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凶夜冥婚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4 13:25:04 来源:网络 []

小说:凶夜冥婚

第18章 张神婆

  “想要吗?想要自己来拿。网站http://www.163woman.com/”他这口气清冷中带着挑衅,听起来就是想笑话我。真是气人又急人,更让我恼火的是,他还将黯淡的人骨念珠拿在我眼前晃动几下,像是逗狗一样逗我玩。

  我双手握紧,愤恨的看着他,脑子想着大学军训的时候教官教过我们的女子防身术,看着出现在我眼前的这只完美但白皙的手,我左脚上前绊住他的身体,右手握住他的手,左手向他的腹部摸去,然后右手灵活的向下一扭。动作一气呵成,大概是借了祁荫给我的力,也因为他自己轻敌,我竟然成功的将他的手扭在他背后,将他像是警察抓罪犯一样控制住了。

  心里当时就一阵激动,欢喜多过了紧张,借着这股爽劲,我脚再向他的腿弯处踢去,我也不知道自己竟然有这么大的力量,他的腿弯被我一踢,竟然就地跪了下去。

  只是他没有完全跪在地上,而是以更灵活的动作就地转过身,将我一掌拍开。我当时只觉得胸口气短,闷得我想吐又吐不出来,身体也像是一张张薄薄的纸片,从地上飞了起来,然后撞进了我自己的棺椁里。推荐163woman.com

  我被撞得眼冒金光,想愤恨的看他都不能,随后我听到他不怀好意的站在原地对我说:“你是第一个敢对本王下手的女人。”我听到这里,呸他一口,随后他又冷声说道:“如果不是你还有用,本王定会让你死的很惨。”

  我又呸了一口,双手撑在身下,挣扎着坐起身,背靠着棺材不屑的开口:“管你要谁死得惨,我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就算你是阎王老子也不能这么缺德吧!”我说完,就看到他宽大的黑色斗篷的衣摆划过一道幅度,他已经背对着我,忽然幽幽又森冷的开口:“真是气急!”

  我接着:“呸!”的一声,继续说:“还有我最讨厌男人打女人,你这种没德没品的渣男,真是阴间败类!”我看着他的背影,好像的确是因为气到了所以背对着我,我趁着这个机会,赶紧忍着痛从棺材里跳出去,双脚落到一堆松软的泥土中,就开始向他背在身后的手袭击过去。

  他好像背上长了眼睛,我还没靠近他就一个转身,伸出另一只手嫌弃的按住我的脑袋,因为身高的差距,我被阻止他身外,就算挥长了手也摸不到他的衣服。

  我心里一阵悲哀,竟然输在了身高!只听他嗓音传来一声低笑,大手仍然按住我的脑袋,清冷的说了一句:“真丑!这两只恶鬼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

  呸!我头一次被人这么羞辱,当下抬起头怒瞪着他,口水唾沫尽量喷他一身:“你也好不到哪里去,渣男!”最后两个渣男二字我咬得特别重。他呼吸微微急促起来,随后将手一甩,没有像是刚才那样将我弄飞出去,摔倒在棺材上。阅读163woman.com那力道刚好合适,让我远离他三步之外,并且跌倒在地。

  “能拿到祁荫寄身的东西,本王确实要感谢你。你不要得寸进尺挑战本王的极限。”他警告完,手中就多了一块两边大小一样的红边框架,中间是块黑玉的东西扔给我,更奇怪的是,一双忽然多出来的手忽然从我身上将东西恭恭敬敬的捡起来,我挣扎着要去将这双白花花的手臂从我眼前拍开,却没想到我的双手竟然被另外一双空荡荡的双手按住,根本动弹不得。

  这突如其来没有主人的手,好像是别人砍下来专供使用的东西,看样子绝对不是假肢,那手指碰到我的手背上,感觉到那手指的柔软,都是美手,却看得我心里冰冷。

  两只手将黑牌捡起来,竟然翘着兰花指优雅的帮我系在脖子上。我惊讶的看着身前的安安静静的黑牌子,痛斥那冥王:“你给我安监视器?”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冷笑一声:“东皇浚野一定会回来找你,到时候,只要他一接近你,本王就可以将他捉回去。小说凶夜冥婚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卧槽!还真想监控我?”我得要自由,伸手去解开绑在我身上的黑牌子,脖子都勒出痕迹了,但怎么也解不开,我当下心里窝火,想找这黑衣冥王的麻烦,抬头看,哪里还有鬼影?眼前凄凄惨惨的恐怖氛围里,只有孤魂野鬼又像是看怪物一样在距离我不远的地方,或是站在树枝上,或是坐在石头旁,或是站在坟头前奇怪的看着我。

  我当时就手一颤,忙着赶回家。祁荫啊祁荫,我真的不是不想救你,天地良心,你的死对头我真的不是对手。但是我是不会就此放弃的,我正想赶回家,就看到我眼前的密林里向这边移动着一个黑影,速度很慢,而周边的野鬼却纷纷从原地撤离,好像并不想看到那黑影。

  这时,月色刚刚被一团黑云遮住了亮光,眼前明显感觉到气氛陡然转向阴冷。我本来穿着寿衣就很冷,现在忍不住一个喷嚏打出来,然后捂住自己的嘴,鼻子就开始往外流。也不知道前面来的到底是谁,竟然引起了骚动。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我只感觉后背还很疼,心里也很忐忑,今夜真是难熬,怎么送走一个又来一个?也不知道来的到底是什么,我也没多少精力去纠缠了,索性调转了一个方向,向另一个方向奔走。

  “二妞儿?”一声对我的昵称响起,我顿住光着的脚板,听这声音很熟悉,到底是谁呢?

  我忽然想到了山村鬼故事,说的就是夜里在山里有人叫你名字的时候,千万不要答应,这种叫唤通俗地讲就是叫魂,只要被你答了她,那肯定会被勾魂,莫名其妙的死掉。鬼故事里还有很多这样的主人公让你信服,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答了这名字你就被勾魂了,但现在我是不敢回答。

  所以我加快脚步,赶紧往另一个方向疾走,就算路走远一点,也想避开这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但我刚走一步,又听到那声音在叫我:“二妞儿,别走啊!”

  不走?不走留在这里睡棺材吗?这么想着,我更加心急,走得也更快,但就在这时,我竟然听到了大奶奶的声音,就在我耳旁:“二妞儿,有人叫你你怎么不应?”

  我惊慌的转过脸看向大奶奶的脸,虽然四周都很黑,我甚至连路都很难看清,但大奶奶的脸却散发着淡淡的光,让我怎么也能清晰的看到她凹陷的眼睛,皱褶的眉头和脸部。我当时就摇摇头,咬着牙说道:“不敢!”

  大奶奶听了呵呵呵呵的笑,然后我又听到身后的叫唤声和大奶奶的声音同时响起:“二妞儿,我不会叫你魂的。”

  “啊?”我惊叫一声,然后磕磕巴巴的问:“你是谁?”

  “追不上你暂时让她帮我传话。原文http://www.163woman.com/我是张神婆,你妈刚刚来找我,让我来看看你。”大奶奶的鬼魂轻飘飘的,一阵风吹过,将她的身体都往后面吹走了一大截。我没有等她,继续赶着往山下走,不敢全然相信鬼的话。

  直到走到田地里,我才微微松了一口气,这时候我身后有人拍我的肩膀,我还听到身后人喘着气,也知道我身后一直跟着她,只是她说她是张神婆,我不敢相信她真的是,如果我万一中招可就死得冤枉。所以始终对她一路的追赶和喊我名字充耳不闻。

  等走到这田埂上,她终于追上了我。我也不敢马上回头,怕她如果不是张神婆趁着我转过头的时候吹灭我头上的三盏阳火。她喘着气抱怨道:“二妞儿平常牛肉吃多了吗?怎么跑得这么快?”

  我囫囵一句:“奔命呢,谁跑得不快?”

  “嘿,你还真胆小。可不单纯啊!”说着,她就自己转到我面前,我一看,的确是张神婆,但是我还不敢相信她。忙问道:“你就是来看我的?我没事,谢谢啊,我都顺利到这里了。”

  她没走,而是问我:“我半夜起床就听到村里有家人被女鬼敲门了,你妈来找我的时候我就知道是你们家。”

  “为什么?”我诧异又担忧的问道。

  “你不知道吗?但凡是被鬼魂这些阴间东西纠缠过的,额头之上那窜阳火都有黑气云绕。你妈就有,我就担心那女鬼虽然这次没得逞下次还会来,鬼可怕的就是怨念,就算那女鬼放过你家……”她还没说完,我就打住她,忙说:“那难产死的鬼被鬼差带走了,没事了。”

  她说着我就害怕,我妈被这些缠上比我倒霉还让我难过,想想我就担心害怕。

  张神婆叹了口气,接着说:“虽然这个带走,难免下个被那女鬼下的阴气吸引过来。你可知道这女鬼的来头?”她说后面这句话时语气神秘兮兮的,我忽然觉得这件事好像并没有这么简单,涉及到我家人,我不敢大意。

  于是我将女鬼对我说的话给张神婆说了一遍:“她说自己是难产死的,夫家没管,就把她曝尸荒野了,我们村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事发生?”

凶夜冥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凶夜冥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

  • 以爱之名,赠尔深情7章(第7章 你关心我?)

    原标题:以爱之名,赠尔深情7章(第7章你关心我?)小说:以爱之名,赠尔深情第7章你关心我?不要脸三个字,分明就是在骂年诗雅。“你……”年诗雅气得面色扭曲,隐忍的优雅矜持在这一刻终于消失殆尽,抬手就是狠辣的一巴掌朝着楚锦然的面上扇去。楚锦然猝不及防,尽管已经往旁边闪躲了一截,还是被年诗雅的指甲刮到了侧脸,拉出两条鲜红的指甲印子。“楚锦然,你算个什么东西!”年诗雅指着她破口大骂,“总有一天,我会抢回陆琛年,到时候,你就充其量就是个没人要的下堂妇!”楚锦然抬手摸了一下脸上的血痕,眸色冰冷,站起身用更大

  • 陪你走到世界尽头7章(第7章 就是要羞辱她)

    原标题:陪你走到世界尽头7章(第7章就是要羞辱她)小说书名:陪你走到世界尽头第7章就是要羞辱她白冷擎一说完,立即拽着霍轻轻往人最多的酒吧舞池里走。霍轻轻后背发凉,她知道白冷擎对她狠起来的时候有多么的狠辣不留情,所以也完全不怀疑,这个男人,是真的会当着无数的人面,对她做出那种事情的!“不要!白冷擎,你放开我!”霍轻轻拼命挣扎,“放开我,你这个混蛋!”她一边挣扎,一边死死抠住了路过的拐角,奋力抵抗。白冷擎一时竟然奈何不过她,干脆回身,顺势一把将霍轻轻压在了墙壁上。“怎么,刚刚跳舞的时候,不是扭得很大

  • 权术7章(第七章:投名状)

    原标题:权术7章(第七章:投名状)小说名称:权术第七章:投名状好像袁青玉一点都没有觉察到夏文博的眼神变化,她缓缓的坐在了夏文博的身边,看着他说:“帮我!我也可以让你好好感受一下权力的诱惑。”夏文博眯起了眼睛,眼光中散漫出一点黯然,自己本来不想卷进清流县这个政治漩涡的,但现在只怕已经再也退不出来了。同时,夏文博还明白一个道理,作为官场最大的悲哀就是被别人画上了记号,划入了派系,只要是一划入,很难再去摆脱,你的身上会被刻下深深的烙印,从此之后你也就根本不要想更换门庭,因为谁都不会喜欢一个叛徒。迟疑着

  • 仕途之门7章(第7章)

    原标题:仕途之门7章(第7章)小说名:仕途之门第7章看着丁长生手忙脚乱的样子,田鄂茹心里不由得一阵得意,到底是个嫩芽子,几句话就被吓到了。“田姐,你慢慢吃,我先走了,所长还等着我去芦家岭呢”。说完丁长生拿起衣服拔腿就想跑。“回来”。田鄂茹端着碗看着蓄势待发的丁长生。“田姐,你,还有事啊?”丁长生讪讪道。“我让你走了吗,回来坐下,我还没有说完呢”。田鄂茹的表情不容置疑,丁长生实在是有点恼火,就因为我知道了你和寇大鹏的奸情,我们做了个交易,这还没完没了了,妈的,大不了老子不干了,我走总可以吧,他心里

  • 师娘,别玩火7章(07 夜病)

    原标题:师娘,别玩火7章(07夜病)小说名字:师娘,别玩火07夜病“饭菜都好了,吃饭吧。”吴月芝早煮好了饭菜,没吃,等李福根回来。李福根哎了一声,看着桌上的饭菜,心里暖意融融,他特别喜欢这种家的感觉。“师娘,今天收的钱。”吃饭之前,他先把今天收的钱拿了出来,交给吴月芝,一共有八十多块,以前苛老骚在的时候,都是这样的,他出诊收了钱,回来就交给吴月芝。吴月芝今天却有些犹豫,道:“你师父也不在了,这个钱,你自己拿着吧。”“那怎么行。”李福根摇头:“当时说好的,我三年不拿钱的。”“可你师父不在了。”“我

  • 壹号保镖7章(第007章:闺蜜许晓晴)

    原标题:壹号保镖7章(第007章:闺蜜许晓晴)小说:壹号保镖第007章:闺蜜许晓晴叶凌天走到了电梯边等着电梯,随后李雨欣也走了过来,两人都没有说话,等了一下之后电梯开了,里面只有两三个人,叶凌天和李雨欣同时走了进去。这是一整栋的写字楼,整栋楼里都是上班族,现在又是下班的高峰期,这电梯也是层层停,没停两层就挤满了人。本来站在门口的李雨欣已经被挤到了最里面,甚至于,叶凌天能够看到有几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故意往后倒、往李雨欣身边挤着,而李雨欣用手放在自己的胸前,脸上非常的恼怒,见到这个情况,叶凌天身子往李

  • 摸金校尉7章(第七章 四姑娘)

    原标题:摸金校尉7章(第七章四姑娘)小说书名:摸金校尉第七章四姑娘“你是李叮当吗?我是明叔叫来入伙的。”年轻人看着我,皱了下眉头。怎么又是明叔,他到底想要干嘛?这一次出发我自认为做的隐秘,却没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明叔的眼皮子底下,现在还派个人来监视我。想到这,我就无比恼火。“你认错人了,我们是去收麦子的。”我眼中杀机一闪,就要举起手枪。“慢着娃子,敢问前面的可是四姑娘?”这时,陈驼子冲过来死死压住我的手,然后冲对面的年轻人大喝道。我一下子就懵了,四姑娘是几个意思?这他妈不是男的吗?王援朝还是如

  • 上门官人7章(第七章 纹身)

    原标题:上门官人7章(第七章纹身)小说:上门官人第七章纹身医院里,张建设鼻梁骨刚经过手术校正,脸上狰狞肿胀。手下从外面赶了进来,低声耳语几句,是调查韩东的结果。身份是夏梦的丈夫,上门女婿,军人家庭出身,本身也刚退伍没有多久。这很寻常,不寻常的是临安市局的孙局长说谭靖宇打电话来过问了这件事。谭靖宇这人可不简单,早几年在临安这边称得上家喻户晓,有名的缉毒英雄,说其是临安警方的代言人都不为过。目前的职位十分特殊,是张建设平时想认识都没机会的那种人物。理智上,他认为自己该把这件事暂时抛开,不再去招惹韩东

  • 腹黑老公隐婚蜜爱7章(第7章 姓苏的女人都这么不怕死)

    原标题:腹黑老公隐婚蜜爱7章(第7章姓苏的女人都这么不怕死)小说名字:腹黑老公隐婚蜜爱第7章姓苏的女人都这么不怕死瞥了眼,右下角的签名——苏浅语。又姓苏?江行云不禁挑了挑眉,是不是姓苏的女人都这么不怕死呢。翻了翻足足有两三页,江行云扫完之后,让徐星拿来纸笔,大手一挥,也在右下角签上了自己的名字。遇上这么知情识趣的女人,无疑对他是最好的,他可以考虑考虑在自己能力之内,让自己这位名义上的妻子过上最好的生活。“将协议传真回去,另外,给这位识大体的夫人送上当季香奈儿全套!”“是!”徐星点头,知道江总现在

  • 执手相依7章(第7章:谁把流年暗偷换(2))

    原标题:执手相依7章(第7章:谁把流年暗偷换(2))小说名称:执手相依第7章:谁把流年暗偷换(2)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她女儿的爸爸。那个夺走了第一次的男人。那个帮了她给了她30万的那位先生....———车子停在民政局的门口。薄砚祁睁开眼睛,似乎不愿意看着她,只是冷淡的说道,“我并不想跟你结婚,你自己用的什么手段你自己清楚,哄得我爷爷奶奶团团转,让我不得不娶了你,你们冷家就跟个贪婪的吸血虫一般,虚荣无度,你不用想着在我身上得到什么好处,薄家少奶奶的这个位置,也轮不到你来做。”男人的话语里带着嘲讽,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