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权色官途在线阅读

2017/11/15 23:44:38 来源:网络 []

小说:权色官途

正文 貌美妩媚的女上司

霍晓晨经历如此重大巨变,让他变得灰心丧气,感觉自己成了个皮球,而且是tm的足球,被人到处踢着玩。小说:权色官途在线阅读

教育系统历来是出名的清水衙门,他从吃香喝辣的县委书记专职秘书被下放到无人搭理的清水衙门,简直就是从天上掉到了地上。吧嗒一声,虽然小体感觉不到疼,但却颓废难过的要抽风。

这下放的名义说的也很好听,叫工作调整。且工作调整的文件上还特别注明:限接到调整工作命令的当天,立即去报到。否则,后果自负。

这次的巨大变故,算是给霍晓晨重重的上了一堂课,让他刻骨铭心,这也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只有夹起尾巴来,才能算是个人。

妈的,老子怎么这么倒霉?好不容易抱住了董书记这棵大树,还没凉快个够,就跟着董书记掉进了火坑里。163女性网

霍晓晨是个农村娃,大学毕业后在家闲逛浪荡了一年,最后通过一个远方亲戚,找到了董书记,又花钱送礼地忙活了好长时间,方才进入了县委办公室。在县委办公室里,先是打了半年杂,后又干了半年文秘,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心机,最后成了董书记的专职秘书,这才干了一年,刚刚尝到甜头,董书记就被双规了。

霍晓晨很是郁闷,更加苦恼,从县教育局报完到,晚上回到自己的租住地,喝起了闷酒。他再怎么规划自己的未来都是两个字:暗淡。鼓足勇气再稍加雄心壮志,还是两个字,只不过其中变了一个字:惨淡。不知不觉中,他竟然自己把自己给喝醉了。

第二天一早,他头昏脑胀地去县教育局正式上班。网站http://www.163woman.com/!他被分到了办公室,工作仍是文秘。

局长是个女的,叫罗柔香,是个美轮美奂的美少妇。她穿着一身得体的职业套裙,端庄秀丽,肤如凝脂,烫着曲里拐弯的秀,秀略微染黄,显得更加风韵妩媚。尤其是她胸前的那对咪咪,丰满高耸,撑的职业套装鼓鼓囊囊,几欲喷薄欲出。

原先霍晓晨给董书记当专职秘书时,曾经和罗局长接触过几次,虽然没有深交,但也认识。以往见面时,她都会俊脸灿笑着主动和他打招呼,现在他来到这里,成为她的下属了,他每次碰到她,都是主动热情地打招呼,但她都是满脸凝重,官架十足,有时颔点下头,有时甚至不睬他,让他尴尬到极致。终于让他体会到了什么叫人情冷漠,世态炎凉。推荐163woman.com

县教育局是正科级单位,教育局里边的部室那就是股级的了。股级干部在行政序列中是最低的级别,霍晓晨连股级干部也不是。

教育局是那种老式楼房,办公室的工作人员,除了主任之外,都是两个人一个房间。和霍晓晨在一个房间的,是一个叫赵春莲的小少妇,两人对桌。

赵春莲小巧玲珑,鹅蛋秀脸,齐耳短,肤色略白。赵春莲最大的特点是特别爱笑,性格也很温柔。这让落魄的霍晓晨略微感到了一点温暖。小说:权色官途在线阅读

人从低处往高处走,是越混越带劲。但人要是从高处摔下来,即使摔不死,也会大伤元气,能不能爬起来都是个未知数。现在的霍晓晨就是这么个情况。

他也很清楚,要么自爆自弃,要么奋斗不息。

他很是怀念给董书记当专职秘书时的风光,也很是向往自己将来混的更加风光。当了一年的专职秘书,除了受人尊敬暗捞好处之外,他也熟悉了一些官场上的游戏规则。那就是你要想出人头地,先要有靠山,其次自己还要具备胜任的能力,最后还要有好的运气。小说:权色官途在线阅读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要有靠山,没有靠山,你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是白费。

自从董大川倒台之后,他霍晓晨变的什么也不是了。原先有求于他的,都不再搭理他,甚至见面之后还要躲着他。他腆着老脸去求别人,客气的说目前不好办,不客气的直接一口回绝。如此巨大的反差,让他上天无门下地无路。同时他也明白,要想让自己重新崛起,就必须再寻找个靠山,那么这个靠山在哪里?

霍晓晨苦苦思索了很长时间,最后现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务必与现在的美女局长罗柔香挂上关系,只有靠上她,他才有出头之日。

但她对他不理不睬,甚至是冷若冰霜,就像他不存在一样,这该如何是好呢?

正文 勤奋努力

他开始在仔细观察,而且是富有心计地仔细打算,慢慢地,他现罗局长每天早上来的很早,九点正式上班,大部分人是八点半至八点五十到,而她只要不出差,每天都是雷打不动地八点钟准时到。!

既然你八点到,那老子再提前半个小时,我七点半准时赶到单位总行了吧。

因此,自从现罗局长这个规律后,他每天都是第一个到单位,先把自己和赵春莲的办公室打扫的干干净净,七点五十,他准时涮好拖把,拖起长长的走廊来。

大部分单位办公室的工作人员都和领导在一层楼上,本教育局也不例外。这个教育局的办公楼是老式建筑,走廊贼jB长,足足有好几十米,要把整个走廊都拖完,是个很重的体力活。但霍晓晨为了实现自己的日步目的,那就是给罗局长留下个好印象,他只能豁出去了。!

给董书记当了一年的专职秘书,那可不是白干的,霍晓晨早就锻炼的不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更是左右逢源,八面玲珑。

干秘书出身的特别注重细节,细节决定成败这句话,在秘书身上是体现的最具体也最现实的了。领导的一个眼神和表情,甚至是微小的一个动作,你要立即洞察出领导的真实意图来才行,否则你就不是一个称职的秘书。所以,秘书这活不好干,专职秘书这活更tnnd的难干。

霍晓晨已经养成了特别注重细节的习惯。他仔细计算着每一秒,当他拖到罗局长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恰恰就是罗局长到来的时候。

所以,当罗局长来到办公室门前时,现一个人正在弯腰弓步卖力地拖着走廊,都会微微一怔,仔细地看他一眼。!

这时,霍晓晨都会抬起满头大汗的脸来,先冲罗局长礼貌地笑笑,再毕恭毕敬地道:“罗局长,早!”

开始的几次,罗局长都只是微微点下头,一句话不说,更不会多看他一眼,掏出钥匙,打开自己的房门进入到办公室里去。

霍晓晨则接着弯腰弓步仍是卖力地拖着走廊,直到把长长的走廊全部拖完。

拖完这长长的走廊,他的腰就像断了一样,不但腰酸背疼,还全身大汗。虽然有时肚中着牢,忍不住还低低骂上几声,但他知道,他必须要坚持下去,否则,他将没有任何机会。

目前来看,这也是唯一能够引起罗局长注意,让她对自己有好感的办法。他没有别的选择。

拖完走廊后,正好接近八点半,他急忙闪进自己的办公室里。他不能让别的同事看到他如此卖力地拖走廊,否则就会被人说闲话,如爱出风头、哗众取宠、故意表现自己、功利心太重等等,虽然自己努力付出了,但最终却是费力不讨好。中国人就是这样,最爱打出头鸟。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水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这个道理霍晓晨还是知道的。

老子如此卖力地拖走廊,就是专门做给罗局长一个人看的。别人想看,门都没有。老子就是行高于人了,但不会让你们非之。霍晓晨这么做,就避免了众必非之的不利局面。

伟大的毛爷爷说过:人就怕认真二字。在这里偶也来上一句:人就怕坚持二字。

霍晓晨不断给自己鼓劲,每天都坚持了下来。开始的几次,罗局长没有什么反应,但每天都是这样,她再想保持不冷不热,不理不睬的态度不行了。她毕竟是这里的一把手,他毕竟是她的下属,他每天都如此勤奋努力,她这个当领导的再装作无事人一样,那就真说不过去了。

山丹丹开花红艳艳,满天乌云风吹散,毛主席来了晴了天。

在霍晓晨不断的坚持下,天果然晴了,貌美妩媚的罗柔香罗局长,冰冷的脸上终于有了温暖。这天早上,霍晓晨拖到罗局长办公室门前时,清脆的脚步声咔咔而至,他也很是自然地抬起汗脸来,礼貌笑笑,恭敬问好,就在他要低下头去拖地时,现她冲他笑了,他顿时诚惶诚恐地急忙又抬起了头,因为自从他来到这里后,这还是第一次见她笑。

她的笑是欣赏的笑,轻启朱唇轻声道:“辛苦你了!”

他忙堆起满脸的笑容来,既谦逊又恭敬地道:“罗局长,谢谢您了!我是新人,这是我应该做的!”

她又冲他笑了笑,伸手掏出钥匙,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正文 细节决定着成败

我的努力终于没有白费!激动过后,他直想放声高歌:今儿呀么今儿个真高兴,咱老百姓呀今儿真呀真高兴……

他待要接着往下拖走廊时,禁不住往罗局长的办公室瞅了一眼,他这也是第一次往她的办公室里瞅。!原先没瞅过,一是不敢二是怕找难看。

既然她开口说话了,也冲他笑了,他也就有胆量往里瞅看了。

只见罗局长坐在沙上,正在茶几上煮着咖啡。他想了想,站在门外,恭敬地轻声道:“罗局长,您的办公室要拖一下吗?”

罗局长一听,抬起头来,又冲他笑了笑,道:“小秦赶巧今天出差了,那你拖吧。”

罗局长说的小秦,也是办公室的文秘人员,是个非常清秀的女孩子,她每天八点五十都会进来给罗局长打扫卫生。!因为那个女孩子非常干净,让她来打扫卫生,罗局长放心。

偏巧今天小秦出差了,正好给了霍晓晨一个机会,他立即点头哈腰地提着拖把进来了。

这是他第一次进入罗局长的办公室,房间很大,地上铺上洁白的瓷砖,办公桌上、窗台上、茶几上,沙旁都摆放着花草,整个房间既清新又芳香,感觉就像进入了闺房。

同时,霍晓晨也判断出罗局长是个女人味很足的女领导!

他小心谨慎地举着拖把待要拖地,罗局长轻声缓道:“我屋里有拖把,就在门后。”

“哦,好。”霍晓晨顿时明白了,她很爱整洁,她屋里的拖把也是专用的,他忙将自己手中的拖把放在门外,拿起那个专用拖把来到了洗手间里。!

他将这个专用拖把涮了又涮,感觉涮的很干净了,这才提着又回到了罗局长的办公室,既仔细又卖力地拖起来。

将整个房间都拖完后,现洁白的瓷砖上水泽斑斑,他立即又提着湿漉漉的拖把来到了洗手间,再一次涮干净后,他伸出双手将拖布拧干,又一次走进了罗局长的办公室,用拧干的拖把再次拖了起来。

这下子,稳坐沙煮着咖啡的罗局长也有些坐不住了,忙客气地道:“小霍,不用再拖了,拖一次就行了。”

这是她第一次亲切地称他小霍,让他倍加激动,忙抬起头来笑道:“罗局长,刚才是用湿拖把拖的,现在我把拖布拧干了,再拖一次地面就会干了。”

罗局长一双美目看着他,轻声问道:“你是怎么把拖布拧干的?”

“用手,呵呵,只能用手才能拧的干净些。”

听到这里,罗局长不由得的身子微微一颤,而霍晓晨则更加卖力地拖了起来。

在拖地的时候,他又格外用心地看了看她煮的咖啡,包装袋上写着‘神奇修身咖啡’,霍晓晨牢牢地记住了这个名字。

他拖完地后,又拿起茶几上的抹布来到洗手间洗净,返转回来,将她的办公桌、窗台、沙、茶几给擦的干干净净。

自从罗局长问他是怎么把拖布拧干的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说过话,煮完了咖啡,坐在办公椅上,不时观察着霍晓晨。

霍晓晨用抹布擦拭完毕后,连想也没想,就顺手拿起了沙旁的一个喷壶。他在拖地的时候,就现了这个喷壶。

他将喷壶接满水,回来仔细地向她屋里的花草慢慢喷浇着。他不喜花草,甚至还很反感花草,但他此时此刻就像个专业的花匠一样,很是熟练地用喷壶浇灌着每一盆花草,喷撒出来的水竟然没有溅出花盆一滴。

他忙完了这些之后,既礼貌又毕恭毕敬地问道:“罗局长,您还有什么吩咐?”

罗局长抬起头来,冲他笑了笑,这笑除了欣赏之外,又增添了不少温柔,轻声说道:“谢谢你了!你去忙吧!”

他冲她鞠了一小躬,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迈着轻步走出了她的办公室,又顺手轻轻带上了房门。

哦也!老子终于迈出了这艰辛的一步,终于能和她接触上了!由于自己格外注重细节,她似乎很是欣赏自己,当真是细节决定着成败。他边兴奋地想着边看了看手表,现已经快到八点半了,他急忙拿起放在罗局长门口的那个拖走廊的拖把来到洗手间,抬手就扔在了水池中,返身匆匆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正文 爱唧拉事的女人

这间小办公室里,就霍晓晨和赵春莲两人,时间长了,两人渐渐熟络了,赵春莲的话也多了起来。!

赵春莲进门不久,开口说道:“晓晨,你说你不好好在县委办公室里待着,为何非要到这里来啊?”

她这话直接把霍晓晨给问了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思了几心思这才回道:“我也不想这样啊,一纸调令下来,就把我打到这里来了。”

“为何?”

“我也不知道为何。”

“真是可惜,要是在县委办公室里熬上几年,就能熬出来了。你这么帅,要是再事业有成,那就完美了。在这里熬成老头子也就这样了。”

她这话说的霍晓晨直想跳楼。霍晓晨的确很帅,这是他与生带来的资本。一米八的个头,标杆般笔挺的修长身材,脸部有棱有角犹如雕刻,五官端正分明。!一头乌黑浓密的头,更显面如冠玉。一双剑眉下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和善感。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嘴唇常常挂着内敛深沉的笑容。

他性格幽默风趣,诙谐活泼,有时看似放荡不羁,实则蕴才内秀。

但他的运气实在太差,才跟着董大川尝到点甜头,就险些跟着翻船。一个摇摇摆摆的皮划艇,把他送到了岸边,把他配到了这里,想想就犯恼。加之赵春莲如此说法,他能不想跳楼么?

赵春莲的话还没完,她接着问道:“晓晨,你是从县委办公室下来的,咱们商坡县这次大地震,你有什么小道消息?”

“没有,我什么消息也没有。”

“哼,你说这个谁信啊?你可是堂堂县委书记的专职秘书,你要是没有小道消息,那谁还有小道消息?”

“春莲姐,知道的越少对自己越好,知道的越多对自己越不妙。!我虽然曾经是董书记的秘书,但我只是做好本职工作,其它的事我也不问,董书记也不会和我说,我只是尽到自己的职责而已。”

赵春莲扁了扁小嘴巴,对霍晓晨说的这些明显地不以为然,她知道霍晓晨是不会随便将一些内幕说出口的,随口说道:“我听说咱们县里的大员们接连翻船,全是因为那个县公安局长。”

“哦?真的?”

她白了他一眼,道:“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赵春莲看他装聋作哑,只好不再说下去了。

霍晓晨也现了赵春莲除了爱笑和性格温柔之外,她还有一个更大的特点,就是爱唧拉事。

爱唧拉事,是女人的通病。但像赵春莲这么个唧拉法,他还是头一次碰到。这也让他对她提高了警惕性。

爱唧拉事的女人是很可怕的,她能无中生有,无事生非,小事变大,甚至是捅破天。如此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最好是离她远远地,免得惹麻烦。

操,老子本来还幻想着有一天把她鼓捣上床呢,看来是空幻想一场了。霍晓晨沮丧地边想边长叹一声。心中出了可惜的感叹:这娘们要是不这么爱唧拉事,那该多好啊!说不定哪天就能和她滚到床上去了。

赵春莲看他没有和她唧拉下去的兴趣,禁不住有些气恼,甚或有些气急败坏,只好白了他一眼,再也不说了。

下午一上班的时候,办公室的薛主任过来了。薛主任今年四十多岁,堂堂的大学毕业生,老资格老资历,也才混了个正股级干部,说起来他都感到丢人。但没有办法,在县城里混,本身起点就低,能混到股级干部,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多多少少还算说的过去。

他进门后,霍晓晨和赵春莲急忙站起来问好,虽然他才是个正股级干部,但毕竟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半点也得罪不起。

薛主任呵呵笑道:“小霍,有个材料,是罗局长专门安排让你来写的。”

霍晓晨一听,忙道:“薛主任,我保证完成任务!”

“呵呵,你毕竟给原先的县委书记当过专职秘书,站得高看得远啊,这文字材料对你来说应该是小菜一碟。这不,罗局长还专门点名让你来写,呵呵。”他边说边将材料的提纲递给了霍晓晨。

霍晓晨一看材料提纲,足足接近二十条,不由得有些头晕。忙问:“薛主任,这份材料写完有时间要求么?”

“当然有了,最好是赶在下午下班前交给我,明天一早罗局长就用,还要给她留出审稿的时间来。”

“嗯,好,我这就写。”

薛主任又和赵春莲聊了几句闲话,这才走了出去。

正文 上下都要应付好

霍晓晨一笑了之,他心里很是清楚,这可不是因为他曾经是董书记的专职秘书的原因,完全是因为早上自己的殷勤表现,给罗局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之所以点名让他来写这个材料,无非就是想给他个机会,看他有没有真才实学。

赵春莲伸手拿过那个提纲,看了看之后,不由得咂舌说道:“我的天啊,题目这么大啊,这个材料不好写。”

“嗯,是,的确不好写。”

“题目太大了,竟然是论教育事业当前的形势和任务。”

“嗯,这题目是有点大,有点像论文。”

“这是罗局长明天去市教委开座谈会的言材料,晓晨,你可得要用心写啊,罗局长对文字材料很挑剔的。”

霍晓晨不再说话,只是凝眉沉思起来。写这份材料难度很大,既要对当前的教育行业针砭时弊,切中要点,形势要分析的准确,提出的任务不但要清晰,还要更加符合实际。!虽然手头有提纲,但提纲寥寥几个字,他却要煞费苦心地写出一大串来才行。

这是罗局长在试探他,他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豁出去了。他凝眉沉思了半个多小时后,开始在电脑上写了起来。

每一句话,每一个字,他都是斟酌了又斟酌,用绞尽脑汁和殚精竭虑也无法形容他此时的状态。他已经忘记了周围的一切,连口水也忘了喝,连泡尿也忘了撒,坐在那里愁眉苦脸地写个不停。赵春莲看他这样,也不敢打扰他,坐在对面悄悄地玩起了偷菜。

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推来了,赵春莲一慌,急忙关掉偷菜画面,匆忙站起来轻声问好。

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小霍,材料写完了吗?”

霍晓晨抬头一看,不由得一惊,立即站起身来,道:“罗局长,快了。”

原来是罗柔香罗局长走了进来,她平时是很少到下属的房间来的,她这突然出现,让赵春莲吃了一惊,也让霍晓晨颇感意外。!

罗局长又道:“你写完之后,直接把稿子送给我。”

“嗯,好。”

她吩咐完之后,转身走了出去。

“晓晨,看到没有,罗局长等不及了,你得抓紧。”

霍晓晨点了点头,又立即投入到了稿子中。

十多分钟后,终于全部完稿,又仔细审核了一遍,修改了几个错别字,调整了几个段落,打印出来,匆匆朝罗局长的办公室走去。

他进去的时候,罗局长正在打电话,她边打电话边伸出手来,他立即将稿件递到她手里,她冲他点了点头,他立即轻步退了出来。

md,终于完工了,霍晓晨长舒了一口气,如释重负地这才想起尿急,匆匆跑到洗手间,十万大军,抬炮出营,一阵大雨,收兵回营。小体顿感轻松,又用自来水洗了把脸,感觉精神焕了些。

回到办公室,优哉游哉地喝了口水,和赵春莲说了几句闲话,突然之间,他意识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薛主任曾经交代过,写完稿子之后,要先交给他。现在霍晓晨直接把稿子交给了罗局长,这在官场上是一大忌。要知道县官不如现管,不但要把县官伺候好,更重要的是不能得罪现管,现管职位再低,也tm是管着你的。

想到这里,霍晓晨暗骂自己糊涂,匆忙又将那个材料打印了一份,十万火急地送到了薛主任的办公室。

薛主任正要出门,看到霍晓晨进来了,呵呵笑道:“小霍,我正要去找你,写完了吗?”

“薛主任,刚刚写完,我就打印出来,给你送过来了。”

“呵呵,好,我先看一下。”薛主任接过稿子,又返回到了办公桌后边的座椅上。

霍晓晨道:“薛主任,有啥事您尽管吩咐,我先回去了。”

薛主任点了点头,仔细看着稿件。

霍晓晨快走出门口时,又住步转身轻声说道:“薛主任,刚才在走廊上,我碰到罗局长了,她让我把写好的稿件也给她送一份过去。”

薛主任一听,立即抬起了头,目光中有些警惕,但考虑了几秒钟之后,随即点了点头,说:“好吧。”

霍晓晨这才转身走了出来,摸了把额头上的冷汗,心中窃喜起来。这一环紧扣着一环,都是他提前设计好的,临出门的时候,才说起是在走廊上碰到了罗局长,这样就把提前送给罗局长稿件的事遮盖过去了,不然,薛主任心里会很不痛快的。

现管心里不痛快,各种小鞋随风来。

md,虽然是小事,但这县官和现管都要应付好,一丝一毫都马虎不得。上下都要讨好,才能如鱼得水,否则,就是如履深渊。

上好下不好,风雨中飘摇。

下好上不好,费力不讨好。

权色官途》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权色官途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亿万婚约11章(第十一章 大小姐的怒火)

    原标题:亿万婚约11章(第十一章大小姐的怒火)小说名:亿万婚约第十一章大小姐的怒火“一定是昨天掉在酒吧了。”苏沫懊恼的捶打着脑袋,她一定是被上帝遗弃的,要不要这么整她啊?shenfen证和yinhang卡都随身放在包里,现在没有了这些东西,她哪里都去不了。她在想,要不要找陆少琪帮忙?约莫着萧楠夜离开半个小时左右,门铃响了,苏沫第一个反应就是,该不会禽兽这么快就回来了吧!后来想起他临走前说的话,苏沫这才不情愿的起身去开门。门外站着一个男人,看上去三十左右,身上的西装一丝不苟,看到门打开,脸上挂着合

  • 军长的宠爱小娇妻11章(第十一章:亲自登门道歉)

    原标题:军长的宠爱小娇妻11章(第十一章:亲自登门道歉)小说名称:军长的宠爱小娇妻第十一章:亲自登门道歉(第二更了哦,求收藏,求票票,求长评!)夏凝这次进了办公室,欧以轩看着她好几分钟都没有开口说话。欧以轩的眼神很复杂,夏凝知道他心里肯定不少疑问。“易云睿是你哪位?”到最后,欧以轩率先打破平静。夏凝双眸一黯,微微别开脸:“与你有关吗?”“有!”欧以轩回答得很肯定:“虽然我们不在一起了,但相识八年,我不希望你被骗!你知道易云睿是谁吗?C区军长,喜欢他的女人不计其数,夏凝,你玩不起的!”被骗?呵,她

  • 前妻不要逃11章(第十一章 暗恋)

    原标题:前妻不要逃11章(第十一章暗恋)小说名:前妻不要逃第十一章暗恋自从冷清溪上班之后,她就专门避开和凌菲儿于慕寻城见面的机会,幸好她总能拿捏好时间,既不让自己迟到,又不会碰上那两个讨厌的人。“早,冷姐”“你们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公司里的员工相处的如同姐妹一样,这可能也是老板管理有方吧,短短的一段时间,让冷清溪都不的不佩服这位年轻的小老板,不仅在设计上有独到的见解,在生意上更是有自己的一套办法。“冷小姐,麻烦到我办公室来一下。”老板白书南却一直都客气的叫她“冷小姐”,只是除了冷清溪之外,所

  • 借我一双慧眼11章(第11章 到哪里去工作)

    原标题:借我一双慧眼11章(第11章到哪里去工作)小说名字:借我一双慧眼第11章到哪里去工作陈凯是因为工作的事情来找他爸爸商量的。临近毕业,学生们都在为毕业分配的事担心与忙碌。处了朋友的,现在更如热锅上的蚂蚁,想方设法想分到一块去,于是请客、送礼,背地里动用各种各样的关系等伎俩与手段不一而足。陈凯的工作本来没有什么问题,因为按照年级排名以及平时的表现,他很有可能被直接分配到市检察院。按说能分配到市检察院是许多法律专业的学生求之不得的岗位,但陈凯却另有想法,他不想在司法系统工作,想进政府机关。因为

  • 我曾在他的城市徘徊过11章(第11章 逃避现实的男人)

    原标题:我曾在他的城市徘徊过11章(第11章逃避现实的男人)小说名称:我曾在他的城市徘徊过第11章逃避现实的男人腹部还在绞痛着,云晴疼得倒在地上抽搐了起来。挣扎地恐惧,让她的声线有些声嘶力竭。“我没有做过流产的手术,孩子还在……”萧贺有些将信将疑,云晴伸手抓住他的裤脚:“我可以离开你,但求你救救我们的孩子。”她的声音凄厉中透着绝望,萧贺有些犹豫。云玥包扎后回来,看到了萧贺的犹豫,立时蹲下身子去扶。云晴本是拒绝,但被扶起后也渐渐顺从了她的帮忙。“姐姐会不会是术后的并发症?”听到云玥的话,萧贺显然没

  • 所有爱情都不如你11章(11.他非要拿她的命去换)

    原标题:所有爱情都不如你11章(11.他非要拿她的命去换)小说名字:所有爱情都不如你11.他非要拿她的命去换宋瑶赶紧扑过去,“厉琛,你为什么要杀掉我们的孩子?”她的手劲很大,掐得男人拧下眉头,扬手把她甩开,“还没有处理好?”这番话是对着身后那群医生说的,同时也打碎了宋瑶所有的希望。她死死的盯着面前的男人,不敢相信他会这么狠心。之前还同意把她的孩子留下,一转眼就让医生帮她安排人流了?沈薇薇?!对,一定是沈薇薇安排的!宋瑶要冲过去找沈薇薇算账,却被护士从身后架住了肩膀,剧烈的撕痛从小腹传来。她感觉到

  • 我在时光里等你11章(第11章 一步一跪)

    原标题:我在时光里等你11章(第11章一步一跪)小说:我在时光里等你第11章一步一跪医院的人还是那么多,来来往往。刘涵韵用丝巾裹着大半的脸,眼睛四处望着,在医院大门前迟疑着,没有进去。不远处,辰亦铭在盯着她。他指了指头,又做了个割喉的动作。刘涵韵这才气急败坏地扯下丝巾,心一横,扑通往地下一跪,同时大喊:“姜紫,我对不起你!求你原谅我!”众人惊愕,都纷纷停下自己手中的事,看着她。她也是有羞耻心的,可是顾不上了。站了起来,走一步,又跪下大喊:“姜紫,我对不起你!求你原谅我!”路过的人瞪大了双眼,毫不

  • 放下爱情放下你11章(第11章 泄欲的工具)

    原标题:放下爱情放下你11章(第11章泄欲的工具)小说:放下爱情放下你第11章泄欲的工具是夜,林凡从昏睡中醒来,手掌已经裹上了厚厚的纱布,即便如此,那钻心的疼痛还是一样的明显。她没有开灯,医院消毒水的味道围绕在她的鼻息只见,仿佛还带着些血腥味。她的右手已经残了,连带着她心也在那一刻死了。忽然病房门被推开,一个黑影走了进来,越来越清晰。她不由的一惊,往床边挪了一些,凭借着窗外微弱的月光,她看见顾泽言的眼睛如同琉璃般闪亮。顾泽言呼吸粗重,喷洒在林凡的肌肤上还带了些酒精的味道。他一遍遍唤着林凡的名字,

  • 原来爱情在记忆里11章(第11章 栽赃)

    原标题:原来爱情在记忆里11章(第11章栽赃)小说名字:原来爱情在记忆里第11章栽赃录影笔里那顾安在熟悉不过的声音,却那么的温柔对着另一个女人承诺着。她颤巍着双手,将床尾的检查报告拿了过来,看着那黑色的影像,却觉得眼睛胀的酸痛。可下一秒,她的视线被另外一个字眼吸引了过去。这份报告是12.1号的,距离现在已经有了三个月的时间。也就是说,这个孩子不是宁林泽的!她将手中的报告甩在地上,好看的桃花眼微微眯起,透着无尽的嫌弃还有鄙夷:“余梦玥我还以为你对宁林泽是真爱呢,原来肚子里的孩子却是别人的!”“那又

  • 从此无心仍知痛11章(第11章 意想不到的人)

    原标题:从此无心仍知痛11章(第11章意想不到的人)小说名称:从此无心仍知痛第11章意想不到的人身边却突然窜来一阵风,下一秒她的手就被紧紧的握住,盛南天蹙眉看着她:“你什么意思?”展颜一个指头一个指头掰开他的手,声音柔弱而坚决:“我说,这个孩子是我的,等你利用完他,你就把他还给我。不过你放心,如果这真的是你的孩子,我将来也绝不会告诉他,他的亲生父亲是谁,我不会让他知道,他的父亲如此心狠,如此卑鄙!”她吐字如刀,一个字一个字说的清晰极了,丝毫不怕盛南天发火。脱离他的桎梏后,展颜立刻迈步离开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