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天棺在线阅读

2017/11/15 17:24:1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天棺

第3章 青铜巨蟒

  看到地上的影子,我已经确定,她是人,不是鬼了。说明163woman.com

  此刻,女孩还显得有些生气,正怒气冲冲地盯着我,手中的猎枪并没有放下,枪口正对着我的脑门。

  不是女鬼,那就好办,我灵机一动,慌忙陪笑道“我说,美女姐姐,你知道不知道,这山里什么地方有金线重楼啊?”

  女孩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不少,看着我哈哈一笑,枪口也跟着放下来了“这还差不多,孙小贱,这金线重楼是什么东西?”

  我愣了愣神,飞快地在脑海中搜索着这个女孩的记忆,可是仍旧一无所获“你认识我?”

  “我是欧阳晓晓,前年的时候,我跟我爸一起去过你们镇子上。”欧阳晓晓笑了笑“当时正遇到你打猎回来,还跟你买了好多野味呢,老胡那时候跟我们吹嘘,你孙小贱,可是整个木齐镇,最为厉害的猎手。”

  她这么一说,我顿时有了记忆,似乎还真有那么回事。

  当时有个男人带着一个女孩说是来旅游的,说要买些特产回去送人,是镇医老胡带到我家去的,我还帮着他们将野味全部腌成了腊味。

  我记得,那女孩就叫欧阳晓晓,还比我小一个多月。

  既然是熟人,在这荒山野岭遇上,我们不禁惊喜万分,想到刚刚那山蟒,仍旧是心有余悸。版权163woman.com

  刚刚遇险还一起互相帮忙过,此刻我们关系又是拉近了不少。

  欧阳晓晓是跟她爸一起入山的,是为了找一种叫做“七叶一枝花”的东西,至于为什么要找那东西,她却没有说。

  当再次问起我为何入山的时候,虽然心中有些焦急,可我亦是没有丝毫隐瞒,将母亲生病需要草药的事情又说了一遍。

  当我将怀中那被保鲜膜包着的金线重楼的图片,拿出来给欧阳晓晓看的时候,她顿时变得十分惊讶“你说的这金线重楼,就是我们要找的七叶一枝花。”

  七片叶子,七片花萼……

  七叶一枝花?

  看了看手中的图片,我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既然我们都是要找这东西,小贱,要不然一会你跟我去找我爸,人多力量大。”欧阳晓晓看了看我道。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人多力量大,这话确实不错。

  尤其是,这昆仑腹地,我也未曾来过,若是有欧阳晓晓和她爸爸一起帮忙,也有个照应,或许机会也会更大。

  达成了一致,我们相视笑了笑,目光却又落到了刚刚那条山蟒的尸体上。

  欧阳晓晓说,她手中的匕首,可不是凡品,居然都伤不到那山蟒的头颅,实在是有些古怪。

  它头颅居然那么坚硬,若是普通山蟒,是绝对不可能事情。

  我们走到了那山蟒尸体的跟前蹲了下来,这才发现,从头到尾,这山蟒的身上,都被一层厚厚的青铜铠甲包裹着,因为岁月的侵蚀,铠甲上面已经布满了一层,厚厚的铜锈。

  刚刚我在月下看到的,它身体反射的绿色光芒,恐怕就是这些铜锈产生的。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山蟒两只眼睛此刻已经变成了血窟窿,正冒出了汩汩腥臭的暗红的血液,几乎将整条小溪都染红了。

  我的目光再一次落到了那山蟒头颅的铠甲上“晓晓,你看这是什么?”

  在这青绿色的青铜铠上,刻着一个图案,而那图案模样,居然,和我们要找的草药,一模一样。

  长长的草茎上,七片叶子,七片花萼,再加上那轮形的花蕊和纤细的花瓣,典型就是一颗,老胡告诉我的金线重楼。

  只不过,刻在这铠甲上的金线重楼,整株都是猩红色……

  欧阳晓晓在铠甲前蹲了下来,似乎陷入了深深的思考,良久方才站起了身“小贱,走,咱们赶紧先去找我爸。”

  这事情也实在是太邪乎了,一条山蟒上居然披着盔甲,此刻更是映着我要找的金线重楼的图案……

  看到欧阳晓晓紧张的模样,我亦是察觉到了不对劲,难道她爸爸会知道,这一切会是怎么回事么?

  想到这里,我整理了一下背包,馍饼都被血水给泡了,肯定不能吃了,不过打猎的工具,还是得带着。

  欧阳晓晓对这一带很熟悉,此刻带着我,迎着月光,在小路中不断穿梭着,不过片刻便来到一片开阔地带。

  我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年了,居然还从来都不知道,在这山中,居然会有这么一处地方。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开阔地处四周都被大树环抱,若不靠近,根本就发现不了这里的存在。

  前方是一片翠绿的草地,里面还有着许多不知名的小花,在月光的照射下和山风的轻拂下,正在快乐地摇曳着。

  草地过去,中央是一片石头砌成的高大院墙,隐隐可以看到一些木质屋顶从院墙后面透出来。

  看着我愣愣地站在哪里,欧阳晓晓笑了笑“走,我爸就在里面,我们也是前两天才发现这个地方的。”

  欧阳晓晓带着我,踏过了草地,来到了院墙的跟前,我不由得愣住了。

  在这院墙的上面,居然画着许许多多金线重楼,一丛丛,一簇簇。

  不过,就跟我们刚刚在那山蟒头颅盔甲上看到的金线重楼一个模样。来自163woman.com

  这些金线重楼整株都是血红色的,簇拥在一起,密密麻麻,给人一种极为诡异的感觉。

  而且,这院墙根本就没有门,我们又怎么进去呢?

  欧阳晓晓走到了院墙跟前,双手放在一朵金线重楼的花朵上,而后使劲一扭,一道暗门便展现在我们跟前“当初,我和我爸,为了研究这机关,可是费了不少时间。”

  “晓晓,别告诉我,这次你和欧阳叔叔,又是过来旅游的哦?”看了看欧阳晓晓,我不禁再疑惑道。

  一般城里人来我们山里旅游,是图个新鲜,也就踏踏青钓钓鱼什么的,可绝对不会像他们父女这么神神秘秘的,哪怕是那些驴友,也不会说,钻入到这危险重重的深山老林中来,甚至还会什么研究什么机关……

  欧阳晓晓转头看了看,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你觉得呢?”

  我觉得?

  我自然是觉得,肯定不会是旅游这么简单了。

  求收藏,谢谢。

第4章 八角青灯

  看到我站着没动,刚刚走进暗门的欧阳晓晓并没有准备给我解释,而是又走了出来,拉着我的手道“快走吧,难不成,你害怕了,害怕我是女鬼姐姐?”

  我长这么大,这可是第一次被女孩子拉着手,不禁满脸都是火辣辣的,心脏不停地乱跳,似乎要从嘴里蹦出来了。

  就连她调侃我,都没有听出来。

  欧阳晓晓的手,很柔软,而且很温暖,这种握在手中的感觉,居然如此舒服。

  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异样,欧阳晓晓没有松手,而是拉着我从暗门走了进来。

  此刻,我已经被眼前的景色给深深吸引住了。

  从暗门进来,两边都是半人高的矮松树,一条小道从中间穿过,一直通向前方的楼阁。

  这些楼阁,都是清一色的木质古式风格,雕梁画栋,只是上面的图案,色彩有些阴暗,在这月光的照耀下,顿时给人一种古朴和神秘的感觉。

  顺着小道往前朝楼阁方向走了数十米,在矮松树林的尽头,楼阁大门的两边,放着两只石兽。

  我看不出,那石兽到底是什么东西。

  说它是蛇,可是却又长着脚,头上还有角。

  说它是龙,可是头上的角却只有一只,而且还在吐着信子。

  只是,他们的身上的纹理来看,似乎应该都是披着一层铠甲,就跟我们刚刚遇到的那条山蟒身上的铠甲,一模一样。

  我心中一惊,不由得再朝他们头顶看来过去。

  果然,上面,亦是刻着一棵鲜红的金线重楼。

  “爸!”欧阳晓晓已经走在前面推开了大门。

  一股浓浓的血腥气息,顿时迎面扑来。

  “爸!”欧阳晓晓变得更加焦急了,三步并作两步,朝屋里冲了进去。

  阁楼大门里面,是一间宽阔的大厅。

  那浓浓的血腥气味,就是从这大厅中央传出来的。

  那里,躺着一条巨大的山蟒,已经被人拦腰砍成了两截,腥臭的血水,几乎流满了整个屋子的地面。

  在这大厅的中央,挂着五只灯笼,组成了一个五角星的形状。

  不过,这些灯笼的形状十分奇怪,居然都是八角形的。

  几根支架撑起了整个轮廓,而在灯笼的每个面上,都蒙着一层薄薄的灯罩,上面居然还画着许多美女出浴图。

  八角形灯笼,散发出一种青色的光芒,将整个大厅都照亮,而除了地上山蟒尸体,和四周的几个大柱子,整个大厅空空如也,什么东西都没。

  “爸!”欧阳晓晓松开了我,急切地朝大厅后面奔了过去,我不甘怠慢,慌忙紧随其后。

  夜,很静。

  回应她的,除了死寂,还是死寂。

  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声。

  整个楼阁的第一层,一共有三间房间,正如我猜测的那样,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影,根本就没有欧阳晓晓他爸爸的踪迹。

  “晓晓,会不会是欧阳叔叔出去了啊?”看着欧阳晓晓心急如焚的模样,我不禁安慰道。

  “不会,我爸的八角青灯都在,绝对不可能就这么离开的。”欧阳晓晓摇了摇头,而后又开始呼唤起来“爸,你在哪里啊?”

  “咯吱咯吱!”“砰!”“啪!”楼上,似乎传来了声响。

  “楼上有动静,会不会欧阳叔叔上楼了。”看了看前方那略显有些幽深的楼梯,我转头看了看欧阳晓晓又道。

  “应该不会,我爸从来没有去过楼上。”欧阳晓晓的眉头紧锁了起来。

  “这院子里面,除了你和欧阳叔叔,还有什么人吗?”我亦是眉头紧锁,怎么感觉这欧阳晓晓如此犹豫,似乎在瞒着什么东西一样。

  “没有!”她又摇了摇头。

  “这不就得了!”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这里就你和欧阳叔叔两个人,我们在一楼没找到他,二楼又有动静,肯定是他了。弄不好,他刚刚斩杀了那条山蟒,担心再有什么东西进来,而后上了二楼。”

  欧阳晓晓一脸不置信的表情盯着我,想要说话,我却又抢先开口了“要不,我们上楼看看,不就得了吗?”

  “可是,我爸特别交待过我的,一定不能够上楼。”欧阳晓晓脸色居然变得十分严肃起来。

  “我说,晓晓同学,都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顾忌那么多啊?”我不由得一阵郁闷“若是在楼上找到了你爸,一切都好说;若是这楼上还有山蟒,刚刚那声音是你爸跟山蟒在搏斗,我们是不是也能够帮上一些忙呢?”

  听到我的话,欧阳晓晓顿时犹豫,良久方才点了点头。

  从背上抓起猎枪,我们将子弹装好,握在了手中,便猫手猫脚地朝楼梯口摸了过去。

  男子汉大丈夫,这个时候,我自然不想认怂,慌忙抢先走在了前面。

  楼梯,也是木质结构的,似乎是年代久远了,踩上去居然冒出了“咯叽咯叽”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晚,显得尤为清晰。

  八角青灯的光芒,并不能够照耀整个楼梯的,不过是走了数步阶梯,我们眼前顿时变得一片漆黑起来。

  摸出手电给打亮了,顺着楼梯照去,我才发现,这梯级的长度,远远比我想象的还要深远,手电光射过去,居然看不到尽头。

  “小贱,你说我爸真的在楼上吗?”欧阳晓晓显得十分紧张,就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了,而且居然还伸出手,抓住了我打手电的衣袖。

  欧阳晓晓贴近了我的身侧,我可以感觉到她那微微颤抖的身躯,甚至可以闻到她身上那股,独有的女人香了。

  看到此刻她居然如此依赖于我,我的青春柯尔蒙不由得迸发出来,一下子胆子亦是大了不少。

  “晓晓,放心,有我在呢,别怕!”我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臂,而后举着手电,托着猎枪,伴随着楼梯那咯叽咯叽的声音,缓缓朝上面走去。

  在这悠长的巷道中,在这漆黑的环境里,总是容易让人感觉到,一股难以言喻的压抑感。

  我已经记不得爬了多少层楼梯了,我也不记得,我们到底走了多久,可是我却感觉到,自己全身,似乎都因为紧张,而汗透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电光,居然落到了上方一道虚掩的木门上。

  看来,我们马上就要到第二层了。

  鬼叔QQ读者群,197448289,欢迎加入。

第5章 阁楼鬼影

  手电光远照的地方,在那楼梯的尽头,是一道虚掩的木门。

  而几乎是在我手电光所到之处,忽然人影一闪,我不由得心中一惊。

  等我再看的时候,却是空空如也,一片漆黑,什么东西都没有。

  我不禁揉了揉眼睛,难道是我看花了?

  “小贱,你,你有看到那红色的影子了吗?”欧阳晓晓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上。

  果然,不是我的错觉,就连欧阳晓晓都看到了。

  “晓晓,没事,或许是欧阳叔叔也不一定。”这个时候,在女孩子面前,我自然不能够显得胆小,心中虽然惊骇,却仍旧装作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又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

  这或许是一个很烂的理由,不管是欧阳晓晓,还是我自己,都知道,那不可能是她爸爸,她爸爸不可能穿着那么艳红的衣裳。

  不过,我们谁没有说出来,而欧阳晓晓抓着我手臂的手,似乎抖得更加厉害了。

  她这种状态,手中的猎枪无疑已经成为了摆设,我干脆将手电交到了她的手中“晓晓,你来照亮,有我一把枪应该足够了。”

  此刻,欧阳晓晓很听话,直接将手中的猎枪放了下来,接过我手中的手电,依旧朝前方照去。

  不用打手电,我握着手中的猎枪,不由得又多了一分底气。

  只要,有些不对劲,我将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弹膛里面的两颗子弹全部射出去。

  四周,很静。

  除了我们踩在木楼梯上的咯叽声,还有我们沉重的呼吸声,再也听不到任何声响。

  紧握着猎枪,我一步一步缓缓朝楼上走了过去。

  轻轻推开了那虚掩的木门,一股寒气迎面扑来,不由得,让我一个机灵。

  那寒风,就如同,一道道刀锋,似乎忽视了我的衣服和皮肉,仿佛直接刺入了我的骨髓,让人觉得一种,来自深处的刺痛。

  木门的背后,是一间小房间,最多三四个平方大小,里面就放着一张小小的四方桌子,和一张小方凳。

  其他,什么都没有。

  而循着手电光再往前看去,我却是惊讶地发现,这小房间四周的墙壁,居然都没有窗户,甚至都没有往前的门。

  这,不科学。

  刚刚和欧阳晓晓找她爸的时候,我们已经将楼下一层全部都看过了,只有这么一个楼梯口上来。

  而且,从整个阁楼的布局来看,第二层也绝对不会,仅仅只有,这么一个小房间。

  我,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难道,这小房间,有古怪?

  “小,小贱!”欧阳晓晓握着电筒的手,此刻颤抖得厉害了,连声音都有了变化。

  “晓晓,你怎么了?”我强自让自己镇定下来,而后转头盯着她道。

  欧阳晓晓,整个人抖得更加厉害了,不停地哆嗦起来,而手电更是照向了我的身侧,满脸都是惊骇的表情。

  我不由得满是疑惑,转头看了过去。

  一张惨白的脸,几乎就贴在我的面门。

  在手电光的照射下,居然还反射出幽绿色的光芒。

  我不由得吓得一声大叫,拉着欧阳晓晓猛退了几步。

  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那红色的身影,居然就贴在我的身旁。

  拉开了距离,我终于看清楚了她的模样。

  这是一个漂亮的女人,瓜子脸,大眼睛,高鼻梁,嘴唇很厚很性感。

  只是,她的脸色,实在是太白了,白到根本就没有一丝血色。

  那浓黑的头发,从头顶倾泻下来,几乎盖住了她的半边脸。

  再加上她那白皙的面庞和粉颈上,散发出来的幽绿光芒,一闪一闪,顿时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诡异。

  女人头上带着一个高高的头箍,头箍的顶端,似乎还是双龙戏珠的图案。身上穿着一件艳红色的长袍子,上面绣着许多密密麻麻的黑色图案。

  女人此刻并没有动,而是紧紧地打量着我们,眼中更是露出一丝丝警惕的神色。

  看到眼前的女人,我不由得长吁了一口气“你是谁?知道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

  女人摆了摆头,歪着头又打量着我们,却依旧没有反应。

  “小贱,你,你看……”欧阳晓晓那颤抖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循着欧阳晓晓手电光照射的地方看了过去,我不由得脸色的大变。

  眼前的这红衣女人,居然,整个身躯,悬浮在半空中。

  我,根本,看不到她的脚。

  “嘭”的一声,我们身后的木门,突然猛地关上了。

  我和欧阳晓晓不由得对视一眼,脸色大变。

  更为要命的是,就在这个时候,欧阳晓晓手中的手电,突然忽闪了几下,彻底熄灭了。

  整个屋子里面,顿时陷入了一片漆黑。

  不过,那个女人的身上散发出来的,那幽绿色的光芒,却显得更加明亮了。

  屋子里面,并没有风。

  可是,女人的头发,却开始剧烈地飞舞了起来,就仿佛,被大风吹拂一般。

  屋子里面的那股寒意,此刻变得更甚了。

  随着头发的飞舞,女人的眼睛又有了变化,眼珠子转了几下,居然便不知去想,只留下了眼白,仍旧在紧紧打量着我们,仿佛,就是,死鱼眼。

  既然这东西不是人,我手中的猎枪,再也不敢犹豫,抠动了扳机。

  “嘭嘭”两声枪响,两弹连发,全朝那女人轰了过去。

  女人的身形,仍旧没有动,而她的手臂,却已经抬了起来。

  就在我低下枪口再去看的时候,她居然仍旧那么盯着我,脸上去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猎枪,对她根本不管用,女人已经朝我这边走了过来。

  而且,她的脸上,仍旧一直带着,那种让人,不寒而栗的笑容。

  不仅仅是欧阳晓晓,就连我的身体,都开始不由自主地抖了起来。

  眼前的这一幕,已经完全超出我的认知了,难道,眼前的红衣女人,真的,就是传说中的女鬼吗?

  我们在一步一步往后退,红衣女鬼却在一步一步往前飘着,我们已经被逼到了墙角,退无可退了。

  只是,那红衣女鬼,却在我们跟前停了下来,而后缓缓摊开了她那平举的双手。

  手里握着的,居然是我射出的两颗子弹。

  我疑惑地盯着她,不由得愣住了。

  大家有什么意见,可以去群里提,也可以在书下面发表评论哦,谢谢支持。

第6章 黄泉通道(求收藏)

  两枪下去,那女鬼居然毫发无损,本以为她会直接暴怒了,可是万万没有料到的是,她的脸上,一直带着那股诡异的笑容,并没有对我们做出什么不利的举动。

  甚至,她居然还,单手接住了我射出的子弹,此刻更是想将子弹还给我。

  我并没有伸手去接那红衣女鬼递过来的子弹,而她似乎有些不高兴了,仍旧在盯着我,可是脸上的笑容却消失了。

  红衣女鬼又朝前凑了凑,眉头紧锁了起来,此刻显得有些愤怒了。

  我疑惑地皱了皱眉头,此刻为了不再激怒她,慌忙伸手拿起了那仍旧还带着热气的子弹。

  脸上,居然,再一次,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而就在我们惊骇的时候,她身形一闪,就在我们跟前消失了。

  既然知道了那红衣女鬼并没有什么恶意,而且猎枪亦是伤不了她,我干脆直接扔了猎枪,从欧阳晓晓的手中接过了手电筒,使劲拍了几下,灯泡终于又继续亮了起来。

  此刻,整个屋子空荡荡的,那女鬼早就不见了踪影。

  而且,我们似乎,是被困在这里了。

  因为,刚刚我们走进来的那道木门,此刻居然不见了,四面的墙壁都是一个模样,根本就没有出口。

  “不用担心,恐怕这里的布局,就是跟整个院子是一样的。”想不到欧阳晓晓此刻居然变得十分沉着起来,抓着我的手臂,跟着我打量了一遍屋子方才缓缓道。

  “你是说,这墙壁上有机关?”我闻言一愣。

  “不错!”欧阳晓晓点了点头“只是我爸不在,恐怕我们要找到机关,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不由得,亦是附和着点了点头。

  只是,显然,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我们举着手电,又仔仔细细将真个屋子搜索了一次,可是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根本就找不到,什么地方有出口,什么地方有机关。

  屋子开始变得,越来越冷了,一股股寒意涌入了体内,就连常年上山打猎的我,都有些受不住这些寒气了。

  而跟在我身边的欧阳晓晓,更是如此,此刻整个身形被冻得瑟瑟发抖,就连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我知道,若是我们不能够迅速想到办法从这里出去,恐怕就会要被,活活冻死。

  只是,显然,找不到门,我们,根本出不去。

  刚刚在溪水中泡过,身上仍旧湿漉漉的,此刻寒气一吹,身上几乎被冻僵了。

  再看身边的欧阳晓晓,全身已经布满了白霜,嘴唇发紫,脸色发青,浑身哆嗦得十分厉害。

  不行,这样下去,我们都得死在这里。

  扶着欧阳晓晓在那四方板凳上做下,我不由得眉头皱了起来。

  若是这开门的机关,不是在墙上,难道会是这桌子和凳子?

  我的希望,再一次落空了。

  只是我几乎将它们再次摸了个遍,根本就没有任何蹊跷。

  我使尽了全身的力气,去撞击房间的木墙,可是它却显得极为坚固,除了让我身上变得青一块紫一块,异常疼痛,木墙却未有任何动静。

  甚至,我开始有些绝望了。

  若是我死在了这里,阿娘也就没得救了。

  若是我死在了这里,欧阳晓晓肯定也出不去,她也就找不她父亲了。

  不对,欧阳晓晓的父亲,欧阳叔叔,他在哪里?

  那虚掩的木门,难道是他打开的?

  若是他也进入到了这间房子,那么现在他在什么地方呢?

  一定,有出口。

  地面,我还有地面,未曾寻找过。

  顾不得身上越来越重的寒气,我趴在地上,接着手电光,不停地摸索着。

  当我看到地上那朵血色的金线重楼的时候,我知道,我们终于,有救了。

  学着欧阳晓晓的模样,我将手掌放在那金线重楼的花朵上,而后使劲一拧,一震轰轰声,顿时在我身后响了起来。

  一道暗门,出现在我跟前。

  似乎,又是一条通道,只是,在那通道的尽头,我似乎可以看到幽幽光芒。

  虽然不是刚刚进来的那道木门,可是至少看到了出口,心中或多或少又燃起了一丝希望。

  尤其是,但那暗门打开之后,我仿佛感觉到一股暖流迎面扑来。

  “晓晓,走了,我们出去了。”我慌忙扶起了椅子上几近昏迷的欧阳晓晓,一步一拖地从暗门走了进去。

  通道并不很长,光芒就在前方不远处,一阵阵暖风灌进来,顿时让我们身体暖和了许多,四肢也不如方才那么僵硬,活动也自如了许多。

  不过,我们马上就发现了不对劲。

  似乎,我们一直往前,地势就越高。

  而且,感觉,我们一直在走上坡路一般。

  那看似不长的通道,仿佛我们永远都走不到尽头,仿佛那光芒一直在我们前方不远处移动一般。

  “小贱,这到底是哪里啊?”欧阳晓晓紧紧地抓着我的胳膊道。

  我缓缓摇了摇头,实话说,就连我自己也不清楚。

  只是我知道,此刻我们肯定是走不了回头路了,因为,就在我们踏入通道不久,我就听到了身后的轰轰声,显然是那道暗门又关上了。

  我曾经听过一个传说,在这世间上,有一种叫做黄泉通道的东西,总是会指引着人们,去到地狱的深处,据说,被指引的人,总是能够看到一团幽幽的光芒,在黑暗中,为自己指路。

  似乎,就跟我们现在遇到的情形,一模一样。

  我没有去过黄泉,我也不知道地狱是什么模样,我自然也不能够确定,这是不是黄泉通道。

  但是,地狱应该是在地底下,而此刻,我们是在往高处走。

  我知道,此刻,我绝对不能够,将我担心的告诉欧阳晓晓。

  “可能是山顶的出口,前面的那光芒,可能就是月光。”我安慰道“你知道的,有些地方看着近,实际上很远,尤其是在漆黑的环境中,加油走,说不定我们马上就可以出去了。”

  欧阳晓晓点了点头,没有出声。

  看着她紧紧躲在我身后的模样,我心中隐隐升出一股异样的感觉,这种被人依靠的感觉,真好!

  我们已经走到了通道的尽头,我已经看到了那青幽光芒的来源。

  或许,我和欧阳晓晓都没有料到,我们看到的,会是这样的景象。

  求收藏,谢谢支持。

第7章 遍地天棺

  我可以肯定,此刻,我们已经不在阁楼里面了。

  在我们跟前,是一个广阔的大厅,足有数个足球场那么大,一眼看过去,并不能看到尽头。

  在大厅的上空,却是飘着无数青幽的火苗,星星点点,这便是那光芒的来源。

  不过,那漫天飞舞的火苗,并不是最为让我们惊讶的。

  最为惊讶的是,整个大厅内,密密麻麻,摆放着无数的棺材。

  这些棺材,清一色黑色棺木,在那青幽火苗的照耀下,反射出阴冷的光芒。

  “小,小贱,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棺材啊?”一旁的欧阳晓晓又开始变得害怕了起来,躲在我身后道“上面,那些火苗,会不会是鬼火啊?”

  鬼火?

  似乎,还真是那东西。

  一团团,一簇簇,发出阴冷的光芒。

  “晓晓,没事,别怕!”我强自让自己镇定下来,搂着欧阳晓晓的肩膀道“这里应该是一个墓葬群,既然有棺木,那么有磷火也就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常年在山中穿梭,有时候为了捕个獾子打个野狼什么的,经常会晚上出门,自然也就会遇到一些坟头上鬼火的事情。

  其实看多也就不会那么怕了,有时候,即使没有坟堆,在山里一些落叶很厚的地方,也有可能会遇到。

  磷火自燃,这是一种十分普遍的现象。

  不过,如此规模庞大的鬼火,这还真是我第一次看到。

  欧阳晓晓看了我一眼,往我怀里缩了缩,丝毫没有注意到,我那变得越来越粗重的呼吸。

  幽幽的体香,柔软的胸膛,使得我,不禁有些心猿意马了。

  一股山风,迎面吹来,带着一股浓郁的刺鼻的硫磺味道,参杂着一丝丝腐败的气味,涌入了我的鼻息,使得我整个人不由一抖,思绪顿时被拉了回来。

  此刻,我拉着欧阳晓晓的手,朝棺木群中走了过去。

  这些黑色棺材,比平日我们看到的棺材要略微高一些,几乎到了我们胸前的位置,而且棺材和棺材之间,都留着均等的间隙,显然是有人特意安排的。

  棺材并不是呈一条直线摆设的,每一幅棺材都会和两头的棺材形成微微的角度,而且,让人吃惊的是,这中间的角度,几乎都是一模一样。

  就仿佛,有人得了强迫症,在拿着这些棺木摆积木一般,哪怕是一点点不对称,都会去纠正了一样。

  我的目光落到了那些黑色棺木上。

  这,并不是普通的黑色棺木。

  而我此刻,亦是终于知道,空气中那浓郁的硫磺气息,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了。

  棺木上的黑色,并不是用的黑色油漆,而是被浇上了一层厚厚的火油,硫磺的气味,就是从那些火油上传出来的。

  而在那些黑色火油上,居然还刻着许多红色图案,或许是光线并不是很敞亮,而那些图案并不是很规则,使得我认不出来,那刻的到底是什么。

  棺材的一头,却是画着一个猩红的小人,足有脸盆那么大,不过线条却十分简单,仅仅是上面一个圆圈代表脑袋,下面画几条竖线,代表着身子和手脚。

  而棺材的另一头,却和那小人不同的是,却是写这一个“卐”字符号。

  “小贱,你说这棺材上面,为什么要刻着一个天字,另外一头却刻着火符呢?”欧阳晓晓一脸疑惑地打量着棺材道。

  我闻言,不由得愣住。

  天字?火符?

  看着我一脸疑惑的表情,欧阳晓晓慌忙又接着道“这头的小人,应该是甲骨文字的写法,是一个天字;而另外一头的卐符,代表的是太阳和火焰的意思,只是为什么,这么棺材上,会出现这样的标志呢?”

  欧阳晓晓此言一出,我心中不由得更加疑惑了,这小妮子居然连甲骨文都认得,还知道这卐符是代表火符,我更加相信,她绝对不可能是普通的游客或者驴友了。

  而且,此刻的欧阳晓晓,似乎并不如方才那么害怕,反而变得精神奕奕,拉着我在这些棺材阵中穿行起来,更是抢过了手中的手电,四处照射起来。

  我又想到了,刚开始欧阳晓晓那犹犹豫豫的模样,更加怀疑,她是不是在隐瞒着什么。

  不过,此刻,我的心,却随着欧阳晓晓的话,一直往下沉了。

  我的脚步,不由得停了下来,而后一把拉住了欧阳晓晓道“晓晓,或许我知道,为什么这些棺材上有个天字,你想不想听呢?”

  此言一出,欧阳晓晓整个人一愣,盯着我脸色亦是变得严肃起来“小贱,你知道为什么?”

  我点了点头,却没有直接告诉她原因,而是长长地叹了口气“你可知道,我为什么,叫孙小贱吗?”

  听到我突然提起了自己的名字,欧阳晓晓又愣住了,缓缓摇了摇头“其实我第一次听到你的名字,我就觉得很奇怪,哪有父母给自己儿子,取这样名字的啊?”

  孙小贱,贱,是犯贱的贱。

  不错,哪有父母,这样给自己儿子取名字的?

  不幸的是,我就是这样。

  “你可知道二十年前,因为找出真正章邯之墓而名震全国的小三爷夫妇?”我看这欧阳晓晓,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

  欧阳晓晓先是脸色微变,而后说话都有些不自然了“你也知道小三爷和慕容小姐?”

  显然,欧阳晓晓知道他们。

  我点了点头,而后又接着道“不错,我不但知道他们,而且我父母跟他们还很熟。”

  此言一出,欧阳晓晓脸色大变“你姓孙,难道你是……?”

  想不到,欧阳晓晓比我想象中的,知道得更多。

  看着他脸上露出了惊骇的表情,我又是长叹了一口气“我阿爸叫做孙建国,也就是在我母亲怀着我的时候,他却为了追随慕容天,而跟着小三爷一起入山了,后来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我阿娘说,他是爱慕慕容天,是被慕容天迷惑了才跟随着进山的,所以,我阿娘给我取了个名字叫孙小贱,就因为犯贱,才会有了我……”我的心情,突然变得莫名的惆怅起来。

  或许,这是我心中,永远的痛。

  “那你觉得,你阿爸是什么样的人呢?”欧阳晓晓紧紧握住了我的手,轻声道。

  “老胡说,我阿爸是一个勇士,他是为了寻找这昆仑腹地的天棺,而决意跟着小三爷进山的。”我缓缓闭上了眼睛,又长吁了一口气“你说,这些遍地的天棺,会不会就是,我阿爸当年寻找的东西呢?”

  看这那青幽的鬼火,看着那一望无际的天棺,我和欧阳晓晓,都沉默了。

  新书求收藏,谢谢支持。

天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天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总裁的独家私宠11章(第11章 有人在背后搞鬼)

    原标题:总裁的独家私宠11章(第11章有人在背后搞鬼)小说书名:总裁的独家私宠第11章有人在背后搞鬼立凯威和江依蓉都是从B大毕业的,两位都是校园风云人物,俊男靓女,又成绩优异,双双取得学业硕果,大家都认为他们会走在一起的。然而只有他们当事人知道,江依蓉在那时有爱慕的另一半,立凯威有顾小淼。后来顾小淼的身份公布于众,大家纷纷扼腕叹息。没想到几年后,这件事又被翻出来了,他们的三角关系再次传的沸沸扬扬。可是这一回,顾小淼被唾弃成不守妇道的婊子,而立凯威和江依蓉才是大家眼中的才子佳人,立凯威就应该舍弃顾

  • 江山为聘:魔尊的重生嫡妃11章(第11章 前有残废,后有毁容)

    原标题:江山为聘:魔尊的重生嫡妃11章(第11章前有残废,后有毁容)小说名:江山为聘:魔尊的重生嫡妃第11章前有残废,后有毁容或者是因为南宫婉晴被百里寒退婚又被抢回了信物当场碎成了灰,南宫婉晴现在的心情,看谁都不爽,当她的眼神落到沐云姜的身上时,似乎找到了发泄的出口。“父皇,太子皇兄的婚事,是不是该变动一下?”南宫婉晴看了眼沐云姜,随后又看着自己的父皇说道。木贵妃想要拉住她都来不及,南宫婉晴的话已经出口了。“听说沐大小姐毁容了,父皇,太子皇兄可是凤凰城未来的储君,他的太子妃便是未来的凤凰城皇后,

  • 穿越女的嫡妻之路11章(第11章 主动出击)

    原标题:穿越女的嫡妻之路11章(第11章主动出击)小说名:穿越女的嫡妻之路第11章主动出击李皓辰松开陆雪瑶,柔声道:“我们回去吧,他们找不到我们,又该大惊小怪的了。”李皓辰的语气中透着无奈,让人心疼极了。看来,即便荣华富贵,锦衣玉食,这些富家子弟也有着自己的无可奈何。突然间,陆雪瑶觉得李皓辰不是那么遥不可及了。她扬起一个温柔的微笑,乖顺的点了点头。陆雪瑶的笑容由内至外,纯然天成,动人心魄,李皓辰看的有些痴了,在那双温柔似水的眼睛里,李皓辰似乎看到了可以消退黑暗的光,他眼里的景色全都失去了颜色,只

  • 豪门痞妻:顾少,立正站好11章(第11章 矜持是个什么鬼)

    原标题:豪门痞妻:顾少,立正站好11章(第11章矜持是个什么鬼)小说名:豪门痞妻:顾少,立正站好第11章矜持是个什么鬼“咳咳咳,小念念,这姑娘还是得矜持才让让觉得可爱。”饶是顾慕珏这样的花花公子,也被许莫念的豪放惊人之语给吓的直呛。“矜持?那是什么鬼,你看我有么?”翻个白眼,然后又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许莫念嘴角的笑容很灿烂。“要不,我给你学一个?”大眼睛滴溜溜地转一圈,许莫念不怀好意地朝顾慕珏靠近两步,然后弯腰曲膝朝他一俯身:“公子,奴家这厢有礼了……”那声音要多嗲就有多嗲,那动作要多假就有多假

  • 失忆新妻:总裁老公坏坏坏11章(第11章 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原标题:失忆新妻:总裁老公坏坏坏11章(第11章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小说名:失忆新妻:总裁老公坏坏坏第11章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厉寒川闻言,噗嗤一声,嘴里的汤喷了出去。林染在厉寒川对面坐下:“哟呵,真怕我下毒呀。我才没这么傻了,毒死你我还得坐牢了。”厉寒川白了林染一眼,他是被她突然冒出来,吓到了好吗?他拿纸巾,优雅地擦了擦唇角:“这是你做的?张妈呢?”“好像是她老伴儿生病了,回家去了。”林染望着厉寒川,谄媚地笑,“我做的饭菜味道怎么样?好不好吃?”厉寒川盛了饭,又夹了一块儿鱼肉尝了尝:

  • 公主嫁到,腹黑将军财迷妻11章(第11章 多灾多难)

    原标题:公主嫁到,腹黑将军财迷妻11章(第11章多灾多难)小说名字:公主嫁到,腹黑将军财迷妻第11章多灾多难齐菡纱再次去将军府的时候,也没有等人通报直接就冲了进去,也没有人敢拦她。只不过她就来过一次,也不认得路,走得最远的地方也就是将军府的那个花园,也只能走到那。在凳子上坐下以后就把公主架子摆了出来。“快去把你们将军叫过来。”仗势欺人的模样信手拈来。旁边的侍卫不敢有丝毫怠慢,匆匆跑去通报。一见到赫连翊走过来,齐菡纱立马站起来,那两张纸“啪”的一下拍到桌上。“赫连翊你什么意思,为什么不签字。”赫连

  • 娇妻难逃,恶魔爹地找上门11章(第11章 找代孕的原因)

    原标题:娇妻难逃,恶魔爹地找上门11章(第11章找代孕的原因)小说名字:娇妻难逃,恶魔爹地找上门第11章找代孕的原因夏季晚做完检查,刚到手术室外等候,陆奶奶和陆夫人等人就一起赶到了。“小晚,你肚子里的孩子没事吧?”陆夫人脸色有些白,一见到夏季晚就赶紧问道。夏季晚还没回答,陆奶奶就看了陆夫人一眼,不是很高兴的样子:“你开口就问孩子,怎么不问问小晚伤到没有?还有阿昊呢?”陆夫人一呆,连忙赔笑:“妈说得对,是我太心急了,毕竟……这是阿昊的第一个孩子,所以我……”陆夫人这么一说,陆奶奶的脸色就好几分了,

  • 神帝嗜宠:九尾狐妃千千岁11章(第11章 初遇)

    原标题:神帝嗜宠:九尾狐妃千千岁11章(第11章初遇)书名:神帝嗜宠:九尾狐妃千千岁第11章初遇她用尽全力撑起身子,发现正前方有面黄铜镜子,于是向前奔了过去,爪子向前一跃,蹦到了木椅上。可黄铜镜子倒映出来的居然是只狐狸!一只浑身雪白的小狐狸……天!她怎么会变成狐狸了?难道是被人施了法术?这又是在哪里?就在此时,门被推开,一个身穿雪白色锦袍的男子出现在了门口。他的容貌霞姿月韵,三千青丝垂落在腰间,只用一根白玉簪子松松束着,墨玉般的眸子如清澈的天池,又如高深莫测的深海,好似世间万物在它面前根本无法自

  • 医见倾心:狂妃毒步天下11章(第11章 踢轿门)

    原标题:医见倾心:狂妃毒步天下11章(第11章踢轿门)书名:医见倾心:狂妃毒步天下第11章踢轿门封玉姝撇了撇嘴,就这样的人,送给自己自己还不想要呢?等嫁了过去,自己有的是办法不让他安生。一声长长的起轿声之后,封玉姝便感觉花轿轻微的震动了一下,然后轿子便颤颤悠悠的开始走了。封玉姝这辈子是第一次坐花轿,也是第一次嫁人,但是这都不是她自己的本意,所以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她是一定要离开这个地方的。一路上锣鼓喧天,街上也有许多人围观,当然也有很多人议论,只是议论的是什么,封玉姝实在是听不见。但是隐约能够听

  • 拐个王爷来生娃11章(第11章 悬赏令)

    原标题:拐个王爷来生娃11章(第11章悬赏令)小说:拐个王爷来生娃第11章悬赏令“荒唐,我何时说过这种话?”即便他让下人传话,也只有退婚的事。弄死她算几个意思?“刚刚外面那几个家丁,就是这么跟我说的。”云千汐眼睛都不眨的开始胡扯,“他们说,瑞王要来退婚,看不惯我还想弄死我,弄死我再鞭尸,鞭尸完再挫骨扬灰!”云菇凉丝毫不知,她这话跟某王爷不谋而合。某王爷在被她扒光的时候,的确是这么想的。“你你你,胡说八道。”云牧被气的不轻。云千汐摊了摊手,“二叔你一直想弄死我不是吗?”眼瞧着几人再次吵起来,北冥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