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全集]《圣手妙技》全文免费阅读八骏穆天子

2017/11/13 10:13:51 来源:网络 []
小说:圣手妙技

作者:八骏穆天子

第7章 你该不会是怕打雷吧?

“不过是毛都没长齐的小男生而已,本姑娘可没兴趣吃嫩草!”

喝了酒的林温柔脸颊儿红扑扑的,虽然她说得理直气壮的,但手上的动作明显出卖了她,她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她青葱般的手指拢了拢裙摆的开衩处,将若隐若现的小腿遮盖祝

“毛都没长齐?小男生?”

似乎是受了林温柔的刺激,寒心憋足了劲,咕咚咕咚地喝着白酒,五十六度的二锅头下喉,腹中一阵热辣滚烫,饶是他再能喝,也终于还是忍不住松口喘气。原文163woman.com

如丝的媚眼瞥见寒心一口气竟然喝了差不多半瓶子的二锅头,作为“男人婆”的林温柔不乐意了,二话不说,仰脖子继续对付手中的酒瓶子。

那架势,怎么看怎么像借酒消愁。

尤其是她的眼眸里似乎还有晶莹在流转,似乎是——眼泪!

“别……”

注意到林温柔的美目中有泪花在流转,寒心微微皱眉。下意识地起身,绕过饭桌,寒心伸手就要夺林温柔手中的酒瓶子,好巧不巧的是,他一不小心绊到了桌腿,整个人直接就朝林温柔扑去。

“哎呀……”

寒心摔得很巧妙,伴随着林温柔的惊呼声,他整个人就直接栽到了林温柔的怀里。

嗅闻到林温柔的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寒心觉得自己都懵了,尤其是手心处传来的温软感觉……“寒心!你混蛋!”

呆愣了半秒钟后,仰面躺在沙发上的林温柔毫无征兆地暴走了,一口白酒直接就喷在了寒心的脸上,与此同时,她挣扎着从寒心的怀里爬起来,双手捂着胸前,如一阵流光遁入自己的卧室。

“砰!”

一声闷响,卧室门被摔上。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跌坐在沙发下、表情呆滞的寒心张着嘴,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自己的双手,脑海里尽是自己刚才不偏不倚地压住林温柔那里的梦幻一幕。

“唉,我这手贱的!”良久,寒心颓然地坐到沙发上,看着满目狼藉的饭桌,忍不住暗骂了一句。

本来吧,他是准备和林温柔喝点酒,顺便切磋切磋感情的,毕竟林温柔是桂花村的村长,土皇帝一般的存在,寒心初来乍到,怎么说也该和对方搞好关系才行,不曾想,事情被搞砸了。

正担心林温柔会不会明儿一早就让自己卷铺盖走人的时候,突然,林温柔的卧室门又开了。

下意识的,寒心第一眼就朝着林温柔的胸口看去,果然,林温柔领口处的衣襟微微褶皱,隐约还能看到油腻的爪樱

“林村长,您这是?”心里发虚,寒心仅仅只是在林温柔的领口处瞥了一眼就赶紧将视线移到林温柔高举过头的双手上。

女人都是敏感的,扛着被褥的林温柔怎么可能感觉不到寒心扫了一眼自己的那里?暗暗咬了咬银牙,恨不得咬死寒心的架势。但终于还是忍住了,她双手用力一掷,将头顶的被褥扔向寒心。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入秋了,天冷,咱们村可没有暖气空调,最好冷死你!”

“跪谢林村长!”

寒心大喜,赶紧跳起来把被褥接住,他算是看出来了,林温柔虽然性子火辣,但绝对属于那种刀子嘴豆腐心的女人。

对玻璃心的女人而言,最大的克星就是能够顺着杆子往上爬的厚脸皮男人,很明显,寒心就属于脸皮比城墙厚的存在。

接过从天而降的被褥后,寒心厚着脸皮说:“林村长,我觉得客厅的沙发窄了点,要不我睡卧室?”

“想睡本姑娘?门都没有!”林温柔冷着脸,丢下这句话就要遁回卧室。

“呃……”寒心没想到林温柔会说得这么直接,一时之间都不知道怎么接话了,见林温柔作势又要摔卧室门,他赶紧脱口而出,“我不是想睡你,我是想睡卧室!”

“你宁可睡卧室也不愿意睡我,那意思就是说本姑娘还不如卧室吸引你呗?”林温柔饶有兴趣地回身,她双手叉腰,一双美目直勾勾地盯着寒心,看得寒心一阵发毛。

“这个……”寒心真的词穷了,因为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无论怎么回答都会跳入林温柔挖的坑里。

“扑哧……”看到寒心发窘,刻意板着脸的林温柔突然笑出声来,笑得都弯腰了的那种,浑身上下花枝乱颤的,看得寒心一阵口干舌燥。

然而,她的笑仅仅只持续了几个呼吸的功夫……毫无征兆的,天边突然响起一声惊雷!

“轰颅…”

伴着惊雷声,本来笑得正欢的林温柔脸色刷的一变,取而代之的是手足无措的惊恐。版权163woman.com

“你该不会是怕打雷吧?”注意到林温柔的表情变化,寒心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

“谁怕打雷了?”林温柔狠狠地白了寒心一眼,不服气般呛了一句。

“轰颅…”

又是一声惊雷,一道如银蛇的闪电从九天之上蜿蜒而下,几乎都劈到了院门口。

“碍…”

林温柔再也忍不住,惊叫出声的同时,她整个人更是直接蹲在了门边,双手抱头,慑慑发抖。

第8章 驻颜丹的神效

看到如受惊了的小白兔一般双腿抱膝蹲在地上的林温柔,莫名的,寒心想到了那位与他大学时代共处四年的女孩,那位曾经对他许下了天荒地老、然后又投入了别的男人怀里、给了寒心一顶大大的绿帽子做分手礼物的女孩。

“唉!”

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寒心抬脚来到林温柔面前,不言、不语,只是将手伸给了林温柔。

惊雷好像不会停止一般,伴随着豆大的雨点击打在院子里、门窗上,一道又一道的惊雷伴随着噼里啪啦的闪电扑面而来,本来安静无比的客厅里变得异常的躁动。163女性网

抬头扫了一眼寒心伸来的那只白皙的手,林温柔要强地咬了咬小银牙,犹豫又犹豫,最终,她自个儿站起来了,撕牙咧嘴地作凶狠状威胁寒心,甚至还挥舞着小粉拳:“我怕打雷的事情你不准对村里的人说,否则我咬死你!”

说着,也不管寒心了,她自顾自地拧起之前没喝完的那瓶二锅头就进了卧室,临关门前还仰脖子用力喝了一口。

“喝酒壮胆?”

悻悻然地把伸出去的手缩回来,看着已经反锁了的卧室门,寒心苦笑着摇头。

这一夜,躺沙发上的寒心总能听到林温柔的卧室里时不时传来刺耳的惊叫声,吵得他翻了几个身也没能睡安稳。

至于那位冒雨趴在院门外高墙上的胡宝虎,则绿着脸忍了一夜,似乎是亲眼目睹了寒心与林温柔滚床单的惹火一幕。

要不是胡宝虎忌惮那条叫“小豆豆”的成年藏獒始终趴在狗棚里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他估计早冲进小楼房里捉奸了。

次日一早,天微微亮,蜷缩在沙发上的寒心就被林温柔卧室里的尖叫声吵醒了。

长发披肩的林温柔就杀气腾腾地冲出卧室,一溜烟扑到了沙发旁,如张牙舞爪的母螃蟹一般。163女性网

此时,寒心犹自蜷缩在被褥里,正用无辜又幽怨的眼神盯着林温柔。

“寒心,你给我吃的驻颜丹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林温柔用尽全力咆哮,震得寒心耳膜打鼓,不仅如此,神经大条的林温柔甚至一把揪住寒心的被褥就用力掀开。

“呃……”

目光落在那条深灰色的、如帐篷一般的小裤上,林温柔只觉得满面滚烫,脑子就好像短路了一般,她微张着小嘴,一双美目直勾勾地盯着寒心的那里,久久没能回过神来。

“嘿嘿!”寒心也不慌,甚至明目张胆地盯着林温柔那明显比昨天大了一号的胸,半开玩笑地说,“林村长,本人的身材是不是很好看?”

“嗯嗯嗯!”

没回过神来的林温柔用力点头,小鸡啄米一般,甚至还脆生生地应了一句:“好看,太好看了!你小子外表看上去乳臭未干的,没想到这么有型,比健身房的那些肌肉男有型多了,我喜……欢……”

“欢”字刚出口,后知后觉的林温柔总算是反应过来自己犯了花痴。

“好看你妹啊!”

心虚地将被褥重新盖到寒心那近乎全“果”的身上,林温柔在心中暗呼了一声“好大”的同时,她刻意恶狠狠地瞪向寒心,一脸女流什么氓逼迫软妹子的架势:“快说,你给我吃的驻颜丹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感觉……感觉……”

“感觉胸热热的,胀胀的,而且你昨天穿着还挺合身的罩今天穿就觉得小了一号?”将林温柔娇羞的神态看在眼里,寒心似拥有读心术一般,一边说着林温柔不好意思启齿的话一边大大咧咧地将被褥掀开,然后当着林温柔的面优先无比地穿衣服裤子。

“是……是碍…”林温柔根本就无法控制自己,她总是时不时地会偷瞟寒心的那里,等到寒心把裤子穿好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脸颊似乎已经被烧红了,滚烫滚烫的。

下意识的,她讪笑着随手拿起沙发上的一本杂志用力扇风。

“这都快入冬了,林村长居然还玩扇子,有趣!”寒心是人精一般的存在,哪能不知道林温柔的芳心在荡漾?也不点破,他继续一板一眼地说:“林村长,我昨天就偷偷告诉过你啊,我炼制的驻颜丹不仅有美白祛斑的作用,而且还能丰胸美腿,不仅如此,对于女孩子姨妈期间的镇痛也有非常好的效果,你难道忘记了?”

林温柔当然没忘记寒心昨天当着胡宝虎的面凑到她耳边说的这些悄悄话,也因此,她当时才忍不住红着脸在寒心面前玩女孩子才会的撒娇。

但说心里话,林温柔压根就不相信寒心的话,这世上哪有这么神奇的药啊?要不是她昨晚喝醉了不小心把寒心送的那枚驻颜丹当花生米吃了,要不是她今早醒来发现自己的那里怪怪的、穿贴身衣服的时候发现那里大了一号,她打死也不相信驻颜丹的神效。

“我……我怎么觉得这是错觉呢……”林温柔现在羞得想要找地缝钻进去,但还是忍不住说出了心中的担忧,“寒医生,你这药该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吧?”

“错觉?副作用?”寒心哭笑不得地说,“你要实在不放心,要不我帮你检查一下?”

“这个……”满脑子浆糊的林温柔乍一下听了寒心的话,不禁犹豫了。

她心说:“自己是女孩子,那个地方怎么好让男人看呢?可如果不检查,该不会出什么状况吧?寒心怎么说也是海城医科大学毕业的,是医生,给他看看也没事吧……”

“我……我……”强压着蹦跳的芳心支支吾吾了半天,林温柔最终硬着头皮问了这么一句,“你想怎么检查?该不会要脱衣服吧?”

第9章 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仁心圣手!

“当然啊,不脱衣服我怎么摸得出是变大了还是变小了?”寒心一本正经地回了一句。

“肯定是变大了啊,不然我怎么不能穿……”

林温柔脱口而出,但话没说完就后悔了,或者说,她终于是反应过来寒心之前说要为她检查身体是逗她的,于是,她就红着脸瞪向寒心,用极其怀疑的语气继续说:“寒心,你确定你的药没有问题?”

“一定没问题!”

寒心叼起一支香烟,很爷们地说:“寒心出品,必然精品,否则我愿意委屈自己以身相许打包送给你!”

“哼!”

出乎意料的,林温柔非但没有与寒心顶嘴,反而是羞红着脸,踩着一双大耳朵拖鞋先是抢了寒心准备点烟的打火机,然后飞快遁入卫生间,一边哼歌一边洗脸去了,那架势,要多欢快有多欢快,就好像被五千万的大奖砸中了一样。

等林温柔好不容易裹着白色的浴袍从卫生间里出来,寒心这才逮着机会进卫生间嘘嘘,无可避免地闻到了卫生间里的阵阵沐浴露沁香以及林温柔那特有的迷人体香,弄得寒心大早上的就浑身不自在。

村里不像城里,不兴吃早餐,大多数的家庭都是七八点吃中饭,然后大人们举家牵着老牛扛着锄头上地里干活,小孩们则背着书包拧着鸟笼到村小学读书。

因为驻颜丹的丰胸效果太过显著,今儿一早就穿着银灰色小西服的林温柔本来挺傲然挺高兴的,但当她在村里转悠了一圈后就变脸了。

“哼,气死我啦!昨儿就开会说好的,今儿一早村里的爷爷奶奶集体让你做健康检查,这会儿却全都到地里头干活了,而且还一个不落,明显是在躲着我!”

“最可气的要数李二狗那货,老早他就答应我带着他的施工队伍回村盖一套小平房做卫生室的,连定金都收了,却给我来个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这都快一个月了,卫生室的地基都没打好!我刚打电话给他,他竟然还不接电话……”

杀气腾腾地坐回院子里的躺椅上,林温柔冲着正蹲在狗棚边与“小豆豆”建立感情的寒心就是一通噼里啪啦的诉苦。

“你觉得他们是不信服你这个村长还是不想接纳我这位外来的村医?”

寒心百无聊赖地缓缓起身,小豆豆摇着尾巴吐着舌头不停用脑袋蹭他的裤筒,一副和寒心亲密无间的模样,看得林温柔一阵瞠目结舌。

要知道,小豆豆是很难讨好的,胡宝虎隔三差五往它的狗棚里送骨头套近乎却屡次被追得哇哇叫就是最好的例子。可偏偏寒心是个例外,短短半个时辰的功夫就和小豆豆打好了关系。

看着小豆豆对寒心摇头摆尾献媚的模样,林温柔没有理由不相信,哪天夜里哪怕寒心要偷摸到她的床上小豆豆这只“白眼狼”也不会吱声的。

想到这种可能,莫名的,林温柔不由打了个冷颤。

“废话,当然是不欢迎你啊!”如泄恨一般,林温柔恶狠狠地白了寒心一眼,然后说,“说来也奇怪,我在桂花村担任村长近一年的时间,除了刚来的半个月被村民们放老鼠和看门狗吓唬外,大伙儿挺信服我的,尤其是我上半年成功建设了村小学后,大伙儿更是对我言听计从,可偏偏我提出建村卫生室后,有一部分人就开始反对了……”

“这么说来,大家伙不是要与你为敌,而是抗拒我这个外来者!”

听了林温柔的话,寒心略一思索,便笑道:“在我看来,医生走到哪儿都是受欢迎的,有病的治病,没病的预防,而唯有一种医生不受欢迎!”

“哪种?”林温柔急忙问道。

“庸医!”

寒心得意地说:“很明显,我不是庸医,而应该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仁心圣手!”

说着,他抬脚就要走出院门。

“你要干嘛去?”林温柔见状,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出门行医啊!”寒心回身丢给林温柔一个纯粹而且干净的微笑。

也是在这时候,胡宝虎出现了,一路走一路咳嗽,跌跌撞撞的,咳嗽声都从村头传到村尾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病了七八年的秧子。

当然,胡宝虎不是来找寒心求医的,而是路过林温柔家门口,他是要去青城就诊。

可寒心不知道啊,他大老远就听到胡宝虎咳嗽,还以为胡宝虎是来找自己的,于是,站在院门口的他就赶紧冲胡宝虎招手,一个劲地喊:“虎哥,你有病,真是太好了!”

“我次奥!”

胡宝虎正因为昨晚趴林温柔家院墙上淋了雨感冒而郁闷,而且他已经肯定寒心昨晚睡了林温柔,正寻思着要不要和寒心干一架呢。

所以,冷不防听到寒心说他有病,而且还是那么高兴激动的语气,胡宝虎立马就怒了,不由分说,从地上捡起一块鹅卵石就朝着寒心扑去,那架势,就如发怒的人熊一般:“姓寒的,你特么才有病,老子打死你!”

第10章 像女人一样流眼泪抹鼻涕

“啊?”

一旁的林温柔冷不防看到胡宝虎抡着一块鹅卵石朝寒心杀气腾腾地扑来,吓得花容失色,不过,作为桂花村的村长,她并没有因此而退缩,反而在这一刻爆发出了爷们才有的虎性,不由分说,她一个箭步就冲到了寒心的面前,双臂张开,把自己当成了肉盾。

“温柔,你铁了心要帮这个小子?咳咳……”

本来就气得不行的胡宝虎见林温柔竟然舍身救寒心,更是气得不行,一口气提不上来,咳嗽不止,浑身打摆子,瞪圆了的眼珠子好似牛眼一般,就差没掉到地上了。

“我……我……”

林温柔想要解释来着,但说心里话,她真是被吓坏了,呼吸急促,胸前的饱满一起一伏的,连话都说不清楚,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你们这对狗男女!”

在胡宝虎看来,林温柔越是这样,越是证明了她和寒心之间的关系不干不净,回想起昨夜在院墙上听到林温柔的尖叫声,想象着林温柔与寒心搂在一起翻滚的惹火一幕,胡宝虎爆了一句粗口,举起鹅卵石再度朝寒心扑来,那架势,只怕是连林温柔也不放过。

眼看着胡宝虎如一阵风般扑向自己,林温柔吓坏了,尤其是看到胡宝虎手中的鹅卵石朝着自己的脑门砸来的时候,她更是觉得头重脚轻,一副随时都要被吓晕厥的架势。

也是在这关键时刻,被林温柔护在身后的寒心出手了,比林温柔高出了半个头都不止的他闪电般抬手,越过林温柔的头顶,轻易就抓住了胡宝的手腕。

“连女人都打,你还算什么男人?”

这话一出,平素里习惯于对待任何人、任何事、任何物都眉开眼笑的寒心彻底变脸了,尤其是他那双本该干净纯粹的眼睛,此时此刻却冰冷森寒,好似一柄尖刀。

“你……你……”

胡宝虎在桂花村乃至整个百花镇都横惯了,属于那种走路都横着的人物,他自恃这辈子阅人无数,看到寒心的第一眼就算准了寒心是一只靠脸吃饭的软柿子,也因此,他才敢对寒心动粗。

但是,当寒心轻易抓住了自己的手腕、无论自己怎么动弹也挣扎不开的时候,胡宝虎才终于意识到自己看走眼了,尤其是注意到寒心的冰冷眼神时,胡宝虎更是吓得浑身汗毛炸起,说话都不利索了。

这一刻,胡宝虎的心头猛的跳出了“天敌”这个词,很明显,寒心就是他的天敌!

“你什么你?”

寒心冷眼一横,将胡宝虎好不容易才憋到了喉咙口的话硬生生逼了回去,与此同时,他抓住胡宝虎手腕的手轻轻一推,原本杀气腾腾的胡宝虎就如同陀螺一般滴溜溜朝后连连倒退。

“砰!”

好巧不巧的,胡宝虎的脚后跟绊到了一块石头,身躯庞大的他就仰面倒在了地上,四仰八叉。

一时之间,胡宝虎彻底傻眼了,甚至都忘了叫屁股疼。

要知道,胡宝虎敢在桂花村乃至整个百花镇横行,不仅仅只是因为他是远近闻名的养鸡专业户,还因为他本身的力气。

农村人,哪个出来都有一身的蛮力,而胡宝虎更厉害,早年刚经营养鸡场的时候,他单手抡起两百斤的鸡饲料都不带喘气的,加上他长得高大魁梧,打架绝对是一把好手。

放眼现在,要说胡宝虎自认在桂花村打架第二,那没人敢认这个第一。

可偏偏,他被寒心轻轻巧巧地推倒在了地上,这下子,胡宝虎彻底觉得自己受了打击,他那双瞪眼的眼珠子滴溜溜转,隐隐有泪花闪烁,竟然是哭了。

“呃……”

见胡宝虎像女人一样流眼泪抹鼻涕,寒心只感觉自己的头顶有千万只草泥马飞过,本来表情阴冷的他赶紧换了一副表情,讪笑着蹲到胡宝虎面前,如哄女朋友一般说:“哥们,你怎么还哭上了呢,不至于吧?”

“老子感冒了……”胡宝虎憋屈啊,冲着眉开眼笑的寒心吼了一句。

“嘿嘿,我就说你有病嘛,你还不信!”

寒心邪邪一笑,随手从兜里掏出一枚足有十几厘米长的银针:“别动,我帮你扎上一针,保准能好!”

“啊?别!碍…”

看到寒心指尖捏着的那枚通体银白色的银针朝着自己的眉心缓缓刺来,胡宝虎吓得都尖叫出声了,不由分说,作势就要躲闪。

“别动!”

见胡宝虎想翻身逃跑,寒心抬手一巴掌拍在胡宝虎的肩上,直接将好不容易才从地上爬起来的胡宝虎又拍得跌坐在地,与此同时,他另一只手上捏着的银针已经刺进了胡宝虎眉心处的皮肉中。

针头没入胡宝虎的眉心处,立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一旁站着看热闹的林温柔分明看到胡宝虎的额头上有七颗小星星在闪烁,那排布,像极了夜空中的北斗七星!

“碍…”

胡宝虎尖声惨叫……

第11章 又遇董蔷薇

“哇哇……哇哇……”

杀猪般的惨叫声刚从胡宝虎的口中发出,可他又突然感觉到其实一点都不疼,他之所以惨叫,完全是本能的反应。要不是他能够真切地感觉到有丝丝热流顺着银针流入他的眉心处,他甚至都无法肯定寒心是不是真的刺进了他的皮肉里。

“咦?怎么不疼啊?”

胡宝虎不是没有扎过银针,几年前他上山的时候摔了一跤,为了祛瘀消肿,他曾在青城医院扎了半个月的银针,对于那种扎银针的胀痛、阵痛到如今依然历历在目,也难怪寒心的银针刚扎入他眉心处的皮肉中他就条件反射般惨叫。

“废话,当然不疼啊!”

寒心淡淡一笑,拈针的拇指和食指轻轻一弹针尾,立时,那七颗如米粒般的小星星便各自生出一条白色的线条,最终,七星连在一起,一道热流顺着针头处直入胡宝虎的眉心中。

同一时间,胡宝虎只觉得自己痒痒的喉咙舒服了,晕沉的脑袋也舒服了,咳嗽的症状在这一瞬间就得到了根治。

“这是……这是失传了很多年的北斗七星针……”看着七星连线的诡异一幕,林温柔惊得目瞪口呆,忍不住在心中惊呼。

她回想起来,在古老的华夏,有一门失传了很多年的针灸奇术——北斗七星针!

相传,这门失传了很多年的针灸术神秘莫测,拥有起死回生的能力。

一时之间,林温柔看寒心的眼神变得古怪起来,寒心那只施针的手白皙如玉,在林温柔的心中荡起了丝丝的涟漪。

寒心一脸认真的表情,他拇指和食指拈着针尾,拈花一般,蜻蜓点水似的将十几厘米长的银针从胡宝虎的眉心处提起,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回兜里。

“淋雨导致的风寒感冒而已,小问题,我这一针已经将你治好了,不谢!”

“这就好了?”胡宝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眉心,又摸了摸自己的喉咙,甚至还刻意咳嗽了几声,可不管他怎么检查,他就如同没生过病一样。

良久,胡宝虎突然一把将寒心的双手握住,激动不已地说:“神医啊!寒医生,您可真是神医在世!”

胡宝虎对寒心的态度,一瞬间就来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他抓着寒心的手,眼中尽是激动,连一旁的林温柔都忍不住怀疑起他的性取向来。

董蔷薇火急火燎,一路从村小学小跑而来,乍一下看到胡宝虎这个大老爷们紧紧地握着寒心的手,脸都红透了,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一般。

注意到两女的眼神异样,寒心心中一紧,急忙甩开胡宝虎的脏手,一副我压根就不认识那货的架势。

“董老师,您怎么来了?”看到董蔷薇,林温柔急忙迎上去。

董蔷薇先是羞红着脸冲着寒心微微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然后就对林温柔说:“林村长,不好了,学校有几个学生突然晕倒了……”

“什么?”林温柔大惊失色,差点吓得都晕倒了。

学生晕倒,这可是天大的问题,搞不好,连她这位村长都要被罢免。

“到底怎么回事?”林温柔急忙追问。

“事情是这样的……”董蔷薇也是慌得不行,急忙要开口说明情况。

然而,不等董蔷薇开口,寒心突然一把将她的手抓住,不由分说,拉起她就朝村小学的方向跑去:“别光顾着说这些没用的,赶紧带路!”

“啊?”冷不防被寒心抓了手,董蔷薇吓了一跳,浑身一僵,双腿就不听使唤了。

寒心也不多废话,干脆一把将董蔷薇拦腰抱起来,然后就朝着董蔷薇的来路飞奔而去。

“这也太粗暴了吧?”等林温柔回过神来,寒心已经抱着董蔷薇跑出了十几步,踩着高跟鞋的她赶紧追赶,跑了没几步就觉得不自在,干脆将高跟鞋踢飞,然后光着小脚丫子追赶。

“旺旺……旺旺旺……”

寒心和林温柔一走,拄在林温柔家院门口的胡宝虎就听到了小豆豆的犬吠声,吓得他拔腿就跑,屁滚尿流……双臂环绕在寒心的脖子上,感觉到自己的腿部和背心都被寒心托着,嗅闻着寒心身上散发出来的温度,董蔷薇感觉自己都快羞得晕厥了。

四周的草木如流光一般急速后退,被寒心横抱在怀里的董蔷薇几次三番想要挣扎着自己走,但终于没能下定决心,此时的她就好像失去了说话的能力一样,唯一能做的就是怔怔地看着寒心的脸部轮廓。

“虽然不帅,但挺对我胃口!”董蔷薇在心中如是说道。

“董老师,看你气色不好,想必昨晚来的量很大吧?我和你说过的,这是病,得治,要不然你会贫血的。”即使跑得飞快,但寒心依然有闲工夫闲聊,注意到董蔷薇怔怔地盯着自己看,犯花痴了一般,寒心心中得意,忍不住嘴角上扬。

董蔷薇羞得满面通红,根本不好意思回答寒心的话,她下意识地将头埋到寒心的怀里,一副小媳妇被调戏了的模样。

莫名的,她期待着寒心继续和她讨论那方面的问题,可寒心像闷油瓶一样不说话了,于是,忍了又忍,等了又等,董蔷薇终于还是忍不住娇滴滴地说了这么一句话:“寒医生,要不你帮我治吧,好不好呀?”

第12章 我们都是龙的传人!

“没问题,等把学生们都治好了,晚上你给我留门!”寒心瞥了眼董蔷薇的领口,半开玩笑地说。

“晚上碍…”

董蔷薇有些犹豫了,不过想了又想,最终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她将头深埋在寒心的怀里,用近乎悄悄话的语气说:“嗯,寒医生,那我们就这样就说定了哦……”

村小学就建在桂花村的村尾,四合院一般的小平房,全校加起来不过六七十名师生,而且这还是包括了隔壁杏花村的孩子也在这上学。

远远的,寒心就注意到校门口围着二十多个村民,有男有女,不过毫无例外的是,一个个都扛着锄头拿着铁铲,明显是闻讯从田间地头赶来的,最不济的也都挽着衣袖抡着胳膊,一个个都冲着校门口拦着的那位上了岁数的老校长咆哮,至于学校的另外两名男老师,此时则如乌龟老鼠一般缩在老校长的身后。

“寒医生,你快放我下来吧,让人看到了怪难为情的。”董蔷薇眼看着寒心要抱着自己冲向人群,急忙弱弱地说了一句。

“好!”

寒心也不会傻到就这么明目张胆地抱着董蔷薇出现在家长们的面前,他微微点头便将董蔷薇放了下来,然后与董蔷薇一前一后朝着人群走去。

“什么破学校啊,我儿子怎么无缘无故就晕倒了呢?你们学校得给老子一个说法!”

“姓陈的,你这个老不死的,要是我家大壮有个三长两短,我一把火烧了你们这破学校!”

“……”

戴着一副老花眼镜的老校长“陈学友”一个劲地给大伙儿陪着不是,他头发花白,老泪纵横,就差没给家长们跪地磕头了。

光着脚丫子的林温柔看到这么一幕,气得肺都要炸了,顾不得被磨出了血的双脚,她后发先至,抢先寒心和董蔷薇一步冲进人群里,如之前当肉盾保护寒心不受胡宝虎欺负一般挡在了老校长陈学友的面前,然后大声地说:“乡亲们,大伙儿听我说,你们这么吵下去也不是办法,当务之急是要先把孩子们救醒,我已经请来了咱们桂花村的村医,相信他一定能够……”

“次奥!”

林温柔话没说完,之前叫嚷着他家儿子“大壮”要有个三长两短就一把火烧了学校的男人便爆粗了,不仅如此,他伸手就朝林温柔推去,那架势是要直接把林温柔推倒在地:“林温柔,桂花村的人服你,我们杏花村的可不服你,一个女人而已,给老子滚一边去……”

“你妈!”

不等男人抓到林温柔的肩膀,人群后面的寒心出手了,双臂张开,直接将男人身后那两名瞎起哄的同伴推开,然后从后面一把抓住男人的衣领就用力朝后扔去。

“嘭!”

伴随着一声闷响,叫嚣着要林温柔滚一边去的男人直接被寒心扔到了三五步开外。

“混蛋,你找死!”男人也是凶悍,几乎是摔倒在地的同时便抡起拳头爬起来,脸上尽是戾气,似要生撕了寒心才能泄恨一般。

一时之间,其他村民赶紧退后,寒心与男人之间很快被让开了一条宽敞的空地。

见男人朝自己扑来,寒心冷冷一笑,不退反进,回身就是一脚飞出,重重踢在男人的胸口。

“碍…”男人闷吼一声,直接被踢得倒飞出三五步开外,仰面躺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我最鄙视骂女人的男人,难道说你家婆娘、你家老妈不是女人?”

冷眼一扫男人,寒心骂的却是围观的众人,因为刚才有不少人起哄骂林温柔,而且还都是污言秽语:“另外,在我眼里没有桂花村和杏花村的之分,毕竟我们都是龙的传人!”

经过这么一闹,家长们虽然一个个都安分了,但当他们得知寒心这位桂花村刚上任的村医要为他们的孩子诊断后,不少家长不乐意了,很多人都觉得寒心太粗暴了,医术肯定也不怎样。

谁家的孩子都是宝贝疙瘩,当然不愿意冒险,所以到最后,竟然没有一个家长愿意让寒心治疗,大家伙一致表示,宁可现在去青城医院就诊。

“据我所知,从桂花村到青城医院最起码也要三个时辰的时间,耽误这么长的时间,你们能保证孩子还有得救?”

见大家伙全都抱着自家的孩子要走,寒心冷冷一笑,说:“实话说了吧,你们的孩子是中毒了,如果不赶紧治疗,性命堪忧!”

“这个……”听了寒心的话,家长们都犹豫了。

至于老校长陈学友和董蔷薇等学校的人则一个个都非常吃惊。

之前那名躲在老校长身后的男老师这会儿也不知道从哪来的胆量,从老校长身后站出来,他抚了抚鼻梁上的眼镜,然后冷笑着质问寒心:“寒医生,饭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说,你怎么能说孩子们是中毒了呢?难道你怀疑是我们学校下的毒?”

圣手妙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圣手妙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

  • 但求来生不遇你4章

    原标题:但求来生不遇你4章小说书名:但求来生不遇你第4章将她的公司拱手送人不知为何,江暖看着许辞风深邃的眸子,竟然觉得他似乎有些难过,在她想深究下去的时候,许辞风又冷冷的开了口。“如果不是因为你,谨言怎么会被绑到这里来。”江暖眼睛一涩,他果然怪她。忽然便觉得好委屈,同样一起长大,他却从来都没有关心在乎过自己,哪怕是在这样危险的时刻,他心心念念的也只有萧瑾言一个人。因为知道许辞风喜欢的人从来都不是她,所以在面对他的时候,明明已经刻意的疏离,为什么还是会轻而易举的就被他搅乱了自己的情绪。“对不起。”

  • 我还站在原地等你4章

    原标题:我还站在原地等你4章小说书名:我还站在原地等你第4章噩耗传来“妈,怎么了?”安慈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正常一些。“安安,安安啊……”电话里女人一直哭泣着。“妈,你冷静一下,你慢慢说,慢慢说。”听到妈妈的哭声,安慈的眼泪差点儿掉下来。“医生说你爸爸体质太弱了,加上现在天气的原因,第一次手术感染,必须进行第二次手术,否则就要截肢了……呜呜呜……”“妈,你别哭,别哭,医生还说了什么?必须做手术吗?那手术有什么风险没有?”“医生说需要把原来的伤口打开进行清创处理,但是一定要快,否则感染的部分发展

  • 韶光与你皆不负4章

    原标题:韶光与你皆不负4章小说名称:韶光与你皆不负第4章永永远远的替身所以在我的手还放在胸口处捂着肋骨止疼的时候,看到他,我立刻放了下来,却没想到太过慌张,看上去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顾屿森本就敏锐,看到我这个动作眯了眯眼睛,走过来道:“你在干什么?”我说:“晚饭吃多了,捂肚子消消食。”以前,这种事情本来是他为我做的。他对我真的很好,当然是在顾倾儿还没回,一切真相都还没捅破,我们像是天下间所有恩爱情侣那般相爱的时期。每次吃完饭,他都会躺在沙发上,而我躺在他的怀里,任他温热的大掌无比轻柔的揉着

  • 爱你无法言说4章

    原标题:爱你无法言说4章小说:爱你无法言说第4章催生二胎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陆可念只觉得晴天霹雳一样!冷霆司?怎么可能是冷霆司?她的手顿时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资料从手中滑落,掉在了地上。所谓万念俱焚,大抵就是这个样子吧?“我要儿子!贱女人!给我生个儿子!”“贱人!我要儿子!”冷霆司的话反反复复回荡在陆可念的耳边。怪不得她会觉得那个声音那么熟悉。原来被蒙住眼睛的真正原因在这里!冷霆司,在你眼里,我究竟是什么?陆可念的眼前蒙上了一层雾气,这是她第一次感觉到那种深深的无力感。护士捡起了地上的资料,拍了拍

  • 蚀骨相思君知否4章

    原标题:蚀骨相思君知否4章书名:蚀骨相思君知否第4章皇上说了,死生不问“啊!!!”痛的她眼冒金星。然而比起身体上的痛,更痛的是她的心。死生不问……死生不问……叶蓁瞪大一双猩红的眼睛,粗壮的棍棒如落雨般,一下接着一下无情的敲打着她的身躯。“住手!沈泠月!你给我住手!”她的孩子,谁能救救她的孩子!恐惧、无助、彷徨、不安……各种错综复杂的情绪席卷而来。第一股鲜血身体里涌出,染红了她纯白的里衣。“不要……我的孩子……啊……”叶蓁捂着隆起的肚子,就像是紧抱着自己的孩子不让它离开一样,可身体像是有千万只魔爪

  • 锦年不负明月心4章

    原标题:锦年不负明月心4章小说名称:锦年不负明月心第4章求求你们,我不想离婚一个十分漂亮却坐着轮椅的女人,和凌老爷子一起,进了大厅。这女人正是姚素虹的养女,严妙。也是凌锦年那青梅竹马的心头好……当她看到姚素虹脸上的泪痕时,立刻焦急的皱起了眉,娇柔的娃娃音因紧张而颤抖。“呀,虹姨,你怎么哭了!医生反复叮嘱,你的眼睛要仔细保养,有什么大不了的事能比自己身体重要啊!”姚素虹一面请凌老爷子入座,一面抹着眼睛,哑声叹息,“家里天天那么多不省心的事,我这病怏怏的身体,还能撑几天?我倒巴不得早点去陪锦年的爸爸

  • 穿越翻身太子妃4章

    原标题:穿越翻身太子妃4章小说:穿越翻身太子妃第四章故技重施王婧妍这几天觉得,太子高凌寒总是会找些奇奇怪怪的理由接近她。譬如新得了一副字画,请她前去观赏,哪个地方官进献了一盆稀罕的花,请她前去。又比如,今天原本她打算回府省亲,车轿才出了东宫的门,高凌寒忽地出现了,说什么也要和她挤着一辆马车回去。到了相府的大门,却见正门紧闭,只留着一个侧门开着。王嫣儿的生母夏氏,气焰嚣张带着几个婆子站在门外,打量了刚刚走下马车的王婧妍几眼,道,“我们相府的规矩,庶出的只能走侧门,如今你的生母被贬为侧室,委屈你了!

  • 当爱已成往事4章

    原标题:当爱已成往事4章书名:当爱已成往事第4章她会死的许庭深接到电话匆忙赶到医院的时候,刚好暮雨微和阿茵两个人同时从手术室推出去。“医生,她现在情况怎么样?怎么还没有醒过来?”许庭深看都没看暮雨微一眼,直接走向了阿茵。刚刚做完人流手术,虚弱不堪的暮雨微看到许庭深满脸的焦急,心一阵阵猛然抽痛,仿佛正在滴血。“血已经止住了,但因为失血过多,病人仍在昏迷中,急需大量输血。”“那就马上输血呀,这点常识还要我告诉你们吗?她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要你们所有人给她陪葬!”许庭深怒吼的声音空荡荡的走道里回响

  • 爱到这里刚刚好4章

    原标题:爱到这里刚刚好4章小说名字:爱到这里刚刚好第4章怎么得来的就会怎么失去刚才还病蔫蔫躺着的周璇璇此时已经利落的坐起身,咬牙切齿的指着裴宜:“贱女人你过来干什么,你滚!给我滚!我不要见你!简哥哥呢,我要见简哥哥,是不是你?是不是你不让他过来?”周小姐骂起人来,实在是叹为观止。裴宜静静的站着,脸上的表情甚至都没变过,就那样冷眼旁观着周璇璇的歇斯底里。直到她气喘吁吁的停下,裴宜才扯了扯唇:“简周两家是世交,东阁太忙,只能我来跑这一趟。可惜了周小姐一出好戏。不过周小姐也不要气馁,再接再厉,总会有观

  • 把你放在心上4章

    原标题:把你放在心上4章小说名:把你放在心上第4章:误会过了一会儿,她以为事情已经解决了,抓过包包从电梯直接到了负一层停车场,刚打开车门,就被突然冒出来的男人吓一跳。玫瑰花的香味弥漫在鼻尖,康宇双手抱着一大束火红的玫瑰,依靠在一旁的车身上,见程影看过来,故意冲她挑眉。“你还没走?”康宇走过来,将花塞到她怀里:“送出去的东西,没有往回拿的道理,再说,不见你一面,不甘心。”他摸了一把头发,得意道。程影顺手将花丢了,当着他的面,没有半点不舍。“康宇,你还要我说多少遍,这样有意思吗?”“当然。”他脸上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