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总裁的落跑新娘在线阅读

2017/11/15 17:23:46 来源:网络 []

书名:总裁的落跑新娘

第三章 试爱(二)

  

  秦天轻轻的扑哧一笑,“咦?我记得你不是害怕黑吗?这是怎么了?”

  “你坏蛋!你明知故问,快点啦。163女性网

  “这么热的天,你还把被子裹那么紧?”

  “我不热,睡觉。”

  秦天钻进被窝里,温暖的手很软,抓了十几年,什么时候都觉得很舒服,他把她的身体扳过来,他感觉到她呼出的气息,有点热,他把她紧紧的拥入怀中。温暖的心咚咚咚的在秦天耳边跳动,在黑夜中,他摸索着她的唇,轻轻的吻了上去,慢慢的变得急促了起来。

  秦天不断的用手摩擦着她的后背,他最喜欢吻着她的耳垂,他们互相抱着对方的力气越来越大,恨不得把对方揉碎在自己的身体里,秦天冰凉的手不断的在温暖的身上游走,温暖感觉到一阵一阵的凉,不由的有点抽搐。

  温暖一直都没有感觉到身体的燥热,每当秦天想要更深入的时候,温暖就会突然很猛烈的制止,秦天以为她是害怕,他按捺不住身心的那团欲火,一次又一次的将她压在身体之下,他们紧挨着毫无缝隙,温暖只感觉到呼吸有点困难,她原本是打算今晚是要试爱的。

  直到秦天无力的停止手中的动作,他惊愕的说:“暖暖,你不会性冷淡吧?你好像没有特别的欲望。”

  温暖反驳:“你才性冷淡呢!”

  秦天这晚已经折腾了好几个小时了,但温暖的身体一直无声的告诉他,她不想要。说明163woman.com

  “暖暖,你不是说今晚我们婚前试爱的吗?为什么一直在排斥呢?”

  “是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你洗澡的时候我还很激动,你亲我的时候我还呼吸急促呢。”

  “那就是性冷淡。”

  温暖没有像刚才那样反驳,一会儿他就睡过去了,温暖却在一片漆黑的世界里,睁大着眼睛,她脑海里一直回想着表姐说的话:“婚前试爱很重要,如果性生活不能和谐,婚后必定争分不断。”

  “怎样才是和谐啊?”

  “和谐就是他想要的时候,你满足他,你想要的时候,他也能满足你。而且,性能看出女人的爱,如果你对一个人,不管怎样都排斥他进入你的身体,那有可能你就不爱他。”

  温暖痴痴的想着,她很想和秦天拥有最幸福的一个夜晚,她激动、她害怕,当秦天的手指起初在她身上滑动的时候,她会感觉到一阵一阵的痒,心跳的很快很快,但到后面,她却不想让他进入她的身体了,她一次一次用手强烈的拿开他抚摸她的手。

  “难道真的是我性冷淡?那结婚我不能满足他,他一定会到外面去偷腥。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我怎么可能性冷淡呢?不可能。莫非是我心里不够爱他?”

  温暖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她和他从小一起长大,他们在一起了那么多年,他把她视为手中宝,呵护有加,他把她宠的无法无天。

  温暖失眠了整整一夜,她一直呆呆的想:“这个婚,到底该不该结。”

  在黑色的六月,毕业生的心情如同盛夏的天气一般燥热,他们都在为工作而焦头烂额,但温暖和秦天依旧每天牵着手,在校园里招摇过市。

  温家是全城有名的珠宝商行界的权威,年纪轻轻的温煦是董事长,他是继承他姥爷的家产,温煦的母亲是独生女,姥爷去世后,所有财产都留给温煦和温暖。

  要说温家是腰缠万贯,那么秦家则是金矿如山。

  “哇,秦天,我好兴奋呀,我们终于盼到了,快毕业了,毕业我们就结婚吧。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毕业了,我的梦想就要实现啦!”

  “什么梦想?”

  “我这辈子的梦想就是娶温暖为妻!”

  秦天抱起温暖,开始旋转,温暖被转的眩晕,但秦天舍不得把她放下来。这是他的公主,是他的全部。

  温暖以为他们就会这样相安无事的牵手走过那长长的红地毯,那是他们梦中的婚礼。

  温暖只知道在她走过红地毯的时候,恐慌占据了她整个思想,她恐慌她的婚姻,她不知道那是因为她害怕婚后不和谐的性生活?

  还是她不够爱他?

  温暖关掉了手机,把自己躲进家里,她听到秦天在院子里撕心裂肺的呼喊,“暖暖,让我进来,我要见你!”

  温暖一直不理不睬,她的表姐夏婉坐在她旁边,双手握着她的手,“暖暖,昨天你把整个在场的人都吓傻了。”

  “哎,是我的错,我让温家和秦家丢脸了。”

  “没有,我和温煦都没有怪你,但是暖暖,这是为什么?”

  “你不是跟我说婚前试爱很重要吗?”

  “啊?因为这个?出什么事了吗?”

  夏婉看着温暖的眼睛又被蒙上一层薄薄的水雾时,她便不再多问,她把她搂入怀中,心疼的轻拍着她的后背。

  夏婉对温暖很好,从小把她视作亲生妹妹,知道她无父无母,温暖的父亲是夏婉的舅舅,夏家的人对温暖都充满同情。阅读163woman.com

  温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的如此伤心?明明被抛弃的人不是她。

  

第四章 情不自禁

  

  温暖在僻静的柏油马路上走着碎步,正值傍晚时分,阳光斜斜洒洒,映在马路上闪闪烁烁的像碎金子。

  一辆蓝色迈巴赫忽地停在了温暖旁边,她诧异的看着车内的男人,一脸冷酷,不言不语便足以让人后退三分。

  “冷寒哥。”

  “温暖,我弟弟的落跑新娘。”

  他斜睨着她,她也是他看着长大的小妹妹,但他很少跟她说话,他只叫她温暖,从来不叫暖暖。

  温暖低下了头,羞愧难当,无言以对。阅读163woman.com

  “上车。”

  温暖愣愣的开车门,车上一股凉意瞬间袭来,温暖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良久,她侧过脸看他,她从小就怕他,他是秦天的哥哥,他也是哥哥的好哥们儿,但是他对她,从来不正眼瞧的,他比她大6岁。

  他轻微的皱着眉,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她从没见过单眼皮男人的眼睫毛竟然能有这样的长,他高挺的鼻梁十分英俊,她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过他,他竟然是这么帅气!尽管是名副其实的冷酷王子!

  “还没看够吗?”

  冰冷的话传到温暖的耳边,她打了个颤,心想,不愧名字都叫冷寒。

  她问过秦天:“秦天,为什么你哥哥不姓秦,而姓冷。”

  “因为我妈妈叫冷月。”

  “冷寒哥,你要带我去哪里?”

  沉默,继续沉默,温暖感觉到她快被这压抑的沉默憋得窒息了,她又看了看闭口不言的冷寒,他依然睁着那双犀利有神的眼睛注视着前方,他开车的样子真迷人。

  温暖不觉睡意袭来,她听着轻柔的歌曲,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她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一阵轻微的呼吸声,她睁开眼睛,看见冷寒正侧着手,靠近她,专注的看着她。

  “啊,冷寒哥…”

  她的话被冷寒突兀的唇堵在了嘴里,他的唇很柔软,温暖睁开眼睛看着冷寒闭着眼睛吻的很认真,他的吻很香软,她无力抗拒。

  他绕弄着他的舌,越来越强有力的攻击着她的舌头。

  正当她陶醉其中,忘乎所以的时候,他却猛然的推开了她,“我送你回家。”

  他以最快的速度强吻了她,又以最快的速度退身而出,她错愕的望着他,他启动车,开回她家的方向。

  她一路上都在想那个吻,她的心跳的越来越响,她偷偷的看他,他沉静如水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一切都像做梦一样,什么也没有发生。

  “秦天,冷寒哥为什么还没有给你找嫂子呀?”

  她曾经这样问过秦天,“因为哥哥一门心思都在事业上,他似乎性取向有问题。”

  温暖想冷寒真的是性取向有问题?他神情漠然,一直都没有转头看向温暖,仿佛这车里只有他一个人。

  车停在了温暖家门口,温暖坐着没有动,她想等冷寒再说点什么,但冷寒依旧注视着前方。

  温暖只好说:“我走了,冷寒哥。”

  他没有说话,只闭着嘴嗯了一声。小时候冷寒就是这样,她从小就在秦家穿梭,每次碰见他,叫他的时候,他都是这样闷哼一声。

  温暖下车刚走进院门,她便听见冷寒的车便呼啸而过,不见踪影。

  温暖怔怔的站在原地,用手摸了摸嘴唇,有股淡淡的烟草味,那种味道似乎曾经在哪里闻过。

  秦天很喜欢大哥,时常在温暖面前把冷寒夸的天花乱坠,她便从小就很仰慕冷寒,她从来没有见冷寒笑过,无论是在秦家还是在温家,冷寒对她就像对一个陌生人。

  温暖知道冷寒跟冷月的关系极为不好,冷月总是偏爱秦天,对冷寒却是不闻不问,温暖都怀疑冷寒不是冷月的亲生儿子!

  温暖的心突然涌过凉凉的感觉,冷寒也许只是把她当成别人了吧。

  温暖克制自己不要再想他,这是她逃婚后的第三天,秦天不再来家里疯狂的呼喊她的名字,她不知道冷寒回家会不会告诉秦天,他在路上遇见了她。

  冷寒疾驰而过时,从后车镜里看到了温暖站在原地的身影,那么瘦小,在晚风中轻轻飘着,似乎要被飘走了一样,他不知道刚才为什么突然吻她?他看着她安静沉睡的面容,嘟着的小嘴那么可爱,粉嫩的脸颊能捏出水来,在她睁开朦胧的睡眼时,他就忍不住吻了。

  也许是她太美,他情不自禁。也许是情意积压太久,无法忍受。

  冷寒满脑子浮现的都是温暖的影子,直到手机铃声大声响起。

  “喂,冷寒,你干什么呢?我开车从你旁边过去,狠劲给你招手喊你,你都毫无反应。”

  “噢,不好意思啊,我刚才开小差了。”

  冷寒看见温煦的奥迪越野Q7停在后方,便迅速掉头。

  “你到哪儿去了?”

  “前面到那边去了一趟,回来路过你家,想去蹭饭,温暖说你不在。”

  “不在怎么了,你可以在家等我嘛。走走走,兄弟俩喝两杯。”

  冷寒盛情难却,开着车跟着温煦回家,他在后面看到温煦的车里还有另外一个人,模模糊糊的背影,是个女人。

  到温家停车场,冷寒看见了从车里下来的女人,高挑的身姿,肤如凝脂,洁白如玉,长发飘飘,古时标准的窈窕淑女,冷寒记得在哪里见过她。

  “走,到家再介绍。”温煦揽着林童的芊芊细腰走在前方,冷寒轻轻撇嘴一笑。

  “二小姐,大少爷回来啦。”奶妈高亢的声音惊醒了沉思中的温暖。

  温暖蹦跶着从楼上下来时,脸上的笑容顿时冻结,冷寒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就张扬的绽放在她的视线里。

  温煦微笑着看着温暖怪异的表情,“暖暖,你怎么了?”

  “啊,没事儿,哥,这是嫂子吗?”温暖立即笑盈盈的望着林童。

  “不是,这是我女朋友,你也可以叫嫂子。”冷寒突然插嘴说道,他只见温暖的瞳孔顿时放大,呆呆的望着他。

  

第五章 醉酒

  

  “温暖,你这撒表情,看把你吓得。”冷寒第一次轻声笑了一下。

  “哈哈,暖暖啊,冷寒逗你玩的,我来互相介绍一下,这位貌美如花的姑娘呢,就是我的女朋友,林童。这是我好兄弟,冷寒,这是我至亲妹妹,温暖。”

  温暖嘻嘻哈哈的拉着林童的手坐下来,絮絮叨叨。奶妈很快上了菜,有温暖最爱吃的粉蒸肉,温煦最爱吃的糖醋排骨,林童最爱吃的松仁玉米,就是没有冷寒的。

  “温煦你今天就没准备我的嘛,我还真成了蹭饭的了。”

  “谁说的!奶妈赶紧再做一个盐焗虾!”

  温暖看着坐在对面的冷寒,发现他的脸上有点笑容,很浅、很淡。

  “冷寒,你今天心情貌似很好,什么喜事?莫非?”

  “没事儿没事儿,你才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故意拿我开涮。”冷寒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温暖看着,心里很不是滋味,冷寒总是跟她抢菜,把她弄的好尴尬,他一发现她看着他,他就板起脸来。

  “暖暖,你多吃点这个猪蹄,美容养颜。”林童给温暖夹菜,打断了温暖的发呆。

  “哇,有嫂子就是好,这么疼我。哥哥从来都不给我夹菜。”

  “暖暖太没良心了,你小时候吃饭,可都是我用嘴喂的!”温煦佯装盛怒道,林童笑开了声。

  “少爷,家里终于热闹了,真像一家人。”奶妈是温暖家的佣人,从20岁来到温家,如今都有30来个年头了,温煦和温暖都把她当自家人,坐在一起吃饭。

  听到奶妈的话,温暖看了一眼冷寒,恰巧冷寒也在看温暖。

  这一切都被林童看在眼里,女人都很敏感,直觉也是很准,她知道温暖刚逃婚,新郎是冷寒的弟弟秦天。

  温煦心情大好,提议说喝酒,冷寒推辞说要开车回家,“回什么家呀,好像你没在我们家过夜似的,真是!兄弟,今晚我高兴,我们一醉方休。”

  温煦一杯接着一杯,林童劝他别喝太多,伤身。

  温暖会心一笑,“嫂子,你就让我哥喝吧,我哥他是高兴,这么久以来,他没有带过女人回家,你是第一个。”

  林童鼻子一酸,也是从喝酒开始,温煦喝的烂醉,泪流满面,对林童说出了家中所有的辛酸,她心疼他,她想要用尽全力来爱护这个坚强又脆弱的男人。

  林童家境贫寒,父母极力反对她和温煦在一起,自古以来,婚姻讲究的是门当户对,温家和林家天壤之别,但林童图的不是温煦的钱,而是心疼他的眼泪,温煦之所以会一眼爱上林童,倒也是她那份纯真善良。

  林童不惜违抗家里所有人的意愿,孤注一掷的要和温煦在一起,她不能丢下他一个人。

  林童都不知道温煦有多少次倒在她怀里,痛哭流涕,他的眼泪,只有在她面前流过,她已经陪了他整整一年,这是她第一次来他的家。

  林童忍不住吸了一口气,握着暖暖的手,“暖暖,我知道,我爱他。”

  温暖的眼睛里突然浸满了泪花,“只要是哥哥爱的,我都满心的祝福。”

  林童轻轻的为温暖擦去了眼泪,冷寒在迷迷糊糊中也看到了温暖的泪水,他和温煦醉的一塌糊涂,但他还是很想为她擦掉眼泪,把她拥入怀里。

  林童看着这两个大男人都醉了,便准备扶着温煦回房休息,林童看看冷寒,看看温暖,“暖暖,冷寒就交给你了啊。”

  温暖怔怔的站在原地,看着醉醺醺的冷寒,无奈的把他的手搭在她的肩上,艰难的把他扶进了冷寒常住的一间客房,冷寒睁着微微张开的眼,看着温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温暖把冷寒仍在了床上,他浑身无力,温暖为他脱掉了鞋子,想为他盖上薄被,他闭着的眼睛真好看,温暖坐在床边,静静的欣赏着冷寒那张酷酷的脸。

  温暖总问秦天:“为什么你和冷寒哥哥长的一点也不像呢?”秦天总是很无奈的摇头。

  冷寒为什么会这么冷漠?富家子弟也不都是这样啊,秦天就不是,秦天很温暖,阳光。

  “你在想什么呢?”

  温暖这才知道刚才又愣神了,她定定的看着冷寒,“啊?没什么,你怎么醒了?”

  “温暖,来,靠近我一点。”

  温暖犹豫着将身体往冷寒那边靠近,冷寒突然按住了温暖的头,狠狠的吻住了她,温暖的心跳剧烈的加速,冷寒口中浓烈的酒气传染到温暖的唇齿间,温暖感觉到一阵眩晕。

  这个吻像是吻了半个世纪,冷寒只是吻她,后来他无力的放开温暖,闭着眼睛,“你为什么不拒绝?”

  冷寒的话给了温暖闷头一棍,是啊,她为什么不拒绝?

  温暖低下头,她不知道她为什么不拒绝?

  “那你为什么逃婚?”冷寒虽然喝醉了,但他头脑很清醒。

  温暖看了一眼他那张冰冷的脸,仍然没有说话。

  “你和秦天一起长大,顺理成章的该结婚了,怎么就突然逃婚?是不是你爱上了别人?”

  “不可能,我的生命里就只有秦天一个男人,我怎么会爱上别人?!”温暖突然提高了音量,大声反驳道。

  冷寒睁开眼望着温暖,目不转睛,他的眼神那么犀利,看的温暖直哆嗦。

  “逃婚,是因为我还没有做好结婚的准备,我害怕。”

  温暖躲闪着眼神,她不敢看冷寒的眼睛,他的眼睛像是一块巨大无形的磁铁,生生的将她吸进去。

  冷寒看了温暖半响,才缓缓开口说道:“我记得你从小就说你的梦想就是嫁给秦天。”

  冷寒说的很平静,但温暖却被震慑住了,她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呆了,她已经感觉到呼吸困难,冷寒究竟安的是什么心,非要揭开她的伤疤不可吗?

  以前她总说温暖的梦想是嫁给秦天,有温暖就是秦天,但那是以前。

  温暖怒气冲冲的走出了屋子,冷寒斜着头,望着她的背影流出了一滴眼泪。

  

第六章 相亲

  

  温暖回到房间伤心了一阵,回想起和秦天在一起的美好时光,眼泪又像吸血鬼一般,侵蚀着她的身心。

  冷寒究竟是什么意思?她完全搞不懂,他在她心里一直都高深莫测,他一直没有女友,那么完美无瑕的他,真的是一心只为了事业吗?同性恋?那为什么要吻她?还两次!温暖不知道这两个吻究竟代表着什么?

  温暖一阵胡思乱想,冷寒哥难道喜欢我吗?不可能不可能,他那么冷漠的人,懂什么爱情!

  温暖气势汹汹的在心里把冷寒骂了一顿,遂又决定告别过去,不能再为过去伤心了,她要重新生活,相信爱情,寻找一个她能主动把自己交给他的男人。

  温暖突发奇想的想到了征婚相亲,对,我要征婚!

  轻柔的歌声在幽静的餐厅悠扬的响起,温暖注视着坐在她对面的男人,戴着一副边框眼镜,双眼炯炯有神,从他看着她的那一刻起,他就垂涎三尺。

  “你真是美若天仙,为什么要来相亲?”

  “那你长的丑的见不得人?”

  男人面部表情怪异的挣扎了一下,“那你是迫不得已?”

  温暖感到莫名其妙,“什么叫迫不得已?”

  男人清了清嗓子,说道:“就是你要不急需钱?要不怀孕在身?”

  温暖顿时呆住,这是什么世道!她真想说:我是大名鼎鼎的温家二小姐有的就是钱!她还想说:我还是处女!怎么会怀孕!

  但她这些话都烂在了肚子里,这个世界,她跟不上时代了。

  温暖莞尔一笑,“那先生,请问你有什么呢?”

  “当然是三有,有车、有房、有存款。”那男人立马挺直了腰板,得意的看着温暖。

  “这么好,我现在想吃饭了,不想喝咖啡,我们换一家吧。”

  “没问题,你想吃什么随便点!”男人兴致勃勃的准备去埋单。

  男人出门拿起手中的车钥匙按了按,一辆比亚迪S6响起滴滴的声音,男人很绅士的为温暖打开车门,温暖笑笑,拿出包里的车钥匙,一辆宝马滴滴发出声音。

  温暖优雅的坐在了驾驶员位置上,发动,她朝那男人笑着说了声:“拜拜。”

  男人站在原地目瞪口呆,随后吐了一口吐沫星子,“神经病!”,开着比亚迪扬长而去。

  温暖戴着蓝牙耳机接通了电话,她应邀来到一家高级西餐厅,这个男人应该要比前面的好点吧。

  他翘着二郎腿坐在温暖对面,目不斜视的望着温暖,“到还有几分姿色。”

  温暖噗嗤一声笑了,“谢谢夸奖。”

  “好吧,开条件吧,我三有,外加三会,会做饭、会洗衣、会赚钱。”

  这个男人很有霸气,温暖看着他,不说话。

  “怎么?迷恋上哥啦,哥真的是一个传说。”

  “好吧,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就你这款的刚刚好,不偏不移,你呢?”

  温暖刚想开口,就看见迎面而来的冷寒,冷寒轻轻的用眼睛看了她一眼,她不知道他来干什么?难道也是相亲?

  只见冷寒在温暖的斜对面坐了下来,要了一杯蓝山,没有看温暖一眼。

  温暖收回目光,望着对面的这个男人,小小的眼睛像一条线,也不知道他哪儿来的底气。

  “你该不会对我一见钟情吧?含情脉脉的看着我,也不说话。”

  温暖很无奈的把头转向冷寒那边,冷寒依旧没有看她,也许他是在等人吧,温暖有点失望。

  “这位先生,你怎么能这么自恋呢?”

  “不,这是自信!没有自信,怎么找老婆?我还就看上你这型了。”

  “先生,不好意思,我还有事我先走了。”温暖抓起旁边的手包,准备离开。

  “诶,你怎么这么着急就走啊?还没留电话呢!点的东西还没上齐,多浪费啊。”这个男人不管不顾的吼了一通,嘴里还唠叨着:“气死了!气死了!还没说到个撒,白浪费钱了。”

  温暖没有转头,她实在无法忍受冷寒就坐在他旁边,他虽没有用目光来杀死她,但她自己都先把自己杀了。

  冷寒朝着那个小眼睛男人甩了几张毛爷爷,紧跟着走了出去。温暖急匆匆的往停车位走去,冷寒一把抓住了她。

  “冷寒哥,放开我,疼。”

  冷寒看着温暖,没有张口,温暖看他虽沉默,但眼睛里透着怒气。

  “冷寒哥,你要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温暖此时极度的不想看到冷寒,她想起刚才那一幕,就觉得十分丢脸。

  “是要去赶下一场约会吗?你的眼光真是越来越差劲了。”

  温暖直视冷寒,冷寒那鄙视的表情令温暖很不爽,但她没有说话,她有点怕他。她不知道为什么在秦天面前她无比嚣张,在冷寒面前,却温顺的像只小兔子。

  “你就这么着急的想把自己给嫁出去吗?居然还沦落到来相亲。”

  冷寒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满是歧视的态度。

  “我只是想给自己一个机会,找到我真正爱的人而已。”

  “真正爱的人?以前你不是信誓旦旦的说真爱就是秦天吗?”

  “冷寒哥你到底什么意思?如果你是为秦天打抱不平的话,你可以直接骂我或者打我都可以,不用在这儿阴阳怪气的说话吧?”

  温暖说完把脸转向一边,她总觉得冷寒是故意针对她,忍无可忍的说道。

  冷寒看着温暖有点生气的样子,但他依旧不依不饶:“我只是想问你,什么是真的爱一个人。”

  “我不知道,我有事先走了。”

  冷寒抓住了欲要上车的温暖,狠狠的拉着她的手腕,走向他车内。

  温暖一坐上他的车,就感觉到特别的冷,这车和他的人一样,属于冰冷的物体。

  温暖用手撑着下巴,看着窗外无数的车辆,冷寒看着她的侧脸,在心里说道:“暖暖,什么是爱?你不懂,所以你也不会懂我一直默默的爱了你这么多年。”

  冷寒想直接告诉温暖他爱她,但是他不能,这句话他难以启齿,这么多年他都没有说出口,它的分量犹如千斤重。

  

第七章 峨眉山

  

  最终冷寒让温暖下了车,温暖毫不犹豫的自己开车回了家,冷寒一直看着她的车离去,独自点燃烟,烟雾一圈一圈的环绕着他。

  温暖疲惫的躺在床上,心想他真是一个怪物,这两天一系列行为都莫名其妙,突如其来的吻和愤怒的责怪。实在搞不懂冷寒哥接近我的目的,一起生活了数二十年,他从未靠近过她,这是为什么?

  她临下车前,冷寒说:“明天早上我去你家接你。”

  温暖当作没有听到,他接她去干什么?她也没有问,径直上了她的车,离他远去。

  温暖知道她没有反抗的余地,她只能乖乖的等着他来接她。

  正在做着美梦的温暖不知道一大早,天蒙蒙亮时,冷寒就已经来到了她的家里,冷寒让奶妈不要吭声,他悄悄的走进了温暖的房间。

  冷寒微笑着看着熟睡中的温暖,她的胳膊露在外面,细嫩修长她的头发像海藻一般散落在床上,她的头紧紧的贴着右边的肩膀上,她没有皱眉,她的睡容安静姣好。

  温暖似乎听到有人坐在旁边的呼吸声,她拉了拉被子,果真被子被压住,她猛地睁开眼睛,“啊!冷寒哥你怎么在这儿?!”

  “昨天我说了今天要来接你的,都好晚了。”

  “不可能多晚,奶妈会叫我起来吃早饭的。”

  “呐,你看。”

  冷寒把右手伸过来,温暖看着上面的时针已经指向10点,还有两个小时就中午了。

  “那你怎么进来的?你来多久了。”

  “当然是走进来的,一个多小时吧。”

  “什么?!你看我睡觉看了一个多小时?!”

  冷寒伸手摸了摸温暖的脸,温暖浑身一阵鸡皮疙瘩就来了,冷寒专注的眼神,含情脉脉,温暖生怕冷寒就会这样俯下身来,把她吃了,她紧紧的拽着被子一角。

  冷寒果然如温暖所想,慢慢的俯下身,温暖不知不觉的闭上了眼睛,冷寒看着她眨来眨去的睫毛,说了句:“我一直以为你的眼睫毛比我的长,今天我算是看仔细了,没有我的长。”

  温暖睁开眼睛,冷寒的手依旧她脸颊上,但他已经端端正正的坐着了,她满脸讶异的望着他,他似笑非笑的表情告诉温暖,她被他捉弄了!

  冷寒阴险的笑笑,起身走了出去,“快点换衣服吧,给你20分钟的时间洗漱好,然后我们出发。”

  冷寒的话音刚落,温暖腾地坐了起来,以超级快的速度洗漱、装扮,当她下楼时,冷寒在悠闲的吃着点心。

  她今天穿着很性感,蕾丝的V领黑裙,温暖白皙的细长脖子上佩戴了一串白金项链,闪闪夺目,金色的高跟鞋,鞋扣上一串水晶也在闪烁,最引人注目的是温暖那串紫色的水钻耳环,摇摇晃晃的有规律的摆动在耳际。

  冷寒觉得温暖今天比她当新娘子时还更美,他起身,拿起一块小点心,喂进了温暖嘴里,伸出手,拉着她走了出去。

  温暖上了车才开口问道:“冷寒哥,我们要去哪里?”

  “峨眉山。”

  “什么?我们要去爬山?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才好带好装备啊。”

  “有什么好带的,就这样挺好。”

  “你是故意的吧,我的高跟鞋都有8公分!”

  “嚷什么?小时候就是这样爱瞎嚷嚷,我背你爬上去,行不?”

  温暖“啊”了一声没再说话,因为她看见了他那张铁青的脸,他的心情真是变幻莫测,让人捉摸不透。

  如果没有音乐,温暖想她会在这车里闷死,也不知道哥哥怎么会和这样的冷血动物打交道,而且还成为那么好的兄弟,秦天就不是这样,秦天爱说爱笑,极其幽默,经常惹得她哈哈大笑。

  “你在想什么?说出来听听。”

  温暖被震惊了一下,冷寒无厘头的问话令她手足无措,她在他面前怎么就慌乱的没有一点分寸!她只能轻轻说:“没想什么啊。”

  声音小的恐怕只有她自己能听到,“你是不是在想我是个神经病?我的一言一行都让你觉得和正常人不一样。”

  温暖心想你也知道呢,知道了还让我说,想整我,想都别想,“没有啊,每个人都有情绪的嘛,很正常,嘿嘿。”

  温暖用力挤出的笑容被冷寒狠狠的鄙视了一番,“温暖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假惺惺了,我一直还蛮喜欢你直爽的性格。”

  温暖大吃一惊,他喜欢她直爽的性格?没搞错吧?冷血动物还会有七情六欲?

  “冷寒哥,我可不可以问个问题?”温暖突然想跟这冷酷如冰的人聊爱情了。

  冷寒轻轻的点头表示默许,“你有喜欢的女人吗?”

  冷寒怔了一下,她又不知道他爱她,他心中突然涌起一阵悲哀,他完美的近乎令人嫉妒的想要杀人的男人,居然默默的爱着一个小妹妹,这就是传说中的暗恋!他都29了!奔三了!

  冷寒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踩了急刹车,车猛然停住,温暖顿时往前倾,她不喜欢系安全带,差点撞到前面的玻璃上。

  她转头怒视着冷寒,“你刹车不知道说一下吗?我要受伤了怎么办?!”

  他看着她,很认真,“跟我一起死,你就这么不情愿吗?”

  冷寒咧着嘴角,轻笑,“你刚不是问我有没有喜欢的女人吗?来,靠近我一点,我告诉你。”

  温暖看着冷寒诡异的笑容,心跳加速,他不会真要我陪他一起死吧?

  冷寒一把揽过她的腰,另一只手把她的脖子往身体这边靠,他侧着头,深深的吻了下去,吻的极深极深。他的舌头像是要伸进她的喉咙里,她近乎窒息,他舌头肆意的在她狭窄的口腔里翻来覆去,他用力的抱紧她,仿佛是要把她镶进自己的身体里。

  温暖突然用力的推开了冷寒,她的嘴唇在流血。

  

总裁的落跑新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总裁的落跑新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鬼王独宠腹黑嫡妃8章

    原标题:鬼王独宠腹黑嫡妃8章小说名:鬼王独宠腹黑嫡妃第8章调戏美男“公子,奴家的房间在前面呢,您怎么不走啦?”挽住墨雪颜胳膊的那女子,妩媚的眸中,流露出一抹醉人的风情,连语气都是娇娇柔柔的,闻之酥骨。“里面那个是我朋友,我进去看一下。”墨雪颜看都没看身边的女子,眼睛放光的只盯着里面拿到黑影瞧,随手将剩下的银子都丢给了女子,“赏你的,先下去吧,爷一会再找你。”“多谢公子。”女子拿了银子,自然不会躲纠缠,笑盈盈下去了。墨雪颜毫不客气的推开半掩的门走了进去。“滚。”强大的气势扑面而来,身着墨袍的男子冷

  • 一夜娇宠:爹地请你温柔点8章

    原标题:一夜娇宠:爹地请你温柔点8章小说名:一夜娇宠:爹地请你温柔点第8章他的女人叶云兮恍惚中到包间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到齐了。“云兮,大宝呢?怎么没见他啊。”叶国强虽然不高兴自己的女儿未婚生子,不过这个宝贝大孙子实在是心疼的紧。“哦,大宝今天在上奥数班,就不过来了。”回过神来的叶云兮这才说道,大宝非常不喜欢这对母女,自然不愿意过来。“姐姐,我记得,你工作快要考核了对吧”一旁一直没说话的叶筱染甜腻的声音响起。“啊,对啊,也不知道这回能不能过。”想到自己那个跋扈的主编和组长艾米,叶云兮就一个头两个

  • 一夜情深:撩妻总裁日后见8章

    原标题:一夜情深:撩妻总裁日后见8章书名:一夜情深:撩妻总裁日后见第8章惹上了危险的男人慕安安死劲的向后靠着,哪怕明明知道动作有多滑稽。“我,我不是要利用你……”慕安安这样说着,脸上却尴尬的很。“哦?”轻咦再次溢出唐诀薄唇,那鹰隼般幽深的眸子更是缓缓眯缝了起来。“就当我是利用你,我道歉。”慕安安感受着唐诀身上那骇然的危险气息,努力的扯着嘴角,吱唔说道,“可……可我们才第一次见面,就结婚,不合适吧?”唐诀没有说话,只是冷然的看着慕安安。从刚刚上面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出,慕安安根本不知道昨晚是谁。“而

  • 总裁宠妻请温柔8章

    原标题:总裁宠妻请温柔8章书名:总裁宠妻请温柔第8章不如,你嫁给我自己平时那点张牙舞爪的气势,到了陆时铭面前,完全就像是个泄了气的皮球。苏鹿其实很不喜欢这种感觉。所以当回答完这个问题之后,她很快出声提醒,“现在你可以松手了吧?”陆时铭并未照做,而是忽然没头没脑地来了句,“但他睡了我的未婚妻,就这一点来说,确实很不公平。”他顿了顿。苏鹿能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那两道目光似乎是深邃了一些,然后就听见他又说,“不如,你嫁给我?”噗……苏鹿差点被自己刚吸入肺腑的那口氧气给噎死。狗血淋头,天雷滚滚什么的。

  • 六界之凰女禾锦8章

    原标题:六界之凰女禾锦8章小说名称:六界之凰女禾锦第8章无上荣宠当禾锦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亓笙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他处事有度,是为了谋得生存。可是这种方式能用在所有人身上,却是万万不能用在禾锦身上。只有被她所遗忘的人,才能安然无恙地走出皎月宫,所以他要做的是让自己和其他人没有区别,越容易被遗忘越好。思及此,亓笙一刻也不敢耽搁。起身走到禾锦面前,拂袍跪下,拱手请罪,“是亓笙界越了,还望王女恕罪。”禾锦微微蹙了眉,眉目间都好似凝了一层冰霜,目光锐利地吓人,“起来说话。”亓笙起身坐下,却是

  • 邪王溺爱:极品毒妃宠上瘾8章

    原标题:邪王溺爱:极品毒妃宠上瘾8章小说:邪王溺爱:极品毒妃宠上瘾第8章收拾完毕“还不快滚!”慕雨泽的灵力有限,他制造出的土墙时间有限,自然撑不了多久。奴才们听见这气急败坏的声音面面相觑,在嬷嬷的带领下迅速退出了房间,实在不怪他们不自觉,这场景也太劲爆了,这大皇子居然和四小姐在一个床上!这三小姐再怎么废材也是丞相府的嫡女啊!“妹妹,这会儿时得偿所愿了吧。”安然掐好时间便踏进门来,她面露嘲讽,真傻,这安欣就不说了,没脑子的草包美人一个,这慕雨泽可是现在当今太子,也这么控制不住自己的下半身。慕雨泽停

  • 总裁缠上门:宝贝娇妻不离婚8章

    原标题:总裁缠上门:宝贝娇妻不离婚8章小说名:总裁缠上门:宝贝娇妻不离婚第8章我已经有了别人的孩子这一次,霍仲琛依旧没什么耐心。梁浅语的身体紧绷,指尖也剧烈地颤抖着。可她害怕自己任何一点轻微的举动就触怒了霍仲琛,所以只能紧紧地闭着眼,不敢发出一丝声音。在他毫无感情的羞辱之下,梁浅语的心里升起一股悲凉之感。霍仲琛就像戒不掉的毒,发作起来抓心挠肺,她好不容易花了五年的时间将他封藏在内心深处,却又因为晨晨的病主动找上了他。难道这就是她挣不脱逃不过的宿命?热烈过后,便是长久的沉默。梁浅语不敢说话,她怕她

  • 总裁的天价穷妻8章

    原标题:总裁的天价穷妻8章小说:总裁的天价穷妻第8章这幅模样确实让人太放心了温庭域唇角勾了勾。这个女人倒是有几分意思。“可是我没勾引你,你长得这么丑,一看就让人倒胃口。”顾念念充满恶意说道。她想着怎么也要报复报复眼前的男人。打架她是打不过的,逞逞口舌之快也是好的。只是说这么英俊的男人丑,是在有点违心。她等着男人气急败坏的模样。然而男人神色波澜无静:“如果你认为丑你就丑吧。”顾念念如同一个拳头打在了软棉花上,连个回弹都没有。温庭域嗓音清冽:“你前面就是垃圾桶,你想吐,大可以吐个痛快。”“你”顾念念

  • 摄政王的金牌宠妃8章

    原标题:摄政王的金牌宠妃8章书名:摄政王的金牌宠妃第8章我就要她死“住手,住手,你们谁要是敢对四小姐不敬,老爷我就直接打杀了他!”门外面传来急促的历喝,那声音的内容让柳笑笑眼前一亮却又一暗。她不是那该死的四小姐吗?那个声音现在她也是听出来了,是她这身体那个倒霉的父亲。八百年没管过身体的原主,现在出来又是哪一出的戏?“嘶!谁?”手上突然的疼痛,打断了柳笑笑的思维,不明所以的看了看四周,心中一凉。特别是看到柳琳玉跑向了家丁外围,柳笑笑的心紧了紧,看来刚刚用东西打她手的是柳琳玉的人。不由的心中一阵悲哀

  • 夜帝的替婚新妻8章

    原标题:夜帝的替婚新妻8章小说名:夜帝的替婚新妻第8章突然而来的欠债车门“唰!”的一下打开,五六个流里流气的男人冲了下来,看着云歌一脸邪笑的问:“你就是叶清薇吧?”云歌看着这几个流里流气的男人,有种不好的预感,往后退了几步,警惕的问:“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她从来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啊,这些坏蛋不会是想绑架自己吧?“叶小姐别紧张,我们只是来找你还钱的!”“哼,你要是不配合,那可别怪我们不怜香惜玉了!”两个混混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的威逼利诱吓唬她。云歌一脸的惊讶,问他们:“我从来没向你们借过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