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婚孕似锦:独爱撞婚小宝贝在线阅读

2017/11/15 18:19:4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婚孕似锦:独爱撞婚小宝贝

第三章 女人,我很满意

经过测试验孕棒上只有一条红线,这说明她还没有怀孕?这么说他们今天还要继续做那事?

陈箐箐看了看手中的验孕棒,又抬头看了看谭黎川,原本脸上隐隐有的期待顿时消散,有的只有苍白:“我,我好像没有怀孕。163女性网

“你是要自己脱,还是我来。”谭黎川淡淡地扫了一眼验孕棒,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对于这个结果并不感到意外,斜睨着仍旧愣着的陈箐箐,嘴角微扬,随手松了松自己的领带。

经过谭黎川的提醒,陈箐箐猛然从自己还没怀上宝宝的事实上回过神,犹豫了一下:“我自己来吧。”

她还是选择速战速决,就当是被狗狗咬了那么一下,很快就会过去的。

毕竟,自己来总比别人来好。

看着陈箐箐一副认命的模样,谭黎川不由感到一阵好笑,天知道有多少女人整日打扮的花枝招展,就是想要爬上他的床,他这么被嫌弃还是第一回。

谭黎川要是知道自己此刻被陈箐箐当成了一只要咬人的狗,也就不会这么轻松的看待眼前这件事。说明http://www.163woman.com/

“你这幅死鱼的模样,我实在是提不起什么兴趣。”

在床上闭着眼睛躺了半天,也没等到谭黎川有下一步动作,陈箐箐有些疑惑地睁眼,只见谭黎川正半裸着身体,双手环胸审视着自己。

这让陈箐箐更是没由来地感到一阵羞耻,想要将自己的身体掩藏起来,却发现根本无处可藏,谭黎川那冰冷的目光,仿佛能透过任何物体将她看透。

“我只负责生宝宝,你行不行,或者取悦你,这种事都不关我的事。”陈箐箐动了动身体,最后还是咬了咬牙,索性把心一横。

要她像那种女人一样取悦男人,摆一些光是想想就让她脸红的动作,这比杀了她还难。

对此,谭黎川有些意外地挑眉,对眼前的这个女人,反感之意稍稍减少,笑话!他——谭黎川要是不行,这世上估计就没人行了。163女性网

“我今天就让你看看,我行不行。”

虽然她才刚成年,但是发育得一点也不含糊,别人有的她有,别人没有的她也有。

“谭黎川,你到底要不要?”陈箐箐此刻恨极了谭黎川,她敢肯定这个家伙是故意的,明明他原本不也是不想跟她接触,总是例行公事,这回也不知道哪根筋抽风了,这般羞辱的逗着她玩。

可是,比起谭黎川,陈箐箐更恨的是自己的身体竟然起了反应,压抑着心中不断升起的怪异的感觉。

想着还在医院躺着的弟弟,陈箐箐的双眸中不由溢满了泪水,要是再给她一次机会,她想她应该还是会为了弟弟做出这种选择,要是她能更争气点就好了……

看着陈箐箐的泪水顺着脸颊滑下,浸湿了她身下的床单,晕开了小片不规则的水晕。

“你说,我要不要?”这让谭黎川动作微顿,心中感到有些烦闷,失去了继续逗弄陈箐箐的兴趣。连谭黎川自己都没发现相比上次而言,这次的动作在不经意之间都轻柔了不少。原文163woman.com

陈箐箐咬牙,废话!

感受到那一股热流,陈箐箐再也忍不住,松开了一直被她紧紧咬住的下唇,低吟了一声,声音娇媚地让她也有些不敢置信。

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生怕还会有什么声音从她嘴里发出来,一抬头便对上了谭黎川那双充满了戏谑之意的双眼,这让她羞得抬不起头。

谭黎川的喉结微微滑动,视线飞速地从陈箐箐那显得略微红肿的唇上移开。

为了不让陈箐箐看出他的异常,谭黎川这次连身体都来不及拭擦,就着急地将衣服往身上套。

“谭黎川。”完事后,见谭黎川又要马上离开,仿佛她就是瘟疫一般,陈箐箐不住苦笑。

听到陈箐箐的声音,谭黎川有些意外,顿下脚步:“什么事?”

第四章 我发誓我不会逃跑的

“我弟弟生病了,而我来这已经有一个星期了,这么久他都没看到我会担心的。推荐163woman.com”陈箐箐的脸上还带着些许高潮后还未褪去的红晕,神情之间仿佛柔的出水,声音带着微微的哀求,“所以……能不能让我去看看我弟弟,至少让我跟他报个平安,就算是看一眼也行。”

闻言,谭黎川侧目看向陈箐箐,目光落在她那还未来得及遮挡严实的身体上,脑海里回忆起那甜美滋味的身子,谭黎川下腹再次涌起火焰。

这让他飞速地别开了目光,不让陈箐箐有机会看清他眼底的不自然。

“拜托你了,以后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听话的。”陈箐箐自然地将谭黎川此刻的沉默当做了拒绝,不由着急地从床上起身,顾不上酸痛的身体,着急地望向谭黎川。

这一个星期以来被断了电话网络,跟外界完全失去了联系,她根本不知道弟弟此刻到底怎么样了。

每天她所能看到的活人就只有定时给她送饭的林叔,无论她怎么套话,林叔都不曾开口跟她说过一句话,她的娱乐活动也只剩下睡觉和望着天花板发呆。说明http://www.163woman.com/

“我会派人跟他帮你报平安的。”谭黎川冷淡的说了这么一句,修长的腿一拔就要走。

见状,陈箐箐踉跄着起身,顾不上自己还没来得及穿衣服,便着急地拽住了谭黎川,不让他离开,“我保证用不了太久,你要是不放心可以让人跟着我。”

“松手。”右手突然被一个柔软的物体所包裹,谭黎川有些不适地蹙眉。

谭黎川将自己今日的不正常统统归为了怕他孩子的母体受损,他也不允许自己去多想些什么。

“就一次,你今天好好休息,明天我会派人跟你一起去,一小时之内你要回到这里。还有……下次做的时候不准再咬着嘴唇。”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谭黎川终于妥协,脸色有些僵硬地甩下这句话,不给陈箐箐跟自己讨价还价的机会,便离开了房间。

“一小时就一小时!我只是给你代孕,问你是给你面子,你有什么权利监禁我的人生自由。”谭黎川刚出门,陈箐箐忍不住松了一大口气,他的后半句话,她自动选择了无视。

限制她的人身自由也就算了,现在难道连她咬不咬嘴唇都要管!

以后莫不是连她一天眨几下眼睛都要一一向他汇报,并且限制次数不成?

“才不理你。”冲着紧闭的房门做了一个鬼脸,心情舒畅了,身上的酸痛似乎也随之缓解了不少。

殊不知此时的谭黎川并未走远,她说的这番话一字不漏地落入了他的耳朵。

“这女人,还真是有点意思。”在林叔诧异的目光下,谭黎川扯了扯嘴角,眼底也有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今天下午,让她回去一小时。”再次深深地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后,简单地交代了林叔几句,这才转身离开。

“少爷已经走了,今天我会跟着陈小姐你去医院的。”

时钟才刚过七点,林叔就看到陈箐箐将房门打开了一条缝,小心翼翼地四下张望,那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让林叔的眼底有了一抹笑意。

这个别墅里突然出现的这个女人,让少爷变得很不一样,这在林叔看来未免不是一件好事。

“我表现的有这么明显么?”被林叔看透,陈箐箐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确定了今天真的可以出门后,便兴冲冲地开始梳洗打扮。

“林叔一定要带这么多人么?我发誓我不会逃跑的……”陈箐箐一出门,就看到了一整排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站在自己跟前的保镖,不住嘴角微微抽搐。

她还以为谭黎川昨天说的什么会让保镖跟着自己一起去,只是随便让两个人跟着她而已,却不想这种电视里才能看到的场景会真实的出现在她身上。

她带这么多人出去,走在大街上会不会被人用黑社会的眼光看待……

陈箐箐很想拒绝这种“厚待”。

“少爷说了,陈小姐你出去要是不带他们,那他昨天答应过你的事也就当没发生过,陈小姐也就请你回房间了。”像是早就料到了陈箐箐会有这幅反应,林叔也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口气更是不容拒绝。

陈箐箐认命地叹了一口气,双手紧紧地抱住了其中一个保镖的手,说什么都不松开,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你们不带我去看我弟弟,我今天就不松手了!”

被抓住的保镖十分无语,这不是他能决定的啊。

几个保镖面面相觑,见林叔颔首,这才停下了离开的脚步,再次排成了两列紧紧地将陈箐箐围在了中间。

一路上的气氛都压抑地让陈箐箐喘不过来气,她想试图让气氛变得活跃点,可是到头来都只有她一个人喋喋不休地讲着,就像是一群正常人里面的神经病一样。

那些保镖连脸上的表情都没变过,陈箐箐有些沮丧的闭上了嘴,忧郁地望着窗外发呆,这日子还能过吗!

“我姐姐今天来了么?她还是没来对不对!昨天你们答应过我,今天姐姐要是还不来就允许我出院去找姐姐的,我不要打针化疗了……”

在距离陈莫莫的病房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就能隐隐听到那里传出的争吵声,甚至还有玻璃破碎的声音,这让陈箐箐将旁人那诡异的目光都抛在了脑后。

脚下加快了脚步,要不是身边的保镖过多,她甚至恨不得多长几条腿,跑到陈莫莫身边一探究竟。

“你们都给我让开!我要去找我姐姐。姐姐……”一脸慌乱地从病房中跑出的少年,一打开病房的门便看到了手伸在半空中正准备开门的陈箐箐。

顿时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般,顿时没了脾气,有些心虚地低垂着脑袋,不敢直视陈箐箐的目光。

“莫莫你又没有好好配合治疗了?姐姐不是跟你说过,姐姐去赚钱治你的病,可能不会像以前一样天天来看你么?”看到房内一片混乱,不用问,陈箐箐就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有些生气地瞪着陈莫莫,俨然一副长者的模样。

“谁让姐姐这么久都不来看我,我还不是担心姐姐你出事了,我真的很想姐姐。”陈莫莫委屈地撇了撇嘴,在陈箐箐的监督下,乖巧地让护士重新给他插上管子。

双眼一眨不眨地紧紧地盯着陈箐箐,生怕一个眨眼,眼前的人就会在他跟前消失一般,他心疼的看着陈箐箐:“姐姐,你最近好像瘦了,工作是不是很辛苦?如果我不……”

深知陈莫莫性格,陈箐箐不等陈莫莫说完,便不悦地打断了他的话:“没有什么如果,莫莫你要听姐姐的,好好治疗,你一定会好起来的,等你好起来,你就能帮上姐姐了。”

“嗯。”陈莫莫乖顺的点了点头,脸上是病态的苍白,看不出一丝血色,若不是方才看到他大发脾气,甚至丝毫不会有人怀疑,只要轻轻碰他一下,眼前的人便会消散在这充满了消毒水味道的空气中。

“姐姐,他们是谁?”说了半天,陈莫莫这才将注意力从陈箐箐身上移开,转到了一直站在陈箐箐身后的保镖身上。

“他们……”这回轮到陈箐箐感到心虚了,要不是陈莫莫提醒,她早就忘了自己还带了这么一大群的跟班,她总不能直接说说这些都是她的工作需要吧!

随时随地带着这么一群黑衣人,她又不是黑社会……

“姐姐你到底在做什么工作?”对陈箐箐了解颇深的陈莫莫,一眼就看出了她绝对有事情瞒着自己,而且这件事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情。

在陈莫莫的注视下,陈箐箐只觉得如同芒刺在背,脸上也再也笑不出来。

第五章 我的去留,要你决定吗?

她只能将自己接下代孕的事情告诉弟弟,不过,她用的不是代孕,而是谭黎川要娶她。

但是因为谭黎川家里特殊,所以她要先怀孕。

她的生活算不上好,但是她却一点也不怪命运的安排,反而很感谢命运,让她可以有这么好的弟弟。

从小她的父母便双双离开,那时候她才刚上小学,对于父母的印象并不是很深厚,家里就只剩下她跟弟弟相依为命。

她也不得不从小学会做各种事情,好养活她和弟弟,因此他们之间的感情甚至超越了寻常的姐弟。

平日的勤工俭学,也一点没有让她的成绩下降,作为A大的优等生,陈莫莫也很为她感到开心,莫莫的学习成绩虽然不尽如人意,但是却对绘画有着异样的天赋。

可是每每画画,他便会无缘无故的晕厥,后来发作的也是越来越频繁,直到再也瞒不住了,在陈箐箐跟他冷战了很多天后,陈莫莫这才同意去医院做检查。

生活总是喜欢跟人开玩笑,癌症两个字彻底打破了他们之间幸福的生活,因为支付不起高昂的医疗费用,陈箐箐不得不被迫加入代孕组织,这也彻底改变了她的生活。

“姐姐,真的是这样吗?”陈莫莫心里还是有些疑惑,他从来不知道有人追姐姐。

陈箐箐扬起一个微笑:“当然了,姐姐什么时候骗过你。”

“可是,我听说那些豪门的人,他们只要孩子,不要母亲。”陈莫莫有些担心姐姐也遇到这样的事情。

“不会的,他很爱我,他父母也很喜欢我。”陈箐箐故作轻松,说着违心的话,“不然,他怎么会让这么多保镖跟着我。”

“姐姐,我相信你是天底下最棒的!”陈莫莫抬起头笑得和孩子一样。

“那就这么说定了,莫莫你在这好好接受治疗,姐姐还有事先走了,过段时间姐姐还会再来看你的,那时候你一定要好起来。”

“嗯,我们约好了。”陈莫莫拉着陈箐箐的手指改了一个印,这才满足地笑了笑,阳光透过窗户打在他那苍白的脸上,更是让人觉得心疼。

离开了病房后,没有任何迟疑,陈箐箐便绕到了陈莫莫的主治医生那里,将支票交给了医生。

“这里的钱虽然可能还不太够,但是后期的我很快就会来补上,医生拜托你了,无论要多少钱,一定要好好救治我弟弟,他已经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亲人了。”陈箐箐哀求的开口,她做了这么多,绝对不能功亏一篑。

“这是我们医生的职责,只是你也要快点集齐后期的费用,我能帮的我也一定会尽力。”

医生也是很同情他们姐弟两的遭遇,这才破例允许他们可以先住院后缴费。

“谢谢您。”再三的感谢了医生,陈箐箐这才随着林叔走出医院,心中更是下定了决心,就算是为了莫莫她也要更努力才是,快点怀上宝宝,交上剩下的医疗费。

“嗯……莫莫,别闹姐姐很累,让姐姐再睡一下。”迷迷糊糊中陈箐箐隐隐感到有一只大手在她身上不断游走,被她拍开了,不出半秒便又再次攀上了她。

这让陈箐箐下意识地就觉得这是陈莫莫在逗她玩,以前他就经常这么叫她起床。

不顾陈箐箐的反抗,那双大手反而得寸进尺一般,直接撩起她的睡裙,在她身上游移了起来。

异样的触感让陈箐箐猛然惊醒,她这才想起自己早就没有跟陈莫莫一起生活了,这么想来,现在趴在她身上,对她上下其手的也只会是一个人。

“你怎么来了?”在看到谭黎川那张脸的那一刻,陈箐箐只觉得自己的心又沉了沉。

在她看完弟弟回来后没几天,她就在谭黎川的安排下,让一个家庭医生已经为她做了一次全身检查,距离上次,已经足足有十几天没有再看到谭黎川了。

她还天真的以为自己可能已经成功怀上了宝宝,一举一动都格外小心,今天看来,自己应该是又失败了。

谭黎川那双深邃地双眸紧紧地注视着陈箐箐,仿佛生怕错过她的一举一动一般,甚至有着一种以往没有的炽热:“我的去留,要你决定吗?”

双唇猛的被谭黎川封上,陈箐箐不住瞪大了双眼,脱衣服的动作也随之戛然而止。

第六章 他不是谭黎川!

她总觉得今天的谭黎川有哪里不对劲,可是就是说不上来个所以然。

“宝贝别那么紧张,放松点。”谭黎川富有磁性的嗓音在陈箐箐的耳边响起,让她莫名的就放松了下来,身体也不再绷的那么紧。

“你们在干嘛!”听到那熟悉的声音,陈箐箐不由一愣,她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那声音并不是她身上的人所发出的,这让她猛然惊醒,慌乱地推开了身边的男人。

在看到门口脸色铁青的谭黎川,又看了看自己身侧,跟谭黎川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陈箐箐的脸色也随之瞬间变得苍白。

怎么会这样。

“哥哥,好久不见,你说我们都这样了,还能干嘛?”面对谭黎川的质问,男子面不改色,甚至还伸手将陈箐箐揽进了自己的怀抱,神色之间是满满的挑衅。

谭黎川的脸色也随之越发的阴沉,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甚至还能听到细微的骨头摩擦的咔咔声。

“你不是谭黎川……”感受到谭黎川向她射来的的冷冽的目光,陈箐箐猛然从自己的情绪中回过神,顾不上惊讶。

有的只有恼怒和羞愤,拼了命地想要推开紧搂着自己的男人,却没能撼动他分毫。

在谭黎川身下,这是她接下代孕工作应该做的,而现在还要她屈服在他弟弟身下……

“你起来!”都怪她太大意,明明两人之间给她的感觉是那么不同,她只要再多想一下,就绝对不会到这种不可收拾的尴尬地步。

“陈箐箐你还要继续装么?不得不说,我也差点被你骗了,我看你分明很享受,不是么?”陈箐箐此时的举动,看在谭黎川的眼中,更是显得格外的刺眼。

之前对她所产生的好感也随之荡然无存,自嘲地笑了笑,她身上的红痕无疑不是对他之前对她心软的嘲讽。

想到这谭黎川一个箭步上前将陈箐箐猛的从男子怀中拽出,没有任何要怜香惜玉的意思,狠狠地将人摔在了地上。

顺便还不忘将扯过陈箐箐随身携带的手帕上擦拭了一下,就好像陈箐箐多么肮脏一样。

这一幕,刺伤了陈箐箐的眼。

“对女孩子要温柔点,怪不得哥哥你到现在都还没有女朋友,我不就是好奇看看,哥哥最近那么费心保护的女人是谁嘛!哥哥你也不用发这么大脾气吧!”见状男子也毫不在意,自顾自地将衣服穿上,全然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地盘。

“要是我像你这么滥情,欠了一屁股的桃花债,老爷子也不会让我来继承谭家的一切了。还有一件事,谭黎辰,你给我从这里滚出去,这里是我家。”谭黎川狠狠地瞪着眼前悠然自得的男人,恨不得亲自上前,将他从窗户丢出去。

“是林叔让我进来的啊!他还喊我少爷,我还以为这是哥哥在欢迎我呢!”面对谭黎川的怒火,谭黎辰没有半点退缩之意,反而更显无辜。

“不过哥哥你既然这么不欢迎我,那我就先走了。”谭黎辰无谓的耸了耸肩,临走前还不忘摸了摸陈箐箐那泛白的脸,“宝贝,我们下次见,今天我很开心。”

“我警告你,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哥哥生气了啊!生气可是会变丑的哦!”谭黎辰笑的更为张扬了几分,不等谭黎川反应过来,便贴心地替房内的两人关上了房门,大笑着扬长而去。

在谭黎辰离开以后,房内压抑的气氛便更沉重了几分,看着谭黎川那张阴沉的脸,陈箐箐下意识地抱紧了双臂,一时间忘记了哭泣。

第七章 求你,不要打掉我的孩子!

要是眼神能杀人,她丝毫不怀疑自己此刻已经死了上百次了。

“看见你就恶心,是不是谁都可以上你。”谭黎川薄唇轻启,言语之间不难感觉出他满满的厌恶之意,随手丢给了陈箐箐一个毛毯,挡住了她的身体。

“我跟他之间什么都没有,而且我根本不知道他是你……”陈箐箐苦涩,试图解释,却更有一种越描越黑的错觉,而且自己心中也越发的没底气。

“这么说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你根本不知道你是在跟我做那事,还是跟他。”谭黎川嗤笑了一声,对于陈箐箐这苍白的解释,更是一个字也不相信。

笑话,他们谭家的情况,外界一清二楚,谁不知道谭家有两个少爷,而他作为她的金主,她又怎么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更何况,谁知道除了被他抓包的这次,在此之前还有没有背着他做过什么。

要不是谭黎川此刻早就被怒火冲昏了头脑,他很快就能想清楚,如果是谭黎辰刻意伪装,就连天天在他身边的林叔都能被骗过去,更何况是对此毫无防备的陈箐箐,可惜那只是如果。

谭黎川的话音刚落,门外就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少爷,我现在方便给陈小姐再做一次具体的检查么?”房间是一片凌乱,此时才想要离开已经来不及,那刚进来的女子只能醒着头皮继续道,手中的医疗箱显示了她的身份。

看到女子进来,陈箐箐早已暗淡下去的双眸像是看到了某种希望,只要家庭医生愿意帮她,绝对有办法证明她的清白。

“这种放.荡的女人没资格怀我谭黎川的孩子,你给她安排流产手术,时间越快越好,我一秒都不想再看到她。”丢下这句话,谭黎川便头也不回地离开,甚至没有一丝留恋,更别说给陈箐箐什么解释的机会。

“我有宝宝了?谭黎川!你不能打掉他……”听到谭黎川的话,陈箐箐猛的从地上站起来,却被女子挡住了去路,急得她忍不住哭出声来,“医生我求求你,让我过去,或者帮我劝劝他,我真的没有做对不起他的事,肚子里的是他的宝宝我可以用我的性命发誓。”

女子歉意地冲陈箐箐笑了笑,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不是我不让你过去,只是你这个样子出去真的好么?少爷决定的事,他是不会做出改变的,至少这件事我帮不了你,但是我相信你。”

经过女子的提醒,陈箐箐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上一件衣服都没有,那些暧昧的红痕仍旧清晰可见,就算她不在意别人看他的目光,但是这一切落在谭黎川眼里,无非是火上浇油。

“谭黎川……”陈箐箐失神地念着谭黎川,双手捂着自己平坦的腹部,脑海是一片空白。

原来她肚子里真的有他的宝宝了?可是他却不要这个宝宝了……

她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因为那毕竟是一个生命,是他的孩子!

可是这时候他应该完全不相信了,陈箐箐无比哀求的看着他,“你要相信我,这孩子真的是你的……”

这个解释,说出来竟是那么的苍白无力,连她自己都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谭黎川冷冷的看着她,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冷笑:“那么,你要如何证明呢?刚刚你可是和别人躺在一起的!我谭黎川不需要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

说完以后,来了一群人直接将陈箐箐拖出去,她拼命的挣扎,誓死不愿意离开这里。

因为她非常清楚这一点,一旦离开了这里,那就没有任何机会了。

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够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谭黎川!你会后悔的!这是你的孩子啊!”在即将被拉出门口的时候,陈箐箐绝望的崩溃大叫,然而却并没有得到任何的挽留。

谭黎川冷冷的看着那个女人被拖出去,嘴角的笑容更深了。真是一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到了这个地步,居然还想有一丝挣扎,她是小看了自己吧!

这一路的拖拽,让她本来就疲惫的身体,有一些支撑不住,冰冷还有刺骨的空气,如同银针一般扎进了自己的身体。

但是任由她怎么挣扎,回应她的,这是无尽的力道,和加快的步伐。

婚孕似锦:独爱撞婚小宝贝》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婚孕似锦 或 独爱撞婚小宝贝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身不由己:贤妻难当18章

    原标题:身不由己:贤妻难当18章小说名:身不由己:贤妻难当第18章谁是你女人?“嘘!为什么总是这么胆小?”他贴着她的耳朵,问道。沈可佳被他的气息弄的激灵一下,想要站起来挣脱他,却被他按得死死的,动不了。“放开我!混蛋!”“不放!”挣不过他,她便偏过头,对着他手臂咬下去,还没等用力,他已经轻笑着开口。“不怕等一下春晓回来看出来,就使劲儿咬!”沈可佳颓然松了口,重又拼命挣扎。“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他在她挣脱的最剧烈的时候毫无征兆地放开了她,由于用力过猛,他一松开,她连同椅子一起往侧面倒去。“啊

  • 纪先生,既放手就别回头18章

    原标题:纪先生,既放手就别回头18章小说:纪先生,既放手就别回头第18章再遇爱却已经年安鸾不再接待别的客人了,因为没人敢碰她,虽然她也没有离开洗浴中心,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她头上顶着“杜哥的女人”几个字。杜哥女人到底有多少,谁也不知道,但只要是还打着他标签的,不管在哪里都是不能招惹的存在。安鸾觉得自己运气不好,纪云天之后她以为多接触些男人可以让她忘记爱情的毒痛,没想到遇到的第一个男人就终结了她被别的男人碰的命运。但这样,也导致她赚不了更多的钱,杜哥来了一次就再也没来过,谁来给她小费?安鸾学会了抽烟

  • 情非得已:贤妻难为18章

    原标题:情非得已:贤妻难为18章小说:情非得已:贤妻难为第18章不赖着你了何晓初把面条煮好,卤汁浇上,婆婆也锻炼完回来了。一家人围坐在桌子上,吃着热呼呼的面,谁也没发现何晓初与往常不同。她脸上的伤,还有发烧,也没人在意。“妮妮,自己去收拾好书包,马上送你上学。”集体吃完后,何晓初吩咐完小丫头,自己迅速地收拾完桌子,碗拿出去洗干净放好。肖胜春也回房穿外套,何晓初跟进来,轻轻带上了门。“胜春!”“恩?”肖胜春一边穿外套,一边爱理不理地应了一声。“今天上午你请个假,我们去一趟民政局,把离婚手续办了。我

  • 念恋成灰,难赋深情18章

    原标题:念恋成灰,难赋深情18章小说名称:念恋成灰,难赋深情第十八章慕暖死了,丧妻之痛“叶先生好像哭太久了,这样下去会损坏身体,去劝劝他吧……”“丧妻之痛,哪里那么容易消解?随他去吧……”“丧妻?呵呵。”“我听说叶太太的肾是叶先生亲自命人挖的,挖完了也没有看着她,现在人家连命也不稀罕要了,再哭又有什么用?”“唉,太可怜了,那么年轻的女孩子,这父母看到了得多伤心……”“你不明白,这位叶太太的身世……唉,你想象不到的可怜……”……在海边跪到天黑,一直悲恸到昏厥过去。醒来时,叶劭琛人已经被送到了他的家

  • 豪门欢:酷总裁的独家溺爱18章

    原标题:豪门欢:酷总裁的独家溺爱18章小说书名:豪门欢:酷总裁的独家溺爱第18章当面致谢叶子墨的书房里,他端坐在太师椅上,脸上的表情比在大厅时更冷肃。他冰冷的眼神带着极强的压迫性看着管家,管家的衬衫都被汗水打湿了。半晌,叶子墨才以肯定的语气说道:“你在徇私!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再被我发现,后果你自己去考虑!”管家还想辩解几句,没等张口就被他冷硬的目光逼回,只敢连连称是。“对不起叶先生!是我不对,我以后绝对不会这样了!”“回去吧!”“是,叶先生!”管家毕恭毕敬地说完,退出了房间,走到门外才敢

  • 一珏红尘浅尽欢18章

    原标题:一珏红尘浅尽欢18章小说名称:一珏红尘浅尽欢第18章谋划时盈盈的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她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夜珏,你说。”她强行稳住自己的心态,脸上一如既往的带着笑意。“你是不是知道,浅浅注射的是什么?”“不,我不知道啊!”时盈盈几乎是下意识的否认,她当然不能承认这件事情。而且现在时浅已经死了,属于她的好日子就要来了,她怎么能承认这样的事情呢?顾夜珏的眉头松开,“盈盈啊,我现在,可只有你了啊!”所以,你最好不要欺骗我,如果你真的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我保证你会死的很难看!————“顾少,我

  • 豪门老公深爱33天18章

    原标题:豪门老公深爱33天18章小说名称:豪门老公深爱33天第18章生米煮成熟饭吧“我的脚好像是扭到了,动不了。”俞晓顾不上跟他纠正老婆的称呼,苦着脸回答。“老婆,咱坚持一下,我马上背你下山。”康少南安慰着俞晓,边说边蹲到她的面前,要背她下山。“那个……”俞晓有些欲言又止。“老婆,怎么了?”康少南回头看着她。“我……我的裙子破了……”俞晓咬了下唇,有点尴尬。“哪里破了?我看看!”康少南立即转过身子,盯着她的裙子看。“喂,不许乱看!”俞晓尴尬的捂住破掉的地方,那里还露着她的粉红色小裤裤。康少南看着

  • 一夜相思絮满城18章

    原标题:一夜相思絮满城18章小说名称:一夜相思絮满城018惩罚“我做错了什么?”白素素哭着尖叫,满是委屈。是啊,她做错了什么?其实顾东城也说不清楚,或者不是她做错了,而是自己。怪他之前没有认清自己的心才将她带过来,伤透了陆采薇。所以他这样做不是在惩罚白素素,而是在惩罚他自己。白素素见他表情麻木,不甘心地上前跪在他的腿边,仰头看着他说:“东城,你看看我,我才是你爱的人白素素。陆采薇她已经死了,难道你忘了她曾经背叛过你?她的死也不是你的错,你根本不用自责,也不能怪在我头上,她根本就是咎由自取——”白

  • 迫嫁豪门:钻石老公的深度溺爱18章

    原标题:迫嫁豪门:钻石老公的深度溺爱18章小说书名:迫嫁豪门:钻石老公的深度溺爱第18章演戏“歆儿,别说了,都过去了。”“所以,我不再怨他不再怪他,他若不死,我又怎可能过上小姐般衣食无忧的生活呢?”叶歆婷的话让陆俊逸内心一阵抽痛,痛得他脸上笑意尽失。他多希望在十六年前,从孤儿院接走她的不是萧家,而是他们陆家,也许她现在就不会那么痛苦。也许,她会爱上他……陆俊逸低下头,轻轻的吻上了叶歆婷额前的发丝。叶歆婷明显的一怔,但她却没有想要逃开的念头。他的吻如春风般,轻轻的、柔柔的,一股甜意直串叶歆婷的心头

  • 青隽寂凉城18章

    原标题:青隽寂凉城18章小说名称:青隽寂凉城第18章我就是要让她生不得安宁,死不能安息是冷亦将池隽的骨灰盒带回来的。顾凉城捧着那方黑色的盒子,眸底阴鸷流转,嗓音低低喃喃,在没有开灯的病房里有种阴森的诡异,“池隽,不是不想见我?我偏要让你困在我的身边,生生世世不得轮回。”池隽的骨灰盒在顾凉城的病房里放了三天,第四天的时候,冷亦婉转的提醒,“顾先生,池小姐已经不在了,是不是……要让她入土为安?”男人的手指抚摸着黑色雕花的骨灰盒,眉骨间全是冷冽的寒意,声线阴沉,“我就是要让她生不得安宁,死不能安息,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