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倾国红颜:大燕女皇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2 1:57:23 来源:网络 []

书名:倾国红颜:大燕女皇

第11章:输不起

原来,他并没有走远。说明http://www.163woman.com/

原来,他只是静伏在暗处,想借他人之手,逼殷玉瑶说出实情。

不想先是紫衣人,后是蝶姬,接着连燕煌曦这个正主也出现了,还在最紧要的关头察觉了他的存在,迫得他不得不现身。

天光收尽,夜幕降临。

相峙而立的两名男子,一样地冷,一样地傲,从骨子深处,散发着一股遗世独立,舍我其谁的霸气。

霍霍剑影破天,树林间卷起阵阵罡风,无数细碎的枝叶从殷玉瑶腮边掠过,擦出道道细碎的血痕。

高手对阵,最忌分心。

此一战,落宏天是全神贯注,但燕煌曦却做不到,因为,在竭力迎战落宏天的同时,他还得顾全殷玉瑶的安危。阅读http://www.163woman.com/

幸好落宏天不是个阴损之人,虽早已看出他的弱势,却并没有像一般杀手那样,选择从殷玉瑶下手,而是与燕煌曦正面过招,拼死搏杀。

数招过后,燕煌曦也明了了落宏天的心意,抢进猛攻几招,拉着殷玉瑶跳出圈子,将她推至一棵杪树后,再次挺剑迎向落宏天。

紧紧地抱着树干,殷玉瑶一眨不眨,注视着已经旋成一团的两人,生怕错漏了任何一个细小的环节。

燕煌曦,你不能输,一定不能输!

双手不知何时已然松开,合拢放在胸前,殷玉瑶目光虔诚,在心中不住地祈祷着。

但是事态,却没有朝着她期望的方向发展——落宏天毕竟是经历严酷训练的杀手,体力和技巧上,终是胜燕煌曦一筹,尤其是经过长时间的激烈搏斗,燕煌曦显露的破绽越来越多。

随着“嗤”的一声轻响,月白锦袍被凌厉剑气撕裂,燕煌曦的右臂上,随之绽出一条血口,殷殷血渍很快浸出,染红衣袍。

满空剑光顿收,流霜剑划出长长的弧线后,归剑回鞘。小说倾国红颜:大燕女皇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冷凝视线淡淡投落在燕煌曦脸上,落宏天极缓极慢地吐出四个字:“胜负已分。”

燕煌曦面色沉冷,身形屹立如山。

“你怎么样?”顾不得许多,殷玉瑶匆匆上前,扶住他的胳膊,低头查看着他的伤势。

慢慢地,燕煌曦抬起左手,倒转剑 柄,对准自己的胸口。

殷玉瑶大惊:“你,你要做什么?燕煌曦,你千辛万苦从重重包围中冲出,难道要因为一场小小的输赢,就将性命葬送在这里?”

“输,就是输。”燕煌曦面无表情,轻轻吐出四个字。

遽风乍起。163女性网

数点寒星,骤然从燕煌曦袖中射出,直袭落宏天。

落宏天双瞳一紧,身形骤然往后仰倒,呈水平姿态迅疾倒射,险险避开来势汹汹的攻击,等他化解自身危难立住身形,再度凝目朝树林间看去时,除了几片飘零的残叶外,幽森的树林间,已经空无一人。

十指猛然攥紧,发出“咔咔”的碎响,落宏天眸中迸射出噬血的冷芒,站在原地伫立半晌,方才转身,无声无息地遁入夜色之中。

“你怎么样?”

纵横连绵的田埂间,几堆高高的稻草堆中。殷玉瑶看着面色惨淡如纸的燕煌曦,神情急切地连声追问。

“我没事。”燕煌曦牙关紧咬,双眼微闭,“……只要休息一下就好。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你好好躺着,千万别乱动。”殷玉瑶叮嘱一句,松开他的手臂,刚要起身离开,却被燕煌曦伸手拉住,“你……去哪里?”

“找草药。”

“草药?你会?”

“懂一点点,你放心吧,我不会胡来的。”轻轻抽出手腕,殷玉瑶脚步轻快地走出草堆,开始在枯旱无水的田地里四处找寻起来。

空中的云影缓缓飘移着,露出小半边月牙,就着淡淡的天光,殷玉瑶很快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提着一篷还带着泥土的杂草,奔回燕煌曦身边。

“就这?”燕煌曦微微睁眸,扫了一眼她手中的东西。

“你别小看它。原文163woman.com”殷玉瑶不理会他不太好看的脸色,将“杂草”连同黄泥一起,在膝盖上捣碎,一层层糊在燕煌曦的伤口上,然后仔细地观察着他的神情,“怎么样?现在觉得如何?燕煌曦眸中闪过一丝异光,却没有答话,只是漠然地哼了一声,以示肯定。

“糟糕,”殷玉瑶的目光忽然落在他的小腹上,“这儿怎么也出血了?”

说着便伸手去解燕煌曦的腰带,却被燕煌曦“啪”地打开:“你做什么?”

“当然是帮你治伤了。”殷玉瑶满脸的莫明其妙,“难怪你会打不过落宏天。”

“谁说我……”燕煌曦一听,胸脯顿时剧烈地起伏起来,接着又是一阵猛烈地咳嗽,“谁说我打不过他?”

“好好好,你行,你有本事,你天下第一,行了吧?”殷玉瑶好笑地摇摇头——没想到堂堂大燕四皇子,竟如此好胜。

“喂喂!”直到腹部上冷凉之感传来,燕煌曦方才回过神,又恼又怒地道,“大胆!本皇子要,要杀了你!”

“行啊,”殷玉瑶已经迅疾地给他腹部伤处涂上药草,轻轻系上腰带,缩回双手,还朝燕煌曦吐了吐舌头,“反正你早就打算这么做了,不差这一次。我就坐在这儿,等你来杀!”

“你——”燕煌曦眼中满含怒色,却丝毫没有当日连心岛上,那凌厉的杀意,只是直直地盯着殷玉瑶,仿佛要在她身上戳出两个窟窿来,“胆大包天的女人!”

“是,”殷玉瑶点头,“我的确胆大包天,否则你也没命活到今天,早死在燕云湖里了!燕煌曦,不管怎么说,我总算救过你一命,所以——”

“所以什么?”

“所以我希望,在这件事结束以后,你能帮我做一件事。”

“哦?”燕煌曦俊朗的眉头高高挑起,眸底轻漾起几丝不屑——原来这丫头费心心思,是想向他讨赏,他倒要瞧瞧,她会如何地狮子大开口。

“我要你帮我找到母亲和弟弟,让我们一家人平平安安地离开。”

“然后呢?”

“然后?什么然后?”殷玉瑶眨眨眼。

“就这样而已?”

“没错,就是这样而已。”

燕煌曦沉默了,任他千思万想,也没料到这小小女子想要的,竟然仅此而已。

是他错看了她?“好,我答应你。”良久,燕煌曦坐直身体,面色郑重地吐出五个字。

“那就好。”殷玉瑶顿时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笑容如花绽放。

“难道,”燕煌曦冷睨着她,忍不住追问道,“你就没有想过,向我讨要黄金万两?锦衣玉食?华厦高堂?”

“我所在乎的,只是家人的平安,至于其他的,与我何干?”殷玉瑶眸光清澈,“况且父亲一生心心念念的,就是我们能过上平静安宁的生活,至于世间的富贵荣华,并不是我殷玉瑶想要的。”

“那么,”燕煌曦的眸色又深了两分,“你想要的,是什么?”

“是——”殷玉瑶偏偏脑袋,“奇怪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不想说,那就算了,”燕煌曦耸耸肩,满脸的无所谓,“不过从现在起,你得寸步不离地跟着我。”

“为什么?”

“我怕你离开我不到十步,要么,被人抓去喂了老鼠,要么,被人迷得晕头转向,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

“原来你——”殷玉瑶高高跳起,伸手指着燕煌曦的鼻子,“什么都看到了,那你为什么不出手?就是为了躲起来看好戏吗?”

“是——”燕煌曦点头,“我就是想好好看看,你这个傻瓜能挺到几时,没想到,人家一曲迷魂,你就神智大乱了。”

“你还说!你还说!”殷玉瑶俯腰抓起几把泥土,不管不顾地洒到他脸上,“要不是因为你,我会被那些人这么欺负吗?”

“野丫头,你的胆子还真不小,知道我的身份,也敢如此妄为!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殷玉瑶挥舞的手臂猛然凝住,微微怔了怔,侧身在草堆上坐下,转眸看向远处:“我姓殷,名玉瑶。”

“殷玉瑶?好,从现在起,你就是本皇子的贴身侍女,在本皇子返回浩京之前,你最好安守本分,乖乖呆在本皇子身边,哪儿都不许去,听明白了么?”

“明白了。”

“大声点儿。”

“明白了!皇子殿下!”

月儿再次藏进浓密的云层里,深郁的夜色模糊了大地上所有的一切,包括那对懵懂相遇,到此际仍不明白命运玄妙的年轻男女……————————————————“这就是郦州大营?”已是一身男装打扮的殷玉瑶瞪大双眼,好奇地看着眼前一座座堡垒似的帐篷。

“别多问。”燕煌曦严厉地扫了她一眼,带着她直奔帅帐,急着将圣旨之事告诉外祖父。

帅帐之中,铁黎正端坐案后,双眉紧蹙地盯着手中的信函,满面凝重。

“外祖父,”燕煌曦上前,微微躬身,“我回来了。”

“曦儿?”铁黎抬头,神色稍松,从椅中站起,“事情办得如何?”

燕煌曦没有回答,而是转头看向默立在身后的殷玉瑶,示意她上前:“快来,拜见铁大将军。”

殷玉瑶先是一怔,继而踏步上前,朝着铁黎侧身一福:“民女殷玉瑶,见过铁大将军。”

“她——”铁黎的眉头高高隆起,“是怎么回事?”

不待燕煌曦答言,殷玉瑶已然脆声言道:“民女知晓圣旨的下落。”

“什么?”铁黎神色陡变,视线继而落到燕煌曦脸上,“她就是你在燕云湖上遇到的那个女子?”

“是。”燕煌曦颔首,“是她拾起我落在连岛上的圣旨。”

“那,圣旨现在何处?”铁黎不由屏住了呼吸,虎眸一眨不眨,紧紧地盯着殷玉瑶。

“在——”殷玉瑶刚要出声,铁黎忽然抬臂,随手抓起一支令箭,掷向帐顶。

但听得“当”地一声金属交击,令箭直直坠落,重重掉在地上。

帅帐之中霎时一片沉寂。

“上面有人?”燕煌曦满眸冷然,徐徐吐出四个字。

“想不到,他们连我这戒备森严的大营都敢闯。”铁黎眉头深锁,嗓音缓沉,“看样子,这郦州大营,也不安全了。”

“外祖父,您的意思是?”

“出海。”铁黎吐出两个刚硬至极的话来。

“出海?”殷玉瑶和燕煌曦俱是一怔——在这个时候,在这个最敏感最危险的时候,出海?“是的,”铁黎口吻决然,毫无商量的余地,“就是出海!”

祖孙俩对视良久,终于,燕煌曦缓缓地点点头:“好,我出海。”

“明日一早,我会让副将林昂,率领两百名兵士,亲自护送你们前往码头。”

“是,外祖父!”燕煌曦再没有多言,朝着铁黎一拱手,转身带着殷玉瑶疾步退出大帐。

夜深,千帐灯。

摇曳的光影投在殷玉瑶洁皙的侧脸上。

“为什么要出海?”看着对面神情慵懒的男子,她终是忍不住问出口。

“不知道。”燕煌曦毫不吝惜地给予答案,却是毫无用处的答案。

“不知道?”殷玉瑶顿时瞪圆了眼,“不知道你还去?”

“外祖父征战沙场多年,他让我们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我们只要依言行动就好。”

“是吗?”殷玉瑶暗自咕哝一句,掩唇打了个呵欠,“那——今天晚上我睡哪儿?”

“这儿喽。”

“这儿?”再次瞪大水灵灵的眸子,殷玉瑶晃着头左右环视,“只有一张床嗳,怎么睡?”

“两个选择,”燕煌曦竖起两根手指,在她眼前一晃,“第一,和我一起睡床;第二,睡地上。”

“和你一起……睡床?”看着某人那张眉飞色舞的脸,殷玉瑶不由暗暗腹诽。

“怎么样?考虑清楚没有?”某人挑起眼角,斜睨着她。

“我——”殷玉瑶龇龇牙,“睡地上。”

“随便。”燕煌曦脱去外袍,走到榻边往上一趟,大张旗鼓地占据了整个床铺。

扫了某人一眼,殷玉瑶站起身,走到帐壁边,取下挂在上面的两张兽皮,选了块干燥的地面铺开,权充卧铺。

连日的奔波,她真的是累了,头一沾毛乎乎的兽皮,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烛火忽闪忽闪地跳跃着,勾勒出少女优美的侧部轮廓……躺卧在榻上的燕煌曦,忽地慢慢坐起,悄无声息地下了床,一步步,走到殷玉瑶身边,俯头凝视着她——直到此时,他方才第一次看清她的模样。

燕云湖上,匆匆忙忙视线交汇,在混乱的情形中,他误打误撞地上了她的船,然后晕厥,是她不计较他陌生人的身份,出手相救,还帮他逃脱大内侍卫的追杀。

然而,他却不敢信她。

直到现在,仍然不敢。

因为他无法判断,她是不是某方势力设下的局。

一个环环相扣,引他入陷的局。

这也是连心岛上,他想杀她的另一个理由。

“为什么杀我?为什么要杀我?”她怒问蝶姬的话,突兀地在耳边炸响,燕煌曦的双眸,在闪烁的烛光中,划过几许凛冽的光。

不是他心狠;不是他多疑;他只是输不起。

输不起大燕的未来,输不起天下的安宁,输不起父皇母后,还有无数将士对自己的信任。

所以,殷玉瑶,你不能怪我。

倘若,被我发现一丝一毫的疑迹,你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倾国红颜:大燕女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倾国红颜 或 大燕女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一夜相思絮满城15章(015 顾东城,我们永生不见!)

    原标题:一夜相思絮满城15章(015顾东城,我们永生不见!)小说名:一夜相思絮满城015顾东城,我们永生不见!顾东城闻言起身,想也没想便奔向陆采薇的病房,里面果然没有一丝人影。“怎么失踪的?”他扯过医护人员的衣领问。“我们也没注意,住院部里里外外也找遍了,就是没有。”那人回答。顾东城松开他,吩咐:“给我扩大范围!”陆采薇身体本来就弱,难产好不容易才把命保下来,这会儿离开医院简直是不要命了。原本很好的天气也突然乌云密布,一声惊雷,天空便下起瓢泼大雨。顾东城心急如焚,却又无能为车。整整二十四小时后雨

  • 迫嫁豪门:钻石老公的深度溺爱15章(第15章 没有观众的婚礼)

    原标题:迫嫁豪门:钻石老公的深度溺爱15章(第15章没有观众的婚礼)小说名字:迫嫁豪门:钻石老公的深度溺爱第15章没有观众的婚礼她不要单独跟他在一起,他是魔鬼啊魔鬼。“小姐,你怎么了?”“我没事,爸爸妈妈走之前有没有说什么?”“夫人说,她陪老爷出去散散心,等老爷心情好了以后就回来,夫人让小姐不用担心他们,只要……”“只要什么?”“只要小姐尽快生个大胖小子让他们抱就行了。”说完,小佣人的脸瞬的红了起来,不敢再看叶歆婷。叶歆婷却是一阵煞白。她倒是把这件事给忘记了,她嫁给萧子赫的任务就是两年之内给萧家

  • 青隽寂凉城15章(第15章 肾脏周围出血,不能取肾了)

    原标题:青隽寂凉城15章(第15章肾脏周围出血,不能取肾了)小说:青隽寂凉城第15章肾脏周围出血,不能取肾了顾凉城看着眉眼精致漂亮的女人,低沉的嗓音像是在冰水里浸过,冷厉渗人,“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再让我听到你诅咒瓷儿我卸了你的舌头。”池隽忍不住笑了,那笑声在这样的氛围里显的尤为渗人,“如果我诅咒她她就会死的话,我一定多说两句。”男人静静的盯着她巴掌大的小脸,漆黑的眼眸里凝着厌恶的情绪,“池隽,你恶毒起来可真是让我刮目相看。”池隽挣扎着想要挣脱冷亦压着她的手臂,奈何根本无能为力,男人冷酷绝情的嗓音

  • 邪恶总裁:爱妻束手就擒15章(第15章 睡他房间?)

    原标题:邪恶总裁:爱妻束手就擒15章(第15章睡他房间?)小说名字:邪恶总裁:爱妻束手就擒第15章睡他房间?“好。”她满意的点头,没有哪个女人不喜欢大海……跟着他进了别墅的大门,她站在玄关处默默打量,别墅内是不动声色的豪华,浅蓝的窗帘,淡白的壁纸,客厅当中是一组浅灰色的沙发,每样家具都干净得像博物馆的展品。“进来吧。”他对她勾了勾手指。“我住哪个房间?”叶北城倒了杯果汁给她,疑惑的问:“现在就要睡吗?”“那还要做什么?”话一出口,她立马感到不妥:“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我知道。”他打断她:“

  • 冷院15章(第15章 给她便是)

    原标题:冷院15章(第15章给她便是)小说:冷院第15章给她便是百里锦墨眉间的褶皱更深了,“筱儿,你有身孕的事程万川知道,他们知道自己的傻儿子没法生下正常的后代,所以对此并不介意。程万山说,会把一身医术教给你的孩子……筱儿,现在程家正得势,我暂时没有办法,你先嫁过去……若你觉得程家人待你不好,我必定灭了程家;若你觉得可以,程家未免不是好的选择……”——程家未免不是好的选择——百里锦墨的话像是惊雷炸在林筱儿心上,她面色铁青。“锦墨哥哥,你什么意思……程家人为什么会是好的选择……难道……锦墨哥哥没有

  • 兽性总裁小猎物15章(第15章 生病了)

    原标题:兽性总裁小猎物15章(第15章生病了)书名:兽性总裁小猎物第15章生病了六月份,水不算很凉,对齐洛格来说,却凉的彻骨。身体瑟缩了一下,才意识到凉的不仅仅是身体,还有心。她拿着花洒对着自己的头拼命地淋,仿佛还不够,心还没有麻木,还会想起衣橱里满满当当的乔宇石买来的睡衣。难道她会不值钱到被那一点东西感动而忘记他的可恶?难道她还可以去想雪儿心爱的男人?她把浴缸里放满凉水,坐进去,再取下花洒对着自己冲。冷的打颤,牙齿咯咯地响,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这样真好,最好能冰冻了自己的心。也不知道洗了多久,她

  • 流年记得我爱你15章(第十五章 人死了,愧疚有个屁用)

    原标题:流年记得我爱你15章(第十五章人死了,愧疚有个屁用)书名:流年记得我爱你第十五章人死了,愧疚有个屁用这两个医生都在说什么?一个个告诉他的消息,他都不相信。另一个医生拿了血袋赶紧进去了,陆靳南想要抓住他,却没抓住,很快,那个宣布“已经尽力”了的医生,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说:“陆先生,请节哀。”陆靳南呆呆的:“我节什么哀?我妻子还在抢救,她没死,你还不赶紧进去?”医生见他精神已经恍惚,说:“您妻子只是脑震荡,和摔断腿,能抢救过来,我们说的是尹小姐……”“尹小姐就是我妻子,你们凭什么不救?我们

  • 闪婚萌妻太撩人15章(第14章 遇见小凡)

    原标题:闪婚萌妻太撩人15章(第14章遇见小凡)书名:闪婚萌妻太撩人第14章遇见小凡“我请你吃冰激凌吧?”费世凡说着,几步跑到公园里的小摊点上买了两支甜筒,把一只递给白迟迟。“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甜筒?”白迟迟奇怪地问他。“我猜的,女孩子不都喜欢吃吗?”“也是呢,我的爱好就是这么俗,哈哈,不过甜筒的确很好吃。又解渴,壳还能当饭吃,越嚼越香。”白迟迟毫无遮拦地笑,一点儿都不做作。不像费世凡以前接触的那些女孩儿,说什么会弄脏手啊,吃东西的时候掩着嘴,看的他生厌。“今天的心情似乎不错,跟你未婚夫和好了?

  • 醉爱情深,奈何缘浅15章(第15章 所以他死了是吗)

    原标题:醉爱情深,奈何缘浅15章(第15章所以他死了是吗)小说名:醉爱情深,奈何缘浅第15章所以他死了是吗苏檀被推出来的时候意识是清醒的,正好经过叶思雨病房的时候听到这句话,他的眸子瞬间眯了起来。生不同床,死不同穴?这不是他一直期待的吗?可是为什么如今从叶思雨嘴里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会觉得特别刺耳,特别难受呢?心里好像破了一个大洞,凉飕飕的。杨靖蓉看着苏檀眉头微皱的样子,低声问道:“怎么样?苏檀,你是不是哪里还疼?”苏檀摇了摇头,然后闭上了眼睛。叶思雨被正式拘捕了,不过因为她身体的关系,看守所还

  • 爱你是我逃不过的劫15章(第15章:怀孕,你要当爸爸了)

    原标题:爱你是我逃不过的劫15章(第15章:怀孕,你要当爸爸了)小说名字:爱你是我逃不过的劫第15章:怀孕,你要当爸爸了“知道,我为什么回来吗?”“为什么?”迟念将唇凑近她耳边,勾唇一笑,“我回来,是来找你报仇的!”谢思琪吓得心肝一抖,“报什么仇?”迟念站在谢思琪上面的台阶,直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谢思琪,“你杀了我的孩子,这个仇我一定要报。”谢思琪终于接受迟念没死的事实,平静下来,露出了招牌式温柔却阴毒的笑脸,“迟念,你想报仇,也得有这个本事,别忘了,楚天是我的未婚夫,他会为我撑腰。”乔楚天?谢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