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冥夫鬼贷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7 2:58:59 来源:网络 []
小说:冥夫鬼贷
第8章 猎鬼人

  “嗯,是我。163女性网”我心里有些忐忑。

  “彩礼您还满意吧?”那个男人轻笑一声问道。

  满意你个大头鬼!我在心里怒骂道。老娘都要嫁给死人了,还问我满不满意,我真想问问这个男人,你的脑袋是不是被驴给踢了?

  但王半仙交代过我,在没有赏金猎人接下我的任务之前,千万不能露出一丝一毫的马脚来,我只能勉强挤出一丝笑道:“嗯,挺满意的。”

  那男人嘿嘿一笑:“是这样的。对方的家里已经选好了吉日,就在两天以后。两天之后,对方家里会派人去接小姐你,还请小姐这两天做好准备。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两天以后?我心里有些慌了。我昨晚就发布出去的任务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人接,不知道两天以后是什么情况……但愿能够有哪个好心的赏金猎人来帮帮我吧?!

  没办法,只能赌一把了。

  想到这里,我只能答应了下来:“好的,我会做好准备。”

  电话那头,那个男人听到我这么乖巧,显得格外高兴,声音也提高了不少:“那就先恭喜小姐了。”说完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等他挂断电话之后,我就火急火燎地登录了“阴阳贷”,想看看有没有人接任务。但结果总是让人失望的,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任务栏下面还是空空荡荡,连个人留言都没有。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别急,别急,会有人接任务的,会有的……”我在心里安慰自己,毕竟还有两天时间呢。

  ……

  这两天里,我一边筹备着冥婚要用到的东西,一边一遍又一遍地刷着阴阳贷。

  几乎每隔五分钟,我就会打开软件看看有没有人回复,但那些赏金猎人好像都眼瞎了一般,根本没有人接取任务。

  随着日子的逐渐逼近,我的心也一点一点跌到了谷底。

  世间最让人揪心的就是这样的事情了吧?明明已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但能够帮忙的人却迟迟不能出现。

  终于,两天时间一晃即逝。第三天天刚蒙蒙亮,村口就有一阵汽车的轰鸣声远远传了回来。163女性网

  像我们村这么偏僻的小村落里,是很少能够看到汽车的,所以汽车的声音刚一传来,便有许多村民都跑向了村口去凑热闹。

  我们一家人昨晚都失眠了,父母也一直在问我发布的任务的进展,但让人痛心的是,直到现在也没有人接取任务。

  听到了外面汽车的轰鸣,我的心一横,也走了出去。

  这是一支由几十辆车组成的车队,车头接着车尾,排了很长很长,场面十分壮观。也许村里的其他人不认识这些车的牌子,但我却知道,其中最便宜的一辆劳斯莱斯,都要三百万以上才能买得到!

  不愧是陆氏集团,就是财大气粗!说实话,如果那个陆云轩还没有死的话,我还真想嫁给他呢。但事实是,这么豪华的车队,却是来接我去进行冥婚的……

  车队打头的一辆大红色的玛莎拉蒂,在村民们羡慕的目光中缓缓停在了我家门口。我和父母就那么呆呆地站着。163女性网

  “啧啧啧,二丫,看看你方二叔家的丫头,这么有出息,能让这么多车来接……你啥时候也能跟人家一样啊?”

  “那辆车没有三万块钱买不下来吧?小梦这是攀上大户人家了啊……”

  村民们的议论声在我耳边回响着,我内心在苦笑。如果有人愿意的话,我倒是想跟她换一换呢!

  玛莎拉蒂的车门缓缓打开了,走出了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伯。

  他虽然看起来年龄已经不小了,但是仍旧穿着一身笔挺的灰色西装,头发抹的油光锃亮,整个人都精神奕奕。从身上下来后,他整了整身上的西装,然后便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向我看了过来:“这位就是方梦小姐了吧?”

  我愣愣的点了点头。

  “方梦小姐是否已经准备妥当了?”这个老伯笑眯眯地问道。

  我身边站着的父母顿时急了,他们都知道我这一去是要干什么,所以我爸一顿手里的拐杖,就要怒而开口。

  我吓了一大跳,赶忙扯了扯他的衣角,小声道:“爸,别说话,我有办法,你们别担心了。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我爸被我一扯后才有些不甘心地闭上了嘴巴,然后唉声叹气地向着屋子里面走去。我妈心疼地看了我一眼之后,搀扶着我爸一起走了回去。

  “准备好了。”我轻轻颔首,眼上带着一丝决然之色。

  软件上依然没有人接取任务,我的任务似乎已经石沉大海了。对此,我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事到如今也看开了许多。

  如果我让男鬼缠身,能够换来我父亲身体安康的话,我愿意去赴这一桩跟死人的婚约!

  “那就出发吧。”老伯笑了笑,笑容带着一丝诡异。他绕到了车的副驾驶座前,打开了车门,轻轻躬身,做出了恭迎我上车的姿势。

  我咧了咧嘴,面无表情地坐上了车,然后在全村人的啧啧称赞声和羡慕的目光里,缓缓离开了村子。

  ……

  这辆车里面只有我跟开车的老伯两个人,显得十分安静。而那老伯一上车之后,脸上的笑容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变成了一幅冷冰冰的扑克脸,没有任何表情,只顾着开车,看都不看我一眼。

  这也正是我想要的。我从怀里取出了手机,装作玩手机的模样,然后悄悄点开了“阴阳贷”这个软件。

  这一次,我没有抱任何希望,就是出于本能地看一眼而已。没想到我刚一登录,手机便传来了“叮咚”一声响,一个提示框突然弹了出来。

  “您有一条新的私信!”

  我以为自己看错了,又使劲揉了揉眼睛看去,没有错,的确有一条私信!

  特么的,难道真的是老天开眼了?

  我心里激动的快要疯了,但脸上却不动声色,生怕引起那老伯的注意,好在他似乎没有多看我一眼的意思,一直在自顾自的开车。

  我怀着激动难耐的心情点开了私信。

  “你好,任务还需要人接么?”是一个赏金猎人发来的私信,是十分钟以前发过来的。

  我赶忙回道:“需要的,很需要!”

  我的回信刚发出去,对方立马就给出了回复:“好。我带价三万,一天之内完成任务。任务完成,待你确认过后支付酬金,如何?”

  三万?我看这软件上,其他类似的任务,最高酬劳也就一万而已,怎么这个人跟我要三万?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啊!

  但是火烧眉毛,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三万就三万吧!于是赶忙回信道:“成交。麻烦您快一点,最好是现在就出发。我很急!”

  消息发出去,过了一分钟的时间,又一道提示音传来,显示我发布的任务已经被人接取了。于此同时,那个赏金猎人给了我一条私信回复:“请放心,猎鬼人会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任务。不过事成之后,车费需要您报销!”

  “猎鬼人?”我嘴里轻轻念叨着这个名字,之前一片死灰的心又活络了起来。这个名字,一听就十分专业!

  “小姐,你说什么?”那个老伯有些疑惑地开口问道,把我吓得浑身一抖,赶忙陪笑道:“没什么,只是有些舍不得家里的父母而已。”

  “呵呵,没想到小姐这么重情重义呢。”老伯轻笑了一声,旋即眼眸里的光黯淡了几分:“说真的,应该好好感谢感谢小姐你。”

  “呃?为什么?”我被他突如其来的话说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家少爷没出事之前,追着他的女孩子一大堆,撵都撵不走。但他刚走,那些女生就都跑了,我家老爷想着少爷年少,还未婚娶,就想帮他结一桩冥婚。但是之前追着他的那些女孩听说要嫁给一个死人,躲都来不及呢。”老伯的声音低沉。

  “所以小姐这么漂亮的女孩能够答应这桩婚事,我真的很感激。少爷是我从小带大的,我……唉。”老伯摇了摇头,眼角泛起了一丝泪光。

  你以为老娘愿意啊?!我脸上微微笑着,心中却在抓狂。

  ……

冥夫鬼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冥夫鬼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小说《苏先生,不娶别撩》之第6章他给她撑腰【6】

    原标题:小说《苏先生,不娶别撩》之第6章他给她撑腰【6】小说名称:苏先生,不娶别撩第6章他给她撑腰眼见着唐雪琪的手,就要打在脸上了,洛霏儿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她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唐雪琪的手扇过来的劲风。然而,想象中的痛疼没有传来,反而传来的是熟悉的痛呼声。那是唐雪琪的……洛霏儿愣了几秒,睁开眼睛,就看到唐雪琪打向她脸的手正被一只手给紧紧地攥着。那手干净、漂亮的无法形容,洛霏儿的视线在那只手上停了好几秒,才沿着对方的白皙的手腕往上移,是苏希慕那张惊为天人的脸。他向来波澜不惊的脸,此时布满令人揣测不透的

  • 小说《黎少的代孕妻》之第6章被卖(6)【6】

    原标题:小说《黎少的代孕妻》之第6章被卖(6)【6】小说名:黎少的代孕妻第6章被卖(6)黎寒磊此刻火气正浓,哪有心情听她说对不起。他欺身上来,再度将她拎起,狠声道:“女人,我告诉你,不要打什么歪主意,好好地跟我做,等把孩子生下来我们各走各的路。”孩……子?江盈雪的脑袋极度错乱。她茫然地看着眼前这个明明长得极俊,却凶狠如魔鬼般的男人。她,要跟他生孩子……不,不要!她摇头,眼泪哗哗地往下掉,嘴里不断地呼着,“求求你,不要,求求你,不要!”对面的黎寒磊,一时间,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他探头过来与她对视

  • 小说《冷血老公:新妻不受宠》之第6章 抢走你喜欢的东西【6】

    原标题:小说《冷血老公:新妻不受宠》之第6章抢走你喜欢的东西【6】小说:冷血老公:新妻不受宠第6章抢走你喜欢的东西顾流丹那张清冷艳丽的脸上只是浮现出一丝的茫然转过头看了一眼苏瑾笑开口就吐出这么一句话然后就什么都不肯说了。苏瑾笑自然知道她口中的他是谁?CBK的执行总裁宇瞻瑞,CBK是宇瞻旗下的产业,如今的执行总裁正是宇瞻幺子宇瞻瑞负责。这位瑞少爷出了名的花心,而且旗下的艺人几乎百分之九十都跟他传出过绯闻,想到这里,苏瑾笑头就更疼了,你说这喜欢上个花心大罗卜,能有什么好结果。吩咐了小景挡住记者,苏瑾

  • 小说《缘来是你:总裁花样宠妻》之第六章  不自觉的落下【6】

    原标题:小说《缘来是你:总裁花样宠妻》之第六章不自觉的落下【6】小说名字:缘来是你:总裁花样宠妻第六章不自觉的落下“熙然,你的脸怎么样……”颜家。“你说颜以初她傍上了大款?”沈悦宁坐在沙发上问道。“是啊,我看他很有势力,应该不比我们颜家差。”颜以瑶认真的说道。拜托,不是不比你们差,是你们根本就没法比好吗?!“但,他是一个瞎子,应该也做不出什么太大的事来。”“瑶瑶,你太年轻了,说不定他不瞎呢,这些叫做商业伪装!”颜以玲说道。“姐姐,什么商业伪装啊我是不懂的,我啊,只想好好和熙然在一起!别的啊,什么

  • 小说《青春那些欲望》之第6章 林凌的吻【6】

    原标题:小说《青春那些欲望》之第6章林凌的吻【6】小说名称:青春那些欲望第6章林凌的吻“凌姐、凌姐.....你这是在干嘛!”我顿时吓坏了,可没想到刚喘口气,又被她强按着,不停地亲吻着我的唇!再怎么说我也是个未经世事的雏,玩得这么刺激,身体根本就受不了。我想反抗,可我没料到凌姐会如此的疯狂,直到我嘴里感觉咸咸的时候,林凌忽然停了下来,眼泪簌簌而下。我也坐起身来,感觉脸上发热,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摸了摸嘴唇,才发现我已被她咬出了血。凌姐把视线移动到一边,低声向我道歉:“对不起,是

  • 小说《夜夜笙歌:强宠落魄千金》之第6章该死的女人竟然敢无视他【6】

    原标题:小说《夜夜笙歌:强宠落魄千金》之第6章该死的女人竟然敢无视他【6】小说书名:夜夜笙歌:强宠落魄千金第6章该死的女人竟然敢无视他下午五点半,此时正是下班时间,C城最大的商业大楼的总裁办公室那层楼层的员工正忙得焦头乱额。而在一间冷色调的办公室内,一道修长的人影正坐在办公桌前,坚毅的脸庞透露出一股冷硬的气质,堪比钢琴家的修长手指握着一根限量版的钢笔,笔尖点在文件洁白的纸张上,鹰眸在文件上扫射着,时不时地会在文件上留下他的批注。叩叩叩……敲门声从外面传来。“进来!”他的头都没有抬一下,薄唇里吐出

  • 小说《情迷夜场》之第六章  为我出头【6】

    原标题:小说《情迷夜场》之第六章为我出头【6】小说:情迷夜场第六章为我出头“操、你妈的,老子给你脸了!”三爷气得一张脸都颤抖了,说着就要上前。我认命地闭上眼睛,再高级的妓也是妓,我不怕他打我,被他上我宁愿他打我,只要打不死我,我就有钱养玻我吓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头上冷汗划过睫毛,我咬紧嘴唇,我真害怕三爷打死我。因为三爷真的整死过女人,而且他不怕背人命。“三爷,你喝醉了!”感觉一道身影挡在我面前,我怔了一下,连忙睁开眼睛,就看到高盛天宽阔的后背,他很高估计有一米九了,把我挡在了他的阴影里。突然鼻子

  • 小说《总裁女友好嚣张》之第6章:未经雕琢的美玉【6】

    原标题:小说《总裁女友好嚣张》之第6章:未经雕琢的美玉【6】小说:总裁女友好嚣张第6章:未经雕琢的美玉竟然被沈墨邀请一起吃饭,这是学校里许多女生梦寐以求的事情吧?可是唐小爱并没有期望中的喜悦和兴奋,或许她就是冷淡安静的人,或许,是因为从元旦之后,一切都变了,她没有资格再去追求真爱。“明天有一场篮球联谊赛,你喜欢看篮球赛吗?”沈墨故意放慢脚步,等到两人的距离稍微拉近点,问道。他在暗示的邀请。可是唐小爱似乎不解风情,依旧安静的走着,看着自己的影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嗯……好像你每个周末都很忙。”沈

  • 小说《囚宠情人》之第六章 救命之恩【6】

    原标题:小说《囚宠情人》之第六章救命之恩【6】书名:囚宠情人第六章救命之恩温亚伦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岳父说得也不无道理,像撕票这种事情真得很多,即使求助于警察,也不能够救出人质。洛坤见温亚伦站在那里,便叫他上去陪一下洛天琳,他们前不久才刚订婚,应该喜气洋洋的才对,却没有想会遭遇到这样的事情。温亚伦在上楼之前还不忘安慰一下他的岳父,叫他不要太担心等等安慰的话,之后才上楼陪岳母和天琳。洛坤头痛欲裂,一脸的疲累,他拿出手机,拨通了秘书的号码,叫她明天一早到银行提取五千万美金,然后立马送过来。偌大宽敞

  • 小说《头号新娘:睡服危险总裁》之第6章爱之深责之切【6】

    原标题:小说《头号新娘:睡服危险总裁》之第6章爱之深责之切【6】小说:头号新娘:睡服危险总裁第6章爱之深责之切夏悠悠的墓在离这里不远的一个小土坡后面,周围种植了大片的兰花,看到这些兰花的时候,夜未央忍不住微微的扬起唇角。这是悠悠最喜欢的花,她们从小一起长大,悠悠的饰品最多的就是兰花形状的,当年她找到这片墓地的时候,曾经特意交代过这里的看管人员帮她种下着大片的兰花,没想到已经长得这般美丽。她似乎能看到夏悠悠那张清秀的脸,色泽淡雅,文静秀丽。夜未央清楚的记得,当年她撞见自己和唐郁北的时候,她脸上的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