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鬼门棺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6 22:06:50 来源:网络 []

书名:鬼门棺

第7章 杂门

  我师父的话有他的道理,但是我心里却仍旧有个疙瘩,一路上也没跟他说话,回到家里倒头就睡。163女性网

  我没想到,睡着之后我做了一个梦,梦见班主任没死,我被他逼得走投无路,不得不退学;那之后,被陈胜子打断了腿,只能靠要饭活着;最后,病死在了收容所里。

  等我醒了之后,不由得冒了一身的冷汗。我明明知道自己是在做梦,梦境却一遍又一遍的在我脑海中闪现。如果没有我师父,那我会不会真像梦里一样?

  我不由得往我师父那边看了过去。我师父正坐在炕沿上抽烟,见我转头才开口道:“都看见了吧?那虽然是梦,但也是最可能发生的事情,这就是江湖。不管你将来入不入行,你都会遇上足够改变你一生的人。当然,很多事情只要低头就能过去。来自163woman.com就像老陈家,只要你逆来顺受,也一样可以改变梦境里发生的一切。是快意恩仇,还是准备随波逐流,就看你怎么选择了。睡觉吧!”

  我根本没有心思睡觉,躺在炕上想了一夜——改变命运的办法多得是,只不过看你怎么想。

  很多年之后,我仍旧在想,当初如果我不选择入行,而是选择好好上学,或许,我的人生将会是另外一番境遇。我也不会再遇上我生命中将会相逢的朋友和敌人,也不会半生都徘徊在生死的边缘。世上没有如果,就像我没法去改变我当初的决定一样。

  其实,我当时的想法很简单。说明163woman.com

  我凭什么要低头,又凭什么要逆来顺受?与其咬着牙任由别人骑在我头上,不如像我师父一样,坐在屋里等着别人上门赔罪!

  没到天亮我就爬起来,又给我师父磕了三个头。这一回,我才算是正式拜师。

  我师父也跟我说了实话。他和我爷不一样,我爷是净师,专门给古物扫净,他是阴阳使,专门替鬼魂讨公道。我没拜师之前,他就已经接了这趟生意。

  那个女孩的确死在了班主任的手里,当然,这里面还有陈老四作为帮凶。班主任必须得死,陈老四虽然罪不至死,但是活罪难逃。163女性网我师父过来,就是帮人讨债。

  如果没有我,他早就干完活走了,之所以带我走这一趟,只不过是为了让我看清楚什么是江湖。

  我师父把我带回乱葬岗子之后,教了我三天就不教了,还把我爷找了过来。

  这回他倒是没瞒着我,当着我的面儿跟我爷说道:“这孩子不错,但是学不了武哇,最多练练外家功也就到头了。”

  “啥?”我爷当时就懵了:“你没弄错吧?”

  “错不了!”我师父摇头道:“他一直找不到气感,练不了内功。没有功夫在身,入行可是要命的事儿啊!要不,你找个萨满让他入门吧?”

  “不行!”我爷摇头道:“萨满那边我也有不少朋友,但是,正宗的萨满早就失传了,就算有高手,我也找不着……”

  我师父咂着嘴道:“祖师爷不赏饭吃,你让我怎么办?”

  “我再想想,再想想……”我爷干脆蹲在地上抽起了闷烟。

  后来我才知道,能够在术道上称雄的人,都是术武双修。阅读163woman.com那不只是为了斩妖除魔,有时下咒、施毒也得用到武术。

  没有武功打底儿的人,就只能跟鬼魂商量着办事儿。人家给你面子,退下去了,你还能混口饭吃;要是不给面子,说不定连自己都得搭进去。

  我爷不让我学萨满就是这个道理。正宗的萨满一样可以跟山精水怪动手,但是现在能看到的,大部分都是跳大神的人,他们也都是在跟鬼魂商量着干活儿。

  按我爷后来说的,那人皮上的鬼魂将来要是找我报仇,我跟人家耍嘴皮子,那不是找死吗?只不过,他们当时怕吓着我,没敢跟我说这些。

  我爷寻思了好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来,倒是我师父开了口:“卫老鬼,我倒是有个办法,就看你舍不舍得!”

  “啥办法?”我爷明显有点迟疑。小说鬼门棺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我师父说道:“你我不是各有三篇杂门秘典吗?”

  “这……”我爷当时就愣住了,想了好半天之后,才狠狠一跺脚:“就学杂门秘典,咱们两个一块儿教,砸锅卖铁也得让他学会!”

  我师父反倒劝上了我爷:“老鬼,你可想清楚了。学别的,将来还有个退路,学了杂门的东西,可就一点退路都没有了,只能在术道上飘一辈子。”

  “那也学!”我爷一点没有含糊:“我这就去给他办退学手续。”

  我听说我爷要让我退学,不但没哭没闹,甚至还有点高兴。学校老师都说我聪明,但是脑袋就没长在学习上。我自己也知道自己就不是念书的料,书念多了,脑袋就疼。这回也好,不用念书了。

  我才高兴了两天,就乐不起来了。我爷拿来的那本什么杂门秘典,比字典还厚,足足三大本子,我师父那儿也一样。

  直到他们把东西拿出来,我才知道什么叫杂门。杂门就是什么玩意儿都学一点,但是每样东西都不知道核心,只能学个大概,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配合着来。

  按照秘典上的说法,里面的东西可以叫做“杂门八法”,凡是跟民间法术挨边儿的东西,它全都给占了。什么术、阵、工、符、戏,武、毒、咒、盗、义,无所不包。而且,也不知道杂门当初的祖师是怎么想的,硬是把术道十二法给合并成了八法。

  我爷和我师父手里只有六法。据说,武篇和义篇被另外两个人拿走了,他们找不着对方。

  我心里却是另外一个想法:那两个死鬼怎么不多拿走几门,非留下这么多干什么?

  我以前没接触过这些东西,不管什么都得从基础开始学。凡是涉及到的东西,我师父和我爷都想尽办法给我找来一个老师,先让他教我基础,等我学会了,他们再把人撵走,自己往后教我秘典上的东西。

  说来也奇怪,我念书不行,但是学这些东西却特别的快,好几个老师都动了收我做关门弟子的心思了。但是我爷说什么都不让,每次都是跟人闹个半红脸。

  我也问过我爷,干脆学一样得了,何必学那么多呢?

  我爷告诉我:你要是能学武,根本用不着学这些,有你师父一个人教你就够了。多学点儿是为了保命。

  就这样,我跟我爷、我师父窝在乱葬岗里学了十二年,等我师父告诉我可以出师的时候,我都已经二十三了。

  我师父当年说:学了杂门的东西,就得在术道上漂一辈子。其实是说,别人大多数会去学一门手艺,将来金盆洗手之后,还能靠手艺吃饭,不至于被饿死。

  我用是十多年学杂门的东西,哪还有心思学别的?除了跟冤魂野鬼打交道,这辈子别想再碰别的行当了,除非我将来去做生意。

  所以,我爷他们告诉我可以出师之后,就直接帮我找好了出路。

  他们两个把我带到城里之后,就领着我去了风水一条街。我现在还记得,当时他们进的那家店叫兴德斋。我爷见了老板之后,把我往前一推:“这是我孙子,你给介绍个人吧!”

  老板上下打量了我一番道:“你卫老鬼的传人,我当然信得过。但是,还得按规矩来……”

  他话没说完,我爷就一摆手:“他不干净师,走杂活儿。”

  “嗯?”老板顿时愣了:“你没开玩笑吧?”

  杂活儿就是说什么都干,能干杂活儿的无非就是两种人。

  一种人什么都不会,遇上事儿全靠一张嘴,能忽悠过去最好,忽悠不过去就得让出八成利来,去请高手帮忙。要是遇上了棘手的事儿,自己还得往里搭钱。

  另外一种人,就是什么活儿都能接,接到的活儿还能干明白。这种人很少,早晚都能出头,到时候,介绍活儿的中间人都得反过头来巴结他。

  老板的意思很清楚,要是我爷说自己干杂活儿,他还相信;换成我,光是这个岁数就让他看着不靠谱。

  我爷一瞪眼睛:“这条街上,谁不知道我卫老鬼一口唾沫一个钉?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废话少说,赶紧找人过来!”

  老板也知道我爷脾气不太好,什么都没多说,就打电话叫了人。没多大会儿工夫,外面就来了一个跟我岁数差不多的人。老板指着他道:“这个人叫宗小毛,也是干杂活儿没干明白,当了拉活儿的了。以后就让他们一起吧!”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宗小毛,那家伙长得白胖胖的,剃了一个光头,年纪不大却长了一双长寿眉,眉梢子一直耷拉到眼角上。我看着他就想笑。

  宗小毛坐下之后,还没等开口,我爷就抓起桌上的茶杯,一伸手握了个稀碎,两只手往下拍着陶瓷渣子:“你们认识了,以后好好相处,当亲哥们处,知道吗?”

  宗小毛脸都白了:“爷,您放心,我肯定拿平子当兄弟!”

  “那就好!”我爷背着手走了,临走告诉我,他就住在敬老院,我师父也在那儿,有事儿过去找他们。我知道他这是在给宗小毛下马威,也就没吭声。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爷的下马威管用了,宗小毛不到一个礼拜就给我拉来了生意。

鬼门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鬼门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情深不枉此生14章

    原标题:情深不枉此生14章小说书名:情深不枉此生第14章玩死为止顾景深这段时间一直很忙,今天破例的回家早了一些,晚饭后陪着顾老爷子下了几盘棋,一个佣人急匆匆的跑来了,“老爷,我听见佛堂旁边的房间里有奇怪的声音。”“什么奇怪的声音?”老爷子莫名其妙的看向佣人。“就好像是……好像是偷情的声音!”佣人大着胆子。“什么?柳妈你可千万别乱说,佛堂现在是子淇在里面住,你这样污蔑子淇是不想做了吗?”方母厉声呵斥。“方夫人,我没有说谎,真的是那种声音,不信你们可以去看看!”柳妈一脸委屈。顾景深本来聚精会神的和顾

  • 一往情深深几许14章

    原标题:一往情深深几许14章小说名:一往情深深几许第14章我们母女的天下!她原来如此恨他吗?秦子非趔趄着后退了一步,她连死后的身体也不想再让他碰触一下了吗?这个可恶的女人,口口声声说着爱他的女人,可是死后竟然这样处理和他的关系吗?“秦子非,看到了吧!婉婉连死也不想和你扯上任何关系了,你放开她,她要去火化了。”安子豪推开秦子非,跟着护士拉着顾婉的病床就要出去。“安子豪,你凭什么拉她走,她是我的妹妹,就算她死了,也该由我来处理!”秦子非狠戾的看着安子豪,猩红的眸子里一片阴蛰。“呵呵……,秦子非,妹妹

  • 我爱你,只有我知道14章

    原标题:我爱你,只有我知道14章书名:我爱你,只有我知道第14章会在你的三周年忌日结婚秦若雪的意思很明确,现在秦千诺掉进海里淹死了,她做姐姐的如果强行要求今天继续举行婚礼,会显得她太无情。所以“婚礼照常进行”这几个字,秦若雪希望是从陆双城嘴里说出来。陆双城看着秦若雪怀里哭泣的孩子,先说了句,“我来抱吧。”他抱过孩子后,只是轻轻拍了两下,刚才还哭的止不住的孩子,这会居然闭着眼睛,安心的继续睡了起来,像是找到了安全的港湾。这一幕,周围的人都面面相觑,但心里都明白了。“这……”秦若雪看见这一幕,表情有

  • 古武小医师14章

    原标题:古武小医师14章小说名字:古武小医师第十四章:再现断肠草“慢慢来,慢慢来,你们先把病人给放在病床上,我们这就给病人看病。”赵欣怡赶忙招呼着把病人给放到了病床上,然后开始打量起病人的伤势。而安宇呢,正在和刚刚那个安眠药吃多了的女病人聊天呢,这女病人醒来之后发现这女病人……还挺好看的,这个时候作为她的救命恩人的自己如果不好好的撩上一把,那岂不是对不起自己。自然,对于医道上了事情安宇还是懂的,虽然安宇口中是在撩妹,可是动作上却并没有停住,而是一边和那位安眠药病人说着话一边为安眠药病人包着痊愈所

  • 情如月光,爱似微尘14章

    原标题:情如月光,爱似微尘14章小说:情如月光,爱似微尘第14章对不起她的人是你‘咣当’房门被一脚踹开,惊得刚睡下的大夫人一下子坐起身,抬头看去。“母亲,我警告过你,是你一再挑战我的底线!”纪炎熙立在门外,夜风裹着雨丝从他身后涌进,吹得烛火摇摇晃晃:“所以从今日开始,你便不再是我的母亲了。”大夫人如遭雷击,回过神的时候,门外已经空了。“炎熙!”大夫人慌了,连滚带爬的追过去,却被两名下人拦住。“少帅吩咐您禁足在这里,终生不得出院一步。”“我是你亲生母亲啊,那只是一个贱女人!”大夫人崩溃了,号啕大哭

  • 情深到白首14章

    原标题:情深到白首14章书名:情深到白首第14章流眼泪“顾医生,现在已经过去20个小时了,你一夜都没有睡,要不要休息一会儿?”顾初源再帅也抵不住坐在这里干熬一天一夜,整个人都显得很憔悴。他也不懂自己为什么会为了这个陌生人而这么上心,还故意在手术内多放了鲜血迷惑陆余生、又特意请了假带着顾安好去别的医院救治。他所做的一切,没有一点是想得到回报的,却甘之若饴。“不用了,我要再等等她。”还有四个小时的时间,她一定能醒过来的。仪器上的声音一声一声的响,室内安静的只剩下了呼吸的声音。顾初源有些担忧起来了,忍

  • 上门女婿的美好生活14章

    原标题:上门女婿的美好生活14章小说书名:上门女婿的美好生活第14章共处一室翻着通讯录里的电话,我突然想起了小新,上次吃饭还留了她的号码,这下终于派上用场了。不过她跟嘉禾是一边的,应该不会帮我。抱着几乎绝望的心情拨通了小新的电话,那边甜美清脆的声音,让我顿时骨头就酥了:“小新,可不可以来接我一下。”“你不是跟嘉禾一起去参加晚宴了吗?她没在你旁边?”小新略带疑惑地说着,她一只手握着手机,另一只手正在擦还滴水的头发。“她把我扔在半路了,你快来接我吧,现在时间不早了,我怕周围会有狼。”刚才打电话时,突

  • 我曾爱过你,想到就心酸14章

    原标题:我曾爱过你,想到就心酸14章小说名称:我曾爱过你,想到就心酸014:早上好,阿姨第14章:早上好,阿姨——我确实是不喜欢也不擅长用这种方式去对付一个手无寸铁的敌人,但是,为了我的妻子,没有什么原则是不可以改变的,顾念,你要明白这一点。霍予琛在饭桌上所说的那句话,让我辗转反侧一整晚。我不知道霍予琛在美国遭遇了什么,回来之后,他对我的态度似乎是有了些许的变化,不过,或许那也算不上变化,只能说是温和了不少。他说,我是他的妻子。可是,另一方面,他却无数次的提醒我,不要喜欢他,更不要爱上他,我们之

  • 余生请让我爱你14章

    原标题:余生请让我爱你14章小说书名:余生请让我爱你第十四章:你什么时候能停止勾引我老公夏雨落被萧以安这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弄得有些恼火,她抬起眼皮看了萧以安一眼,伸手推了推他,“萧先生,您别离这么近,免得招人误会。另外,我觉得我也没您说的那么不堪,我不过就是喜欢一个人罢了,喜欢到丢失了自我,变成了一个别人眼里的傻子,你也犯不着这么羞辱我,毕竟我现在跟以前已经不一样了。”她说完,拉开了办公室的门,“咖啡请您慢用,希望我们后会无期。”她说完转身就往出走,萧以安气得要死,“夏雨落!你最好要点脸,别打我

  • 2018年美国劳伦斯春季拍卖精品推荐开元通宝

    开元通宝为唐代货币。钱币在唐代始有“通宝”。唐初沿用隋五铢,轻小淆杂。唐高祖武德四年,为整治混乱的币制,废隋钱,效仿西汉五铢的严格规范,开铸“开元通宝”,取代社会上遗存的五铢。许多人都认为开元通宝是年号钱,理由是唐玄宗李隆基有个年号是开元,这是错误的。开元通宝是非年号钱,在唐代初年就已经铸造,是由欧阳询亲自题字,欧阳询是初唐人物,而李隆基生于盛唐,二人生活年代相差百余年,从年代上讲,欧阳询就不可能给李隆基的铸钱题字。而李隆基将年号定为开元,纯属巧合。名称:开元通宝款识/风格:唐代类别:杂项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