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名门霸少独宠娇妻在线阅读

2017/11/15 20:06:01 来源:网络 []

书名:名门霸少独宠娇妻

第三章 你更喜欢我粗暴一些

“噗通。说明http://www.163woman.com/

慕语兮被直接丢进了水里。

她甚至还没从那个令她难受不已的姿势中喘息过来,就被狠狠地呛了两口水。

幸而厉南修把她丢进的是他巨大的浴池里,而并非冰冷的池塘。

虽然被呛出了眼泪,但水并不深。冰冷的四肢因为温热的水温而渐渐回暖。慕语兮在水里挣扎了一阵,才终于狼狈不堪的趴在了浴池边,狠狠地咳了起来。

厉南修一直站在旁边看着。版权163woman.com

他只停顿了一秒,就大步的走过来。他的唇角噙着笑,可是目光始终冰冷。手指慢慢的解开领口间的纽扣,从浴池的台阶上一步一步走下,步入水中。丝毫也不在意身上昂贵的西装面料被水打湿。

明明应该是潇洒甚至赏心悦目的画面,在如今的气氛下,却只让慕语兮感觉到危险。

她本能的想逃。可双腿却像被定住一样,挪动不了。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既然敢做,就要承担后果。慕语兮,难道传给你这门手艺的人没有告诉你,有些人是不能碰的?嗯?”

厉南修愈是靠近,慕语兮就愈是忍不住后退。最后,她被逼退到了池边,再也无路可逃。

然后,她的手腕猛地被厉南修握住,猛地一拽!

慕语兮就整个人冲撞进了厉南修的怀里,还不等她反应,就被紧紧地勒住了腰,半分也移不开。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照片在哪里?”

厉南修清清凉凉的口吻说完这句,慕语兮就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

“我不知道什么照片!你这个疯子!放开我!”

“呵。看样子,你更喜欢我粗暴一些。小说:名门霸少独宠娇妻在线阅读慕语兮,这是你自找的。”

厉南修轻笑,可深珀色的眸子里,温度却已经降到了冰点。

他单手掌着慕语兮的后颈,手下猛地用力,就将她整个人重新按进了水中!

慕语兮本能的挣扎着。在水下用力的推拒着厉南修,可厉南修却纹丝不动。

他冷眼看着大量的气泡从水底浮出,看着慕语兮原本用力掰着他手腕的手逐渐没了力气。然后,在她彻底脱力的前一刻,将她猛地拎出了水面。

慕语兮张大了嘴巴,带着湿度的空气争相涌向肺部,让她不可抑止的咳了起来,几乎要把心肺都咳出来似的。原文163woman.com

慕语兮的眼泪控制不住的流出,她浑身发抖,不知是气的还是因为恐惧。被水浸过而变得猩红的双眼死死地盯着厉南修。

“疯子!”

厉南修刀削一般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动容。只是,原本掌着慕语兮后颈的手,慢慢的下移。

紧接着,慕语兮就听到了棉布被用力撕裂的声音。“不!放手!”

她拼命的护着自己身上被扯坏的睡裙,羞愤的眼泪都快要滴落下来。

但厉南修丝毫不为所动。163女性网他只三两下,便把慕语兮剥了个干净,任凭她拼命想护住衣不蔽体的身子,羞愤难当,却无处躲藏。

而厉南修则只是冷眼看着,他的眼神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却足以让人感受到出离的羞辱……

第四章 给你求我的机会

慕语兮像垂死挣扎的猎物,被厉南修牢牢地按在掌下,却无法反抗。

她想缩进水中,可是却被厉南修掐着脖子捞起来。撕破的棉裙像破败的花朵,被丢在水中。

慕语兮因为窒息而有些大脑缺氧,她甚至来不及去思考,厉南修是怎样拎着身上没有任何遮蔽物的她,走过长长的走廊的。

等她又能重新呼吸,恢复些许理智和清明的时候,已经被厉南修大力的丢进了一间黑漆漆的屋子里。

慕语兮俯在地上拼命的喘气。从门口透进来的光,让她的意识有些不真切,头晕目眩。就连站在门口的厉南修都有些恍惚起来。

“我给你时间考虑。交出照片,你可以有一个求我的机会。”

说完这句话,门就‘砰’地一声被关上了。

然后,慕语兮听到了落锁的声音。

她手脚发软的凭着感觉扑到门边,用力的拍着门板。

“你这个疯子!放我出去!你这是非法拘禁!开门!”

可是,没有人回答她。

渐渐地,慕语兮不再叫喊,她知道这个男人下定决心要折磨她,如今呼喊求救不过是白费力气罢了。

黑暗中,慕语兮摸索着探索这个房间。

这似乎是一个封闭起来的密室。没有一扇窗户,唯一的一扇门如今也已经落了锁。根本不可能逃出去。

周围全都是阴暗潮湿的味道。

慕语兮身上没有一丁点的衣物,厉南修连个布条都没有留给她。而她更不用指望这个房间里有。

最终,慕语兮摸索着靠回了门边,蜷起了身体。借由从门外透过的丝丝的暖意,温暖着已经冰冷不堪的身体。

“派人来守着,有动静报告给我。”厉南修的脚步微顿。“不准送食物和水进去。”

“是,厉先生。”

“把密室的夜视仪打开,连到我书房。”

保镖领了命令,一刻也不敢但无的去安排。

等厉南修回到书房的时候,他要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

厉南修打开显示屏,看着屏幕中所出现的慕语兮的影像。除了最初的呼喊之外,慕语兮就再也没有出声过。

厉南修冷眼看着慕语兮摸索着移到门边,靠着门坐下,膝盖蜷起,双臂环抱住自己,然后慢慢的低下头去,将脸埋在双膝之中。

这是极度不安之后,下意识做出防备的自我保护姿态。

自我保护么?有点儿意思。

厉南修的眸光闪了闪,原本想要看一眼就关闭的显示屏,也就一直没关。

他索性取了文件,在电脑前看了起来。

只是,在翻页的时候,眼睛总是不自觉的朝着屏幕中瞥上两眼。

渐渐的,两个小时过去了,厉南修手中的文件竟还没有看完。

原本只需要一个小时就可以完成的工作,却因为监控影像的缘故,竟然拖延到了两个小时,甚至还要更久。

厉南修的心里,忍不住燃起了一丝烦躁。

只是,慕语兮依旧是保持着之前防备的姿势,连动也没动。

厉南修的目光落在屏幕上,紧紧地盯着画面中的慕语兮,似乎是想要从她顽固的抗衡中看出什么。

可最后,还是伸出手,心烦意乱的关闭了显示屏。

第五章 心竟然乱了

凌晨四点。

厉南修从梦中惊醒后,却怎么也无法再睡。

他有些暴躁的掀了被子,狠狠地揉了一把自己的脸。

最后,等着满心的暴戾逐渐散去,厉南修才点燃了一支烟。

事实上,厉南修很少抽烟。他不怎么喜欢尼古丁的味道,更是讨厌对烟草上瘾的感觉。其实,如果说讨厌上瘾,倒不如说是厌恶自己不受掌控的感觉更为贴切。

只有在心情极好,或者极度不好的情况下,厉南修才会想抽烟。而现在,显然他属于后一种。

整个卧室里都蔓延开烟草的味道。

最终,厉南修还是暗灭了燃了一半的香烟,打开了窗户。

他走到书房,重新打开了显示屏。

只是,在夜视仪接通的刹那,整个屏幕中,却没了慕语兮的踪影。

厉南修瞬间寒了脸。他的目光搜索着这个画面。最后,他在阴暗的角落里,找到了慕语兮。

她的姿势并没有太大的改变,依然是警醒而戒备的状态。只是,却比之前更多了一些疲累。或许是因为寒冷的关系,她的手掌在不断的搓揉着自己的皮肤,努力保持着清醒似的。

厉南修沉着眸子看她。心思也同样沉了下来。

原因无他,屏幕里的慕语兮,一瞬间让他想起了不久前还出现在他梦里的人。

他已经很久没有做过那个梦了。

这次却因为慕语兮偷了他的钱包,遗失了照片的缘故,竟然让他再次梦到。

厉南修扫了一眼显示屏,再次点燃了一支烟。

心,竟然有些乱了。

之后的两天,厉南修仿佛是忘了慕语兮这个人似的,一句也没问起过。

“厉先生,那位慕小姐已经在密室里关了两天了,您看是不是……”

“有什么动静?”厉南修连头也没抬。

“只是在您离开的时候有过动静。”

听到这么说,厉南修到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哦?她还没有求饶?”

“没有。”保镖顿了顿,接着开口。“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这么不吃不喝的话,会不会出什么事情?”

“我需要你来提醒我怎么做么?”厉南修眯着眼睛看向保镖。

保镖的后背顷刻间就出了一层冷汗。“是我逾越了,先生。”

厉南修没再说什么,而是重新低下头去看手中的文件。只是,满目的文字却再也入不了脑中。

人在不吃不喝的情况下,能够存活五天已经是极限。

厉南修最终站起身来,沉着声音让人听不真切他的语气。

“带我去看看。”

密室的门打开之前,厉南修有那么一瞬曾想过,里面的人会有何惨状。待门打开之后,厉南修却发现情况并不如他想的那般糟糕。

慕语兮像是脱力一样靠在墙边,身体蜷缩着尽力保持体温。她的长发垂下,披散在肩上沾染了不少的灰尘,所以显得狼狈不堪。可当门外的光照进来的时候,却还是条件反射的抬手捂住早已经适应黑暗的眼睛。

厉南修站在门口,久久没有动作。

半晌,他的眸子深处似是闪烁了一下。湿冷的空气中,他嗅到了一丝血腥的味道。

呵,有点儿意思。

第六章 你是我的所有物

事实上,慕语兮早已经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能够抬手捂住眼睛,完全是在极限状态下,身体下意识的反映罢了。熬过了最痛苦的饥饿和口渴的时期,现在的她可谓是在濒死的边缘。

而在反应过来有人来的时候,慕语兮唯一能做的就是竭力的将身体蜷起,拼命的想要跻身进黑暗中,掩藏自己裸露的身体。细碎的刘海垂下,把她狼狈的面容隐在阴影中。长发散落在她的肩上,正随着她的身体一起瑟瑟发抖。看起来脆弱又无助。

厉南修大步迈进房间里。越是走近慕语兮,那股血腥的味道就越发的明显。

然后,厉南修突然弯下腰,拉开慕语兮的手,反掌握住,力道大的几乎要将她的手骨捏碎。

因为疼痛的关系,慕语兮原本模糊的视线,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你很想活着?”厉南修捏住慕语兮的手臂举到眼前。

慕语兮纤细的手腕上,只有一只牙印,深入皮肉,带着斑斑的血迹。是慕语兮自己咬的。厉南修先前闻到的血腥气,就是从这里散发的。

“谁……不想活着。”慕语兮因为极度的缺水,嗓子里像是含了沙砾,别说声音枯哑,就连说一句话,肺部都像拉风箱一样,呼哧呼哧的喘上半晌。“傻子才想死……”

“知道会死,也不肯求我?”厉南修挑眉。“宁愿喝自己的血,也不肯向我低头。慕语兮,你倒是有骨气。”

“那也要……厉先生给我,求你的机会才行。”慕语兮不甘示弱的死死地盯着他。

“血的味道如何?”

然后,不等慕语兮回答,厉南修突然将慕语兮的手腕凑到自己的唇边,张开嘴狠狠地在原先的伤口上咬了下去。

他一向冰冷的眼眸如今竟燃起死死地狂热,和慕语兮那双写满不屈的黑色眼眸对视着。

流着冰冷血液的厉南修尝到了血液的味道。一旦尝过,就不想再失去。那是想要永远占有的滋味。

痛感让她维持住神经的清醒,可这就像是一场缓慢的酷刑。

慕语兮在煎熬和疼痛中绷直了身体,痛出了一身冷汗,却始终闷不吭声。

最后在厉南修松开她时,慕语兮颤抖着,却又极其冷静的迫使自己说出一段连贯的话。

“我是偷了你的钱包,可我从来没见过你说的照片。厉先生,我错了。偷了不该偷的人,是我错了。现在你已经惩罚过我,可以放我走了吗?”

厉南修有一瞬的惊讶。

然后,他看到原本还眼神清明的慕语兮,在说完这些话之后,那双清亮的眼睛慢慢的合了起来,瘫软了下去。

似乎生气正在从她的身体中丝丝剥离,可是即便如此,她却还是不卑不亢的说出那番话来。

仿佛是打算用那样的姿态告诉他,即使是此时此刻,她的尊严还在。

厉南修的眸子闪了闪。

尊严吗?他还是头一次在一个这样的女人眼里,看到这种东西。尽管陌生,却是新颖。

厉南修的手指勾起慕语兮耳侧被冷汗沾湿的头发,细细摩挲。

既然如此,那这个尊严就让他来撕碎。

厉南修将外套罩在慕语兮的身上,从地上把她抱起。

“慕语兮,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所有物。你的一切都会由我来支配。”

舌尖上血液的味道还没有散去,厉南修抱了慕语兮走出密室。

“去把医生叫来。”

“是,厉先生。”

第七章 做你的情人还是玩物

慕语兮再次醒来的时候,脑袋有一瞬的混沌。

有那么一刻的空白,让她以为之前不过是一场梦。但紧接着,浑身的酸痛就提醒了她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慕语兮挣扎着起身时,不小心牵动了手腕上的伤口,让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真狠。”慕语兮低头一看才发现,手腕虽然被包扎过了,但还是隐隐的透出了血迹。之前原本她自己咬伤的位置已经被血液干涸凝固了,可因为厉南修又咬了一口,所以导致伤口重新裂开。如今正火辣辣的隐隐作痛着。

她身上已经重新换了一套睡衣。和之前那件廉价的绵薄睡裙不同,这件睡裙只看一眼就知道是高档货了。

“你醒了。”

还不等慕语兮打量这个房间,房门就被推开。

慕语兮有心拉一下羽绒被遮住自己,厉南修却已经迈着长腿先一步踱了过来。

“你身上有哪里我没看过,现在还需要遮掩。”厉南修面无表情的说着话。

慕语兮深吸一口气。“厉先生,我很感激您没有在我睡着的时候把我大卸八块。我已经知道错了,请您放了我吧。”

“呵。睡着?”厉南修的目光在她的身上转了两圈,最后落回到慕语兮的脸上。“你明明是昏倒。身体太差,不过三天不吃不喝,你就昏迷了整整一周。”

“……”虽然慕语兮很想讽刺的反问一句,究竟是谁害的。可人在屋檐下,她不得不低头。

所以只能忍耐着开口。“想必厉先生已经查清楚了。这中间真的是有误会。我确实是冤枉的。”

“为什么偷东西?”厉南修不答反问。

“我没有钱,如果不这样,我会露宿街头。”

“你倒是诚实。”厉南修用手指刮了一下慕语兮的脸颊,动作暧昧,口吻却透着深不见底的寒意。“可是,我的眼里从不容沙子。你怎么证明你没拿我的东西?毕竟,是你偷了我的钱包。”

慕语兮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她想躲开厉南修的手,最终却还是忍下了。“厉先生,我没有任何理由拿那张照片。而且,我相信你也可以查的到……”

“我是能查到。但我不相信。”厉南修打断她的话。“不过,我可以暂时相信你。”

“暂时?”慕语兮不太明白。

“想证明你的清白,就留下来表现给我看。”厉南修跟她如墨般的眼瞳对视,无比强硬。“我只相信我看到的。”

慕语兮的脸色变得煞白。

“厉先生,你的意思是让我留下来,做你的情人还是玩物?”

“随你怎么定位。我只看你的表现。”

慕语兮放在绒被上的手慢慢收紧,将被面抓出了道道皱褶。“如果我做的好,你可以让我离开吗?”

“呵。”厉南修发出一声轻呵。他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微垂着头的慕语兮。

从这个角度看去,慕语兮长长的睫毛不安的颤抖,像受了惊的蝶翼一样。美丽又脆弱。

“我不喜欢无谓的承诺。如果你真的冤枉,那就证明给我看。”

厉南修出了房门,立刻有人迎了上来。

“先生,您真的准备把她留在身边?她可不像会乖乖听话的女人。”

“无妨。”厉南修说的轻描淡写。“不听话才能多点儿乐趣,不是么。”

名门霸少独宠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名门霸少独宠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神医萌妃:奔跑吧,相公8章

    原标题:神医萌妃:奔跑吧,相公8章书名:神医萌妃:奔跑吧,相公第一卷穿越,遇见你第8章谁也救不了我,我只能自救沈太医跪久了,膝盖有些发麻,脖颈有些酸痛,他动了动脖子,齐萝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她紧咬着下唇,当着众人的面走上前来,委屈的说道,“沈爷爷,你还好吗?”沈太医艰难的抬起头,花白的胡子沾了几滴齐萝的泪水,他一笑,脸上满满的都是皱纹,抬起手背拭去齐萝脸上的泪痕,“我身子硬朗着呢,傻姑娘,别哭了,人人都要死的,只是早晚的问题罢了。”跪在沈太医身后的一位年轻的太医看到齐萝,忽地出声,那声音里充满了

  • 腹黑鬼王俏王妃8章

    原标题:腹黑鬼王俏王妃8章小说名字:腹黑鬼王俏王妃第8章志趣相投赠簪子程馨一下子被戳到痛处,脸涨得通红,偏生程悦已经走远了,她想着待会儿一定要找她算账,出了心里这口恶气,至于刚刚程悦说要找爹爹告状,她才不怕,爹爹一向宠她,她就不信爹爹会为了这件事责备自己。她看着程悦离开的背影,眯了眯眼,对于她带走的那个姑娘没有丝毫印象,想来也是个不入流的角色,她心中冷笑不止,你和这些没用的东西交好,怎么可能比得过我?楚笑有些担心的看着一旁的程悦,“你没事吧?你姐姐太过分了,怎么能说那些话?”程悦摇了摇头,平复了

  • 蜜糖婚宠:权少的独家新娘8章

    原标题:蜜糖婚宠:权少的独家新娘8章小说名称:蜜糖婚宠:权少的独家新娘第8章再怎么挥霍,不如砸脸痛快“呵!这有什么?这年头清纯玉女有几个清纯的,还不都是绿茶婊儿?装什么小白。”上流社会的女人们,说着与市井没什么区别的话,只不过人家说的比较委婉,就显得高雅了不少。施小雪不屑的笑,什么上流社会?不过是些自命清高的家伙们,还不是一身铜臭,敢问没了这些钱,他们是什么?不过是披着光鲜外表的草包,只知道靠着男人生存的寄生虫。施小雪的冷笑落在了权子圣的眼里,让权子圣的眼神越发的深邃。这女孩对上流社会的厌恶不是

  • 名门婚宠小甜妻8章

    原标题:名门婚宠小甜妻8章小说名称:名门婚宠小甜妻第8章一见钟情灭绝师太其实长的也不是什么凶神恶煞的模样,只是有点刻板而已,才三十多岁就像个五六十的老学究,她那个外号多半源于她的打扮穿着,当然也绝对不是浪得虚名。还记得第一次上课时候她就给了全班同学一个下马威。一般来说,一门学科只有第一堂课和最后一堂课人比较多,因为第一堂课会点名,而最后一堂课则是划考试范围,可是灭绝师太既不点名也不划考试范围。她说:“我这人从来不点名,因为你们这一百零一号人,每个人每张脸都印在了我的脑海里,谁来了谁没来我一眼就知

  • 豪门婚宠:冷少的替身前妻8章

    原标题:豪门婚宠:冷少的替身前妻8章小说名称:豪门婚宠:冷少的替身前妻第8章律师函自从上次在帝宫被抓包,接连几天李潇都没有再见过路飞扬。不用再见到那张讨厌的臭脸,对她来说的确是一个好事。说不定那家伙现在早已经把她强上他的事情给忘记了,再说那么有钱的路家大少怎么会在乎这区区的一千万?他又不是穷到要做乞丐,根本就不会在乎的。前几天的纠缠也不过就是一个富家少爷敲诈贫民女的游戏罢了。李潇如此安慰着自己。眼睛不经意的扫到桌子上的日历:星期五!也就是说明天就是宋凯的订婚宴。打开电视机,果然,铺天盖地的宋氏少

  • 弃后毒妃:腹黑王爷请滚粗8章

    原标题:弃后毒妃:腹黑王爷请滚粗8章小说名称:弃后毒妃:腹黑王爷请滚粗第一卷浴火重生第8章又见前世负心汉真没想到,这么快就会见到华谡!一开始的震惊过后,姜宓又尝到了唇齿间的血腥味,只不过这一次,心里却在叫嚣着,想要尝到更多的鲜血,尤其是仇人的血。透过长发的缝隙,她看到了一旁跪着的杨寻脸上露出一抹若有若无的得意之色,顿时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显然,华谡是杨寻请来的。不知他用了什么样的手段,也不知他是否把密信已经呈报上去了,总之,这件案子已经引起了华谡的注意。杨寻刻意怂恿他来这里,大约便是为了给自己撑

  • 盛宠归来:首席大人心头宝8章

    原标题:盛宠归来:首席大人心头宝8章小说名字:盛宠归来:首席大人心头宝第8章爹地爹地,你在干嘛而回到酒店的三人则在等电梯。“妈咪,刚刚那个坏人是不是和你以前认识啊?”那人眼神很奇怪,有点像饿坏了的大狼看到失而复得的美味午餐一般,就差没扑到妈咪身上了,耐耐直觉里面有猫腻。“哪个?”许恩慈柳眉一挑有些诧异,听到叮一声,示意两个孩子进电梯。“就是刚刚把容容弄哭的那个。”坏人?商翊之?“商翊之”这名字她在回国前,曾在报纸上看到过很多次,却是第一次如此鲜活而明确的出现在心里。鲜活的,就像随时会扑上来,将她

  • 冷王绝宠:庶女王妃很嚣张8章

    原标题:冷王绝宠:庶女王妃很嚣张8章小说:冷王绝宠:庶女王妃很嚣张第8章要钱一出前厅,张妈妈一脸愁云的说道:“小姐,你其实不用这么委屈自己,如果小姐真的不想嫁,那……老奴拼了这条命也会护住小姐的!”看着张妈妈满是关切的眼神,她的心里不禁柔软了一片:“放心啦,我没事的。如果我能借此摆脱相府,也未尝不可啊!”“可是……”张妈妈还是有些不安:“你如果嫁给一个好男人,我也就不说了,可是是烈王啊!他当年还是前朝的质子啊!”“那又如何,十六岁的年纪就能和北周里应外合,彻底覆灭了南齐,足以证明这个男人是多么的

  • 强婚:帝少宠妻上瘾8章

    原标题:强婚:帝少宠妻上瘾8章小说名:强婚:帝少宠妻上瘾第8章景少皇赢了不知是体内还有残余的药效没有彻底的清除干净,还是女人的目光太过炙热,在开放式厨房里面专注的做着晚餐的景少皇觉得小腹莫名的升起一团邪火来。回头凉凉的看了一眼那看得呆了去的女人,眼底闪过一抹嫌弃的表情。米苏被景少皇满是嫌弃的表情拉回了飘远的思绪,尴尬的摸摸头,“呵呵,没想到你居然还会做饭啊。”在米苏的认识里面,好像景少皇这种高高在上宛如君王一般的男人,自然是不可能亲自做这种事情的,只是没想到,景少皇这个人却是一再的颠覆了她的认知

  • 腹黑萌宝:大牌妈咪不二嫁8章

    原标题:腹黑萌宝:大牌妈咪不二嫁8章小说书名:腹黑萌宝:大牌妈咪不二嫁第8章极度腹黑“诶,等等!”林允儿一个健步,又一次挡在了龙昊霆的面前。急急地问:“你全城大张旗鼓找我,到底要干什么?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容易引起我男朋友的误会!”林允儿发现,当她说出男朋友三个字时,龙昊霆的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冷空气。就像突然从盛夏掉入了冰窖,那种感觉诡异极了。他上前一步,和林允儿贴的很近很近。那种距离十分暧昧,让林允儿想要退。可是她的胳膊被他紧紧抓住,林允儿看到,那张帅的让人感到窒息的脸一寸寸像慢镜头一样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