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金牌猎人之全能混混女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0 0:35:0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金牌猎人之全能混混女
005 神一般的对手

“你们怎么看?”花岵迭站在男子对面,只轻飘飘地扫了一眼,便回头问着杨妤思与太叔攻。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和他在一起的人呢?”太叔攻没有回答花岵迭的话,而是问了一个牛马不相及的问题。

“已经去查了。”

太叔攻点头,“他的死状很奇怪,笑容也很诡异,如果不是中毒,那就是……异种所为,嫌疑最大的,就是当时在房间里的另一个人。”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现在死的是名客人,那异种就是你的……鸭子?”

杨妤思挑衅地看着花岵迭,虽然说的是句疑问话,意思却再明显不过,你是猎人,还是当官的猎人,竟然没察觉到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混进了一个异种,这下看你怎么向委员会交代。

花岵迭无所谓地笑了笑,“事情还没查清楚,别这么早下结论。”

杨妤思冲他翻了翻白眼,对身边的太叔攻说道,“攻,你觉得这次会是什么生物?”

“我不知道,”太叔攻摩挲着下巴,看着沙发上的男子,若有所思地说道,“他的症状不像教科书里描绘的任何一种情况。看他的模样,似乎在死亡来临的那一刻不但不痛苦,反而还十分快乐,这样的手法我还真没见过。原文163woman.com

杨妤思点头,学校里的标本的确没有类似的,难道他死的时候看见了幻像,所以才一副飘飘欲仙的模样?“会不会是可以控制人类思维的造梦师?”太叔攻转过脑袋看着杨妤思,问着她的意见。

杨妤思瞅了一眼从一进门就努力保持围观姿态的花岵迭,“还是等他把另一个人找到了再说。”

垂着眼帘看着沙发上的男子,她漆黑的眸子逐渐深邃,不管这次的始作俑者是谁,能在猎人眼皮子底下动手,绝对是个厉害的角色!

约莫十多分钟后,先前那名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凛冽气息的猎人进了房间,身边半搀半拽地带着一名处在半颠疯的妖娆男子,因为神智不清,男子上半身的重量全转移在搀扶着他的猎人身上,软弱无力的双腿打着颤,脚步趔趄,身体时不时地无意识晃动两下。即使那名猎人有再稳健的马步,此时也在他的带动下重心不稳。

“他就是当时在房间里的那名……”由于找不到合适的词,太叔攻的话只说了一半就犹豫地停了下来。

“排班表上写的是他的名字,我在后场找到他的时候他就是这个样子。”保安队长冷言冷语的答道。小说金牌猎人之全能混混女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感觉像是吸了毒。”杨妤思走到妖娆男子身边,轻轻用手托起他的下巴,查看他脸上的神情。

男子嘴角含笑,一脸媚相,与坐在沙发上的尸体一样,嘴角扯到最大,露出整排的牙齿,笑容灿烂却同样僵硬,含春的眼角愉悦上扬,瞳孔放大,神智涣散。此时他的脑袋里仿佛有着一副让他飘飘欲仙的画面,让他的身体兴奋到了极点,有点手足无措的迷茫。

“贵妃,你怎么看?”太叔攻皱起了眉头,帮着猎人男将男子扶到沙发上坐下。

“不知道,”杨妤思老实地摇头,“痛苦到死的案例我见过不少,可兴奋到死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想了想,她把目光转向了花岵迭,“你经验这么丰富,透露点呗。版权163woman.com

花岵迭摇着折扇温吞吞地笑了,自顾自地放了半天电流之后,他慢悠悠地说道,“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况。”

杨妤思怀疑地盯着他,他却只是一直微笑,唇角的笑容极淡,直到感觉到眼睛发酸,她才怏怏地眨了眨眼,郁闷地收回目光。

诡异的猎食行为,诡异的死亡方式,连花岵迭也不知道这东西的来历,究竟要用什么方法来猎杀它?转了转眼珠,她粗着声音说道,“攻,考验你的时候到了,这个时候你要拿出平时你刨八卦的毅力,把那东西揪出来。”

没等太叔攻点头,她慢悠悠地走出了房间。

花岵迭自始至终都站在房门边打着折扇,动作很慢却极其优雅,感觉到身侧的微风拂过,他抿嘴笑了笑,笑容还绽放在嘴角来不及扩散,房门便被杨妤思轻轻带上。垂下眼帘,他嘴角的笑容戛然而止,绚烂的眼底一片清澈。

杨妤思来到五楼保安室,一脚踢开大门,看了一眼正紧张地从椅子上跳起来的年轻的男子,沉着声音说道,“老鸨叫我上来看监控录象,你把302号房的录象调出来。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那个……”从惊吓中回神的年轻男子看着阴森的杨妤思,嗫嚅说道,“老鸨说过,为了客人的隐私,我们不在房间里装摄像头,他、他是不是记错了。”

嗯?杨妤思一愣,随即说道,“那你把大厅和走廊的录象给我找出来。”

男子一边惶恐点头,一边战战兢兢地重新坐下,在电脑前一阵捣鼓之后,他起身说道,“已经调出来了。”

杨妤思一屁股坐下,鼠标在播放器上面轻轻一点,屏幕上出现了四格画面,这是事发前半小时的录象,静静看了几分钟后,其中一组画面上出现两名男子,互相搀扶着站在“纸醉金迷”的半椭圆形拱门外,因为光线的关系和角度的问题,两个人都只录下了朦胧的背影。

随后两人走进大厅,画面转成了正面,画面上左边那名男子的模样很清楚,就是坐在沙发上死去的诡异男子,而右边那名男子……杨妤思皱起了眉头,不知道是无心还是有意,他脑袋上戴了一顶鸭舌帽,帽沿儿拉得很低,将他的整张脸完全遮住,再加上他一直埋着脑袋,侧着身子对着大厅里的摄像头,根本就无法看清他的模样。

她试着放大图片,又用了软件调整,男子的脸始终模糊,只能从帽沿下露出的发丝知道那是名金发男子。

两人来到二楼,在酒吧吧台停留了很短的时间,鸭舌帽男始终侧着身子对着摄相头,将脸撇到一边。来自http://www.163woman.com/两人很快选好了一名鸭子,正是此刻神智不清的妖娆男。

再然后,三人出现在三楼的电梯出口,半搀扶半勾搭地走进了302号房间,一路上鸭舌帽男有意无意地埋着脑袋,直到最后背对摄像头走进了房间。此后画面上没有一点动静,直到十几分钟后,房门再次被打开,鸭舌帽男率先走了出来,站在房门前,他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微微抬头,嘲讽中带着挑衅的目光从帽沿下掠过,盯着摄像头看了两秒,才慢悠悠地朝消防通道走去。

杨妤思甚至还认为自己看见男子的嘴角朝上翘了翘,露出了鄙夷的微笑。

又过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房间大门再度被打开,那名神智不清的妖娆男子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无意识地在走廊上徘徊,然后消失在画面里。

杨妤思猜测,他可能凭着潜意识自己回到了五楼。

而这时,屏幕上的另一组画面已经到了“纸醉金迷”大门外,鸭舌帽男子站在主干道旁拦了辆出租车离开。

这就没了?杨妤思皱起眉头,朝椅背上靠去。

她猜得不错,当时房间里不止两个人,消失的路人丙才是他们要猎杀的生物。

只是她还是很奇怪,那东西究竟是什么物种,用了什么方法让那两个人一个死在极其快乐当中,一个到现在还沉溺在飘飘欲仙的快、感里,而她最在意的,是那鸭舌帽男为什么会放过第二个人?她才不相信什么良心发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么狗屁的话,当时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打断了男子的猎食。

沉吟了几分钟,她回头对年轻的保安点了点头,朝五楼花岵迭的办公室走去。

杨妤思回到花岵迭办公室时,正好看见他坐在紫檀木书桌前,右手撑在书桌上,歪歪斜斜地支着脑袋,斜着身子看着手里的文件。

花岵迭的视线从文件上收回,笑眯眯地问道,“你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

杨妤思走到书桌对面的沙发坐下,迎上花岵迭过于温柔的眼神,促狭地说道,“我到处转了转,看了看这里鸭子的情况。”

“有没有感兴趣的,我可以安排,”花岵迭收起手里的文件,好不容易挤出个扭捏的表情,娇羞地说道,“当然如果你觉得我不错,我也不介意今天晚上卖力卖力。”

后背一凛,杨妤思玩味地半眯起了眼睛,揶揄地盯着花岵迭,这家伙,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她的底线,他究竟是试探还是平时这样惯了。如果说这是他的秉性,怎么没见他对别人暧昧,他究竟想做什么?她的目光不加掩饰地直勾勾地戳在花岵迭脸上,起初花岵迭还无所谓地笑着,渐渐地,这抹笑容淡了下去,到最后只剩下嘴角僵硬地上翘。

切!

和她比谁的脸皮厚,他是活得不耐烦呢,还是想找死!

“厚脸皮”是她为数不多的,可以拿得出手的技能,她是练过的!

金牌猎人之全能混混女》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金牌猎人之全能混混女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

  • 金牌甜妻,总裁宠婚131412章

    原标题:金牌甜妻,总裁宠婚131412章小说书名:金牌甜妻,总裁宠婚1314第12章老修女Anne没想到,五年没见,她竟然成了明星。在这样的场合,见到这个害了自己的女人,她捏紧了拳头,把满腹的恨意埋进了心里。周围小明星们的语气又酸又崇拜。“没想到叶冉也来了,她这个身价,也跟我们争经纪人!你说,我们还有机会吗?Anne肯定不会选择我们的!”有人跟着附和道。“唉!叶冉的身价可不是咱们能比的!”“真可惜,Anne可是金牌经纪人,她手里肯定有不得了的好资源,我们算是没戏了!”苏北顿时愣住,没想到这些明星

  • 用尽生命等你爱我12章

    原标题:用尽生命等你爱我12章小说名称:用尽生命等你爱我第12章你敢死?!薄炎熙从殷家出来就直奔殷茜的住处,将车子停在她对面,正巧能看到她的窗子。此刻,他的双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俊脸上也如同凝霜一般。见到崔彦低头吻了她的额头,之后两人一起出来,他的眼底更加积云汹涌!崔彦没有看到薄炎熙,却能感觉到有两道犀利的视线落在他身上。他四处看了看,皱眉说:“茜茜,你住在这里不安全,还是搬到我那里去吧,婚前我不会碰你。”殷茜摇头,“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放心,就算他来,我也不会开门,如果他骚扰我,我会报警。”“

  • 原来你也爱过我12章

    原标题:原来你也爱过我12章小说名字:原来你也爱过我第12章叶馨然已经死了“我最后警告你一遍,哪怕你还有一点点良心,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承认!”“说,你到底把馨然藏到哪里去了!”许安宸松了手,黎沐笙像是一个破布娃娃一样跌落在地上,剧烈的咳嗽起来,满脸惨白。他解开外套扣子,纡尊降贵的蹲了下去,看着黎沐笙无神的双眼,心底一阵滞梗。甩了甩头,他把奇怪的想法甩开,也逼着自己不要去看黎沐笙的狼狈,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她罪有应得的!“叶馨然已经死了,是叶诗雨害死的!”黎沐笙粲然一笑,嘴角的凄凉铺天盖地,看的许安

  • 空折桃花待君归12章

    原标题:空折桃花待君归12章小说:空折桃花待君归第12章毒药“你让青竹给我送去了银耳羹,却没想到吃了那晚碗耳羹的人是月婉吧?”穆君离声音愤怒,看着苏锦的目光让她不寒而栗。苏锦看着倒在地上的青竹,霎时间什么都明白了。怪不得青竹晌午的时候那般反常,原来竟是被人收买了!怎么会这样……青竹可是从小伺候她的丫鬟……在这一刻,苏锦对这个世界彻底失望,人和人之间哪有什么感情,都是假的,假的!青竹把一切都揽在了自己身上,却比直接指认苏锦更能让穆君离相信。苏锦苍白的辩解:“不是我,我什么都没做,我什么都不知道。”

  • 余生悄悄想起你12章

    原标题:余生悄悄想起你12章小说名称:余生悄悄想起你第12章薄云迟,能不能别这么残忍……江水冷得让人发颤。陷入黑暗前,乔微微好像看见了一张长得很像薄云迟的脸。又好像是幻觉。不知道过了多久,黑暗中,听见宋暮景焦急的声音:“微微,你母亲她……”乔微微突然惊醒过来,坐起身,抓住宋暮景的大掌:“我妈怎么了?”宋暮景怔了怔,顿住,半晌才温声道:“你先休息一会儿,其他的事情,等你好了再说。”乔微微直直地看着宋暮景,喉咙有些干涩:“我妈是不是……”“你别胡思乱想。先睡睡。”宋暮景朝着她温和地笑了笑,眼底里繁星

  • 我曾爱你如生命12章

    原标题:我曾爱你如生命12章小说:我曾爱你如生命第12章不思悔改顾清欢醒来已经是三天以后。她第一反应就是下意识的伸手去抚摸自己的肚子。“孩子,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她记得自己被推进了手术室,医生告诉她,是江城皓要给他做人流手术。而这场手术的风险很大,之后她很有可能,再也怀不上孩子了。江城皓!他是那么迫不及待的想把这个孩子扼杀,然后狠狠的将她抛弃,好跟程雨菲结婚。她已经放弃,不会再阻碍他们在一起了,为什么他们还是不肯放过一个没出世的孩子?病房门被打开,程雨菲微微含笑,走了进来。“你来干什么?出

  • 唯愿余生不逢你12章

    原标题:唯愿余生不逢你12章小说书名:唯愿余生不逢你第12章换床单她要去找尹馨馨和叶临昊说明白,恨她折磨她可以,凭什么连累无辜的苏悦一家?“开门!我要见叶临昊!”白静萱疯狂地敲着门。这时,管家正好从外面进来,见到白静萱有些为难,“少夫……白小姐,您最好不要出现在这里!”白静萱心中一抖,昔日她从小在这长大,叶母还在的时候,自己是掌上明珠;但是现在,连叶临昊家的下人都看不起自己了。见管家死活不肯开门,白静萱便趁他不注意,直接抢过钥匙,“啪嗒”一声,门一开,她就往楼上冲。还是那个熟悉的家,只不过,已经

  • 洛华12章

    原标题:洛华12章小说名:洛华第12章前往紫宸宫“我和明兰认识了很多年,一直是她照顾我。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背信弃义不管她。你如果能放下成见,我今后会对你好一些……”“够了!”洛汐终于受不了了,转身红着眼眶大声打断凤夜栩:““你自己瞎了眼不分善恶,凭什么还想让我改变想法!”“你只知道明兰说的,却不知道还有一个女子因为你的花言巧语抛弃一切来着冷清的九重天。”“你只知道她陪着你,却不知道还有人在黄泉彼岸等了你几百年!”洛汐冷笑了一声:““凤夜栩,我不需要你对我好,我只想看到你后悔的模样!”洛汐的衣袍被风

  • 许你凉薄不曾来12章

    原标题:许你凉薄不曾来12章书名:许你凉薄不曾来第12章偷跑出去沐许凉闻言,十分疲惫的回道:“这是在他的家里,我那么防备做什么。”呵,那个冷酷的恶魔想要如何对待自己,再多防备也没有用。陆湛宁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飞扬的长眉微微上挑,双手掰过她的肩膀,让她面对着自己:“你瘦了。”原来那一双动人的水眸里炯炯有神,神采奕奕颇为灵气。可现在暗淡无色,身子更是娇弱无比。那柔软的腰肢似乎比柳叶还瘦,看上去盈盈可握。“瘦了也好,省得费尽心思去减肥。”沐许凉不想任何人看见自己的狼狈,便随意的找了一个借口。“胡说!你

  • 求你别爱我12章

    原标题:求你别爱我12章小说名字:求你别爱我第12章陷害季夜寒从床上站了起来,光着脚跳下床,蹲在洛水的面前,漆黑的看不到底的眸子紧紧的盯着洛水,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怎么,还真的想要全世界都知道,沈济宁就是你的姘夫?”“不是??????”洛水说话都成困难,伸手挣扎,但是很快她的手就被季夜寒给控制了起来,完全动不了,只能转动着眼睛,无力的看着疯狂的男人。“不是???????姘夫。”这个词从季夜寒嘴里说出来,份量千万斤重,像是要把她千疮百孔的心脏全部压碎一样。“呵呵?????狡辩!”季夜寒不肯听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