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全集]《首席宠妻上瘾》全文免费阅读素昧

2017/11/13 10:55:36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首席宠妻上瘾

作者:素昧

第七章 恋人关系

就餐地点是江涵之选的,H市最为豪华的九洲大饭店。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车子刚挺稳,李晓峰便下车,随即拉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将邵晓曼迎了下来。

“我们真的要在这里吃晚饭?”她有些不敢相信,毕竟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李晓峰温润一笑,大手微抬,将她的耳发勾到耳际,“像江总这样不凡的人物,只有这里才配得上他的身份。”

邵晓曼点了点头,悄悄看了一眼前面迈巴赫上下来的江涵之,“说得也是。”

话落,李思便走到了她的面前,“邵秘书,总裁让你过去一趟。”

“啊?”邵晓曼狐疑的看他一眼,认命的点头,“好的。”

跟在李思身后走到江涵之面前,邵晓曼恭谨的垂首,“总裁,您找我?”

男人的目光此时正看着九洲饭店的招牌,听见邵晓曼的话,他并没有任何反应。163女性网邵晓曼耐着性子又问了一声,江涵之这才缓慢的垂下头,淡漠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邵晓曼,身为秘书,你连最基本的职责都忘了?”他的眼神高深莫测,浓眉微挑,似有不满。

弄得邵晓曼满头雾水,根本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江涵之也丝毫没有向她解释的意思,抬步便往饭店里去,根本没把后面的李晓峰当回事。

邵晓曼杵在原地,若非李思上来解释,她还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邵秘书,你现在是总裁的近身秘书,随时随刻,都该跟随在总裁身边。明白吗?”

邵晓曼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江涵之的意思是这个。原文163woman.com

她有些郁闷的回身,看了李晓峰一眼,男人温柔浅笑,满目宠溺的看着她点了点头,示意她跟上江涵之。

看着邵晓曼远去的背影,李晓峰脸上的笑意才慢慢敛去。他外貌俊朗,戴着眼镜更是儒雅斯文,站在保时捷车前,立时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目光。

李思站在不远的地方打量他,自然是将李晓峰脸上那细微的变化揽入眼帘。那个男人转瞬就换上了一脸笑意,仿佛刚才那一抹阴冷是李思的错觉一般。

李晓峰款步走到李思面前,唇角扬起,谦恭一笑,“李特助,请吧!”

“李总请。”李思身为特助,还是分得清尊卑贵贱的。163女性网

李晓峰乃是H市内排行前三的华盛集团代理CEO,怎么说也是老总级别的人物,他可不能像江涵之那样对他无礼。

两人一前一后进门,而此时,邵晓曼跟在江涵之身后已经拐进了包厢。

“江总真是稀客,怎么过来也没人提前通知一声。”跟在江涵之身边的饭店大堂经理,一直说个不停。

一行人跟在江涵之身边,愣是把邵晓曼挤到了最后面。

江涵之刚步进包厢的门,脚步便顿住了。

“江总,怎么了?”大堂经理有些忐忑的看向他。阅读http://www.163woman.com/

江涵之却只是回眸,远远的扫了一眼邵晓曼,蹙眉,“你是乌龟吗?”走路那么慢。

邵晓曼顿时委屈不已,却只能嘟嘟嘴,什么话也没说,乖乖步到他身前。

大堂经理这才意识到邵晓曼的重要性,立时满脸堆笑,“小姐是否鞋子穿着不舒服?”也算是为邵晓曼找了一个不错的借口。

江涵之没再说什么,进了包厢,便把菜单丢给了邵晓曼,“要吃什么,随便点。”

他的态度始终冷硬,邵晓曼捧着菜单,在大堂经理以及几位服务员的注目下忐忑翻开,目光却时不时的往门口望。

约莫几分钟过去,李思和李晓峰才缓步从门外进来。

刚进门,李晓峰便一眼望见了邵晓曼那张苦瓜脸,顿时心疼的蹙起眉,不悦的扫了江涵之一眼。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他在邵晓曼身侧坐下,自然而然的从她手中接过菜单,浅浅一笑,“我来点吧!保证你都会喜欢的。”

这话是跟邵晓曼说的,无形之中也表明了他和邵晓曼的关系匪浅。

江涵之抬目,阴岑岑的看了他们两人一眼,不由支着下颌,定定的看着邵晓曼,“想不到邵秘书还认识李总这样的人物。”

他的话音微冷,却含着几分揶揄的味道,邵晓曼全都听明白了。

未等她开口回话,一旁的李晓峰又笑着道,“江总有所不知,我和晓曼大学的时候就是好朋友。”

他说着,目光柔柔的看向邵晓曼,那眼神里满怀爱意,只是邵晓曼自己没有发觉。

气氛有些尴尬,江涵之的目光在邵晓曼两人身上游移,垂在桌侧的手轻轻敲打,眼神里带着探测的味道。

“怎么?李总和邵秘书是恋人关系?”他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比平日里还要冷上几倍,带着几分试探意味的观察者李晓峰的表情。

第八章 针锋相对

邵晓曼听后脸色一变,忍不住抬目看向江涵之,“我和晓峰只是朋友关系。”

她急着撇清关系,李晓峰淡淡一笑,眸中却闪过一抹不甘,“是啊,我们现在只是朋友关系而已。”不过早晚有一天,邵晓曼会是他的女人。

后话李晓峰并没有说出来,可江涵之却一眼看破了他的心思,眼神越发冰冷。

菜已经上了,江涵之没再说话,只是安静的吃菜。一旁的李晓峰体贴的为邵晓曼夹菜,还话话家常。

“两年多没见,你……还好吗?”

男人的声音微顿,语气略沉,餐桌上的气氛一瞬就变了。邵晓曼夹菜的动作停住,眼睫轻颤,半晌才抬目看向李晓峰,牵强一笑,“我挺好的。”

李晓峰抿唇,浅浅一笑,点头。其实他想问,没有徐思远的日子,她还好吗?

可看见邵晓曼那一瞬微变的脸色,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不过有一件事,李晓峰还是要问的,“我听说,你丢了何氏酒店的工作?”

被他这么一问,邵晓曼面露尴尬,放下了筷子,笑笑,“没想到,连你都知道了。”对于邵晓曼来说,这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最重要的是对外的那些传言。

谁知李晓峰却丝毫不在意,“我现在也回国了,手底下正缺一个秘书,你若是不介意的话,不如我们一起工作?”

他的话说的委婉,在座几人却是都听明白了。

邵晓曼有那么点心动,反正都是做秘书,她在李晓峰身边会自在很多。思及此,她抬目看了一眼对面吃菜的江涵之。

男人只是微垂眼帘,静静的吃菜,仿佛他们俩方才的对话他根本没有听见似的。

“晓曼?”似是许久没有等到回答,李晓峰不由得碰了碰她的手肘。

邵晓曼这才回神,“我考虑一下吧!过两天……”给你答复。

她的话还没说完,只听见“哒”的一声,江涵之手里的筷子拍在了桌上。将邵晓曼和李雄风吓了一跳,两人下意识的看向他。

江涵之抽了餐巾擦了擦嘴,方才目光沉沉的看着邵晓曼道,“邵小姐今天才与我们AN集团签了合约,怎么,这么快就忘了?”

邵晓曼的心里一惊,她原本打算私下跟江涵之好好商量。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现在就把合约搬出来了。

“李总这是要当着我的面挖我们AN集团的墙角不成?”江涵之笑了,只是那笑意未达眼底,还带着几分冷意。

话说完,江涵之身子后靠,侧目看了一眼李思,“李特助,不如你跟邵秘书说说,违约的后果。”

李思垂首,上前一步,若尤其是的开口,“根据AN集团员工制度规定,凡是与AN集团签约5年以上的员工,如果提前解约,则应付给AN集团该员工三倍以上年薪酬,作为违约金。”

“并且,AN集团会在业界发出通告,告知业界各企业该员工的违约行为。”

李思的话有条有理,对公司制度也十分熟悉。

他这么一说,邵晓曼只觉得自己的心里凉飕飕的,刚才升起的希望火焰,一下子就扑灭了。

三倍以上年工资……这不是要她的命吗?

心里打着转,邵晓曼的双手不由垂到了腿上,万分不安的搓着自己的大腿。

她所有的小动作,李晓峰都看在眼里,旋即唇角一勾,男人身子前倾,对江涵之道,“敢问江总,是否付了违约金,您就可以放人了?”

李晓峰的话一出,一旁的邵晓曼差点从凳子上跌下去。

转目,她惊恐的瞪着李晓峰,却见那男人侧目对她温柔浅笑,接着道,“晓曼是个人才,为了这样的人才,我们华盛集团,愿意出价为她‘赎身’。”他刻意用赎身二字,摆明了是在揶揄江涵之。

江涵之的俊脸明显阴沉了不少,周身散出的冷意也深了几许。一旁的李思有些担忧的看着自家总裁,方才李晓峰的话明显是挑衅,总裁听了想必很是恼怒。

就连邵晓曼都感觉到了对面气场强势压来,她想说点什么打圆场,可是嘴巴张了张,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对面的江涵之忽然笑了,脸色一刹明了,正好落地窗外的路灯亮了,灯光洒在他身上,映衬出几分暖意。

“想不到,在李总眼里,邵小姐竟然是如此重要的员工。既然如此,那我们AN自然不能错失了这位员工才是。”

清冷带着笑意的嗓音徐徐说着,江涵之两手捻住西服的领口,慢条斯理的理了理,站起身去。

淡漠的目光垂落在李晓峰身上,迸出几分寒意,“忘了告诉李总,邵小姐与AN集团签下的合约书上,年薪未定。既然邵小姐是连李总都如此看重的人才,那这年薪我们AN自然是不能给低了。”

第九章 年薪千万

他这话说得慢条斯理,明明是笑着说的,却让邵晓曼心里一阵恶寒。

果然,下一秒,男人便暴露了。

只听江涵之道,“1000万怎么样?”

江涵之脸上的笑意逐渐褪去,目光从李晓峰身上移开,幽幽的落在邵晓曼身上,接着道:“如果李总觉得低了,我还可以再加。”

他的意思很明显,他给邵晓曼的年薪可以一直加到李晓峰无法承受的价格。

李晓峰的脸色有些难看,半晌才抬目对上江涵之的双眼。

视线交汇之际,江涵之笑道,“李总怎么不说话了?”

李晓峰尴尬一笑,站起身去,本打算说点什么。谁知一旁的邵晓曼却抢先开口了,“我在AN集团呆的挺好的,暂时不想离职。”

她的话让两个男人的目光一滞,继而都转目看着她。

邵晓曼搓着手心,看向江涵之的目光有些闪避,“以后还请总裁,多多指教。”她鞠了一躬,礼数周到。

大家都知道,邵晓曼做出这个决定,无非是不想让李晓峰为难。江涵之摆明了就是不想放人,顺便为难李晓峰,所以不管李晓峰出多少价,他都不会放她走的。

因为深知这一点,邵晓曼心里万分郁闷。她又不是什么特殊性人才,怎么江涵之就是不肯放人呢?

对于她的妥协速度,江涵之略略不满。转目深邃的看了李晓峰一眼,他道,“邵秘书吃好了吗?今晚公司加班,一起过去吧!”

公司加班?

邵晓曼有些愣然,她怎么不知道公司加班的事情?

江涵之话落,已经转身离开了。李思自然跟上去,至于邵晓曼,面带愧疚的看了李晓峰一眼,抓起包包。

“晓峰,咱们下次有空再聚啊!”她的脸上写满焦急,不知道去晚了,江涵之又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李晓峰儒雅浅笑,点了点头,“嗯,我等你电话。”反正他已经回国了,没有了徐思远,邵晓曼必定会是他的。

*

邵晓曼步出饭店的时候,迈巴赫的车灯亮着,后座车门敞开,显然是在等她。当即加快脚步冲过去,生怕江涵之久等了。

咚——

车门关上,邵晓曼深深吸了口气,转目笑着看向江涵之,“走吧,总裁。”

李思已经发动引擎,身侧的男人没有回话,只是闭着眼帘假寐。邵晓曼只觉得有些尴尬,被人忽略的感觉,实在不怎么样。

“总裁,我们去哪儿?”李思身为特助,其实比谁都清楚,今晚根本没有加班一说。

别说是今晚,AN集团一年365天,很少会有加班的时候。至于总裁为什么那么说,李思寻思着,应该与邵晓曼有关。

后面的邵晓曼听见他的话,有些傻了。半晌她才反应过来,转目狠狠的瞪着江涵之,质问的语气道,“今晚不用加班?”

江涵之慵懒的掀起眼帘,目光微转,静静打量着邵晓曼,“刚才要,现在不用了。”

他的语气很平淡,丝毫没将邵晓曼的恼怒放在心上,只淡漠的吩咐李思,“送邵秘书回家。”

李思应了一声,调转车头便往邵晓曼家那小区去。

深夜十点左右,邵晓曼才回到家。

虽然一天到晚没做什么重活,她却觉得无比心累,甚至累得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

翌日清晨,初阳升起,微光从半开的落地窗照进。凉凉的晨风拂过面颊,邵晓曼一个激灵坐起身,砸吧了两下嘴。

抬起手腕看了看,早上七点。

AN集团的上班时间是9点,不过她答应江涵之,第一个月早上8点就赶过去。

一想到江涵之,邵晓曼就觉得头大。

轻叹一气,她颓废的往浴室去。冲个热水澡,简单的洗漱后,邵晓曼出门了。

刚走出小区门口,邵晓曼看见门口堵了不少的人,一个个议论纷纷,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这车真不错,也不知道是谁家的?”

“车停在这里,怎么没见人呢?挡住道路了,别人的车怎么出去啊?”

……

随着邵晓曼脚步靠近,断断续续的议论声传入她耳里。大致是有人的车停在了小区门口,挡住了去路,怪不得刚才她出来看见几辆小车堵在路上。

谁这么缺德?

邵晓曼心里腹诽着,匆忙绕过人群,打算先去小区对面那家早餐店吃点东西。谁知刚挤出人群,便看见街对面站着两道人影。

为首的男人一袭深蓝色西装,眉目俊朗,五官尽显张扬,周身气质却无比冷漠。他就站在阳光下,尽管离了一条街,邵晓曼还是能感觉到男人落在她身上的目光。

第十章 谣言止于真相

“总裁……”她轻声喃喃,眼里闪过一抹复杂的光。扭头再看看堵在小区门口的那辆车,不正是江涵之的御用坐骑,那辆迈巴赫吗?

就在她遐思之际,街对面的江涵之与李思已经踱步过来了。

“还杵在这里做什么?你已经迟到十分钟了。”从她身边经过时,江涵之冷淡的道了一句。

李思为他拉开车门,邵晓曼也不敢懈怠,急忙上车。

直到车子开走,她还隐约听见窗外传来群众的议论声。

“那不是被何氏酒店炒了的邵晓曼吗?”

“好像是她啊!我听说她是被潜上位的,啧啧啧,这年头的姑娘,真是一点羞耻心都没有了。”

“可不是,我家女儿不也在何氏酒店上班吗?听说现在别的酒店都不敢收那姓邵的呢!”

……

车子渐远,那些刺耳的言语也逐渐消失在邵晓曼耳边。

她面色惨白,两手紧紧抓着皮包的带子,薄唇紧抿,似是极力忍耐着。

“没想到,流言蜚语的传播速度比病毒还快。”身侧传来男人低沉带笑的嗓音。

邵晓曼没有说话,因为何氏酒店的事情是,是她的污点。即便自己没有做过,但是找不到证据证明清白,她就只能默默受着。

江涵之扭头看她一眼,脸上的笑意浅了几分,目光渐沉。

一路上邵晓曼都没有说话,车内很安静。直到进了公司,邵晓曼回到了自己的小隔间。

她紧绷的脸一下子松垮,眉眼间露出委屈,心里将何明跟谭米骂了一千二百遍。凭她现在的能力,根本撼动不了那两个人,也报不了仇。

为此,邵晓曼很是苦恼。

江涵之就站在隔间外面,透过玻璃打量着邵晓曼。那人却低垂着脑袋,似乎在为什么事情感到苦恼,神情专注,丝毫没有察觉到他的目光。

看了她好一会儿,江涵之才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

恰好办公室的门被推开,李思抱着文件进来,“总裁,您要的文件。”

他将文件整理好放在办公桌上,然后看了江涵之一眼,“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了。”身为特助,他每天的工作比江涵之本人还要繁忙。

谁知刚走出两步,李思就被叫住了,“等一下。”

脚步立时顿住,李思回眸,有些不解的看向那办公桌前的男人,“您还要什么吩咐?”他内心很是纳闷,邵晓曼已经来公司两天了,江涵之一点工作任务都没有安排给她。

倒是他这个特助,连带秘书的工作一起完成了。

江涵之自然没有注意到李思的不满,只是捏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道,“我让你查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李思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昨天江涵之让他查一下邵晓曼被炒的原因,原因已经查出来了,到那时内里还有隐情。李思还没有调查清楚,不敢轻易汇报。

所以,他道,“请您再给我一天时间。”

江涵之睨他一眼,微微蹙眉,“办事效率,似乎降低了。”

他不轻不重的一句话,却让李思内心狠狠颤了颤。总觉得江涵之看着他的目光,能把他吃了似的。

“对不起总裁,中午前一定给您答复。”李思深深鞠了一躬。

他的声音略大,连隔间里的邵晓曼都听见了。她好奇的站起身,从隔间里出来。

却见李思已经出去了,而江涵之正靠在皮椅上,慢条斯理的喝着咖啡。

“我让你看的书都看完了?”江涵之放下了咖啡杯,掀起眼皮看她一眼。

书?

邵晓曼半晌才反应过来,早上来的时候,桌上就放着十几本厚厚的书籍。她完全沉浸在悲伤里,还没来得及看呢!

“那个……”

“专心看书,做好自己的事情。谣言而已,总会止于真相的。”

邵晓曼抬头,有些讶异的看着江涵之,却见那人已经垂首翻开了桌上的文件。仿佛方才那句话,不是他说的一样。

他说谣言总会止于真相,看样子早上小区里居民们的话,江涵之也听见了。

不过一向冷冰冰的江涵之,竟然会说这种类似安慰的话,倒是让邵晓曼小小惊讶了一把。她乖乖的回到自己的小隔间,将桌上的书整理了一下。

大都是一些名人传记,还有国外比较知名的小说,另外有几本关于秘书这一职业的书籍。

邵晓曼深深吸了口气,平复了心境,就开始专心看书。

看书让她很快忘记了早上的事情,心情也好转了,只是到了饭点她也全然不知。

叩叩——

门被敲响,邵晓曼从书页间抬起头来,只见李思已经推门而进,手里拎着一个保温盒,“邵秘书,你的午饭。”

第十一章 总裁有约

邵晓曼小小惊讶了一把,看着李思放在桌上的保温盒,她笑道,“咱们AN集团的伙食服务这么周到啊?”以前在何氏酒店的时候,三餐都是自己在员工餐厅解决的,没想到李思还会亲自给她送过来。

说话间,邵晓曼已经合上书站起身。

李思暴汗,他能说只有邵晓曼的午餐才是总裁吩咐他特别准备的吗?就连他都想不通,总裁为什么要对邵晓曼特殊照顾。

可他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便退出去了。

邵晓曼吃了饭,便将保温盒拎了出去。外间里已经没有江涵之的身影,她就出去找李思,可是找了一圈,也只看见外面的总裁秘书办公室。

她有些不懂了,明明有秘书室,为什么江涵之还要把她安排在总裁办公室内?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邵晓曼敲门而入,礼貌微笑。

秘书办公室里只有三个秘书,现在是饭点,只剩一个值班的。

看见邵晓曼进来,那人便站起身,温柔浅笑,“邵秘书,找我有什么事吗?”

邵晓曼一愣,完全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认识她,她来AN也才两天而已,而且一直都没有跟大家正式打过招呼。

“啊,这个保温盒……”邵晓曼敛了神思,将保温盒放在桌上,笑道,“我已经洗干净了,只是找不到李特助,不如先放你们这边吧!”

看见保温盒的时候,那位秘书小姐的目光微变,对邵晓曼又多了几分敬意。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总裁也是用的同款的保温盒,看样子传闻不假,这位空降来的邵秘书,跟总裁真的关系不凡。

思及此,秘书小姐脸上的笑意又深了几分,“总裁对您可真好,公司里的职员们都是在员工餐厅就餐,没想到总裁还让李特助给您送饭。”那语气里满满都是羡慕,听得邵晓曼一愣一愣的。

她半晌没反应过来,什么叫做总裁对她可真好……

“是这样吗?大家都是在员工餐厅就餐的?”她还以为每个人的待遇和她都一样呢!

秘书小姐还是笑,“是啊,其实总裁刚接手公司就把贴身秘书的位置空出来了。前阵子姐妹们还很不解,现在才知道,原来总裁是给邵小姐准备的。”

邵晓曼在何氏酒店的事情,AN集团的员工们并不知道。这位秘书小姐,不过是看邵晓曼容貌出众,且总裁对她的态度不一样,所以暗自揣测,她和总裁的关系不一般。

“其实我们一直都很想跟邵秘书您见面聊聊天的,要是邵秘书不介意的话,今天下班后,咱们一起去吃饭吧!”

秘书小姐盛情相邀,邵晓曼念着自己是新人,理应多结交几个朋友,也就答应了。

在秘书室里闲聊了许久,她才慢悠悠的回了总裁办公室。

而此时,江涵之已经回来了,正坐在皮椅上处理文件。

看见邵晓曼进门,他手中的笔顿住,抬目淡漠的开口:“你去哪儿了?”方才他不过是出去处理一件事情,回来就没看见邵晓曼了。

邵晓曼惊了惊,有些愕然的看向办公桌前的男人,“总裁,您回来了。”刚才她是一点没有注意,没想到江涵之已经回来了。

“你刚才去哪儿了?”江涵之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

邵晓曼如实交代,还顺带把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总裁,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江涵之的脸色立时一变,总觉得邵晓曼的话有点歧义,“对你好?”他什么时候对她好了?

“方才饶秘书说……”

“我招你来是工作的,不是让你去听流言蜚语的。”江涵之冷声打断了她的话,点了点桌上堆成小山的文件,“身为贴身秘书,起码你应该把办公桌收拾整齐。”

他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去。邵晓曼闭了嘴,脑袋慢慢低下去,急忙将桌上的文件整理好。

江涵之已经转移到沙发那边去了,端起茶几上的咖啡抿了一口,他那两道浓眉不约而同的蹙起,“咖啡冷了,帮我换一杯。”

“好的,总裁!”邵晓曼急忙去换。

看着她去茶水间的背影,江涵之微蹙的眉才慢慢展开。将咖啡放下,他不由摩挲着指腹。

等到邵晓曼回来,他便径直开口:“下午不用上班了,晚上陪我去个地方。”他话说完,便起身回到了办公桌前,埋头工作。

邵晓曼呆愣在原地,因为那男人埋着头,她看不见他的脸。

她刚才没有听错吧,江涵之晚上约她?这……

第十二章 他是帝王

“这不好吧……”邵晓曼小声的开口,“我妈说,晚上不能随便跟男人出去。”她一副乖女儿的模样,差点气得江涵之喷一口老血。据他所知,邵晓曼父母双亡,寄住在大伯家里,是个孤儿。

看来她是误会他对她有意思!

江涵之好气又好笑,他不过是为了替徐思远好好照顾她罢了,抬头狠狠瞪她一眼,启唇道,“晚上有个商业舞会,我缺舞伴。”

额——

邵晓曼总算明白过来,原来是她曲解别人的意思了。当下脸颊发烫,她把头埋得更低了。

江涵之没再说话,迅速将剩下的文件批好,然后便站起身,传了李思进来。

“总裁,您找我。”李特助速度快,有了上午的教训,他是一点不敢怠慢了。

江涵之已经拿上了外套,转目看了邵晓曼一眼,“还杵着干什么?”

“啊?”邵晓曼满脸不解,却见江涵之已经提步出去了。

李思走到她身边轻轻推了她一把,“赶紧走吧,想挨骂了?”不知道为什么,李思总觉得今天总裁心情不太好。

*

邵晓曼怎么也没想到,江涵之让她下午不上班的原因竟然是带她来买衣服。身为一个才进公司两天的秘书,她感到受宠若惊。

趁着江涵之在前面挑衣服的空当,邵晓曼拽住了李思的衣袖,“李特助,我想知道,为什么AN集团会给我下聘书?我记得我没有来面试过……”

对于她的疑惑,李思表示不知道,“我只是照总裁的吩咐办事,至于原因,不如你亲自问总裁。”

邵晓曼汗然,江涵之要是会告诉她,那她也不用这么偷偷摸摸的打听了。今天在秘书室里,她听那位饶秘书说,江涵之回国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她下聘书,让她过来就职。

而且还是总裁的贴身秘书,这搁古代,相当于皇帝面前的太监总管……呸呸呸,什么太监。

这么好的职位,这么高的薪资,聘用她这个外行人,江涵之莫不是脑袋秀逗了?

最主要的是,江涵之是怎么知道她的?

就在她遐思之际,江涵之已经为她选好了一身行头,转目唤邵晓曼,“过来!”

邵晓曼这才回神,疾步过去,“总裁,您叫我。”

话刚落,江涵之便将手里的礼服裙递给她,“进去换。”简洁明了的三个字,迫人的气势,让邵晓曼无从拒绝。

她乖乖的去了试衣间,销售员特别热情为她服务。

江涵之选的是一条艳红色的抹胸鱼尾长裙,邵晓曼一米六几的个子正好合适。最主要的是,这裙子塑身,上身后立时将身材显露出来。

由于是抹胸款,邵晓曼觉得自己脖颈、肩膀一截凉飕飕的,很不自在。在试衣间里磨蹭了许久,她才缓步出来。

而江涵之正背对着她的方向,垂首挑选着高跟鞋。

“总、总裁……”邵晓曼有些口吃,因为她刚才出来的瞬间,便感受到整个店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她的身上。

连李思的目光都聚在她身上,映射出一抹惊艳。

江涵之挑了一双尖头高跟鞋转身,深沉的眸里倒映出邵晓曼的身影。

她举止拘谨立于橙黄的灯下,一身红裙映衬那白皙如雪的肌肤,白里透红,颇有韵味。精致的五官特别养眼,此刻美目生辉,正胆怯的看着他。两手交叠在小腹,有些紧张的紧扣着。

盘起的发乌黑亮丽,暴露在空气中的肩头圆润光滑,脖颈更是白皙修长,如美玉一般。

半晌,江涵之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再试试这双鞋。”

他说着,已经拿着鞋走到邵晓曼面前蹲下。江涵之接下来的举动震惊了整个服装店,李思更是五官都扭曲了,他从来没有见过总裁为任何一个女人穿鞋。

在男人靠近之际,邵晓曼的眼里便满满都是他的身影,直到江涵之在她面前蹲下身,修若梅骨的手温润如玉,轻轻的抬起她的脚,亲手为她穿上鞋。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邵晓曼只觉得在他触碰到她脚掌的时候,她的呼吸一滞,心跳不由得加快了。

她此刻宛若被王子套上水晶鞋的灰姑娘,一瞬间变成了公主。

可是很快,江涵之便将她拉回了现实中,“好了,走两步试试。”此时,他已经站起身,退到了一边,沉着眸打量她。

邵晓曼微张的嘴合上,垂首看了一眼自己脚上的高跟鞋。鞋面镶了黑色的鳞片,在灯光下摇曳生辉。

不是水晶鞋,她也不是灰姑娘,而江涵之更不可能是王子。

他是帝王,AN集团最年轻的帝王。

首席宠妻上瘾》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首席宠妻上瘾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95岁岛国传奇尼僧濑户内寂听专访——不乱于心,不困于情,听完恋爱大师的箴言茅塞顿开|日本·时人物

    濑户内寂听这五个字或许对于国内的网友们来说还有些陌生。那么,我们先来看一段视频。日本95岁僧侣濑户内寂听,专听现代人的烦恼!“若い時にしたいこと全部してください!”“年轻的时候想做的事就去做!”“何をすればいいか”“做什么呢?”“恋と革命”“恋爱和革命”这位年近100岁的老人是出版过400多本书的小说家,至今还有2个新闻连载在继续,三言两语却能“语出惊人”的她格外受日本年轻人的喜爱。以上这几句话或许存在逻辑漏洞,但是对于那些正在被恶言相向的人来说未尝不是一个自我“救赎”的好思路。濑户内寂听,19

  • 河南林州千年古寺佛灵山

    【要怎么收获,先怎么栽。】想要有贵人相助,就必须勤修善法,利益他人,自能感得善缘具足的果报;生生世世都能亲近三宝、得遇善知识,引导自己趣向正道,走向光明。

  • 2018文化名人燕赵公益行活动在河北工程技术学院启动

    经典再现中国网讯燕赵文化网消息,为认真贯彻学习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积极团结组织热爱公益事业的河北各界文化名人,实施文化精准帮扶工程,助力美丽河北建设,促进河北文化公益事业的繁荣发展。2018年4月19日下午,由河北省文化名人联谊会、河北省文化名人公益联盟发起主办的“争做文化雷锋,助力美丽河北”--河北省文化名人公益联盟成立五周年庆典暨2018文化名人燕赵公益行活动启动仪式在河北工程技术学院隆重举行,这也是此次公益活动的第一站。本此公益活动由河北工程技术学院土木工程学院、石家庄市诗词协会、中国发展

  • 他们以前在国美的日子是这样子的!

    聚则旗帜散则星辰我在国美的日子美术报策划/全媒体新闻部撰文/江凌夏超所谓岁月,便是一篇由许多细碎的过往拼写而成的文章,无论那些随风散落的字句是否美好,都是心头永远拂之不去的萦绕。正是那些喜悦和忧伤在时光中慢慢沉淀,才有了后来的故事与历史。九十年,也长,也短。在他们的记忆里,有教室里带着弧边扶手的木椅子,有学校那条几乎横贯全校的长廊,也有美院斜对面绿杨路的那家小木屋酒吧……现在,让我们一起走近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中国美术学院校庆海报张远帆:师生同窗的日语课1977年,浙江美术学院恢复招生。77

  • 投资1万八,赚380万,一年暴涨210倍,看看这块玉

    如果说目前世界上能够达到如此高回报投资的行业,我想玉石应该首屈一指,我记得17年左右在北京保利春拍卖会上,有四个不起眼的章子,无底价拍到1.8万落锤,这个时候专家横插一腿,深入研究之后,发现竟然是乾隆最常用的印章,经过这么一腿,最后以380万的价格成交。16年,西冷印社举办的一次拍卖会上,一位买家以1.8万价格拍到了这枚南红宝玺。17年的保利春拍上,这枚南红宝玺又以380万元的天价成交,短短一年时间,价格从1.8万飙涨到380万,狂涨210倍,令人惊叹不已。这么高的价格那是持有者发现是乾隆省钱最

  • 【娜塔莎的家排曼陀罗】金星的力量~爱情事业双豐收的幸福人生

    【娜塔莎的家排曼陀罗】金星的力量~爱情事业双豐收的幸福人生【娜塔莎的家排曼陀罗】金星的力量~爱情事业双豐收的幸福人生(济南3月17日-18日)金星的力量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金星力量,这股力量来自于家族的照耀与支持,这股力量足以牵动一个人的亲密关系。它决定了你会吸引来怎样的伴侣,也决定你的伴侣关系如何,甚至决定你的婚姻与爱情世界的幸福地图。什么是【金星力量】呢?金星力量就是一个人能为自己的亲密关系在生活中创造出怎么样蓝图的一股神圣力量。也是一个人在家族的祝福底下能活出的幸福与圆满。而你,身为

  • 来画图,没烦恼!幸福DNA曼陀罗彩绘疗愈大法好,烦恼一扫光,谁画谁知道!

    来画图,没烦恼!幸福DNA曼陀罗彩绘静心疗愈大法好,各种烦恼一扫光,谁画谁知道!幸福的秘密

  • 禅心、诗与远方……

    《禅心、诗与远方》有我无我,不必执着。笑傲苍穹,诗与远方……!劈一角净土,围一方草庐,有花、有书、有茶、有禅乐、有香草。空灵陪伴,漫漫长路。致虚极以静笃,须禅定勿起苦。品一杯香茗,读一本好书。尽情放飞思绪,奔向梦幻远方。何必计较城市天空,有没有云卷云舒!——易饕说食儿于《草庐书屋》

  • 团菏泽市委9处青年志愿服务岗助力牡丹文化旅游节

    中青在线讯(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邢婷)连日来,在山东菏泽曹州牡丹园东北门一侧的青年志愿服务岗前,游客络绎不绝。“您好,去国花馆请从往左边走”“您好,这里有免费热水供应”,在该处服务岗服务的志愿者们耐心解答着游客们的咨询和求助。这只是团菏泽市委设立的9处青年志愿服务岗的其中一处。为大力弘扬“奉献、友爱、互助、进步”的志愿服务精神,切实为广大市民和来菏游客提供便利、优质的志愿服务,第27届菏泽牡丹文化旅游节期间,团菏泽市委积极协调,在曹州牡丹园、中国牡丹园、高速收费站、汽车站等处设置9个青年志愿

  • 【江西】梦儿诗文选刊

    文梦儿错过花谢了叶依然茂盛还记得那插瓶的栀子花吗?香早已不知道飘向何方枝叶仍旧在原地没动不是不舍得原是我早已经把它忘记了偶然的一天我惊喜的发现枯败的叶下有新芽绽放取出一看已是长出长长的根须培土移植浇水一个崭新的绿视野错过了枯败却迎来了新生◎醉月酒是必不可少的。杯中盛满的,岂是浓淡的滋味。那阅尽千古的月啊,一如既往的穿行在云层之中。眼中的墨色,晕开莲的洁白,如薄纱女子般翩然。一饮而尽,热泪溢出......解忧了吗?愁或许更甚!那幽幽的琴音,是谁在轻诉?斟一杯月色,醉在诗韵中......◎一台老式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