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兵临天下在线阅读

2017/11/15 14:54:0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兵临天下

第三章 天才,还是妖孽

整个大厅的人看着门口那道瘦小的身影离开后,转过头一会看看地上脸色不停变化的楚平,一会又看看坐在长老椅上面红耳赤的大长老,众人神色十分古怪,周围的气氛也安静的有一些可怕。说明http://www.163woman.com/

“哈哈,”这份宁静并没有持续多久便被楚雄那充满自豪的笑声打破,“我看你们还有谁敢取笑我儿是白痴?愣着干嘛,还不收拾一下大厅?”

“是!”众仆人连声应诺丝毫不敢怠慢。由于楚羽轩一招就打败了楚平,所以根本没有什么需要收拾的,楚雄的这话只不过是说给众长老和那些曾经一直在欺负楚羽轩的人听的,话里充满了自豪与嘲讽。

楚羽轩回到了房间,皱了皱眉头,身体一软,便瘫坐在地,虽然刚才他赢得很是干净利索,但是真正内行的人才知道,其实刚才那看似简单的一招,其实是习天剑的《雷剑诀》之中的一招,不仅威力大,而且消耗也大,如果是以习天剑以前的时候来施展,那是信手拈来的事,但是现在的他,由于等级太低,不仅没有施展出这招的全部威力,反而是让的楚羽轩的身体也受了些许的伤,不过好在对方等级并不高,所以才取得了这样足以立威的效果,如果对方在高一个等级,那结果就犹未可知了。

于是楚羽轩立马爬上床进入了修炼状态,因为他有前世的经历,所以了解如何修炼才能取得最大的成果,修炼了一会他想起了自己盗取的《紫雷剑决》,他仔细的在脑海中翻阅着其中的内容,这部剑决有十式,一式比一式难,而且每一式可以叠加,前五式的叠加的威力足以堪比单独的第9式的威力,当前9式叠加会产生一个全新的招式。不过自古以来这部剑决修炼的最高的人也只修炼到了第7式,而且只叠加了2式。

看完了这些,楚羽轩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并没有修炼这部剑决,因为不是楚羽轩不想练,而是他练不了,因为这部剑决的修炼条件是要到剑王境界才能修炼第一到三式,否则轻则伤身,重则死亡,这让的楚羽轩十分的苦恼。

于是楚羽轩只好将这事放在了一旁后,一心投入了提升实力的楚羽轩再次进入了修炼状态,这次一直修炼到了傍晚,当楚羽轩从修炼状态中退出的时候房门响了,楚羽轩打开门一看,一身绸缎服饰,书生气的楚雄正在门前,他对着楚羽轩微微一笑,便进入房门:“轩儿,你今天真是解气啊!8年了。小说:兵临天下在线阅读哈哈哈”楚雄说着说着竟然不顾身份,哭了起来,楚羽轩在一旁拳头紧握,一脸淡然,什么话也没说。

楚雄和楚羽轩聊了很久,一直到深夜,当送走了楚雄,楚羽轩再次进入了修炼状态。

次日,楚羽轩从修炼状态中退出后,感觉了一下自身的力量,皱了皱眉说道:“还是太慢了啊。”

“少爷,吃饭了。”这次女仆的语气中没有了以前的嘲笑的口吻,而是充满了敬畏。

“嗯嗯,知道了。”楚羽轩并没有感觉到女仆的语气的变化,依然是懒洋洋的说道。说明163woman.com

当楚羽轩来到大厅时,人基本已经到齐了,楚羽轩二话不说,直接坐下,由于楚羽轩的实力已经被众人所知晓,因此当楚羽轩坐下后并没有人流露出不满,毕竟这个世界还是以实力为尊的世界,楚羽轩匆忙吃过饭后就离开了。众人一脸茫然的看着那个离开的身影,然后转过头看着正在进餐的楚雄,楚雄并没有理会周围那些人的目光依然是云淡风轻的吃饭,但心里却在想:“这个臭小子究竟在干嘛,弄得这么神秘。”众人看见楚雄没说话便低头吃饭,但想来心中所想和楚雄的想法相差无几。

“哼,这才五级气就如此装神秘,真是年少有为啊。”这句话一响起,楚雄平静的脸上顿时多了一个“川”字,正在夹菜的筷子也顿了一下,夹的菜掉了也没有去理会,众人看到有人竟然敢这样对楚家家主说话,不由得一惊,然而当他们知道说出这话的人正是与楚雄不对眼的大长老时,都埋下脑袋默不出声,自顾自的吃着饭。

“大长老,说话别太过。”楚雄沉声说到。小说:兵临天下在线阅读

“哼,仙儿恐怕也没有他这么放肆吧?”大长老说完便看向了楚雄,当他看到楚雄闭口不言的时候他也就不在说话了,而楚雄也是放弃了继续纠缠,因为他知道这是实话,楚仙已是剑者,而楚羽轩才五级气,中间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那些下位人就算有话也因为身份而不敢开口。一顿本来和和睦睦的饭,现在气氛却被弄得十分压抑。

话说楚羽轩回到了房间后立刻进入了修炼状态,没过多久,房门响起,楚羽轩退出修炼状态,,有一些疑惑究竟是谁来找他,开门一看,正是楚雄。

楚雄进门便问到:“轩儿,你没事吧?”

“父亲大人放心,孩儿没事。”楚羽轩平静的回答道。

“没事就好。163女性网”楚雄听到楚羽轩这般说道也就放心了。

“父亲大人,孩儿有几个请求。”楚羽轩想了想说到。

“但说无妨。”楚雄心中有些疑惑楚羽轩为什么会有请求,不过他依然是微笑着说道。

“孩儿想要这几味药材。”楚羽轩开了一个药方给楚雄。原文163woman.com

楚雄看了看,眉头皱了皱,不过依然是答应道:“好,没问题,明天给你,不过你拿这些药来干嘛?”

“孩儿自有用处,还望父亲大人不要多问。”楚羽轩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这些药材的作用,因为这是习天剑记忆中的药方,楚羽轩为了避免引来没必要的麻烦,因此选择了不告诉楚雄。

楚雄眉头一挑,有些震惊楚羽轩会这样跟他说,不过楚羽轩已经说了叫他不要多问,因此也并未多说什么,不过当他准备离去时随口问了句:“轩儿,最近有没有突破?”

“回父亲大人,孩儿现在已经是六级气了。”

楚羽轩当然知道楚雄所说的突破是指他实力上的突破,因此楚羽轩不在意的说到。

楚雄准备转身的身体瞬间凝固,随后陡然转身,目光灼灼的看着楚羽轩声音有一些颤抖的说道:“此话当真?”

第四章 楚仙

“你,,,你,,,你再说一遍?”楚雄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完全没有了刚刚进来时的那种风轻云淡的平静,手中的药方掉在地上了也毫不知晓,他用颤抖的双手使劲的搓了搓自己那有些僵硬的脸庞。

“我现在已经是六级气了!”这次的楚羽轩的回答并不是随意而为,他看到了这件事对于楚雄来说所具有的重要性,于是他便一脸认真的对着楚雄说到。

楚雄看着楚羽轩那有些稚嫩的脸庞上的认真,他心中更加的难以置信,于是说道:“这事可不能瞎说。你将级气外放,我检查一下。”

楚羽轩也不拖沓,直接外放了所有级气。

“哈哈哈”楚雄在感受了一下楚羽轩所散发的级气后,心中的难以置信化为了一阵狂笑,“苍天有眼啊,让我楚雄得此子,我此生无憾。”

“父亲,你没事吧?”楚羽轩看着楚雄疯狂的样子,害怕他因为情绪波动过大从而导致体内的剑气涌动过激,从而影响到楚雄的实力,因此有些担心的问到。

不过想来楚羽轩是多虑了,因为楚雄毕竟是一家之主,所以听到了儿子的询问时,便收敛了笑容,恢复了一脸的风轻云淡,但如果仔细看去他眼神中充满了兴奋与自豪。

楚雄冲过去抱着楚羽轩,然后松开,便说道:“我这就去告诉你娘亲。”说完转身欲走,这时,楚雄脚下传来了一阵嚓嚓声,楚雄低头一看,正是楚羽轩给他的药方,这令他老脸一红,转过头去对楚羽轩“嘿嘿”一阵傻笑,说道:“明天给你送来。”说完,便转身离开,楚羽轩看到楚雄脚下有股能量波动,不由苦笑起来“早知道他会这个样子,就不告诉他了!”

回到床上,想起自己这个幽默的父亲,心中暖暖的,在他的灵魂沉睡的时候,他隐约记得整个家族就只有他父亲,母亲,和一个他醒来后一直未见到过的哥哥对他极好,其余人都是冷眼相对,嘲讽不断。

“药材明天就到,今晚休息,明天再修炼吧。”说完,楚羽轩便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话说楚雄由于过于激动脚下运行起了剑气,一路上的地板被他踩成粉末,冲到了房门前,双手推开房门,吓得钟兰一声大叫,而守在楚雄房间周围的护卫听到了钟兰的叫声后都纷纷的冲了过来,毕竟尖叫的人可是家主夫人啊,一但他出事了那他们也没什么好果子吃,不过当众护卫来到了钟兰的房间时,看到冲进房间的人是楚雄的时候,这才放下心来。

楚雄在看到护卫来后,满意的点了点头,给他们解释清楚后,吩咐他们退了下去。

“夫君,发生了什么事?竟然令的你如此慌张。”钟兰看到楚雄这般匆忙顿时有些焦急的问到。

“兰,,,兰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楚雄由于过于的激动,就叫说话都结结巴巴得了。

钟兰看着楚雄一脸兴奋的样子,笑着说道:“什么好消息啊,让你如此的失态。”钟兰一边起身为楚雄倒茶,一边看着一向云淡风轻的楚雄居然激动成这样,难以想象究竟是什么好消息。

“我们的轩儿进入了六级气了。”楚雄做了几个深呼吸后立刻说到。

“啪”的一声,钟兰正在倒茶的手一抖,茶壶便摔在地上,“此话当真?夫君,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钟兰也是一脸的不信,连声问到。

楚雄见到钟兰不信,忙补充到:“我亲自检查过了,绝不会错。”

这次钟兰相信了,如果连自己身为剑灵境强者的夫君都感应过了,那就不会错了。

“呜呜呜!”听到这里,钟兰忍不住的蹲下身子嘤嘤嗡嗡的哭了起来,楚雄立马蹲下身子抱住钟兰,安慰到:“这不是好事么?有什么好哭的。”不过楚雄说这话的时候言语中都充满了难以抑制的情感。

“我,,,我,,,我这不是感动呢?”钟兰早已是泣不成声了,钟兰虽然不擅长修炼,但是她却是知道修炼者提升一级的难度有多么的大,就这样,二人由于太过激动一夜未眠。

次日清晨,楚雄亲自来到了楚羽轩的房间,正准备敲门,遇到了楚羽轩正好从房间中走出来,楚雄看到楚羽轩出来后便立马从袖子中拿出了一个纳戒,给了楚羽轩,说道:“你要的药材都在这里面了。”看着儿子的脸庞,楚雄心中多了一种自豪感,不过楚雄昨晚上激动了一夜,因此今天他的情感并没有流露在外表,他依然是一副云淡风轻,满脸微笑,和蔼可亲的样子。

“多谢父亲。”楚羽轩接过纳戒,并未翻阅什么,因为他想信楚雄做事不会出错的,因此他接过了纳戒便直接带在了手上。

“还有事没?没事我先走了,大厅里还有事需要我去商量。”楚雄微笑着说到。

“没事了,父亲你先去忙吧。”楚羽轩答到。

楚雄听完转身便离开了。

楚羽轩关了房门向厨房走去,正准备将药材拿去厨房熬制好然后准备修炼,不过就在这时他房间的对面出来一个一身蓝衫,眉清目秀,年龄大概在11,2岁的少年。

楚羽轩看向他,那人似乎也是感应到了楚羽轩的眼光,同时也转过头来看向了楚羽轩,楚羽轩看到那人的眼神十分锐利,犹如出鞘的剑,锋芒毕露,不由得一愣。不过随即楚羽轩嘴角微翘,露出了一抹冷笑,那人看到楚羽轩微翘的嘴角,眼神深邃无波,不由得一愣,不过随即他也冷笑一声,体内的剑气缓缓的运行了起来。

此人楚羽轩自然认识,他便是楚家大长老之子——楚仙

伴随着空气中的火药味越来越浓,周围的那些仆人也都有一些胆怯,不敢靠近他们二人,有很多人都很震惊,这种气息是这两个年轻人发出的么?更有仆人跌跌撞撞的向着议事大厅跑去。

不过楚羽轩二人并没有理会周围那些仆人的行为,只是自顾自的运行起了体内的剑气,准备随时迎接对方的攻击。

第五章 争夺赛

他们二人就这样一直对峙着,而周围的人都不敢上前去劝说,生怕得罪了他们其中的任何一方,如果是之前楚羽轩还是白痴的时候,他们还有可能帮着楚仙说话,但是今时不同往日,楚羽轩已经不再是白痴了,所以他们做下人的也不敢多说什么。

楚羽轩平静的看了楚仙一眼,并未多说什么。转身准备离开,突然,前世的对危险的感知令他做出了级气护体,向前翻滚等一系列的自卫动作,当他躲过了攻击回头看时,他原来的位置已被一道剑痕给取代了。

楚羽轩的脸上浮出了一摸怒色,随即看向了楚仙,楚仙的脸上再次闪过讶色,他没有想到楚羽轩对于危险的感知竟然如此的敏感,不过因为他有绝对的实力压制楚羽轩,所以楚仙嘴角一掀,露出了一摸冷笑,眼中的锐利依然不减,不过却多了一丝蔑视与不屑。

楚仙双指一并再次出手,楚羽轩看他这样心中难免一怒,于是将级气凝聚于右手之上,用肉身与楚仙挥出的那一记剑气硬撼在了一起,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在二人交手处响起,这下可好了惊动了楚家所有人,不一会,交战之地便围满了楚家的人。

楚雄当然是第一个赶到,不过他赶到之时并没有看到楚羽轩他们的交战过程,而他看见的仅仅是楚羽轩身体不断地后退,一直后退了10多步方才停下的场景。

看到这里,楚雄楚雄心中一惊,立刻飞身来到了楚羽轩的身旁,接着他目光微移,便看见了楚羽轩对面的楚仙,楚雄随即看向了大长老,当看到大长老一副与我无关的狗屁表情之后,楚雄看了后怒火中烧,不过好歹也是一家之主,修养还是不低,将心中的怒火强行压制了下来,冷声说到:“还不住手!”

正准备出手的楚仙听到了楚雄的话后不甘的停下了剑气的运行,瞥了楚羽轩一眼,转身走了,楚羽轩也停止了级气的运行。

“都散了,该干什么干什么!”楚雄看着楚仙离开后便对着周围的那些仆人怒声说到。

“是!”众家仆感觉到了楚雄怒火和这剑拔弩张的气氛,很识趣的去忙他们该忙的事了。

见到众人散去,楚雄转过身来对着楚羽轩急切问到:“没事吧?”

“没事!父亲。”楚羽轩虽然感觉体内气血翻滚,但是他依然强行压制住体内的翻滚强笑着回答。楚雄还正准备继续询问些什么,但只是动了动嘴并未说什么。

楚羽轩见到楚雄这般模样,便对着楚雄行了一礼,转身回到房间,房门刚刚关上,楚羽轩便忍不住体内气血翻腾,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还是太慢了,这个等级,何时才能不用害怕追杀啊?”楚羽轩叹了一口气,爬到床上,盘腿坐下,运行级气,修养着体内的伤。

当楚羽轩睁开眼睛时,天色已经有些晚了,他吩咐了下人为他准备一盆热水。

不一会,热水到了后,楚羽轩将药材拿了出来,用级气将其化为粉末,丢入水中,不一会澄清的水便变成了碧绿色的溶液,楚羽轩知道虽然这样做会让药材的药力降低不少,但是没办法,谁叫他今天遇到了楚仙,想到这里楚羽轩便是气不打一处来,但是他又不好说什么,只是愤愤的脱光衣服进入水中,双手结印,进入了修炼状态。

楚羽轩一直到碧绿色的溶液变为了澄清,这才停止了继续修炼,他感觉到了他体内的级气有所提升,但并没有要突破的迹象。这不得不让楚羽轩眉头一皱。

楚羽轩感觉不对,为什么前几日他会突破的这般的快,但是当他细细想来,检查自身后,方才明白,原来自己前两次之所以进步如此神速是由于以前楚雄用了药来帮助他提升实力,但由于没有意识引导,所以药力并未完全吸收,一直累积,外加楚雄用自身的剑气温养他的经脉,多余的剑气累积了起来,直到他恢复,引导这些能量,所以才能突破的如此神速。

想通了这一切后,楚羽轩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便开始继续炼制药材浴,继续修炼,就这样每天做着同样的事情,直到半个月后。

这天楚羽轩一如既往的在修炼,突然觉得体内的级气有了突破的迹象,于是开始加快吸收灵气和药力的速度,半个时辰后楚羽轩睁开了眼睛,有些兴奋的喃喃道:“终于七级气了!”

不过就在楚羽轩刚刚停止修炼后,房门外边响起了他的贴身女仆的声音“少爷,老爷叫你去大厅商议事情。”

“嗯,知道了,我马上去。”楚羽轩听到声音后,整理了一下心情后淡淡的说到。

楚羽轩出了浴池,穿好衣服,来到了大厅后,见到大厅之中已经来了不少人,其中不仅有大长老,二长老,三长老,还有楚平,楚香等年轻的一辈,当然与他有冲突的楚仙是肯定不会缺席的。

楚羽轩环视了一下在场的所有人后,发现并没有属于他的位置,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不过就在楚羽轩有些恼怒的时候,楚雄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轩儿,过来坐。”楚羽轩转过头去一看,便看到了楚雄将他那巨大的家主椅空了半边,楚雄的大手在那上面拍了拍,示意楚羽轩坐在那里,楚羽轩二话没说依言走了过去。这摆明了是给楚家的众位长老一个下马威啊,楚家的那些与楚雄有过疙瘩的长老们的脸皮都有一些抽搐。

当见到楚羽轩坐下后,楚雄也没有过多的废话,直接了当的开始说道:“既然人已经到齐了,我也不拐弯抹角的了,直接说了,再过三个月就是剑宗的招生会,这次我们加炎帝国有二十个名额,而我们五大霸主平分这次的名额,因此我们楚家便有4个名额,但是为了公平,我们将会在下个月月底举行一场关于这剑宗招生人选的争夺赛,这个我想大家不反对吧!”

第六章 放弃

“这是一场百年难得一遇的比赛,而且这场比赛空前的盛大,因为这次比试的第一名会成为剑主千衣的入室弟子,因此这次比试会有不少人参加,甚至还会有一些散修,然而这场争夺赛将会在一个月后举行,而参加的限制条件是年龄15岁以下,级气在8级气以上,所以,各位,努力吧。”楚雄站在大厅的首位,居高临下神色肃穆的说到。

众人都都在交头接耳,一时间整个大厅充满了讨论之声,仿佛是菜市场赶集一般,不过众人的脸上都显得十分的平静,但是他们的眼神中都充满了难以掩饰的兴奋,那些年轻点的人更是跃跃欲试。

楚雄看到众人这般模样,并没有过多的去理会,隔了半饷,楚雄招呼了一下众人,待到众人都安静了下来后,这才缓缓的开口问道:“还有没有什么事?如果没有事情要说的那么各位都回去准备准备吧!”

“父亲,我可不可以不参加这次的比试。”就在楚家众人听到楚雄的话后,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楚羽轩声音响了起来,众人顿时转过了头看向了楚羽轩,但是楚羽轩的脸庞充满了平淡,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当楚羽轩说出这句话时,所有人都是被惊得一愣一愣的,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因为楚羽轩的这句话让他们感觉自己的脑袋似乎不太够用了一般。更有甚者用一种看白痴般的表情看着他。

楚雄听到了楚羽轩的这句话脸上的表情和其余人差不多,因此他只是凭着他的本能开口询问道:“你说什么?轩儿,你再说一遍!”楚雄的话语中充满了难以置信。

楚羽轩丝毫没有理会那些看向他的那些人的眼神与表情,只是自顾自的对着楚雄面色严肃的再重复了一遍:“父亲,我可不可以弃权?”当楚羽轩第二次说出这话的时候,全场再次陷入了寂静,就这样隔了半响后,楚雄这才慢慢的反应了过来,但眼中依然充满了疑惑与震惊,他万万没有想到过楚羽轩竟然会做出这种犹如白痴般的决定,因为成为剑宗弟子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自己整个家族那都是一种无上的荣耀,很多人挤破头都没机会,而楚羽轩却把这机会放弃了?

这种决定如何能不让他们震惊,不过就在众人惊讶楚羽轩的选择的时候一个满是嘲讽的声音响起“有自知之明,还算不错。”听到这个声音楚雄的脸顿时变得铁青,众人也听出了这话中的含义,这完全是在打楚雄家主的耳光啊,但碍于前者的身份并没有人敢开口说话。

因为说话的人正是经常和楚雄唱反调的楚家大长老,楚雄脸色铁青的看着满脸不屑的看着楚羽轩的大长老,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目光中充满了赤裸裸的愤怒,就这样二人一直对视着,气氛顿时火药味十足,不过楚雄毕竟是一家之主,也不好随意发作,因此只见他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中的怒火后,转过身来对着楚羽轩说到:“你可知道这机会的难得?”

“我知道,父亲。”楚羽轩认真的回答道,废话这种机会谁不想得到?如果不是他的身份特殊,他也不会拒绝加入剑宗,因为他知道如果他参加这次的比赛,他必会加入剑宗,而剑宗是剑域第一宗,宗主则是每一届的剑主担任,而这一届的剑主则是千衣,但是楚羽轩的身份则是得到了《紫雷剑决》的习天剑,他们两个早已是进入了不死不休的局面,因此楚羽轩怎么可能还会投入剑宗去送死。所以楚羽轩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加入剑宗的。

“你可得想好了?轩儿,这机会十分难得啊!”楚雄试图劝说楚羽轩加入剑宗,成为其中的一员,这样他楚家也会得到不少好处,但更重要的是这样楚羽轩方才会得到更大的发展空间。

看着楚雄一脸的焦急,楚羽轩心中也闪过一瞬的动摇,而这份动摇是由于楚雄的关怀,因为上一世他就是由于实力不够,看着自己的亲人惨遭屠戮,最后实力有了将仇人整个家族屠尽,但谁知仇人居然和剑帝有关系,所以导致了他肉身被毁,灵魂被放逐到了这兵之大陆。

这夺舍而来的肉身令他再次体会到了家的感觉,所以不管是为了他自己还是为了楚雄他们,他都不能参加这次的争夺赛。

所以楚羽轩立刻将那些动摇他决定的念头甩出了脑海之中,坚定的回答道:“父亲,我想好了,我不会参加,我宁愿另选宗派。”

这句话出口,楚家的人再次吃了一惊,大家都在想,这楚羽轩是不是白痴症没好?放弃这种机会?更多的人却认为楚羽轩是真的没什么能力,人们的脸上的讶色也渐渐变少,取而代之的是不屑与蔑视。

“既然你坚持,那好吧,我会取消你的资格。”楚雄看着楚羽轩一脸的认真,知道自己再怎么劝说也无济于事,因此他只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

“那孩儿先退下了。”说完楚羽轩便对着楚雄行了一礼,转身离去。

看着远去的楚羽轩,楚雄无奈的叹了口气,隔了半饷,这才对着大厅内的所有人宣布道:“取消楚羽轩的参赛资格,其余一切从旧,你们还有没有什么事要说的?”

楚雄看到众人没有言语,便神色有些黯然的宣布道:“没事那就下去吧。”就在楚雄宣布退下时,天空远处传来了一股股强大的能量波动。楚雄等人为之一惊,楚家的核心人士相互之间,你看看我我看看里,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这来人的身份,于是他们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立马起身出门,刚一出门便听到:“楚家人听令!”

楚雄等人一出门听到了这个声音后立马单膝跪地,嘴里还说着:“我等听令!”这时候天空之上降下了一道道拥有雄厚气息的人影。

第七章 怀疑

“楚家人听令!”来的一群人中为首的人大声说道,楚雄立马带着楚家众人单膝跪下。因为来人是剑宗的人,这是兵之世界的规矩,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是该地域的人见到域主都得单膝下跪,不然就是被视为在挑战域主的威严,而域主就是八大域的各域兵主,比如剑域的兵主就是剑主千衣。其余七域也分别是:棍,刀,枪,戟,鞭,斧,锤这七大域

“剑魔习天剑以重回肉身,但凡见到有人使用《紫雷剑决》一律汇报给剑主。完毕。起来吧。”那为首的人不在意的说到。这人是谁?大长老等人抬头看去方才知道,此人正是剑宗在加炎帝国的分宗宗主——铁木。

“铁宗主,里面请。”楚雄弯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而铁木则是一副不可一世的表情,但所有人都是敢怒不敢言。

楚雄依然笑呵呵的在前面领路,但心里却十分的不满,因为这个铁木众所周知,常常借着剑宗的名声来欺压周围的这些家族与国家,令的周围的所有大小势力都对其相当的不满,但由于铁木身后的势力,人们都选择了忍让,因为世人都知道,剑宗是最护短的宗派,所以人们都是能忍就忍。

“铁宗主请坐!”楚雄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铁木袖袍一挥,便坐了下去,而大长老等人也按顺序坐下了。

“铁宗主,不知这次来到寒舍,除了之前的一事,还有其他的事么?”楚雄笑着问到。

“事情是有,不过,,,”铁木一脸坏笑的看着楚雄,楚雄立马大手一挥,仆人拿来了两颗丹药,铁木眼睛中闪过一抹喜色,虽然一闪而逝,但如何能瞒得过楚雄这样的老油条?楚雄看到这点变化后,心中暗松了口气,然后对着铁木笑脸说到:“铁宗主,这是两枚回魂丹,有治疗伤势,恢复剑气之用,还望笑纳。”

铁木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说到:“其实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就是我剑宗这次由于很多长老都破碎虚空去了,剑宗的职位有些空缺,所以提拔了一些弟子去顶替,所以这次会扩招,我准备多给你楚家2个名额,不过,,,”铁木又一次看向了楚雄,楚雄表面笑呵呵的,大手一挥,让仆人又端来了两颗回魂丹,担心中暗骂,这个该死的东西,如果不是剑宗,我定要你讲这些吃下去的东西吐出来。

“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我也该走了。后会有期”铁木对着楚雄一拱手,便转身离开,楚雄正准备起身相送之时,楚羽轩正好从大厅门口进来,楚羽轩一进门便看见了铁木,又看到了他胸口的标志,随即眉头一皱,正准备离去时,铁木喝到:“站住!”

楚雄,大长老等人脸色大变,楚雄立马上去笑脸说到:“铁宗主,这是犬子,不知他如何得罪了铁宗主,还希望铁宗主大人不记小人过,下去后我一定好生管教他。”

铁木看着一脸平静,没有丝毫想要道歉的楚羽轩,心中不免有些怒气,说到:“你为何之前不出门迎接我?”

楚雄等人听到这句话,顿时松了口气,脸上的焦虑也少了一份,不过心中却道:“这个老不死的,活了这么久,居然还跟一个晚辈计较这些小事。”

但就在楚雄他们叹气的时候,铁木的下一句话,令的他们所有人魂飞魄散:“你的身上有习天剑的能量波动,,说,你和习天剑是什么关系!”

楚羽轩的眉头一皱,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不过脸上依然古井无波,人畜无害的孩子模样。

“铁宗主,你感应错了吧,犬子从出生到现在从未出过家门,怎会与剑宗的大敌有所交集。”楚雄连忙陪笑道,楚家众人也连忙说道:“是啊是啊,我等皆可作证。”

“哦?是么?也许吧!”

铁木虽然不相信,但他也不好在楚家做什么,毕竟这是楚家的地盘,心中暗道:“我先回去禀告剑主,然后让他老人家来亲自鉴定,嗯嗯,就这样吧!”

“呵呵,也许是我多虑了,各位,在下先告辞了!”铁木心中注意一定,便转身对着楚雄等人一拱手,便转身离开。

“恭送铁宗主!”楚雄等人恭声说到。

出门不久后,铁木等人周围的空间一阵扭曲,他们便消失不见了。

剑锋山脉,苍神山

“剑主,我在加炎帝国楚家发现了一个名叫楚羽轩的人,他身上有习天剑的气息。我担心打草惊蛇,所以希望剑主能亲自去看看。”阶下一人说到,而此人正是之前在楚家门外消失的铁木,而上位的人正是千衣。

“哦?是么?”说完千衣身体附近的空间出现了一条裂缝,这正是兵魂境才有的能力。

兵临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兵临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你是我的执迷不悟1章(第001章 结婚当晚我才发现……)

    原标题:你是我的执迷不悟1章(第001章结婚当晚我才发现……)小说:你是我的执迷不悟第001章结婚当晚我才发现……高考结束那年,我要嫁人了。对方是个已经四十多岁的男人,头发少的可怜,肚子上的肥肉却是一颤一颤的,但是爸爸却执意让我嫁过去,只因为这个男人能帮家里填补上几十万的外债。当我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刚刚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还来不及欢呼雀跃一下子就懵了。爸爸好赌,输得已是家徒四壁,妹妹又因为尿毒症要长年支付巨额医药费,家里欠下了高利贷,我们每天都在担惊受怕的过日子,生怕要债的找上门来。“瑶瑶啊

  • 疼妻入骨:腹黑总裁深深宠1章(第1章 绝望订婚)

    原标题:疼妻入骨:腹黑总裁深深宠1章(第1章绝望订婚)小说名字:疼妻入骨:腹黑总裁深深宠第1章绝望订婚本市最豪华的盛世皇廷酒店里,此时装潢一新,衣香鬓影,觥筹交错。今天是陆氏集团的大少爷陆少成的订婚仪式,陆氏集团是在全世界都排名前两百的财阀集团,实力雄厚富可敌国,这位陆大少爷也是英俊多金,让人着迷。只是在场的宾客看着花团锦簇下那个叫“许茶”的名字,都暗暗摇头,这位新娘子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因为这位陆大少爷在两年前发生了车祸,双腿瘫痪,不仅成了残疾,更是丢掉了掌管陆氏集团的大权,被自己同父异母的

  • 上位1章(第1章 要吃了她)

    原标题:上位1章(第1章要吃了她)小说名称:上位第1章要吃了她三天前,杜秀青最后一次走进这个房间之后,朱大云就连续三天没有睡觉。那天中午,杜秀青来到朱大云房间的时候,朱大云正躺在床上看书。“中午怎么来了,不是晚上才想我的吗?”看到杜秀青进来,朱大云有些喜不自禁,心里却瞬间就想到了属于他们之间那些幸福甜蜜的事。杜秀青把门锁上,没有接朱大云的话。她默然地坐在床沿上,低着头不停地踢着脚下的一支粉笔头。杜秀青反常的神情让朱大云很是不解。“发生什么事了?”朱大云搂着杜秀青的肩膀问道。“我要结婚了!”许久,

  • 漂亮女领导1章(第1章 新官上任)

    原标题:漂亮女领导1章(第1章新官上任)小说名称:漂亮女领导第1章新官上任那天,部门来了一个新组长,姓徐,我习惯上称呼他老徐,老徐40岁左右的模样,肥颈秃发,一双眼睛比平常人异常的有光焰,概括来描述一下就是:天庭饱满,目光如炬,虎步熊腰,一看就知道是个色狼,据他自己说,他正经钻研过《房中术》,练过“铁枪功”,每天坚持七十二搓、三十六提,时不时搞点牛鞭补补,身体素质和业务水平都很强悍。同时,这厮也是个油子,鬼精鬼精的,由于新上任,所以请我们去附近的一家酒店里吃吃饭,喝喝酒。饭后他说我们去飚歌吧?我

  • 村色佳人1章(第一章 寡妇秦玉莲)

    原标题:村色佳人1章(第一章寡妇秦玉莲)小说书名:村色佳人第一章寡妇秦玉莲我是一个孤儿,父母早丧。自八岁流落到大王村之后,就在大王村安了家。若论谁最亲,那无疑就是对我帮助至深的秦寡妇。秦寡妇。真名叫做秦玉莲,二十二岁的时候就守了寡。丈夫在山西采煤矿时被砸死,很是凄惨。不过可惜的是成了寡妇的秦玉莲,不仅没有获得村里人的怜悯,反而因为自身的美貌。引得他们的男人魂不守舍,成了广大妇女的眼中钉肉中刺,到处在背后说秦玉莲的坏话,说秦玉莲跟这个男人陪睡给那个男人当小三,虽然都是无稽之谈。但是架不住这帮长舌妇

  • 乡衣1章(第001章王艳大姐)

    原标题:乡衣1章(第001章王艳大姐)小说书名:乡衣第001章王艳大姐这会儿,背着双肩包的刘旭正站在马路边上的树下乘凉。乘凉是其次,他正在等过路车,他的目的地是生他养他的大洪村,学成归来的他打算在村里开个小诊所,替乡亲们看病。在刘旭三岁的时候,他爸妈就生重病走了,之后他就跟那时候就已经是寡妇的玉嫂一块过日子。玉嫂身子弱,不会干重活,所以那时候他和玉嫂基本上都没什么收入,就靠着种菜以及乡亲们的接济过日子。说得夸张一点,刘旭就是大家的孩子,婶婶嫂嫂之类的口水他都吃过,甚至连女乃水也吃过。虽说小时候的

  • 狂野美人沟1章(第1章 山村活寡)

    原标题:狂野美人沟1章(第1章山村活寡)小说:狂野美人沟第1章山村活寡“咱们的生活真幸福,幸福的生活像花朵……”二狗今天很高兴,嘴里哼着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调子。今天非常顺利,是二狗到砖厂以来,赚的最多的一天,刨除油钱,有三十多块的利润。“二狗……”二狗刚刚回到家门口停好手扶拖拉机,一个女人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还带着火药味。“婶,你这是咋了?”二狗奇怪的看着怒气冲冲的刘月苗,心想难道那天不小心抱了她一下,抱出问题来了?“咋了?你说说看,说好了的事情,你为什么不露面了?”刘月苗走到了二狗的身边,声

  • 此生不顾,向南浔1章(第1章 闪婚新妻)

    原标题:此生不顾,向南浔1章(第1章闪婚新妻)小说书名:此生不顾,向南浔第1章闪婚新妻唐宁在单身派对上喝得有点多,所以被未婚夫带回了公寓,只是当她头疼欲裂的睁开眼时,却在微弱的灯光下看到一对男女正在动情的激吻。唐宁犹如被雷击中,呆滞的看着两人在她床边吻得天翻地覆,心里的愤怒瞬间裂开。“雨柔,别乱来,唐宁刚睡着!”男人克制的揉着女人的腰说道。“怎么?怕你未婚妻醒来?”墨雨柔带着怨气问道,“明天你们就结婚了,这一夜,你给我吧!”“宝贝儿,别闹,我们去别的房间!”男人魅惑的诱哄。“不要,我就要在这!我

  • 逆天保镖1章(第1章美女很急)

    原标题:逆天保镖1章(第1章美女很急)小说名字:逆天保镖第1章美女很急清晨,火车发出哐当哐当的声音,正是七月,晨曦透过窗户照进车厢里。叶离慵懒的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看着外面不断倒退的风景。车厢里零零落落的坐了人,毕竟来昆仑山旅游的人不多。火车也只是经过昆仑山这边,而火车开往的目的地是繁华的静海省。“说什么也不要轻易回昆仑山了。”叶离暗暗捏了捏拳头。他又开始幻想连篇。“到静海之后第一件事就要把处男之身给破了。不然也太丢人了。但是也不能随便找个女人,必须是漂亮的,身材要好,屁股要翘,脸蛋要美丽。”“不

  • 姑娘你别跑1章(第一章 雪姑姑)

    原标题:姑娘你别跑1章(第一章雪姑姑)小说名称:姑娘你别跑第一章雪姑姑七月下旬烈日当空,半人高的玉米地里,一个少年光着膀子汗流浃背地在田里锄草。这十七岁的少年名叫王小猛,虽是在锄草,但是时不时的会抬头看看前面同样弓腿弯腰的姑姑,看着姑姑挺翘的屁股在前面富有节奏的一颤一颤的,王小猛猛咽着唾沫,只觉得自己的身子从里往外开始冒热气。王小猛虽然管赵菲菲叫姑姑,但是两人并没有血缘关系,而王小猛之所以叫她姑姑是因为按照村里的辈分来看,她和王小猛死去的老爹平辈。而其实呢,赵菲菲也就被王小猛大上一岁,身体发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