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全集]《首席宠妻上瘾》全文免费阅读素昧

2017/11/13 10:55:36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首席宠妻上瘾

作者:素昧

第七章 恋人关系

就餐地点是江涵之选的,H市最为豪华的九洲大饭店。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车子刚挺稳,李晓峰便下车,随即拉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将邵晓曼迎了下来。

“我们真的要在这里吃晚饭?”她有些不敢相信,毕竟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李晓峰温润一笑,大手微抬,将她的耳发勾到耳际,“像江总这样不凡的人物,只有这里才配得上他的身份。”

邵晓曼点了点头,悄悄看了一眼前面迈巴赫上下来的江涵之,“说得也是。”

话落,李思便走到了她的面前,“邵秘书,总裁让你过去一趟。”

“啊?”邵晓曼狐疑的看他一眼,认命的点头,“好的。”

跟在李思身后走到江涵之面前,邵晓曼恭谨的垂首,“总裁,您找我?”

男人的目光此时正看着九洲饭店的招牌,听见邵晓曼的话,他并没有任何反应。网站163woman.com邵晓曼耐着性子又问了一声,江涵之这才缓慢的垂下头,淡漠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邵晓曼,身为秘书,你连最基本的职责都忘了?”他的眼神高深莫测,浓眉微挑,似有不满。

弄得邵晓曼满头雾水,根本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江涵之也丝毫没有向她解释的意思,抬步便往饭店里去,根本没把后面的李晓峰当回事。

邵晓曼杵在原地,若非李思上来解释,她还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邵秘书,你现在是总裁的近身秘书,随时随刻,都该跟随在总裁身边。明白吗?”

邵晓曼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江涵之的意思是这个。[全集]《首席宠妻上瘾》全文免费阅读素昧

她有些郁闷的回身,看了李晓峰一眼,男人温柔浅笑,满目宠溺的看着她点了点头,示意她跟上江涵之。

看着邵晓曼远去的背影,李晓峰脸上的笑意才慢慢敛去。他外貌俊朗,戴着眼镜更是儒雅斯文,站在保时捷车前,立时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目光。

李思站在不远的地方打量他,自然是将李晓峰脸上那细微的变化揽入眼帘。那个男人转瞬就换上了一脸笑意,仿佛刚才那一抹阴冷是李思的错觉一般。

李晓峰款步走到李思面前,唇角扬起,谦恭一笑,“李特助,请吧!”

“李总请。”李思身为特助,还是分得清尊卑贵贱的。163女性网

李晓峰乃是H市内排行前三的华盛集团代理CEO,怎么说也是老总级别的人物,他可不能像江涵之那样对他无礼。

两人一前一后进门,而此时,邵晓曼跟在江涵之身后已经拐进了包厢。

“江总真是稀客,怎么过来也没人提前通知一声。”跟在江涵之身边的饭店大堂经理,一直说个不停。

一行人跟在江涵之身边,愣是把邵晓曼挤到了最后面。

江涵之刚步进包厢的门,脚步便顿住了。

“江总,怎么了?”大堂经理有些忐忑的看向他。阅读163woman.com

江涵之却只是回眸,远远的扫了一眼邵晓曼,蹙眉,“你是乌龟吗?”走路那么慢。

邵晓曼顿时委屈不已,却只能嘟嘟嘴,什么话也没说,乖乖步到他身前。

大堂经理这才意识到邵晓曼的重要性,立时满脸堆笑,“小姐是否鞋子穿着不舒服?”也算是为邵晓曼找了一个不错的借口。

江涵之没再说什么,进了包厢,便把菜单丢给了邵晓曼,“要吃什么,随便点。”

他的态度始终冷硬,邵晓曼捧着菜单,在大堂经理以及几位服务员的注目下忐忑翻开,目光却时不时的往门口望。

约莫几分钟过去,李思和李晓峰才缓步从门外进来。

刚进门,李晓峰便一眼望见了邵晓曼那张苦瓜脸,顿时心疼的蹙起眉,不悦的扫了江涵之一眼。[全集]《首席宠妻上瘾》全文免费阅读素昧

他在邵晓曼身侧坐下,自然而然的从她手中接过菜单,浅浅一笑,“我来点吧!保证你都会喜欢的。”

这话是跟邵晓曼说的,无形之中也表明了他和邵晓曼的关系匪浅。

江涵之抬目,阴岑岑的看了他们两人一眼,不由支着下颌,定定的看着邵晓曼,“想不到邵秘书还认识李总这样的人物。”

他的话音微冷,却含着几分揶揄的味道,邵晓曼全都听明白了。

未等她开口回话,一旁的李晓峰又笑着道,“江总有所不知,我和晓曼大学的时候就是好朋友。”

他说着,目光柔柔的看向邵晓曼,那眼神里满怀爱意,只是邵晓曼自己没有发觉。

气氛有些尴尬,江涵之的目光在邵晓曼两人身上游移,垂在桌侧的手轻轻敲打,眼神里带着探测的味道。

“怎么?李总和邵秘书是恋人关系?”他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比平日里还要冷上几倍,带着几分试探意味的观察者李晓峰的表情。

第八章 针锋相对

邵晓曼听后脸色一变,忍不住抬目看向江涵之,“我和晓峰只是朋友关系。”

她急着撇清关系,李晓峰淡淡一笑,眸中却闪过一抹不甘,“是啊,我们现在只是朋友关系而已。”不过早晚有一天,邵晓曼会是他的女人。

后话李晓峰并没有说出来,可江涵之却一眼看破了他的心思,眼神越发冰冷。

菜已经上了,江涵之没再说话,只是安静的吃菜。一旁的李晓峰体贴的为邵晓曼夹菜,还话话家常。

“两年多没见,你……还好吗?”

男人的声音微顿,语气略沉,餐桌上的气氛一瞬就变了。邵晓曼夹菜的动作停住,眼睫轻颤,半晌才抬目看向李晓峰,牵强一笑,“我挺好的。”

李晓峰抿唇,浅浅一笑,点头。其实他想问,没有徐思远的日子,她还好吗?

可看见邵晓曼那一瞬微变的脸色,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不过有一件事,李晓峰还是要问的,“我听说,你丢了何氏酒店的工作?”

被他这么一问,邵晓曼面露尴尬,放下了筷子,笑笑,“没想到,连你都知道了。”对于邵晓曼来说,这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最重要的是对外的那些传言。

谁知李晓峰却丝毫不在意,“我现在也回国了,手底下正缺一个秘书,你若是不介意的话,不如我们一起工作?”

他的话说的委婉,在座几人却是都听明白了。

邵晓曼有那么点心动,反正都是做秘书,她在李晓峰身边会自在很多。思及此,她抬目看了一眼对面吃菜的江涵之。

男人只是微垂眼帘,静静的吃菜,仿佛他们俩方才的对话他根本没有听见似的。

“晓曼?”似是许久没有等到回答,李晓峰不由得碰了碰她的手肘。

邵晓曼这才回神,“我考虑一下吧!过两天……”给你答复。

她的话还没说完,只听见“哒”的一声,江涵之手里的筷子拍在了桌上。将邵晓曼和李雄风吓了一跳,两人下意识的看向他。

江涵之抽了餐巾擦了擦嘴,方才目光沉沉的看着邵晓曼道,“邵小姐今天才与我们AN集团签了合约,怎么,这么快就忘了?”

邵晓曼的心里一惊,她原本打算私下跟江涵之好好商量。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现在就把合约搬出来了。

“李总这是要当着我的面挖我们AN集团的墙角不成?”江涵之笑了,只是那笑意未达眼底,还带着几分冷意。

话说完,江涵之身子后靠,侧目看了一眼李思,“李特助,不如你跟邵秘书说说,违约的后果。”

李思垂首,上前一步,若尤其是的开口,“根据AN集团员工制度规定,凡是与AN集团签约5年以上的员工,如果提前解约,则应付给AN集团该员工三倍以上年薪酬,作为违约金。”

“并且,AN集团会在业界发出通告,告知业界各企业该员工的违约行为。”

李思的话有条有理,对公司制度也十分熟悉。

他这么一说,邵晓曼只觉得自己的心里凉飕飕的,刚才升起的希望火焰,一下子就扑灭了。

三倍以上年工资……这不是要她的命吗?

心里打着转,邵晓曼的双手不由垂到了腿上,万分不安的搓着自己的大腿。

她所有的小动作,李晓峰都看在眼里,旋即唇角一勾,男人身子前倾,对江涵之道,“敢问江总,是否付了违约金,您就可以放人了?”

李晓峰的话一出,一旁的邵晓曼差点从凳子上跌下去。

转目,她惊恐的瞪着李晓峰,却见那男人侧目对她温柔浅笑,接着道,“晓曼是个人才,为了这样的人才,我们华盛集团,愿意出价为她‘赎身’。”他刻意用赎身二字,摆明了是在揶揄江涵之。

江涵之的俊脸明显阴沉了不少,周身散出的冷意也深了几许。一旁的李思有些担忧的看着自家总裁,方才李晓峰的话明显是挑衅,总裁听了想必很是恼怒。

就连邵晓曼都感觉到了对面气场强势压来,她想说点什么打圆场,可是嘴巴张了张,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对面的江涵之忽然笑了,脸色一刹明了,正好落地窗外的路灯亮了,灯光洒在他身上,映衬出几分暖意。

“想不到,在李总眼里,邵小姐竟然是如此重要的员工。既然如此,那我们AN自然不能错失了这位员工才是。”

清冷带着笑意的嗓音徐徐说着,江涵之两手捻住西服的领口,慢条斯理的理了理,站起身去。

淡漠的目光垂落在李晓峰身上,迸出几分寒意,“忘了告诉李总,邵小姐与AN集团签下的合约书上,年薪未定。既然邵小姐是连李总都如此看重的人才,那这年薪我们AN自然是不能给低了。”

第九章 年薪千万

他这话说得慢条斯理,明明是笑着说的,却让邵晓曼心里一阵恶寒。

果然,下一秒,男人便暴露了。

只听江涵之道,“1000万怎么样?”

江涵之脸上的笑意逐渐褪去,目光从李晓峰身上移开,幽幽的落在邵晓曼身上,接着道:“如果李总觉得低了,我还可以再加。”

他的意思很明显,他给邵晓曼的年薪可以一直加到李晓峰无法承受的价格。

李晓峰的脸色有些难看,半晌才抬目对上江涵之的双眼。

视线交汇之际,江涵之笑道,“李总怎么不说话了?”

李晓峰尴尬一笑,站起身去,本打算说点什么。谁知一旁的邵晓曼却抢先开口了,“我在AN集团呆的挺好的,暂时不想离职。”

她的话让两个男人的目光一滞,继而都转目看着她。

邵晓曼搓着手心,看向江涵之的目光有些闪避,“以后还请总裁,多多指教。”她鞠了一躬,礼数周到。

大家都知道,邵晓曼做出这个决定,无非是不想让李晓峰为难。江涵之摆明了就是不想放人,顺便为难李晓峰,所以不管李晓峰出多少价,他都不会放她走的。

因为深知这一点,邵晓曼心里万分郁闷。她又不是什么特殊性人才,怎么江涵之就是不肯放人呢?

对于她的妥协速度,江涵之略略不满。转目深邃的看了李晓峰一眼,他道,“邵秘书吃好了吗?今晚公司加班,一起过去吧!”

公司加班?

邵晓曼有些愣然,她怎么不知道公司加班的事情?

江涵之话落,已经转身离开了。李思自然跟上去,至于邵晓曼,面带愧疚的看了李晓峰一眼,抓起包包。

“晓峰,咱们下次有空再聚啊!”她的脸上写满焦急,不知道去晚了,江涵之又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李晓峰儒雅浅笑,点了点头,“嗯,我等你电话。”反正他已经回国了,没有了徐思远,邵晓曼必定会是他的。

*

邵晓曼步出饭店的时候,迈巴赫的车灯亮着,后座车门敞开,显然是在等她。当即加快脚步冲过去,生怕江涵之久等了。

咚——

车门关上,邵晓曼深深吸了口气,转目笑着看向江涵之,“走吧,总裁。”

李思已经发动引擎,身侧的男人没有回话,只是闭着眼帘假寐。邵晓曼只觉得有些尴尬,被人忽略的感觉,实在不怎么样。

“总裁,我们去哪儿?”李思身为特助,其实比谁都清楚,今晚根本没有加班一说。

别说是今晚,AN集团一年365天,很少会有加班的时候。至于总裁为什么那么说,李思寻思着,应该与邵晓曼有关。

后面的邵晓曼听见他的话,有些傻了。半晌她才反应过来,转目狠狠的瞪着江涵之,质问的语气道,“今晚不用加班?”

江涵之慵懒的掀起眼帘,目光微转,静静打量着邵晓曼,“刚才要,现在不用了。”

他的语气很平淡,丝毫没将邵晓曼的恼怒放在心上,只淡漠的吩咐李思,“送邵秘书回家。”

李思应了一声,调转车头便往邵晓曼家那小区去。

深夜十点左右,邵晓曼才回到家。

虽然一天到晚没做什么重活,她却觉得无比心累,甚至累得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

翌日清晨,初阳升起,微光从半开的落地窗照进。凉凉的晨风拂过面颊,邵晓曼一个激灵坐起身,砸吧了两下嘴。

抬起手腕看了看,早上七点。

AN集团的上班时间是9点,不过她答应江涵之,第一个月早上8点就赶过去。

一想到江涵之,邵晓曼就觉得头大。

轻叹一气,她颓废的往浴室去。冲个热水澡,简单的洗漱后,邵晓曼出门了。

刚走出小区门口,邵晓曼看见门口堵了不少的人,一个个议论纷纷,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这车真不错,也不知道是谁家的?”

“车停在这里,怎么没见人呢?挡住道路了,别人的车怎么出去啊?”

……

随着邵晓曼脚步靠近,断断续续的议论声传入她耳里。大致是有人的车停在了小区门口,挡住了去路,怪不得刚才她出来看见几辆小车堵在路上。

谁这么缺德?

邵晓曼心里腹诽着,匆忙绕过人群,打算先去小区对面那家早餐店吃点东西。谁知刚挤出人群,便看见街对面站着两道人影。

为首的男人一袭深蓝色西装,眉目俊朗,五官尽显张扬,周身气质却无比冷漠。他就站在阳光下,尽管离了一条街,邵晓曼还是能感觉到男人落在她身上的目光。

第十章 谣言止于真相

“总裁……”她轻声喃喃,眼里闪过一抹复杂的光。扭头再看看堵在小区门口的那辆车,不正是江涵之的御用坐骑,那辆迈巴赫吗?

就在她遐思之际,街对面的江涵之与李思已经踱步过来了。

“还杵在这里做什么?你已经迟到十分钟了。”从她身边经过时,江涵之冷淡的道了一句。

李思为他拉开车门,邵晓曼也不敢懈怠,急忙上车。

直到车子开走,她还隐约听见窗外传来群众的议论声。

“那不是被何氏酒店炒了的邵晓曼吗?”

“好像是她啊!我听说她是被潜上位的,啧啧啧,这年头的姑娘,真是一点羞耻心都没有了。”

“可不是,我家女儿不也在何氏酒店上班吗?听说现在别的酒店都不敢收那姓邵的呢!”

……

车子渐远,那些刺耳的言语也逐渐消失在邵晓曼耳边。

她面色惨白,两手紧紧抓着皮包的带子,薄唇紧抿,似是极力忍耐着。

“没想到,流言蜚语的传播速度比病毒还快。”身侧传来男人低沉带笑的嗓音。

邵晓曼没有说话,因为何氏酒店的事情是,是她的污点。即便自己没有做过,但是找不到证据证明清白,她就只能默默受着。

江涵之扭头看她一眼,脸上的笑意浅了几分,目光渐沉。

一路上邵晓曼都没有说话,车内很安静。直到进了公司,邵晓曼回到了自己的小隔间。

她紧绷的脸一下子松垮,眉眼间露出委屈,心里将何明跟谭米骂了一千二百遍。凭她现在的能力,根本撼动不了那两个人,也报不了仇。

为此,邵晓曼很是苦恼。

江涵之就站在隔间外面,透过玻璃打量着邵晓曼。那人却低垂着脑袋,似乎在为什么事情感到苦恼,神情专注,丝毫没有察觉到他的目光。

看了她好一会儿,江涵之才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

恰好办公室的门被推开,李思抱着文件进来,“总裁,您要的文件。”

他将文件整理好放在办公桌上,然后看了江涵之一眼,“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了。”身为特助,他每天的工作比江涵之本人还要繁忙。

谁知刚走出两步,李思就被叫住了,“等一下。”

脚步立时顿住,李思回眸,有些不解的看向那办公桌前的男人,“您还要什么吩咐?”他内心很是纳闷,邵晓曼已经来公司两天了,江涵之一点工作任务都没有安排给她。

倒是他这个特助,连带秘书的工作一起完成了。

江涵之自然没有注意到李思的不满,只是捏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道,“我让你查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李思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昨天江涵之让他查一下邵晓曼被炒的原因,原因已经查出来了,到那时内里还有隐情。李思还没有调查清楚,不敢轻易汇报。

所以,他道,“请您再给我一天时间。”

江涵之睨他一眼,微微蹙眉,“办事效率,似乎降低了。”

他不轻不重的一句话,却让李思内心狠狠颤了颤。总觉得江涵之看着他的目光,能把他吃了似的。

“对不起总裁,中午前一定给您答复。”李思深深鞠了一躬。

他的声音略大,连隔间里的邵晓曼都听见了。她好奇的站起身,从隔间里出来。

却见李思已经出去了,而江涵之正靠在皮椅上,慢条斯理的喝着咖啡。

“我让你看的书都看完了?”江涵之放下了咖啡杯,掀起眼皮看她一眼。

书?

邵晓曼半晌才反应过来,早上来的时候,桌上就放着十几本厚厚的书籍。她完全沉浸在悲伤里,还没来得及看呢!

“那个……”

“专心看书,做好自己的事情。谣言而已,总会止于真相的。”

邵晓曼抬头,有些讶异的看着江涵之,却见那人已经垂首翻开了桌上的文件。仿佛方才那句话,不是他说的一样。

他说谣言总会止于真相,看样子早上小区里居民们的话,江涵之也听见了。

不过一向冷冰冰的江涵之,竟然会说这种类似安慰的话,倒是让邵晓曼小小惊讶了一把。她乖乖的回到自己的小隔间,将桌上的书整理了一下。

大都是一些名人传记,还有国外比较知名的小说,另外有几本关于秘书这一职业的书籍。

邵晓曼深深吸了口气,平复了心境,就开始专心看书。

看书让她很快忘记了早上的事情,心情也好转了,只是到了饭点她也全然不知。

叩叩——

门被敲响,邵晓曼从书页间抬起头来,只见李思已经推门而进,手里拎着一个保温盒,“邵秘书,你的午饭。”

第十一章 总裁有约

邵晓曼小小惊讶了一把,看着李思放在桌上的保温盒,她笑道,“咱们AN集团的伙食服务这么周到啊?”以前在何氏酒店的时候,三餐都是自己在员工餐厅解决的,没想到李思还会亲自给她送过来。

说话间,邵晓曼已经合上书站起身。

李思暴汗,他能说只有邵晓曼的午餐才是总裁吩咐他特别准备的吗?就连他都想不通,总裁为什么要对邵晓曼特殊照顾。

可他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便退出去了。

邵晓曼吃了饭,便将保温盒拎了出去。外间里已经没有江涵之的身影,她就出去找李思,可是找了一圈,也只看见外面的总裁秘书办公室。

她有些不懂了,明明有秘书室,为什么江涵之还要把她安排在总裁办公室内?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邵晓曼敲门而入,礼貌微笑。

秘书办公室里只有三个秘书,现在是饭点,只剩一个值班的。

看见邵晓曼进来,那人便站起身,温柔浅笑,“邵秘书,找我有什么事吗?”

邵晓曼一愣,完全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认识她,她来AN也才两天而已,而且一直都没有跟大家正式打过招呼。

“啊,这个保温盒……”邵晓曼敛了神思,将保温盒放在桌上,笑道,“我已经洗干净了,只是找不到李特助,不如先放你们这边吧!”

看见保温盒的时候,那位秘书小姐的目光微变,对邵晓曼又多了几分敬意。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总裁也是用的同款的保温盒,看样子传闻不假,这位空降来的邵秘书,跟总裁真的关系不凡。

思及此,秘书小姐脸上的笑意又深了几分,“总裁对您可真好,公司里的职员们都是在员工餐厅就餐,没想到总裁还让李特助给您送饭。”那语气里满满都是羡慕,听得邵晓曼一愣一愣的。

她半晌没反应过来,什么叫做总裁对她可真好……

“是这样吗?大家都是在员工餐厅就餐的?”她还以为每个人的待遇和她都一样呢!

秘书小姐还是笑,“是啊,其实总裁刚接手公司就把贴身秘书的位置空出来了。前阵子姐妹们还很不解,现在才知道,原来总裁是给邵小姐准备的。”

邵晓曼在何氏酒店的事情,AN集团的员工们并不知道。这位秘书小姐,不过是看邵晓曼容貌出众,且总裁对她的态度不一样,所以暗自揣测,她和总裁的关系不一般。

“其实我们一直都很想跟邵秘书您见面聊聊天的,要是邵秘书不介意的话,今天下班后,咱们一起去吃饭吧!”

秘书小姐盛情相邀,邵晓曼念着自己是新人,理应多结交几个朋友,也就答应了。

在秘书室里闲聊了许久,她才慢悠悠的回了总裁办公室。

而此时,江涵之已经回来了,正坐在皮椅上处理文件。

看见邵晓曼进门,他手中的笔顿住,抬目淡漠的开口:“你去哪儿了?”方才他不过是出去处理一件事情,回来就没看见邵晓曼了。

邵晓曼惊了惊,有些愕然的看向办公桌前的男人,“总裁,您回来了。”刚才她是一点没有注意,没想到江涵之已经回来了。

“你刚才去哪儿了?”江涵之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

邵晓曼如实交代,还顺带把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总裁,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江涵之的脸色立时一变,总觉得邵晓曼的话有点歧义,“对你好?”他什么时候对她好了?

“方才饶秘书说……”

“我招你来是工作的,不是让你去听流言蜚语的。”江涵之冷声打断了她的话,点了点桌上堆成小山的文件,“身为贴身秘书,起码你应该把办公桌收拾整齐。”

他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去。邵晓曼闭了嘴,脑袋慢慢低下去,急忙将桌上的文件整理好。

江涵之已经转移到沙发那边去了,端起茶几上的咖啡抿了一口,他那两道浓眉不约而同的蹙起,“咖啡冷了,帮我换一杯。”

“好的,总裁!”邵晓曼急忙去换。

看着她去茶水间的背影,江涵之微蹙的眉才慢慢展开。将咖啡放下,他不由摩挲着指腹。

等到邵晓曼回来,他便径直开口:“下午不用上班了,晚上陪我去个地方。”他话说完,便起身回到了办公桌前,埋头工作。

邵晓曼呆愣在原地,因为那男人埋着头,她看不见他的脸。

她刚才没有听错吧,江涵之晚上约她?这……

第十二章 他是帝王

“这不好吧……”邵晓曼小声的开口,“我妈说,晚上不能随便跟男人出去。”她一副乖女儿的模样,差点气得江涵之喷一口老血。据他所知,邵晓曼父母双亡,寄住在大伯家里,是个孤儿。

看来她是误会他对她有意思!

江涵之好气又好笑,他不过是为了替徐思远好好照顾她罢了,抬头狠狠瞪她一眼,启唇道,“晚上有个商业舞会,我缺舞伴。”

额——

邵晓曼总算明白过来,原来是她曲解别人的意思了。当下脸颊发烫,她把头埋得更低了。

江涵之没再说话,迅速将剩下的文件批好,然后便站起身,传了李思进来。

“总裁,您找我。”李特助速度快,有了上午的教训,他是一点不敢怠慢了。

江涵之已经拿上了外套,转目看了邵晓曼一眼,“还杵着干什么?”

“啊?”邵晓曼满脸不解,却见江涵之已经提步出去了。

李思走到她身边轻轻推了她一把,“赶紧走吧,想挨骂了?”不知道为什么,李思总觉得今天总裁心情不太好。

*

邵晓曼怎么也没想到,江涵之让她下午不上班的原因竟然是带她来买衣服。身为一个才进公司两天的秘书,她感到受宠若惊。

趁着江涵之在前面挑衣服的空当,邵晓曼拽住了李思的衣袖,“李特助,我想知道,为什么AN集团会给我下聘书?我记得我没有来面试过……”

对于她的疑惑,李思表示不知道,“我只是照总裁的吩咐办事,至于原因,不如你亲自问总裁。”

邵晓曼汗然,江涵之要是会告诉她,那她也不用这么偷偷摸摸的打听了。今天在秘书室里,她听那位饶秘书说,江涵之回国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她下聘书,让她过来就职。

而且还是总裁的贴身秘书,这搁古代,相当于皇帝面前的太监总管……呸呸呸,什么太监。

这么好的职位,这么高的薪资,聘用她这个外行人,江涵之莫不是脑袋秀逗了?

最主要的是,江涵之是怎么知道她的?

就在她遐思之际,江涵之已经为她选好了一身行头,转目唤邵晓曼,“过来!”

邵晓曼这才回神,疾步过去,“总裁,您叫我。”

话刚落,江涵之便将手里的礼服裙递给她,“进去换。”简洁明了的三个字,迫人的气势,让邵晓曼无从拒绝。

她乖乖的去了试衣间,销售员特别热情为她服务。

江涵之选的是一条艳红色的抹胸鱼尾长裙,邵晓曼一米六几的个子正好合适。最主要的是,这裙子塑身,上身后立时将身材显露出来。

由于是抹胸款,邵晓曼觉得自己脖颈、肩膀一截凉飕飕的,很不自在。在试衣间里磨蹭了许久,她才缓步出来。

而江涵之正背对着她的方向,垂首挑选着高跟鞋。

“总、总裁……”邵晓曼有些口吃,因为她刚才出来的瞬间,便感受到整个店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她的身上。

连李思的目光都聚在她身上,映射出一抹惊艳。

江涵之挑了一双尖头高跟鞋转身,深沉的眸里倒映出邵晓曼的身影。

她举止拘谨立于橙黄的灯下,一身红裙映衬那白皙如雪的肌肤,白里透红,颇有韵味。精致的五官特别养眼,此刻美目生辉,正胆怯的看着他。两手交叠在小腹,有些紧张的紧扣着。

盘起的发乌黑亮丽,暴露在空气中的肩头圆润光滑,脖颈更是白皙修长,如美玉一般。

半晌,江涵之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再试试这双鞋。”

他说着,已经拿着鞋走到邵晓曼面前蹲下。江涵之接下来的举动震惊了整个服装店,李思更是五官都扭曲了,他从来没有见过总裁为任何一个女人穿鞋。

在男人靠近之际,邵晓曼的眼里便满满都是他的身影,直到江涵之在她面前蹲下身,修若梅骨的手温润如玉,轻轻的抬起她的脚,亲手为她穿上鞋。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邵晓曼只觉得在他触碰到她脚掌的时候,她的呼吸一滞,心跳不由得加快了。

她此刻宛若被王子套上水晶鞋的灰姑娘,一瞬间变成了公主。

可是很快,江涵之便将她拉回了现实中,“好了,走两步试试。”此时,他已经站起身,退到了一边,沉着眸打量她。

邵晓曼微张的嘴合上,垂首看了一眼自己脚上的高跟鞋。鞋面镶了黑色的鳞片,在灯光下摇曳生辉。

不是水晶鞋,她也不是灰姑娘,而江涵之更不可能是王子。

他是帝王,AN集团最年轻的帝王。

首席宠妻上瘾》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首席宠妻上瘾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天才萌宝鬼医娘亲11章(第11章 沐浴遇偷袭)

    原标题:天才萌宝鬼医娘亲11章(第11章沐浴遇偷袭)书名:天才萌宝鬼医娘亲第11章沐浴遇偷袭呼,总算看到人烟了。颜芷枫背着儿子走了几里山路,终于看到一个村子。她加快脚步,进了村子。有户人家的窗户亮着,她走过去敲门。“谁啊。”开门的是一个老妪,见到外面站着一个蓬头垢面的陌生女子,眉头皱了皱。“婆婆你好,我们路遇山匪,与家人走散,能不能让我们在您屋里借一宿?”颜芷枫露出自认为温和的笑容。“老奶奶,可以让我们睡一晚上吗?我们会付钱的。”老妪听到稚嫩的童音,低头眯眼,借着月光看到一张白净可爱的小脸,被月

  • 厉少的宝贝宠妻11章(第11章 她的心,好疼好痛)

    原标题:厉少的宝贝宠妻11章(第11章她的心,好疼好痛)小说:厉少的宝贝宠妻第11章她的心,好疼好痛苏简溪收回了自己的手,眼眶的泪水,瞬间泛滥成灾,这样的事情,她也曾经为他做过。一千零一个星星,一千零一个千纸鹤,一千零一个心形折纸,她以前统统都为他做过。曾经,她以为这样,自己就可以拥有一千零一个愿望。而这一千零一个愿望都是一模一样的,就是:嫁给厉聿寒,做他的厉太太。“以他之名,冠她之姓!”曾经,这是她最美的愿望。可是,事实证明,只是她的愚蠢和错误而已;过去的种种都在嘲笑着她的疯狂。哭着哭着,苏简

  • 总裁的第一宠妻11章(第11章 温柔的冲那个男人笑)

    原标题:总裁的第一宠妻11章(第11章温柔的冲那个男人笑)小说名称:总裁的第一宠妻第11章温柔的冲那个男人笑池渊懒懒的靠在沙发上,歪着脑袋看向一处,不知道在想什么。他眉宇紧锁,神情略显不耐,隐约可见一丝忧愁。不可否认,池渊真的很帅气。那种帅气很张扬,带着年少轻狂的倨傲,仿佛把谁都不看在眼里。当初念凉凉或许就是看上他这种骄纵的气质,觉得他跟自己是一类人,所以在他苦苦追求了半年后,终于答应做他的女朋友。念凉凉的失神,薄乔衍自然全都看在眼里,神情也瞬间冷了下来。眼神幽幽的看着池渊,他忽然自嘲的冷笑一声

  • 宠妃撩人:摄政王爷欺上门11章(第11章 贱妾进门)

    原标题:宠妃撩人:摄政王爷欺上门11章(第11章贱妾进门)小说:宠妃撩人:摄政王爷欺上门第11章贱妾进门“若儿……是姨母对不住你啊……”李氏抓着她的手叹道,她也是分得清局势的,眼下的局面绝对不能让外人知晓。沈碧这个死丫头像是吃错了药一般,一步都不肯退让,那么也就只有委屈若儿了。想到这里,她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向不远处正在看好戏的沈碧,怒道:“好!都依着你!但是若儿过门后不许你欺负她,不然可别怪我不念情面!”“娘……”赵淳博急得失声叫道,难不成真让他心爱的表妹沦为贱妾吗?他顿时愧疚难当。“表哥……

  • 盛宠闪婚:腹黑老公请节制11章(第11章 啪啪两巴掌)

    原标题:盛宠闪婚:腹黑老公请节制11章(第11章啪啪两巴掌)小说名:盛宠闪婚:腹黑老公请节制第11章啪啪两巴掌顾思思没想到梁墨城会来这里。之前和梁墨城谈过一起来订婚典礼的事情,但是梁墨城拒绝了。后来压根没有见到梁墨城,她以为,他不会来的。梁墨城很少在公众场合露面,即便是百度百科上面,都没有他的照片。但今天来这里参加订婚典礼的,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所以一部分人认识梁墨城。也正是因为认识,所以对于他的出现并不觉得奇怪。毕竟,梁墨城是梁墨深的哥哥。可梁墨城那句话,却没人知道是什么意思。沈庭阳看到梁墨城

  • 假戏真婚:萌妻送上门11章(第11章 白亦凡,你是鬼吗)

    原标题:假戏真婚:萌妻送上门11章(第11章白亦凡,你是鬼吗)书名:假戏真婚:萌妻送上门第11章白亦凡,你是鬼吗沈慕言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一愣,突然意识到她所说的占便宜是那个吻之后,表情瞬间变得诡异起来,不经意的抬手,抚了抚自己刚刚被她亲吻了的地方。似乎,他才是被占便宜的那个人吧?白心果在走出咖啡厅的一瞬间,一股热浪扑面而来。此刻的她,生生有种置身于大蒸笼中的感觉,往前走了两步,刺眼的阳光,让她忍不住用手挡在眼前。这天,真热啊。与此同时。“咕……咕……”一阵不太悦耳的声响让她愣了一下,顺着这记声响

  • 暖婚蜜爱:首席帝少追逃妻11章(第11章 让我检查你的背包)

    原标题:暖婚蜜爱:首席帝少追逃妻11章(第11章让我检查你的背包)书名:暖婚蜜爱:首席帝少追逃妻第11章让我检查你的背包她紧紧咬着下唇,眼里泪光闪烁,万分幽怨的表情顿时惹的萧景寒心里一软,随即大手用力将她扣入了怀中。“你!”风小野睁大了眼睛,被他壮硕的胸膛堵住了嘴巴,愣是半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别动!”他的声音沙哑却带了一种异样的磁性。风小野彻底懵了,如果说那天的强吻只是一时的冲动,那么今天的这个拥抱算什么呢?不对,这是强抱,她是被迫的,她忿忿的想。“风小野,不要逃了行吗?”萧景寒低下头问她。“

  • 婚心荡漾:总裁的心尖暖妻11章(第11章 小腹黑上线)

    原标题:婚心荡漾:总裁的心尖暖妻11章(第11章小腹黑上线)小说名字:婚心荡漾:总裁的心尖暖妻第11章小腹黑上线这个带有侵略性的半包围,距离似乎太近,连呼吸都牵扯出一丝暧昧,气氛隐约染了几许迷魅。折薇屏住呼吸,抵制这好闻得令人心颤的气息,转脸看向后上方。教授见折薇转脸,似乎早就等着这一刻,俊朗的脸庞适时往下一沉。她淡粉色的唇瓣不经意的擦过他的脸颊,柔似轻羽,蝶一般停在了他樱花色的唇上。软软的,嫩嫩的,甜甜的……教授砰然心动,气血翻涌,好似快要融化一样,有了刹那的醉意。折薇吓得瞠大眼眸,小心脏几乎

  • 前世修行过的人,今生来到世上会是这样的!

    一、初级特征1、多灾多难磨难重重,身体与精神始终处于亚健康状态。一生会有大难不死的经历。2、心软慈悲不忍杀生,不贪金钱不吝啬攒不住钱。3、聪明智慧悟性高,天生对道佛宗教玄学感兴趣。时常会走暗功,梦中常去一些山林古庙圣地飞行。4、时常梦见神灵,梦魇压床,出体飞行梦。5、偶尔会莫名其妙的晕厥,但是检查没毛病。6、对道佛灵异身心有感应,接触到这样的人士,香童,僧道,去灵异之地,庙宇仙山,灵地鬼宅会有感觉。二、高级特征1、八字与相上会有特殊印记符号。2、有三星、七星的标志,斑点或痣一类的,组成星图。3、

  • 算命

    清朝光绪年间,杭州有一位非常出名的算命先生,名叫陈七。由于他的面相术很灵验,所以大家给他取了一个“鬼眼七”的雅号。当时杭州有一位富商名叫薛二。他邀了两位朋友去看相。“鬼眼七”对薛二的第一位朋友说:“你秋季后会升官!”对第二位朋友说:“你一个月后会得财!”相师看了薛二,大吃一惊,说:“你面有灰泥的颜色,恐怕逃不出五十日会毙命,可能活不过中秋节啊!”薛二的第一位朋友是衙门的文书。有一天,他行走山路时,听说巡抚大人到山中打猎,他就驻足观赏。不久,看见一只大灰熊追赶一个人。他为了救人,在路旁捡起木棍,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