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书名:霸道邪少的小娇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1/17 2:39:12 来源:网络 []

书名:书名:霸道邪少的小娇妻

第11章 骇然]
木少离得意的邪笑着,随即一摆手有些不耐烦的冲着两个女人道:“给她松梆,然后出去。书名:霸道邪少的小娇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手上一松,莫晓竹终于重获了自由,可是,她的身体却已经不受她自己的支配了。

    那药丸发作的速度竟是那么的快,快得让她骇然。

    意识多少还是有些清楚的,可她又是那么的无力,好像被搁浅在海滩上,那种无助感让她快要窒息。

    一股异样的感觉开始迅速的在体内攀升,热,除了热就是热,身体的血液里仿佛有小虫子在游泳,让她难耐的想要扭动身体来除去那种说不出的酥痒的感觉。

    接着,一只手落在了她的脸上,指腹揉捏着她的脸颊,“瞧瞧,还挺嫩的,早知道有今天,当时又何必逞能呢,少爷我已经三天没尝过女人的滋味了,今儿,你可要给本少爷我医好,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木少离字字清晰的对着她的耳朵说着,莫晓竹无助极了,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了,现在的她根本不是木少离的对手,苍天呀,快派个神仙来救救她吧,祈祷着,祈祷着天降仙人来拯救她,只要被救了,以后让她给那仙人做牛做马她都愿意,只要不是木少离就好,她讨厌这个混帐王八蛋,天呀,快点打雷把他劈死,她就得救了。

    可是,木少离的那只手根本不离她的脸,继续的抚弄她的脸颊,“瞧瞧,脸都红了,想要男人了,是不?想要就给我爬起来侍候少爷我。书名:霸道邪少的小娇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咬着牙,莫晓竹恨不能再踢他一次,可是,现在的她根本管不住自己了,哪还有力气收拾面前的混蛋。

    “不……不要,你走开。”她终于抬手扯下了口中的布,脱口而出的吼着,可是,发出来的声音根本不象是吼,反倒是象低吟一般,莫晓竹知道,即将的所有,那个掌控自己一切的都将不是她,而是面前的这个坏男人——木少离。

    “真的不要吗?”男人的手指倏的挑起了她的下巴,看着她娇艳欲滴的红唇,眸光里射出的都是邪邪的目光,莫晓竹觉得恶心极了,可是,身体却本能的一颤,那药丸的威力越来越强烈了。

    “颤什么颤?想要了是不是?”那样的一颤,根本逃不过眼睛始终盯在她身上的木少离,她被迫的看着他的脸,如果他不是一个恶棍,木少离还真的算得上是个帅气的男人,可是,因着他的花名,他就只让莫晓竹感觉到了恶心。

    “不要……你走开……你走开……”惊慌的推着他的身体,可是,木少离的唇却在缓缓的俯下来,只要落下,那么……

    莫晓竹不敢想了,一双美目惊惧的闭上,她是那么的无措。

    蓦的,耳边响起了手机的铃声,下巴上的手一松,木少离不耐烦的接起了电话,“怎么这么不懂规矩,这个时候打什么电话?”

    “少爷,老爷子来了。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那啥,这么关键的时候木老爷子居然来了!^_^
第12章 抱她在怀里]
“Shit!”一声低吼,木少离还是不得已的站了起来,瞟了一眼床上的莫晓竹,手抚上她的脸,忽的一捏,邪邪道:“乖乖等我,我很快回来。”

    “呜……”莫晓竹低咽,她真的难受极了。

    耳边随即响起了门开门关的声音,不过须臾房间里就只剩下了安静,酥痒的难耐让她手撑着床面想要站起来,也许,浴室的冷水可以浇息那份血液里的火烧火撩,可,她根本没办法站起来,咬咬牙,用尽了力气的一滚,“嘭”的一声,整个人终于滚落到了地毯上。

    莫晓竹才要起身去洗手间,蓦的,一道阴影斜射在她的身上,莫晓竹看到了两条腿,修长的腿让她仰起头半天才看到那两条腿的主人,惊慌的以为会是去而复返的木少离,却不想居然……居然是他,“啊……”她见鬼了是不是?木少离的卧房怎么可能看见水君御呢,一定是她的眼睛花了,一定是的。

    眼睛揉了又揉,看了再看,还是他,咬咬唇,很痛,“水君御,是你吗?”

    “怎么,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揶揄的一笑,声音里却带着点懊恼,原本只是要让阿强跟着她然后汇报关于她的情况的,却不想在阿强告诉他莫晓竹已经被带上了木少离的人的车时,他居然想也不想的就赶来了。

    这算什么?

    此刻,看着眼前粉嫩的小女人,水君御挑起了眉,虽然是居高临下的看着,而且看着的还是一个绝对全`裸出镜的女人,可是,不自在的居然是他。

    真是见鬼了。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啊,不,不是的,求……求你……”莫晓竹语无伦次,她全身都在涌起一份说不出的难耐,让她只想要寻找一个突破口去疏解。

    “求我什么?”皱眉,皱了又皱,看来他来错了,不过是个普通的女人罢了,原来先前只是装装样子而已,想起她手提包里那些花花绿绿的TT,她对男人应该是有着无与伦比的绝对饥渴的需求吧。

    莫晓竹费力的抬起手指,眸光扫向洗手间,“求你……求你带我去……去洗手间。”

    “干吗?”她还嫌她现在的样子不够诱`惑吗?她可是脱得一干二净了,难道是想要在身上溅点水珠更增诱`惑力?

    “冷……冷水,我要浇冷水,我,难受。”莫晓竹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形容她此刻的感觉了,她真的需要浇冷水,而且越快越好,可是,她全身乏力。

    水君御倏的弯身,指腹落在她果露的肩胛上,当肌肤与肌肤相触的瞬间,他这才明白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了,原来,木少离竟然给她吃了那种东西。

    长臂一捞,顷刻间就将女人的身体抱在怀里,然后扯过床上的床单迅速的裹严了她的身体,“不行。阅读163woman.com

    “为什么?”她真的忍受不住了,“请你抱我去洗手间,快。”说着话时,她的身体隔着床单不由自主的蹭向他的身体,那一蹭,竟是那么的舒服,惹她狂颤……

    却惹他,一震。

    休闲裤的腿间,有些不受控制。
第13章 带我走]
水君御的脸色有些铁青,“别动。”

    莫晓竹听到了,可是,她的身体根本不受她自己的控制,她继续的往他的身上蹭,好舒服呀,见他不回应她,她着急的又问,“为什么不送我去洗手间?我要浇冷水。”

    “丫头,这是木少离的地盘,再磨蹭,他就回来了。”

    莫晓竹这才慢了半拍的反应过来,“求你带……带我走,求你。原文163woman.com”只一想起木少离的样子她就恶心,若是让木少离碰了她的身体,她宁愿死了算了,不活了,真的不活了,“求你,带我走……”

    一遍遍的求着,她的身体却还是难受的往水君御的身上蹭,一皱眉,他抱着她快步奔到窗前,沿着来时的绳子三两下就滑溜到了草地上,随即,两个人一起掩身在夜幕中,他居然扛着她避过了木少离布置的那些暗哨。

    跳出木家的围墙,水君御撇撇唇,不过是些中看不中用的家伙罢了,估计这个时候都在睡觉呢,木少离对手下的管理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差。

    差到了极致,也才让他出入木家如入无人之境。

    院墙外的一株树下,黑色的兰博基尼散发着尊贵,引着男人飞快的奔至近前,脚步才停下,车门便开了,阿强恭敬的道:“少爷,请上车。”

    水君御长腿一迈,抱着莫晓竹便坐在了后排的座位上,“开车。”

    “是,少爷。”

    兰博基尼迅速启动,很快就离开了木家的势力范围。

    怀中的女人如小猫一样的在水君御的身体上蹭着,原本被床单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身体此刻已经露出了大半,借着车窗外幽暗的路灯的光线看下去,水君御看到了女人诱人的红唇,娇艳欲滴。

    那颜色诱着他的手指缓缓落下,就落在她的唇上,轻轻的摩梭着,“啊……嗯……”只一下,莫晓竹就忍不住的出声。

    他好帅,好迷人,记得馨园里他喝酒的样子,真的是帅呆了,她宁愿给他也不要给木少离。

    “Shit!”水君御皱皱眉,虽然这部车的车内较之普通的车已经算是很宽敞的了,可是比起房车那可差远了,他只是夜访木家,开个房车实在是太惹眼也太不方便了,却不想,怀里的女人现在居然是想要……

    手点着她的唇,不想让她出声,忍忍就到酒店了,偏偏,莫晓竹又是浅吟了一声,“嗯……呜……”她是真的很难受,难受的让她发出这些无意识的单音。

    听着那单音,水君御身体里所有的本能的渴望瞬间就被挑了起来,手指迅速的一按,隔挡在前排与后排位置之间的玻璃便徐徐落下,封闭的空间里顿时就只剩下了他与她,此刻,她娇媚的声音终于不至于再四处散播了。

    薄唇抿起微弯的弧度,缓缓落下时,莫晓竹的两手已经攀上了他的颈项,再也不肯松开了。

    手一扯那已散乱的床单,清凉顿时蔓在车内,旖旎一片。
第14章 算不上绝色]
听着那单音,水君御身体里所有的本能的渴望瞬间就被挑了起来,手指迅速的一按,隔挡在前排与后排位置之间的玻璃便徐徐落下,封闭的空间里顿时就只剩下了他与她,此刻,她娇媚的声音终于不至于再四处散播了。

    薄唇抿起微弯的弧度,缓缓落下时,莫晓竹的两手已经攀上了他的颈项,再也不肯松开了。

    手一扯那已散乱的床单,清凉顿时蔓在车内,旖旎一片。

    莫晓竹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靠在水君御的身上,两只小手还攀在他的颈项上, “呜……啊……”她不知道要说什么,可是,那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真的无法形容。

    唇,终于落在了她的唇上,四片唇相触的那一刹那,她的呼吸被淹没在男人给予她的热情中。

    有种急切的感觉,不知是她,还是他。

    她娇俏的小脸反衬在水君御的眸中,她算不上绝色,不过,却不知为何居然撩动了他今夜的心。

    ……

    水君御半眯着一双黑眸,夜色里魅惑至极的望着车中影影绰绰而不清晰的女子,只有手的触感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没想到,这个还算是陌生的女人居然让他急切到在车里就……更没想到,这么火热的小女人,居然会是第一次。

    一声低哼,他两条手臂紧紧的将莫晓竹的身体抱入怀中,也这才发现兰博基尼早已停下,慵懒的摇下一点点玻璃挡窗,让他的声音得以传递给驾驶座上的阿强,“这里不需要你了,你去休息吧。”

    “是,少爷。”水君御淡淡的声音却带着一份不容违抗的霸气,那是从他身上自然而然所散发出来的,让阿强不做任何置疑的就应了。

    可,今天这样的少爷绝无仅有,几年了,这是除了夫人以外第一个在结束一切的时候少爷没有立即起身离开的女子。

    诧异归诧异,阿强还是很快就下了车也合上了车门,隔挡的玻璃徐徐落下,窄小的空间里只有两个人了。

    一男一女。

    男人的黑眸闪亮,闪过未知的情绪,女人如猫咪一样蜷缩在男人的怀里睡得香甜,仿佛,男人的怀抱就是她最美的休憩之地。

    水君御的手指在这一夜第二次的落在莫晓竹软软的唇上,那份柔软让人贪恋着,可也只有几秒钟的停留,他便缓缓将她放在座椅上起身穿上了自己的衣物,突然觉得这车真的有些小了,竟是伸展不开身体。从后排移到驾驶座上,看着车外,水君御的唇角咧开一抹微弯的弧度,阿强越来越善解人意了,此时,他所在的位置居然不是水家的别墅前,而是T市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前的停车场上,看来,不必他再开车了。

    将莫晓竹仔细的用床单包好,手抱着她,水君御走进了酒店开了一间总统套房,从大堂走进电梯,女子皙白的两手居然不知何时自自然然的就缠上了他的颈项,也因此露出了她大半截的香肩……
第15章 当她是什么]
将莫晓竹仔细的用床单包好,手抱着她,水君御走进了酒店开了一间总统套房,从大堂走进电梯,女子皙白的两手居然不知何时自自然然的就缠上了他的颈项,也露出了她大半截的香肩,幸好此时电梯里无人,随手一扯床单盖严了莫晓竹的身体,水君御皱了皱眉头,看来今晚上他只能把她安顿在这里了……

    莫晓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悠悠醒来的时候只觉全身都散了架般的痛,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入目,她却一惊,豪华的酒店,她是怎么到的这里?

    记忆在瞬间回笼,依稀是她被抓去了木少离的住处,依稀是被木少离强行吃下了什么药丸,然后就是……

    是水君御。

    想起那张俊美的象鸭子的脸,她的心徒的一跳,是他送她来得这里?

    长长的眼睫毛轻轻眨动着,扫过周遭,就在身旁的枕头边上整整齐齐的放着一打钞票,莫晓竹诧异的拿起,他当她是什么?还真的当她是鸡了?

    “哗啦”一甩,甩得漫天的粉红飘然落下,而与此同时,一张小纸条也夹杂飘落,轻轻的正落在莫晓竹的手边,拿起,是龙飞凤舞的一组数字,这应该是水君御的手机号码吗?

    莫晓竹什么也不知道,可定定的看着那组数字,她却有了一种想打过去臭骂他一顿的冲动,他当她是鸡,她还当他是鸭呢。

    可,她的东西早就不见了,就在那个木少离的人把她抛上车时就不知道丢在哪个角落里了,她连手机都没有,除非是用房间里的酒店电话。

    可,她现在不想花水君御半毛钱。

    咬咬牙,别让她再遇见水君御,否则,她绝对会让他好看,救她又怎么样,还不是如木少离一样的也是羞辱了她,这些钱就是羞辱。

    带着疲惫起身,莫晓竹这才发现原本白皙的肌肤上现在已经满布了小红点点,散在床上的床单上仿佛还凝着一股欢爱过后的气息,让她的脸涨得越发的红了。

    伸手扯起那床单,真的不想再看,可这一扯才发现上面的点点红迹,心底里的烦躁感更浓了。

    那是她的血,她知道。

    她自己是什么身子,没有谁比她自己更清楚了,可怜她的第一次,她居然没有什么记忆,更别说是美好的回味了。

    拖着酸痛的身体一步步的走进浴室,镜子里的自己是那么的狼狈,拧开了花洒,拼命的想要洗去那些小红点点,却发现经手的小红点点越来越鲜艳,宛如一朵朵的小花般的绽开在她的肌肤上。

    莫晓竹真的不敢使劲洗了,不然,就好象是她自己要放大那些淤红一样。

    终于洗干净了自己,清爽的重回房间,一身光果的她这才发现她一件衣服也没有。

    皱眉,这让她怎么出去?

    眸光瞟了一瞟桌子上的电话,看来,她只能用这种方式打电话出去了,可她这人,记忆力虽然还可以,不过是除了记数字以外,现在的她居然记不住一串完整的电话号码。

    怎么办?
第16章 只是工具]
总不能一直留在这房间里吧?

    她甚至不知道水君御给她交了多久的房费。

    目光直直的落在那张纸条的号码上,咬咬牙,手指极不情愿的落下去,一下,两下……真到按完了所有的数字,她的心一直都在怦怦直跳。

    眼前飘过水君御俊美无俦的一张脸,莫晓竹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跳出了嗓子眼之外,她突然间的却是那么的怕听到他的声音。

    “你好,请问哪位?”优美的嗓声传来,手中的电话一松,“嘭”的落在桌子上时,莫晓竹呆住了……

    “你好,请问哪位?”元润青悦耳的声音继续传来,却听得莫晓竹越来越愤怒,水君御,他留给她的电话号码居然是元润青的,他要干吗?

    想起昨晚的露水一夜,脑子里顷刻间就蹦出了‘小三’这个词汇,可很快她就否定了。

    她连小三都不是,人家不过是替她解燃眉之急罢了。

    她可以再倔强一次的,可是想起昨夜的经历,她甚至想象到了自己一出离这家酒店后的下场,一定又是被木少离的人给捉去,只要一想起木少离让人恶心的邪邪表情,她的胃就忍不住的要翻涌起来。

    只这一瞬间,莫晓竹迅速做出了决定,识实务者为俊杰,她没想要做什么俊杰,可至少要自保,说什么也不能再落在木少离的手中了。

    轻轻的带着点不安的重新拿起电话,“你好,我是莫晓竹。”

    “哦,原来是莫小姐,怎么,有事情吗?”

    水君御,真的该死,居然什么也没有跟元润青交待,又或者,是元润青故意的要刁难她,咬了咬牙,她只好道:“现在,水家还需要女佣吗?”

    “莫小姐的意思是已经想好了要做君御的女佣了?”

    莫晓竹真想咬断自己的舌头,那般,她就不用说话了,可是理智告诉她,再一次逞强的后果就是再被木少离给强行喂下药丸,她不敢了,“是。”单音一个字,却下了她多少的决心。

    “那需要身体检查的,你愿意?”

    “愿……意……”两个字不知道拉长了多少的音,此时的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把自己藏起来,在这两个字出口的时候,她觉得她现在最怕见到的就是元润青了,可,元润青却很快就回应了她。

    “行吧,那你告诉我你现在在哪儿,我派人去接你过来。”想是知道她现在处境堪忧,元润青主动的说要派人来接她,这让莫晓竹多少也松了一口气。

    瞄瞄电话桌上的火柴盒上的酒店名称,她报上了自己所在的酒店和房间,然后又弱弱的小小声的道:“能不能帮我带一套衣服过来?”

    “好吧,十五分钟后就是昨晚的那两个要替你做身体检查的人去接你,再见。”说完,元润青随即挂断了电话。

    莫晓竹颓然的坐倒在地毯上,身子散了架一般的无力,明明只是一个电话,她却仿佛打了一场架一样的被耗尽了所有的精力。

    裹着床单,眸光定定的落在门上,十五分钟,她只能等待那两个女人来带她离开。

    一瞬间,有种被包养被羞辱的感觉,可这一次,却是她的自愿。

    脑海里闪过水君御那张帅气的脸,原来,他不过是把她当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女人罢了,他要她,只是人类最原始的需要。

    心口一阵悸痛,做他的女佣,也不过是一个工具罢了。

    只她不懂,何以他的妻子元润青会亲自替水君御物色女人?
第17章 倒也干净]
只她不懂,何以他的妻子元润青会亲自替水君御物色女人?

    “太太,她已经不是处子了,不过,倒也干净,你看……”

    莫晓竹一身光果静静的躺在床上,刚刚所有的检查都让她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是的,她已经不是处籽,经历了昨夜,一切都已经彻底的改变了。

    只是,她精心准备的那些红红绿绿的TT,却一个也没有用上,禁不住自嘲的笑了,她轻声道:“这是他要求的吗?”

    “是的。”元润青依然优雅的坐在那方椅子上,应了她这一句,便一挥手,道:“行了,你们下去吧。”

    两个人女子无声退出,房间里便只剩下了莫晓竹和元润青,空气仿佛一下子凝注了起来,那么的沉闷。

    那种静给人一种窒息的感觉,该来的总要来的,莫晓竹咬了咬唇,先于元润青而开口,“说吧,只要告诉我做什么就好了。”如果是单纯的女佣,那也就不需要检查身体了,她记得那晚在馨园她答应过水君御的,什么,都随他去。

    “爽快,其实,也不需要你做很体力的工作,只要每天早上待我和君御离开后打扫我和他的房间就好了,其余的时间除非我和君御有特别的要求,你都可以自由支配,但是晚上,我想你应该也知道要做什么了,如果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否则,不管君御什么时间到你房间,你都不能有任何的反抗。”

    莫晓竹低低的一笑,“就只有这些?”她有点不相信元润青会这么大方的为她老公物色她这样的一个女子做她老公的船伴。

    “是的,除了你的非安全期,君御不会过来,也不会在你的房间里留夜,我们,只是想要一个孩子,如果你怀孕了,那么,等你生下孩子,孩子要归水家所有,而你,从此与孩子没有任何关系,而且你必须要离开水家。”

    “就这样?”

    “是的,如果你同意,那么,请签了这份协议。”

    一份协议递到了莫晓竹的面前,她接过扫了一眼,密密码码的字那么多那么长,甚至于连她怀孕的时候要怎么吃饭穿衣都写得很清楚。

    她有不同意的理由吗?

    是她自己惹上了水君御,是她自己说要把自己交给他的。

    况且,想起木少离她也只有同意的份,至少这份协议上清楚的写着结束一切之后会给她一笔数目极为可观的生活费。

    有钱人就是有钱人,在没有选择余地的情况下,她收与不收对于水家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根本不需要考虑,什么都是铁定的了,从她再回水家就什么都确定了,拿过元润青手中的笔,她飞快的签下自己的名字,“元太太,我会记得自己的本份,到时候,请帮我摆平木家,也请给我自由。”

    “OK,成交。”元润青接过那份协议,转身优雅离去,徒留席梦思大床上的莫晓竹静静的躺在那里,久久,都是一动不动,宛若雕像。

    谁的世界,在这一刻开始一片黯淡。
第18章 遗忘]
元润青走了。

    莫晓竹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就只是那么静静的躺着,什么也不想做。

    只是一夜而已,可什么,都已经改变了。

    细细的回想起来,刚刚发生的一切就象是一场儿戏一样,可她知道,在T市,能与木少离对抗的人少之又少,况且,在水君御为她解围的那一刻,她就已经答应他了。

    她不是玩不起的女人。

    身子还酸疼着,让她一动也不想动。

    天黑了,她还是维持着原本的姿势躺在那里。

    门被敲响了,那一声声突的打破了她房间里的寂静,抬首望过去,莫晓竹有一刹那间的恍惚,这就是她的房间吗?

    有种熟悉且又陌生的感觉,以为这辈子都住不上这么好的房间了,可现在,她已经住进来了。

    可,那又怎么样呢?

    这不过是一种表象罢了,这所有,都不归她所有。

    “进来。”

    她的声落,门便被推开了,一个女佣样的女子站在门前,“莫小姐,开饭了,管家请你下楼吃饭。”

    她摇摇头,“我不饿。”

    “莫小姐,水家的规定,如果过了用餐时间就再也没有餐食提供了,所以你……”

    她摆摆手,“谢谢,我不饿。”不想吃就是不想吃,她好烦,人被困在了T市,她走也走不了。

    女佣出去了,房间里又恢复了之前的安静,迷迷糊糊的躺着,就让时间这样走过好了。

    窗外,突的响起了喇叭声,刺耳的让她一震,头有些痛,她是躺得太久了。

    扶着床爬起来,莫晓竹想要呼吸一下室外清新的空气,披着晨褛走向阳台,推开门时,夜风舒爽的拂到身上,阳台外的院子里,一辆黑色的兰博基尼正缓缓停下,水君御高大的身影从夜幕中走来,看见他的那一瞬,莫晓竹的身子禁不住的瑟缩了一下,想起白天与元润青才签下的那纸契约,她突的有些怕,这一夜,他会不会来?

    她知道以自己的身份她只应该洗白白了等他前来打开她的门,可不知为什么,当这一刻看到他的时候,她却是那么的抵触她现在的身份。

    就连小三都不是,她只是一个工具,一个生孩子的工具而已。

    她看着他走进别墅,直到消失在视野里,她依然静静的站在黑暗中,一动也不想动,脑海里依稀飘过昨夜里两个人一起的场景,她记得的实在不多。

    脸颊泛起一抹红,莫晓竹徐徐转身,迎着风回到房间。

    那一夜,她的房间很安静。

    水君御没有来,可她睡得却不安稳。

    连着七八天,虽然每天都去打扫水君御的房间,可是,她却再也没有正面的见到过他。

    突然想,就这样一天天的走过也好,也许,他早就把她遗忘在水家的佣人堆了吧。

    正擦着桌子上的一个相框,目光还在相框中的两个人的身上时,一旁的电话突的响了,莫晓竹伸手接起,“你好,水家。”

    “晓竹,你把床头桌上的那个红色钱夹送到楼下,马上,我急着离开参加一个活动。”

    元润青优雅悦耳的嗓音让莫晓竹没有任何的迟疑,急忙拿起那个红色钱夹就奔出房去,这几天元润青并没有为难她,也许是她当初多心了吧,人敬她一尺,她还人以一丈。

    气喘吁吁的跑到车前,后排的车窗已经摇了下来,元润青微笑着道:“给我吧。”

    拿着钱夹恭敬的递过去,车内突的传来一道男声:“润青,这是新来的女佣吗?”

    “御,不就是那晚你从馨园带回来的女人吗?你忘了?”

    “哦。”淡淡的应了一声,水君御已经转过了头不再看她。

    “御,那晚你说过要她……”

    后面的,莫晓竹已经听不到了,飞快的走离那部车,她觉得自己就象是一个冷笑话,原来,水君御早已不记得她是谁了。

    女人于他,不过是可有可无的发泄工具。

    微微的垂首,莫晓竹大步的走离他的世界,只想离他,越远越好……

书名:霸道邪少的小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霸道邪少的小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热门随机

  • 王铎书《奉龚孝升书卷》,神采飞越,旷远高迈

    王铎《奉龚孝升书卷》,书于清顺治八年(1651),纸本,行书。凡35行,计112字,原作横15cm,纵146cm,现藏江苏省镇江市博物馆。释文:辛卯二月,过龚公孝升斋,同北海、云生谈诗,披少陵卷。龚公曰:“其书数行。”时彦释文:甫十指压纸,墨调气和。恨吾老病,兼以数夜劳顿,女郎按筝吴歈释文:不放王痴出门。至臂痛髀软,作吼豹声,始得间奔入轿子中释文:而日晃染出扶桑矣。为告龚公曰:“我疲,龚公岂不首肯,岂不首肯。王铎率笔,奉孝翁社长。”

  • 高考加油,愿你考的都会,蒙的都对,祝你金榜题名,前程似锦

    一诗一文一个坚持原创的平台/每一天的诗歌和梦想,不要再和我擦肩而过《高考升学》文/万木青人生如竹几个登高节?高考升学是关键的一个不能放过这逆风推车!《亲爱的孩子,加油吧》紫裳音儿/文亲爱的孩子,阳光就在窗外,等你笑着答题,等你笑着交卷……亲爱的孩子,爸妈都在窗外,等你笑着出来,等你回家放开,……亲爱的孩子,远方就在窗外,等你收拾行囊,等你高高飞翔,……亲爱的孩子,你已十年寒窗,无论分数多少,祖国和母亲都把你当作未来的栋梁……加油吧!!加油吧!!这只是人生的第一个考场……《考场》文/惜缘高考的考场

  • 我县开展“六一”慰问活动

    5月30日,在第69个“六一”国际儿童节即将到来之际,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陈强,副县长李炼及相关人员来到富兴乡合家小学、梅硐镇青山小学看望慰问少年儿童,为小朋友们带来节日的祝福,并向长期默默奉献在乡村一线的广大教育工作者表示感谢。在富兴乡合家小学,慰问组一行对全体师生致以节日的慰问,并将书包、文具、体育用品等爱心礼物送到困难学生和留守儿童手中,陈强殷切寄语孩子们,要在家成为好孩子,在校成为好学生,将来成为社会的好公民。随后,慰问组一行又来到梅硐镇青山小学开展慰问活动。青山小学是目前全县比较偏远的

  • 宜宾市长宁县伏头村打造森林康居体验扶贫模式

    4月29日上午,欣五加农居暨伏头村森林康居入住启动仪式在宜宾市长宁县双河镇伏头村举行。据了解,该村通过项目引进,以森林康居体验扶贫模式带动全村致富增收。活动现场(摄影张勇)伏头村位于双河镇南部,属于省级贫困村,最高海拔1320米,森林覆盖13500余亩,水果700余亩(其中以翠蜜李、蜂糖李、晚白桃、红心猕猴桃为主)。伏头村发展森林康居项目,将有效利用现有全村丰富的竹林资源,因地制宜,开创川南民居美丽乡村森林康居体验扶贫模式。“伏头村发展森林康居项目,就是有效利用现有全村丰富的竹林自然资源,因地制

  • 如此美艳紫罗兰翡翠,人们却称它“见光死”!

    今天给大家分享的是一个会卡场口的翡翠原石,是一个小兄弟3000拿下的小会卡,初生牛犊不怕虎,其实他有玩过一段时间,主要都是百数小料出来基本都是废物。这块会卡有1公斤,小拳头大个,皮薄,打灯有飘花表现,花色鲜美,看的是打的白灯,所以并不好看到春。小兄弟是个心急的人,不太稳,钱一付过来就要求开窗,或许这样才是他最兴奋的感觉。用国风来形容仿佛就是一个窈窕淑女,在水一方,三围11.8*7.4*6.4cm,46大牌能取好几个。如此肥美的人间尤物,豆蔻色系,粉嫩却不嫩。竖起来,清风徐来,婀娜多姿。正所谓“肥

  • 「下一代建筑」发展计划暨全球创新大奖之智慧树竞赛项目威尼斯全球发布

    科学技术的迅速发展,以原子能、电子计算机、空间技术和生物工程的发明和应用为主要标志的第四次科技革命,涉及了信息技术、新能源技术、新材料技术、生物技术、空间技术和海洋技术等诸多领域,让人类正经历着一场空前规模的数字化信息技术革命。这场革命不仅极大地推动了人类社会经济、政治、文化领域的变革,为世界文化的发展提供了雄厚的物质基础,且影响了人类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建筑,在数字化大潮中被重新定义在一场由科技、数字信息与创造力引领的全球数字化转型和智慧革命下,建筑作为最有潜力的科技、设计、数据化以及艺术和创

  • 紫砂壶,壶盖不了解,你还敢玩壶吗?

    壶盖按盖子起伏分为三种:平盖如柱础;盈盖如德钟;凹盖如蛋包。平盖(图例:柱础)盈盖(图例:德钟)凹盖(图例:蛋包壶)壶盖按盖子定向分为三种:圆壶圆盖旋转自如,无拘无束;方盖筋纹对应边角棱瓣也可对口而转,贵在严谨;特殊壶盖安置或明或暗的卡子,只有一个朝向了。壶盖按与壶体结合方式又分为三种:压盖,上下互压,如仿古、掇只;截盖,一分为二,如西施、汉钟;嵌盖,周边相卡,如竹段、升方。1、压盖式:亦称“完盖”,又分单线压盖、双线压盖、单口压盖。壶盖覆压于壶口之上的样式,其盖沿和口沿的处理有方线、圆线两种,

  • 酒,还是家乡的甜

    酒,我喜欢喝,但不常喝。我来自福建闽西客家的一个小山村,我们这每家每户在逢年过节的时候都会酿酒。小时候家里清苦,孩子们最喜欢的就是逢年过节的时候,因为只有这个时候才能够改善下伙食。相信在8,90年代在农村长大的孩子都深有体会。客家米酒主要材料——糯米那时因为我是家中老大,也就常常要帮助爸妈打下手,印象最深的就是父亲酿的酒了,那时父亲的酿酒技艺是我们村出了名的一把好手。村里的好多亲戚朋友都会来向父亲请教,那个时候最开心的,就是要数我和弟弟了,因为我们可以吃到平时吃不到的糯米饭,那时候家里条件不好,

  • 上海曌丰文化艺术发展讲述商周时期原始瓷

    上海曌丰文化艺术发展讲述第一编原始瓷与青瓷的烧制成功原始瓷的出现似乎可以追溯到我国青铜时代,虽然早在山西夏县东下冯的二里头文化遗址已发现了原始瓷的瓷片标本,但因标本过少,难以作更多的推论。关于商代,南北各地发现的原始瓷标本已甚多,并且发现了晚商或商周之际的瓷窑,足供讨论,故本编关于原始瓷的烧制问题从商代开始阐述。青瓷器的烧成,始于我国东汉时期,但此时的瓷器都属青瓷系瓷器,只是到了末年,白瓷的烧制在北方有了突破。到隋代,白瓷的烧制已相当成熟,为此后的白瓷烧制工艺奠定了基础。为便于叙述和读者理解,本

  • 赵孟頫《洛神赋》,最得“二王”神髓,同类作品中最精彩的一件

    赵孟頫(1254—1322),字子昂,号松雪,松雪道人,又号水精宫道人、鸥波。吴兴(今浙江湖州)人。赵宋皇族后裔,入元出仕,官至翰林学士承旨、荣禄大夫,逝后追封魏国公。赵孟頫博学多才,能诗善文,懂经济,工书法,精绘艺,擅金石,通律吕,解鉴赏。特别是书法和绘画成就最高,不仅绘画创一代新风,书法更是元代第一人,且影响深远。其书法于篆、隶、真、行、草诸体皆精,尤以楷、行书著称于世,其所创书风后人称之为“赵体”。有《松雪斋文集》传世。赵孟頫《洛神赋》,纸本,25.7×10.3~13cm×6,北京故宫博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