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鬼先生,求放过在线阅读

2017/11/15 18:58:15 来源:网络 []

小说:鬼先生,求放过

半截双腿

一双腿在走路!

“踢踏踢踏……”

我一眼便认出来,那个是三姐的腿,当时二伯将三姐拉上来的时候,只有上半身。小说:鬼先生,求放过在线阅读

那一刻我瞳眸紧缩,恐惧的惊叫一声就晕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外面天已经亮了,稀薄的阳光将潮湿的枯井照的更加的诡异。

家人出来将我拉了上去,他们看到我还活着,有些不敢相信,更多的是高兴。

爷爷问我下面有什么,发生了什么,有没有看见什么。

想起强行占有我的那个黑影,还有三姐的半截双腿,我吓得摇了摇头,没有告诉她们。

我们家里很迷信,如果我把昨晚的事情告诉他们,我的特殊一定会让他们认为,我是不详之人。

妈妈看到我吓傻的样子,生气的瞪着爸爸,“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不该嫁给你,让我女儿遭受这个罪。原文163woman.com

爷爷和爸爸低头没有说话,妈妈哭着将给我抱进怀里。

也是在那次之后,妈妈不愿在老家待着,爸爸就带着我们一家人搬到了城里。

但是,每年到了我生日的那一天都要回老家的老宅,在那口枯井里待一晚。

每到那一晚,我就会遇到那个男鬼,被他强行占有,但是我再也没有看见三姐的双腿。

如今已经过去四年,今年是我十八岁生日,我再次回到老宅,待在了这个枯井里。

四周仍是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

我拿出手机,这是背着爷爷偷偷带的,看了眼时间,已经四点了。阅读http://www.163woman.com/

我心里是庆幸的,但也恐惧着,今晚那个男鬼应该不来了。

手机的亮光只能照亮一点,阴森森的显得更恐怖。

忽然,我感觉有液体滴答滴答的掉在地上。

我抬起手机顺着声音照过去,瞬间,我脑袋都蒙了,身子僵硬的杵在那里。

尸体!

不,确切的说是残肢断臂组合的尸体!

每个缺口都在往外滴血,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

我脑海里第一个就想起了二姐的尸体!

当时三伯将她捞上来时,就是一堆的残肢断臂。

“踢踏踢踏”又是那个恐怖惊悚的声音。小说:鬼先生,求放过在线阅读

我吓得后退着,却又听见那个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我僵硬的转过身,看着我眼前站立着一双腿。

“啊!!!”

我双腿一软,吓得坐在地上,止不住的往后退着。

后背贴上冰冷的墙壁,我才无路可退,看着三姐的双腿和二姐的残肢向我走来,她们身上时不时的发出一声皮肉摩擦的声音。

我摇着头,恐惧的哭着,求她们不要过来。

“妍妍,救救我,妍妍,我好疼。”诡异的枯井响起三姐的声音。小说:鬼先生,求放过在线阅读

我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三姐的上半身在那里,身下全是血!

她正用双手扣着地面,往我这里爬来。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我惊恐的眼泪鼻涕都一起流了下来,站起来紧贴着墙壁,看着三姐那张完全腐烂的脸,两个眼睛里甚至可以看到蠕动的蛆。

我胃里一下子反潮,恶心的吐了几口酸水。

“不要过来,求求你们,我是妍妍,是你们的妹妹。”我害怕的哭着,可是她们离我越来越近,三姐的上半身已经爬到了我的脚下。

她伸着那血糊糊的双手就要抓我的脚腕,嘴里喊着,“妍妍,下面好冷,你来陪三姐。”

“不要——!”

我这一刻真的希望,出现的是那个男鬼,而不是她们。说明http://www.163woman.com/

就在我感觉到脚腕湿漉漉的时候,枯井里突然响起一道阴森冰冷的声音:

“敢动我的人,找死!”

是那个男鬼!

接着便是一声惨叫声落下,像是三姐的惨叫声,有似乎不像。

虽然他几乎没有说话,但我的感觉就是他。

过了很久,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我睁开双眼,这才看到,刚才还在我眼前的三姐和二姐已经不见了。

地上也没有什么血迹,若不是脚腕上那个血手印还在,我真的以为刚才一切都是幻觉。

被男鬼占有

我抬头看向那个男鬼,可是眼前一花,还没看清楚,我便感觉身上一紧,接着身上的衣服在一瞬间脱落。

浑身冰冷,眼前还是一团黑影,我甚至还来不及思考,他就已经把我放在地上,压在了我的身上

我僵硬着身子,心里很是愤怒和不安,可是我不敢表现出来。

他再次吻上了我的唇,湿漉漉的舌头撬开我僵硬的唇,整个口腔都被他的舌头舔舐了一遍。

冰凉的手顺着我身躯的曲线渐渐往下,落在我小腹间时。

我的心猛然一沉,完了。

我还是逃不过被他占有的命运。

我颤抖的闭上眼眸,不知道这一次他要折腾多久,心里对他刚刚救了我有的那些感激已经消散。

我不会感激一个鬼,而且还是一直强暴我的鬼。

“你这次很冷静。”清冷好听却阴森森的声音响起,他今天的心情似乎很好。

我根本不是冷静,我是恨,是害怕。

见他似乎心情不错,我颤巍的睁开眼眸,看着压在我身上的黑影。

不知怎么,我光着身子,躺在这冰冷潮湿的井底,后背竟然不感觉到冰冷潮湿,倒像是躺在一张冰凉的草席上。

“你能不能放了我?”

说出这句话我就后悔了,因为在去年,我说完这句话,他要了我整整一晚,狠厉,粗暴,被他呈现的淋漓尽致。

黑影沉默着,他看着我,虽然我看不到他的脸,但我可以感觉到,他的目光定格在我的脸上。

心猛地一颤,我很害怕再像去年一样,刚要开口说算了,他却比我先开口。

“想让我放了你不是不行。”

什么?

我将他的话在心里重复了一遍,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心里竟然升起一丝希望,我不确定的再次问道,“你真的愿意放了我?”

黑影沉默着,没有说话,我喜悦的心渐渐沉了下去,这种诡异阴森煎熬的气氛让我快要崩溃。

“先过了今夜再说。”

黑影的话落,我身上一重,下身顿时一紧……

我的心沉到了谷底,他再次强暴了我。

我害怕却又愤怒的承受着他的冲击,这一次的他好像很温柔,我感觉过了许久,他还是那样,温柔的动作,差点让我有了一丝错觉。

我的身体升起异样的感觉,这让我感到羞耻,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离开我的身体。

还是一团黑影,四年来我从没看到过他的样貌,是丑是俊。

但不管是怎么样,我已经被他占有了。

“明天晚上再来,不准让任何人知道,这是你想让我放你离开的条件。”

黑影的声音再次响起,阴森森的在这井底让我身子一颤。

我不知道他说话算不算数,但我没有别的选择。

我点了点头,那团黑影等到我的答案后就瞬间消失了。

我吓得后退两步,没有了黑影在,整个井底又恢复之前的那样阴森。

我很害怕三姐她们再来,快速起身穿好衣服顺着梯子爬了上去。

“踢踏踢踏”

我身后一凉,一股冰冷的凉气往头顶窜起来,我僵硬的回头看向下面,只见三姐的双腿又回来了。

她就站在我的身下,和我只隔一米的距离。

“啊!”我吓得惊叫一声,双手紧紧抓着梯子,颤抖着往上爬!

我怕三姐也上来,想起刚才的一幕,我只觉得整个身子都是凉的。

“踢踏踢踏”那脚步声似乎很不安,在地上来回走动着,听的我的心更加慌乱害怕。

终于我爬到了井口,外面的天已经蒙蒙亮了,我朝井底看了一眼,发现三姐的双腿已经走了,地上一团花,想来是她刚刚在不停走动的原因。

“妍妍”阴森森的声音猛地在身后响起,我整个人一僵,心里恐惧害怕,我僵硬的朝身后看去。

奇怪的四姐

“四姐,怎么是你?”

看到是四姐,我顿时松了一口气,到现在我的双腿都是软的。

“妍妍,你竟然没有事。”四姐看着我,不知怎么,我竟然在四姐眸底看到了一丝诡异。

四姐冷冰冰的看着我,“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

“没有,我们快走吧,这里怪渗人的。”我拉着四姐的手就要离去,可是……

我猛地松开了四姐的手!

四姐的手很冷,就像那个黑影的手一样。

“妍妍,怎么放手了?”

还是四姐的声音,但我却感觉阴森森的。

我僵硬的回头看着四姐。

她的脸很白,是那种惨白的颜色,我吓得后退两步,昨晚的事让我犹如惊弓之鸟,看到什么不对头的都害怕。

“没,没事。”我摇了摇头,“四姐,我先回去了。”

不等四姐说话,我就已经跑出了老宅,但是我却感觉,四姐的目光一直在看着我,像是要把我的灵魂穿透。

这让我更加害怕恐惧。

回到爷爷家里天色已经大亮,奶奶看见我平安回来,并没有意外,因为从我小时候进去,每次都是平安出来。

奶奶只是说了一句,回来了就过来吃饭,端着盆就走了进去。

我已经习惯奶奶的冷漠。

我们林家,我有三个伯伯,一个姑姑,姑姑在我小时候已经死了,可是就从三个伯伯开始,婶婶们只要怀孕,生的一定是女孩。

每次奶奶算到是男孩时,生下来的还是女孩,就这样,我们林家一共八个女儿。

大伯家两个,二伯家三个,三伯家两个,而我们家就我一个。

奶奶很讨厌我们这些女孩子,哪怕是三姐和二姐死了,她都没有难受过。

院子养了几条狗,我走进去,几条狗见了我高兴的摇着尾巴,这些狗是我十四岁那年爷爷抓回来的。

我们一家没有进城之前,我一直喂它们,我们感情很好,哪怕我这几年都不在,但每次回来它们都认得我。

可就在我要摸一摸狗头时,它却对着我的身后疯狂的叫了起来,浑身的毛发都竖着!

不止是它,其它的狗也都这样。

爷爷曾经告诉我,动物都是通灵的,可以看见人看不到的东西,那就是鬼。

我僵硬的转过身去,看到身后的人我吓得退了几步。

怎么会是四姐?

这一路上我是跑着回来的,因为是早晨,村民都在家做饭,我身后要是有人,我一定会听到脚步声。

“妍妍,跟我来,我有话跟你说。”四姐说着就要上前拉我的手。

看到她惨白的脸,我吓得跑向爷爷的屋子,“四姐,刚才爷爷找我。”

走进爷爷屋子,爷爷正坐在摇椅上,他看见我就笑,“小八啊,你过来。”

我是家里的老八,最小的,所以老一辈的人都喊我小八。

看到爷爷,我恐惧慌乱的心好了许多,坐在爷爷旁边的小凳子上,我问道,“爷爷,四姐她怎么了,我怎么感觉四姐怪怪的。”

爷爷笑出声,“小八,你四姐一直那样,你是跟着你爸妈去了城里,四年来不怎么在家待,对你四姐了解少了。”

难道真的是我多想了?

的确,我和爸妈在城里待了四年,也就是每年生日的时候回来一次,对家里的人,尤其是我的几个姐姐了解少了许多。

这么一想,我有些后悔刚才对四姐那样。

吃饭的时候,我发现四姐已经走了,只有我和奶奶爷爷。

想起明晚还要去那个枯井,我就感觉后背凉飕飕的,尤其是三姐的双腿还在井底来回走着。

当时那个男鬼出现,接着就是三姐和二姐的惨叫声,我以为他灭了三姐她们,没想到她还会出现。

一晚上没休息,我躺在炕上就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我感觉房门被人打开了,扭头看去,是五姐,我刚想要叫她,却发现她竟然是脚尖挨地!

五姐的怪异

我以为是她的脚扭伤了,也没在意,坐起来笑眯眯的看着她,“五姐,你怎么来了?”

五姐垫着脚尖走到我跟前,坐在我旁边,脸色凝重的看着我,“小八,你今天有没有见到四姐?”

我心里疑惑,但也点了点头,“见过了。”

五姐脸色一僵,忽然看向门口,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门口正好背着光,可是我却清楚的看到四姐站在那里。

她脸色还是那么惨白,虽然爷爷告诉我,四姐一直是那样,可是见到她我还是止不住的害怕。

五姐看到四姐站在那里,转头看了我一眼,她眼底的那一抹恐惧我看的清清楚楚。

看来五姐也害怕四姐。

“豆豆,你出来。”四姐冷冰冰的对着五姐说了一句就走了。

我看着五姐身子僵了一下,垫着脚尖又走了出去。

房间又剩下我一个人,但我的睡意却没有了。

我不知道这四年家里都发生了什么,以前的四姐根本不是这样的,难道说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性格?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一看,是我大学同学,我们同住一个寝室的,叫苏小小。

因为我的生日要回老宅,就请了一个星期的假。

我接通电话,喂了几声,里面没有任何声音。

我以为她把手机放在了一边,没有听到我的话,就在我要挂断电话的时候,眼前一暗,而手机也变成了黑屏。

看着手机屏幕倒影着四姐的样貌,我猛地抬头,吓得起身退到炕里面,脸色惨白的看着突然出现在我跟前的四姐。

为什么她每次出现都悄无声息的,没有声音。

四姐依旧是脸色冷冰冰的看着我,她说了一句,“不要和豆豆说话,也不要理她。”

“为什么?”

我开口询问,四姐和五姐都是二伯家的,二姐也是大伯家的,当年已经死了,就在昨晚我还看到了二姐的尸体。

四姐冷冰冰的看着我,“你记住我的话就好,不要接近豆豆。”

看着她的样子,我害怕的点了点头,四姐冷冰冰的嗯了一声就走了。

房中再次剩下我一个人,我瘫软的坐在被褥里,房间静得只能听到我噗通的心跳声。

四姐为什么不要我接触五姐?

她们才是亲姐妹,难道是她们闹了脾气?

这一念头刚出我就立刻否定,看她们的样子不像。

而且五姐也跟我提起了四姐,看她的模样也是很怕四姐,刚才五姐是有话给我说,只是四姐出现了,就被四姐叫走了。

她们之间到底有什么事?

五姐想要给我说什么?

“喂,林妍妍,妍妍。”电话里突然传来苏小小的声音,惊得我低头一看,竟然还在通话中。

刚才不是已经挂了吗?而且已经黑屏。

我想应该是自己不小心接通了,缓和了一会我有气无力道,“小小。”

“妍妍,我们宿舍出事了,你先别回来,等我电话,我通知你。”苏小小的声音显得很急促,像是在偷着打电话一样。

我一震,急忙道,“小小,怎么了,宿舍发生了什么事?”

“妍妍,别……”话没说完,通话显示就断了,我再打过去,显示无法接通。

我心里开始慌乱,经过昨晚的事,还有四姐对我的冲击,我更加的慌乱。

学校发生了什么事?

小小为什么让我别回来,她的电话又打不通。

我现在恨不的坐车回城里去,可是想起那个男鬼说的话,让我明晚再去,作为放了我的条件。

这个诱.惑对我来说太大了,我被他折磨了四年,真的很想离开,一辈子也不要出现在那个井里。

可怕的大槐树

苏小小是我在大一的朋友,住在同一个寝室,关系很好,这次她给我打这个电话,那宿舍肯定是出了大事。

脑袋有些疼,我迷迷糊糊的睡了一觉,这一觉我看见了四姐,看见了五姐,更让我害怕的是,我还看见了三姐。

这次她不是双腿过来的,而是半个身子爬过来的,一直爬到我的炕边,黑乎乎的眼珠子看着我。

我想动,动不了,我害怕的闭上眼睛,呜咽的哭着,脸上冷冰冰的,还有她双手扣着土地的声音。

我害怕极了,可是浑身就像是被人定了穴一样,动不了。

这时我听到三姐说话了,她说,“妍妍,快走,不要在这里待,这里危险,快走。”

我一震,下意识的睁开眼眸,这个声音是三姐的,和我在井底听到的那个三姐的声音有些不同。

而且她们说的话也不一样,井里的那个明显是想要我的命,但这个却只是让我离开,不要待在这里。

但现在不管是哪一句话,我都不想听,因为我根本不知道真假。

我摇了摇头,却看到三姐竟然哭了,两个黑乎乎的眼睛往外留着血泪,“妍妍,快走,带上爷爷快走。”

我心里一惊,她提到了爷爷,爷爷不像奶奶,对我们姐妹都很好,不偏不向。我刚想问到底什么事时,房门打开了,我看到了奶奶站在门外。

她也是惨白着脸,表情狰狞诡异,三姐看到奶奶出现,凄厉的惨叫一声,一瞬间就没了影子。

地上突然多了许多的血,黑红的散发着恶臭,我吓得尖叫一声猛然坐起来!

看了眼四周,整个房间好好的根本没有什么血,而且房门也是关着的。

是梦!

可是那个梦竟然那么真实。

我掀开被子,这才发现,我身上竟然出了许多冷汗,看来是在梦里被吓得。

四年了,今年是第五年,也是我这么长时间,第一次在爷爷家待着。

以前都是在井里待一晚,被男鬼强行占有一夜,第二天就匆匆的走了。

外面天已经有些黑了,原来我已经睡了快一天。

我走了出去,发现整个屋子都是黑漆漆的,看来爷爷他们都睡了,农村的人都睡的早。

我在厨房随便找了点吃的就走了出去,这个时间外面黑漆漆的,几乎没有人影,我想要去趟大伯家。

回来才一天,我接二连三的遇见三姐,还是去给三姐上个香。

农村的路有些坑洼,两旁种满了粗壮的大树,就在拐向大伯家的那个弯处,有一颗粗大的槐树。

打小的时候,爷爷就让我们不要靠近那个槐树,当时都还小,三姐也是不听,一个人在槐树下玩了一下午,到了晚上人就不对了。

浑身发抖,说胡话,一会笑一会哭,后来爷爷请来了道士才治好三姐。

走到大槐树周围,我明显感觉到一股阴森森的气息扑面而来,经过这些事情,我只觉得后背凉飕飕的。

就在这时,我看见槐树下站着一个模糊的人影,我揉了揉眼睛,一度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可是那个人影还在,我停住脚步,手心里也出了冷汗,我也可以想到自己的脸色有多惨白。

因为前面那个人影竟然是我的姑姑,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姑姑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她就是不听我爷爷的话在这槐树下玩。

结果不知怎么,就自己吊死在槐树上,爷爷他们找到姑姑时,姑姑已经断气了。

当时我小的时候见过一面,姑姑竟然和三姐一样,脸色狰狞恐怖,对着我诡异的笑着。

如今她竟然站在槐树下对我招手,我怎么会不怕。

鬼先生,求放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鬼先生 或 求放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95后也开始被逼婚了?过年妈妈给他排满了相亲!

    过年回家被催婚已经不是新鲜事,但是你能想象“95后”已经加入“被催婚一族”了吗?这个春节假期,23岁的小伙王文就经历了家人的“花式催婚”。王文家住贵州,是个典型的“95后”,这个春节,他还没到家,母亲安排的相亲日程已排满了整个假期。王文的亲戚们也是七嘴八舌地催:你都已经23岁了,春节不找平时找不到的。“30岁是个坎,过了30岁还不结婚,想结婚就难上加难了。”但是王文觉得,自己年龄还小,面对家人们的催婚,心里也是很无奈。没想到,王文的经历引发了很多网友的共鸣,很多“95后”分享了自己被催婚的经历。

  • 女孩失恋失业,同学却主动邀她入股,网友又主动送来资金

    池瑞跟相恋了多年的男友分了手,男友丢下一个破店铺走了。池瑞坚持再做了半年,生意实在差,很快就亏了个两手空倒了闭。池瑞本来就不是做生意的料子,原因是太实诚,来店里的人,在池瑞看来就是有缘人。这一有缘,三两句话说的对了路,再赚人家一分钱,都觉得不好意思。如此这般,亏本倒闭也是迟早的事。可池瑞年纪也不小了,再去找工作,又没文凭没技术也没什么工作经验,自然不容易。见此情形,一个做二手车生意的老同学便对池瑞说,要不你放点本钱在我这里,我帮你赚点补贴,然后你再慢慢找工作。池瑞一听,泪就往上涌。这同学根本不缺

  • “虚妄”不是虚幻,是存在而不实在

    【网友提问】阿弥陀佛!师父,过年好!假如世间一切都是虚幻的,那为什么还有因果,这些因果也是虚幻的,对吗?在现实世界怎样理解虚幻与因果的关系?请师父为弟子开示!【学诚法师】佛法说的“虚妄”不是你理解的“虚幻”。仔细观察身边的一切人、事、物,没有任何东西是一成不变、永恒存在的,如今巍峨的高山,几千万年前是深海;多少熟悉的景色,如今再也找不到……这个现实世界看起来真实,其实一直在变化,这就是佛法所说的“虚妄”——存在而不实在。一切无常变化,是遵循某种深刻的规律的,这就是因果法则。“因果”并不是具体的事

  • 家居装饰风水画!山水国画装饰美景财运旺!

    现代家居装饰不仅仅要装饰家居环境舒适雅致,许多人更是重视室内装饰风水,布局合理,选择合适的室内装饰品能够稳定气场调节风水旺财运,让人与环境能够和谐相处,使其二者相融、相宜、相合。家居装饰中选择合适的手绘风水国画是非常不错的选择,一幅手绘山水画作品,有山有水景色秀雅,青松白云瀑布流水,展现自然山水的魅力,而且山主人丁水主财,有山有水人丁兴旺财源广进,是家居装饰经典的选择!家居风水画欣赏一:鸿运风水聚宝盆刘海青新作山水画《万山红遍》(67*133cm)四尺横幅聚宝盆风水国画,中间绿色的水潭清澈宁静,

  • 情感|欲擒故纵的正确玩法,一招让难追的女生爱上你

    欲擒故纵:擒:捉;纵:放。故意先放开他,使他放松戒备,充分暴露,然后再把他捉住。欲擒故纵是兵法三十六计的第十六计。原文为:“逼则反兵,走则减势。紧随勿迫,累其气力,消其斗志,散而后擒,兵不血刃。需,有孚,光。”译义:逼迫敌人无路可走,它就会反扑;让它逃跑则可减弱敌人的气势。追击时,跟踪敌人不要过于逼迫它,以消耗它的体力,瓦解它的斗志,待敌人士气沮丧、溃不成军,再捕捉它,就可以避免流血。按照《易经·需》卦的原理,待敌人心理上完全失败而信服我,就能赢得光明的战争结局。在两性的问题上如何运用欲擒故纵呢

  • 一个人是否大气,就看这4点

    大气是一种气度,更是一种气魄。惟有大气者,方能成大事。无论一个人的地位是高是低,事业是大是小,身份是显是微,一个人的魅力如何,关键看「大气」与否。大气是一个人做人做事的风范、态度、气质、气度,是一个人综合素质外散发的一种无形的力量。大气是一种纳百川、怀日月的气概,一种从容大方、自然天成、胸有成竹的气量,一种成熟宽厚、宁静和谐的气度。大气之人,智慧超脱大气做人,对事,要超脱,不要深陷各种情感、得失的纠葛之中。人的一生,碰到的事太多了。几乎眼睛一闭,一睁,碰到的都是事。猝不及防的打击,始料未及的挫折

  • 训练“心灵警察”,制服内心小偷

    【网友提问】师父,自己有烦恼却不能当场揪斗它们,而是被它们带着跑,自己神识混乱,辨不清烦恼又不敢当众表现出嗔怒。师父,是否可以这样理解,痛苦的时候,都是自己的烦恼、内心的贼现行的时候?如何当场就认出它们,并制服它们呢?【学诚法师】技术高超的警察才能够一眼认准小偷、制服他们,多训练自己的“心灵警察”吧。

  • 不用质疑,他就是英国最伟大的人!

    温斯顿·伦纳德·斯宾塞·丘吉尔,英国政治家、历史学家、画家、演说家、作家、记者,曾两度出任英国首相。他领导英国人民赢得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亲自揭开了美苏冷战的序幕。是历史上掌握英语单词数量最多的人之一,曾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在2002年获选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英国人。1874年,丘吉尔出生在英国牛津郡伍德斯托克镇的布伦海姆宫。如今的布伦海姆宫也被称为丘吉尔庄园,这座庄园是安妮女王为了表彰和嘉奖丘吉尔的祖上马尔伯勒公爵一世赢得了“布伦海姆之战”的伟大胜利之后赐予的。这里被誉为英国最美丽的风景,已经被联

  • 坛经中的两则小故事,折射六祖惠能大智慧!今人得多学精修

    《坛经》,全称《南宗顿教最上大乘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六祖惠能大师于韶州大梵寺施法坛经》,因记录的都是六祖惠能法师的言行,故又称《六祖坛经》,是佛教禅宗祖师惠能的言论集合,由其弟子法海等集录的一部佛教经典。书中记载了惠能一生得法传法的事迹及启导门徒的言教,内容丰富,文字通俗,是研究禅宗思想渊源的重要依据。《坛经》的中心思想是“见性成佛”或“即心即佛”的佛性论,提倡“顿悟见性”的修行观。所谓“唯传见性法,出世破邪宗”。惠能法师所说的“性”,指众生本具之成佛可能性。即“菩提自性,本来清净,但用此心,直接成

  • 「浅说易经」浅释戊戌2018年天干地支

    戊戌是2018年的干支纪年。戊戌有很多解读的象(意向):象高山,高原,寺庙。干支读象可能大家都不理解什么意思,读象是预测最为重要的能力。比如戊戌象高山,如果在预测中遇到可能是周围环境有高山或者墓地寺庙等。人体戊戌类象胃肿,胃胀,胃癌。脾胃臃肿,胃炎,胃火。戊戌五行为土,土对应胃腹,戊戌土多就是肿瘤。土也是厚德载物象妈妈,这一年也要注意家里女性长辈。戊戌也是两口子犯口舌,打仗生气。戊戌类象奇石馆,古董,古玩,当铺,所以今年适合投资这方面,但是一定不要在寅卯这俩月,否则可能就有假,上当受骗。以上读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