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完整版【逃婚小王妃】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3 6:23:2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逃婚小王妃

第九章:不识好歹

“炎,我说我叫炎~”见她目瞪口呆的样子,好不可爱,这样的她其实更真实一些,男子好心情的再说了一遍。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这下倾城以为自己听懂了,随后,脸上的笑容又上来,“那严爷,倾城再为你跳一曲怎么样?”

  他说的是炎,而不是性严,但见倾城这么叫他也懒得解释的朝她轻点了下头,

  这没人伴曲跳什么呢?这一下子,便是难到了倾城,她想了一会儿,

  双脚旋转起来,一曲《贵妃醉酒》便开了个头,

  曲在心中倾城将贵妃醉酒的娇媚演绎到了极致,红衫飘飘,她的舞步轻盈飘动,给人美人酒醉七分,三分醒的样子,男子,好吧我们就暂时叫他严爷光看着觉得不过瘾,于是坐在了古琴旁,修长的十指拔动着琴弦为她伴起曲来……

  有了曲,这个度更好把握了,倾城进入一种忘我的进见,而她的身旁,严爷看着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入了神,曲毕,他仍这样静静的看着她,眼眸深邃像是怎么也看不够似的。

  倾城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正想说点什么,这时无心推门走了进来,“小姐准备下,去前台的时间到了”

  “严爷,你看这……”倾城的意思很明显她要撵人人了。

  严爷这下回过神来,

  “多少钱?”他的语气生硬,摆明了被人挠了兴致,心里不痛快。

  他就不能多说几个字吗?装B的货!他以为她稀罕他那几个臭钱吗,要不是有事要事在身,她怎可屈尊降贵的来这种地方!

  明显,严爷的话让倾城很不高兴了,只是表上并没有表现出来,“什么钱?”

  “你出台,爷给~”

  他的意思是让她别去前台,这下倾城听懂了,狗眼看人低,他以为他是为了钱才留在这种地方的吗?

  肤浅!这男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倾城将这些都收在心里,没说出来,表面上低眉顺眼,温婉娴静的“严爷,倾城不能言而无信。”

  来时她答应过妈妈每晚都会与众人会面的,

  “不适好逮~”一再的毋宁他,

  艾湾湾的话,还没说完,严爷的脸就黑得跟个锅底似的,整个人就跟吃了火药似的看着她,然后不再停留的甩袖出门而去……

  倾城被他弄得那是一愣一愣的,她这是怎么又惹了他了,阴睛不定的家伙。163女性网有钱就了不起了,真是个缺爱的家伙!

  ……………………

  不知怎么的,今年的冬天来得特别的早,如今才是九月的天,就已经冷了下来!

  朝堂上,司皇淼将昨天从倾城那儿得了的办法觐见给皇上。

  司皇炎一身明黄色的龙袍面无表情的坐在龙椅上,一双犀利的眼睛扫过下面站着的众位大臣,手指很有节奏的敲着旁边的扶手。

  “众位卿家议下如何?”他的声音铿锵有力,不怒而威,让人不能不心生敬畏!

  “启奏皇上!臣以为不妥!”首先站起来的是伍太师,他是当今太后的胞弟伍伯石,他一幅张弛有度,恭恭敬敬的样子,随后他看了一眼自己旁边的司皇淼,眼神里带着不善,

  “五王爷此提意好听点叫捐赠,不好听点是让我雪龙国当了乞丐向有乞讨,这不是让天下人看皇上您的笑话吗?这以后我雪龙国威颜何在!”他说的激情荡漾,句句在理,好似这全天下就他一个忠臣似的。

  很多人都跟着附合着,“是呀是呀,这样不妥,不妥!”

  司皇炎不语,换了一个姿势,冷眼旁观着!

  “启奏皇上,太师言这有理……”这时站出来的是西北提督牛渡楠,快五十岁的人,由于保养得当,看着还正值壮年。

第十章:龙颜大怒

“哦……”

  在他的话还没有说话,司皇炎又换了一个姿势,突然眼中寒气逼人,一句意味深长的哦后,然后不再说话的犀利的眼神细细的打量着。

  此时的牛渡楠感觉全身发冷,他有种心事被人看穿的感觉,整个人不敢再言语的站着,退也不是,留也不是的。推荐163woman.com

  司皇炎看着他像是全身长满了虱子的好不自在,这才严厉的说道,“那牛爱卿以为如何呢?”

  “臣……臣愚钝!”牛渡楠早就焉了,哪还有什么主意,只好低着头恭恭敬敬的站着。

  司皇炎也懒得再看他一眼,直接将眼神放在了宰相的身上,“臣相你呢?”

  被提了名的宰相硬着头皮站了出来,低下头恭恭敬敬的,“臣一切听皇上的!”

  宰相性梅从司皇炎登基以来,他一直都是保持中立,两不得罪!

  听到这,司皇炎一记冷冽的眼尖看向朝堂下的一群臣子,三年了,如今大权还握在太后手中,而其它的各个要不是你推我让,就是像这宰相一样,两边不得罪,这让他好不一阵心烦,

  江南事情紧急,可偏巧这朝堂上除了了五王弟几人,他没一个能指望得上的。

  司皇炎犀利的眼神再次看向太师几人,最终把眼光停留在宰相的身上,听他的,那他还要你们这群废物有何用?

  “都给我去想,明天再拿不出好办法,朕要了你们的脑袋,退朝!”司皇炎说完站起身一甩袖子,愤怒的转身离开,

  他身边的小太监,将手中的拂尘一甩尖着嗓子,“退朝~”

  下了朝,司皇炎怒气冲冲的回到御书房,端起桌子的茶欲要喝下,却又因在朝堂上的事气不过,将杯子扔在地上摔个粉碎~

  “废物,全都是一群废物!”

  吓得身边的宫女太监跪了一地,“皇上息怒~”

  “卑职给梅妃娘娘请安!”门外,这时传来守门侍卫的声音,

  梅妃,宰相之女,进宫已有三年深得司皇炎的宠爱,也是涨着皇帝的那份宠爱,经常出入这御书房,不巧今天正好遇上天子心情不好,司皇炎此时正在为江南之事愤怒不已,哪有闲情与她周旋,只是这当时人还不知道,嚣张跋扈的对着一干侍卫说道,

  “皇上呢?让本宫进去!”

  “这……”侍卫犹豫了,低下头,说道,“娘娘过会再来吧!”

  侍卫的话才落下,便听到‘啪‘的一声巨响,然后就是那在宫里头横着走的主的呵斥声,“放肆!你胆敢拦本宫不要命了!”

  之后便听到一阵脚步声……

  只是她这才推开门,一只脚正准备跨门坎,便迎来司皇炎扔过来的一个茶杯,接着便是一声怒吼,

  “贱妇,让你滚没听见吗?”

  此时的梅妃已经吓得花容失色,一身贵妃服饰的在两个宫女的搀扶下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身体,知道皇帝龙颜大怒,忙着低眉顺眼的跪下求请,

  “皇上息怒,臣妾知罪了!”

  保持第天三更,请放心收藏!

第十一章:

说完,转身欲想放琴的地方走去,却不曾想一只手突然伸向她的腰间,往后一拉,倾城重重的往后倒去正好坐在严爷的身上。

  他强劲有的手扶住她的身体靠在他的怀中,倾城这时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并不像人表面看起来那样的面黄肌瘦体弱多病,就要死的样子。

  他的力道大得惊人,让她动弹不得,就这么靠在他的怀里,她能听见他那强劲有力的心跳声,他的身上有股很浓的檀香味,另外还一股淡淡别的香味,不注意感觉不出来。

  一时间,倾城傻住了,就这么靠在男人的怀里感受着他男人的气息包裹着自己,很久,她才反应过来挣扎着要起身,纤纤十指,去推他的胸口,

  “爷~”

  她的手指柔柔的抵在他的胸口,就像羽毛滑过一样,痒痒的,撩拔着人的心尖,还有她那娇滴滴的声音,也不知是真害羞呢?还是装出来的。原文163woman.com

  总之,严爷浑身一颤,冷冽的眼中变了颜色,不但没有放开她,放在她腰间的的反而越握越紧,

  “咝~”倾城,皱着眉,

  “爷,你弄疼倾儿了~”

第十二章:

又是娇滴滴的一声,严爷眼中的颜色加深,身体又是一个轻颤,随后握着倾城的手轻了轻,

  “爷今天心里不痛快~”那意思是说,好好待着别惹爷,说着这话,他的眼神有一瞬间的闪动,很像在掩饰着自己内心的另一种想法。

  他不痛快关她毛事?倾城心里这样想着,却不敢说出来,不为别的只为他是她的金主,抬头,伸手抚平他紧锁的眉头,媚眼弯弯的看着他,“爷有什么不痛快的,可以跟倾儿说说吗?”

  “爷~”这时门外,传来三的声音,

  “进来~”严爷不动如山的两个字,

  门便被推开,而后看见三端着一个盘子走了进来,盘子里端着一个正冒着热气的茶壶。

  倾城心下了然,他刚才的那一声三,是什么意思了。眼珠转动着,正好,她没理由脱身呢,这不就来了吗?

  “我来吧!”娇滴滴的声音,很是温柔体贴!

  倾城站起身,拿过盘子中的茶壶望杯子里到了一杯,推到严爷的面前,然后,在一旁坐了下来,整个动作她做得中如此的自然,一点都不像是在逃避某人的怀抱。

  说实在的,来这醉生楼这么久,这严爷还是第一个抱她的,她的那颗受惊吓的小心肝现在都还在噗通噗通的跳过不停。

  严爷,看着自己怀里的空空如也,再看看从自己怀里逃走的人儿,眼神暗了一下,明知道她是故意的,却也没有生气,像没事一样的端起茶杯品下一口茶,让它让自己的口中停留了一会儿,这才慢慢的吞下,其间,他非常的享受着这个过程。原文163woman.com

  倾城抓起盘中的一颗栗子剥了起来,一边剥,一边的擦眼观色,这个男人今天看起来心情很是不好。

  严爷放下茶杯,看着她,淡淡的出口,“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出了点经济问题!“

  都出了经济问题了还来逛妓院,顷城手里剥着毛栗,心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将剥好的栗子喂过去,某爷很是自然的张口,像是这样的事经常做一样的,

  只是在那栗子入口时,他的舌头好似无意间的碰到她了指尖,

  本是温热的温度,让倾城看来却是烫手的,还酥酥麻麻的进了她的心尖儿……

  死色狼!

  倾城面上再是一热,讯速的将手收回,眼眸垂下,待情绪稳定,这才抬头,就像刚才的事从没发生过一样,

  “爷怎么不试着向人借借呢?”不想让这暧昧继续她岔开话题,

  然她的话让严爷冷着的脸更是阴沉,就连这房里的空气也跟着有所改变,

  不过,这又怎样?只有他不继续玩暧昧就好!

  于是,倾城歪着头想了想,“爷可有成亲,像爷这等的富贵……”

  “爷改天再来看你!”倾城的话,还没说完,严爷哗的一下站起身来,往往就走,

  她的意思他到底是懂还是不懂?不过,她是乎太好心了吧!不是说好不气死他,也要事死他的吗?

  这下可好,人这次可不再不是气冲冲的离开的呢?,

第十三章:爷把倾城弄痛了!

又是娇滴滴的一声,严爷眼中的颜色加深,身体又是一个轻颤,随后握着倾城的手轻了轻,

  “爷今天心里不痛快~”

  那意思是说,好好待着别惹爷,说着这话,他的眼神有一瞬间的闪动,很像在掩饰着自己内心的另一种想法。

  他不痛快关她毛事?倾城心里这样想着,却不敢说出来,不为别的只为也还有更重要的事没做,只为他是她的金主,

  抬头,伸手抚平他紧锁的眉头,媚眼弯弯的看着他,

  “爷有什么不痛快的,可以跟倾儿说说吗?”

  “爷~”这时门外,传来三的声音,

  “进来~”严爷不动如山的两个字,

  门便被推开,而后看见三端着一个盘子走了进来,盘子里端着一个正冒着热气的茶壶。

  倾城心下了然,他刚才的那一声三,是什么意思了。眼珠转动着,正好,她没理由脱身呢,这不就来了吗?

  “我来吧!”娇滴滴的声音,很是温柔体贴!

  倾城站起身,拿过盘子中的茶壶望杯子里到了一杯,推到严爷的面前,

  然后,在一旁坐了下来,整个动作她做得中如此的自然,一点都不像是在逃避某人的怀抱。

  说实在的,来这醉生楼这么久,这严爷还是第一个抱她的,她的那颗受惊吓的小心肝现在都还在噗通噗通的跳过不停。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严爷,看着自己怀里的空空如也,心里很不便服,再看看从自己怀里逃走的人儿,眼神暗了一下,

  明知道她是故意的逃离他的怀抱,却也没有生气,么倒是觉得她可爱又聪慧的紧。

  像没事一样的端起茶杯品下一口茶,让它让自己的口中停留了一会儿,这才慢慢的吞下,其间,他非常的享受着这个过程。

  倾城抓起盘中的一颗栗子剥了起来,一边剥,一边的擦眼观色,这个男人今天看起来心情很是不好。

  严爷放下茶杯,看着她,淡淡的出口,“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出了点经济问题!“

  都出了经济问题了还来逛妓院,顷城手里剥着毛栗,心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将剥好的栗子喂过去,某爷很是自然的张口,像是这样的事经常做一样的,

  只是在那栗子入口时,他的舌头好似无意间的碰到她了指尖,

  本是温热的温度,让倾城看来却是烫手的,还酥酥麻麻的进了她的心尖儿……

  死色狼!

  倾城面上再是一热,讯速的将手收回,眼眸垂下,待情绪稳定,这才抬头,就像刚才的事从没发生过一样,

  “爷怎么不试着向人借借呢?”不想让这暧昧继续她岔开话题,

  然她的话让严爷冷着的脸更是阴沉,就连这房里的空气也跟着有所改变,

  不过,这又怎样?只有他不继续玩暧昧就好!

  只是,不知道他这是没地可借呢?还是不屑于借?一般的人应该是前者多吧!

  于是倾城又道,“爷可有成妻室,像爷这等的富贵……”

  “爷改天再来看你!”倾城的话,还没说完,严爷哗的一下站起身来,往往就走,

  她的意思他到底是懂还是不懂?不过,她是乎太好心了吧!只要他不赖在她这儿,让她看着心烦就成,其它的她管他去死!

  这两人好像是约好了似的,这严爷刚走不久,司皇淼便到了,他一边喝着水,一边哎声叹气的,

  “我的活祖宗,真不知道你给我出的那叫什么主意,今早上朝我殿前上奏了,可无一人响应!”

  有人响应,那才叫奇怪呢?朝中大都是太后的人,这会子巴不得皇帝倒台呢?

  可要办成那件事,她必须得帮皇帝老儿把江山坐稳了!

  倾城在一旁坐着,听着司皇淼吐槽完了,这才慢悠悠的说道,

  “爷您若能说动皇上派禁军统领孙子伍前去派送灾粮,这事有一个人可能会帮您!”

  司皇淼听到倾城如此说,马上来了精神,两眼放绿光,“你说,是谁,本王马上就去找他!”

  “现在还不是时候,您还是先说动了皇上再说吧!”

  倾城端起桌上的水,喝下了口,卖了个关子的说道,

  听到这话,司皇淼又焉巴了,耷拉着脑袋,

  “这事皇兄一定不会答应的。”

  他说的很是认真,

  “为什么?”

  倾城抬头疑惑的看他,

  “因为孙子伍是……”

  眼看着话就要出口,司皇淼忙捂住嘴巴,心肝吓得噗通噗通的乱跳,窃喜自己没把真话说出来,

  倾城知道他那没说出来的话,只是没有揭穿,也不能去揭穿,看着他,一幅委曲,可怜楚楚的样子,

  “倾儿真是没用!帮不了爷!”

  她的意思,很明显,除非孙子伍当这送粮官,否则,一切免谈!

  司皇淼看着她,

  “一定要这样吗?”

  倾城眨巴她那双萌动的水眸,一个劲的猛点头,

  司皇淼思考再三,

  “那我试试吧!”

  司皇淼走后,窗台外,便发出的一声响动,倾城起身,打开窗户便看见一只苍鹰站在窗台上,伸手取下它脚上的竹筒里的纸钱,

  看完将其撕掉,执起她用来画眉的笔,写下一行字卷起来放进竹筒里,那鹰便宜飞走了。

  一整天,司皇炎都在为江南的事烦心,出了趟宫的他,回来后也不管今天禁足不禁足的事的直接去了梅妃的毓秀宫,这可把她乐坏了,连忙梳妆打扮,这才完那边皇上便进了门,

  此时梅妃穿着一身红色的宫装,头上戴着各种珠钗,向着司皇炎抚身请安,

  “臣妾给皇上请安!”

  司皇炎面无表情的将她抚起,

  “爱妃不需多礼~”

  他牵着她朝一旁的软座走去,

  “朕这些日子来,太累了,还是你这宫里头让人舒心~”

  他只字不提今天在御书房的事,

  往座上一坐的,双目微闭,

  他不提,梅妃当然也不会说,识趣的给他揉着肩,

  “皇上这些日子来为国家劳心劳力的,都消瘦了些,臣妾看着都心疼~”

  不得不说梅妃是个美人胚子不得脸蛋漂亮,身段子也不错,她的小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在司皇炎的肩上捏着,虽然力道不够,但他却享受得很,

  司皇炎听到这,才睁眼轻轻拍了拍梅妃的手,像是很温馨的

  “还是梅儿体贴朕啊,有你这句话,朕就算是再累也是值得的……”

  司皇炎说到这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皇上,这是怎么了?”

  “唉~”

  司皇炎又叹了一口气,好像梅妃的话让他更愁了,

  “皇上不说,梅儿又怎么能为您解忧呢?”

  梅妃见司皇炎不语,一个尽的叹气,这下着急了,

  司皇炎欲言又止的,

  “眼下江南水患,可国库亏空,五皇弟提出国家兴亡,皮夫有责,组织朝堂上下捐赠救灾,可大臣们都不同意,说这样有失国体……”

  “这怎么就有失国体了,难道谁还有比五皇弟这更好的办法吗?”

  梅妃听了愤愤然,就差没把那些大臣们生吞活剥了般的,

  不得不说,梅妃长得是很漂亮,但脑子却不怎么样。版权163woman.com

  “臣妾明天就组织这后宫姐妹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还有给父亲书信,

  要他支持五皇弟的意见,还有妹妹们,臣妾也让他们都书信给家中的父、兄劝道劝道!”

  梅妃一口气说完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司皇炎拉过她坐在自己的腿上,然后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

  “好了,好了,梅儿这是为何?朕都没怎么生气呢?说了这么多话,喝口水润润嗓子。”

  说着,一杯水递到梅妃的手中,

  收藏收藏!打滚!求~~

第十四章:常在河边走

“皇上,五王爷正在御书房侯着,说是有要事要与您商议!”

  门外,响起了太监的声音,

  梅妃听了这话有些急了,抬眼巴巴的看着司皇炎,

  “皇上这是要走吗?”

  司皇炎面无表情的放下梅妃,

  “好生息着吧!”

  “那皇上今晚还来吗?”

  梅妃不甘心,

  “晚了,朕就不来了!”

  带着一干太监宫女,司皇炎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到了御书房,司皇淼给司皇炎说了倾城交待的事,司皇炎又陷入的沉思之中,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暂时不说臣弟说的那人能不能真帮上忙,就算他能帮上忙,可这孙子伍是太后的人,他能放心的将这么重要的差事交与他吗?

  还有臣弟说的那人,他为什么一定要孙子伍出任,这其中的居心又何在呢?

  司皇炎难住了,换了衣服,带着晚卫连夜离开了皇宫……

  半夜里,倾城褪了认衫睡下,突然听到一声响动,忙拉下被子遮住自己的脸,只露出两只眼睛在外面!

  却看见一身黑色夜行衣的严爷出现在她的床边,

  此时的他,虽面无表情,但已经没有了白天的愁怅,

  他就这么站着,那一双深不见底有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让人猜不透他的心中所想~

  这人怎么又来了,而且还神出鬼未的,莫不是……

  倾城心中警惕着,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

  “你是怎么进来的?”

  此时的倾城没用敬语,对他也没有了白天的温婉乖巧,语气里而是带着一丝犀利,

  “窗户没关!”

  严爷一点也没将她的气与怒放在心上,也没管她的警惕,反而很是自然的走到她的床边坐下,

  看着他向自己走来,倾城马上整个神精紧绷起来,

  从他对消然生自息的走进自己的房间而不被察觉,就足说明自己不是他的对手,

  被中她的双手握拳,做着最坏的打算,一双眼睛犀利的看着他,

  “想来看看你,所以就进来,顺道……”

  严爷今晚的话比往常都多了些,他说着,伸手向她

  顺道?顺道什么?劫个色吗?倾城紧握着的拳头,正想打出,便见他只是为她掖了掖被角,又将手收了回去,同时,说道,

  “有件事情要向你请教!”

  呼~倾城在心里重重的吐了一口气,

  “爷您说~“

  知道他没有恶意,倾城一下子又恢复到自己温婉的样子,一双眼眸不再犀利,而是眨巴着,一幅我很萌,我很可爱的样子~

  严爷将她的前后表情转换尽收眼底,嘴角轻轻的扬了一下,随后又像没事人一样的

  这个女人深藏不露,可不是一般的青楼!

  “如果倾儿知道某人本来就对自己居心叵测,可现在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要人去做,你会委于他重任吗?”

  这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不是倾城姑娘,也不是倾城,而是倾儿,突然这么一来,这么大的跨度,有点让人一下子接受不了,

  好在,倾城的适应能力强,否则,她得给自己的口水给噎死!

  掩饰自己的尴尬,倾城眨巴着两个眼睛的苦思冥想起来……

  这问题,想毕那皇帝老儿此时也在纠结吧!

  虽然知道皇帝的年纪不大,但倾城还是比较喜欢称他为老儿!

  对不起!今天有事耽搁,更新晚了,现在就为大家献上,

  另外,微微还是那句话怕大家会找不到,看书请收藏

逃婚小王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逃婚小王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

  •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4章

    原标题: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4章小说名: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4.第4章:麟王府(1)紫眸男子微微挑眉,看着那张如同冰山一样的双眼,那副冷静让他有了碾碎的冲动。即使面对死亡,这个脆弱的少女也能这么平静,冷静的让人越发想要撕毁她的安宁。“我不会让你死的。”紫眸男子轻轻的开口。“送我回家。”眼前的男人治不了她的伤,唯一的用途,只有送她回到这副躯体原主人的家中。紫眸男子微微扬眉,赫然间在无邪的眉心落下一吻。“如你所愿。”潜藏在君无邪体内的黑猫彻底石化了。麻麻!它的主人被这个恐怖的男人轻薄了!!……君无邪

  • 妇科小村医4章

    原标题:妇科小村医4章小说名:妇科小村医莲香嫂子苏俊华脑袋里又忍不住回味起那天爬大槐树上偷看吴主任的情景来。啧啧,吴主任的那身材实在是好到爆啊,不知是不是每个女人每个月都会肚子疼?若是吴主任肚子也疼来找我就好了,我一定会给她精心医治,药到病除,说不定吴主任因此就爱上我呢。苏俊华正无限地想着,越想越美,忍不住又笑,又流哈喇子。可惜吴主任是上级政府派到咱们凤凰村来支持工作的美女大学生村官,人家不但有明星般的脸蛋,模特般的身材,还是名牌大学毕业生,想想我苏俊华高中一年没上完就被学校开除了,这两人之间的

  • 唇唇欲动:早安,卓先生4章

    原标题:唇唇欲动:早安,卓先生4章小说名:唇唇欲动:早安,卓先生怕我不要你从夜.总.会出来后,卓老板请客吃了宵夜,又喝了些酒,卓老板这才往姐妹们的手中的一人塞了一张卡。别误会,不是银行卡,而是房卡。我们的过夜钱在离开时,卓老板已经给了妈妈桑,妈妈桑抽成后也给了我们。我眼尖,一看那房卡的标识,便知是当地一家五星级大酒店。卓老板果然有钱也大方,比上次请那老头子那家豪爽多了,我上次睡那家才不过四星级。卓老板没继续送客人去酒店了,而是叫一直跟着我们的司机带客人过去。老板,我们呢?他没带着我上车。该不会这

  • 近身超能高手4章

    原标题:近身超能高手4章小说:近身超能高手天赋异禀“哈哈——”药力散尽,张顺仰天大笑。脑海中,闪过一幅幅画面,眼中凶光显露。慢慢的,浮现一个温婉可人的影子,眼神也随之变得温柔无比。“天儿,用不了多久,我会找回失去的一切。”虽然过程有些痛苦,异能觉醒的非常成功,张顺的精神感知能力从五米瞬间涨到了十米。可以说十米之内任何东西,他都看得到。因为人所有的感觉都通过精神传达,而看只是其中一种。所以他的感知力,比看更加贴切。精神力散发出去,张顺能看到窗外的垃圾被风吹到墙角,已经堆积了很高很厚。楼上的夫妻已经

  • 露水之爱4章

    原标题:露水之爱4章小说名称:露水之爱怕我不要你?从夜.总.会出来后,卓老板请客吃了宵夜,又喝了些酒,卓老板这才往姐妹们的手中的一人塞了一张卡。别误会,不是银行卡,而是房卡。我们的过夜钱在离开时,卓老板已经给了妈妈桑,妈妈桑抽成后也给了我们。我眼尖,一看那房卡的标识,便知是当地一家五星级大酒店。卓老板果然有钱也大方,比上次请那老头子那家豪爽多了,我上次睡那家才不过四星级。卓老板没继续送客人去酒店了,而是叫一直跟着我们的司机带客人过去。“老板,我们呢?”他没带着我上车。该不会这位金主不打算睡我吧?

  • 我看见了泪水和远去的马蹄

    我看见了泪水和远去的马蹄文/孙树恒(一)我终将被草原收走阳光。星辰。流动的风穿过长天,吹散大雾对河流说意义,就是水滴把毡房引向远方勒勒车的誓言撕裂道路。也需要洁白覆盖去年的羊群(二)这就是我的宿命:早晨播种,秋天打草草原的花朵,追赶着羊群归途的马匹失神于坠落黄昏栖息,我翻捡每一叶秋天寄给星星,燃烧的篝火也是命定的,拥抱中草原迷离(三)在草原的每个夜晚,我练习歌唱。涂在马头琴上的冷阳光见过,但我无法举证因为离开阳光就不能活我模仿骑手,在马背上翻唱呼麦,走完最后的山岗我被星星吹熄,倒入银河(四)篝火

  • 书法艺术(篆书)金银币之启示

    毫无疑问,篆书纪念币,从设计层面,为中国金银币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篆书纪念币是书法系列的首套,这套币奠定了整个系列项目的设计格调。这套币共5枚,8克金币1枚,150克长方形银币1枚,30克银币3枚。从设计层面上说,篆书纪念币给未来的金银币,尤其是传统文化题材金银币,提供了很多有益的启示。启示1:对于传统文化,不是概念化、碎片化、简单化地表现,而是更加精准、更加全面地阐释出传统文化的内涵精髓。不仅表现,还要提炼,提升,这是将金银币提升到文化产品的高度。就看篆书纪念币。这个题材,篆书是我国最古老的

  • 每天坚持这三件事,你的运气会越来越好!

    不计较人生在世,总会遇到诸多烦恼,而这些烦恼的来源就是比较和计较。太计较的后果就是身心俱疲,计较得少,才能活得自在舒心。一个人的快乐,不是因为他拥有的多,而是因为他计较得少。不计较就是以责人之心责已、以恕已之心恕人,就是能原谅他人的过错,不耿耿于怀,不锱铢必较,和和气气,做个大方的人。被誉为“中国的居里夫人”何泽慧在抗日战争爆发后,毅然回国支援祖国的核物理研究工作,屡次为国家做出贡献。然而,因其同僚妒忌,何泽慧被安排在实验室打扫卫生、扫厕所,后来还参加劳改。当她重新主持科研工作,并不计较过去发生

  • 地铁上,老爷爷当众和老奶奶互换鞋袜,网友纷纷点赞!

    7月11日,成都下起了暴雨,地铁2号线上出现暖心一幕:老奶奶鞋子被雨沾湿,老爷爷将自己的干鞋袜脱下给她换上,自己则换穿已经湿透的女式布鞋,毫不在乎周围人的眼光。此举让许多网友深受感动:“这就是平凡却真挚的爱情吧!”网友评论:@姚树行:相濡以沫,珍爱余生@深圳万保丽王前炉:这就是白头偕老,也是我们这些年轻人的榜样!@轉角相遇216478287:愿我老了以后,也有这种待遇。@满天星126206286:不要轰轰烈烈的爱情,只要平平淡淡的相伴。当你老了,有这么一个人,和你相依相伴,始终视你如珍宝,大概是

  • 地铁上,老爷爷当众和老奶奶互换鞋袜,网友纷纷点赞!

    7月11日,成都下起了暴雨,地铁2号线上出现暖心一幕:老奶奶鞋子被雨沾湿,老爷爷将自己的干鞋袜脱下给她换上,自己则换穿已经湿透的女式布鞋,毫不在乎周围人的眼光。此举让许多网友深受感动:“这就是平凡却真挚的爱情吧!”网友评论:@姚树行:相濡以沫,珍爱余生@深圳万保丽王前炉:这就是白头偕老,也是我们这些年轻人的榜样!@轉角相遇216478287:愿我老了以后,也有这种待遇。@满天星126206286:不要轰轰烈烈的爱情,只要平平淡淡的相伴。当你老了,有这么一个人,和你相依相伴,始终视你如珍宝,大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