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乱世贞女18章

2017/11/4 19:08:52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乱世贞女
第18章犹豫不决

古若曦被李氏的目光吓到,不由得后退了两步,胀红着小脸,结结巴巴的说道,“娘,你干什么……用这种眼光看着我?”难道她说错了吗?她说的只不过是实情而已。乱世贞女18章她感觉,这段时间,不仅是古挽香变了,连娘也变了。以往,娘亲可是很少失手的,可这几个月以来,她竟然一反常态,频频失手。这也就罢了,所谓胜败乃兵家常事,别人是屡败屡战,母亲却是屡战屡败!而更气人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母亲竟然也开始变得犹豫不决了。

从上次古挽香去恩泽寺上香的时候,她就发现了。说实话,刘氏那个计策当真是好,若是母亲稍稍帮她一下,古挽香绝对必死无疑。可那时候,母亲便推说时机不合适,硬生生的放过那次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而后,她明明还有很多次机会可以除掉古挽香的,结果呢?她要么失手,要么退缩,古若曦觉得,母亲现在真的是变得越来越懦弱了。163女性网

看着古若曦脸上那愤怒,不甘的表情,李氏反而平静下来,因为她突然想到一件事,“曦儿,秋莲那边,你是不是跟她说了什么话?”

古若曦心中一震,不过面上还是装作一副镇定的模样道,“没有啊,女儿没有跟秋莲说什么话啊?”话是这样说没错,可是她的脸上却露出些许心虚的表情来。

李氏突然叹了一口气,道,“曦儿,你不是个会说谎的人。”若是她能有古挽香那一半的功力,那她现在也不会落到这般境地了。

古若曦见李氏不相信她,脸上不禁露出一种受伤的表情来,委屈的说道,“娘,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难道不相信曦儿了么?曦儿真的没有跟她说什么。”反正现在青禾和秋莲都死了,而且,她也是为他们着想啊,她不过稍稍“提点”了他们两句而已。那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李氏面色一沉,声音便不由得带了一丝威严的味道,“都这样时候了,你还不肯承认么?”

古若曦心虚的低下头,不说话。乱世贞女18章李氏见了她这表情,便知道自己猜对了,冷笑一声,继续道,“秋莲和青禾的性子,我是知道的。他们虽然不是特别聪明,可都是很稳重的人。”她就说,好端端的,青禾怎么会在没有自己命令的情况下私自对古立玧出手,而且还被古挽香抓了个正着。她听说,出事当天,秋莲和青禾见了面,所以她便想到,一定是秋莲对青禾说了些什么。

可是秋莲也是个聪明人,她心中虽然着急,可却是极有分寸的。所以,她也绝对不可能在没有自己命令的情况下,私自叫青禾出手。所以,这样想来,唯一的可能便是古若曦对她说了什么,秋莲一定以为这是她的的命令,所以这才急匆匆的去找了青禾。乱世贞女18章

“好,我承认。”古若曦突然抬起头,一脸无所谓的道,“青禾出事之前,我确实找他们谈过话了。可是那又怎样呢?曦儿还不是为了娘,为了玮儿着想?”若是他们一直都被古挽香和古立玧压在底下的话,他们是绝对不会有好果子吃的。嫡出,庶出,这不过一字之差,可谁知道,他们的地位却是天壤之别呢?

“那又怎样?”李氏心中的怒火被古若曦勾了起来,她猛地拍案而起,连声调也大了几分,“你还敢说,那又怎样?你知不知道,就是你的擅自行动,差点连我们自己都毁了?若不是你私自行动,青禾和秋莲就不会死,我本来已经想好了一套完整的计策,如今,全都被你给毁了!”

古若曦一向懂事,可平时也是被李氏娇生惯养,宠着爱着长大的,又何尝见母亲这样疾言厉色的责骂过她?当即不服气的昂起头,道,“我怎么了?我这么做是为了谁?你说你已经订好了计策,可是你都没告诉我,我怎么知道?我只道你是被古挽香那个贱人吓怕了,所以不敢对她出手,没关系啊,你不做,我来做啊,我就不相信,我还整不死她……”

“啪”的一声,响亮的耳光声打断了古若曦的对话。她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火辣辣的脸,难以置信的抬起头,声音已然带了一丝哭腔,“你……你打我?”从小到大,母亲对她,简直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可如今,她居然为了一个无足轻重的丫鬟,为了自己跟她说过的那几句无足轻重的话打了自己!

李氏一时也懵了,她呆呆的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自己面前一脸委屈,一脸难以置信的古若曦,她的眼中已经盈满了泪水,她不停的喃喃自语道,“你打我,你居然为了一个贱丫头打我?”

看到自己女儿这般委屈的模样,李氏也觉得自己的行动太过分了,她慌忙去拉古若曦的手,结结巴巴的解释道,“不是的曦儿,娘亲只是……只是一时心急,所以……”

古若曦突然猛地甩开她的手,大吼道,“你走开,你不是我娘!我讨厌你!”说罢,也不等李氏回答,便飞快的掩面飞奔而去。

门外候着的小丫鬟匆匆忙忙的跑过来,清秀的小脸上是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她看着李氏,结结巴巴的道,“夫……夫人……小姐她……”

“她什么她?”李氏心中窜起一股无名的怒火,吼道,“还不赶紧跟上去看看,曦儿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那小丫鬟吓得浑身一缩,立即哆哆嗦嗦的应了一声“是”,这才飞快的转过身,朝门外跑去。而李氏,她只觉得一阵疲意袭来,颓然跌坐在地上,喃喃的道,“我做错了么……”她只是想给她个小小的教训,让她长点记性而已,可是,她做错了么?

院子外的李妈妈也闻讯赶来,她见李氏就这样不古形象的坐在地上,心下一惊,连忙一阵小跑跑过来将李氏从地上扶起来,“夫人,地上凉,您不能这样坐着,会生病的。说明http://www.163woman.com/

李氏任由李妈妈将她从地上扶起来,然后苦笑一声,“李妈妈,你告诉我,真的是我做错了么?”

很明显的,李妈妈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她先看到古若曦哭着跑了出去,如今又见李氏这般模样,心中不由的也明白了七八分。她将李氏扶到软榻上坐下来,这才道,“夫人没有错,夫人其实也是因为关心小姐。可是……”

李氏喃喃道,“可是什么?”

李妈妈迟疑了一下,却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可是夫人您忘了,小姐还小,她现在不过才十一岁而已,她还是个孩子,所以对于您的一些行为,她可能还不是太了解。”

李氏突然醒悟过来,是啊,她几乎都忘了,曦儿现在还只是个十一岁的孩子。别人家的小孩,这个时候大概还在父母膝下撒娇,而她的曦儿呢?她那么小,却要开始跟着她学会算计,跟这大宅子里的人斗来斗去。是她错了,而且错得离谱,曦儿那么小,自然不可能将事情想得面面俱到,而她原本也是一片好意,可是,她不但不赞扬她,而且还责骂她,打她,也难怪她刚刚用那样的眼神看着自己了。

李妈妈见李氏不说话,也知道她此时心中不好受,便一脸担忧的问道,“夫人,您……没事吧?”

李氏疲惫的摇摇头,“没事,你先下去吧,让我自己一个人待会儿。版权163woman.com”或许,她也是该好好的反省一下自己了。

后花园内,古挽香一边漫无目的的向前走着,一边跟身边的襄铃拉拉家常,看起来,她的心情似乎还不错,仿佛并没有被秋莲投井自尽的事影响到,襄铃这才松了一口气,她还担心小姐听到这件事会很伤心的,不过现在看来,她确实越来越强大了。

“对了小姐。”襄铃突然道,“我怎么觉得,最近很少看到古妈妈啊?”

古挽香没有回头,只淡淡的回答道,“我让她去帮我查一些事情。”不过说起这个,她立即又想起之前古妈妈跟她说的话来,秀眉微微一蹙,脸上的笑容顿时也垮了下来。

古妈妈说,当年被父亲赶出府的下人,除了五个外地人之外,其余全都意外身亡了,而如今,她唯一的希望便寄托在那五个人身上,若是他们也同样遭到……那事情可真的有些难办了。

襄铃见古挽香脸色微变,便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心中正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冷不丁见前面有一道翠绿色的身影一闪而过,襄铃扯了扯古挽香的衣袖,压低声音道,“小姐,你看那里……”

古挽香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冷不丁听见襄铃这句话,一脸茫然的抬起头来,“嗯?”

襄铃道,“那个,好像是七小姐……”

古若晴?古挽香下意识的皱皱眉,然后顺着襄铃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但见前方那人身着一袭翠绿色束腰锦绣长裙,看背影,倒也是亭亭玉立,只不过……古挽香轻轻一笑,径直迈开步子朝那人走去,“七妹。”

那人回过头来,果然便是七小姐古若晴。而跟之前不同的是,她的额头留起了一层厚厚的刘海,直垂到上眼皮的位置,不过好歹将额头上的伤疤遮住了。见是古挽香,古若晴没有像以前那样表现出她心中的厌恶,只是低了头,轻轻唤了一句,“姐姐。”

乱世贞女》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乱世贞女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热门随机

  • 董卿和陈数同框上热搜:什么都不怕的女人一个人就活成了一支队伍

    闲来无事,翻看微博,一组董卿和陈数的同框照,完完全全惊艳了我。特别是当两个人推开门,步伐一致,笑容浅淡地走到观众面前,我这些天的不安、焦灼都被卷在了空气里,随着她们的落脚站定,再无踪迹可循。被她们身上那种极其笃定淡然的气质所感染,由是,去看了最新一期的《朗读者》。除了全程眼睛根本无法从陈数和董卿脸上移开之外,她们两个的对谈让我很有触动。陈数讲述了一段自己再中戏读书时的经历,说她在表演上开窍,源于老师让他们用一件物品串联起人生的四个阶段。她想到的是口红。说童年的时候,是好奇,会走进妈妈的化妆间,模

  • 王铎草书《唐人诗九首》 绫本 首都博物馆藏

    王铎其书师承古法,融百家之长为己所用,开创出自己独特的书风,有神笔王铎之美誉。其书法具有四美的特点:一、纵中有敛(形质美);二、草中有楷(情性美);三、错落有致(节奏美);四、今中有古(韵味美)。王铎雨加雪(草中有楷)的章法和错落有致的体势,对后人书法艺术的进一步发展,开辟了道路。释文:1)岑参《寄杜拾遗诗》联步趋丹陛,分曹限紫薇。晓随天仗入,暮惹御香归。白发悲花落,青云羡鸟飞。圣朝无阙事,自觉谏书稀。2)王维《送刘司直往安西诗》绝域阳关道,胡烟(沙)与塞尘。三春时有雁,万里少行人。苜蓿随天马,

  • 从照片到工笔

    罗寒蕾,1973年生于广西合浦县常乐镇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中国重彩画研究会理事、广东省美协会员、广东省青年美协会员、北京工笔重彩画会会员、广州市美协常务理事。1995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本科,获学士学位;1998年毕业于该系研究生,获硕士学位。1998年任教于华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2008年调往广州画院任专职画家。

  • 油画人体:在古典氛围中,营造超现实的意境

    油画人体:在古典氛围中,营造超现实的意境

  • 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私奔, 当垆卖酒, 卓王孙无奈下赠送百万钱财

    司马相如是汉朝的大才子,写的《子虚赋》、《上林赋》成为汉大赋的代表。司马相如到临邛大富豪卓王孙家中做客,卓王孙的女儿卓文君从窗户后面看到了司马相如的潇洒,就很喜欢司马相如。当时卓文君刚刚成为寡妇,司马相如就命人递消息给卓文君,说自己的相思之意。卓文君于是就和司马相如私奔。司马相如家里特别穷,他本来还以为自己有了一个大富豪的老丈人,日子会过的非常爽。没想到卓王孙勃然大怒,不承认卓文君和司马相如的关系,反而说:“我一分钱都不会分给这个女儿!”没过几天,卓文君就挽着司马相如的脖子,哭着说:“我从小含着

  • 西晋大臣贾充的女儿贾午偷偷约会, 成为偷香典故的来源

    贾充是西晋时期的大臣,权势很大。他的大女儿贾南风,是晋惠帝的皇后,更是专权一时。贾充的小女儿贾午长的挺漂亮,不过还没有嫁人。当时有一个年轻帅哥,叫做韩寿,是贾充的手下文官。贾充每次会见宾客,贾午就偷偷躲在窗户后面偷看,当她看到了大帅哥韩寿之后,就瞬间心动了。贾午就问婢女说:“你们谁认识这个帅哥呢?”有一个婢女说出了韩寿的名字,还说韩寿是她的旧主人。贾午就派这个婢女去当说客,让她去把自己的心意告诉韩寿。婢女对韩寿天花乱坠,说贾午多么多么漂亮,韩寿这个单身汉立刻就动心了。韩寿的力气很大,到了晚上的时

  • 溥仪出宫夹带大量宝物,无数文物流失民间,今有大爷200万卖玉碗

    大家都知道,古代文物的交易在国内是有严格限制的。来历不明的文物是不可以公开出售的。但是在河北有一位老人却跑到文物局,跟工作人员说自己有一只清朝玉碗要出售给文物局。而且要价不高,只要200万就可以了。这可惊坏了文物局的工作人员。据老人说,自己这只玉碗可是有些来历的,上面还有“宣统御制”四个字呢。这是祖上花了真金白银从清朝皇帝溥仪手里买来的。人们听了都觉得奇怪,溥仪使用的玉碗怎么会流落到民间呢?这东西应该收藏在故宫博物院才对啊。原来在清朝灭亡后,民国政府还是一直让溥仪住在紫禁城的。后来冯玉祥将军攻入

  • 老人拿出副字画,文物局出1万,老人:800万,最终国家1980万拿下

    中国的古玩市场可以说非常兴盛,就是因为中国古代历史文化非常久远,再加上古代很多能工巧匠打造的很多精致东西,这也使得后人对文物非常重视,不管是私人还是国家,都对这些文物格外的小心,很多私人家庭,因为祖上是古代的一些文人墨客,因而有的东西就成为了传家宝流传下来给子孙后代,因为这些都是艺术的结晶。我们知道古代文物有瓷器花瓶,有文人字画,还有珍珠翡翠,而且样样价值都不菲,很多人们都会花大价钱进行收藏,古董就是越老越精致越值钱。然而在新中国成立之后有这样的一位老人,所拿着的这个文物则是让人们震惊,老人开口

  • 清代风格小叶紫檀深浮雕群仙祝寿画筒赏析

  • 黄庭坚的这两句诗,是古诗词中最美的诗句,太惊艳了!

    对于一个英语总是过不了四级的人,自然是没有资格去评价别的语言的好坏,对于一个中国经典读得不算多的人,也不敢妄谈汉语有多么的了不起。然而,在我有限的阅读中,还是每每被汉字的艺术魅力所惊艳。譬如我们今天读的——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这简简单单的十四个字组合在一起,便营造出一个令人沉醉的意境,让人不由来感叹,汉语,真的是太美了。这两句诗,出自黄庭坚的《寄黄几复》。寄黄几复宋·黄庭坚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传书谢不能。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持家但有四立壁,治病不蕲三折肱。想得读书头已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