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年少轻狂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2 6:42:1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年少轻狂

第12章 三天期限

  马钢他们这么多人,反抗更像是一种作死的行为。说明163woman.com

  让我惊讶的是,马钢他们并没有动手,我好奇的抬起头,就看到了不远处张瑞芬的身影。

  早上的时候,张瑞芬还穿着一件外套。

  现在到了中午,她应该是刚吃完饭准备回办公室,外套拿在手上,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背心。

  透过背心,哪怕以我这个角度,都能看到里面那紫色的内衣,还有内衣包裹下的那对傲然。

  也难怪马钢他们看的眼睛都直了,居然忽略了我。

  不过我想他们应该也知道张瑞芬是我们班的班主任,所以,才不敢造次。

  张瑞芬也注意到了我们这边,她原本是想过来看看,可是,当她发现被欺负的是我的时候,她居然转身就走了。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该死的女人!

  果然,胸大的女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妈的,这老师真带劲,那胸,那屁股,还有那腿,上她一次老子愿意减寿十年!”马钢收回色眯眯的目光,擦了擦哈喇子,道。

  “听说这女的和系主任有一腿,也不清楚是不是真的!”马钢身后的一个跟班说道。

  “系主任?就那个地中海?妈的,这么好的一株白菜居然被头猪拱了,还是头没毛的猪!”马钢闻言,很是郁闷。

  说完,他才突然想起我的存在,见我老老实实没有跑,他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然而,当他回想起我刚才说的话时,面色陡然一沉。

  “上次没被打够?还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马钢到我跟前,蹲下身子,拍着我的脸,语气低沉的问道。阅读163woman.com

  “不…不是,我是真没有那么多钱!”不知为何,看到李伟我还有反抗的想法,可一面对马钢,还有他身后这群人,我就发自内心的感到害怕。

  我知道,是他们给我留下的阴影太重了。

  一直这样下去,我会一直被笼罩在这阴影之中。

  想要正常的活,就是掀开这份阴影,将他们踩在底下。

  不过,现在的我还不够格!

  最起码,也得等到我有那个实力和胆量。

  “我他妈当然知道你没有那么多钱,没有你不会想办法吗?偷你家里的,不会啊?找同学借,不行?实在没办法或偷或抢,你他妈是个死脑筋?还是你根本就不怕我?觉得我的威胁是开玩笑的?”

  马钢越说越气,一耳光顺势就扇了过来。

  我下意识用手一挡,气的他朝我脸上吐了口浓痰。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妈的,给你脸了!”马钢站起身来,朝着我的脑袋,一脚踢了过来。

  马钢穿了一双足球鞋,鞋底全是鞋钉。这一脚要是真踢中我的脑袋,不出血都算轻的。

  我虽然不敢反抗,但不代表我不怕疼。

  他这一脚踢来,我连忙用背部一挡,那里结实点,流点血也不要紧。

  但是,我还是低估了马钢暴怒之下一脚的力量。

  我感觉我的背像是被汽车撞了,冲击力让我的脸直接磕到了水泥面上。推荐163woman.com

  背上传来的火辣,也让我倒吸了口冷气。

  “你他妈给我听好了,我再给你最后三天时间,听好了,是最后三天,老子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哪怕你逼你妈去卖,也得把钱给老子弄来,不然,老子让你这一辈子坐轮椅上学!”

  见我才被打几下,就趴在地上装起死狗,马钢又朝我吐了口痰,带着他的手下趾高气扬的走了。

  一边走我还听到他们说这傻逼真他妈的扛揍,以前打还哭哭啼啼今天打居然连叫唤都少了真是活该被打。

  听到这些刺耳的话,换做以前,我肯定又得哭了。

  可今天,我却很快爬了起来,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狠狠地握紧了拳头。

  等着吧!

  迟早有一天,你们会更惊讶的。

  到时候,挨揍的就是你们这群该死的混蛋了。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挨打之后,很快我就站起身,先去了趟厕所,简单的洗了把脸,又脱下上衣,侧过身子,看着面前的镜子,检查了下背。

  还好,背上只是多了一些淤青,还有一些肌肤,渗着血丝,看起来触目惊心,疼痛感也很强烈,不过咬咬牙也能忍下来。

  唯一让我难以接受的是,我的右手手腕,被马钢那一脚踹倒后,不小心撞到了地面,现在还疼痛不已。

  这样一来,待会抄检讨的速度肯定要下降不少,也不知道下午放学抄不抄的完。

  按照张瑞芬那骚狐狸说的,我今天要是写不完一万字检讨,就不准回家。

  想到这,我一边骂着马钢那群王八蛋,一边也痛恨着张瑞芬这个骚女人。

  要不是她,我根本就不用写这狗屁检讨。

  要是她刚才出面,马钢他们也不会揍我。

  妈的,都怪这该死的女人。

  穿白色背心,里面居然还穿那么鲜艳的内衣,一看就是妖艳贱货!

  难怪都传闻他和系主任那个地中海有一腿,这么骚,也怪不着别人。

  呸!

  腹诽完后,我的心情也爽了不少。

  穿好衣服,去食堂随便吃了点东西,又回到教室抄起检讨来。

  中午一点,我们学校有午睡的规定。

  可我却懒得管那么多,一直奋笔疾书,刷刷刷的以至于班上有很多睡眠浅的同学都被我吵醒,敢怒不敢言的看着我。

  我才懒得管这么多,现在要不抓紧时间,放学可就惨了。

  此时的我,只想着快点把张瑞芬那个骚狐狸应付过去,然后去好好想想如何解决马钢一伙人。

  所以,直到下午放学,我都在抄着那份一万字检讨。

  “呼,终于抄完了!”

  班上值日的同学准备打扫卫生了,我才把那份检讨抄完。

  就是不知道张瑞芬走了没,要是她已经走了,那我今天可就白抄了。

  不管了,还是去办公室看看,要是她走了,我明天再给她,免得她借此刁难。

  想了想,我就站起身来,朝着老师办公室走去。

  老师的办公室在四楼,我爬了两层楼梯,来到办公室门口,往里观望,张瑞芬那女人居然真的还在。

  好像是在批改卷子,她皱着眉头,神情很是专注。

  办公室里面只剩下她一个了,看到这一幕,我对她的任教印象,居然有了些改观。

  该死!

  我怎么能以貌取人。

  怎么可以因为她长得好看胸大腿白就忘记了她打了我一耳光的事了。

  是的,一想到她上午打了我,我的脸色就变得难看了。

  当然,这并不影响我站在门外,用猥琐的目光打量她那曼妙的身材。

  唉,要是脾气好点讲点道理挑男人的品味再高点就完美了,可惜。

  收回这些胡乱的想法,我敲了敲门。

  “进!”

  里头传来张瑞芬冷冰冰的声音。

  这女人果然是一座千年冰山。

  不知道是谁敲门,都这语气。

  “张老师!”我面无表情的走到她办公桌前。

  “你来了?”张瑞芬看到我,竟然停下手头的工作,翘起二郎腿,嘴角带着讥诮,道:“一万字检讨呢?带来了吧?”

  说完,就伸出手来。

  看到她那洁白的手腕,我连忙把检讨递了过去,期间我装作无意的碰了碰她的手。

  她立马就像被什么病毒感染了一般,缩回手去,同时皱着眉头瞪着我。

  见我一脸无辜,似乎并不是故意的,她才冷着脸,看起那份检讨来。

  看着足足七八张纸写满了字,张瑞芬的眼角也掠过一丝得意。

  不过,之前在办公室被我和我爸那一番话,搞得她整个下午,在其他老师眼中都抬不起头,于是,她就存心想要刁难我一番。

  “这份检讨,你是在网上抄的吧?”张瑞芬随意的把检讨放在了一边,冲着我不冷不热的问道。

  我闻言一滞,心想你他妈不是废话吗?

  我要真有那个文采能写出一万字声情并茂的检讨书我的成绩还至于垫底?

  张瑞芬似乎也猜到了我的想法,她拿过水杯,轻轻的抿了一口,皱着眉头,道:“字迹也很潦草啊,前面还好,起码我还认得,后面的就像是鸡爪子刨的,你要不说是检讨我还真以为这是你信手涂鸦!”

  顿了顿,张瑞芬拿足了派头,看着我,摇头说道:“陈实同学,你这样的认错态度,一点都不端正啊!”

  听到这番话,我以为她借机鸡蛋里挑骨头,想要我回去重写。

  一想到我抄了一天,手都快废了,我顿时就忍不住的说道:“张老师,你别太过分了!”

  没想到,我这话却像是捅了马蜂窝。

  张瑞芬瞬间就急眼了。

  “我过分?你说我过分?那你呢?打同学的是不是?想打老师的是不是你?叫你写份检讨,你给我在网上抄?抄就算了,你写的这叫字?狗会写字都比你写得好!”

  “哦?是吗,这么说来,张老师您的字一定比我写的好了。”想到早上发生的事,还有之前她看到马钢欺负我直接转身离去的那一幕,我也懒得和她客客气气。

  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

  你骂我字写的没狗好看,我就直接骂你是一条狗。

  还是一条骚气蓬勃的小母狗。

  “你……”

  张瑞芬自然听出了我是在骂她,当下气的用手指着我,面色铁青,那模样,似乎又想动手了。

  “怎么?早上没打爽?还想再来?你打啊?”我也是气的什么都不管了,直接把脸凑了过去。

  没想到张瑞芬这狠毒的女人居然真的动手了。

  又是一巴掌,还他妈好巧不巧,还是同一边脸。

  “辱骂老师,这一巴掌,该打,再说,这可是你要求的哈哈……”打完之后,张瑞芬似乎很开心,坐在椅子上咯咯发笑。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摸了摸脸上的疼痛感,又看了眼笑的花枝乱颤,胸口的大白兔好像都要跳出来的张瑞芬。

  一瞬间,今天受的所有委屈,瞬间淹没了我的理智。

  在张瑞芬那惊恐的眼神中,我居然欺身压倒她的身上。

  她原本是翘着二郎腿的,也没坐的很稳,我这样突然压过来,直接连着椅子一起,压了下去。

  “嘭!”

  椅子跌落地面,发出的碰撞声,让张瑞芬立刻清醒过来。

  她的小脸一阵白一阵黑,一边挣扎,一边骂道:“你给我起开!”

  此时的我,一百来斤的体重,直直的压的她无法动弹。

  我其实也并不想对她做些什么,毕竟她是老师,我就算再怎么色利熏心,也不敢真做出那些禽兽不如的事来。

  我只是想报复她打了我两耳光,同时,也是想吓吓她。

  张瑞芬果然被吓住了,甚至被我压得连呼吸都有些急促。

  我一看差不多了,连忙起身,奈何我整个人压在她身上,想支撑起来,却没有借力点。

  我看到张瑞芬眼眸之中的火焰,当下也没注意双手碰到了哪里,直接借力支撑着我,站了起来。

  然而,当我离开她的身子时,看到张瑞芬羞红着脸,眼神却宛如刀片般,瞪着我时,我突然意识到刚才摸到什么部位了。

  “手误手误,张老师,我真不是故意的!”

  我的解释在这一刻显得苍白无力。

  妈的,你做了什么?

  我盯着自己的双手,一脸懵逼。

  “你给我站好了,别跑!”

  张瑞芬这句话立刻提醒了我。

  对啊,还站这里干嘛,等着被打啊!

  想到此,我趁着张瑞芬还没有站起来,连忙朝着办公室的门口跑了过去。

  接着,我又不要命的跑下了教学楼。

  跑出了学校。

  又往前跑了几百米。

  直到感觉不到张瑞芬的危险气息,我才停下,大口喘起气来。

  喘气的同时,我也有些后怕。

  妈的,我刚才难道是鬼上身了吗?

  居然敢占老师的便宜?

  惨了惨了!

  不过,她刚才那样子,难道真是嗨了?

  我只是碰到了她的大白兔啊,裤子都没脱就嗨了?

  我看着自己的两只咸猪爪,想了想,还是凑到鼻尖闻了闻。

  还别说挺香的。

  手感也不错那么大居然还不下垂这不科学里面一定有化学成品。嗯,一定是这样的。

  想了想,我的脑海中,不禁掠过之前张瑞芬脸上那迷人的神态。

  至于明天张瑞芬会不会找我麻烦,这我倒不担心。

  毕竟她是老师,再怎么刁难我,也不可能像马钢他们那样肆无忌惮。

  最多我让她摸回去,谁都不吃亏。

  想到此,我又想到了马钢说的五千块钱。

  一时又有些郁闷起来。

  但是,此时的我并不知道,有人比我更郁闷。

  那个人就是李伟了,他忍了我一天了,又不敢在教室里动手惹李燕不开心,关键我还一直在教室抄着检讨,在其他地方也没机会,于是,他合计了下,下午一放学,就找了几个关系好的,准备在校门口等我出现,揍我一顿出出气。

  结果等了十几分钟,我都没出现。

  接着,他又来到教室,教室里面也没有人。

  他只以为我怕被打,偷偷溜了,不曾想,那个时候的我正在老师办公室里和张瑞芬静距离接触呢。

  我这也算是无意间逃过了一劫。

  但也因此得罪了张瑞芬,还是无法调节那种。

  所以福祸这东西,还真是说不准的。

年少轻狂》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年少轻狂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睿德欣辉杯”第1届风光旅游摄影十杰十佳年赛征稿

    用自己的视觉来呈现所想的“睿德欣辉杯”第1届风光旅游摄影十杰十佳年赛细则(2018年)主办:广州青年摄影家协会、睿德欣辉摄影培训俱乐部协办:广东省摄影家协会广州市青少年摄影指导委员会时间:2018年1月1日起至2018年12月31日止。要求:参赛者不受年龄、职业、区域限制,同时也不受器材的限制,可以使用大画幅、单反、微单、手机进行创作。组别:本次年赛仅限于旅游风光题材类别,所有参赛作品要求积极向上,催人奋发,健康的和时尚的创作手法,更可发挥创新的意念,纪实手法类只允许作反差、色彩的微调,其他一概

  • CAFA荐展丨毫不逊色的小众雕塑:“在塔中——安妮·特鲁伊特”亮相美国国家美术馆

    2017年11月19日至2018年4月1日,展览“在塔中:安妮·特鲁伊特”(IntheTower:AnneTruitt)于美国国家美术馆东馆展出,回顾这位极少主义艺术先锋1961至2002年间的创作。▬安妮·特鲁伊特在工作室展览现场安妮·特鲁伊特(AnneTruitt,1921-2004),生于巴尔的摩,长于伊斯顿,曾在布林茅尔学院接受教育,毕业后辗转波士顿、达拉斯、圣弗朗西斯科,最终定居首都华盛顿特区。她是极少主义雕塑的探路者,1963年,即在安德烈·埃梅里希美术馆举办个展,此后又参与了“黑,

  • CAFA资讯丨以“肖像”观当代中国精神:中央美院百年校庆重要篇章“时代肖像”于太庙艺术馆开幕

    “肖像”题材创作一直以来都是艺术表现最为重要的课题,从古代的墓室壁画、帝王功臣、宗教供养、文人高士到当代多元的人物画创作,“肖像”都承载着一个历史时代的道德礼仪规制、审美取向、文化表征以及社会主题,观一件肖像创作,不仅是认识一个特定的人物形象,更是洞察人物所处时代、空间的精神面貌,肖像更是时代精神的一面镜子。百年艺术学府中央美术学院在从中西交融到全球视野的历史进程中,肖像艺术一直都是造型学科的优长项目,在教学和创作中留下一大批经典肖像艺术作品,这些作品一方面体现出水墨、油画、雕塑等造型语言在当代

  • 佛珠多少颗,代表什么意思你知道吗?

    十四颗表示观世音菩萨与十方、三世、六道等一切众生同一悲仰,令诸众生获得十四种无畏的功德。十八颗俗称“十八子”,此中所谓“十八”指的是“十八界”,即六根、六尘、六识。二十一颗表示十地、十波罗蜜、佛果。“十地”见“五十四颗”一段,“十波罗蜜”见“弟子珠”一段的介绍,兹不赘述。而“佛果”指达到最究竟成佛的果位。二十七颗表示小乘修行四向四果的二十七贤圣位,即前四向三果的“十八有学”与第四阿罗汉果的“九无学”。三十六颗三十六颗无确切的含义,通常皆认为是为了便于携带,遂三分一百零八颗成三十六颗,其中蕴含有以

  • 书画落款的讲究,懂了,才敢称书画人!

    一、何为落款落款,是在书画作品主体内容完成后,作者的签名、签印、年月、轩号等,以示作品的完整性。佰金瀚艺术合作艺术家白玉宁作品落款的分类1、短款——即简单签上姓名或年月,最多不过十字。【一字款】书法落款中有用一个字者称一字款。【二字款】只签作者名字,若一字名则书姓名。【叁字款】大多书己之姓名,若一字名者多加一〔书〕字。【四字款】多为姓名叁字再加〔书〕字或用二字姓名上加年,年则多用干支。【五字款】五字多叁字姓名上加年或二字姓名上加年,下加〔书〕。【六字款】六字中多以叁字姓名上加某年或两字姓名上加某

  • 水+墨 | 王彦萍:世界或社会给我的感知始终没有脱离“屏风”

    王彦萍WangYanping1982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学士1989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硕士2005北京工业大学建筑与规划学院教授2009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博士1992“王彦萍画展”,中国美术馆1993“93’年度批评家提名展”,中国美术馆,郎绍君主持1997“东方面对西方——中英当代女画家展”英国妇女博物馆1998“王彦萍画展”,荷兰侯合芬画廊1999“世纪之门——1979—1999中国艺术邀请展”,成都现代美术馆2000“世界女性的进步展”,代表中国女画家赴纽约联合国总部参加五十国七十女画家展2

  • 四十岁以后,女人最好的活法就这6个字!早看早享受!

    本文所有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谢谢四十岁之后,最好的活法就是六个字:想开、看开、放开!1人,一辈子都在忙着,累着,奔波着,不论多苦,事,还是没做完。人,一辈子都在省着,攒着,储蓄着,不论多抠,钱,还是没存够。人,一辈子都在忍着,让着,怕着,不论多小心,人,还是得罪了不少。我们一辈子都在读着,写着,感悟着,不论多聪明,亏,还是没少吃。人,一辈子都在觉醒中,不论多淡定,多机智,遗憾,还是有一些。1于是四十岁之后,我明白:世界很大,个人很小,没有必要把一些事情看得那么重要。我们已经很苦、很

  • 法国大爷种了棵“树”,从此再没交过电费!

    来源:环球网当风吹过树叶,传来“沙沙声”这竟然启发了一个新能源项目。。法国的NewWind公司发明了世界首款风力树发电机——WindTrees这个公司的创始人曾经是一位电影编剧和作家,名叫Jeromemichaud-lariviere在一次公园散步时,他感受到微风拂过头顶与树叶的“沙沙声”,激发了心中的小火苗,于是在2011年创立公司开始研发风力树。。风力树没有传统风力发电设备的傻大黑粗,看起来更像一件雕塑艺术品:每当微风轻轻吹过“叶子”就会在树枝上翩翩起舞,产生持续的电能每片塑料“叶子”中都内

  • 贾平凹:新的一年,学会拒绝

    作者:贾平凹行走于世间,接纳或拒绝,爱或不爱,放弃或执著……每个人都应有接纳与宽容之心,但也要学会拒绝。我拒绝麻木。虽然生活的磨砺让太多的热情化作云,但不能让感情磨出老茧,如果没有云让眼神放飞追逐,那么生还有什么乐趣。我拒绝永远明媚的日子。因为那是虚幻的梦境,痛苦可以让我成长,让我坚强。生活中的阴雨与风雪使我能清醒地在春梦中看清脚下的路。我拒绝折下那朵盛开的小花,那是在毁灭美的生命。一枝脆弱的纤细花茎,经过多少挣扎与痛苦才盛开出美丽,怎忍心为个人的私欲而去毁灭别人的幸福。我只求远远地望着,默默祈

  • 奴性哲学10句话!

    来源:思享无界01.你不能改变别人,只能改变自己奴性潜台词:改变有很多种,但是一大部分喜欢用这句话给别人洗脑的人,强调的总是让人变得柔顺的那一面。遇到了矛盾,要求你先理解体谅,先改变自己的态度,而且是“只能”这样做,他们会反复地强调你“只能”这样做,甚至把某些不该你承担的责任,推到你的头上。凭什么不能改变别人,就要改变自己?需要改变的是对付别人的方式,而不是自己的原则。改变有很多种,比如有人天天抽你,你改变不了这个人,但是你可以选择1.抽他;2.离他远点,他要是继续缠着不放,抽他;3.调整心态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