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军长先生我爱你在线阅读

2017/11/15 18:48:4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军长先生我爱你

第3章 慕军长

后来,林青当然没有闹事,这让慕离有些意外。163女性网

再后来,陈瞿东和梁若仪来敬酒的时候,她已经恢复正常了。

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那种正常,她微微笑着站起来,举杯:“学长,若仪,祝你们白头偕老,永浴爱河,早生贵子。”

然后,她一饮而尽,对陈瞿东的祝福似乎无比真诚。

“林青,看不出来啊。”陈瞿东笑,让他那张轮廓分明五官俊朗的脸更加赏心悦目了,“居然有这么好的酒量。”

林青继续维持着微笑,她不会告诉陈瞿东,她的酒量其实只有三瓶啤酒,白酒……这是她第一次喝。

“我先招呼其他客人。网站163woman.com”陈瞿东略带歉意地说。

林青微笑着点点头,又坐了下去,头微微发晕的缘故,她不敢再抬头了——无论如何,她不能在陈瞿东面前露出窘态。

“慕军长。”陈瞿东视线一转,落在了慕离的身上,笑容变得十分客气,“谢谢你能来参加我和若仪的婚礼。”

慕离举了举手上的杯子,唇角虽然有浅浅的笑意,但神色中依然有明显的疏淡:“恭喜。”他一饮而尽。

这时,旁边已经有议论声了,因为陈瞿东那一声“慕军长”。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慕家,B市的红色名门,慕离年纪轻轻就身居要位的事情,更是被B市的各大家族当成谈资。

可是,慕离自小不喜欢露面,很年轻的时候就出了国,回国后就加入了部队,见过他的人没多少,可是他的光荣事迹摆在那儿,久而久之,他就成了传奇人物。

然而,传奇人物并不喜欢被人议论的感觉,在众人的议论声中,他偏头看了眼林青——只有她,只有她安安静静的低着头,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呵,有趣。

因为还有其他客人,陈瞿东夫妻并没有多在这一桌逗留:“大家吃好喝好。”

林青抬头微笑着目送陈瞿东和梁若仪,而后,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低下了头,眼角眉梢的失落,谁都能看得出来。

当然,陈瞿东也注意到了,可是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在离开这一桌前,深深地看了林青一眼。推荐163woman.com

慕离晃晃杯中的红酒,呷了一口,唇角勾起一抹神秘莫测的微笑——这是他参加过最有趣的婚礼。

差不多十点的时候,婚礼终于结束,一对新人在亲戚朋友的簇拥下离开,宾客也陆陆续续离席。

只有一个人对散场无所察觉——林青。

林青维持着刚才的姿势垂着头坐在座位上,微微弯着腰,一头长长的黑发随着她的姿势披散下来,白嫩的双手也笔直垂在身体的两侧……

这个姿势,有些诡异。

更加诡异的是,这个姿势,林青从陈瞿东夫妻敬酒走后不久,就维持到现在了,她动都没动过。

服务员进来收拾的时候,就看见宴会厅只剩下一个穿着白裙子披散着头发的女人。

“小姐。小说:军长先生我爱你在线阅读”服务员拍了拍林青的肩膀,“小姐?”

“……”林青木头一样,没有任何反应。

“小姐?”服务员的声音大了一点,“小姐,你没事吧?”

“有事。”林青忽然开口,声音如蚊呐般细小,隐含着些许委屈,“我喝醉了……”

服务员被她吓了一跳,惊魂未定地拍拍胸口:“哦,小姐,你走吧,我们要收拾了。”

“……”林青努努嘴,又回到了木头模式,一动不动。

服务员露出无奈的表情——她总不能直接把这个瘦弱的女人直接拖出去扔了。

慕离站在宴会厅门外,目睹了这一切。

第4章 女朋友

慕离是打算走了的,可是听见林青那句声如蚊呐的“我醉了”,他不由自主地顿住脚步,回头了。原文163woman.com

他相信林青是真的喝醉了——刚才他是亲眼看着她喝了大半瓶白酒的。

但是,这个世界上,会有几个人在喝醉了之后跟个木头一样一动不动的、冷静地告诉别人她喝醉了?

很明显服务员和慕离一样郁闷:“小姐,你倒是起来啊,不要这样影响我们工作好不好?要不要打电话叫你朋友来接你?”

“……”林青还是不动,也不说话。

服务员就有些不耐烦了。

慕离皱皱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站在林青的身边。

“呃,先生,她是你女朋友吗?”服务员看着眼前高大英俊,气势不凡的男人,有些睖睁,对林青的不耐烦变成了艳羡。

“是。”慕离没理会服务员眸中绽出的光芒,转身去把林青扶了起来,“还能不能走?”

林青不省人事,站起来后就乖乖地靠在了慕离身上,一副依赖的姿态:“嗯,能。”

服务员见状,也就没怀疑她和慕离的关系:“先生,那……你带她走吧,我们要收拾这里了。”

“唔……”林青不知道是因为难受还是舒服,突然在慕离的手臂上蹭了一下,半边脸颊就这么靠在了慕离的胸口上。

慕离低下头,就能看见林青安静的小脸。她闭着眼睛,睫毛在眼睑上投下了一圈阴影,粉色的唇嫩得几乎可以掐出水来。

这样无声无息的她,似乎连呼吸都安静得让人心疼……

就是这个时候,林青忽然难受地皱了皱眉,慕离还没反应过来,她忽然整张脸埋在了他的胸口,完完全全的依赖姿态。

然而,就算这样“骚扰”了慕离,她也依然是安静的,只有温热的呼吸如数喷洒在慕离的胸口。

慕离感觉如同有什么从心尖上扫了过去。

他不由自主地扶稳了林青,离开酒店。

在慕离的搀扶下,一路上林青走得都格外的稳当,如果不是她的上半身整个靠在了慕离身上,慕离都要怀疑她是清醒的。

到了停车场,慕离才打开副驾座的车门,她就乖乖自己爬上去了,甚至很慎重地给自己系上了安全带。

慕离都愣了愣,眯着眼仔细看了眼林青——她确实闭着眼睛,像一个彻底睡着的人,更安静得像刚才那个自动自发爬上副驾座上的人不是她。

如果不是知道真相,慕离都要怀疑她是在梦游。

果然是个有趣的小家伙。

慕离的唇角倏地扬起。

他关上车门,回到驾驶座,这才想起自己并不知道副驾座上那个女人的名字,更不知道她住在哪里。

所以,该把她送回到哪里去,他根本不知道。

他平时最怕麻烦,这次却看着麻烦贴上自己,而没有伸手推开,甚至……决定把麻烦带回家了。

其实,慕离只要拿起手机拨个电话,不出二十分钟,她就会知道这个女人的详细信息,包括她家住哪里。

可是,慕离没有那么做。

有时候,两个人缘起,往往就在一个人的一念之间。

一个人的一生被改变,往往也只在……一夜之间。

第5章 乖巧的醉鬼

慕离住在海岸壹号,小区位于市中心上好的地段,坐拥一线江景以及这座城市最繁华诱人的那一面,周边的配套成熟且高端。

他的车子回到地下停车场的时候,已经快要十一点了。停好车,他的视线飘向副驾座上的林青——

她的姿势……居然还是没有变过。

从上车的时候开始,她就这样安安分分端端正正地靠着靠背坐着,到了现在,她还是这样。

他见过不少有趣的人,但林青……绝对是最奇葩另类的那一个。

慕离下车,绕过去打开了副驾座的车门,才给林青解开了安全带,还没来得及叫她下车,她忽然皱了皱眉,一把推开他跳下来,蹲在地上了干呕了一声之后,“哗啦”一声吐了出来。

他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他有严重的洁癖,这样的画面他连看都不想看。

而林青,也只是吐了那么一下之后就没动静了,蹲在地上,又恢复了木头模式——动也不动。

半晌后慕离才觉得不对劲,皱着眉走过去,然而还没靠近林青,她忽然转过了头来,盯着他看。

慕离的脚步倏地顿住。

说来也奇怪,吐过之后,林青整个人似乎清醒了不少,只是那双漂亮的眸子显得有些茫然和迷离。

慕离被她用这样迷离的目光盯着看,慢慢地就弯起了唇角。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蹲在林青的旁边,带着打量的目光停留在她身上。

慕离的目光深邃且冷静,一般人,没有底气跟他对视。

而林青是那种再一般不过的人,她却紧紧盯着慕离没有移开目光。

两人就这样对视着,一个目光迷离面无表情,一个目光深邃饶有兴趣。

不知道过去多久,慕离看见自己的手停留在林青的嘴角,而他的手上,拿着一方Burberry的手帕——他在给她擦嘴角。

无数女人求之不得慕离这样的对待,林青却像什么都没感觉到一样,依然愣愣地看着慕离。

现在的慕离已然明白过来——她的脑回路异于常人,而且她醉了,什么都不要跟她较真,否则最后内伤的是自己。

末了,慕离站起来,对着林青伸出手:“起来。”

林青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跟着一个陌生人走了,但是……这个陌生人的手很好看。

骨节修长且分明,手掌宽厚,肤色健康。他穿着西装的关系,看不到整只手臂,但是从他把西装穿得那么好看来看,身材应该不赖,至少是个不比模特差的衣架子。

就冲着他的手这么好看,林青“啪”一声,把自己的手拍在了他的手上。

慕离的唇角微微勾起,他收紧手,把林青白皙软滑的小手裹在手心里,把她拉起来,指了指不远处电梯门:“走。”

林青很听话,乖乖地跟着慕离走,进了电梯,慕离才刚按下25层,忽然感觉到有什么靠在了他身侧,偏过头一看,是林青——

她应该是很困了,整个人又倒过来贴在了她身上,闭着眼睛,一副极度依赖他的姿态,模样安静得惹人心疼。

慕离没有把林青推开,反正——

“叮——”的一声响起,25层到了。

第6章 他的家

慕离没有告诉林青,但是她自己像是感觉到已经到地方了,在慕离的搀扶下,乖乖往外走。

很快到门口,两人进门后,慕离指了指卫生间:“去洗澡。”

林青点点头,却站着不动。

慕离片刻后也才反应过来,回自己房间拿了一件新的浴袍出来,递给林青:“换上这个。”

林青接过浴袍,这才走向浴室。

慕离坐到沙发上,拿过茶几上的遥控器,打开电视,看军事频道。

十分钟后,慕离听见浴室门口那边传来动静,看过去——是林青出来了。

不可否认,他愣了一下。

他比林青高出二十多公分,加上林青的身材纤瘦,所以穿他的浴袍,肯定是不合身的,对他而言刚好合适的浴袍被她穿成了及踝长裙,肩颈锁骨那块,更是敞得很大。

也因此,慕离目睹了她漂亮的锁骨以及锁骨上白嫩的肌肤,如不加雕琢的羊脂玉,光是一眼,就让人呼吸一窒。

这时,林青走已经到了慕离面前,低声说:“我洗好了。”

慕离一秒钟恢复正常,把遥控器交到林青手里:“自己换台,我去洗澡。”

话音落下,慕离起身走向浴室,进去之前,他回头看了林青以一眼,发现她依然直愣愣地站在沙发前。

如果现在有人告诉他,等到他洗完澡出来,林青依然是这样的姿势站在沙发前,他不会怀疑。

然而实际上,就在他进了浴室,把门关上之后,“噗通”一声,林青直直地倒在了沙发上。

林青吐过之后的确清醒了不少,但是酒精在她的体内作祟,她早就真不开眼睛了。

倒下的时候,她知道自己在一个陌生人家里,也知道自己喝醉了。

唯独,她没有想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也确实超乎了她的想象。

很多年后,林青回想起这一夜,甚至记不起来,她的命运轨迹是怎么被改变的。

十分钟后,慕离穿着浴袍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

他已经做好准备看见林青一动不动的像个僵尸一样站在沙发前了,但一出来就瞥见她躺在了沙发上。

她是天生就对谁都不设防,还是醉糊涂了以为她在自己家?

慕离走到沙发前,蹲下来。

夜很安静,安静到慕离能听见林青浅浅的呼吸声,在她的呼吸声中,慕离将目光移到了她的脸上。

非常素净的一张小脸,五官自然精致,属于淡妆浓抹总相宜的类型,慕离看着只想到两个字——舒服。

或许就是因为自己不排斥她,所以,慕离把她从沙发上抱了起来,走向房间。

安顿好林青后,慕离双手插袋站在床边,静静地打量着她。

而在慕离无声的打量下,林青在被窝里蠕动了一下,随后像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一样蜷缩成一团,双手紧紧抱在自己的胸前。

她不知道是不是做梦了,抿了抿唇后,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慕离不禁想到刚才的婚礼上,她听到陈瞿东夫妻说愿意后,猛给自己灌白酒的情景。

此刻,如果她真的做梦了,陈瞿东是不是有出现在她的梦境里?

不自觉地,慕离伸出手,指腹覆上了林青的眉心,轻轻抚过去……

说来也神奇,慕离这么一个轻轻的动作,林青的眉头竟然真的缓缓舒开了,随后,她恢复了正常的睡姿,一副深陷在黑甜乡里雷打不动的满足表情。

慕离忍不住勾了勾唇角,关了灯,回自己住的主卧。

没错,慕离把林青安顿在了次卧——他不是会趁人之危的人。

不过他很期待,明天林青醒过来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第7章 保持镇定

A市的春天,夜很长,第二天六点多,薄薄的晨光才从东方冒出来,七点钟天才大亮。

这么多年来,林青一直保持着一个很好的习惯——早睡早起。

七点整,体内的生物钟把她唤醒了。

有生以来,她第一次在醒来的时候感觉到这么难受——胃感觉很胀,分分钟会吐出来似的。头部更是备受折磨,要裂开了一样。

她皱着眉睁开眼睛,没想到落入眼帘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

大方简洁的家具,雪白的墙壁,精致的吊灯……她的房间不是这个风格。

林青完全愣住了,一脸茫然。

但是,她始终没有出声,更没有大叫。

片刻后,她认清和接受了这个事实,抱着被子从床上坐起来,也才注意到自己居然穿着男式浴袍!

然而她也只是瞪了瞪眼睛,随后盘着腿坐在床上苦思冥想——她到底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记忆开始倒带,林青记起了自己昨天晚上去参加陈瞿东的婚礼,然后在听见陈瞿东和沈若仪互相说“我愿意”的时候,她的心好像被人撕开了一样,只能借酒消愁……

然后……然后她就断片了,怎么也想不起来。

林青痛苦地揪住了一头长发,低头咬着唇继续想。

就是这个时候,林青听到了开门声。

她下意识地看向门口,见到门口那个男人后,彻底愣住,一堆的讯息涌入她的脑海里——

这房子,多半是这个男人的。

她身上的浴袍,应该也是这个男人的。

这说明昨天……是这个男人把她带回来的。

可是……没理由啊,因为这个男人的外形看起来……太出色了。

比例完美且颀长挺拔的身材,脸部轮廓深邃分明,五官英俊得足以秒杀现下那些人气爆棚的男星。

他为什么要带她回来?

想着,林青不禁歪了歪头,睖睁的目光渐渐变成了好奇,死死盯着慕离的双目打量他,像是要从他的脸上找到答案一样。

慕离还没被人这样大胆地打量过,顿时觉得有趣,走进房间,居高临下地看着林青:“你没有什么想问我?”

几秒后,林青点点头:“我为什么会跟着你回来?”

“……这个你应该问自己。”慕离想不明白,林青为什么能这样淡定?还是说……陈瞿东和梁若仪结婚的事情,已经把她的脑回路刺激得完全不正常了?

林青想了想慕离的话,觉得也有道理,囧了。

半晌后,她低下头,摸了摸头发,声音闷闷的:“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跟着你回来。昨天的事,我完全忘记了。”

慕离:“……”

这个时候,林青终于想起了最关键的一点:“不过,我怎么会……碰见你呢?我们不认识啊。”

“……”慕离才意识到,原来,原来昨天他坐在林青的旁边几个小时,全程被她当成了空气。

那种胸口被一股气堵住了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等胸口上那股气松开了之后,慕离才简明扼要地把昨天的事情告诉了林青。

不过在说的过程中,他突然来了兴趣,篡改了一下剧本,于是——

“你说什么?”林青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慕离,“我跟酒店服务员说,我是你女朋友?”

慕离背靠着木衣柜,闲闲地抱着胸,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点头。

军长先生我爱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军长先生我爱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无上皇尊5章(第五章 基础丹法)

    原标题:无上皇尊5章(第五章基础丹法)小说名称:无上皇尊第五章基础丹法第五章基础丹法“丹法一道,在于静心。静心凝神,心无杂念。以神入药,化药液,混药性,得药效。几番灼烧,方可成液……”黑暗之中,宁凡只感觉到脑海之中在不断地从着“丹法”二字,似乎在解读着丹法:“融于天地,融于精血,求其中庸,不偏不倚,生生不息……”“丹法注重基础,基础为本,世间万物皆从基础开始。丹法万千流派亦是如此,因此基础丹法为丹法本源……”“基础丹法,练就终极……”不知道过了过久,宁凡微微睁开自己的双眼之时,天空之中已然没有那

  • 绝世狂仙5章(第五章 意外逃生)

    原标题:绝世狂仙5章(第五章意外逃生)小说名:绝世狂仙第五章意外逃生只见这怪物一头稀稀拉拉的灰白色头发,杂乱不堪,毫无血肉的脸上,一对死鱼般的眼睛凸了出来,仿佛刚从棺材内爬出的僵尸一般,正吃力的向屋内爬来。即使以叶峰修仙者的身份,也大感惊悚。这倒不是因为骤然见到这怪物被吓了一跳,而是这怪物身着那血色青年的衣衫,分明就是刚从的那邪修,只是如今这怪物,哪还有刚才的英俊之气。而此人的样子,也不像是被盘龙谷的两人所伤,倒像是修炼了某种诡异的秘术,透支了法力才造成的。正当叶峰拼命凝聚法力之时,这怪物却爬向

  • 异界龙神5章(第五章 七星连珠傲天得神功)

    原标题:异界龙神5章(第五章七星连珠傲天得神功)书名:异界龙神第五章七星连珠傲天得神功魔兽森林外围,傲天拍死几只1级魔兽大口吞吃着,身体虚弱感也慢慢逝去,身心的疲惫傲天觉得很困,找了一个地方,傲天趴下美美的睡起了觉。夜已深,今夜月亮诡异的没有出现,大地一片漆黑之色,忽然天空中亮起一颗星,照亮大地,瞬间又有6颗星亮起,7星连成一条直线,7星光芒大放,天空弥漫了巨大的威势散发大陆各处,越是强大的人越觉得威势更重,无数人望着天空的异相心思莫名。龙岛,无数头次神级龙苏醒,“吟”精灵族圣地最深处,元素精灵

  • 当傲娇总裁遇上落魄千金5章(第五章:救命稻草)

    原标题:当傲娇总裁遇上落魄千金5章(第五章:救命稻草)小说名称:当傲娇总裁遇上落魄千金第五章:救命稻草“嗯,回来了。”易笑兮轻声的应道,此时的她微低着头,视线不敢看向两边,不敢看向一旁的萧恒。她想她现在的脸一定很僵硬。三年了,从他婚礼上离开之后,她三年都没有见过他,她没想到再见面会这么猝不及防,还是在这么一个尴尬的场面下。在国外的那些年,易笑兮有时候也会瞎想,等她学成而归,变得优秀漂亮,她要在一个完美的场合出现在他面前,她甚至偶尔幻想,当看着这么完美的她,萧恒一定会后悔当初瞎了眼。只是....她

  • 焚天魂主5章(第五章 刚来就挨揍)

    原标题:焚天魂主5章(第五章刚来就挨揍)小说名:焚天魂主第五章刚来就挨揍很快,十几天转瞬即逝,韩四他们准备出发,韩易也兴冲冲的与朱剑锋两个人准备好行装,如约启程。他们此次要去呆上十几天,龙城城主王家长女王语馨此次大婚,无数宾客前来,人手不够用,而每年进贡的朱云溪竟然被下令调集十名下人,前往王家,在朱云溪看来,这可是莫大的荣耀!一行十几人,浩浩荡荡的前往龙城。韩易此行特地找出了自己只有逢年过节才舍得穿的一套黑色长袍,这是前年过年之时,他央求韩四给自己做的一套长袍,粗布麻衣,韩四很看不惯这件衣服,毕

  • 天策神方5章(第五章 血红色力量)

    原标题:天策神方5章(第五章血红色力量)小说名称:天策神方第五章血红色力量第五章黑夜中,一道白色身影急速划破长空,消失远去。而其后,一道身影紧随而上,似乎在追赶着他。在落向房屋顶的瞬间,那道白色身影迅速转变为红色身影。紧随而上的男子,却是身着一身金色铠甲,在月光下光芒闪闪,而他正是东御亲王府的御都使。“果然是赤血洞天的人。”看着前方迅速变身的人,浑身被一股血煞之气所笼罩,御都使眉头紧皱,喝道:“伏白羽,我知道是你,想不到你既然这么胆大,敢亵渎王妃圣威,真是罪大恶极!”此时的伏白羽,满脸邪气,刚才

  • 扶乩判道5章(第五章 去知府路上)

    原标题:扶乩判道5章(第五章去知府路上)小说名:扶乩判道第五章去知府路上孙把总一伙绿营兵押着徐央朝着知府走之时,忽然听到路边传来欢声笑语,男女之间嬉戏打闹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在路边响起,嗅到浓烈的胭脂香直往鼻孔钻,令人心痒难耐,浮想联翩。徐央朝着路边一看,只见满街的穿红戴绿,打扮的花枝招展,浓妆艳抹的女子在路边依娇买媚,拉着过往的男子朝着身后一座披彩挂红的楼房走,楼房的门口悬挂着一匾,题“丽春院”。而有的男子置之不理,而有的男子则是直往里钻,楼房内时不时的回响着男男女女欢声笑语,奏乐歌声。就在孙把

  • 剑镇诸天5章(005、这可是辰王府!)

    原标题:剑镇诸天5章(005、这可是辰王府!)小说:剑镇诸天005、这可是辰王府!这一幕,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当然,那四名佩戴黄金面具的护卫没有,其中先前出手斩掉宋定云手臂的媚舞还在掩嘴轻笑,显然他们对自家公子的脾气秉性很是了解,早就猜到了朱诚的下场。至于辰王府方面的护卫,不是他们不上,而是小王爷打人从来就没用过他们出手帮忙,因为没人敢反抗,可今天……这公子哥是什么来路!不但反抗,还打你。不但打你,还跟打苍蝇一样,打完之后看都不看一眼!就连朱诚都愣住了,也许是气的说不出话来,也许是被打蒙了,

  • 天人学欧阳米果:我们该怎么做——天心向善,万法归一!

    万法归一,意思是万千法理、千万法门,都可归为一义。怎么才能归一呢?从前人们只关注那个“一”是什么,却忽略了“归”字,岂知只有搞明白什么是归,才能明白什么是一。参天大树万千枝,树干却只有一个,众枝同源,归为一干,于是我们就能明白,归就是归复、回归。向哪里归呢?向一个本源上归,这样就理解了什么是归,什么是一。若能搞明白这一本源,再去看千法万法,就能够全通了。大家很想知道,众多理法的本源究竟是什么?从天人学角度来看,这个本源分为二层意思,第一层,叫万宗同源,也就是说,一切正宗,全通向一个共同的方向。人

  • 玄古子亲传弟子至真为中国人民银行精英分享奇门智慧!

    奇门遁甲逐步从神坛走向哲学的舞台,为人民的衣食住行提供决策和参考,玄古子及其弟子为奇门遁甲正能量传播孜孜不倦的做出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