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妖孽狂妃19章(第19章毒药)

2017/11/4 20:36:5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妖孽狂妃

第19章毒药

她将让那个将她的爱践踏在脚下的轩辕翔明白,没有她,他将失去所有,所有的一切!她会将他贬为最低践的贱奴,送他进杂役局做最低贱最劳苦的贱奴,一辈子都生活在无边无际的暗无天日之中,这些,都是他应得的!

于是,她放出了手段,先后在暗中促成了他的四桩大婚,却又找了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在他迎娶的过程之中向要做他王妃的女子下了毒,那是一种无色无味,直到半夜时分才会发作的剧毒,在白日里却是一丝一毫的迹象也无,这种毒发作起来很是突然,让人来不及采取任何的措施,甚至还没有完全的反应过来,中毒的人就已经猝然死去了。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而那种毒最高明的地方,就是在于中了毒的人在毒发死去后,死状却让人查不出是中毒而死。

前面的四个女子都已经在她的精心安排之下,跟轩辕翔拜了堂成了亲,在洞房花烛夜里,殒命在他的面前。她还适时的放出流言,说是这四个王妃全都是在半夜时分被发了病的轩辕翔给掐死的,反正流言总是会传得飞快,比什么话都传得更远更成功,就连皇帝那里,也已经有了风闻。

她渐渐的有了收获的快感,事情一步步的按着她的希望与安排在发展着,可是,就在这第五个女子的身上,竟然会出了这样诡异的例外。怎么,还会有人在死了以后又重新活了过来?这不符合常理,不,一定是哪里弄差了。

“不对,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盈秀,你快去查查,是不是找的那两个下毒的人出了差错,是毒药下错了,还是量不够?”景宁忽的握住了盈秀的手,对于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她还是不能接受。

“主子,奴婢已经想到了这一点了,应该是不可能的,这一来,乔府上的那两个人是真真的恨透了那个乔允珊的,乔家只有两位小姐,另有一位小少爷才只四五岁,还不足为患,而乔正天却向来偏心大小姐乔允珊,对三夫人如意和二小姐以菲却相当的不眷顾,同样都是小姐,在府中的地位与境遇却是天差地别。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除去了那个乔允珊,乔府上就只剩下一位小姐了,那对她们母女只有百利而无一害,她们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呢?二来,主子您想,那乔允珊明明都已经死过去好几天了,九王府里正为她办都会丧事呢,那是不会有假的,若是毒下的不对或是不够,又怎么能死那么久呢?偏偏,过了这么多天,她竟然又活了过来!

奴婢听说,当时还是府里头的两个守夜的丫头被唬着了,让那个崔总管和于六儿一起去看了,还叫上了法静一起去的呢。”盈秀说着,又是一缩身子。

“那是怎么回事?”景宁怒瞪着盈秀:“难不成就她的命大命硬?还是老天爷就是要厚待着她,让她中了毒死透了再活过来,好快快活活称心如意的做他的九王妃?”

“主子,她再硬再大的命,老天再厚待她,都错不过主子的意思,主子想要她活,她就活,主子不想让她活,她就是再活过来一次,也照样儿还得去见阎王!”

盈秀如何看不出来自己主子的意思,是的,一次死了再活过来是她命大,可架不住有人不让她活下去,那她又怎么会继续好好儿的活下去呢?谁让,她占着的,是那个九王妃的位子呢?

“你下去看看,这次不行,那就再来一次,我就不信她的命还真的硬的死不了!”景宁反手拍在了椅背上,太过用力,疼得忙又抬了手揉着。

“是,奴婢明白,这就下去准备,过不了两天,她还得到阎王爷那儿报道去!”盈秀谄媚的一笑,躬了身子等着景宁发话。主子一般都会在这种时候赞赏几句的,再或者,还会打点赏什么的。

“嗯,下去吧,这件事儿先不要跟四王爷提起,他若是问起来,就说我自会处理,让他不要插手。”景宁自顾回手,拿了一杯茶喝了两口,见盈秀站在旁边还没有动,皱眉道:“怎么还在这里?下去吧,这次把事情给我办好了,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

盈秀唯唯的退了下去,景宁将手中的茶杯重重的往桌子上一顿:“唯利是图的奴才!把事情办得这个样了,还想着得好处?”

已经走到了门口的盈秀步子一缓,继续面无表情的走了出去。妖孽狂妃19章(第19章毒药)

闷坐了一会儿,景宁蓦然的起了身扬声向着窗外唤了一声:“剪春!去春姬那边叫一下四王爷,就是我不舒服,睡不着!”

“是!”窗外的剪春应了一声,快步而去。

“哼!跟我抢男人,哪个都不行!”景宁缓缓的起了身,拂一拂艳红薄纱衣的飘带,慢慢的扭着柔软窈窕的纤细腰肢,回了自己的卧房。

卧房里也是一片艳艳的红,血一样的鲜艳,而又妖娆万分。她喜欢这样鲜艳耀眼的颜色,这样的颜色让她在感官上有着畅快的淋漓之感,也让她时时的记得自己的鲜血里面奔涌的仇恨与抱负。

她的终极目标,是那高高在上的金光闪耀的凤冠,是那万人叩仰的母仪天下的尊贵,她知道,要走到这一步的过程中需要有无数的人付出鲜血,付出生命,可是她不在乎,那都是别人的鲜血别人的生命,在她看来,这都跟她没有什么关系,那都只是她们自己的宿命,人生来就是不平等的,她要的,就必须要得到。

四王爷,她现在的这个丈夫,草包一个,酒色之徒一个,可是就因为他是皇帝的儿子,便有了这尊荣的身份,有了这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也有了她这样高贵而集美貌与智慧于一体的女人,所以,谁也没有什么好多抱怨的。

只要她景宁得了她最想要得到的,那么,一切就都不再是问题了。说明http://www.163woman.com/四王爷又怎么样?她的丈夫又怎么样?谁就说女人就不能比男人强大呢?皇后,或许,也可以是凌驾在皇帝之上呢?

她嫁的委曲,但却并不代表她这一生一世都要受这份委曲。她要用自己的成功与权利来洗净今日的这份委曲,路是一步步走出来的,而她的这一步一点走得一直都很顺利,现在在那个叫乔允珊的女子身上却出了这么大的一个意外,她当然不会眼睁睁的坐视接受。

没有人,能够从她的手上夺走她的东西,哪怕是她不想要的,乔允珊不能,春姬不能,谁,都不能。

她在等着,等着她那个今晚睡在了别的女人床上的丈夫,那个草包一样的酒色之徒,她知道只要剪春去了,不消得过多久,他就一定会老老实实的跑回来,哪怕,此刻他正在春姬的床上颠鸾倒凤,哪怕此刻春姬梨花带雨哭得再伤心再乞求,他都会回来。即便,她并不爱他,甚至,她心里是厌恶着他的。

她就是要这样的效果,没有什么原因,只是因为,她突然不想让他在春姬的床上,也只是因为,她想让那个处处都想跟她一争高下的春姬眼睁睁的看着轩辕风离开她的房间,一个人在恨与嫉妒中度过这剩下的漫漫长夜。

不然,一个人在恨与嫉妒中度过这剩下的漫漫长夜的,就将是她,景宁。网站163woman.com

她的苦,别的人必得要再苦上十分,二十分,或者更多,才能稍稍的解了她受到的那份苦,而她,是景宁,所以那些别的人,就必须要受上那些几十倍的苦来陪她。

九王府里,乔允珊忽然就从寂寂宁静的长夜里醒了过来。四周黑黑的,因了今晚月儿在这里陪着她,所以外屋并没有守夜的丫头,满屋子里只有漏进来的那一点点淡白的月光,如水般泻在了窗棂上。

这种古代所特有的木质的窗棂,在她以前的那二十几年的生命中从未出现过,那些水泥钢筋的笼子一样的楼房,那些铝合金等等金属制造的窗子,早已取代了这雕花镂空的窗棂。乔允珊觉得自己或许真的很适合生活在这个古代,这些古朴的东西,她向来都很喜爱。

她不喜欢那些钢筋水泥,也不喜欢那些冰冷的器物,而这木质的,古雅的,却让她能感受到一种温度。

自己是为了什么醒了过来了呢?乔允珊看了一会儿窗棂,心里纳闷道。妖孽狂妃19章(第19章毒药)明明不是很累才睡过去的吗?难不成这么个天将明未明的后半夜,自己就这么失眠了?在这个最黑暗的时候?

翻了个身,看看身边月儿正睡得相当香甜,似乎还在做着什么美梦,有些模糊的面庞上能看得出还正在微笑着,格外的可爱。

“是这里?”忽然,一个低低的声音在窗下响了起来。

乔允珊本来正在端详着月儿的睡相,这个时候听到了,心下不由得一惊。要知道,这个时辰可是凌晨四点左右,没有下人起得这么早,守卫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换岗,再说了,有哪个下人或者守卫平白无故的敢跑到王妃的窗子下面说话?可是她刚才已经把身子转向了里面,当然不能再马上回去身子去看看是什么人在那里,除了干着急,乔允珊就只能老实的躺在那里竖着耳朵听了。

“没错,就住在这里,白天我已经来过好几次了,里面就是卧床了,这么个时辰,只怕睡得正香着呢!”另一个声音说完,还低低的笑了几声。

“你小声点!仔细弄醒了她!”

乔允珊这回听清楚了,来人此刻应该就在窗外的墙下,而且还是两个女的,先说话的一个年纪听起来不会很大,能有三十几岁的样子,而第二个则更小一些,似乎能很方便的进入这屋子里,那算起来,应该差不多就是这九王府里的丫头了。而且,更可能就是服侍过她的那些丫头们其中的一个。

只可惜乔允珊这个时候却听不出来到底是不是,她对这九王府也并不熟,才醒过来一天的时间,身边的丫头们她除了月儿秋儿和芯儿,其余的她连她们长得什么样子还真的是没有注意过,那就更不用说让她凭着声音来辨人了。为了能确认一下到底是哪一个,乔允珊决定冒一下险,想办法把身子翻过去看看。

“嗯!……”乔允珊装作做着梦的样子,一边哼哼着,一边把身子从内侧翻了过去。从微睁的两只眼睛里看向窗口,她并不敢把眼睛睁得太大,怕让外面的两个人惊觉到。

妖孽狂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妖孽狂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强军评:发言材料不得由机关代笔,这个部队为领导划“红线”让铁规带电

    “每年有针对性调研解决1至2个备战打仗重难点问题。”“一般性会议、党委中心组学习,发言材料不得由机关代笔。”“不搞小圈子,不得任人唯亲,不准封官许愿”……这是给党委领导划的“红线”,定的“铁律”。谁碰谁倒霉,谁破谁流血。今天,《解放军报》报道,西宁联勤保障中心某仓库出台《党委加强自身作风建设具体措施》,细分理论学习、领导打仗能力、文风会风、选人用人等11个方面,制订39条具体措施,对党委工作进行规范。部队行不行,关键看党委;党委行不行,关键前两名。从严治党、从严治军,先治党委,搞强主官,抓住“关

  • 项目申报!第四届全国十佳文博技术产品及服务推介活动启动

    全国十佳文博技术产品及服务推介活动已成功举办三届首届颁奖仪式2015年10月济南▼第二届颁奖仪式2016年9月成都▼第三届颁奖仪式2017年8月上海▼第四届参评项目征集工作已经启动欢迎文博机构科研单位文博企业踊跃申报关于开展第四届全国十佳文博技术产品及服务推介活动的函文物报社函[2018]4号各有关单位:为促进文物博物馆行业技术产品创新,激励文博机构和各类企业积极投身文博技术产品研发和推广服务,助力文博机构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全国十佳文博技术产品及服务推介活动办公室即日启动第四届全国十佳文博技

  • 2018年三月三黄帝故里拜祖大典(精彩分享)

    编者:三月三,古称上巳节,是轩辕黄帝的诞辰纪念日。从几千年前开始,每年的这一天,我们的古人都会焚香沐浴、祭祀先祖,并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这一传统美德也延续到了今天。河南作为黄帝的出生地,每年的三月三,全球华人都会来“老家”拜祖寻根。谭晶在壬辰年黄帝故里拜祖大典领唱歌曲《黄帝颂》“华夏文明,源远流长。我祖勋德,恩泽八方。启迪蒙昧,开辟蛮荒。伟烈丰功,万古流芳……”。戊戌年黄帝故里拜祖大典于2018年4月18日(农历三月初三)上午在新郑黄帝故里园区正式举行。如往年一样,今年大典邀请到现场参拜的近

  • 人,都有老去时

    花草的生命总是短暂,而人世的苦难却何其漫长。无论年轻还是老去,都要拥有一次最用心,最温柔的绽放。人不可能永远风华正茂,保持年轻的容颜。生老病死,是自然的规律,也是不可逆转的生命的轮回。人幼年时期受的苦不算苦,老年时候遭罪才是真正的苦。老年时候孤苦无依,居无定所,无依无靠,才是真正的悲惨。人生开始的时候渴望远行,后来却守望回归,期待着一份宁静致远。心是一切的起点,也是一切的归航。年轻的时候想过得轰轰烈烈,惊天动地,后来却喜欢平淡如水,平凡如斯,从一个穿越喧嚣的参与者变成了一个独处思考的安静的看客。

  • 王阳明:你的内心,就是最好的风水

    比外在风水更重要的是人内心的风水。内心的风水理顺了,自然顺风顺水。即便遇到坏的风水,也能逢凶化吉。1心安,则身安古人将心称作方寸。方寸大乱,这个成语就是用来形容心绪大乱,没有主见的情况。王阳明写过《咏良知四首示诸生》的哲理诗,其中有两首非常有名:人人自有定盘针,万化根源总在心。却笑从前颠倒见,枝枝叶叶外头寻。无声无臭独知时,此是乾坤万有基。抛却自家无尽藏,沿门持钵效贫儿。万事万物的源头和变化,都只在人心。良知就藏在心中,就像定盘针那样给我们指示方向。正因为如此,王阳明才把人的心称作无尽藏,就是没

  • 什么叫养生?究竟养什么?

    什么叫养生扎一针一天有效的叫做激素几天见效的叫做药坚持一个月、两个月、半年、一年没有任何副作用才叫养生治病花钱,钱是费纸!养生花钱,产生价值!现在养生与不养生的人10年以后比,别人老去了10岁,你还是10年前的你!这就是价值!花钱养生,你获得了健康和幸福!永远离不开病痛!健康幸福,从养生开始!养生就是养命白天损耗,晚上修复。白天是放电,晚上睡觉是充电,晚上只充了50%的电,白天还要释放100%,那50%哪来的,就得从五脏借。五脏在古书中为五藏,是藏的意思,藏的就是人体的精华,精华就是身体储存的营

  • 谷雨诗词10首:春山谷雨前,清和易晚天

    谷雨清·郑板桥不风不雨正晴和,翠竹亭亭好节柯。最爱晚凉佳客至,一壶新茗泡松萝。几枝新叶萧萧竹,数笔横皴淡淡山。正好清明连谷雨,一杯香茗坐其间。赏析:谷雨时节品新茶,天气晴朗无风,看院子里的亭亭翠竹,兴致盎然,在新茶缭绕的香气中,画几笔山水竹枝。牡丹图明·唐寅谷雨花枝号鼠姑,戏拈彤管画成图。平康脂粉知多少,可有相同颜色无。赏析:牡丹自古以来是花中贵族。牡丹素有“国色天香”、“富贵花”、“花中王”的美称。唐伯虎题诗牡丹图,花开谷雨前后,此时节,此花风头无两。春中途中寄南巴崔使君唐·孟浩然旅人游汲汲,

  • 3个小故事,悟出人生大道理

    1.误会早年在美国阿拉斯加,有一对年轻人结婚了,在婚后生育的时候,他的太太因难产而死,遗下一个孩子。他忙生活,又忙于看家,没有人帮忙看孩子,于是他就训练了一只狗。那狗聪明听话,能照顾小孩,咬着奶瓶喂奶给孩子喝,抚养孩子。有一天,主人出门去了,叫它照顾孩子。他到了别的乡村,因遇大雪,当日不能回来。第二天才赶回家,狗立即闻声出来迎接主人。他把房门打开一看,到处都是血,抬头一望,床上也是血,孩子不见了,狗在身边,满口也是血。主人发现这种情形,以为狗性发作,把孩子吃掉了,大怒之下,拿起刀来向着狗头一劈,

  • 南师开示:伟大的事业是人做出来的,人最难的是管理自己

    南怀瑾:其实管理学最重要的,是老板思想的管理、情绪的管理。……我常常告诉做企业的一班人,你们画的数字越来越多,房子越住越大,汽车越开越新,人格越来越渺小。最要紧的是自我的管理,自我的修养……伟大的事业是人做出来的,人最难的是管理自己。——《漫谈中国文化》本文摘录自南怀瑾先生述著《南怀瑾选集》。篇幅有限,恐难尽意,欲辩玄旨,请阅原书。

  • 【山海经】是谁人能让印娢姑娘钟情呢?

    关注黄色的“土丘”来到了阵中央,脸上满是不屑和轻蔑,他向炎帝拱了拱手说道:“神农帝君果然名不虚传,手下能人无数,及岁也略懂一些小道术,今天就向帝君领教一番!”话音落地的同时,只见及岁眼观鼻、鼻观口、口问心,口中念念有词,一俯身,整个人一下子不见了,地上却真的堆起了一个土丘,只见那土丘不断从中间向四周涌出无数流动的黄沙,越聚越多,四周的黄沙不停的向土丘的底部汇拢、转动,速度越来越快。霎那间,强大的气流被从四面八方吸入涡旋的底部。转瞬间,那土丘竟然凌空飞了起来,以更加强大的力量翻腾汹涌着冲向天空,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