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司先生,疼我在线阅读

2017/11/15 19:02:5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司先生,疼我

肉偿吧

司锦亭墨色的眼睛打量着我,一手随意地揣在口袋里,答非所问:“你碰坏了我的车,打算怎么赔?”

“你少转移话题!那个视频,你为什么要发给我?!”我都快跳了起来,愤怒和疑问堵在我的胸口,让我根本就喘不过气来。小说:司先生,疼我在线阅读

“你这么笨,不用直接点的手段,真的很难让你接受事实啊。”司锦亭居然一脸无辜,说完还摊了摊手,好像自己真的是一片好心似的。

这件事果然是他做的!

我却更怒了。原本被好朋友跟老公联手背叛,就已经够惨了。

现在还被上司知道了,更被他亲手捅到了我的面前,跟打我的脸有什么区别?

我愤怒地冲他怒吼着,一半是迁怒一半是质问:“这关你什么事?!你为什么要发那种东西给我?!”

“嘘。”司锦亭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虚虚地点在我的嘴唇上:“这里是公共场合,别让人觉得是我惹了你啊。”

明明就是你惹了我!我用眼神怒视着他,他这才轻轻一笑,“你忘了,安小楠可还是我的情.妇。版权http://www.163woman.com/她跟你老公联手给我戴了绿帽子,我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呢?”

我这才想起来,的确,安小楠可是被他包.养的。在包.养期间居然跟了白宇光,这可不是打司锦亭的脸吗?

出去问问,整个a市谁不认识司锦亭?大名鼎鼎的钻石王老五,要财有财,要貌有貌。

这么一想,我还真想不通安小楠这是抽了什么疯,放着司锦亭不要,反而跟作为有妇之夫的白宇光搞在了一起。

看见我的脸色阴晴不定的,司锦亭居然还笑了笑:“同是天涯绿帽人,你也别拿我撒气了,一起喝酒去?”

“喝就喝!”

明明应该拒绝的,但是我却脱口而出应了下来。原因无它,我现在根本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了。

司锦亭直接把我拉进了附近的一个酒吧里。这里乌烟瘴气的,音乐声震耳欲聋,司锦亭居然也不嫌弃,直接点了最贵的酒。163女性网

服务生见司锦亭出手大方,赶紧上了一桌子的酒,五颜六色,我根本就分不清什么是什么,端起一杯就肚子里灌。

“咳咳咳……”那酒看着是蓝色的,晶莹剔透,一进喉咙里却跟烧起了一团火,让我咳嗽个不停。

一只大手忽然伸到了我的背上,轻轻地拍着。

我抬起头,眼角还带着呛出来的泪花,迷蒙地看着司锦亭。

司锦亭漂亮的唇瓣开阖,正对我说着什么,可惜酒吧里太吵,我什么也听不见。但是他墨色的眸子盯着我看,居然带着几分关切。

一定是我的错觉。小说:司先生,疼我在线阅读

我抓起一杯酒塞给了司锦亭,凑到他耳边大叫:“你也喝啊!”

司锦亭挑起唇角,仰头也是一饮而尽。

就这样,我们一口一杯,不一会儿就把桌上的酒给喝了大半。

我的酒量本来就不怎么好,到后来连自己是怎么被司锦亭带出来的都记不清了。

被街上的冷风一吹,我一个哆嗦,头脑顿时又清醒了几分。

我浑身上下都像有火在烧着,拉着司锦亭撒泼:“我不回去!我不要回去!白宇光就是个人渣!”

“好,不回去。”司锦亭站得稳稳的,一手扶着我,连眉头都没有挑一下。

我奇怪起来,凑近了看他。推荐163woman.com

司锦亭的眼睛是明亮的墨色,此刻还是清醒着的,好像喝下去的那些是水似的:“你怎么没喝醉?你的酒量……嗝,还不错嘛……你长得可真好看。”

最后一句忽然就溜了出来,看着司锦亭有些猝不及防的眼神,我居然觉得他有点可爱,笑嘻嘻地凑上去摸他的脸。

“你这样可真好看啊。安小楠是不是瞎了眼,放着你不要,去跟白宇光睡。”

说到这里,我又想起了那个视频,一阵火气就涌了上来,怒道:“不行!凭什么安小楠勾.引了我的老公!我不能放过她,我这就去找她算账!”

说着,我转身就要走,却被拉得在原地硬生生转了个圈,又扑到了司锦亭的怀里。

司锦亭低头看着我,眼底似笑非笑:“安小楠勾搭了你老公,你也可以原样报复她啊。”

“说得对!”我被点拨得灵光一闪,拍了掌心:“那我也睡了她男人?”

安小楠的男人,不就是眼前这个吗?我恶向胆边生,垫起脚凑上去就是一口。版权163woman.com

那触感柔软而温暖,加上司锦亭这张英俊的脸,我抱住就不撒手了。

体温上升,酒精烧得我的脑子成了一团浆糊。

腰上被一双手有力地箍住,迷蒙间我只听见了司锦亭的嗓音,有点沙哑,带着笑:“我的车就不用你赔了,肉偿吧。”

偌大的卧室里,极简约的装修风格,让房间里显得有些空荡。

此时,雪白的床单被子都揉得皱巴巴的,衣物东一件西一件地散落在地毯上。

浴室里水声哗哗地想着,我扭头一看,一个高挺完美的男人侧影就倒映在玻璃上,被雾气熏得雾蒙蒙的。

不就是玩吗

一睁眼就看见这幅美男出浴图,我可半点欣赏的心思也没有。

捂住了额头,宿醉的后遗症让我的额头一跳一跳的。

我努力地回想着昨天晚上的一切。

要怪司锦亭,我还真没有那个脸。我还记得,这一切是我自己起的头,也不知道是怎么鬼迷心窍了,我抱着司锦亭就不撒手。

最后,还是司锦亭把我塞进车里,带了回来的。

在车上我就不断地发疯,司锦亭把我扛到了门口,两个人在玄关里就已经……我不敢再想下去了。

在被子里滚了两圈,上好布料的触感柔软而光滑,我知道自己底下还是什么都没有穿的,头更疼了。

昨天晚上我跟司锦亭滚了一整晚,这个男人的精力简直好得可怕,到后来到底做了几次我都不记得了。

我悄悄掀起被子往里看了一眼,脸颊顿时烧得滚.烫。

我身上白皙的肌肤上,星星点点的红痕分外的明显,还有几个清晰的指印。

这个混蛋!居然留了这么多!

不过身上倒是没有什么异样,我稍微想了想,脑子里就轰然一声炸了,根本不敢想象是谁给我做的事后清理。

其实我是喜欢司锦亭的长相的,脸就不说了,身材更是绝佳。就连在床上的技术,也强过白宇光百倍。

这么一想,我就更想不通安小楠是怎么想的了。放着这样的一个极品不要,偏偏去勾.引白宇光?

当年我是瞎了眼了,难道安小楠也瞎了眼?

正在想着,浴室里的水声一停,我还来不及闭上眼睛,门就被推开了。

司锦亭浑身湿漉漉的,短发撸到脑后,将深刻的五官完全凸显出来。水珠顺着他高挺的鼻梁流下来,往下是宽阔的倒三角胸肌,八块腹肌,再往下……

“看够了吗?”司锦亭的嗓音带着调侃,跟公司里刻板冰冷的感觉可完全不一样。

他墨色的长眸睨了我一眼,仿佛是水墨勾勒出来的,令人心驰神荡。

听得我脑子里一阵轰鸣,我最担心的情况发生了。

他这幅亲昵的态度,好像已经觉得我们的关系更进一步了似的。

不是我自作多情,他之前在公司里就已经对我格外的关注了,还常常说些暧昧的话来挑逗我。

现在又跟他睡到了一张床上,说他对我没兴趣,我还真是不相信。

毕竟,就凭他这身份和长相,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必找我一个有夫之妇?

“司总,我觉得我有必要跟您解释清楚。”我轻咳一声,这才发现自己的嗓音十分沙哑。

“嗯?”司锦亭走到一边背对着我,拉开大衣柜,从里面拿了条浴巾出来,随意地围在腰上。

他带着一身沐浴露的清香和水汽,凑到我的面前,高大的身型和肌肉真的很有冲击力。

我赶紧往后退缩了一下,努力维持着一本正经的表情:“司总,我觉得我们这就是一次意外。不必太当真了,以后在公司里,该怎么办还是怎么办……”

我的话还没说完,司锦亭的眼神就冷了一下,随即又懒洋洋地翘起了唇角,还是那副戏谑的语气:“睡过了就翻脸不认人,你是不是抢了我的剧本?”

“咳,司总明白就好。”我还是别开眼睛不敢看他。

昨天喝醉了嚷嚷着要报复白宇光,可是报复他有千百种办法,我并不想跟白宇光一样,变成一个婚内出.轨的人渣。

“你怎么不敢看我了?”司锦亭的一只手伸了过来,捏住我的下巴,把我的脸扳过去跟他对视。

我知道司锦亭的脸原本就长得好,但是这么近的距离看起来,居然也毫无瑕疵。

他的睫毛浓密修长,上头还挂着细密的水珠,眼神深邃得像是要把人吸进去一般。

我一对上他的眼睛,就有些无法思考了。

偏偏司锦亭还捏着我的下巴,那把沙哑磁性的嗓音越发撩人:“昨天晚上不是还抱着我,夸我厉害,比你老公强上一百倍……”

他越说越不像话,我昨天晚上喝醉了,哪里还记得自己说过些什么,羞耻得脸颊涨红。

“别说了!司总,我刚才说过,我们只是一.夜情而已。你不会这么玩不起吧?”我眯起眼,努力装作一副玩惯了的样子。

司锦亭也眯起眼打量着我,眼底的兴味十足,凑过来抚弄我的脸颊,热气喷洒在我的耳根上,激得我打了个冷颤:“玩?你常常这么玩啊?”

我这下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他的调情手段简直是一流,从被子缝隙里摸进来。

我被子底下可什么都还没有穿,情.欲的余韵在留在身上。不过才一个晚上,我的身体好像就已经打上了他的烙印一般,他稍一撩.拨我就溃不成军了。

“既然是玩,你又何必这么放不开呢?你老公跟你的好朋友都偷上了,你还想着给他守身不成?”司锦亭的低语带着魔力,我却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了。

司锦亭的手滚.烫,指腹上带着薄薄的茧,弹钢琴一样顺着我的脊椎往下抚弄。

“你……”我还想要说点什么,就听到门口传来了一阵开门声。

清脆的高跟鞋敲击着地板,一阵娇嗲的嗓音传了进来。

“亲爱的,我回来了~”

捉奸在床

这个嗓音娇媚无比,带着显而易见的讨好,我却跟被人兜头泼了一桶冷水似的。

才刚刚燃起的欲.望陡然被浇灭,头脑里一片空白。

安小楠!

安小楠,我的同学兼闺蜜。跟我是完全不同的类型,出身小市民家庭,为人最是精明。

她长得一张网红脸,化妆也是往男人最喜欢的那一挂靠近,大眼睛假睫毛尖下巴,永远穿着超短裙和高跟鞋,身材前凸后翘。

安小楠从小最喜欢抢我的东西,无论是小玩意化妆品还是我喜欢的包,她都要想方设法的从我这里撬走。

白宇光跟我谈了三年的恋爱,安小楠自然也是有意无意地对他各种示好。当年白宇光在我面前显得多忠贞不二啊,还跟我坦白过这一点,让我远着点安小楠。

后来我还真有点担心她会勾搭白宇光,就把她介绍给了司锦亭认识。

当年司锦亭空降我们公司,这个海归精英不仅外型抢眼夺目,能力手段更是雷厉风行,没多久就让公司一干人对他俯首称臣了。

我想,这样的人才总能降住这个主了吧?

没想到才过半年,白宇光还是跟她睡了。想到这里,我正打算躲闪的动作就停了。

这个时候,再躲也是来不及了。既然躲不开,索性就坦然面对吧。

安小楠推开门的时候还在撒娇,“人家给你带了份外卖,排队等了好久的,你快来……”

快来后面的话戛然而止,哑在了安小楠的喉咙里。

我的心里一阵阵地痛快,安小楠脸上的表情,简直是最好的治愈神药,让我从昨晚累积到今天的火气全散发了。

真是太痛快了!

“媛媛?”安小楠先是还没反应过来,还扭头看了眼四周,才终于确定这的确是司锦亭的家里,而不是我家。

她戴着美瞳的眼睛咕噜噜地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地上还散落着衣物,男人的女人的,全部混在地毯上,可以想象当时的战况是有多激烈了。

而司锦亭被我推到了一边,此刻落落大方地站起身,走到一边的衣帽间里去了,半点被捉奸在床的慌乱也没有,从容得像是在开会一样。

居然还懂得把战场让出来,这个男人还怪体贴的。

我索性坦然地掀开了被子,捡起地上的衣物一件件套上。

反正安小楠不要脸在先的,我在她面前也不需要任何伪装了。

寂静片刻——

“陈媛媛!”一声嘶吼,安小楠歇斯底里的把手里的包摔在了地上,搭扣被弹开,里面的杂物落了满地都是。

那个包可不便宜,都是用司锦亭的钱买的,安小楠还跟我炫耀了好久。

既然过得这么好,为什么还要作死,偷我的男人呢?

我冷眼看着她,安小楠显然还是很害怕司锦亭的,半点也不敢去招惹他,就指着我的鼻子破口大骂。

“陈媛媛!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你明明有老公了,还抢我的男人?!”

她口口声声质问着我,好像自己是朵白莲花似的。

我肚子里冷笑着,跟没听见她说的话一般,故作镇定地穿好裙子。

“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你对得起我吗?你对得起白宇光吗?你跟我走,我要让白宇光来看看,他老婆是多不要脸,给他戴绿帽子的!”

平时在男人面前温柔可人的安小楠,这下可是彻底撕破了脸,眼看着就要冲上来了。

这时,司锦亭忽然走了过来。

这个男人去了半天,居然还是裸着上身,只穿了长裤,八块腹肌和人鱼线还明晃晃地招摇着。

看着司锦亭走过来,安小楠脸上就跟变魔术一样,刚才狰狞的表情一瞬间褪去,眼泪冒了出来。

“锦亭,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是被她勾.引的对不对?你知不知道,她早就结婚了……”

她还真能装,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流泪的样子都格外的我见犹怜,难怪白宇光那个贱人把持不住了。

我忍不住移开了眼睛,现在一看到她我就忍不住想起她跟白宇光在床上的样子,太恶心了。

安小楠在那儿跟受害者一样唱作俱佳,司锦亭却根本就没走到她面前,直接略过她走到床边,一把搂住了我。

司锦亭的身上热度很高,紧实的肌肉贴着我的身体,让我气得发抖的身体渐渐地回暖过来。

这幅场景怎么想怎么怪异,我有些不自在地挪动了一下身体,但是在面对安小楠那吃了屎一样的表情时,又顿住了。

“你们……你们……”

“九月二十三日,荣城酒店209号房。”司锦亭抱着我,冷冷地吐出了一串地址。

我愣了一下,随即就看见安小楠脸色大变,踉跄着后退了一步。

我立刻就明白过来了,这就是白宇光跟安小楠偷.情的地方。

居然是上个月。白宇光一直对我说,上个月要加班,常常留在公司里,回家的日子很少。

原来,他们那个时候就已经搞在了一起。

亏他们还可以在我面前装得一本正经的样子,我的胃里又是一阵的翻滚。

“不是这样的……锦亭,你听我解释啊……”安小楠的脸色变了几次,又露出了一副委屈的模样,眼巴巴地看着司锦亭。

司锦亭只是冷冷吐出一个字:“滚。”

“我就是一时糊涂!锦亭,你还是爱我的对不对?这个女人哪里比我好了?!”安小楠已经气得昏了头了,指着我破口大骂。

我一直在旁边看着热闹,这回被她一指,司锦亭也跟着低头看向了我,眼底一闪而过的光芒让我心里警铃大作。

果然,他居然一低头,直接吻上我的嘴唇!

灵活的舌头直接撬开我的牙关,长驱直入,一阵肆意翻搅……

做戏而已

我几乎要喘不过气来,唔唔地捶打着他的胸膛,整个房间里都充斥着唇舌交接的暧昧水声,让我的耳朵都红了。

门口传来一阵轰然巨响,安小楠果然被气走了。

司锦亭这才松开我,还十分妖孽地舔了舔下唇,模样简直是个吸人精血的妖精。

这个男人简直太恶劣了!

我的胸口剧烈起伏着,恶狠狠地擦了把嘴唇。

司锦亭居然还意犹未尽地扫着我的胸口,我低头一看,尖叫一声连忙捂住了胸口。

就刚才那么一会儿的功夫,他居然把我的nei衣扣子给解开了。

这个男人的花名还真不是白给的!

手忙脚乱地把衣服整理好。我深吸口气,怒视着他:“你是不是故意的?!”

“什么故意的?”司锦亭懒洋洋地往后靠在床头,一双手还枕在脑后,似乎十分无辜的样子。

“当着安小楠的面……那样。”我还是有些说不下去,脸颊涨得通红。

原本我是被劈腿的那个,现在被司锦亭这么一搅合,我也成了出.轨方了。

安小楠才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她刚才出去,我敢保证,她肯定不是找地儿哭,而是找白宇光告状去了。

搞不好,我还要被他们反咬一口。

果然,跟司锦亭吵了一会儿,我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手机上显示的名字还是“老公”。司锦亭一扫,十分嚣张地嗤笑了起来,丝毫不加掩饰。

我怒视着他,背对着他直接接起了电话。

电话里,白宇光显然已经接到了安小楠的报信,不过似乎不怎么相信:“媛媛,你这一晚上去哪儿了?”

“我在外面跟男人过夜了。”我冷冷地讽刺道,半点也没打算隐瞒。

就算安小楠不说,我也是会告诉白宇光的。

“……”白宇光沉默了一会儿,居然还是十分的隐忍:“媛媛,昨晚是我错了,你先回来吧。”

“回去?打搅了你跟安小楠的好事,多不好啊?”我冷眼讽刺了几句,直接挂断了电话。

一肚子的火气没地方撒,一边的司锦亭居然低低地笑了起来,从背后搂住我:“你这个女人还真够狠心的,跟自己的丈夫这么说话。”

“他不配当我丈夫。”冷冷地堵了回去,我没好气地推开他:“司总,我们之间的事也到此为止了。”

说着,我站起身来,扭头看着司锦亭。

司锦亭脸上的神色有一瞬间的僵硬,随即就挑起了唇角:“陈媛媛,这事没那么容易了。”

“不了也得了。以后在公司里,我们还是上下级的关系,希望您不要逾矩了。”我心里打定了主意。

这家公司的福利待遇都很好,我好不容易才打拼到现在这个位置,可不能因为一ye情就毁了。

丢下这句话,我径直转身离开,还能感觉到一道视线盯在我的背上。

但是我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思考司锦亭在想什么了,我还得先去整理面前的一摊子事情呢。

出门后,我直接就回家了。逃避不是我的风格,还是先跟白宇光把事情弄清楚吧。

我刚进门,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白宇光,客厅里一阵烟味,白宇光看起来也是形容憔悴。

一见到我进来,他就立刻迎了上来:“媛媛,你不会真的跟别的男人乱搞了吧?小楠说你跟你的上司……”

“闭嘴!你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我一口打断了他,刚按捺下去的火气立刻又窜了上来。

他居然还一口一个小楠的?“小楠?叫得可真亲热啊。怎么,她刚刚给你打电话了?还是亲自来找你了?”

白宇光狼狈地停顿了一下,随即就反应过来:“真的有这回事?你真的跟你的上司搞在一起了?”

说着,白宇光的神色就狰狞了起来,斯文白皙的脸皮涨得通红:“你还要不要脸了?!”

我们离婚吧

就差说我不守妇道了。白宇光家里是农村的,奋斗了许多年才当上一个主管,说他是凤凰男也不为过。

在他的观念里,男人就是天,女人做出这种事是该去浸猪笼的。

“真可笑。我是跟人上床了,怎么样?你干得出来,我干就是不要脸了?”我不遗余力地讽刺着他。

看着这个男人,明明还是熟悉的一张脸,我却觉得一阵陌生。

他跟安小楠在床上翻滚的场面,不断地浮现在我的眼前。我现在看着他,就觉得一阵阵的恶心。

“你……你这样对得起我吗?!”白宇光气得直哆嗦,只知道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

“这句话今天安小楠也问过我好几遍,我就奇了怪了,你们两个先联手背叛了我,怎么还能有脸问我这个问题?”

看着白宇光气得失态,我反而越发的镇定起来,看着他不住冷笑。

“你……”白宇光盛怒之下,居然冲上来撕扯我的衣服。

我后退一步,反手扭住他的手臂,就把他整个人摔了出去。

我的空手道练了这么多年,对付他一个白斩鸡似的男人跟玩似的。

白宇光被我摔了出去,重重地倒在了地板上,疼得整个人不断地抽搐着。

但是,在拉扯之中,我的衣领也被扯开了。

胸口大片的肌肤暴露出来,上面星星点点的吻痕自然也掩饰不住。我的肌肤格外白皙,因此那些殷红的痕迹越发的刺目。

白宇光的眼睛死死地瞪着我的胸口,眼睛都烧红了,不断地重复着:“陈媛媛,你居然敢背叛我?你怎么能这么做?”

真有趣,这对奸夫淫妇,一个个的都喜欢把自己摆在受害者的位置上。

这样也好,我索性把领口掩好,由我来开口好了。

“白宇光,我们离婚吧。”

这句话一出口,并没有想象中的难受或者伤心,反而心里身上都是一阵轻松。

原来,提出离婚比我自己想象中的更轻松。

在这段婚姻里,我并没有感受到什么特别的温暖和幸福,反而是不断的冷落和背叛。

也许,离婚对我和白宇光来说,都是一阵解脱。

倒在地上的白宇光哆嗦了一下,不可置信地瞪着我:“你说什么?”

“我说。”我俯下身,居高临下地直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我们离婚吧。”

出.轨从来就是一件不可原谅的事,看白宇光这种偷吃又不敢认的性格,我觉得更加恶心了。

我可不希望,自己的床上躺着三个人。

这句话一出,白宇光的眼睛居然湿润了,示弱地看着我:“媛媛,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你真的要跟我离婚吗?”

白宇光的话让我的心里也是一酸,跟他恋爱时候的点滴浮现在眼前。

老实说,我跟白宇光的这段感情,走下来并不容易。

我小时候也曾经过过一阵公主般的日子。父母是大学教授,既有名望,而且两人也十分相爱,对我也是掌上明珠一样的疼着。

但是,在我十五岁那年,我的父母却出了车祸,双双离开了人世。

那段时间我就跟行尸走肉一样,等我回过神来,我已经被表舅一家给收养了,而父母留下的财产却不翼而飞,想也知道是被亲戚们瓜分完了。

而且表舅一家收养我,不仅是为了我父母的那份遗产,还有我爷爷留给我的东西。

我的爷爷是著名的收藏家,他收藏的藏品价格难以估计。在他去世之前,曾经留下遗嘱,这些藏品要在我成年后才能动。

表舅和舅妈先是用怀柔政策,劝诱我放弃那些收藏品的继承权,让他们卖掉藏品。但是我那时候已经有些懂事了,这些可是我爷爷一辈子的收藏,我怎么可以放弃?

因此,表舅一家对我恨得牙痒痒的,天天对我威逼利诱,最厉害的时候甚至追到学校里去打骂我。

也就是在那一次,我遇到了白宇光。

那时候我还是高一的学生。

舅妈在家里逼不了我,居然追到学校里来,在车棚里堵住我,对我又打又骂,嘴里还不断地说着我是白眼狼,吃他们家的,住他们家的。

那时候已经快下课了,我被舅妈打得直哭,心里又十分担心待会儿会被同学们看见。

就在这时,一个男生的嗓音忽然响了起来:“你在干什么?还不住手?!”

白宇光穿着一件白衬衫,少年的脸白皙而俊秀,干干净净地走了过来。也就是这一眼,让我深深地记住了他。

舅妈没料到有人会为我出头,看见他只是个学生,恶狠狠地道:“我管教孩子呢,关你什么事?!”

“这里可是学校,你打人就是不行!你是怎么进来的?我去叫保安来了。”白宇光直接走到我的面前,把我挡在他的身后。

他的背影还有些瘦弱,但是在我的眼里却是那么的高大。

那天,舅妈灰溜溜地离开了,而白宇光第一次跟我有了交集。

我这才知道,他比我大上两届。

赶走了舅妈,白宇光这才回头看我。跟别的高三男生不一样,白宇光整个人都是干干净净的,白衬衫的袖口上也是一尘不染。

他看着哭的满脸眼泪的我,脸上有些窘迫,摸出了一块手帕给我:“别哭了。”

从此,我常常都可以在下课的时候“偶遇”白宇光。

我们也不好意思打招呼,只是用眼神交汇一下,这样就足够让我心里高兴好久了。

高三的课业繁忙,我很少有机会跟白宇光见面,但是他的身影始终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

因此,在两年后,我在大学的校园里偶遇白宇光的时候,才会那样地兴奋。

我偷偷地跟同学们打听白宇光,得知他是隔壁金融系的,为人努力亲和,外表又颇为斯文,还是很受女生们喜欢的。

我还是第一次对男生这么心动,我偷偷地打听着白宇光的喜好。

他喜欢温柔的女孩子,喜欢女生穿裙子和高跟鞋,喜欢讲话细声细气的女生。

我都一一地记在心里,努力将自己套进这个模子里,又寻找机会跟他相认。

司先生,疼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司先生 或 疼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小说但求来生不遇你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但求来生不遇你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但求来生不遇你第4章将她的公司拱手送人不知为何,江暖看着许辞风深邃的眸子,竟然觉得他似乎有些难过,在她想深究下去的时候,许辞风又冷冷的开了口。“如果不是因为你,谨言怎么会被绑到这里来。”江暖眼睛一涩,他果然怪她。忽然便觉得好委屈,同样一起长大,他却从来都没有关心在乎过自己,哪怕是在这样危险的时刻,他心心念念的也只有萧瑾言一个人。因为知道许辞风喜欢的人从来都不是她,所以在面对他的时候,明明已经刻意的疏离,为什么还是会轻而易举的就被他搅乱了自己的情绪

  • 小说爱你是我的孤单心事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你是我的孤单心事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爱你是我的孤单心事第4章永永远远的替身所以在我的手还放在胸口处捂着肋骨止疼的时候,看到他,我立刻放了下来,却没想到太过慌张,看上去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顾屿森本就敏锐,看到我这个动作眯了眯眼睛,走过来道:“你在干什么?”我说:“晚饭吃多了,捂肚子消消食。”以前,这种事情本来是他为我做的。他对我真的很好,当然是在顾倾儿还没回,一切真相都还没捅破,我们像是天下间所有恩爱情侣那般相爱的时期。每次吃完饭,他都会躺在沙发上,而我躺在他的怀里,任

  • 小说盛世红颜:弃妃傲天下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盛世红颜:弃妃傲天下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盛世红颜:弃妃傲天下第4章:因为脏“长了记性啊”,叶宋抬起脸来眯眼一笑,指了指自己的脸、脖子,“看,这里不就是证明?需得好些日子才能好起来呢,”苏宸脸色阴沉了下来,她又道,“不过这件事本来是我不对在先,在这里再给妹妹赔个不是。”南枢尴尬地笑了笑,道:“是妹妹做得不够好。”“我听说,院子里要换什么用度还得经过王爷的同意”,叶宋边吃边道,吃相还算斯文,“我想换一套家具,还请王爷批准。”“你要家具做什么?”苏宸问。“我要搬卧房,所以原先的不能

  • 小说首席大人说晚安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首席大人说晚安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首席大人说晚安第4章:前男友的现女友一整个下午林清都心不在焉,期间徐宛然又来了两个电话,逼问相亲的具体情况,得知真相后连呼狗血,痛骂她草率之后,又迫不及待地要见穆西沉,最后把晚饭地点定在她喜欢的锦玉苑,这才讨得了姑奶奶的欢心。下班时穆西沉果然准点来接她,林清在车上还是有些紧张局促,男人这次却没有什么暧昧的举动,一路绅士贴心,甚至问了问她的闺蜜喜欢吃什么菜色。林清订的包间是在三楼的半露台,有一扇落地的玻璃窗,可以透过窗户看到西京的璀璨夜景,是徐宛然

  • 小说神医寻美记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神医寻美记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神医寻美记第四章来势汹汹浴袍轻薄贴身。李小军干咽了口唾沫,他是第一次与女人如此接近:“素梅姐,你真漂亮。”素梅白了一眼,风情万种的样子:“别油嘴滑舌的,好好给我按摩,如果能把我的腋臭也给治好,少不了你的好处。”李小军却迟疑了:“治好应该没问题,只是……”素梅不悦道:“只是什么?怕我给不起钱?”“我的水平有限,隔着衣服治疗效果恐怕不太好。”李小军犹豫着说,言下之意就是让素梅脱掉浴袍了。“真的?”素梅眉头微皱,虽然出入这种场所,但并不代表她是不检点的女

  • 小说穿梭万界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穿梭万界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穿梭万界第04章可爱小狐仙接下来是最重要的宝库“顺风耳(可听见方圆一千米内的细微声音),消耗五点三界功德。”“千斤坠(举手投足,拥有千斤力量)消耗五点三界功德。”“玄冰剑,下品灵器,消耗十点三界功德。”“透视眼,消耗二十点三界功德。”“飞天术,消耗二十点三界功德。”“降龙十八掌,消耗三千点三界功德。”“三昧真火,消耗一万点三界功德。”“七十二变,消耗十万点三界功德。”“镇妖塔,神器,消耗十万点三界功德。”陈耀越看越是心惊,什么如来神掌,九阴真经,七十

  • 小说花心男神的独宠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花心男神的独宠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花心男神的独宠第四章:喝凉水都塞牙我躺在沙发上,心里却一片混乱。这么多年的感情,如果说我一点都不在意,那是不可能的。如果我不在意的话,我不可能容忍他这么久,他之前几年没有工作,都是我拼死拼活的赚钱养活他。而他现在虽然工作了,但是已经花惯了我的钱,家里的房租水电煤气依旧是我拿。也就是说,如果我和他现在就分手,他就会拿着我这么多年攒下来的钱,去和小三浪。我在夜色里无声的冷笑。第二天一早我醒来,给我的闺蜜打了个电话,想和她商量点事情,可她要出国了,

  • 小说家住美人村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家住美人村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家住美人村第四章石头扔的准,玩枪肯定稳张肖瞬间明白自己摸到了什么,不禁一个激灵,生怕沈燕子会骂自己,虽然他不是故意碰到不该碰的地方,但沈燕子毕竟是个女人,有哪个女人愿意给自己男人之外的男人碰的。倒不是他害怕沈燕子,而是打小生了什么病,收养张肖的张老汉,没钱买药被毛老坑撵出来的时候,沈燕子都会悄悄塞给他一点药。所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沈燕子算的上张肖的救命恩人了,甚至比亲娘都要亲密一些,所以张肖再怎么混蛋,也不敢随便占沈燕子的便宜。张肖低下头等着沈燕子

  • 小说饿狼总裁缠上身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饿狼总裁缠上身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饿狼总裁缠上身第4章女王般的被男神抱着夜陌的声音很低很沉,只能让两个人听到,好听的像是来自深邃的古井。“你笃定我会娶你?”他没想到昨夜的女孩会是夏晴天,这个懦弱到从来不敢和他说一句话的女孩。“是。因为你比我更希望司徒家的人死无葬身之地。今天是你父亲的忌日,你代替司徒宸娶了我,是对司徒家最大的羞辱,司徒宸会绿到骨头里!而你最想知道的,昨夜的事,我也会告诉你。”夏晴天的手指点在男人的胸口上。只有痛苦才能让人成长,在亲眼看见闺蜜和未婚夫背叛之后,她

  • 小说小农民的透视神瞳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小农民的透视神瞳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小农民的透视神瞳第4章刮刮乐王磊也不傻,见到他开门走出来,自然是假装扛着麻袋刚上来。“这是……”男人眉头一皱。女人脸色微微一变,立刻解释道:“哦,这是欣如的同学,家在山里,正巧山里有野菜,这野菜都是新鲜的,他挖了之后来我们这里卖。”男人看了一眼王磊:“小伙子不错,你叫什么名字?”“王磊。”王磊立刻说道:“叔叔好,我是刘欣如的同学,这些野菜能卖到您这里,多亏了阿姨的帮助。”虽然被叫成了‘阿姨’,但是这女人却没有半点不悦,反倒是笑着挽起男人的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