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冥婚:养只鬼老公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9 21:29:4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冥婚:养只鬼老公

第三章 木像里的男鬼

天,这到底是什么玩意?是鬼吗?不要,我还年轻,还不想死!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就算我能动我也不敢动,我听人家说这种时候如果你回头,肩膀上的火会熄灭的,阳火熄灭了我会死的。小说冥婚:养只鬼老公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我更不敢跑,万一我一动,鬼直接扑上来要我的命可怎么办。

“我没有害你,你不要害我。”我只有大声的叫起来。

“是你把我弄醒的!”这个时候,我背后的“东西”竟然开口说话了,他还是个男的。

我听的一头雾水,忙解释道:“我没有埃”

“是你的血唤醒了我。”

血,我的血……我用力的咽了下唾液,冷汗从脑门一路滑进了内衣。那也就是说,他真的是我带回来那遵木雕了!

我脑袋里就着香港鬼片里那些因为样小鬼而“惨遭不幸”的主人公。小说冥婚:养只鬼老公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尼玛我好后悔哦!早知道我就不养鬼了。“那个——我没有恶意,你、你不用现身吓唬我吧。”

搭在我肩膀上的手忽然消失了,我浑身像是过了一把电,电流刺激的我浑身抽搐,过了好一会儿才恢复正常,这时我发现我能动了。

我回过头去,只见一个穿着民国军装的男人正翘着腿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没错,民国,军装,我在剧组里经常看到。

而且以前上历史课的时候老师也提到过,自从袁世凯登基以后,民国的军装就一直都是型男的代言词。

我很好奇他长什么样,可是屋里的灯全灭了,我只是看到他的外形跟轮廓根本没法看到他的长相。推荐163woman.com不过仔细想想,就算他长得不吓人我也害怕,他必竟是鬼埃

我站在原地不敢动,同时把门角的棒球棒举了起来。我说:“鬼大哥,我错了,求求你回去吧,你别吓唬我了。如果你有什么冤情或者心愿未了的话你可以托梦告诉我,你下面缺什么我都烧给你,但是你别吓唬啊,我胆子校”

“你这是求人的态度?”他问,“再说你让我回哪儿去?是你把我唤醒的!”

“我……我……那我现在求你回去继续睡行不行啊?”

“呵!我就奇怪了,既然你怕我干嘛还要养鬼?你就不怕鬼把你给吃了?”

“你还吃人?”我惊悚的像只炸了毛的猫,身上的头发跟汗毛几乎全都是竖着的。

男鬼瞧见我,忽然大笑起来。那笑声跟三国演义里的曹操似的,浑厚有力还特别不羁。他说:“你别怕,我不吃人!尤其是你,毕竟你是我饲主又是我的阴缘人,我要是害了你可要遭天谴的。”

“‘姻’缘人?那是什么鬼?”

“不是联姻的姻,不过你也可以那么理解,因为……”他低头笑笑,随即化成一阵灰色的烟雾飘到我眼前,然后又化成了人形。小说冥婚:养只鬼老公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我一慌,无意中踩碎了脚边的花盆,又不幸的被碎片绊了一跤,直向后栽了过去。

我家阳台没有任何防护措施,我原本是为采光跟晾衣服而特地没弄的,没想到我竟然会有掉下去的一天。

啊的一声,我怕大头朝下就这样飞速的朝着地面而去,就在我以为我快死了的时候,忽然感觉身子的被什么东西抓住了,一瞬间再也没有往下坠的感觉。

从惊慌跟不安中清醒过来,我发现自己正被那只鬼抱着飘在天上。恩,没错,是飘在天上!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尼玛难道是在拍韩剧?我很想用力的抱紧男鬼的脖子,可是一想到他是男鬼我就害怕。

我用力的挣扎,大声的喊叫,甚至在情急之下对着他又踢又踹又咬又挠,反正就希望他能放我下去,我们之间能保持一个我认为安全的距离,没成想的是——他还真放了。

结果,我从三楼掉进了二楼我家的阳台——

嗽的一下,咚的一声,我从天而降。原文163woman.com

男鬼咒骂道:“你这女人怎么回事?我好心救你,你反而挠我?”

妈呀,男鬼生气了会不会吃了我?话说我挠他了吗?哦,可能是刚才乱闹的时候误伤的。

“你你你你别靠近我。”在我飞速向后爬的过程里,无意中撞上了花架,两秒钟后我被掉下来的花盆砸中。

这时候脑袋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萧樊果然没有骗我,他说我乌云盖顶必有倒霉事发生,结果我还真发生了。

紧跟着我头一晕,眼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醒来以后,天已经亮了,我的手机铃声跟闹铃声同时响着,吵得头都要爆炸了,关键是我还头特别疼。

关上闹铃,我看了一眼电话,来电显示是袁圈。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我善心的接了,就听见他在电话里喊着:“大小姐,我在你家门口呢,手里拎着一堆东西你快点给我开门。”

搞什么!我烦躁的想杀人,我为什么要接这个电话?大姐我的这头还疼着呢,他还非要我起床,真没有公德心。

我几乎是从床上爬起来的,打开门就看见袁圈拎着一大兜子东西往我屋里走,边走还边问:“唉,你头怎么了?没事吧?”

头?我的头……我一愣,对了,我摸了摸,原来我头上正裹着一层薄薄的纱布。哎?我这该不会是那男鬼的杰作吧?

虽然不知道他想干嘛,不过——好像还满贴心的嘛。

“没事。”我说:“不小心撞了一下而已。你那这么多东西来干嘛?”

“给你的埃”他说:“你看你都出血了,怎么撞的啊你,来让我瞧瞧!”他把东西一放,立即过来看了看,“幸好不严重,还疼不疼?走,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下。”

我白了他一眼,闪去沙发上躺着:“还检查?我哪儿有钱埃你放心,姐没事。对了,你干嘛给我送这么多吃的?”

他说:“前几天我就发现你冰箱里什么都没有了,你也不知道多买点东西屯着。对了,鹏哥说你最近没有通告就不用去公司了,好好在家里休息,有戏的话他会联系你的。”

“连公司都不用我去啦?”像我们做艺人的,有时候也需要朝九晚五的去公司晃一下,现在连这个都不需要我做了,那是不是证明我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哎,我这是作的哪门子孽!

不过算了,反正去了也没事做,倒不如自己找出路。经纪公司的原则向来都是以赚钱为本。

重点一直都是艺人能否给公司赚钱,而不是公司花多少钱来捧艺人;像我这种没有名气的艺人除非能先让自己火起来,不然就别指望他们包装我,打造我,重用我。这就是现实!

好在我亲爱的袁圈同学来救援我,有他做我的后援我特别安心!

“对了,佳曦没事吧?”我忽然想起昨天的事。“那帮粉丝可真够疯狂的,简直就是把偶像往死里逼啊,弄不死佳曦都活不下去一样。”

“你还没过更疯狂的呢,等以后你成名了就知道,这明星啊可不好做!想想戴安娜王妃当年怎么出的事故?黄家驹怎么遇难的?这要隔上我,简直死不瞑目埃”他洗好了一个苹果递给我。

我接过苹果啃了一口,要说这明星的确不好当,可架不住风光埃坦白说就算这样我也挺羡慕佳曦的,要是什么时候我也能这样该有多好?

说着我扫了一眼阳台上的木像,也不知道那只民国鬼怎么样了,不过瞧他那身装扮,估计一定死了很久了吧。对了*—萧樊好像告诉过我,木像是不能见光!

“你看什么呢?”袁圈顺着我的眼神看到了木像,“呦,你从哪儿买了个这么难看的工艺品?”他来了兴致直接走过去放到太阳底下仔细的看了看,“上面怎么还缠着红线?是不是没开封呢?”

“开你个头。”我立即把木像抢回来,带着一起回了屋子。“我花了好多钱买的呢,你在给我玩坏了。”尼玛这可是见光死的东西呀,他要是给我玩死了,我以后还怎么成为大明星!

不行,他在这实在太危险了,万一把我木像弄坏了,或者激怒了里面的鬼可就麻烦了,我看来逮下逐客令了。

“对了,你还有事吧。”我说:“公司那边一定有很多事要做,你先回去,我们改天聊,拜拜!”我一路把他推到门口,当的一声关了门。

他走了之后我把木像放回到佛龛,马上祈祷说:“鬼啊,鬼啊,也不知道你还活着没,你要是活着的话可千万别怪我那哥们,他是乡下人没见过世面,你可不要生气!”

冷不防的,一个声音忽然说……“我早就死了很久了!”

冥婚:养只鬼老公》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冥婚 或 养只鬼老公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小说总裁爆宠小逃妻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爆宠小逃妻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总裁爆宠小逃妻第6章:乖乖躺好宫澈似乎被‘离婚’这个字眼刺激到了,眸色暗沉了几分。“记性怎么这么差,我刚才跟你说,离婚协议我没有签,我们还是夫妻。”他语气危险提醒道,粗鲁地撕碎她的衣服。“即使我们还是夫妻,但只要我不愿意,你强迫了我,这算婚内强X。”许念歇斯底里挣扎着。“婚内强X吗?就像离婚,罪名是否成立,由我说了算。”他笑得得意,吻了一下她的脸颊,又说,“如果反抗不了,聪明的人会乖乖躺好,当做享受。”说完,他在她挣扎中沉下身去。开始饕餮般享

  • 小说天才宝宝腹黑娘亲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天才宝宝腹黑娘亲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天才宝宝腹黑娘亲第6章契约灵戒直到这时,赫连冰漪已经修炼至灵寂期,只要再有几日她便能顺利修炼成元婴,对此,赫连冰漪心中竟有一丝隐隐的期待。出了冥想状态,外头的天已经黑了下来,赫连冰漪想起这时候是该给她的儿子喂奶的时候了,于是下了床抱起小奶包,才解开衣襟,一样东西却忽然从她的颈间掉了出来。挂在赫连冰漪颈间的,是一枚古朴的戒指。这东西早在她是冰漪的时候这戒指就戴在她身上了,当时是作为暗门家主继承人所有物与夺天造化诀一样,由上一任家主一并传给了她

  • 小说三生三世:狐仙大人笑一个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三生三世:狐仙大人笑一个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三生三世:狐仙大人笑一个第六章桔生回来了谁知莲儿不买账,用酸溜溜的语气说道:“你这不是害我们吗?主子们要是知道我们在私底下对谁有意,我又和寒玉闹起了矛盾,别说是月殇归谁了,我们恐怕难逃一死啊。玉帝可不喜欢天庭内有谁勾心斗角。”哟哟,莲儿你还知道啊!那你还冒死抢男人?哎,这桔生,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他要是回来了,这些宫娥也不敢来找月殇的麻烦了。要是桔生知道她们还敢擅闯桃花殿……那后果不堪设想。奔奔说桃花殿从来没有人敢来,因为只要有人来就会

  • 小说狐王来袭:盛宠独家冷妻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狐王来袭:盛宠独家冷妻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狐王来袭:盛宠独家冷妻第六章差点发生的车祸“你好像有点反常!”白连城看着仍在生气的白潇逸,白潇逸以前就算生气也不会表现的这么明显,可这两天,他已经看见白潇逸两次生气表现的很明显了,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白潇逸不可察觉地皱了皱眉,淡淡地看了白连城一眼,就迈着自己的大长腿离开了。白连城耸了耸肩,跟上了白潇逸,有这样一个阴晴不定又冷酷的表哥,他表示有时候有点懵。秋梓言把金美沙送到准备离开的时候,金美沙却叫住了她。“秋助理,你知道男人喜欢什么样的

  • 小说重生之铁骨凰后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重生之铁骨凰后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重生之铁骨凰后006好友的礼物“那就好,咱们是好姐妹,我希望我们都能得到幸福。”凤惊华欣慰地点头,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塞进姬莲的手里,“莲儿,月底你过生日,可惜我不能进城为你庆生。这块如意玉佩是我前阵子专门为你挑选的生日礼物,我提前送给你,希望你一生如意。”姬莲生于名门,品味和审美自然不俗,一眼便看出这块瑞兽形状的羊脂玉佩是珍宝,跟宫中娘娘们所佩戴的首饰相比也毫不逊色,当下又惊又喜:“好漂亮的玉佩,我好喜欢!惊华,你真是有心了!”如果是以前,

  • 小说极品傲娇系统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极品傲娇系统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极品傲娇系统第六章:开启商城每个女孩都是天使,不管她是美丽还是丑陋。彭湃此时没有多余的想法,他只是觉得,这样一个坚强的女孩,值得他这么做,他的心,随着自己的死亡和重生,经过了生死的磨砺,已经同过去发生了一点一滴的变化。“我去,这人谁啊?牛逼啊”“佩服佩服,是在下输了”人群里顿时爆发出更大的哄闹声,后面许多人都站了起来,彭湃那略显惊骇的举动,此时比电影还吸引人。“在一起,在一起……”周围的人开始起哄,都噱笑着看着彭湃。“哎,刚刚那个说要直播吃屎的好汉

  • 小说惹爱成婚,总裁放开我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惹爱成婚,总裁放开我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惹爱成婚,总裁放开我第6章莫名其妙的同学会第二天清晨,傅小慈醒来时,慕迪依旧不在枕边。她轻叹一口气,转身拿手机却发现上面贴着一张便利贴。“给你准备了早餐,醒来记得吃哟!”止不住的甜蜜涌上心头,甩甩脑袋,将这种莫名其妙的恋爱感甩出脑海。洗完澡坐在餐桌面前,虽然桌面看起来很整洁,但空气中依然有股藏不住的糊味。她不禁摇头苦笑,果然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少爷,什么时候进过厨房这种地方了。但尽管如此,她的嘴角却依然止不住的上扬。正准备开动时,手机响了。

  • 小说月下撩妻:boss求放过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月下撩妻:boss求放过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月下撩妻:boss求放过第6章威胁严帝泽的动作很温柔,考虑到她现在双颊肿的厉害,他没有现在就立即剥削她,只轻轻吻了下。男人脸色微变,见她右腿不敢动,他轻轻脱下她的鞋子,一块很大的红肿浮现在脚背上,隐隐透着青紫。他沉着脸抬头盯着她,她以为他会骂她,却听他道:“是不是伤到筋骨了?”苏乔昔怔了一下摇头:“应该不会,扯到才会疼,而且就是表面这块红肿疼,里面不疼。”闻言男人不动声色松了口气:“狄康,去将阿罗叫来。”“是!”应了声,狄康迅速的离开了

  • 小说极品法师在都市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极品法师在都市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极品法师在都市第6章不合常理不加还好,加了这个微信,仿佛开了一个不好的头,很多看他表演的妹子纷纷上来要求加微信,一时间,林帆俨然成了一个名人。林帆有点懵,他这么受欢迎?甚至,还有男的上来加他微信,说是想跟他两手泡妹子。尼妹!林帆心中忍不住吐槽,信仰有了,麻烦也不少。看了眼信仰值,已经收集了一千多,又可以学习一个红色魔法了,当即不再表演,准备回家。信仰值固然越高越好,但他现在累了。“小兄弟,等下。”突然,有声音从背后叫道。“你叫我?”林帆回头看去,

  • 小说极品医仙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极品医仙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极品医仙第6章女警宁静“大哥,我有眼不识泰山,你就放过我吧大哥!”瘫坐在地上的猴子此时已经完全清醒了。别看江少云穿的破破烂烂的,手上的功夫一点都不赖。之前他还在心里嘀咕那些被江少云放倒的兄弟就算爬不起来,哼哼总该有吧?现在他的两条腿酥酥麻麻的,就是使不上劲儿。他这才明白那些兄弟不是不想动,而是根本就动不了。江少云走过去拍了拍猴子的脸,“小样儿,还以为你被烫了一下不会再看玉佩了,没想到你还挺谨慎的。”听江少云夸自己,猴子也不知道此时是该哭还是该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