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司先生,疼我在线阅读

2017/11/15 19:02:5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司先生,疼我

肉偿吧

司锦亭墨色的眼睛打量着我,一手随意地揣在口袋里,答非所问:“你碰坏了我的车,打算怎么赔?”

“你少转移话题!那个视频,你为什么要发给我?!”我都快跳了起来,愤怒和疑问堵在我的胸口,让我根本就喘不过气来。163女性网

“你这么笨,不用直接点的手段,真的很难让你接受事实啊。”司锦亭居然一脸无辜,说完还摊了摊手,好像自己真的是一片好心似的。

这件事果然是他做的!

我却更怒了。原本被好朋友跟老公联手背叛,就已经够惨了。

现在还被上司知道了,更被他亲手捅到了我的面前,跟打我的脸有什么区别?

我愤怒地冲他怒吼着,一半是迁怒一半是质问:“这关你什么事?!你为什么要发那种东西给我?!”

“嘘。”司锦亭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虚虚地点在我的嘴唇上:“这里是公共场合,别让人觉得是我惹了你啊。”

明明就是你惹了我!我用眼神怒视着他,他这才轻轻一笑,“你忘了,安小楠可还是我的情.妇。版权http://www.163woman.com/她跟你老公联手给我戴了绿帽子,我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呢?”

我这才想起来,的确,安小楠可是被他包.养的。在包.养期间居然跟了白宇光,这可不是打司锦亭的脸吗?

出去问问,整个a市谁不认识司锦亭?大名鼎鼎的钻石王老五,要财有财,要貌有貌。

这么一想,我还真想不通安小楠这是抽了什么疯,放着司锦亭不要,反而跟作为有妇之夫的白宇光搞在了一起。

看见我的脸色阴晴不定的,司锦亭居然还笑了笑:“同是天涯绿帽人,你也别拿我撒气了,一起喝酒去?”

“喝就喝!”

明明应该拒绝的,但是我却脱口而出应了下来。原因无它,我现在根本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了。

司锦亭直接把我拉进了附近的一个酒吧里。这里乌烟瘴气的,音乐声震耳欲聋,司锦亭居然也不嫌弃,直接点了最贵的酒。小说:司先生,疼我在线阅读

服务生见司锦亭出手大方,赶紧上了一桌子的酒,五颜六色,我根本就分不清什么是什么,端起一杯就肚子里灌。

“咳咳咳……”那酒看着是蓝色的,晶莹剔透,一进喉咙里却跟烧起了一团火,让我咳嗽个不停。

一只大手忽然伸到了我的背上,轻轻地拍着。

我抬起头,眼角还带着呛出来的泪花,迷蒙地看着司锦亭。

司锦亭漂亮的唇瓣开阖,正对我说着什么,可惜酒吧里太吵,我什么也听不见。但是他墨色的眸子盯着我看,居然带着几分关切。

一定是我的错觉。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我抓起一杯酒塞给了司锦亭,凑到他耳边大叫:“你也喝啊!”

司锦亭挑起唇角,仰头也是一饮而尽。

就这样,我们一口一杯,不一会儿就把桌上的酒给喝了大半。

我的酒量本来就不怎么好,到后来连自己是怎么被司锦亭带出来的都记不清了。

被街上的冷风一吹,我一个哆嗦,头脑顿时又清醒了几分。

我浑身上下都像有火在烧着,拉着司锦亭撒泼:“我不回去!我不要回去!白宇光就是个人渣!”

“好,不回去。”司锦亭站得稳稳的,一手扶着我,连眉头都没有挑一下。

我奇怪起来,凑近了看他。网站163woman.com

司锦亭的眼睛是明亮的墨色,此刻还是清醒着的,好像喝下去的那些是水似的:“你怎么没喝醉?你的酒量……嗝,还不错嘛……你长得可真好看。”

最后一句忽然就溜了出来,看着司锦亭有些猝不及防的眼神,我居然觉得他有点可爱,笑嘻嘻地凑上去摸他的脸。

“你这样可真好看啊。安小楠是不是瞎了眼,放着你不要,去跟白宇光睡。”

说到这里,我又想起了那个视频,一阵火气就涌了上来,怒道:“不行!凭什么安小楠勾.引了我的老公!我不能放过她,我这就去找她算账!”

说着,我转身就要走,却被拉得在原地硬生生转了个圈,又扑到了司锦亭的怀里。

司锦亭低头看着我,眼底似笑非笑:“安小楠勾搭了你老公,你也可以原样报复她啊。”

“说得对!”我被点拨得灵光一闪,拍了掌心:“那我也睡了她男人?”

安小楠的男人,不就是眼前这个吗?我恶向胆边生,垫起脚凑上去就是一口。163女性网

那触感柔软而温暖,加上司锦亭这张英俊的脸,我抱住就不撒手了。

体温上升,酒精烧得我的脑子成了一团浆糊。

腰上被一双手有力地箍住,迷蒙间我只听见了司锦亭的嗓音,有点沙哑,带着笑:“我的车就不用你赔了,肉偿吧。”

偌大的卧室里,极简约的装修风格,让房间里显得有些空荡。

此时,雪白的床单被子都揉得皱巴巴的,衣物东一件西一件地散落在地毯上。

浴室里水声哗哗地想着,我扭头一看,一个高挺完美的男人侧影就倒映在玻璃上,被雾气熏得雾蒙蒙的。

不就是玩吗

一睁眼就看见这幅美男出浴图,我可半点欣赏的心思也没有。

捂住了额头,宿醉的后遗症让我的额头一跳一跳的。

我努力地回想着昨天晚上的一切。

要怪司锦亭,我还真没有那个脸。我还记得,这一切是我自己起的头,也不知道是怎么鬼迷心窍了,我抱着司锦亭就不撒手。

最后,还是司锦亭把我塞进车里,带了回来的。

在车上我就不断地发疯,司锦亭把我扛到了门口,两个人在玄关里就已经……我不敢再想下去了。

在被子里滚了两圈,上好布料的触感柔软而光滑,我知道自己底下还是什么都没有穿的,头更疼了。

昨天晚上我跟司锦亭滚了一整晚,这个男人的精力简直好得可怕,到后来到底做了几次我都不记得了。

我悄悄掀起被子往里看了一眼,脸颊顿时烧得滚.烫。

我身上白皙的肌肤上,星星点点的红痕分外的明显,还有几个清晰的指印。

这个混蛋!居然留了这么多!

不过身上倒是没有什么异样,我稍微想了想,脑子里就轰然一声炸了,根本不敢想象是谁给我做的事后清理。

其实我是喜欢司锦亭的长相的,脸就不说了,身材更是绝佳。就连在床上的技术,也强过白宇光百倍。

这么一想,我就更想不通安小楠是怎么想的了。放着这样的一个极品不要,偏偏去勾.引白宇光?

当年我是瞎了眼了,难道安小楠也瞎了眼?

正在想着,浴室里的水声一停,我还来不及闭上眼睛,门就被推开了。

司锦亭浑身湿漉漉的,短发撸到脑后,将深刻的五官完全凸显出来。水珠顺着他高挺的鼻梁流下来,往下是宽阔的倒三角胸肌,八块腹肌,再往下……

“看够了吗?”司锦亭的嗓音带着调侃,跟公司里刻板冰冷的感觉可完全不一样。

他墨色的长眸睨了我一眼,仿佛是水墨勾勒出来的,令人心驰神荡。

听得我脑子里一阵轰鸣,我最担心的情况发生了。

他这幅亲昵的态度,好像已经觉得我们的关系更进一步了似的。

不是我自作多情,他之前在公司里就已经对我格外的关注了,还常常说些暧昧的话来挑逗我。

现在又跟他睡到了一张床上,说他对我没兴趣,我还真是不相信。

毕竟,就凭他这身份和长相,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必找我一个有夫之妇?

“司总,我觉得我有必要跟您解释清楚。”我轻咳一声,这才发现自己的嗓音十分沙哑。

“嗯?”司锦亭走到一边背对着我,拉开大衣柜,从里面拿了条浴巾出来,随意地围在腰上。

他带着一身沐浴露的清香和水汽,凑到我的面前,高大的身型和肌肉真的很有冲击力。

我赶紧往后退缩了一下,努力维持着一本正经的表情:“司总,我觉得我们这就是一次意外。不必太当真了,以后在公司里,该怎么办还是怎么办……”

我的话还没说完,司锦亭的眼神就冷了一下,随即又懒洋洋地翘起了唇角,还是那副戏谑的语气:“睡过了就翻脸不认人,你是不是抢了我的剧本?”

“咳,司总明白就好。”我还是别开眼睛不敢看他。

昨天喝醉了嚷嚷着要报复白宇光,可是报复他有千百种办法,我并不想跟白宇光一样,变成一个婚内出.轨的人渣。

“你怎么不敢看我了?”司锦亭的一只手伸了过来,捏住我的下巴,把我的脸扳过去跟他对视。

我知道司锦亭的脸原本就长得好,但是这么近的距离看起来,居然也毫无瑕疵。

他的睫毛浓密修长,上头还挂着细密的水珠,眼神深邃得像是要把人吸进去一般。

我一对上他的眼睛,就有些无法思考了。

偏偏司锦亭还捏着我的下巴,那把沙哑磁性的嗓音越发撩人:“昨天晚上不是还抱着我,夸我厉害,比你老公强上一百倍……”

他越说越不像话,我昨天晚上喝醉了,哪里还记得自己说过些什么,羞耻得脸颊涨红。

“别说了!司总,我刚才说过,我们只是一.夜情而已。你不会这么玩不起吧?”我眯起眼,努力装作一副玩惯了的样子。

司锦亭也眯起眼打量着我,眼底的兴味十足,凑过来抚弄我的脸颊,热气喷洒在我的耳根上,激得我打了个冷颤:“玩?你常常这么玩啊?”

我这下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他的调情手段简直是一流,从被子缝隙里摸进来。

我被子底下可什么都还没有穿,情.欲的余韵在留在身上。不过才一个晚上,我的身体好像就已经打上了他的烙印一般,他稍一撩.拨我就溃不成军了。

“既然是玩,你又何必这么放不开呢?你老公跟你的好朋友都偷上了,你还想着给他守身不成?”司锦亭的低语带着魔力,我却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了。

司锦亭的手滚.烫,指腹上带着薄薄的茧,弹钢琴一样顺着我的脊椎往下抚弄。

“你……”我还想要说点什么,就听到门口传来了一阵开门声。

清脆的高跟鞋敲击着地板,一阵娇嗲的嗓音传了进来。

“亲爱的,我回来了~”

捉奸在床

这个嗓音娇媚无比,带着显而易见的讨好,我却跟被人兜头泼了一桶冷水似的。

才刚刚燃起的欲.望陡然被浇灭,头脑里一片空白。

安小楠!

安小楠,我的同学兼闺蜜。跟我是完全不同的类型,出身小市民家庭,为人最是精明。

她长得一张网红脸,化妆也是往男人最喜欢的那一挂靠近,大眼睛假睫毛尖下巴,永远穿着超短裙和高跟鞋,身材前凸后翘。

安小楠从小最喜欢抢我的东西,无论是小玩意化妆品还是我喜欢的包,她都要想方设法的从我这里撬走。

白宇光跟我谈了三年的恋爱,安小楠自然也是有意无意地对他各种示好。当年白宇光在我面前显得多忠贞不二啊,还跟我坦白过这一点,让我远着点安小楠。

后来我还真有点担心她会勾搭白宇光,就把她介绍给了司锦亭认识。

当年司锦亭空降我们公司,这个海归精英不仅外型抢眼夺目,能力手段更是雷厉风行,没多久就让公司一干人对他俯首称臣了。

我想,这样的人才总能降住这个主了吧?

没想到才过半年,白宇光还是跟她睡了。想到这里,我正打算躲闪的动作就停了。

这个时候,再躲也是来不及了。既然躲不开,索性就坦然面对吧。

安小楠推开门的时候还在撒娇,“人家给你带了份外卖,排队等了好久的,你快来……”

快来后面的话戛然而止,哑在了安小楠的喉咙里。

我的心里一阵阵地痛快,安小楠脸上的表情,简直是最好的治愈神药,让我从昨晚累积到今天的火气全散发了。

真是太痛快了!

“媛媛?”安小楠先是还没反应过来,还扭头看了眼四周,才终于确定这的确是司锦亭的家里,而不是我家。

她戴着美瞳的眼睛咕噜噜地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地上还散落着衣物,男人的女人的,全部混在地毯上,可以想象当时的战况是有多激烈了。

而司锦亭被我推到了一边,此刻落落大方地站起身,走到一边的衣帽间里去了,半点被捉奸在床的慌乱也没有,从容得像是在开会一样。

居然还懂得把战场让出来,这个男人还怪体贴的。

我索性坦然地掀开了被子,捡起地上的衣物一件件套上。

反正安小楠不要脸在先的,我在她面前也不需要任何伪装了。

寂静片刻——

“陈媛媛!”一声嘶吼,安小楠歇斯底里的把手里的包摔在了地上,搭扣被弹开,里面的杂物落了满地都是。

那个包可不便宜,都是用司锦亭的钱买的,安小楠还跟我炫耀了好久。

既然过得这么好,为什么还要作死,偷我的男人呢?

我冷眼看着她,安小楠显然还是很害怕司锦亭的,半点也不敢去招惹他,就指着我的鼻子破口大骂。

“陈媛媛!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你明明有老公了,还抢我的男人?!”

她口口声声质问着我,好像自己是朵白莲花似的。

我肚子里冷笑着,跟没听见她说的话一般,故作镇定地穿好裙子。

“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你对得起我吗?你对得起白宇光吗?你跟我走,我要让白宇光来看看,他老婆是多不要脸,给他戴绿帽子的!”

平时在男人面前温柔可人的安小楠,这下可是彻底撕破了脸,眼看着就要冲上来了。

这时,司锦亭忽然走了过来。

这个男人去了半天,居然还是裸着上身,只穿了长裤,八块腹肌和人鱼线还明晃晃地招摇着。

看着司锦亭走过来,安小楠脸上就跟变魔术一样,刚才狰狞的表情一瞬间褪去,眼泪冒了出来。

“锦亭,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是被她勾.引的对不对?你知不知道,她早就结婚了……”

她还真能装,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流泪的样子都格外的我见犹怜,难怪白宇光那个贱人把持不住了。

我忍不住移开了眼睛,现在一看到她我就忍不住想起她跟白宇光在床上的样子,太恶心了。

安小楠在那儿跟受害者一样唱作俱佳,司锦亭却根本就没走到她面前,直接略过她走到床边,一把搂住了我。

司锦亭的身上热度很高,紧实的肌肉贴着我的身体,让我气得发抖的身体渐渐地回暖过来。

这幅场景怎么想怎么怪异,我有些不自在地挪动了一下身体,但是在面对安小楠那吃了屎一样的表情时,又顿住了。

“你们……你们……”

“九月二十三日,荣城酒店209号房。”司锦亭抱着我,冷冷地吐出了一串地址。

我愣了一下,随即就看见安小楠脸色大变,踉跄着后退了一步。

我立刻就明白过来了,这就是白宇光跟安小楠偷.情的地方。

居然是上个月。白宇光一直对我说,上个月要加班,常常留在公司里,回家的日子很少。

原来,他们那个时候就已经搞在了一起。

亏他们还可以在我面前装得一本正经的样子,我的胃里又是一阵的翻滚。

“不是这样的……锦亭,你听我解释啊……”安小楠的脸色变了几次,又露出了一副委屈的模样,眼巴巴地看着司锦亭。

司锦亭只是冷冷吐出一个字:“滚。”

“我就是一时糊涂!锦亭,你还是爱我的对不对?这个女人哪里比我好了?!”安小楠已经气得昏了头了,指着我破口大骂。

我一直在旁边看着热闹,这回被她一指,司锦亭也跟着低头看向了我,眼底一闪而过的光芒让我心里警铃大作。

果然,他居然一低头,直接吻上我的嘴唇!

灵活的舌头直接撬开我的牙关,长驱直入,一阵肆意翻搅……

做戏而已

我几乎要喘不过气来,唔唔地捶打着他的胸膛,整个房间里都充斥着唇舌交接的暧昧水声,让我的耳朵都红了。

门口传来一阵轰然巨响,安小楠果然被气走了。

司锦亭这才松开我,还十分妖孽地舔了舔下唇,模样简直是个吸人精血的妖精。

这个男人简直太恶劣了!

我的胸口剧烈起伏着,恶狠狠地擦了把嘴唇。

司锦亭居然还意犹未尽地扫着我的胸口,我低头一看,尖叫一声连忙捂住了胸口。

就刚才那么一会儿的功夫,他居然把我的nei衣扣子给解开了。

这个男人的花名还真不是白给的!

手忙脚乱地把衣服整理好。我深吸口气,怒视着他:“你是不是故意的?!”

“什么故意的?”司锦亭懒洋洋地往后靠在床头,一双手还枕在脑后,似乎十分无辜的样子。

“当着安小楠的面……那样。”我还是有些说不下去,脸颊涨得通红。

原本我是被劈腿的那个,现在被司锦亭这么一搅合,我也成了出.轨方了。

安小楠才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她刚才出去,我敢保证,她肯定不是找地儿哭,而是找白宇光告状去了。

搞不好,我还要被他们反咬一口。

果然,跟司锦亭吵了一会儿,我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手机上显示的名字还是“老公”。司锦亭一扫,十分嚣张地嗤笑了起来,丝毫不加掩饰。

我怒视着他,背对着他直接接起了电话。

电话里,白宇光显然已经接到了安小楠的报信,不过似乎不怎么相信:“媛媛,你这一晚上去哪儿了?”

“我在外面跟男人过夜了。”我冷冷地讽刺道,半点也没打算隐瞒。

就算安小楠不说,我也是会告诉白宇光的。

“……”白宇光沉默了一会儿,居然还是十分的隐忍:“媛媛,昨晚是我错了,你先回来吧。”

“回去?打搅了你跟安小楠的好事,多不好啊?”我冷眼讽刺了几句,直接挂断了电话。

一肚子的火气没地方撒,一边的司锦亭居然低低地笑了起来,从背后搂住我:“你这个女人还真够狠心的,跟自己的丈夫这么说话。”

“他不配当我丈夫。”冷冷地堵了回去,我没好气地推开他:“司总,我们之间的事也到此为止了。”

说着,我站起身来,扭头看着司锦亭。

司锦亭脸上的神色有一瞬间的僵硬,随即就挑起了唇角:“陈媛媛,这事没那么容易了。”

“不了也得了。以后在公司里,我们还是上下级的关系,希望您不要逾矩了。”我心里打定了主意。

这家公司的福利待遇都很好,我好不容易才打拼到现在这个位置,可不能因为一ye情就毁了。

丢下这句话,我径直转身离开,还能感觉到一道视线盯在我的背上。

但是我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思考司锦亭在想什么了,我还得先去整理面前的一摊子事情呢。

出门后,我直接就回家了。逃避不是我的风格,还是先跟白宇光把事情弄清楚吧。

我刚进门,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白宇光,客厅里一阵烟味,白宇光看起来也是形容憔悴。

一见到我进来,他就立刻迎了上来:“媛媛,你不会真的跟别的男人乱搞了吧?小楠说你跟你的上司……”

“闭嘴!你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我一口打断了他,刚按捺下去的火气立刻又窜了上来。

他居然还一口一个小楠的?“小楠?叫得可真亲热啊。怎么,她刚刚给你打电话了?还是亲自来找你了?”

白宇光狼狈地停顿了一下,随即就反应过来:“真的有这回事?你真的跟你的上司搞在一起了?”

说着,白宇光的神色就狰狞了起来,斯文白皙的脸皮涨得通红:“你还要不要脸了?!”

我们离婚吧

就差说我不守妇道了。白宇光家里是农村的,奋斗了许多年才当上一个主管,说他是凤凰男也不为过。

在他的观念里,男人就是天,女人做出这种事是该去浸猪笼的。

“真可笑。我是跟人上床了,怎么样?你干得出来,我干就是不要脸了?”我不遗余力地讽刺着他。

看着这个男人,明明还是熟悉的一张脸,我却觉得一阵陌生。

他跟安小楠在床上翻滚的场面,不断地浮现在我的眼前。我现在看着他,就觉得一阵阵的恶心。

“你……你这样对得起我吗?!”白宇光气得直哆嗦,只知道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

“这句话今天安小楠也问过我好几遍,我就奇了怪了,你们两个先联手背叛了我,怎么还能有脸问我这个问题?”

看着白宇光气得失态,我反而越发的镇定起来,看着他不住冷笑。

“你……”白宇光盛怒之下,居然冲上来撕扯我的衣服。

我后退一步,反手扭住他的手臂,就把他整个人摔了出去。

我的空手道练了这么多年,对付他一个白斩鸡似的男人跟玩似的。

白宇光被我摔了出去,重重地倒在了地板上,疼得整个人不断地抽搐着。

但是,在拉扯之中,我的衣领也被扯开了。

胸口大片的肌肤暴露出来,上面星星点点的吻痕自然也掩饰不住。我的肌肤格外白皙,因此那些殷红的痕迹越发的刺目。

白宇光的眼睛死死地瞪着我的胸口,眼睛都烧红了,不断地重复着:“陈媛媛,你居然敢背叛我?你怎么能这么做?”

真有趣,这对奸夫淫妇,一个个的都喜欢把自己摆在受害者的位置上。

这样也好,我索性把领口掩好,由我来开口好了。

“白宇光,我们离婚吧。”

这句话一出口,并没有想象中的难受或者伤心,反而心里身上都是一阵轻松。

原来,提出离婚比我自己想象中的更轻松。

在这段婚姻里,我并没有感受到什么特别的温暖和幸福,反而是不断的冷落和背叛。

也许,离婚对我和白宇光来说,都是一阵解脱。

倒在地上的白宇光哆嗦了一下,不可置信地瞪着我:“你说什么?”

“我说。”我俯下身,居高临下地直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我们离婚吧。”

出.轨从来就是一件不可原谅的事,看白宇光这种偷吃又不敢认的性格,我觉得更加恶心了。

我可不希望,自己的床上躺着三个人。

这句话一出,白宇光的眼睛居然湿润了,示弱地看着我:“媛媛,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你真的要跟我离婚吗?”

白宇光的话让我的心里也是一酸,跟他恋爱时候的点滴浮现在眼前。

老实说,我跟白宇光的这段感情,走下来并不容易。

我小时候也曾经过过一阵公主般的日子。父母是大学教授,既有名望,而且两人也十分相爱,对我也是掌上明珠一样的疼着。

但是,在我十五岁那年,我的父母却出了车祸,双双离开了人世。

那段时间我就跟行尸走肉一样,等我回过神来,我已经被表舅一家给收养了,而父母留下的财产却不翼而飞,想也知道是被亲戚们瓜分完了。

而且表舅一家收养我,不仅是为了我父母的那份遗产,还有我爷爷留给我的东西。

我的爷爷是著名的收藏家,他收藏的藏品价格难以估计。在他去世之前,曾经留下遗嘱,这些藏品要在我成年后才能动。

表舅和舅妈先是用怀柔政策,劝诱我放弃那些收藏品的继承权,让他们卖掉藏品。但是我那时候已经有些懂事了,这些可是我爷爷一辈子的收藏,我怎么可以放弃?

因此,表舅一家对我恨得牙痒痒的,天天对我威逼利诱,最厉害的时候甚至追到学校里去打骂我。

也就是在那一次,我遇到了白宇光。

那时候我还是高一的学生。

舅妈在家里逼不了我,居然追到学校里来,在车棚里堵住我,对我又打又骂,嘴里还不断地说着我是白眼狼,吃他们家的,住他们家的。

那时候已经快下课了,我被舅妈打得直哭,心里又十分担心待会儿会被同学们看见。

就在这时,一个男生的嗓音忽然响了起来:“你在干什么?还不住手?!”

白宇光穿着一件白衬衫,少年的脸白皙而俊秀,干干净净地走了过来。也就是这一眼,让我深深地记住了他。

舅妈没料到有人会为我出头,看见他只是个学生,恶狠狠地道:“我管教孩子呢,关你什么事?!”

“这里可是学校,你打人就是不行!你是怎么进来的?我去叫保安来了。”白宇光直接走到我的面前,把我挡在他的身后。

他的背影还有些瘦弱,但是在我的眼里却是那么的高大。

那天,舅妈灰溜溜地离开了,而白宇光第一次跟我有了交集。

我这才知道,他比我大上两届。

赶走了舅妈,白宇光这才回头看我。跟别的高三男生不一样,白宇光整个人都是干干净净的,白衬衫的袖口上也是一尘不染。

他看着哭的满脸眼泪的我,脸上有些窘迫,摸出了一块手帕给我:“别哭了。”

从此,我常常都可以在下课的时候“偶遇”白宇光。

我们也不好意思打招呼,只是用眼神交汇一下,这样就足够让我心里高兴好久了。

高三的课业繁忙,我很少有机会跟白宇光见面,但是他的身影始终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

因此,在两年后,我在大学的校园里偶遇白宇光的时候,才会那样地兴奋。

我偷偷地跟同学们打听白宇光,得知他是隔壁金融系的,为人努力亲和,外表又颇为斯文,还是很受女生们喜欢的。

我还是第一次对男生这么心动,我偷偷地打听着白宇光的喜好。

他喜欢温柔的女孩子,喜欢女生穿裙子和高跟鞋,喜欢讲话细声细气的女生。

我都一一地记在心里,努力将自己套进这个模子里,又寻找机会跟他相认。

司先生,疼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司先生 或 疼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

  • 若情自在天意5章(第5章 把她送进警察局)

    原标题:若情自在天意5章(第5章把她送进警察局)小说名:若情自在天意第5章把她送进警察局“报了!”保安恭敬得回答。“那就让警察来秉公处理吧!希望你到了警察局还能够这样硬气!”看着他漠然的脸,听着他狠戾的话,叶梓潼垂下眼眸,掩盖下眸子里的伤感。慕兆丰,他的心是什么做的?五年感情,三年婚姻,她自问对他问心无愧,为什么他会对她这样狠毒?三年前让她一无所有净身出户,三年后第一次见到竟然又不问青红皂白的要把她送进警察局。男人事这个世界上最绝情的生物,慕兆丰更是他们中的佼佼者。她是瞎眼了吗,当初怎么会爱上这

  • 对你的爱不再飘摇5章(第五章:守活寡)

    原标题:对你的爱不再飘摇5章(第五章:守活寡)书名:对你的爱不再飘摇第五章:守活寡夜色抹去了最后一缕残阳,夜幕就像剧场里的绒幕,慢慢落下来了。婚宴还没有结束,司徒雅便被上官驰带出了酒店,确切的说,是被拽出来的。“你要带我去哪?”站在他的车旁,她满脸狐疑的问。“回家。”“可是客人还没……”她指了指身后的酒店,话没说完便被他打断:“你喜欢在这里看到他们同情的眼神吗?”司徒雅怔了怔,平静的说:“我自己做的选择,我不需要任何人同情。”“嫁给我这样的男人,你注定就是要被别人同情的。”上官驰冷哼一声,犀利的

  • 情云蔽月爱深藏5章(第五章:挑妃嫔)

    原标题:情云蔽月爱深藏5章(第五章:挑妃嫔)小说:情云蔽月爱深藏第五章:挑妃嫔“是邮寄过来的,从这邮戳上看,应该是苏黎世大学。”慕远辰接过高宇杰手里的外套,若有所思,表情异常凝重。“是她。”高宇杰诧异的挑眉:“你是说二年前在船上救过你的那个女孩?”“恩……”“可是她为什么不亲自送给你,反而要用邮寄的方式呢?”这也是慕远辰想不通的,当年他跟她说的很清楚,有困难随时都可以来找他,也说了自己的名字,唯一遗憾的,是忘记了问她的姓名,这二年,他让高宇杰查了很多次,可仅凭模糊的外貌描述,想在苏黎世这么大的城

  • 爱上寂寞的女人5章(第5章 失落)

    原标题:爱上寂寞的女人5章(第5章失落)小说名字:爱上寂寞的女人第5章失落她柔软的身子越来越热,软绵绵无力地靠在我身上,让我觉得我身上也是火烧火燎的难受。我放开了她的两只手,她也没再像开始那样推我打我,这样柔顺彻底给了我信心。我毫没迟疑地抓捏住她一只雪乳,她弹性真好,又大,我这么大的手都抓不下。大概男人天生就对大胸的女人抗拒不了,我一捏上她的乳房就再也不想松开了。我每抓揉一下,她都轻轻地哼一声,声音不大,像猫叫似的。“嗯......嗯哼......”她似乎很难受,我越抓她,她越靠我靠的近,身体不

  • 修真四万年5章(第一卷 西楚扬州 第五章 天书的能力)

    原标题:修真四万年5章(第一卷西楚扬州第五章天书的能力)书名:修真四万年第一卷西楚扬州第五章天书的能力高级教师公寓里设备齐全,让穷逼项云大开眼界,因为这里面大多数东西,全都是他不曾接触过的,比如说眼前这台墨家矩阵计算机。网络是信息获取最方便快捷的平台。项云尽管继承这个身体所有的记忆,不过限于这个身体前主人的身份以及地位,所以眼界是非常狭窄的,有很多事情无法通过这些记忆找到答案。现在岛国还在拍片吗?撸啊撸或吃鸡之类游戏可以玩吗?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计算机这件事本身,项云到时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好奇怪的,

  • 明朝大官人5章(第五章:父子交心)

    原标题:明朝大官人5章(第五章:父子交心)书名:明朝大官人第五章:父子交心“你、你是我儿对吧?是我的默儿没错吧?”苏宏眼神飘忽,仿佛没有焦距。“是!肯定是!必须是!呃,我是说没错,爹,不信你摸摸,这还能有假?”苏默满脸赔笑,抓着苏宏的手往脸上、身上乱摸。苏宏定了定神,“那……那你怎么……”说着,他艰难的咽了口唾沫,迟疑着问道。“爹是问为什么我突然好像开了窍,突然会说书、会作词了对吧?”苏默赶忙接上。苏宏满脸紧张,头点的小鸡啄米似的。苏默脸上露出赫然之色,嗫嚅着道:“爹,这个……我要是说了,你、你

  • 无上皇座5章(天南卷 第5章 元力煎锅)

    原标题:无上皇座5章(天南卷第5章元力煎锅)小说书名:无上皇座天南卷第5章元力煎锅午后,烈阳如火。梦莹莹坐在小院的秋千轻轻晃动,阳光洒在光洁无暇肌肤上,更显大腿雪白诱人,水嫩的能拧出水。只是,一张精致的脸颊变得脏兮兮,晶莹泪珠像断线珍珠掉下来,柔柔弱弱的样子,让人忍不住产生保护欲。一个没心没肺的声音传过来。“可找到你了!”“我快饿死了,你难道不管饭么?”楚天头发乱糟糟,两眼惺忪走过来,一副没睡醒的模样。梦莹莹扭过脸哼道:“你竟然才睡醒?现在已经是下午了!”楚天理直气壮说:“你安排给我住的房子,又

  • 当时只道是过客5章(第五章 总裁)

    原标题:当时只道是过客5章(第五章总裁)小说名字:当时只道是过客第五章总裁“总裁,您好,我是新来的秘书,我叫苏然然。”苏然然乖乖的做了个自我介绍。“先进去,把你的东西收拾收拾,然后帮我整理一下明天的行程安排。”顾耽世故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淡淡的说道。苏然然立马进去自己的办公室,其实说是办公室,也就是在总裁办公室靠门的那里开了一个小单间出来罢了,不过里面的空间还挺宽敞的,一个人待着刚刚好,电脑,空调,甚至是热水壶都有,苏然然对这个办公室简直是满意极了。顾耽世转身,刚好看到苏然然的背影,纤细的腰肢,

  • 爱你初心不易5章(第5章)

    原标题:爱你初心不易5章(第5章)书名:爱你初心不易第5章一旁魏霄却是明白的,那咖啡都撒了出来,依总裁大人那么严苛的一个人,怎么能容忍这样的事情。“总裁,我去重新准备一杯进来。”魏霄替苏小晚解围道。魏霄端着咖啡杯出去的时候,苏小晚也紧跟着出去了。身后的门一关,苏小晚大松一口气。幸好,乔厉琛真的没认出昨晚是她上了他的床。千幸万幸啊!魏霄重新送完咖啡后出来,走到苏小晚面前,说道:“你被解雇了!”“被解雇?”苏小晚懵了:“为什么啊?”“我们秘书部从来没有人敢把撒了的咖啡送到总裁大人的面前。你是第一个,

  • 离婚吧,谭先生5章(005.祝自己生日快乐)

    原标题:离婚吧,谭先生5章(005.祝自己生日快乐)小说名:离婚吧,谭先生005.祝自己生日快乐空荡荡的家,已经没有了谭柔,夏晚晚有那么一刻却又觉得空虚,谭谚不爱她这件事,她从很早就隐约猜得到,不过她从来不敢去求证,她和谭谚之间有了谭柔,不管如何,谭谚都应该不会冷血到连自己的孩子都会不要吧?可是,命运就是这么可笑,夏晚晚一直认为的美好,在外人眼里看来都是那么不堪一击。夏晚晚提着蛋糕坐在餐桌前,毫无征兆的大哭了起来,所有的压力,所有的难过终于在一刻彻底爆发,谭谚啊,那个她爱了那么多年的人,居然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