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乌龙阴阳师1章(第1章)

2017/11/9 14:33:28 来源:网络 []

书名:乌龙阴阳师

第1章

东北多奇人,萨满巫教的传人、家里供着保家仙的散人,还有会叫魂的阴阳先生,这些奇人生性骄傲,不喜欢和平常人交往,由于他们专注于和“阴魂”打交道,所以叫“阴人”。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我的行当也很讲究,怎么说呢,我没有那些“阴人”的本事,但那些“阴人”赚钱养家糊口,和我有很大的关系。

说白了,我是个中介人,把“阴人”介绍给我的客户,所以我们行当的外号叫“招阴人”。

我们能说会道,很能做生意,当然,除去能说会道这个比较寻常的优点,我们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能力,这个能力也奠定了我们能当“招阴人”。

这个能力是什么?我后面会讲述,现在表过不提,免得你们以为我是吹牛逼。

“招阴人”有固定的客户圈子,我的圈子比较特殊,是时下当红的娱乐圈,有些明星发家,背后就有我们招阴人的贡献。

就说现在当红的一位歌星,名字不能说,就用黄某代替吧。

黄某前两年事业如日中天,但冲得太快,容易得罪人,结果给歹人暗中陷害,一下子昏迷过去,醒过来也疯疯癫癫的,追着人就咬,有时候还咬掉人家的肉,当场拼命咀嚼。乌龙阴阳师1章(第1章)当时把他的经纪人给急疯了,托了很多关系找到了我。

我去看望了一次黄某,发现这人是被下了“降头术”,看上去像南洋那边比较出名的降头师“延纳”的手笔,应该叫“鬼头降”。

所以我通过我的方式和资源,去哈尔滨请了一位五十来岁的萨满。

萨满会一种“请神“的术,在黄某家里摇了一晚上的铃,念了一晚上“咒”,破了“延纳”的“鬼头降”。

第二天黄某就恢复正常了,又回到舞台上唱歌,现在比以前还要红。

事后黄某的经纪公司不但支付了我十五万的费用,还给我和萨满各包了一个两万块的红包。

我们圈子虽然面对娱乐圈,接大明星的单也有不少,但这种单子也不是天天都有,闲暇时候,我们也会接一些小单。乌龙阴阳师1章(第1章)

我最喜欢接的小单,就是接嫩模的单子。

别看很多嫩模赚得少,但他们男人赚得多啊。

不少有钱人都有包嫩模的习惯,从煤老板到IT公司CEO,再到房地产开放商,总之什么达官贵人都有。

他们口袋里有钱,每次接单,有不少银子进我腰包。

除了钱不少,还有一个原因让我更愿意接这种单子。那些嫩模通常私生活不怎么检点,我从中赚点“荤油水”也是经常的事,有些嫩模还专门给我投怀送抱,希望我多多关照他们,我也会挑挑择择,办点桃色事情。

要说这事确实有点不光彩,但那些嫩模,大长腿,天生炮架子,打扮也时髦,说话嗲声嗲气,不知道有多风骚,真没几个男人能够扛得住诱惑的。乌龙阴阳师1章(第1章)

何况我和她们“办事”也是你情我愿的,不存在我依靠手里的资源,逼她们干一些不愿意干的事情,这点节操咱还是有的。

说真的,我也没必要“逼”,她们对床上的事,看得比较开。

这一次,就有个本市的嫩模托人找关系,寻我办事。

但凡能够找到我办事的,她都有点能量。

这天早上,我开着我的小二手金杯车,去市里面找她。

她住在我们市里一个还算高档的小区里,电话里她的声音很高冷,说话言简意赅,不多说一句废话,这多少让我不愉快,但我还是忍着。

她是金主嘛,我们招阴人说到底是个服务行业,要摆正心态。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到了小区,我给她打了个电话,她磨磨蹭蹭了好久,才和我碰头。

这态度,我更不满意了,一点都不讲究时间观念。

等我见着她真人的时候,立马所有的气都消了,乖乖,我见过的明星和嫩模不少了,可头一回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

她身高足足有一米七五,身材高挑、小腿细这些都不说了,重要的是,她的肩膀比一般女人稍稍宽一点,加上人瘦,所以衬得锁骨很圆润,再配上泛着雾的脖颈,身材给撑得很有立体感,同时让她的气质更加出尘。

雇主是这么美的嫩模,立马让我心情大好。

我想,等办完了她的事,再拐弯抹角的询问询问价钱,看看能不能“嘿嘿嘿”。

女人问我是不是李善水。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我点头。

女人问清楚了,只说了两句话,第一句“我叫黄馨“,第二句“去家里谈”。

说完转身就走,从我见到她开始,她始终没笑过,看来不是“装高冷”,是气质真心高冷。

我跟着她后面走着。

边走,我的视线一直扫着她的臀部,挺丰满的,一走一颤,这姑娘,必然实战利器,尤其是她穿着的是一条低腰紧身铅笔裤,很衬屁股的弧线,一扭一扭的时候,又时不时的露出白白的腰际线,让我小心肝一颤一颤的。

差不多走到小区楼门口的时候,她突然回头,狠狠的瞪着我。

我一下子愣住了,她怎么突然回头啊,这还挺让我尴尬的,好在她只是询问:李先生,只要是关于“脏东西”,你都能搞得定?

这叫什么话,我立马胸脯拍得啪啪响:只要跟“脏东西”挨边的,我必然搞得定,不然我凭什么吃这口饭。

她把眼睛眯成月牙,表示知道了,转身又走。

但我却喊住她了:黄妹妹,停一下。

她回头,狐疑的看着我。

我指着她的胸前一吊坠,问这是她什么时候买的。

那吊坠有一“脉动”瓶盖大,三角形的,边缘虎牙交错,是一块“皮子”。

见面的时候,我都在关注她的身材,没有注意到她脖子上挂着的吊坠,刚刚她回头,我才注意到。

黄馨听我问到“皮子”,立刻脸色不自然,抓起吊坠往衣服领口里塞,冷着脸说这是她家传的东西,从小就戴在脖子上,具体这皮子吊坠代表什么意思,她也不知道。

我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没跟我说实话,但我不可能继续咄咄逼人的问,就假装不知道,笑笑,说继续走。

其实我心里有个估量,这吊坠,没那么简单--它不是一块普通的皮子,而是人皮。

任何皮子都没有人皮细腻,没有人皮有那么清晰的纹理。

我猜黄馨如果撞到什么脏东西,八成和这人皮吊坠有关系。

可惜我猜错了--那块皮子真心是人皮,但真正请我办事的人,并不是黄馨,而是黄馨的闺蜜成妍。

成妍和黄馨住在一起,人属于很风骚的类型,她一见到我,就左一个哥哥,又一个哥哥的喊我,边喊还边扭摆着热辣的腰肢,声线也诱惑十足。

“哥哥,刚才我想下去接你来着,可眼妆没画好,见不得人呢。”

“哥哥你做,我给你添水。”

“哥哥,可把你给盼来了。”

她跟我甜言蜜语的时候,黄馨已经回自己房间了。

我靠在沙发上,开门见山,问成妍最近出了什么事情。

一问到这个,成妍顿时变了一幅颜色,脸上浮现惊慌失措的表情,一下子拱到我身边,侧坐在我边上,说她最近老做一个梦。

我问她做的是什么梦。

成妍说她最近老是梦见到了一个坟场,坟场里有一穿着寿衣的老太太在烧纸。

在梦里,成妍围着老太太一圈又一圈的走,可始终看不见老太太的正面。

然后……。

说到这儿,成妍打了个哽,没有继续往下说。

我问然后呢?

成妍摊手,说然后记不得了,只知道接下去的“感觉”非常恐怖,可细致的梦境非常模糊。

我抬着眉毛,打量着成妍,真别说,通常“撞邪”的人,印堂处有团若有若无的黑气,成妍的眉心印堂处就有。

我从双肩包里掏出一个装眼药水的小瓶子。

成妍小心翼翼的问我这是什么,同时好奇的拿在手里把玩。

我告诉她这是牛眼泪,抹在眼睛上,有破妄的效果,能够看见平常看不见的东西。

本来成妍还捧着小瓶子坐看右看,听我说得这么邪乎,连忙把牛眼泪放在桌上,然后那纸巾擦手,想来有点心理洁癖,不愿意接受一些重口的东西。

我抓过小瓶子,扭开盖,倒了一滴药水在掌心,然后轻轻的摇晃着手掌,让牛眼泪均匀的在掌心里散开。

等散开得差不多,挥发到只剩下浅浅一层半透明的膜时候,闭上眼睛,用手掌在眼皮上一阵猛搓。

待搓得眼皮子隐隐发热的时候,我用力张开眼睛。

那一刹那,我看见成妍的肩膀那儿,多了一个狐狸脑袋。

狐狸像是趴在成妍的背上,探出头,冲我妩媚的笑着。

我立马又闭上眼睛,也不知道那“阴祟”有没有发现我。

等到眼皮子的热意消失之后,我才缓缓张开了眼睛,问成妍最近有没有碰过什么狐狸,或者狐皮之类的东西。

成妍摇摇头,她说自己对皮草非常反感的,而且对小动物也不怎么感冒,要说碰到狐狸,唯一的可能性也就是看看动物世界了。

我心里说不应该啊,明明看到了一只狐狸的阴魂,那成妍应该是招惹了跟狐狸有关的阴祟。

成妍见我默默不语,有些着急的问我:哥哥,我就是做个噩梦,不会真撞上什么脏东西了吧?我可是很怕鬼的。

我正要出口安慰她,突然,黄馨很生气的蹬出卧室,把卧室门摔得啪啪响,气势汹汹的说:成妍,你就说你梦的事,怎么不把你晚上梦游,模仿狐狸叫的事情说给李先生听?

啊?搞了半天,这成妍还有事瞒着我呢?

乌龙阴阳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乌龙阴阳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吻安昨夜爱人1章(第1章)

    原标题:吻安昨夜爱人1章(第1章)小说书名:吻安昨夜爱人第1章深夜,偌大的欧式别墅中,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络绎不绝。大床上,他肆意驰骋,健硕有力的手臂紧紧的攥住她纤细的胳膊,深入浅出。一个猛烈的撞击后,一切终于停止了。男人随手捞起睡袍披上,直接进了浴室。穆嫣一只手支起身体,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份医院的检查报告。娇小的红唇不自觉的勾起来。今天她觉得自己胃不舒服,就去医院检查,结果意外发现自己怀孕了!等下他知道了,肯定会很高兴吧?毕竟自己和他结婚一年,他每次都不做任何措施,即使不说自己也能猜到他是

  • 缘来深情:命中注定恋上你1章(第1章 吃错药)

    原标题:缘来深情:命中注定恋上你1章(第1章吃错药)小说名:缘来深情:命中注定恋上你第1章吃错药回国第一天,景兮从没想过,自己会落入这般难堪的境地。她整个人如落汤鸡般僵着身子站在宴会大厅,精致的香槟色礼服湿淋淋的贴合在身上,高绾的头发散落而下,浑身狼狈不堪。周围端庄优雅的宾客们正盯着她,满脸嘲弄和窃窃私语。“太恶心了,居然妄图勾引姐姐的男朋友!”“小小年纪,心肠就这么歹毒,竟想害死亲姐姐。”“表面一副清纯无害,没想到这么不要脸……”所有难听话语全部落进景兮的耳朵里,刺得她心脏紧缩,一阵抽疼。十多

  • 恰逢爱你,情深不渝1章(001 抵死缠绵)

    原标题:恰逢爱你,情深不渝1章(001抵死缠绵)小说名字:恰逢爱你,情深不渝001抵死缠绵夜色深沉。景城国际酒店。温念瓷步伐踉跄的从电梯里走了出来,一步三晃,站都站不稳,明显是喝醉了。她微醺着眼,面色潮红,脑海兵荒马乱,全是白天发生的场景……今天下午,她的亲生父亲给她安排了一场相亲宴,男方是季家的二少爷季昊轩。没错,就是整个北宁市最老牌的豪门,季家!作为这座城市的豪门贵胄,不知道有多少人削尖脑袋,想把自己女儿嫁到季家。可一听说是季二少爷,就全都推了回来。谁都知道,季家二少,是个后天智障的患者,人

  • 重生医女:邪王轻点宠1章(第一章 穿越治人)

    原标题:重生医女:邪王轻点宠1章(第一章穿越治人)书名:重生医女:邪王轻点宠第一章穿越治人秦风醒来时耳边传来传来一阵混乱嘈杂的声音,分不清是谁在说话,她迷茫的睁开眼,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看见一群身穿着古代服侍的人围着自己指指点点,面上的颜色十分嫌弃,一个个颐指气使也很蛮横。汹涌而来的记忆思潮席卷了她的脑海,前一刻她还在自己的家里,因为破解一起连环杀人案而被幕后凶手追杀,被困在火海。这一刻再睁开眼睛,自己就成了磷火国将军府家不受宠的嫡女!这具身体的主人和她一个名字,都叫秦风,虽然是府上的大小姐,

  • 余生有你不寂寞1章(第一章 孩子,究竟是谁的)

    原标题:余生有你不寂寞1章(第一章孩子,究竟是谁的)小说:余生有你不寂寞第一章孩子,究竟是谁的“咱们的孩子,究竟是谁的?”老公李琛回家后大发雷霆,他如野兽般在咆哮质问。我瞬间懵了。什么意思?这辈子我就只有李琛这一个男人,可现在他却说咱们已经三岁的儿子不是他的?说起来有点荒诞,和李琛结婚四年,我们就分床了四年。从新婚夜那晚的疯狂后他就再也没碰过我。而这唯一的一夜却让我怀上了孩子,随着孩子逐渐长大,我们却早已经形同陌路。二十分钟前。我特意将三岁的儿子送到公婆那,想和李琛聊聊夫妻间的那点事儿…八点,他

  • 邪医狂妃1章(第一章含恨而死)

    原标题:邪医狂妃1章(第一章含恨而死)小说名称:邪医狂妃第一章含恨而死夜,大风盘旋回绕,黑云压城,银色闪电穿梭其中,经久不落,风雨欲来!宁王府,艳红灯笼染成血色,大红喜布风中凋零,宁王嫁女之喜,却满地残肢断臂。“宋玄墨,我杀了你!你这猪狗不如的畜生,你不得好死!”撕心裂肺的女声沾染着深入骨髓的恨意随着雷电落下,雨珠瞬间凝成雨幕。身着大红喜袍的宁云惜被两个彪形大汉牢牢的扣在地上,绾成发髻的青丝早已凌乱,雨水冲刷着眼睛,却将眼泪带入到了心底,苦涩,后悔,恨意,交织纵横。宋玄墨,父王好友的义子,和自己

  • 神医弃妃1章(第一章 噬骨之痛)

    原标题:神医弃妃1章(第一章噬骨之痛)书名:神医弃妃第一章噬骨之痛痛,就像是骨头被人踩在脚底下的痛。这种痛,从右手的每一根手指上传来。她不就是坠楼了吗?怎么手指这么痛?林染承受不住痛意的睁开眼,模糊中,只见一个穿着精美靴子的脚踩在她的手上,并且非常用力。谁这么大胆?竟然敢踩她的手?一股怒气就此腾起,她霍的抬起头,却在看清面前的人时有些震惊。他有一张绝美的容颜,但是墨黑的长发束在脑后。身上的衣服看似简单,却透着贵气,每一针每一线都是十分用心。但,他穿的是长服!这是只有在古装电视剧里才能看到的画面。

  • 头号婚宠:总裁金屋藏娇1章(第一章 主动献身)

    原标题:头号婚宠:总裁金屋藏娇1章(第一章主动献身)小说名字:头号婚宠:总裁金屋藏娇第一章主动献身夜色笼罩中的城市散发出诱人的欲望,在极致奢华装饰的酒店大床上,正上演着无比香艳的画面。秦亦钊盯着躺在床上一丝不挂的女人,一向高洁傲岸的他竟然有些保持不住。女人身上传来的天然体香让他的眼神变得有些迷离。但是理智却在不断地提醒他保持冷静,理智占了上风的他眼神变得异常的凶悍,看着这来路不明的女人,他心里的怒气不可抑制。他拉起女人,然后不费吹灰之力地将她拖到了窗边,将窗户打开到最大,将女人的上身探出窗外。然

  • 不负流年不负你1章(第一章 飞蛾扑火,爱之若深)

    原标题:不负流年不负你1章(第一章飞蛾扑火,爱之若深)小说名称:不负流年不负你第一章飞蛾扑火,爱之若深“嘶——”一阵钝痛,将我从沉睡中惊醒,随即一个黑影欺身而上,没有任何前戏,狠狠地贯穿了我。“不要……”我闻到了浓郁的酒味,虽然在黑暗中看不清男人的脸,可是我却清楚他的身份。我的丈夫,裴靖。好痛,我下意识挣扎,蓦地被他翻转过去,宛若母狗一般俯跪在他身下,被他肆意进出,一种莫名的屈辱让我心如刀割。“裴靖……”“闭嘴,不要叫我的名字。”昏暗的月光下,裴靖的目光犹如凶猛的野兽,冰冷的嗓音寒彻入骨,单手扣

  • 看淡人生情无悔1章(第1章 捉弄)

    原标题:看淡人生情无悔1章(第1章捉弄)小说书名:看淡人生情无悔第1章捉弄沈相宜快死了。医生手头一大堆病例单,难得的抬起头,同情的问她有没有家人。她要是有家人,在第一次食欲不振的时候就已经被督促着吃药,在第一次呕血的时候被急切的送到医院检查。她要是有家人,就不会得急性淋巴白血病,只剩下一年不到的寿命。其实对这个世界她早就没什么留恋的,除了……贺少琛。包里的电话突然响起来,竟然是少琛!沈相宜擦了擦眼泪,满心欢喜的接起来,发现是楚馆的工作人员,说是少琛突然胃疼,让她赶去找他。贺少琛有胃病,所以沈相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