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冷宫情深在线阅读

2017/11/15 14:23:07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冷宫情深

第3章 第三章 那么无助!

 “芙蕖,你没事吧?”南宫澈蹲下身把她扶起。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上官芙蕖摇了一下头,“我没事,我们走吧。。。。。。”

 南宫澈闻言,相当高兴,点了一下头:“好,我们现在就走。163女性网

 可是,事情并没有像他们想的那么顺利,他们还没走出这个房门,就见门外有一个面色苍白,脸上还带有泪痕的女子,跌跌撞撞闯了进来,嘴里喃喃道:“怎么会。。。。。。怎么会这样。说明163woman.com。。。。。夫君。。来自http://www.163woman.com/。。。。告诉我,为什么会是这样。。。推荐163woman.com。。。”

 此女子与正要离开的南宫澈和上官芙蕖撞了个正着,她本该是南宫烈的妻子,是南宫烈千挑万选来的妻子,不仅貌若天仙,更是才华横溢,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家世背景也是一流,他们门当户对,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可是现在却发生了这样的事,这又能怪谁?

 此女子此刻虽然穿戴整齐,不似上官芙蕖这么狼狈,但她双目红肿,想来肯定伤心欲绝,这也是人之常情,像她这种出身世家的千金大小姐,三媒六娉的认定了夫婿,却不想洞房一夜醒来夫君却更换了人,对她来说,这和被人玷污没什么区别。

 现在,当她看到昨晚与自己一夜缠绵的男子怀里抱着一个衣衫不整的女子,哦不,确切的说是身上只裹了一层薄被的女子,这个才欺负了她的男人,转个身就和别的女人抱在一起,脸上竟然是如此疼惜的神色,让她情何以堪?!

 里面的床上,男人已经下床,正在穿衣服,不紧不慢的,相当的淡然。这才是她的夫君,如果昨晚没有进错房,今晨便是缱绻良辰,可现在,她竟然进退两难了。。版权163woman.com。。。。

 突然,她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不会是。。。。。。

 环顾四周,她明白了,他们昨晚肯定是。。。。。。本该是她夫君的男人却与这个女人睡一起了。。。。。。

 佟希娅只觉得她的头开始发晕,她的身子也开始发软,她不知道要如何面对这一切,又该向谁哭诉她一腔的委屈?泪水像断线的珍珠一样滑落,她是那么的无助,那么的无辜。。。。。。

 南宫澈硬起心肠,只想带着上官芙蕖赶快离开,可是发现了她的迟疑。。。。。。

 佟希娅的心或许还是偏向南宫烈的,毕竟他才是和她拜了堂的夫婿,这个气宇轩昂的男子从第一眼见到,她便芳心暗许,于是她踉跄的走近床前,想要抱着他哭诉她的委屈,却不想给他不着痕迹的避开了,“夫君。。。。。。”他是在嫌弃自己吗?也对,现在自己是给人穿过的破鞋了。。。。。。

 上官芙蕖看不下去了,心底对南宫烈又多了几分厌恶,这个男人太无情了。或许每个男人都是无情的,即使是南宫澈,他也是只想快点离开,让昨晚和他一夜缠绵的女子独自面对这份尴尬不堪。

 没有人能够比她更明白佟希娅此刻的窘境,她是可以置身事外的离开,只要远走他乡,逐渐忘记昨晚发生的事,她比她幸运,因为原该的夫婿并没有嫌弃她是别人穿过的破鞋,可是她不能就此离开。。。。。。

 南宫澈看到上官芙蕖的神色逐渐变冷,望着他的眼神也开始变得疏离,不禁心惊,下意识地想去抓住她的手,那份迫切好似这一刻松手就会永远失去她!可是没想到她后退了一步。。。。。。

 上官芙蕖自认不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但此刻,她还是选择了退一步,不完全是因为可怜佟希娅,还有南宫澈,她相当的了解他,即使今天他狠下心肠不理佟希娅,日后他也会对她有所内疚。爱情都是自私的,她不想自己的夫婿心里有别的女人存在,更不想自己的婚姻隐藏蒙在她的阴影之下。

 未来的事谁也不能预测,但是现在,她还是做出了选择,她这样做并不是说她要留在南宫烈身边,只是暂时留在他身边却是让南宫澈死心的最好方法。即使她没有开口,她也知道他会明白自己的选择。

 南宫澈着急了,“芙蕖,你怎么了?难道你想留在我哥身边吗?昨晚的事我不会在乎,我也知道你不是为了一次错失就甘愿付出一生的人,和我走吧!”

 佟希娅听到南宫澈的说话,脸色更加的苍白了,这一边拜过堂的夫婿不理她,那一边昨晚和她一夜缠绵的男子已经做出了选择,那么她该何去何从?难不成让她在新婚的第二天就带着不明不白的屈辱跑回娘家去吗?

 想到这,泪水又控制不住的流了出来,她想到了死,发生这样的事,她已经没有生路了,只有死路一条,因为如果她现在跑回娘家去,她要如何面对她的家人?向来骄傲自负的她如何能承受世人鄙夷的目光?

 于是她站起身,泪眼朦胧的看了一下四周,发觉自己果然是多余的人,于是一声悲戚哭泣,掩面跑了出去。

 上官芙蕖吓了一跳,刚才看着她绝望的神情,就知道她想自寻短见,可是等不及她的担忧,旁边的南宫澈已经追了出去。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上官芙蕖的心还是忍不住一痛,泪水不由自主地掉了下来,迷糊了她的眼睛。他们终究还是有缘无份,注定了要擦肩而过。。。。。。

 就是样呆愣的看着,也不知过了多久,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屋外有几个丫环在向这窥视,上官芙蕖苦笑了一下,刚才南宫澈粗暴踹门的时候,自然惊动了安府上上下下的人,昨晚的事,不到明天就会路人皆知了吧?本城的人又多了一条茶余饭后的话题。。。。。。

 上官芙蕖不知要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看到门外的丫环像见了鬼似的,飞一样的走开了,然后房门被掩上。她顿了一下,知道肯定是那些丫环看到了他,现在屋里只剩下他们两个,偌大的空间里却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让她感到紧张和害怕。。。。。。

 所以在他触及到她的时候,她忍不住颤抖了一下,警戒地看着他的眼睛,那里还是相当的淡然,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上官芙蕖有点疑惑不解,那佟希娅可是他千挑万选来的,如今新娘换了人,他就没有不甘吗?对于自己,他又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或许这事过后,他会娶另外一个像佟希娅一样的女孩吧?这样也好。。。。。。

 南宫烈无视她的纠结和沉默,他拿着一件她的衣衫,然后拉着她的手:“走。”

 上官芙蕖僵了一下,好在他带走的脚步不是往床边的方向,而是旁边的一个小门,进了里面,竟然是一处温泉山洞。

 “洗个澡吧。”他冷冰冰的声音响起,说完,便把手中的衣衫塞入她的手中,然后转身出门。

 他背影消失了好久,上官芙蕖都还感到迷茫,她看不透这个男人。

 再看热气腾腾的温泉,她不想再去考虑什么了,因为一切都已成定局。。。。。。

 上官芙蕖泡完澡,穿好衣服后,她的心思还是有些恍惚,昨晚的点点滴滴还是挥之不去,暂时还是要留在南宫烈身边,那么晚上就寝的时候,她又该如何面对他?还有南宫澈,他现在怎么样了?是否决定和佟希娅在一起了。。。。。。

第4章 第四章  不用你负责!

 “过来吃早餐吧。”他指了指身旁的座位道。

 上官芙蕖认真的看了他一下,想看看他为什么能够这般理所当然,却看不出什么来。不禁咬唇,看不出就看不出呗,她没有必要在此人身上浪费心思,他们不过个是露水姻缘,日出便会消散。想到这里便也释然了,这男人即使让人捉摸不透,但他不是老虎,不会吃了人,自己没有必要害怕,因为害怕也无用。

 下意识的,她觉得该为自己争取点什么,深深的呼了一口气,走过去坐在他的旁边。

 但见他皱了皱眉头,但也只是一刹那的,依然还是相当淡然的样子,上官芙蕖大胆的对视着他的双眸。

 南宫烈冷冷的回望着她,看到她鲜艳性感的红唇,微微暗沉,这是他昨夜品尝过的娇嫩。。。。。。

 上官芙蕖见他呆呆的盯着自己的嘴唇看,他不会是想来亲她吧,警戒顿起,便开口说道:“昨夜不过是醉酒后犯下的错误,既然是个错误,就不应该再继续。”

 南宫烈闻言挑了一下眉头,“就算是错误,你也已经是我的女人了,这是不能改变的事实。”

 “我不用你负责就是了!”

 “你想要离开这里?”南宫烈淡冷地睥睨,“我的答案是不行。”

 “为什么不行?我是女人,昨晚的事,我都不在乎了,你又何必耿耿于怀?”上官芙蕖激动的说道。

 南宫烈的表情依旧冰冷,“你想过没有,昨晚我们不止做了一次,也许我已在你身上播下了种子呢。”

 上官芙蕖闻言犹如平地惊雷起,是啊,她怎么没想到这个问题,“不会这么容易怀上吧。。。。。。”

 “怎么不会?”他冷冷地打断了她的话,眸光却不似他的语言,含藏了几分热度。

 想起昨晚和他疯狂的一夜,上官芙蕖的俏脸不禁红了起来,这个男人平时看起来这么冰冷,但到了床上却这么狂热,昨晚给他一连折腾了几次,此刻,她真的担心会怀上他的孩子。。。。。。

 “那么一个月后证实了我没有怀孕,你是不是就会放我走?”原来他的担心只是为了孩子,这个就比较好办了,到时候即使真的有了,也可以骗他没有。

 “不会。”南宫烈没有想一下就回答了。

 “你。。。。。。”上官芙蕖气极了,“你要怎样才肯放我走?”

 “怎样都不放,因为你是我的女人。”他申明,就好像对一件东西表示了所有权。

 上官芙蕖知道男人都是这副德性,自己碰过的女人,不管爱不爱也好,都不愿意落入别的男人手上。不过这样也好,那么她也可以反要求:“我也可以留下来,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

 “说。”

 “就是你这辈子只能有我这个女人,即使我死了,你也不能娶别的女人,你能同意吗?”是男人都不愿吧?

 “可以。”他还是没有想一下就回答了。

 上官芙蕖觉得他的态度太过敷衍,“你最好仔细的思考清楚!”为了她这个刚见过二面的女子,他真的可以放弃以后美人在怀的机会?

 “不用思考。”南宫烈淡淡的道:“女人不用多,只要你能满足我的需求就可以了。”

 轰。。。。。。

 上官芙蕖的脸红得更厉害了,她忽然发现自己根本不适合和他谈判,原本只是想逃离晚上和他同床共枕的尴尬,而现在她的处境似乎。。。。。。似乎更加。。。。。。

 饭后,上官芙蕖走出房门,到府内四周走了走,春光明媚、百花鲜艳,可看在她的眼里,岂一个愁字了得!

 这时,隐约听到花园的另一侧传来低微的哭泣声,心中瞬时知晓那是佟希娅的声音,已经暗哑得只剩下啜泣。

 上官芙蕖顺着哭声的方向看去,只见荷花池边,一个女子蹲坐在地上,半拥着自己,绝世容颜埋在双臂间,全身都已湿透了,显得狼狈而凄惨。她旁边站着一男子,他呆呆的看着湖心,似乎灵魂已经出窍。上官芙蕖看到的身影,该是无比亲昵的,可现在却觉得遥不可及。

 心里相当的担心,可她现在的立场是不该上前,这些事情只有他们自己去磨合,想通了,也许以后会是一对神仙佳侣。

 而她自己呢?刚才和那人的谈判处于下风,如果她是这么容易的认命,那么她就不是上官芙蕖了,前途未卜,若是一个月后能顺利离开,那么她也倒也自由!自小,她就羡慕男子长大后可以在外面闯世界,而她却只能待在闺中,长大一点后她就不断的抗争,相当的叛逆,她的父亲才任她胡来,最后也便成理所当然了。

 上官芙蕖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静静地看着他们,直到太阳落山,低低的听到那男子说道:“时候不早了,不要再坐在这里,我们回房去吧。”声音里有无奈的认命,也有一点勉强,眼底还有一点残余的挣扎,“我们”两字已表明了心态,但还是觉得相当的残酷,心内片片成伤,却又不能表露出来。老天爷真的好残忍,残忍得不着痕迹,只是一晚,便改变了他的一生。

 “你。。。。。。”佟希娅红肿的双眼看向他,“我们。。。。。。”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么她就得认命,她只不过是一个弱女子而已,但为何她心里还有那个绝情男人的俊容,怎么都挥之不去。。。。。。

 “回去吧。”南宫澈牵起她的手,心里还是乱糟糟的,所以并没留意她的情绪起伏,“我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那就是夫妻了,我会负起这个责任的。”他淡淡的说道,在告诉她,也在告诉自己。。。。。。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上官芙蕖的心里有点酸涩,但嘴角还是露出一丝笑意。既然大错已经铸成,那么这就是最完美的结局,她祝福他们。

 突然,一条纯白的巾帕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愣了一下,回头望去,原来是南宫烈,“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这才发现自己又流泪了,于是接过他递过来的帕子,转过身去把眼泪擦干,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想在他的面前放纵情绪。

 “该吃晚饭了。”他淡淡的说完,然后转身离去。

 上官芙蕖跟着他的脚步,“其实你不用特意回来陪我吃饭,我暂时是不会走的。”他是为了这个吗?她可不喜欢被人监视着,让人惶恐不安。

 “我也得吃饭的。”他边走边说道。

 “我的意思是。。。。。。”上官芙蕖忽然觉得气馁,“算了,不说了。”她知道说了也没用,他的每一句话都是不可更改的,像是命令,淡漠又冰冷,却又让人捉摸不透。

第5章 第五章  只是梦而已!

 天色渐渐的黑了起来,上官芙蕖和南宫烈面对面坐在餐桌上就餐,安静得几乎要窒息,上官芙蕖想要说点什么来打破这份宁静,可下意识还是觉得不要出声为好,现在的安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等会就寝的时候。。。。。。

 想起他今天早上说过的话,俏脸不禁又红了起来,心底莫明的开始焦躁,只想着等会要如何的应对,便停下了口。

 看她突然停口不吃饭,他道,“为什么只吃了一点就停口了,不喜欢这些菜色吗?”

 上官芙蕖摇了一下头,“不是,只是我晚上向来不喜欢多吃。”

 “可是你一天也没有吃过什么东西。”末了,又加一句,“从早上开始。”他们谈判之后,她便走了,他跟了出去,看到她一个人站在花园里发呆,原来她是看到了。。。。。。

 “我吃了早餐的。”上官芙蕖有些难以启口,今天他们起床的时候就接近响午,丫环端进来的早餐她也只是随便吃了几口,“我饱了。”她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家吃饭要端进房间,如果在其他地方吃,她便可以回房,现在反倒无路可退了。

 他倒也不劝她多吃,只是淡淡的道:“既然饱了,那我们就早点上床休息。”

 上官芙蕖惊呆了,赶紧摇摇头,“。。。。。。我还要再吃一点。”于是把桌上的筷子拿起来继续吃。

 低着头吃饭的她没有看到他唇角泛起的淡淡的弧度,南宫烈然后夹了很多菜放到她碗里,上官芙蕖心底有些抱怨,幸好都是她喜欢吃的菜,于是便吃了不少。

 吃饭时偷偷瞄了他一下,脸上的神情不像白天的时候那样冰冷,虽然对他不了解,可还是认定他不会像是那样为错误执拗的人,于是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你对佟希娅这么冷漠,一点都不在乎她的生死,毕竟她是你千挑万选回来的女人啊?”若是无情,那么她便更不想与他亲近。

 他抬头看了她一下,然后道:“她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向来都是遵从三从四德,现已失身他人,再从二夫,以后也不会快乐,当断则断,那不如由我来断。”

 “说得倒很动听。。。。。。”上官芙蕖冷笑了一下,然后有些咄咄道:“可在成亲的时候,名分已定,她现在不也是从了二夫吗?我知道你说的不会快乐是指旁人的指指点点,世人可不管事情真相究竟为何。。。。。。”

 “下聘的时候只说她是南宫家的媳妇,现在她也是南宫家的媳妇,没有什么不妥。”他淡淡的说道。

 上官芙蕖听他说完这句话,觉得有点奇怪,不过随即嘲道:“全是借口。”说到底他是不想要一个失身的女人做他的妻子,更何况她失身的那个男人还是他的弟弟。

 他不以为然,反而问她:“那么,你呢?”欲言又止的,似乎想问点什么,但始终还是没有问出口。

 她愣了一下,随即自嘲的笑了,她如何?在他眼里有她如何的余地吗?默不出声,继续吃饭。

 饭已经吃饱了,丫环们把餐桌上的碗筷都收了出去,可她还没想到应对之策,不禁暗暗着急,于是想着沉默未必不是最坏的情况。

 绞尽脑汁的想着要怎样与他再谈判,却没想到他已经开始解身上的衣服,不禁有些懊恼,“我去外面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只是她的话还没说完,身子就已经给他抱了起来,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人已经被扔到了床上。

 “啊。。。。。。”她一惊,警戒的看着他,“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睡觉。”他的声音冷冰冰的,紧跟着他也爬上了床,将她囚禁在床内。

 “不要。。。。。。我不。。。。。。”上官芙蕖使劲的摇头,即便他不会对自己强来,但也无法让她睡得安心呀!

 “你必须要习惯婚后的生活。”他像下命令一般的说道。

 “不!你怎么会这样的霸道?!”她幽怨地瞪着她,“这个从一开始就是错误,即便是你认了,但我却不能将错就错!”

 南宫烈意味不明地瞧着她,眼底似乎有什么在波动,却也让人更加难猜透他的心思,过了一会,他才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勉强你做那事的,除非是你自己开口说想要,我才会做,现在可以安心睡了吗?”

 “什么?他说什么?”上官芙蕖一愕,只觉得双颊犹如火烧,这个男人也太自以为是了吧!不过,有他的承诺,心里确实定了许多。。。。。。

 这样的日子一眨眼就过了十多天,她从没有遇见过南宫澈,南宫烈对此一直三缄其口,但是从丫环那里她还是听到南宫澈带着佟希娅去了南宫家的另一居所,据说是要住上三五个月才回来。

 听到这样的消息,她也许应该感到高兴,这表示南宫澈已经接受了佟希娅,离开这里无非是为了不想大家见面尴尬。可为什么她的心底却隐隐感到有一阵的失落?

 她有时候会想,如果她可以自私一点,或许不会这样闷闷不乐。可是她不能后悔,因为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在这段日子里,她忽然发觉之前的担心都是多余的,新婚之后,南宫烈就相当的忙,白天几乎见不到他的影子,所以她每次都是一个人吃饭,久而久之,反而觉得有些枯燥,不过她知道这并不表示着她渴望他回来相伴。

 不过,即使他再忙,他都会回来陪她睡觉,习惯这东西真的很可怕,习惯他的亲近,习惯他的体味,习惯那份相依的温暖。。。。。。

 就像今晚,已近三更天了,还不见他回来,她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脑子里想的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知过了多久,才开始入睡。。。。。。

 虽然睡得晚,但却做了一个好梦,梦中她和南宫澈两人夫妻恩爱,相敬如宾,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也许是潜意识里知道那只是一场梦,便带着心酸眼泪婆娑。。。。。。

 梦里好像有一双大手抚掉她脸上的泪珠,摩挲中带了微微的粗糙,却是相当的怜惜。。。。。。

 只是梦,而已。

 一下子惊醒了过来,天已开始发亮,摸摸身边的床被,竟然还有残留的余温,不禁一顿,掀开账子,他已不知所踪。

 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泪痕已干,只是眼中的涩然昭示着昨夜的痕迹,只是偌大的房间,撤去了红绸喜帐,只剩下空荡荡的寂寥,一场春梦,了无痕迹。

 也许,她应该勇敢一点,该是离开的时候了。

第6章 第六章 去找一个人!

 南宫烈不在家,上官芙蕖随便找了个借口说要出去走走,那些下人没有阻拦,因为是私下出走,她不敢带大多的东西惹人生疑,只是带了几件随身的物品和一些银子。

 走出了安府,反而就是这样的自由自在让她心里产生了几分疑惑,心里感到有一点点的不安,不过既然已经出来了,就不要去想这么多了。

 外面的路上人来人往,而她却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家是不能回去的了,幸而之前她也有过一些游历,结交了不少朋友,心想,天下之大,如果自己有心躲藏,南宫烈便不可能找到她。

 只是自己这样的装扮行走江湖的话,南宫家如果派人寻找,很容易会曝露身份,于是她决定去衣铺买一套男装,买完,她到一家客栈要了一间房,跟小二说是住宿一夜,心里却想等换完衣服,马上走人。

 吩咐跟随她上楼的小二她要休息,短时间内不要来打扰她,便关上房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包袱打开,开始换装。。。。。。

 脱掉外面的衣衫和贴身的肚兜,赤裸着上身感到有点凉意,上官芙蕖不禁打了一个寒颤,然而直觉不是单纯的冷,而是某种带着深意未明的探寻之感,那种萌动的不安让她感到全身发凉,战粟丛生。

 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周,眸光扫在床榻的时候,全身僵住了,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拿回刚脱下的衣衫抱在了胸前,“你是谁?怎么会跑来我的房间?!”刚进房间的时候没有发现床上有人!可是他的存在,肯定比她还早!

 躺在床上的男人一身蓝衣,一头发丝倾泻而下,显得有点凌乱狼狈,只是他的双眼却充满了邪气,好整以暇地睇着眼前的乍看的春光。。。。。。“我这个位置观看美人宽衣,显然是最佳的视觉。”他的声音相当的有磁性,不过却带着一种戾气的寒,和南宫烈不同,至少他不会让她觉得有恐惧感。

 也许是有了上一次的经验,上官芙蕖知道光着身子和人对持是很吃亏的,于是,她赶紧背着他把买来的男装换上。

 看她有条不紊的换着衣服,床上的男人挑了挑眉,虽然她假装得很是淡然,可是她颤抖的双手还是没有逃过他的眼睛,不禁弯了弯唇瓣,“你知道吗?你穿女装,让男人看了你的第一眼就会怦然心动,可是你穿上男装,却更会让男人有狂放的冲动。。。。。。”他的双眸死死的盯着她,眼中的光芒不知道是恶作还是歹心。。。。。。

 终于换好了衣服,上官芙蕖的心也渐渐的定了下来,她转过身,走到床前,居高临下的瞧着他,“哦,是吗?不过我看你却是相反,你长得眉清目秀,这样俊秀的男子足以让女人一见倾心。可也正是因为你的俊秀,只怕也让诸多男人想要脱下你身上的男装,换上女装吧!”

 床上男子听言,脸色立即变得铁青,上官芙蕖还没有反应过来,他那纤长白皙的手已经扼上了她的喉咙,心下暗惊,却还强作镇定,“既然是玩笑,就该受得起,难道你堂堂一个男子汉,胸襟还没有我这个小女子阔达吗?”

 男子不屑地冷笑一声,并用威胁的语气说道:“你倒是很镇定啊,难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你该知道,只要我的手轻轻一捏。。。。。。”

 上官芙蕖被吓得面无血色,颤抖着道:“你之所以躲在这里,是为了避开追你的人吧,若是因此惹起了风波,惊动了追你的人,值得吗?”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是为了躲避别人?”他双眼眯了一下,眸光中闪烁着诡异的森冷。

 “你衣服上残留有血迹,面色又这么苍白,看来你受伤不轻,这是一个没客的房间,你不该躲在这里,应该立即去找大夫。”看着他脸上变化的神色,证明她的猜测是对的。

 这么近距离的看着这个男人,发现他虽然长得很好看,但是面色苍白得吓人,好似常年不见阳光的人,那种凉薄的气息更浓,不似短时间的不适,而是那种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的苍郁,由于他面色过于苍白,所以他的红唇现在看起来相当的艳丽,启齿的时候露出雪白的牙齿,好像可以随时咬掉人的脖子,吸光血液。

 他的神色明显有些不悦,向来不喜欢别人这般探究的视线,事实上,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敢用肆无忌惮的目光打量自己,“既然你已经知道我躲在这里是为了避开仇人的追杀,想来你也该知道,我不会让看到我的人活着走出去。”

 上官芙蕖闻言,不禁苦笑,“告诉你,如果我死在这里,你会有很大的麻烦。”南宫家的人肯定会出来寻找她,而且会轻而易举的寻到这里,她之所以来这家客栈,也只是为了换装溜出去。

 他的眼神沉了沉,紧盯着她的双眸,看着她坦然的回视,他相信了她的话,顿了顿,从身上取出一个东西,然后一把捏住她的下巴,“把它吃下!”

 上官芙蕖被迫咽下那颗东西,心里相当的懊恼,也许今天自己真的不宜出走,“你想要我帮你做什么?”这样的挟持,肯定是有所目的。

 于是看他从身上解下一个玉佩,“拿着它,去找一个人。”然后告诉了她那个人的姓名和地址。

 上官芙蕖接过他手中的玉佩,此玉佩湿润剔透,应该价值连城,不禁迟疑了一下,若是此刻出去还在城中晃悠,只怕凶多吉少,也不知道他给自己吃的是什么毒药,若是强制被南宫家的人抓回家,那不论是那种结果,她的下场都会相当的惨淡了。。。。。。

 “不要害怕,只要你按时完成任务,回来后我会给你解药,不会伤了你身体的。”他以为她是害怕了。

 “我就是担心这个问题。”上官芙蕖无奈说道。

 男人还想说些什么,突然眸光又戒备了起来,“有人来了!”

 上官芙蕖顿了一下,眨眼之间已经看不到他的身影了,暗叹一声,躲得真快,只是门外来的会是何人?听敲门声沉沉的,不像是店小二,难道是。。。。。。

 突然有些忐忑,不知道要不要上前去开门,想问来者何人,却又开不了口,若是自己也能像那男人那样快速躲起来,现在就不必这样为难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知道,若是她再不开门,那人肯定会破门而入!

 于是硬着头皮走前去开门,果然不负她所望,最不想看到的人,往往出现的就是那个人——南宫烈。

 看着这个面无表情的男人,上官芙蕖相当的懊恼,发觉自己真的好蠢,也怀疑她一直处在他的耳目之下,即便是女扮男妆出去,在他眼里也只不过是可笑的把戏吧?当下心中暗下决定,决不承认这个糗事,但是他好像并不想要揭穿她。

 她还没开口,但见他波澜不惊道:“闹够了吗?闹够了就回家吧。”

 上官芙蕖心里还想着刚才那个男人,心底感到有些不安,于是摇了摇头,“我要。。。。。。”

 他的眼神还是冷冷的,只是眼底多了一层暗色,随即伸手去拉她,“回家吧。”却见她用手捂着胸口,皱了皱眉,“你身体不舒服吗?”

 上官芙蕖摇了摇头,手里还拿着刚才那个男人给她的玉佩,心里想要向南宫烈求救,但后来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一来即使找他求救也不知他能否帮上自己,如果因此连累了他,心里会感到愧疚,毕竟刚才那个男人也不像是省油的灯。二来不想拖欠南宫烈的人情,突然感到手中的玉佩好像很沉重,回头那个男人肯定会来找她的,那么自己的事情还是由自己来解决吧!

 于是点了一下头,故意大声说道:“好吧,我们回安府。”微扬的话尾有所意图,毕竟本城没有多少个安府。因为想着心事,所以并没有留意到南宫烈神情的变化。

第7章 第七章  你要去哪里?

 跟着他出了客栈,还没走多远,就听得楼上传来一阵杂声,上官芙蕖不禁回头,心底忽然感到相当的不安,“那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南宫烈似乎一点都不关心一般,淡淡地道:“管他呢。”

 “可是、如果……”如果那个男人横尸街头,那她不就得跟着他陪葬!“不行,我要回去看一看!”她立即掉头,快速地跑了回去!

 像风一样的速度冲上楼,推开房门,屋内摆设和原来一样,也没有见到任何人影,不禁喃喃自语:“难道是我听错了?”那个男人或许离开了吧……

 不知何时,南宫烈已经走到了她的身后,“你回来找什么?”

 上官芙蕖顿了一下,回头,摇摇头,“没找什么,我刚才换男装的时候,以为一个耳环掉了,原来是放在自己包袱里了。好了,现在没事了,我们走吧!”

 他却站在原地不动,她不解的回头,“为什么不走?”

 “你女扮男装,是想要去哪里?”

 “嗯。”上官芙蕖顿了一下,总不能说想回娘家吧,于是又想到了一个地方,“我想去媚惑朝看百花盛会……”这曾经是某人跟她的许诺,现在看来是不可能实现的了。媚惑朝的百花盛会女子是不能进去的,那是当朝名流仕子的聚集之地,观百花,揽风景,诗词歌赋,里面即使有女子,也是青楼里的花魁之类来弹琴助兴而已。

 南宫烈闻言不禁顿了一下,“你们曾经约定去媚惑朝看百花盛会?”

 上官芙蕖点了一下头,努力控制自己心中的情绪,桃花依旧人面全非的茫然总是让人感伤的,“那个人已经擦身而过了,但是我的生活总是还要继续的。”

 到了媚惑朝,上官芙蕖感到相当的失望,原以为可以看到期待已久的盛世之宴,可到了此处,却觉得只有靡靡之音。

 其实也可以料到,这惯例已经有百年历史了,随着时间的流逝总会改了原来的味道,各大青楼的当家花魁在此歌舞助兴,也意味着这百花盛会不过是那些风流公子寻芳的圣地,一场风花雪月过后,也只留下大好春光独自惆怅……

 不仅如此,上官芙蕖还发现,一帮男人聚集在一起,思想行为相当的放荡不羁,不单没有在此吟诗作画,往往还为了一个青楼花魁,争得头破血流。

 靡靡动人的声乐又一次响起,放眼看去,三五成群的占据着一方美景,或者含苞待放,或者花开正浓,在花红柳绿中,更有娇颜如花。

 上官芙蕖现在才明白当初她提议来媚惑朝看花的时候南宫澈犹豫的神情,不过此刻心下了然,这样的局面早是意料之中,她沉醉的只是自己的幻想而已。

 那么,南宫烈呢?这种地方,男人应该都喜欢来吧,偷偷瞄了他一眼,发觉他神情未变,自己女扮男装的和他一起游花丛,想不到他还是没有起一丝波澜,也许自己无论是什么装扮,他都不会有所感觉吧?这样想着,心底有种蠢蠢欲动的叛逆,想去触碰他的禁区,看看他的底线到底在哪儿?

 静下一想,又觉得这样做太危险,应该立即停止这样的想法……

 南宫烈凝神的看着她,“你在想什么?”

 上官芙蕖给他突如其来的问话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摇了一下头,“没,没想什么!”太快的否决好像有点心虚,不过看他神色依然未变,稍稍放心,猜测他可能是随口问问。

 他点点头,“若是你在这里觉得无聊,那我们就回去吧。”

 上官芙蕖摇摇头,“不会无聊,这里多好啊,人美花娇,既然出来了,就得到处走走看。”回去也是徒增尴尬罢了。

 他又点了一下头,然后拉着她的手,上官芙蕖僵了一下,还好他握的只是她的手腕,隔着一层厚厚的衣袖,这才不至于尴尬暧昧。他相当的淡然,那么她也没有必要这样拘谨束缚,不然受罪的只是自己。更何况,她现在的装扮最好是顺其自然,不然会惹来众人疑惑的目光。

 想到这,她才发觉身边若有似无的目光其实一直没有离开过,原以为自己的装扮是否泄露了什么,后来才发现那些异样的目光只是针对南宫烈。

 心里不禁有些怨念,这些纨绔子弟,没事就喜欢想入非非,他们这样的敏感,主要是因为南宫烈的为人,他向来对人敬而远之,现在却牵着一个男人的手在欣赏鲜花,确实有点令人匪夷所思。

 不过上官芙蕖向来不怎么介意别人的目光,虽然不喜欢这些纨绔子弟在这里浪荡,但这里的风景确实不错,不好好享受,显然是对不起自己。

 只是他们还没走几步,就见一个看似是侍从的人走上前来,对着南宫烈作揖道:“南宫公子,我家少爷有请。”

 上官芙蕖并不知道是什么人请他过去,她见南宫烈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似是抗拒,难道是因为自己在场的缘故?便道:“你过去吧,我在这里等你好了。”

 但见他的眉头皱得更深,眸光也笼了一层阴郁,冷冷看了那侍从一眼。

 “不必,我和他家主人今日并未相约,我们走吧。”说完,似乎有所释然,神色恢复如初。

 “哦,那随你吧。”她倒无所谓。

 可那侍从却不想有辱他家主人的使命,继续道:“南宫公子,你无故缺席了这么久,主子久候多时,若是惹怒了他,恐怕对你不利。”

 上官芙蕖闻言不禁琢磨起他话中的意思,不知南宫烈和他家主人是否好友,但肯定有利益牵系,而且敢对南宫烈如此施压,对方肯定身份尊贵,可能是官场之人,她知道做生意的人,尤其是生意大到牵涉皇家,那么和官家的关系便是最重要的一步。

 这侍从能给他家主人这般重用,自然善于观察言色,他看着上官芙蕖道:“这位公子既然是南宫公子的朋友,那也就是我家主人的朋友,不妨一道前去。”

 “我也一同前去?”上官芙蕖有点好奇对方为什么要邀请她一同前往,只是她心底不愿深涉南宫烈的世界,那么还是简退为好,“我和南宫公子不过是萍水相逢,今日方才认识,他们故友相聚,在下如若前往,恐怕会败了大家的兴致。”她说话的时候,只觉得手臂之上受力,微微生疼。心中想道,这南宫烈还真是小气,她这么说话,他应该会明白吧,她今日是男装面世,今后的身份即便是他妻子,但女子是不宜抛头露面的啊!瞧,她这都是为他着想。

冷宫情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冷宫情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

  • 天上掉下个未婚夫5章(第五章:约法三章)

    原标题:天上掉下个未婚夫5章(第五章:约法三章)小说:天上掉下个未婚夫第五章:约法三章夏知直接无视他的调侃:“哦!你闭上眼睛。”“就你那点肉,有什么好看的。”傅绍昕很显然不屑。“是,不好看,但是我也有啊,有本事,你自己长。闭上眼,不然我挖了你眼睛,你知道我说得到就做得到的。”傅绍昕看她张牙舞爪的样子,果然很配合的闭上了眼睛。T恤到大腿中部,傅绍昕很心细的避免了她的尴尬。她坐到车里面,把头发擦干了,他才开口问道:“为什么烧个照片,要跑到这里来?”夏知吸了口气,语气貌似轻松,心里实则疼的撕心裂肺:“

  • 寻香5章(第四章:美女老师晓霞)

    原标题:寻香5章(第四章:美女老师晓霞)小说名字:寻香第四章:美女老师晓霞第四章:美女老师晓霞回到办公室后,牛主任一脸轻松,嘴角微微上扬,浮现出一抹得意之色。只是浅露出的两排大板牙,黄的发黑,影响美感。“哟!瞅这家伙乐的,笑的跟朵花儿似的。六合彩中了啊老牛?”“中个屁。”牛主任姓牛,名有翔,背后,学生们都称他为牛魔王,有点背景,要不然也当不上主任。“我堂堂三中主任,能玩那种东西,你别诋毁我我告诉你。”“嘿嘿!”一想到施满江,牛魔王那张阔嘴都裂到耳朵根了,他两手叠放在后背,老神在在。“高一三班的英

  • 村野芳丛5章(第五章 冤家路窄)

    原标题:村野芳丛5章(第五章冤家路窄)书名:村野芳丛第五章冤家路窄“小乐,你想通了?”秦卫国和王桂英对视一眼,有些意外秦乐的决定。他们也不想秦乐出去打工,但是他们一直担心秦乐会因为上不了学情绪低落,让他出去打工也能换换环境,现在秦乐这么乐观,他们心中宽慰。秦乐点了点头,“爸,妈,你们不说过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吗?这农民也是一个行业,只要能干好,也一样能够发家致富。”秦卫国满意地点了点头,“好,你能想明白就行了,既然不出去打工,过一段时间我教你进山打猎的办法,这年头山货贵,你要是学会了这门手艺,也

  • 废材重生手记5章(第五章 万宝楼)

    原标题:废材重生手记5章(第五章万宝楼)小说:废材重生手记第五章万宝楼许子真谦虚了几句,也是一脸好奇的看向苏唐,只觉得面熟,忽然想起,指着苏唐道:“咦,你不是废……废……”他抓了抓脑袋,面露尴尬,心中只记得他叫废物,却忘了他的本名。“在下苏唐。”苏唐淡然一笑,不卑不亢。“对,苏唐,苏唐。”许子真猛的一拍额头,诧异的看向苏唐,这不是传说中的废物吗?怎么突然来了个咸鱼大翻身,连本院知识最渊博的百里长老都要向他求教?方才他三人路过殿外,正巧听到百里智问及青灵藤的炼化一事,三人都是炼丹高手,而青灵藤无法

  • 恶魔妈咪腹黑宝宝5章(5.我就暴你怎么了!!)

    原标题:恶魔妈咪腹黑宝宝5章(5.我就暴你怎么了!!)书名:恶魔妈咪腹黑宝宝5.我就暴你怎么了!!诗韵暴走,走到客厅,对着左默云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左默云赶紧避开,“小青梅,我只知道人家说女人这几天心情不好,可我没听说还有使用家暴的啊。”左默云站在沙发上,俯视诗韵。“我就暴你怎么了?有意见啊?给我找个斧头来。”诗韵没好气的说。“干嘛?自杀啊?可别啊,虽说算不上是黄花大闺女了吧,但是好歹还算个黄花菜,诗诗,你可甭想不开就这么死了啊。人家还盼着和你白头到老呢。”左默云欠扁的说道。“等姐姐白头的时候,你

  • 重生毒后5章(臭味相投的母女)

    原标题:重生毒后5章(臭味相投的母女)书名:重生毒后臭味相投的母女云公子转身就想去追,却猛的被旁边的秦舟一把拉住,“云兄,小心。”云公子狠狠一皱眉,再回头时,那抹小小的身影,已经彻底消失无踪了。而这时,二少爷秦习也大喊一声,“还不快把三匹疯马给我绑起来。”护院这才回过神来,齐齐冲上来拉马,此刻罗玉已经全身脏污,奄奄一息了,三匹马却在此刻,突然停了下来,安静乖巧的被捆绑,护院们顿时更惊讶了,这三匹马,怎么转变这么快?突然,其中一匹靠近罗玉的,踢了踢后蹄,一泡尿,直接淋在罗玉身上,现场,顿时恶臭难当

  • 全能护美高手5章(第五章 地摊抽奖)

    原标题:全能护美高手5章(第五章地摊抽奖)小说名称:全能护美高手第五章地摊抽奖明月高悬,满天星斗。此时已经将近八点,不过城市中没有黑天,满街的灯光把城市照的跟白天一样。摸着已经发瘪的肚子,韩青漫无目的的走着。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也只能在城市中乱逛。手伸进兜里,韩青摸到了中午叔叔给他的那一百块钱。苦笑了一声,韩青心说这一百块钱省着点用还能花几天,不过自己可能是要露宿街头了。想到父母在的时候自己所受的宠爱与现在天差地别,韩青顿时就悲从心起。走了半天,韩青抬头一看,自己走到了一条夜市街。这条街道晚上

  • 老公轻点疼5章(第005章还是走了)

    原标题:老公轻点疼5章(第005章还是走了)小说名称:老公轻点疼第005章还是走了房间里一阵手忙脚乱,乔静用力把陆明华从体内推了出去,然后慌乱的开始收拾自己。陆明华有些不开心:“你这么一惊一乍的干什么!家里除了爸之外,还能有别的外人吗?”“怕的就是你爸,都成了什么样子了!”乔静这么严厉的样子还真的很少见。看着已经穿好衣服的妻子,默不作声的陆明华选择往外走。走出主卧室,陆明华道:“我上个厕所就准备出门,你待会儿就跟我爸一块吃早餐吧。”“我还是不想让你爸住在这边。”“不行。”说出这两个字,陆明华立即

  • 豪门小秘书5章(你的身体,值这个价!)

    原标题:豪门小秘书5章(你的身体,值这个价!)小说名字:豪门小秘书你的身体,值这个价!第5节第5章你的身体,值这个价!“你醒了?”这个声音令向槿诺打了个寒战,她不停地在心中告诉自己,这只不过一场噩梦,可当她抬起视线看见坐在床边的人时,心还是重重地沉了下去。“你……又想做什么?”向槿诺攥紧拳头,指甲几乎要掐进肉里。韩希彻笑笑,“向小姐,今天所发生的事情是个意外……”意外两个字令向槿诺几乎失去理智:“意外?!今天的事情难道是一句意外就可以全部都算了的吗?!毁掉了别人的人生,难道只是一句轻描淡写的意外

  • 我的美女媳妇5章(第05章恋恋不舍)

    原标题:我的美女媳妇5章(第05章恋恋不舍)小说名:我的美女媳妇第05章恋恋不舍苏晴依偎在丈夫的怀里。她的脸颊的红晕还没退去,嘴里重复着:老公,你真厉害,好长时间,我都没有这种感觉了。别人不行吧?杨彬开玩笑着说。苏晴羞涩地说:讨厌,我心里就只有你,哪里有别人啊?嘿嘿,我是和你开玩笑的,杨彬傻笑一声,认真地说:老婆,我知道,你爱我,我这辈子也只爱你一个人,也知道,你很喜欢孩子,主要是我们家的经济不好,才没有要孩子的,不过,你放心在家等我两年,等我这次出国挣到钱回来之后,我们就要一个孩子,你跟着我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