模糊的视线看着眼前的男人。男人半蹲在她身后,他黑色的短发隐过剑眉,高挺的鼻,亚欧混血儿的轮廓,非常俊美,细致。这男人气质与生具来有一份贵气,疏离冷傲。只是一眼的惊艳,便让人无法忘记。乔宝儿当然认得他。是他。那个睡了我的王八蛋“别碰我”乔宝儿挣扎着身子,倔强地大喊,不愿意让他触碰

  • 热门小说《都市极品警王》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都市极品警王》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都市极品警王第八章一夜的奋战“想要娶我女儿,彩礼钱必须要有六十六万,否则就别想进这个家门!”这是徐母的原话,当时的语气冷漠而生硬。六十六万的彩礼钱,对于刚刚退役的赵三甲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他为了给母亲治病,已经把能借的朋友都借了个遍,现在他还能到哪去筹钱?为了不让母亲失望,他只好无奈地想到去抢劫金店,结果却又没抢成。“三甲,你说话呀!淑芬到底答应了没有?”赵母见赵三甲没有回应,不禁有些着急起来。“答应了,这两天我们就准备结婚。”赵三甲

  • 热门小说《绝地求生在异界》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绝地求生在异界》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绝地求生在异界第八章脱身这人所在的牢房和邢山所在相隔距离不是非常远,也就是中间隔着一个牢房的距离,之所以方才没有注意到这人也是有原因。此人整个人蜷缩在牢房的一角,头发上面还挂着土和其他的一些东西,黏巴巴的粘在一起,一点声息都没有,若不是邢山看到他微微颤动的头颅还真以为是具尸体。得嘞~这副卖相,也彻底断绝了邢山牢房内遇到江湖上久负盛名的隐藏大佬的希望,不过抱着万一的可能性,他还是试探的向着那边喊了几句。“这位前辈,如何称呼,你知道外边那

  • 热门小说《报告三少:夫人又闯祸了!》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报告三少:夫人又闯祸了!》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报告三少:夫人又闯祸了!第八章我有机会而当连心的手指落在第一个音节上,苏若冰的脸色变了,坐在二楼包间顾承泽对面的那个男人面色也有些不淡定。当连心顺畅地弹出乐曲的第一段,一直稳坐在沙发上的钟安信突然丢开手里的咖啡杯站到窗边俯身看着楼下。“她居然会弹李斯特的《鬼火》。”言语中竟是难以置信。这首乐曲是钢琴史上最令人生畏的高难度曲目,其难度能排进世界前十。其技巧需求之刁钻,而且需要演奏者有绝对的对乐曲的理解和驾驭能力,才能弹得轻灵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