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完整版【裸出的未来】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2 21:21:2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裸出的未来
试戏2

尽管心里就像是在打鼓一样,我还是鼓起勇气:“你、你好,我是苏玲,我是来试戏的。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苏玲?”红姐随手拿起烟和打火机,“咔塔!咔塔!”的声音在房间里清晰的响了起来。

“哟!还从来没有人骗人敢骗到我头上来的,我认识苏玲,说吧,你是谁?”

我的心顿时“咯噔!”一下。

我没想到,这人竟然是认识玲姐的。这下,本就忐忑的心变得不安了,我在想,我不会把玲姐的事情给搞砸了吧?

想着,我干脆把玲姐生病但又不想失去这个机会的事全盘告诉了叫红姐的女人。

出我意料的,红姐并没有生气,反而摩挲着下巴笑了起来:“小模样倒是长得挺俊俏的……”

我弄不懂红姐到底是什么意思,到底是想要找我算账还是其他,磕磕绊绊的说:“林、林安,我叫林安。”

红姐挑眉:“你叫林安?”

是的,我叫林安,林安是我妈给我取的名字。小时候我妈告诉我,她不奢望我能大富大贵出人头地,只要我一辈子能过的平安、安乐就好。163女性网

林安,这两个字,在监狱被埋藏了六年,时隔六年之后我才再一次动用了它。

红姐拍手一笑:“哎哟!听着倒是一个挺清纯的名字,我也不计较你骗我的事情了,我安排你去试另一个戏,至于苏玲那戏,以后我有好戏就先找她,不会亏待了她的。”

“红、红姐,那个,我从来没做过这一行,这才也是为了玲姐我才……”

而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红姐就打断了我:“没做过?”没做过才好呢,“没事,你不用担心,这部剧的导演是一个很好说话的男人,你只要表现的乖一点,露露胳膊露露腿的,他让你做什么动作你就做给他看就成。”

我突然想到玲姐也说过这样的话,说试戏的时候一定要表现的好一点,没有过多的考虑,我点头答应了。

现实告诉我,我妈的情况已经不允许我犹豫了,我必须马上有活接,赚到钱。

从天英影视公司出来以后,我就去了红姐说的那家会所。

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来过会所这种地方,还真的到处都是金碧辉煌、闪亮亮的。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不得不说,此时此刻,我的心情是又激动又忐忑。

我好奇地四处打量,会所角落处的一个身影却吸引了我的目光,让我忍不住多多偷看了几眼。

男人穿着宝蓝色的衬衫,袖口微微卷起,露出结实有力的小臂。他正漫不经心地靠在墙壁上,修长的指尖夹着香烟,深深吸了一口。看上去似乎慵懒至极,却又能让人清晰感受到他的野性。

而不管是颜值还是身材,简直把那些韩国欧巴通通比了下去。

我忽然有些心跳加速。163女性网

正在感叹欣赏之余,就看见一个衣着暴露的女人扭着屁股靠了过去,嗓音娇媚,胸前的春光更是呼之欲出。

我想,没有哪个男人能抵得住这样的香艳诱惑吧。

可那男人却是往旁边侧了侧身,巧妙地躲过了女人扑过来的身子,勾着唇,似笑非笑。

下一瞬——

他的目光穿透烟雾,直直地看向了我。

我一惊,慌忙低下头,心跳得飞快,当下只能小跑着离开。

打伤导演

找到导演所在的房间,我深呼吸一口气,努力平复下刚才狂乱的心跳,礼貌的先敲了门,然后赶紧拽了拽自己的衣服,扒拉了几下头发,希望能给别人一个好的第一印象。

“进来。网站http://www.163woman.com/”房间里传来中年男人的声音,我的心顿时节奏跳的更快,我推门走了进去。

可是,瞄了房间一圈,没有一个人?

房间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大肚子的中年男人,穿着白色的衣服,哦,玲姐说那叫睡袍。

我赶紧鞠了一个躬:“导演你好,我、我叫林安,我是来试戏的。”

导演问:“林安?名字倒是挺清纯,知道自己来这里做什么的吧?”导演盯着我领口的地方看,眼中带着糜烂的味道。

我忐忑的道:“知、知道。”我没有说是红姐让我来这里的。

“既然知道,那就开始吧。163女性网”导演说完就翘着二郎腿靠在了沙发上。我不解:“开始?”

想到红姐说的话,我磨磨蹭蹭了好久才把外套脱掉了,紧张的看着导演:“导演,这、这样可以了吗?”

生平第一次,我在一个男人的面前脱着衣服,但是为了得到这份工作,我必须这么做。

“切!”导演不屑的嗤笑一声,声音带着嘲讽:“你是猪啊?你不知道自己试的是裸替的戏份吗?继续脱光啊,不看你的身材我怎么知道你跟我的女主的身材像不像!”

而我却被导演的几句话吓得呆掉,磕磕绊绊的道:“脱光?不是说是替身吗?”红姐没告诉我来试的是裸替啊。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不就是来试裸替的吗?你不脱衣服还试什么戏?!难道要我脱给你看?”导演有些不耐烦。

在会所试戏这种事是娱乐圈心知肚明的秘密,谁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谁不是上床后才知道“合适”还是“不合适”的。

但当时的我还不知道这些。

下一秒发生的事,让我措手不及。

松松垮垮穿着睡袍的导演突然高兴了起来,三两步就朝着我走了过来,然后一把就打横抱起了我:“是雏吧?还没有被开过?只要你等下让我快活了,这个角色就是你的。”

在监狱六年,我并没有跟外界完全的隔离,导演这句话的意思,我还是知道的。

我下意识想反抗,但后来又想到,既然决定吃这一行的饭,我就不能得罪了导演,于是,我一边推搡着导演想要下来,一边强摆出笑脸语气软软的说道:“导演,你不要这样,我可以做裸替,但是我不卖身,还请你放过我吧。”

导演却将我抱得更紧,直接把我扔到了床上,“呵!像你们这种做着婊子还立牌子的婊子我见得多了,故意装出一副不谙世事的清纯模样给谁看呢,我告诉你,你要是想得到这个角色就好好的伺候我。不然的话,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接触裸替的第一天,我就被导演威胁了,命运的齿轮果然从来都没有在我这里停留过。

看着导演压下来的身体,我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他。

“导演对不起,我不卖身,我也不做小姐。”即使是到了现在这样,即将要被侵犯的境地,我还得向侵犯我的人赔礼道歉。

这就是我的命,林安的命。

可是,导演却直接把我按在床上,我开始不停地反抗,但是导演的大肚子压得我完全动弹不得,我的心里瞬间充满了绝望。

不知道为什么,六年前我妈被人强暴的那一幕突然涌进了我的脑海里,那些记忆刺激着我的神经,就在我使劲拍打着身上的男人的时候,手突然碰到了一个玻璃杯子。

于是……我紧紧地攥着玻璃杯,朝着导演的脑袋就砸了下去。

“砰……!”

“啊!你个小贱人!”

世界静止了几秒钟。

必须要去

半个小时后,红姐急冲冲地赶来了,看到额头上包着纱布的导演就是一阵点头哈腰的道歉:“对不起啊导演,都是这次找的人不懂事,我该多叮嘱她两句的,不然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道歉,一两句道歉就能完事儿的吗?!老子干这行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被一个鸡照头打过!”

我下意识的就想要反驳,没等开口就被红姐瞪了一眼,粗鲁地把我拽到了身后,继续赔着笑脸:“是是,这次的事情是我的不好,你大人有大量……”

“你先给我滚出去!我等下再找你算账!”

红姐把我赶了出来,让我在门口等着,五分钟后,红姐出来了,说导演不会追究这件事。

我不知道红姐用了什么样的办法,我只知道:“红姐,你骗我,你没跟我说是这样。”

红姐缓了口气,嗤笑:“林安,看你也不像是一个榆木疙瘩,陪他一晚又怎么了?!既然你要做这行,就得有这个觉悟!你不做小姐有大把的人上赶着想做呢,上个床换一个好前途,有什么不值的?!”

“我从来没想过把自己的身子搭进去。”我说。

不过,红姐虽然骗了我,但是我也把这件事搞砸了,还差点惹上了大麻烦,我郑重其事的跟红姐鞠了一个躬:“红姐,对不起,但是谢谢你替我摆平了这件事。”

以前我只知道有一句话叫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现在是真正的体会到了。

别人给了我一巴掌,我却还得对那个人笑意盈盈。

最后,红姐扔了一张名片给我,说看在我“还算懂事”的份上,让我去一个剧组试镜,红姐很明确的告诉我:“这次是裸替,成不成你自己把握。”

我又鞠了一个躬,道了一声谢后,离开了会所。

“有一个叫林安的人等会儿去你们剧组试戏,记得帮我好好关照关照她,尽量多给她点颜色看看!”

身后,红姐阴毒地笑了起来,“林安,你搞砸了我的事,以为我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你吗?老娘从来不干赔本赚吆喝的买卖!”

我讨厌又习惯着监狱里的时光,此时,我躲避着人群的碰触,我在心里祈祷着等下一切顺利,我不知道上帝是什么,但我听监狱里有人说过,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会给你打开一扇窗。

我现在无比的希望,这是真的。

在去剧组试镜的路上,我是真的犹豫了,红姐说,是裸替,我清楚的知道裸替代表着什么。也许马上,我就不止要在一个男人的面前的脱衣服了,而是在许多的男男女女面前脱得一丝不挂。

可是……当我一想到如果不能马上凑齐我妈的医药费,我妈就会失去治疗,就会疯疯癫癫一辈子,我的上牙和下牙就咬得紧绷绷的。

要想马上赚钱,我就必须要去。

寻着名片上的详细地址,我找到了试镜的地方。但是,当看到试镜外的场地上三三两两成堆的人后,我的心顿时“咯噔!”了一声,难道这都是来试镜的?难道我要跟她们所有人竞争?

这时我才意识到离开时红姐意味深长说的“只有脱得干净,才能好好争取”是什么意思。

就在这时,一个只穿着一半衣服的女人大喊大叫着从试镜的房间跑了出来,一边跑一边哭喊着:“你们这分明是侮辱俺,不是说只是替身吗?为什么要全部扒光俺的衣服,俺不试了,你们太欺负人了。”

“这批找得都是些什么人啊?搞清楚要干什么没有?!既然来做裸替哪有不脱光看身子的?切!”

没过一会儿,“林安。”工作人员拿着名单表叫我,我猛地抬起了头,然后脚步踌躇着往前走去。

玲姐危险

进了试镜的房间,才发现不小的空间里到处都是扛着摄像头的男人,两个“老师”对应地坐在三张桌子后面,中间空了一个位置。

我弯腰鞠了一个躬之后就开始脱衣服,我努力地控制住自己的手不让它哆嗦,将衣服一件一件的脱掉。

现在我知道,这叫“行情”。

就在我脱得只剩下了一条内裤的时候,左边的那个面试官突然朝我走了过来,当着那么多摄像头伸手就抓住了我身前的两抹柔软:“嗯……你的身形看起来还不错,继续脱。”

说着又使劲捏了一下。

我眉头一皱,垂在两侧的手握了起来,任由男人的手在我的身上“胡作非为”,不堪,愤怒,委屈……甚至更多,但我又必须忍着,我不能再像之前那样“动手”,如果我想要我妈活着,活好,现在我就必须要生生忍住。

我告诉自己不过就是几分钟的事,我拼尽所有的力气说服着自己。

我的手一点一点的伸到了下身,可是手却突然被一只大掌握住了,男人笑的露骨又怪异:“林安是吧?我帮你脱。”

于是,我眼睁睁地看着他的手一把抓到那唯一的遮羞布上……

羞愤、想死,我的心脏颤抖了起来,我真的很想很想打开他的手,可是,我却不能……

眼眶红的发热,我不知道其他试镜的人是怎么熬过这几分钟的,我只知道,我已濒临极限。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明白玲姐嘴角的那抹苦涩到底是因为什么。

“够了!”

就在我的手心快要被自己抓出血痕来的时候,门口传来一声冰冷的呵斥声。

一个穿着风衣的男人大踏步的走了过来,身上带着一种可以冰冻一切的寒气,“这虽然是裸替试镜,但不是色情场所,注意一下你的作风!”一开口就是不饶人的呵斥。

“副导。”

话音刚落,那只在我身上作怪的手立刻离开,跟在风衣男后面就做回了刚刚的位置,风衣男坐到了中间的位置。

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副导演——孙唯阳。

我看着那个男人,整个房间长得最帅的男人,忽然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林安,你最难堪最无助的时候,是他救了你,我告诉我自己。

我想,上帝也许真的给我开了一扇窗。

让我没想到的是,我试镜过了。而紧接着就被通知因为明天就要开始拍摄,所以剧组的人要一起去吃顿饭。

虽然饭很好吃,价钱也很昂贵,但是跟一群不认识的人一起吃,却是一种不怎么舒服的感觉。

中途,我跟旁边的人打了一声招呼说要去洗手间,就出来了。毕竟还是一个新人,所以根本就没有人在意我的离开。

关门的瞬间,隐约传来,“副导,你看门口干什么呢?赶紧我们继续喝……”

出来后,我立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讨厌压抑和格格不入的氛围,我往洗手间的方向走了去。

但是,在路过一个包厢的时候,我却隐隐约约听到玲姐的声音。

“怎么这么像?”难道是耳朵幻听了?我正想离开,可就在这时,一道很是响亮的痛呼声透过门板传了出来。

这时我才确定,“真的是玲姐,我没有听错。”

来不及想玲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眉头紧皱着的我猛地一把就推开了门。

“玲姐是你吗?”门一开我就到处找着玲姐,然而当我看到玲姐的时候,我顿时惊呆了。

不远处沙发后面,玲姐衣衫不整的被绑在椅子上,玲姐的正前面站着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男人拿着一把匕首,在玲姐的胸前划着,玲姐的内yi已经被匕首划得破破烂烂,而内yi下面白皙的皮肤上也被划出了一道道的口子,此时,正在不停的往外面淌着血。

第一次被一个男人担心

虽然我已经经历过足够过血腥的事情,但是此时此刻,我的心脏就像是被什么啃噬着似的,火燎燎得难受。

拿着匕首的男人见房间的门被猛地推开,扭过头看我,刚刚男人是背对着我站着我,直到此时我才看到男人的面貌,一只眼露着凶狠的目光不善地看着我,而另一只眼,带了一个眼罩。

我傻傻地看着面露凶相的男人,忽然,脑海里突然想起之前玲姐跟我的说过的她的故事,玲姐的妹妹被一个纨绔子弟侮辱,玲姐气不过就报复了那个男人,戳瞎了那个男人的眼睛。

而这个男人明显是……独眼龙!!!莫非真的是那个男人,又来报复玲姐了?

玲姐似乎也意识到了不对劲,透过垂在脸前乱糟糟的头发看向了我,眼睛顿时睁得老大。

我看到玲姐朝我皱皱眉然后摇了摇头,小安,现在马上出去不要管我,这个男人已经疯了,他是来报复我的。

可是,我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离开呢?

这么对年,除了我妈,玲姐是唯一一个掏心掏肺对我好的人,而我也早就把玲姐当成了自己的亲姐姐。

于是,被眼前一幕惊呆了的我不仅没有转身就走,反而跑着冲了上去。

“你丫死混蛋臭男人!你把我姐放开!”

男人诡异的笑:“苏玲,你到底有几个妹妹,是打算用这个女人补偿我这只眼睛吗?我告诉你,迟了!老子的眼睛被你戳瞎了,你就是补偿老子十个妹妹也换不来老子的这一只眼睛,老子死也不会让你好过的!”

匕首在男人的手中一转,看着像头愤怒的小狮子一般冲过来的我,鼻孔中发出很不屑的一声冷笑。

我清楚,以我的力量根本伤不了这个男人,但是,我一定要救玲姐,谁知,就在我还没有接近这个bian态的暴徒的时候,就被他一个弯腰扛起,下一秒就把我甩了出去。

玲姐痛苦惊呼:“小安!”

身体在空气中划过的那一瞬间我心想,这下,我是玩完了,不仅没能救得了玲姐,还把自己搭了进去。

但是,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我清楚的感觉到,我落在一个jian硬,却又柔软的怀抱里。

“哟!从天而降一个女人?爷这刚出门就艳福不浅啊!小姑娘,你这是投怀送抱吗?”

声音是调侃的,但是怀抱,却充满着好闻的青草味道。

他是我之前在走廊上撞见的那个妖孽男人!

虽然调调不正经,但他的确救了我!

心脏的地方,忽然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

长了这么大,我几乎从来没有跟男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更被说像这样,被男人抱了一个满怀的亲密碰触了。

脸顿时发热烧红起来,但是现实没有给我想入非非的时间,玲姐现在还等着我救她呢,于是我挣扎着就从男人的怀抱中出来,准备再次朝那个独眼龙冲过去。

可是,脚步还没离开原地一步,一只大手就扳着我的肩膀将我拉了回来。

“女人,别不自量力。”声音也是清透的。

女人,别不自量力。

当很多年后我想起这个声音的时候,遍布阴霾的心里总是会暖暖的,对外人来说充满嘲讽的一句话,但在我的人生中,却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担心,却也是彼时一心想要赚钱的我要不起的担心。

不过,此时的我一点也听不进去,我不停地捶打着拉住我的男人:“你放开我,我要去救玲姐,你算老几啊?!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心想,这个男人还真是多管闲事!

男人就像是丝毫不放在心上似的,竟然轻笑了一声:“呵!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跟我说话,你……倒是挺有意思。”

我感觉到我的心为这个初次见面的男人跳动了一下,但是我更清楚的知道,我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人,所以当他想要插进我的生活的时候,我毫不留情的……

反抗

一心急着救玲姐的我一句也听不进去,见捶打不管用,张嘴就准备朝那只钳制着我肩膀的手咬去,“哟!你是属猫的还是属狗的,怎么还咬人?!”下一瞬,男人不耐烦的将我一把摁到了墙上,用身体压着我不安分的身体。

“你……!”我的脸顿时羞红,“你放开我!”

只见,男人转过头对拿着匕首的男人说道:“差不多就行了啊,这在影视城附近狗仔多,要是不想闹得太难看就把那个女人放了。”

本是平淡无奇的话,却生生的被抓着我的男人说出了一种压迫感,我心里疑惑了一下,他有什么本事竟然敢这么跟那个疯男人说话?没看到他手里还拿着一把匕首吗?

可让我更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独眼龙竟然连连点头,匕首在玲姐的脸上拍了几下,咬牙切齿低声说:“苏玲,你他妈的运气还真不错,今天就先放过你,但是这笔账你给我记着。”

我看到独眼龙在玲姐耳边说了什么,但是隔得太远并没有听清,只是当我看到独眼龙听话的收起了匕首后,心里的疑惑更深,心想,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我推了男人一把就准备跑过去给玲姐解开绳子,可谁知,却又被男人拽了回去,男人有一双好看的桃花眼,他笑意盈盈的看着我:“小姑娘叫什么名字?不过你这个小姑娘还真是没有礼貌,我刚刚帮了你,你连声谢谢都不跟我说吗?”

我想说:是你非要多管闲事。但是,我没敢说出来。

“我叫什么名字跟你没有关系吧?我们不用认识。”她是裸替,他看起来就器宇不凡,所以,既然以后没有交集,不用知道名字。

“伶牙俐齿。”男人钳制着肩膀的大掌抓的我生疼。

我只看了他一眼就低下了头,犟着不再说话,谁知男人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在僵持了几分钟之后,我败下阵来,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谢谢。”声音比蚊蝇声还要小。

那双泛着笑意的桃花眼看了我两眼才松开了些,不过依旧没有放开我,紧接着又说:“你叫什么名字,谢谢不重要,名字才是重点。”

“林安。”不想再跟他纠缠,于是这次,我干脆直接告诉了他。

感受着那只大掌传到我身上的温度,错乱的环境,复杂的人群,我有忐忑有不安有愤怒,但更多的却是……无所适从。

我不知道,面对着这个男人,我为什么会有无所适从?也或许,我心里是知道一点点的。

几秒钟后,我朝着玲姐跑了过去:“玲姐,你没事吧?”我赶紧给玲姐解开了绑着她的绳子。

谁知,玲姐被松开之后连看我一眼都没有就跑到了那个男人的身边,连连鞠躬:“谢谢荣少救了我,谢谢荣少谢谢荣少……”

荣少?我正不解,却被玲姐一把抓着一个劲的鞠躬。

让我更想不到的是,男人看也没看玲姐一眼居然走到了我的前面,抬起我的下巴,顿时有青草味儿充斥在我的鼻息间,“看到没有,还是你姐懂事。”

下一秒就突然把我拎了起来,猛地一把揽住了我的腰,然后缓缓低头凑近:“小爷我看上你了,多少钱一晚?”

“咚咚咚!”的心跳声无法自抑,我的心里有小鹿在蹦跳着,也有苦涩。

果然,他还是把他当成了一个小姐,我苦笑一声,却也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需要物质的林安,永远配不起美好的事物。

我不知道,上帝为我打开的这扇窗外面是靓丽的风景,还是迷雾蒙蒙……

裸出的未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裸出的未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萌宝来袭:买个爹地9块912章

    原标题:萌宝来袭:买个爹地9块912章小说书名:萌宝来袭:买个爹地9块9第12章绝对是不怀好意看着沐小宝稚嫩的五官,虽然并不够立体,但是依稀能够看出和自己的相似之处。再看看这个孩子的年龄,墨清良实在是想不出来沐小小在消失之后还做了什么事情,才会让这个孩子和自己长的那么相似。于是乎,一个在墨清良心底压根是件不可能的事情在墨清良的心中悄悄酝酿开来。深邃的眸子从沐小宝的身上挪开,墨清良再一次看向了沐小小。此时的她正背对着墨清良蹲着,死死的抱住沐小宝,一张樱桃小嘴里面还在不停的念叨着:“看不见我,看不见

  • 弃妃逍遥:带着包子去种田12章

    原标题:弃妃逍遥:带着包子去种田12章小说:弃妃逍遥:带着包子去种田第12章就是喜欢数钱中年汉子一脸得意地说道,仿佛能为那几位贵客出门买菜也是件十分荣耀的事情。孙瑾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卖菜挣钱换米粮,所以即便觉得中年汉子在说废话,她也没有出声打断,由着他叽里呱啦一番炫耀。终于这个中年汉子意识到自己说的有点多了,这才咽了咽唾沫,回归正题道:“看在你家白菜长得不错又够新鲜的份上,本老爷就出两文钱一斤,你这一车白菜本老爷都要了!”“好嘞!”随着他豪气地声音一落地,孙瑾连忙应声道:“王二哥,咱们赶紧的把白

  • 极品少爷12章

    原标题:极品少爷12章小说名称:极品少爷第12章蛇精病真多看这家伙没脸没皮的跟上来,关键是他现在还穿着一身湿衣服,实在影响市容。乔紫若无奈,只得跟他先去了一处高档男装区。李小杰本着男人不狠,何以站稳的心态。买衣服不挑好的,专挑贵的。好家伙,一条内裤都要几千Money,不过李小杰不在乎,因为大款老婆在后面跟着呢,给谁省啊。买完衣服,李小杰提着装湿衣服的袋子,抱着侄女冰冰。乔紫若不用提醒,自动去付钱。李小杰凑上去看了眼,差不多两万块。那收钱的小MM看他抱个小女孩凑上去,从柜子里摸出一袋大白兔奶糖递给

  • 大婚晚成:老婆离婚无效12章

    原标题:大婚晚成:老婆离婚无效12章小说名:大婚晚成:老婆离婚无效第一卷女王要离婚第12章斩断她的退路“是啊,你还没有解放,我就没有好日子过!”闭上眼,靠在副驾驶座上,沈落梦忍不住的双手抱住自己。她觉得,浑身都在发凉。只是,她却并没有想到,顾云城,会将她的退路斩断的那样的彻底。车子开到了顾云城在W城堪称天价楼盘的卢浮城,这里,沈落梦也有一套房子,因为以前知道顾云城在这里买了房产,所以她也在这里订购了一套。但是却只住过几次,没有想到顾云城居然在这里住。拽着沈落梦进了电梯,看着电梯上一层一层攀升的数

  • 女总裁的特种军医12章

    原标题:女总裁的特种军医12章小说名称:女总裁的特种军医第一卷重回都市第12章他可是我的男朋友,不准抢钟犸微微转过头去,不敢再看。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个妖精!回过头来一想,钟犸赫然发现,他依然没有记住这个女人的相貌。单单只是她的成熟气质,她的美艳味道,她的惊人身材,就已经深深的震撼住了他,让他不及其余。留着这样一个核弹级的美女在自己身边,钟犸有些摸不清胡小蝶是打的什么主意。钟犸感觉观察“音姐”的这段时间似乎很长,其实这不过是他超高感知附带的好处,实际时间才只不过度过了一瞬。胡小蝶开玩笑的声音才落,

  • 牛气冲天12章

    原标题:牛气冲天12章小说名字:牛气冲天第12章偶遇万悠悠如今的秦岳开辟了六条武脉,已经具备了一定的武力,所以已经可以驱使九牛玄天鼎炼制一些自成丹药了。虽然能够炼制的丹药品级不会太高,但丹药这东西,在风扬城这样的小地方还是极为稀有的,一颗适得其用的丹药在身,往往可以起到很大的效用。正因如此,秦岳来到城中交易市场后,一番转悠后,倒是收罗了不少可以炼制丹药的药材。只不过,能够增强神念之力的药材,却是一株也没有发现,倒是让他有些失望。忽然,原本已经失去信心的秦岳,目光猛然一震,在他前方不远处,一个中年

  • 玄医圣手12章

    原标题:玄医圣手12章小说书名:玄医圣手第12章特制骰子“什么?”扬九九的神情微微一变,有些急切的说,“要整你,那你刚才还不拦着他,你是猪啊。”“我就是想要看他怎么整我,不然,以他的厚脸皮程度,你认为就算刚才拒绝,他会乖乖不做么?”方炎微笑着反问道。“你说得好像也有一点道理。谢国一向很厚脸皮。”扬九九的脸色缓和下来,赞同的说,“虽然我同意你的话,但我可跟你说,待会我不会帮你的,这完全是你自己实力作死。”“随便。”方炎一脸不太在意的样子。走廊口,靠近大厅的一个角落里,站着两个男人,一个是谢国,另一

  • 别惹腹黑郡主12章

    原标题:别惹腹黑郡主12章小说名称:别惹腹黑郡主第12章惊天尹倾瑶抿了二口,这才把茶杯放下。茶香怡人,味道润泽,整个味蕾,都被调动起来。她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荣易峰,没想到京城第一纨绔,竟然藏有这么一手好茶。荣易峰时时关注着尹倾瑶的动作,看她放下茶杯,不由问道,“郡主觉得,此茶如何?”上辈子的蕴乐郡主爱玩爱闹,就是不爱学习。闻言,只是微笑,“好茶。”荣易峰高兴的整个眉峰都抖了起来,“我让下人给郡主包二盒。”“多谢。”尹倾瑶有些莫名,似乎从她苏醒过来之后,上一世跟她吵到底的纨绔大少,似乎变了个人,对

  • 婚然心动:萌宝小妻子12章

    原标题:婚然心动:萌宝小妻子12章小说名称:婚然心动:萌宝小妻子第一卷第12章然之我们好好谈谈顾然之拧着眉头,肚子里一阵绞痛,腿间一股温热的液体流出来,她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了!难道说是被林景墨气得连提大姨妈都提前了?她倒抽了口气,为什么非要在这个男人面前出丑啊?“林景墨,你放开我,你先出去,出去!”她捂着肚子,疼得连腰都有些直不来,脑袋还很疼。“然之,你到底是怎么了?”林景墨看着她的样子这么痛苦,心里焦急,这个时候让他出去,怎么可能?顾然之看着他,将他推开门口,“求你了,你先出去不行吗?”“这…

  • 掌御仙尊12章

    原标题:掌御仙尊12章小说名字:掌御仙尊第12章品级未定走上了第二层,空间也便是狭小了一些,盛放道术的书架也只有十几个的样子,这里盛放的都是黄阶中级的道术,价值都要比黄阶低级的道术高上许多,数量自然也会更加稀少。第二层中并不是只有陆辰一人,还有一名身穿绿群的少女正在一个书架前面翻看着一本记载道术的书籍。在落云谷中,主收男修士,女修十分罕见,陆辰十五岁,也算是血气旺盛的时候,说对女子不动心,那是假的,只是陆辰却也有一些自知之明,他长相普通,现在的修为也是十分普通,就算去搭讪也是自讨没趣,徒费时间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