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爱情心计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9 18:59:5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爱情心计

第一章  故意接近

星空神话集团总部,坐落在最繁华的城市中心地带,高耸入云,十分壮观。163女性网

徐纤看了看表,时间正好,她孤身一人看了看面前的大楼,在做了无数次的心里准备之后,这才走进了这座大楼。

走进这座大楼,徐纤那双眼睛大致扫视了一下,这还是她第一次来这里,里面果然没有让她失望,里面的装饰虽然不是那么精装过,但也不差。

徐纤就那样观察着,不过在这时前台小姐很快就走了过来,看了徐纤一眼,然后才微笑的说着,“小姐,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

“我找你们总裁,”徐纤淡淡的回答,她对不熟悉的人永远是这样,不过这个前台的服务不错。

“有预约的。”徐纤一看那前台有些犹豫的表情后,就知道她是为难什么了?她不会把她当成想要爬床的女人了吧,她还真没有兴趣,虽然她还真是带着目的接近杨允天的。

那前台在听到徐纤这样说后,显然是松了一口气,然后有些歉意的为徐纤指路,“总裁室在五十三楼。”

徐纤在听到前台的话后,就直接走到了电梯口,朝着五十三喽去了。阅读163woman.com徐纤一边走着,一边感叹杨允天好有钱。

这样想着,徐纤很快就到了总裁室。

杨允天办公室,斐依依正在和杨允天谈论着休假的事,徐纤在门口就听见了,徐纤无声的笑了笑。

周琼看着走过来的女子,一头飘逸的长发,一身白色的职业妆,黑色的高跟鞋,再往进处看,妆容化的十分精致,让人看了十分舒服,像空谷幽兰一样,又似生长在冰天雪地的雪莲花一样。

很快,徐纤就走到了周琼面前。

周琼这才快速的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徐小姐,你稍等。”

徐纤微微点了一下后,然后就在那里等了。说明http://www.163woman.com/

在说完这句话后,周琼就走了进去,不一会就出来了,“徐小姐,请进。”

徐纤看了周琼一眼,然后就走进去了,刚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并不是杨允天本人,而是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女人,徐纤挑眉,这个女人还真是货真价实的大美女,一头短发,让人看着很精干的样子。这女人她一看见就知道是谁了,斐依依,杨允天的女朋友。

那个女人也同样在打量着徐纤,不过徐纤也只是欣赏了一下,然后就看向杨允天了,伸出了手,“杨总,你好,我是仁心医院的代表。”

杨允天在徐纤打量的时候,也同样在打量她,看见徐纤伸过来的手,“坐。”

徐纤顺着杨允天指的地方坐下了,不过心里却在想,这杨允天的声音真够冷的,要是夏天的话,直接可以当空调了。

徐纤看着杨允天,觉得上天真是给了他最好的东西,极好的家世,长的又这么妖孽,让不让人活了,她向来对美色没有太大的抵抗力。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不过也只是想想,徐纤还是知道这次她的目的的,所以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不过看了看还待在一旁的女子,有些犹豫,那意思很明确。

在看到他们两个都没有这个意思,所以也就没有说什么了,直接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杨总,这次来的目的我想你应该很清楚的。”

徐纤只是说了这一句话,然后就没有往下说了,毕竟最近这件事情商界的人都知道,仁心医院有意寻求合作伙伴,不过这次她也不过是走走过场而已,合作的事情差不多已经谈好了。

“合同呢?”杨允天根本就没有心思谈,这件事既然差不多谈好了,就直接签合同就好,根本不用人亲自来的。

徐纤没想到杨允天什么也不说,做事真是干净利落呀,虽然资料上有这么写的,不过也太快了,她这次的主要目的可不是为了合同。不过在杨允天这么一说后,徐纤马上就把合同拿了出来。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杨允天直接拿了过来,随便翻了几页,就签了。

徐纤在这个时候目瞪口呆,他不怕那合同有什么不合理的么,看的这么快,不过很快就释然了,杨允天每天处理工作上的事,肯定都练出一目十行的本领了。根本就不用一页一页的翻。

“好了,你可以走了。”

徐纤在听到这句话后,也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不过看了一眼杨允天,然后才笑着说到,“杨总,欢迎你到仁心医院观赏,还有,看你的气色,有必要去抓点中药调养调养了。”

“啊,允天怎么了,”斐依依在挺到徐纤建议杨允天到医院去,马上关心的问着,还以为杨允天生病了。阅读http://www.163woman.com/

女子的声音待着点娃娃音,不过却是极好听的,这时徐纤第一次听到斐依依说话,刚刚在门在,她也只是知道他们说了点什么,不过却没有听到斐依依的声音。

“没事,只是看杨总气色不好,有必要调养一下,要是去的话可以去找我就好了。”徐纤听到斐依依这么说,就知道她是关心杨允天的,不过这正好。

斐依依听到徐纤说的,这才放下心来,也就没有说什么了,徐纤看见一时间办公室里面没有人说话了,也知道没有自己什么事情了,就直接走出了总裁室。

徐纤在走出星空集团总部的时候,这才放下心来,没想到杨允天比照片上看着更加厉害,那双眼如同鹰一样,可以看见人的内心,这样的人是可怕的。

不过她相信杨允天一定回来找她的,这样想这,徐纤的嘴角就露出了一丝微笑,斐依依那个女人那么关心杨允天,一定会让他来医院让看看的。不得不说徐纤的猜测是正确的。

在徐纤出去后,斐依依这才看向杨允天,她怎么没有看出允天气色不好,不过一想到徐纤是医院的人,那么她的医术肯定是极好的,所以才会看出来吧,不行,她一定要让允天去医院检查一下。

杨允天看见斐依依一直盯着他的脸,还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呢,实在是被斐依依的眼神看怕了,这才说了出来,“允天,要不你到医院去看看吧。”

杨允天看见斐依依还是看着他的脸,在想到刚刚那个女人的话,脸就黑了,那女人还真当自己医术很好么,什么也不看,就知道自己需要调养?而且又看依依一脸你很有必要的表情。

虽然杨允天很是宠爱斐依依,不过他很讨厌医院,再说了,这件事情觉得根本没有必要,所以直接拒绝了。

斐依依却不这么想,所以在那里一直缠着杨允天,准备让杨允天和他一起去医院看看。

杨允天被斐依依缠的烦了,不过也深知斐依依的脾气,不达目的绝对不罢休,所以就直接说,“你自己去医院吧,那女人不是看出来的么,你自己直接去找她。”杨允天还是有些宠斐依依的,要是换做别人,他直接一句话就否了。

那女人不是很厉害么,那她就自己给开药吧。

斐依依一震,没有想到杨允天会这么说,也知道允天是真的不喜欢医院的味道,所以也没有再说了,反正她到时候去找那个叫徐纤的就好了。

徐纤那么厉害,既然已经说了让他们去医院,那他一定知道允天是怎么了。

“好吧,那我明天一早去。”斐依依朝着杨允天吐了吐舌头,然后就没有说话了。

与此同时,还有一方人马也关注着斐依依,不过他们却都不知道,危险已经向斐依依靠来。

第二天一大早,斐依依就起来了,想着昨天徐纤说的话,给允天和大哥做了早餐后,就直接开车去了仁心医院。

仁心医院里,在昨天说完那些话后,徐纤就一直在医院里面等,她相信,杨允天一定会来的,所以在出了星空神话集团总部后,她就回了医院,原本她想着杨允天在下午一定会来,可没有想到杨允天根本就没有开。

徐纤迅速想着自己说的话,没有什么破绽后,也还在等,说不准杨允天今天回来,她不能太着急了,再等上几天,要是杨允天还不来的话,她就得另想办法了。

斐依依来到医院,就看见这里的人都很忙,不过一想她是来找徐纤的,不过她除了知道徐纤的名字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也不知道医院里的人认不认识徐纤。

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情,斐依依随便找了个护士,想要问她认不认识徐纤。

“你找徐大夫呀,她在办公室呢,我带你去吧。”

听到那个护士的话后,斐依依松了一口气,她可不想让自己白跑这一趟。

就在徐纤还在想杨允天他们什么时候来呢,她办公室的门突然开了,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徐纤看见斐依依来了,心中一喜。不过也只是这一瞬间,然后又恢复原样了。

“终于找到你了,你还认识我吧,徐纤?”斐依依看见徐纤后,开心的说了一声,然后就跑了过去。

徐纤看见在斐依依进来后,就没有人了,忍不住的想,杨允天呢?他不陪自己女朋友么?而且她说的是杨允天应该到医院看看了,怎么他不来。

爱情心计》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爱情心计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

  • 离歌·帝红颜6章

    原标题:离歌·帝红颜6章小说名字:离歌·帝红颜第六章赏花虽然是隆冬,但大魏的御花园里依旧姹紫嫣红,芳菲无尽。雍容华贵的凤栖梧早就等候在月庭院中,身边恭敬的立着太子慕容戾天。“冰凝郡主到。”戚公公不男不女是声音又起。慕容戾天眼前一亮,每次看见看到冰凝,心中便生起无限惬意,眼神的倾慕一览无疑。今天的冰凝一身素色长袍,外披貂毛滚边紫色披风,亭亭款款,翩然跟在戚公公身后,像这花园中的一只美丽的紫蝴蝶。“拜见皇后娘娘。”冰凝顺着眼做了个万福,宫中礼节,她一概不懂,只是学着前生看电视里的样子做的。“果然清丽

  • 何如当初陌相识6章

    原标题:何如当初陌相识6章小说:何如当初陌相识第六章回忆如困兽(1)淡夜,舞会的主人还未出现,底楼已是觥筹交错,别墅的湖边停满了豪车。一辆低调的黑色雪弗莱顺着山路一路尖啸至别墅大门,车主人一脸淡漠地跨下车,五官如刀削般俊美,眉宇间透露着成熟男人特有的气质。关上车门,径直走进别墅,他的目标明确而简单,扫视了大厅一圈,没有发现他要找的人,他兀自笑了笑,掏出手机,按下金米米告诉他的电话号码。“喂。”电话那头声音的主人,似乎才睡醒,跟以前一样,还是那样慵懒娇媚。“你在哪?”施晓陌听着电话里霸道而又熟悉的

  • 错时代:不梦伊人6章

    原标题:错时代:不梦伊人6章小说名称:错时代:不梦伊人第五章:偷“鸡”不成男子心中好笑,这女子,是在勾引他么?这么正大光明用眼神勾引他的人,她倒是第一个。慕容静敲肩膀的手法也并不像按摩,而是……挑起少年的情欲。她下手很轻很柔。光滑的五指也经常与他细腻的脖颈碰擦。慕容静又哪知男子心中所想,她只是为自己感到光荣而已,看来,她这“调戏”美少年的“情场高手”的名号也不是虚名。该上钩了吧!慕容静在男子背后展露出勾魂的笑容。男子忽然起身,让慕容静的手落了空,她有些惊愕地看着男子,忽然低下头,“护法,属下服侍

  • 滑板上舞动的青春6章

    原标题:滑板上舞动的青春6章小说:滑板上舞动的青春第五章女保镖“老爷小公主那边有消息了”她现正和我们请的保镖在一起,还有那个女孩三个人都住在同一间宿舍。这是保那个镖发来的资料,说着就把一份资料递给了老爷。小公主身边的那个女孩叫阿图格兰,今年19岁。蒙古族人,是内蒙古大草原上阿图王爷的小女儿。因为私自违反族规参与部族事务,被流放到渤海大学,学习外国语贸易的。你看照片老爷,那就是阿图格兰在草原上骑马的时候照的。看样子也是名门闺秀,是个很好的女孩。“嗯!”这样我就放心了,以后就要看她自己的了。那个什么

  • 天赐予我幸福6章

    原标题:天赐予我幸福6章小说书名:天赐予我幸福第一章战争的开始(六)九拉着顾建明走了好远一段路,他在我身后惨叫连连:“董小砚,你干嘛啊,你谋杀吗?我的手都快断了,快断了,你快放开,放开。”惹得不时有路上的行人观望,我这才放开他的手,手里的依靠没有了,我的眼泪就啪哒啪哒的往下掉,吓得顾建明一哆嗦。“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哭了?”他手忙脚乱的找纸巾。我的声音一抖一抖的,告诉他,“我要回家,我要吃饭,我还有好多作业没有写,我都不会做,怎么办啊?”“那你别哭啊。”我说:“想到要做那么多作业我就郁闷呐,再说流

  • 莫言分心永随6章

    原标题:莫言分心永随6章小说名:莫言分心永随第五章手机给我猛虎要进攻安沫在露台上快睡着的时候,那两丫头终于回来了。叶芷乐倒好,还算清醒。不过洛琳飞,这个……她也不算醉,不过真有点喝高了的样子。“沫”,叶芷乐把安沫拉到一边说,“做好思想准备,咱家的凤凰找到梧桐树栖息了。”安沫从余光中看看眼中含羞带俏的洛琳飞,略微沉思说:“金辰轩?会不会太快了?合适吗?”“我无意中听见金辰轩说带来的不仅仅是女伴,而且听说他从不带女伴参加宴会的。我估计……”“喂,你们两说什么呢?再背着我嘀嘀咕咕的就把你们钱包拿走。”

  • 萧扬天下乱6章

    原标题:萧扬天下乱6章小说书名:萧扬天下乱第五章花海迷情“王,龙族的使臣求见。”在马场,莫雄在带着迷音骑马。“我马上就来,先下去吧。”他下车整理了一下衣裳,看着正坐在马上的迷音的笑着说“父王等会就来陪我们音儿哦?”宠溺在他的眉宇间尽显。“恩。”迷音乖巧的点了点头。“以前父王陪我骑马什么事情都会不理的,难道这次有什么大事情。”她像是发现了新大陆邪肆的笑道,翻马跟随他们进去。“原来是龙族的使臣啊,本王真是有失远迎啊!”他爽朗的笑道。“幻音王这样说,真是让我等折寿啊。”他颌首。“这次来不知有什么事?”

  • 浮生之过客6章

    原标题:浮生之过客6章书名:浮生之过客第六章在下拓跋慊阮堡主重咳一声,制止了阮祈无休无止的言论。对着阮芙说:“芙儿,先见过慊儿。”那男子起身,冲阮芙抱拳作揖,“在下拓跋慊,阮小姐有礼。”阮芙微福还礼,抬头看向拓跋慊。好生俊俏的一男子,丰神俊朗,五官线条柔中带有刚毅,剑眉斜飞入鬓,目若朗星,肤生白皙,唇红齿白,身着藏青色的儒衫,挺拔玉立,带着不可让人忽视的迫人气场。拓跋慊眉眼间却带了股嘲讽的意味注视着阮芙,全无半点谦礼,阮芙抿了抿唇正准备告辞退出。“芙儿,你先带慊儿到客房去休息休息。今晚上我们再给

  • 天门祸乱6章

    原标题:天门祸乱6章小说名:天门祸乱第六劫“李南琨,你到底在里面干什么,这么久还不出来。”很久,一个严肃而又熟悉的声音响起。“哦,哦,马上好马上好。”我答应着“这该死的破领带,到底该怎么系嘛,咳咳,md勒死我了。”我反反复复弄着怎么也系不好。以前压根就没有系过领带,好像只系过红领巾“算了,就当红领巾系吧,反正都戴脖子上的,系法应该差不多吧。”我自言自语地系好走出去,实在是不敢让龙生威他们等太久,刚才的语气明显是等得不耐烦了。“怎,怎麽样?”我双手贴着衣服羞涩地走出去,第一次穿西装还是白色西装,感

  • 偷喝牛奶的猫6章

    原标题:偷喝牛奶的猫6章书名:偷喝牛奶的猫楔子死亡很近,思念很远(姜珊幼篇)路很长,我迎着正午的太阳一直跑,一直跑,不敢停下。因为我怕只要停下一秒,就会失去见到妈妈的最后机会。汗渍黏住额前很长的刘海,我可以感觉得到,裹住我身体的那层内衣已经湿了,彻底的。一个人的路永远那么悲伤,所有的一切,都充满着无力感。可是我忽然忘记了要怎么去哭,是捂着脸?还是蹲下来抱着膝?这里是天堂吗?可是为什么我会闻到地狱怨灵的气息?我沿着纯白而永无止境的走廊,一直往里面走。医院大厅里,有着很浓重的消毒水的味道。我紧紧地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