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复仇将军霸道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15 11:54:25 来源:网络 []

书名:复仇将军霸道妻

第七章 画像1

下山比上山要难一些,因为下山是斜坡,又是雨后的泥路,一不小心就会滑倒,即使如此幕夜华却走的极稳,如在平地行走一般,满楼扶着一棵大树慢慢朝下走,走在前面的幕夜华忽然停了下来,看着她小心一步步的样子忍不住笑侃道,“没本事下山,还偏要在大雨后上山,来,手给我。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满楼本想反驳,可看着幕夜华含笑伸过来的手又把话吞了下去,乖乖将手搭在他的手心,接住他的力量稳住身子下山,到了山下角满楼骑来马还在那棵树边,解开绳子将马牵了出来却发现幕夜华并没有和他一样牵马,,“你徒步走来的?”

“不是。”看了一圈周围,幕夜华视线停留在左边岔路的地面,“好像跑了,我没将它栓在树上,要是我的惊云定不会跑。”

惊云是他的坐骑,跟他征战沙场胜利而归,虽不知为何今日他没骑惊云来,但满楼还是被他说的话弄得哭笑不得,如非特别训过的马哪有那么听话?一般的马又怎能和惊云比呢?但看他满不在乎的样子满楼也没说了,想来他根本不在意。

夺过满楼手中的缰绳幕夜华在满楼没甚反应的情况下翻身坐上马背,看着满楼吓了一跳的脸嘲笑道,“师妹这些年似乎并无长进啊!上马吧,共乘如何?”

“我这是对师兄太过信赖,所以才会放松戒备。”白了幕夜华一眼满楼握住他伸出的手借力翻身坐上前面的位置,随后两人不约而同的笑了出来。

幕夜华左臂将满楼圈在怀中,一扬鞭马儿便朝原路奔去。

马儿奔驰的速度很快,清风一阵阵拂过他们的脸颊,一种独特的发香缠绕在幕夜华的鼻间,甚是好闻,他正想问这是什么香,满楼却忽然开口道,“从后院门进去。版权163woman.com

勒住缰绳幕夜华调转了方向朝后院走去,不一会儿就到了,幕夜华下了马,满楼跟着也下了,将缰绳交到满楼手里道,“我先回去了。”

“不进去坐一坐?反正看起来你今天也没有什么事。”说着满楼推开门牵着马走了进去,也不管他有没有跟进来,将马牵进马厩,在喂它吃了些嫩草满楼看向关门的幕夜华道,“今天不去前面了,在后院阁楼如何?”

“嗯。”幕夜华应了一声便和满楼绕过楼廊,走过一座亭子他停下脚步道,“哪儿怎么有张琴?”

满楼跟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也有些疑惑,“可能是楼里姑娘放置在哪儿准备练琴的吧。”

亭子后面是一池荷塘,如今已是五月中旬,荷叶展露尖角,清新的荷叶味在空气中传播开来。

幕夜华脚下转移了方向朝凉亭走去,“我们就去那儿。”

“哦。说明http://www.163woman.com/”跟上前满楼看了看尚未展开的荷叶,“师兄喜欢荷花?”

摇了摇头幕夜华站在亭边看着荷塘,“似曾相识。”

满楼默然,没有问这似曾相识的含义,他想说时她不问也会说的,坐下石凳将琴放好她抬起手轻轻拨了一下,琴音拉回了幕夜华的思绪,眼角不经意瞥见石凳,发现凳子上竟放着画具,看了看低首弹琴的满楼他拿起纸张和笔铺在石凳边靠着的木板上,提笔画了起来,时不时抬头看一眼满楼。

满楼指下流泻出一段段清丽、典雅的旋律,温婉如流水,清韵如玉击,柔美动听,给人一种清透心扉的淡雅之感。

幕夜华有些恍惚,脑中的影像和眼前的场景重叠起来,仿佛回到了那座花园,情不自禁张了口,他想喊些什么,可忽然画面又破裂了,一切回归原样,他的额上滑下一滴汗珠,表情挣扎。

满楼弹下最后一指琴音缓缓抬头对他笑了笑,幕夜华一怔连忙低下头画上最后一笔。

“这是什么?我?”见幕夜华坐在凉亭边缘的栏栅上,手上抱着一张木板正画着什么,有些好奇的起身走了过去,去发现他正在作画,而且画的还是她。

画中的满楼低首弹琴,长发垂在左胸口,发髻之上插着一把精致的玉梳,一身白衣翩然若飞,长袖被微风吹的飘然而起,眉梢之上含着浅浅笑意,神态动人美丽,惊艳脱俗的容颜娇而不艳,虽画未上色,可仅是水墨之画也让人感觉神似,幕夜华的画艺可见一斑。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怎么样?师兄手艺还算不错吧?”将画递给满楼他晒然一笑,黑眸下掩盖住异样神色。

“嗯,出乎我的意料。”满楼手指轻抚着画像侧目看向幕夜华,“没想到师兄的手除了可以拿剑,还可以拿笔,算得上文武双全吧!果然不愧是绝剑仙人的弟子。”

将笔递到满楼手中幕夜华道,“同样是绝剑仙人的弟子,你可不能太差,题词如何?”

接过笔想了想满楼便下笔写下一行字,不一会儿便写好了,“倚亭间,赏新绿,听花开,沉浮几度芳菲,落雁欲归何处。”

“嗯,还算不错吧。”接过画吹了吹墨痕,幕夜华点了点头,确认墨迹已干,便将画卷了起来纳入袖中。

看着他的袖子满楼的笑凝固了起来,“这不是给我的?”

第八章 画像2

“不是。说明163woman.com”想也没想他道,“我只是就地取材而已,可没说画谁就得送谁。”

“师兄还是老样子,唉,让满楼喜欢不起来。”瞅了瞅他的袖子她也不再计较,道,“师兄,不如留下来吃午饭吧。”

“不用了,我还有点事要处理,就先走了。”走出凉亭他头也没回的说,“不用送了。”说着身影渐行渐远。

看着他的背影满楼嘴角牵动了一下,似笑了笑。小说复仇将军霸道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虽是五月初,还不到六月,可气温却比以往的五月要高得多,与六月天相差无异,这日满楼正坐在自己屋中抚琴,琴声有些怅然忧愁,这时门外传来夏竹的声音,隐隐透露着焦急,“姑娘,你要我查的事儿有一些眉目了,但是我不确定他是不是你说的哪个允儿。”

琴声戛然而止,木门哗啦一声被拉开,满楼压着激动的跳跃而出的心急问道,“快说清楚点。”

还没等夏竹说完满楼一把握住她的手道,“他现在在哪儿?马上带我见他!”是了,一定是允儿,花少允,这是爹爹当年给他取得名字,一定是他!

夏竹重重点了一下头便连忙带着满楼去了后院的一间厢房,一边道,“我感觉他可能是姑娘要找的那人,便把他带回来了,现在在西厢房,秋水正在照顾他。”

来到西厢一间屋子满楼快步走了进去,绕过屏风满楼一眼便看见穿着黄色衣裙的秋水正坐在床沿替穿上昏迷之人拭汗,秋水听到声响回头便看见满楼,连忙离开床边道,“姑娘,你看看他是不是你要找的人。”

满楼走近床边,只见床上躺着一个面容苍白,却不失俊美的少年。他双眼紧闭,如花瓣一般粉白的嘴唇紧抿一线,眉宇紧蹙一团,瓷器一般的光滑秀美的脸,加上苍白的面容显得有些不真实,一头乌黑的青丝披散在枕边,少年似极不安稳一般双手紧握成拳。

她试着叫了一声,“允儿?允儿是你吗?我是满楼姐姐啊!允儿?”

微不可见的,少年的长睫颤了颤,却没睁开眼,满楼回身道,“秋水,可叫过宛如来瞧过?”

“春葵去叫了,应该不一会儿……”

“宛如姐姐,你倒是快一点啊。”秋水话说一半门外便响起春葵急躁的声音,随后一篮一白的身影依次出现在她们的视线,看见满楼春葵连忙丢下宛如抱住她的胳膊撒娇道,“满楼姐姐,你看宛如姐姐,走路也太慢了!”

满楼勉强笑了笑接过宛如手中的药箱拉住她道,“先看看他怎么了。”

抹了把汗宛如瞪了一眼暗做鬼脸的春葵提着裙子坐上床边,掀开少年的衣袖,手指搭上他的脉搏,沉吟了片刻她脸色一变,连忙掀开被子,将少年的右腿裤管用力一撕,只听刺啦一声,少年浅蓝色裤腿的布料便被撕烂,露出里面一道清晰细小的四颗牙印,满楼一惊,脱口道,“隐蛇!?”

宛如点了点头,“看伤口似乎是在半柱香前咬的,没想到这里竟会出现这么罕见的毒蛇。”

“那有没有办法给他解毒?”满楼显得忧心忡忡,一开始的喜悦和激动也消散了一大半。

“姑娘不用担心。”见此宛如信誓旦旦的保证说,“遇上我算他命大,幸亏我将药箱带来了。”

一听满楼顿时松了口气。

“可是宛如姐姐的药箱真的好重!”春葵站在一边看着得意的宛如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你这死丫头,就算再重,你不是也没帮我拿吗?去准备一盆清水来,少跟我贫。”

说着宛如接过满楼手上的药箱打了开来,取出十八枚银针快速的插在少年的身体各个重要穴位,接着又拿出一柄匕首,她道,“火。”

站在一边的秋水连忙拿起烛台点燃烛火递到她身边,宛如将匕首的刀刃在烛火上反复灼烤了一遍,这时春葵端着盆快步走了进来,“水。”

复仇将军霸道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复仇将军霸道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征稿 | 汤计博爱新闻致敬通知

    亲爱的广大新闻学子们:这是一封关于新闻与情怀的邀请函。我想,你曾经在新闻报道中看过些许触目惊心的曝光画面;我想,你对那恪尽职守的新闻前线工作者心怀崇敬;我想,你选择做新闻是因为各种各样莫名而坚定的理由;我想,你的心中一定有着一颗新闻的理想果实,正等待着有朝一日预见阳光,从而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尚在校园中的你,带着饱满的理想与一颗博爱的心,用敏锐的目光、灵敏的嗅觉、坚实的笔触去探索发现。不论你遭遇了折戟沉沙,还是已经小有成就,你永远都是新闻精神的传承者。在这里,我们向你致敬。活动介绍“汤计博爱新闻

  • 妈妈没有劝戒沉迷赌博的我 | 全民故事计划的第227个故事

    “我蒙着被子落了好一会儿的眼泪,但让我感到害怕的是,心中除去愧疚,还有一丝撒谎成功的窃喜。一在家乡买房是父亲的主意。他说人老了,就想落叶归根。父亲是在县城出生长大的,母亲跟他去沿海城市闯荡时,才生下的我。父亲常挂在嘴边的故乡情愫,我不能共情,能做的只有理解。那天,我站在街道旁看去,阔别五年的家乡县城,一如既往的脏乱。残破的砖瓦平房和崭新的花园小区,贫富被一条马路分割开来。因为隔天要上山腰的村镇办理港澳通行证,得在县城的酒店住一晚,距离夜幕来临的时间还很长。闲着无事的我,便在县城的大街小巷晃荡。渐

  • 才华横溢的西泠八家!

    FootprintinkReadrollsfor10000inkandstroke“西泠八家”是指丁敬、蒋仁、黄易、奚冈、陈豫钟、陈鸿寿、赵之琛、钱松。“西泠八家”虽以精湛的篆刻艺术扬名,但他们大都精通书法、擅长绘画,在书画创作上成就斐然。如丁敬擅长隶书,继传统自成一家,善写梅、兰、竹、水仙,笔间潇洒,别有韵致;蒋仁书法师颜真卿、孙过庭诸家,行楷尤擅;黄易隶书笔划圆润平实,气势宏大,觉得古法,是为大家,山水画冷逸幽隽,以淡墨简笔取神韵,有金石味;奚冈四体皆工,尤精行草,山水画潇洒自得,花卉有恽寿

  • 崔子范的大写意花鸟艺术境界

    FootprintinkReadrollsfor10000inkandstroke被誉为东方凡高的大写意花鸟画家崔子范以他独特的艺术风格和魅力,誉满中华,震撼海内外。他的大写意花鸟独树一帜,自成一家,在中国画坛上崛起,并一鸣惊人,成为当代画坛大手笔。崔子范晨起一挥一个职业革命家,一个大写意花鸟画大师,这“双重性”在崔子范身上得到了完美的结合。他的一生坎坷而又光彩熠熠。崔子范最先启蒙于吴昌硕传人张子莲,从师齐白石,深受徐青藤和八大山人的影响,他从中国写意文化的最高点上脱胎换骨。他到延安,进北京,几

  • 白岩松:同学聚会是一种信仰

    FootprintinkReadrollsfor10000inkandstroke对于我们,同学聚会已经像一个信仰,而且有趣的是,分开之后,反而似乎比大学校园里还亲还互相牵挂。聚会多了,我们得出一个结论:在岁月的催化下,我们的友情已经变成亲情,每一次聚会,都使得亲情的成分进一步发酵……人到中年,常听到旁边的同龄人自嘲:老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则是:过去的事情一清二楚,而今天上午做了什么,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如果这就意味着老了的话,那自己恐怕早已老去,因为每一次同学聚会,局面都大致如此。上学的事情

  • 山水中的不同皴法,原来是这样!

    FootprintinkReadrollsfor10000inkandstroke不同的山,有着不同的质地。古代画家在艺术实践中,根据各种山石的不同地质结构和树木表皮状态,加以概括而创造出来了不同的皴法。同时,在中国画的山水画中,皴法的出现标志着的山水画真正走向成熟。《梦幻居画学简明·论皴》:“古人写山水皴分十六家。曰披麻,曰云头,曰芝麻,曰乱麻,曰折带,曰马牙,曰斧劈,曰雨点,曰弹涡,曰骷髅,曰矾头,曰荷叶,曰牛毛,曰解素,曰鬼皮,曰乱柴,此十六家皴法,即十六家山石名目,并非杜撰。”那关于这些

  • 为什么要注册商标呢?

    前海和创专业从事深圳、前海、离岸公司注册年审报税、国际商际注册、国际公证、闲置香港公司处置、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网文)、游戏备案、游戏软件著作权、游戏版号、ICP、EDI等增值电信类资质申请。定义是指所有人为了取得商标专用权,将其使用的商标,依照国家规定的注册条件、原则和程序,向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商标局经过审核,准予注册的法律事实。经商标局审核注册的商标,便是注册商标,享有商标专用权,并受到法律的保护。为何注册简单地说,商标就是商品的牌子,是商品的生产者和经营者为了使自己生产或经营的商品同其

  • 银都艺校亦师亦友,亦情亦亲

    银都艺校亦师亦友,亦情亦亲【于淏舟在斯里兰卡】当今社会,成绩似乎成了评定一切的基准,对于音乐亦是如此。而我从不爱听学校的音乐课,因此我的音乐成绩总是不很理想,因此我被冠上了音盲的头衔,因此我从不敢在众人面前唱歌。但我又是个好强的人,想证明给那些嘲笑我的人看,我,也是可以唱好歌的。于是我来到了银都,于是我遇到了王老师。【在银都艺校的声乐课堂】记得第一节课时,王老师就要求我唱首歌。我犹豫,我彷徨,但又十分坚定地唱起了“喜剧之王”。一曲终了,我以为自己在这里的修行也就结束了,“唱的很好啊”但令我惊讶的

  • 为什么说养壶巾很重要

    养壶巾对许多人来说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因为有没有养壶巾对泡茶喝茶并无影响。殊不知养壶巾之所以称为养壶巾就是因为其对于养壶的好处以及妙用。在倒茶续水时,壶身会有茶水滴落,用养壶巾擦拭干净,就可避免因不注意而把壶身的茶水滴落到茶杯中。养壶巾一定要每天保持洁净,壶用完后用干净的养壶巾擦拭,不在壶身留下茶渍,保持壶身的洁净,这样养出的壶才不会因为茶渍的影响而光泽不一。有些人手上容易出汗,而且泡茶时喜欢用手摩挲壶身,说这样可以更快养出包浆。其实这样养出的壶会油腻黯淡,没有包浆的润泽。养壶须“内养外护”,常用

  • 香港一毫银币收藏将引市场重视

    香港人一向有使用银毫的传统,他们以毫子作为一毫(10分)的称呼。香港人俗称小银币为银毫(毫银),粤语“一毫”即“一毛”之意,因此称呼二角、一角、五分面值小银币为“二毫、一毫、半毫”银毫。一毫硬币,又称一角硬币,面额为$0.1港元,港币最小面值额硬币。香港一毫硬币是首批发行的港元之一,由1863年起发行,当时以银铸造。1935年,因应港元取消银本位制度,硬币改以镍铸造,1948年则改由黄铜-镍合金铸造。1982年,硬币体积缩小,而背面的中间亦铸了“10”字,原本中间的“香港一毫”的中英文字样移到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