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都市热血小说《一代天骄》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4 7:35:11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一代天骄
第1章 总裁张晓峰

春天,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季节。163女性网孕育着新的生命,也孕育着一些希望

  那是一个早春的季节,在这个季节里,正是一切的生物开始萌动新的生命的时候。

  你看,大地上,入眼的到处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景象,一片生机勃勃的天地。

  在江南的某个城市里,这是一个新兴的大城市。

  在这个城市里也正在孕育着一个未来的世界。新的老板,新的总裁……张张总总的新的人物,都将在这里产生。

  当然,在这个新兴的大城市里,在孕育着新的大人物的时候也在孕育着各式各样的小人物,同时也孕育着不同的爱情。

  早春的大街上,太阳那杨色的光芒还刚刚从那张荫道的树冠的间隙里投下缕缕的杨色的光芒,整个城市就已经从沉睡中醒过来了。163女性网

  刚刚下过雨的大街上,空气显得十分的清新。

  街路上,人来人往,叫卖声声。马路上,车水马龙,穿梭如飞。

  “嘀”的一声,一辆别克轿车在马路上飞驰而过,溅起路上的积水,正在人行道到行走的人们慌不及的躲避。

  这辆轿车一路地飞驰着,走出城市,来到一个市郊的繁花地段,有拐过几个弯,来到一个搞到的西式别墅的门前,“吱”的一声,轿车停了下来,车门打开,走出一个穿着高档西装,的三十岁左右的男人。

  这个男人虽然高大,但不肥胖,更不是大腹便便。这时,只见他直径的就朝着别墅的大门走去。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来到门前,伸手一按门铃,一会儿,门开了,里面走出来一个身着华贵的年轻女人。那女人一脸的娇笑着说道:“老公,你回来了。”

  “嗯,回来了。”那男人说着伸出一只手就搂着那女人的纤腰,嘴上继续说道:“有什么好吃的吗?”

  “有啊,我给你炖好了海马参枣汤。就等你来喝了。”那女人笑着说道,一只手也就搂住了那男人的虎腰。

  两人说笑着就往里面走去。163女性网那男人来到客厅的沙发上就坐了下来。

  这时一个大客厅,面积足有一百平方米左右。一面的墙上是一个大屏幕的家庭影院。两面放着红木实木沙发,地面是用大理石铺就的光可鉴人。

  那女人这时正从左面的厨房里短处一个电磁煲锅,来到中间的一张长条型的桌子边,把那煲锅放到桌面上说道:“老公。过来啊,趁热吃,效果才好。”

  “哈哈,是吗?”那男人笑着说道就来到了桌边。163女性网打开煲锅的盖子买拿起汤匙吃了起来。

  那女人则做在男人的身边微笑着看着男人吃着。

  着男人就是张啸峰,是江南控股集团的总裁。他从十几岁是开始创业,到现在能到达这样的场面还真是天随人愿。这女人就是张啸峰的老婆洪芳婷。

  洪芳婷与老公张啸峰含辛茹苦,相濡以沫,一直伴随在老公张啸峰的身边。张晓峰的功劳也有她的一半。163女性网

  吃好煲锅,张啸峰去洗了一把脸,说了一声:“我走了。”就匆匆地往外面走去。

  来到车边,打开车门,张啸峰坐进车里,发动车子就往自己的目的地出发了。

  车子在公路上飞驰着,公路两旁的树木,工厂,房屋都在迅速的向后面倒退着。七弯八拐的,大约行进了大半个钟点,车子来到了一个繁华的地方。

  这里就是刚刚兴建不久的工业园区。据说这个工业园区可是省级的,可实际上不知道比省级的还要大多少?只有天知道了。

  张啸峰开着车子心里想道,无论怎样,只要我能过的去就好。管它是什么级别的,反正是越大越好。

  很快的,张啸峰的车子来到了市区,刚巧在一个四岔路口遇到了红灯,他刚停下车子,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马路的东边往西边走去。张啸峰定睛一看,是她——李诗语。俞是,张啸峰就紧紧地盯着她,看到她就拐进了前面的一个马路口。

  正在这时,绿灯亮了,张啸峰就驾着车子朝李诗语的方向追去。来到一个商店门口,终俞追上了李诗语,“吱”的一声,张啸峰停住了车,急忙打开车门大声叫喊着跳下车朝李诗语追去。

  前面正在走着的李诗语忽然听得身后有叫声蒙蒙地回身一看,不觉大喜过望,脱口叫道:“啸峰,怎么是你?”

  这李诗语是张啸峰大学的同班同学,更是前恋人。只因二人毕业后天各一方,过着李郎织女的生活。刚刚分别的时候,两人还是互通音信,书信频传,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往后书信的数量就越来越少,乃至最后停止了双方的联络。

  在说这李诗语,身材高挑,阿娜多姿,一张丽敏珑俊俏的瓜子脸上,镶嵌着一对迷人的丹凤眼,精致的鼻子下张着一张樱桃小口。发育的相当完美。在大学里的时候就是张啸峰所在班级李的一朵耀眼的班花。

  这李诗语的性格也真的和她的芳名一样,能歌善舞,又很有组织和活动能力,是班级里的团支部书记,追求她的人可以说能够排上一条长蛇形的队伍。

  当年,张啸峰就是硬凭着自己的不平凡的长相和自己特殊的学习成绩以及组织活动能力才从那数百的追求者中追到了这朵高高在上的众星拱月中的李诗语的。

  从大二到大三的两年的交往中,两人已经发展到了再也不能或分的程度,然后,往往是好事多磨,天不怜人,最终还是使这对鸳鸯各自分飞。

  现在虽然时隔多年,骤然相见,怎么使两人惊喜交集。此刻,张啸峰和李诗语互相凝视着对方,心中感慨万千,双方都觉得有许多话要诉说,可又不知着千言万语这一时间从夏说起。

  看着看着,李诗语不觉飞身扑入张啸峰的怀里,那双粉嫩的小手雨点一般的落在张晓峰的胸前。

  呵呵!此时,真是此时无声胜有声,道是无晴却有晴。此景此情却又如夏分说?

  相拥多时,张啸峰蓦然醒悟过来,看着眼前的美人儿李诗语说道:“语,你是怎么到这儿来的?”

  这一语之中却已是蕴含着张啸峰的千言万语。

  半响,李诗语抬起头来,眼里含着晶莹的泪花,哽咽着说道:“一言难尽。”

  在一个酒店的包厢里,此刻有两个人正面对面地坐着。那女的穿着讲究,一身珠光宝气的紧身衣服,是的她该凸的地方更加的明显的凸显出来,该凹的地方也就平坦的如一个小小的平原,这个女人就是李诗语。

  坐在她对面的就是张啸峰。

  这时,在他们中间的桌子上,放着几个小菜和两瓶红酒。一个瓶子已经打开,瓶里的就也只有小半瓶了。

  作者的两个人中,李诗语这时候脸上已经罩上了一层红霞,使她原本就晶莹如玉的一张俏脸更显得媚艳动人了。

  “峰,你怎么后来就不给我信息了?”李诗语抿了一口酒看着张啸峰满怀幽怨地说道。

  “也不全是我的责任,我还是那招我们约定的时间给你的。是你没有按时给我回信。”张啸峰看着李诗语淡淡地说道。

  “你可知道我等的你好苦!”李诗语猛地喝了一口酒说道。

  “你近来过的可好?”赵晓峰问道。

  “我,我过的很好!”李诗语说着又猛地一扬脖子把杯子里的酒喝了下去。

  这时的李诗语的面色红润的像一个已经熟透的了苹果一样,说话的时候舌头也已经很大了。张啸峰看到李诗语已经醉了。

  “诗语,别喝了,你醉了。”张啸峰说道。

  “我没醉,谁说我醉了?酒。再喝。”李诗语说着拿起酒杯又要倒酒。

  张啸峰一把按住了酒瓶,李诗语站起来握着张啸峰的手说道:“我,我不不醉,喝,喝啊!”嘴里说着,身子却已经摇晃了起来。

  赵晓峰一看,就轻轻地扶住了李诗语,然后把她轻轻地放在一边的床上。

  看着李诗语的模样,张啸峰担心她会要水喝,就趁这个机会,叫来了服务生,拿来了水。

  果然,张啸峰刚倒好水,这李诗语就说道:“好热,水,水。”

  张啸峰见状,立即把水送到她的嘴边。

  李诗语一张嘴,咕嘟咕嘟一阵,一口气就把杯子里的水喝了一个底朝天。

  然后,在喝过水后,李诗语还在一个劲地说着热热,一只粉嫩的玉手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在无乱地扯抓着自己的衣领。

  不一会儿,一粒扣子就被扯开,露出了里面洁白如玉的一部分肌肤,而此时的张啸峰所站立的位置刚好能俯视这个神圣的领地。

  张啸峰是一个发育正常而又精力旺盛的男人,在这样的情况下,身体内的热血早就沸腾起来了,身体上的每一个部位也已经有了较大的反应。

  而此时的李诗语却还在一个劲地喊着水,水。

  张啸峰看着也是着实的不忍,就有倒了一杯水,俯下身去,把水递到李诗语的嘴边。

  李诗语接过水,又是一口气喝完,张啸峰刚吧被子放到一边的茶几上,李诗语的一条玉臂就已经紧紧地围住了张晓峰的脖子。

 

第2章 家的温暖

张啸峰一个趔趄,站立不稳,整个身子就这样一下子重重地扑倒在李诗语的娇躯上。

  李诗语不但没有推开张啸峰,反而用两只手紧紧地抱住了张晓峰的身子。

  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服,张啸峰感受着李诗语肌肤的光滑和弹性,尤其是李诗语胸前的那两个要命的大肉包子们不断地蹭着张啸峰的胸肌,让张啸峰更是全身热血翻滚。

  这样的刺激那还能让张啸峰这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忍耐。于是张啸峰就不由分说地把自己的嘴噗的一声印上李诗语的樱桃小口,同时舌头就像一条灵巧的蛇一样,撬开李诗语的贝齿,迅速地占领了里面整个温热的口腔,还不断地追逐着,嬉戏着李诗语的香舌。

  一会儿,两条舌头就在一起互相的追逐着,纠缠着张啸峰同时在不停的吸取着李诗语口中的津液。而在这个时候,张啸峰的一只大手已经腾出来,伸进了李诗语的衣服内,迅速的占领了一个山峰。

  在这样的嬉戏下,李诗语的激情也就更加地爆发了,这时的李诗语扭动着身子,原本就因为喝醉了酒就显得殷红一片的俏脸上,这时候就更是红的不能用语言来描述了。她放开了张啸峰,迫不及待的解开了自己的衣衫,然后就伸手进去解赵晓峰的衣衫。

  一会时间,两个人就赤条条的在床上翻滚着了……

  一场赤壁鏖战过后,李诗语紧紧地偎依在张晓峰的身边,一只纤纤的玉指在张晓峰的胸肌上轻轻地画着圈子,一张娇艳欲滴的俏脸紧紧地帖在张啸峰的脸上,那眼睛里蕴着满满的柔情蜜意。

  “峰,你不是问我为这么到这里来吗?”李诗语用那双充满着无限柔情的眼睛看着张啸峰说道:“自从和你分别以后,我在家乡的的一个县属中学里做起了教师……”

  原来,那年毕业以后,张啸峰让李诗语和自己在一起住下来,两人共同开始创业。但李诗语却由于拗不过父母的反对的压力,就回到了自己的家乡,然后,通过父母的关系,在一个县属的中学里当起了老师。

  在这开始的时候,李诗语和张啸峰保持着密切的关系,两人几乎天天用短信交流着自己心中的思念,传递着彼此的感情。

  后来,在父母的强烈要求下,甚至使用了断绝关系的手段,逼迫李诗语和当地的一个老板的儿子结婚,。

  婚后的一段时间里,两人倒还是甜甜蜜蜜,恩恩爱爱的。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那个就逐渐的开始变了。

  开始是看不惯李诗语,两人之间经常因为他的事情发生口角,逐渐的战斗升级,以至于互不理睬,形同陌路,最后他就渐渐地发展到夜不归宿了。

  你想想,在李诗语这样的一个年龄段,正是生理机能最旺盛的时候,哪能忍受得了这样的冷漠。

  寂寞难耐的李诗语,看着人家一家人恩恩爱爱的,再看看自己青春年少却独守闺房的样子性,李诗语的情绪也就产生了巨大的变化。她也变得非常的暴躁了,动不动就大发脾气。

  最后,终于一怒之下,只身离开那个原来使自己留恋现在让自己万分厌恶的家,也离开了教师的岗位,开始了自己的飘萍生涯。

  李诗语和张啸峰两人在这里共赴云雨,一夜恩爱,是自不待言说。但这样的露水夫妻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更夏况现在的张啸峰可早就已经不是先前的那个文绉绉的大学毕业生了,早就是纵横江湖,叱咤风云的人物了。

  所以,张啸峰对这个李诗语虽然仍旧有着浓浓的情谊,但不再是以前那种不能或分的,多少有了点逢场作戏的成分在内了。

  第二天上午,张啸峰就离开了这个宾馆,来到了自己的工厂里。

  张啸峰的这个厂子在ZSD市的一个新兴的工业园区。

  张啸峰的这个工厂是一个集纺织印染与售俞一体的工厂。正因为这样,他的这个工厂的范围也就比较的大了。在这个地方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了。

  这时,一辆高级别的宝马轿车停在了“朝华纺织印染集团公司”的门口,车门开处,一个英气勃勃的青壮年一脚从车子里跨到地上,一双闪烁着精光的眼睛朝门口望了一眼,就抬腿大步流星地朝里面走去。这个人就是这个集团公司的的主人公——张啸峰。

  张啸峰来到厂子里面,正在工作的人们一看老板来了,好多人都热情地跟他打招呼:“张老板早!”

  张啸峰也热情地微笑,并点头示意,

  在整个厂区转了一圈,张啸峰就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张啸峰的办公室位于整个厂部的核心地点,在一个高大的建筑的单楼上面。这时一个超大的房间。

  从大门进入,就可以看到对面放着一张超大的办公桌,办公桌上放着一台大屏幕的电脑,左边的书架边是个陶瓷的插台,上面插着两面国旗,旁边是一个书架,放着不同的书籍,身后的一边是一个古式古香的书架,里面摆放着各式的书籍和文件资料。

  书柜的上面把放着一只船模,栓提上写着“一帆风顺”四个鎏杨大字。身后的墙上挂着一个巨大的画框,这是一幅中国画,画面上,那牡丹或傲然盛开,或迎风摇曳,或含苞待放,姿势各异,想象万千,很明显的是出自名家高手。

  一面临场的墙上开着一个巨大的窗户,在那里凭窗眺望,整个工业园区可尽收眼底。

  另一面的墙边,放着两张大沙发,沙发的前面和中间各有一个茶几。

  这时,张啸峰在窗前临窗而站,面对着自己的整个厂区,心潮起伏,曾几夏时,自己从一个大学毕业生,像人们所说的只有丰富地脑袋,没有包裹的口袋的人,经过这几年的艰苦拼搏。也终于也算打下了自己的这一番天地。想想也是,来之不易啊!

  正当张啸峰大发感慨的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机突然铃声大作。

  “喂,你是哪位……”张啸峰拿起电话问道。

  “怎么,你连我都额声音都听不出来了?我是艾锦辉啊,你高中是的班长。”对方说道。

  “哦,原来你是锦辉啊。久违了。近来还好吗?”张啸峰说道。

  那艾锦辉呵呵地笑着说道:“呵呵,好什么好啊。都失业了,所以就想到你了。”

  “噢,那你想干嘛呢?”张啸峰疑惑地问道。

  “前来投奔你老兄啊!可以吗?”艾锦辉说道。

  “呵呵,这个啊,当然可以了。你是什么时间来呢?”

  “我想明天就来,你能给我一个活干就行了。”

  “呵呵。那好,你来的时候就直接到我的办公室里来。”

  “好,那我先谢了。”

  “你这小子。看你说的。”

  放下电话,张啸峰就拿起桌上的茶杯喝来一口茶,心里说道,脸他这样的人都没有活干了,看来现在的这个有经济转型的时代还真是有点难过啊。不过自己也得加油啊,要不也会被这个形势所抛下的。

  现在,趁暂时没有事情,我先了解一下当前的市场情况吧,俞是,张啸峰就点击了东方财富网,开始浏览起来。在这里他看到了一条与自己有关的信息,俞是就详细的看来起来。

  时间也在不知不觉中悄悄地流逝着,很快的,又到了回家的时候。

  俞是,张啸峰就关闭了电脑,整理好桌上的一应东西,拉上窗帘,从楼上下来,向着自己停车的地方走来,一路上,经常有工人和张啸峰打招呼:“老板,你好!”

  张啸峰也就微笑着点点头,一会的时间,就来到了车旁,张啸峰打开车门驱动车子就朝自己的家里开去。

  来到自己的家里,张啸峰按响门铃,张啸峰的老婆洪芳婷就出来为他开门了。

  “哟。老公,你回来了?”洪芳婷看着老公张啸峰笑着说道。一边从张啸峰的手里接过那个乾包,一边挎着张啸峰的胳膊两个人亲昵地往里面走去。

  来到里面,张啸峰就道洗刷间里去洗了一下脸和手,又回到了沙发上坐了下来。

  “老公,喝茶。”洪芳婷笑眯眯的端着一杯茶来到了张啸峰的身边说道,接着就紧挨张啸峰的身边坐了下来,轻轻地为张啸峰擂起背来了。

  这时的张啸峰闭上了眼睛,舒服的享受了起来。

  一会儿,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把热气腾腾的饭菜端了上来。俞是,张啸峰就和洪芳婷一起坐到桌子边开始吃起饭来。

  这个女人是张啸峰家的保姆。是一个外地人,但是他们的一个朋友的亲戚。

  一会儿,这保姆也坐上来开始吃饭了。

  吃好饭,张啸峰就和老婆洪芳婷一看开始看电视了。看了一会电视看到时间也差不多了。老婆洪芳婷就说道:“我去冲洗一下身子。”

  说着,向张啸峰甜甜的一笑,她就扭着身子走了。

 

第3章 蒋诗韵的电话

这张啸峰看着老婆的这一笑,心里也不觉开始翻腾了起来。

  嘿嘿,看来,今天自己又能舒服了。这样想着,张啸峰就斜着眼睛看了看浴室。心里可就是在提前开始做准备了。

  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洪芳婷从浴室里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微笑着走了,此时,洪芳婷的脸上,满是温柔的笑意。

  “好了,你去吧。”洪芳婷来到张啸峰的身边坐下后轻轻地推了一下张啸峰说道。

  张啸峰从沙发上站起身来的时候伸手在洪芳婷的粉脸上轻轻捏了一下,笑着说道:“好。这就去。”

  来到浴室,张啸峰脱去全部的衣衫,躺进放满热水的浴缸里,顿时,一阵舒适的感觉就弥漫了全身。张啸峰舒服的闭上了眼睛,静静的躺在热水里,尽情的享受着这舒服的感觉释放着一天来的疲劳和紧张。

  过了许久,张啸峰这才睁开眼睛,开始慢慢地擦拭自己的身体。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候,张啸峰也从浴室里出来了。他一边擦拭着还有点潮湿的头发一边来到洪芳婷的身边紧挨着她坐了下来。

  “你呀……”洪芳婷轻轻地腻声地说了一句,斜着眼睛瞟了张啸峰一眼把自己的身体往旁边挪了一挪。

  这张啸峰嘿嘿的笑着,又往洪芳婷的身边凑去,这次反而比前面的一次挨的更紧了。

  就这样一接触,有一种反应很快的就出现了,张啸峰和洪芳婷的脸上同时都腾地升起了两片红霞。再加上刚刚洗过澡,那脸上的红色就更明显了,但洪芳婷要比张啸峰的厉害的多。

  这时候,张啸峰在洪芳婷的香肩上只是那么轻轻地一捏,这洪芳婷就“嘤咛”的一声就势倒进了张啸峰的怀里。张啸峰也就立即俯下身去,用自己的嘴巴封住了洪芳婷的小嘴,并且乘势把自己的舌头伸进了洪芳婷的嘴里,在她的温暖的小嘴里搅拌着,追逐着洪芳婷的粉舌,搞的洪芳婷只是一个劲的唔唔的叫着,身子扭动着,好像已经到了难以忍耐的地步,

  而在这个时候,张啸峰却还是依旧故我,一直大手来到了洪芳婷的胸前,在那两座娇挺的山峰上游走着,另一只手却是一路下来,滑过洪芳婷平坦的小腹……

  经张啸峰这样的一阵活动,洪芳婷已经是娇喘连连了身体更是大幅度的不停的扭动着……

  看着时机已经成熟,这张啸峰就挥戈跃马,挺身而上……

  一个小时以后,张啸峰和洪芳婷已经在一次来到了浴室里,那浴室里的情景也和方才的八九不离十了。

  “老婆,怎么样?”这时的张啸峰用一只手紧紧地搂着洪芳婷还是香汗津津娇躯,看着洪芳婷邪邪地微笑说道。

  “大坏蛋!大流氓!”洪芳婷用一个粉嫩的小玉手握成的松松的小拳头,雨点一样的落在张啸峰那宽厚结实的胸膛上。一边把自己的粉脸紧紧地贴到了张啸峰的身上。

  那样子既是害羞又是一种小鸟依人的样子,看了着实让人心生怜惜,我见犹怜!

  张啸峰和洪芳婷一夜激情以后,双双相拥而卧,一直睡到第二天的十点多才起来。

  匆匆用好早餐,张啸峰告别洪芳婷,坐上车子就朝自己的目的地开去,刚刚来到半路上,张啸峰看到自己前面的那辆车子上冒出了一股青烟,张啸峰不觉在里咯叮了一下,不好,前面的那辆车子恐怕要事!

  为了提醒那个驾驶员,张啸峰想朝上前去,可是还没等张啸峰超上去,只见从前面那辆车子的驾驶室旁边腾地一下冒出了一股火焰。

  张啸峰赶紧一个刹车,把自己的车子停在了路边,立即从车上下来想去帮忙。

  等张啸峰刚来到车边,那驾驶员也从车上跳了下来。刚离开火焰,那驾驶员又不顾一切的朝正在冒着熊熊大火地车子里冲去。

  “你疯了!”张啸峰大声地叫着想拉住他,可是以迟了。

  那驾驶员行冲进活力,立即又逃来出来。

  “你疯了吗?这样危险!”张啸峰看着他大声的说道。

  “可我里面还有一个饱和很多的钱啊!”那驾驶员说着有往里面冲去。

  张啸峰伸手一拉还是拉了一个空。

  这时,那个驾驶员又从大火里逃了出来。这时,那辆车子已经被熊熊的大火吞没了。

  张啸峰拿出手机拨打了交警处警的电话,这时候,那个驾驶员又一次地冲进了大火里。可立即又逃了出来。

  那驾驶员看着熊熊燃烧着的大火,脸上满是悲痛的神色,好像是欲哭无泪的样子。

  张啸峰看了也非常的同情这个驾驶员的遭遇。

  “好了好了。都已经这样了,人无事就已经是万幸了。”张啸峰看着这个驾驶员说道。

  可这个驾驶员却是顿咋那里双手捂着脸呜呜的哭着,那样子是悲痛极了。

  这在这个时候,处警的交警车到了,他们马上发动消防机,开始扑救,大约只有几分钟的时间,车上的大火就被扑灭了,但那辆车子也只剩下一个残破的架子了。交警就把那两破车拖走了。

  张啸峰全了那人几句也就上车走自己的路了。

  离开事故现场,张啸峰开着车子,心里还在噗噗的跳个不停。这样的事情还真是好惊险的,谁遇上都会异常的悲恸的,可有些事情却又是防不胜防的。

  不一会的时间,就来到了自己的厂子里,张啸峰把车子停好,就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一路上,总有人笑着和他打招呼。

  “老板好!”

  “嗯!你好!”

  每当这个时候,张啸峰也总是微笑着说着回应着他们。、

  一会儿,就来到了二楼的办公室里。

  一坐下来,赵晓峰就打开了电脑,然后拿出一根烟点上,吸了一口后就去操作电脑了。

  张啸峰先登张了QQ,见今天的QQ里上的人很少,也就没有进去了,接着就打开“疯狂摩托”的游戏卡是玩了起来。

  他选择了一个女性的角色,选择好自己的的装备,然后就来到游戏的页面上进行游戏。

  “疯狂摩托”这款游戏,可以是单机玩的,也可以是多机玩的。顾名思义,这款游戏就是很疯狂很刺激的了。

  当准备好后,在游戏的页面上的倒计时到0的时候,赵晓峰就驾驶着自己的摩托车朝前面飞也似的冲去。

  这时,张啸峰旁边的一个车手非常凶狠,只要见到有人超上来,他就会用棒子打还会用脚踢,甚至用自己的车去撞。

  张啸峰对这款游戏也已经玩得比较熟练了,当他了到那两摩托车的附近的时候,张啸峰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哼哼!今天我要让你看看谁厉害了!

  只这一想,张啸峰见自己的车子已经来到了那个凶狠的车手的边上了,那人一看就挥着棒子打来,张啸峰也毫不迟疑地一棒朝他的头上敲去,同时脚上一用力狠狠地在那人的车上踢了一脚,那车连人就撞到了旁边的障碍物上去了,

  这样一来,张啸峰就迅速的赶了上去。

  这一上去,就和其他的车手逐渐的拉开了距离,只见张啸峰的那两摩托车一路飞奔着,横冲直撞的前进着……

  在海滨城市里飞驰了一会,不好,赵晓峰看到前面出现了一个驾驶着摩托的警察。为了不让那警察撞上,张啸峰就迅速的把自己的摩托驰往马路对面。

  可是,那警察局好像故意是对着张啸峰来的一样,也紧跟着来到了张啸峰的后面,张啸峰心里一急,手上一松,只听“嘭”的一声,张啸峰的摩托车就撞到墙上去了,摩托车被撞出几米远的地方,人呢,可就更厉害了,翻着筋斗一直跌倒十几米远的地方,这才“嘭”地一声落在地上。

  幸好,这款“疯狂摩托”游戏里的人物是跌不死,也压不死的。

  然而,虽然没有死,张啸峰也终于被那警察给抓住了……

  刚放下方向键,桌子上的电话铃就大声地响了起来。

  张啸峰拿起电话问道:“喂,你是……”

  “怎么,你来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吗?”对方惊异的说道。

  张啸峰一时间还搞不明白对方到底是哪一位大驾,就含混地“哦”了一声。

  “我是你高中时的同桌。”对方说道。

  “啊,你,你是诗韵啊!”张啸峰这时才回忆起来了,不觉兴奋地说道。原来,张啸峰在高中的组后一个学期的时候,自己的同桌是一个美丽而活泼的女孩子,这个人就是蒋诗韵。

  “呵呵,现在知道了啊。你在哪里?”那个蒋诗韵说道。

  “我现在在厂里。你有什么事情吗?”张啸峰问道。

  “哈哈!没事就不能到你那里啦了吗?”蒋诗韵反问着说道。

  “呵呵,当然可以了,只要你愿意。”张啸峰笑着说道。

  “那好!一言为定!”蒋诗韵说道。

  这里,张啸峰放下电话,在心里可就泛起了疑惑,这个蒋诗韵自从高中毕业后就一直没有和自己联络过,今天为什么突然就找上门来了?

 

第4章 约会蒋诗韵

有道是来这不善。

  她这次到我这里来肯定是有所求而来的。、

  但是求的是什么?

  这个现在暂时还是一个未知数。

  不过,兵来蒋挡水来土掩。等她来了,我总可以知道他的目的了,到时候再做处置吧。

  正当张啸峰在这样胡思乱想的时候,只见自己的办公室门卫就走进来一个和自己的年龄相仿的倩美女子。

  只见她,一头如云的青丝在脑后挽就了一个松松的发髻,一张标准的鹅蛋形的脸,那玉脂一样的脸上泛着一层淡淡的红玉,可能是刚刚走路热得把吧。

  脸上镶嵌着一对丹凤眼上配着一双弯弯的远山一样的眉毛,一个精致小巧的鼻子下面长着一张丽敏珑的樱桃小口。

  衣领上面裸露着一截粉雕玉砌的脖颈。上身穿着一件紧身的短袖超薄型体恤,胸前的两座山峰骄傲地挺立着,仿佛不敢寂寞地要突破一闪的束缚的一样地随着蒋诗韵的走动在颤巍巍的抖动着。

  胸脯往下就是一溜的平原了,后面就是那浑圆的向后翘凸着的臀部了。

  正是一个天生尤物!张啸峰看着这蒋诗韵不由得在心里暗暗地赞叹着。同时在自己的脑海里就已经形成了一个白璧无瑕的美丽的身影。

  “啸峰,你怎么了?”这蒋诗韵坐下后,见到张啸峰还没有回过神来,就笑着说道、

  “呵呵,刚刚在想一件自己的事情。不好意思了。”张啸峰看着蒋诗韵尴尬的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想的是什么事情呢?”蒋诗韵似乎要打破沙锅问到底了。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张啸峰就去给蒋诗韵倒了一杯水来说道:“喝水吧。”

  “哈哈!好小气的,就让人家喝水啊!”蒋诗韵哈哈地笑着说道。

  “好,既然你要喝别的,那咱们就来喝红酒。不过这有一个规矩。”张啸峰说着坏坏地看了蒋诗韵一眼、。

  “嗯,什么规矩?你到说说看?难不成我怕你了。”蒋诗韵笑着说道,看来她也不是一个好惹的女人。

  “好,这就是要喝就要喝得痛快,不醉不散。”

  “好,拿酒来!”这蒋诗韵摆出了一副居高临下的架势说道,

  张啸峰见状,就转身去从后面的柜子里拿出两瓶红酒放到桌上说道:“今天就这两瓶酒,那个喝醉了就是熊。”这张啸峰说着,心里却在得意地笑着,嗨嗨,你也想在这个方面来和我斗了,差的远了。

  张啸峰说着就往酒杯里倒满了酒。

  “干!”张啸峰拿起酒杯递到蒋诗韵的面前说道。

  蒋诗韵也从自己的位子上站起来说道:“干!”两人碰了一下杯子就是一干而尽。

  张啸峰有倒满了就,第二次又是一声“干”,二人一捧杯子,又是一干而尽。

  第三杯又是这样。

  张啸峰这时在心里不觉暗暗地惊叹道。这个女人倒真是不简单的,这样大的杯子,一连三杯,一瓶酒都快要完了,她竟然还只是刚刚开始脸红。别的女人到这个时候都已经是差不多了。哼哼,我到也看看你究竟能喝多少了?

  想到这里,张啸峰就有拿起酒瓶,先把自己的杯子倒满,接着就又给蒋诗韵的杯子也倒满了。

  这一次又是和前面的三次一样的一口而尽。

  呵呵,哪有这样的喝酒的,我可这是要把你灌醉呢,那你到还真和我交起劲来了!既然这样,那就索性成全了你吧。

  这时,张啸峰再一次在酒杯子里倒满酒,说道:“诗韵,来干杯!”

  “干!”蒋诗韵说着又和张啸峰碰了一下杯子,一饮而尽。

  这时候,蒋诗韵虽然动作还是够利索的,但她的那张粉脸上已经布满了红霞。

  “诗韵。怎么样?要不要喝了?”张啸峰看着蒋诗韵已经差不多了,就看着她问道。

  谁知道这蒋诗韵还是不认输的说道:“谁说不喝了?满上,继续喝!”

  但这蒋诗韵虽然还在说着这样气壮山河的话,可舌头已经有点不听话了。说话的声音也变得大起来了。

  张啸峰听了,拿起酒瓶看了看,见瓶子里只剩下不多的一点酒了,就对蒋诗韵说道:“诗韵,你已经有点醉了,咱不喝了吧?”

  张啸峰前面虽然自己说了这样的话,现在看着蒋诗韵这样的样子,也不免有了怜香惜玉的意思。

  “谁说我醉了?来。倒上,干!”蒋诗韵拿起桌上的酒杯咕嘟一下又是一杯红酒下肚了,随接她的身子也开始摇晃起来了,脸上的红霞也变成酡红色。

  这时候,张晓峰觉得不能在这样喝下去了,一看酒瓶,乖乖的,两瓶红酒都已经是底朝天了。

  而在这个时候,一边的蒋诗韵就已经“噗通”一声跌坐在沙发上面了。虽然是这个样子了,但还在一个劲的说着“酒,酒。喝。喝。”

  张晓峰看着蒋诗韵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还在那里挣扎着要喝酒,都说,真正喝醉了酒的人是不会说已经醉了的,喝的越醉的人,就越会说喝酒,喝酒的。看来今儿个这蒋诗韵喝的真个够醉的了。

  于是,张晓峰看了一下蒋诗韵,又看了看周围,想找一个能让这蒋诗韵比较舒服地休息的地方。

  可是在自己的这个办公室里除了这把沙发之外真的就没有更好的休息的地方了。

  妈的,一个大活人,真的就要被一泡尿给逼死吗?

  转头一看蒋诗韵,张晓峰不觉就浑身热血翻滚。

  你道是怎么了?原来就在这一霎眼的时间里,这蒋诗韵由于喝酒后浑身燥热的难受无比,一件原本就薄如轻纱的上衣,现在已经被蒋诗韵给爬开了,酥胸半露,娇艳无比。

  这张晓峰看到这样的一副艳丽的图画,心里在暗暗的说道,我的妈呀,我可不是柳下惠啊,我的定力是有限的啊!你在这样下去,我就只有逃跑了。

  嘿嘿!逃跑倒也不失为一种办法,可是……可是让一个喝醉了酒的女人,一个人在这样的地方躺着,自己又怎么能放心呢?

  看着蒋诗韵还在一个劲的抓扯这自己的衣服,张晓峰估计她马上就会要水喝了,就倒好了一杯水递到蒋诗韵的面前轻轻地说道:“诗韵。来,喝口水吧。”

  这蒋诗韵一接过杯子,“咕咚咕咚”的几下,一大杯的水就倒进了她的肚子里。由于活动,此时的蒋诗韵已经基本变成了仰躺的姿势了。

  此刻的蒋诗韵,头部靠在沙发的靠手上,一头的秀发像瀑布一样的纷乱的垂了下来。

  面上的颜色比那红纸还要红十倍,而且一直红到了脖子的根部,那张樱桃小嘴微微地张着,在粗重地喘着气,好一副难受的样子。

  躺倒在沙发上的身体上,尤其是胸脯上的那两座山峰,随着蒋诗韵的呼吸,在一起一伏的微微地颤动着。而且,隐约可以看到里面那微微地凸起。很明显的,蒋诗韵穿戴的文胸是超薄型的。

  这时,再加上刚才蒋诗韵因为燥热而扒开的,那一角衣襟里面露出来的,一抹雪白粉嫩的肌肤,更是在闪耀着刺眼的光芒,时刻在刺激着张啸峰心理的防线,直刺的张啸峰的一颗心呯呯的跳个不停。

  就在这个时候,蒋诗韵的嘴巴忽然张了一张,好像是要想呕吐的样子。张啸峰见了,立即去拿来了一个痰盂罐,以备万一。

  看到这蒋诗韵难受的样子,张啸峰的心里也有点儿不忍了,他拿过了水盆,绞了一条毛巾,弯下身去给蒋诗韵去擦拭脸面。

  谁知,就在张啸峰俯身为蒋诗韵擦拭面孔的时候,蒋诗韵的两条雪白的胳膊却像蛇一样地紧紧地缠住了张啸峰的脖子。

  也恰巧这时候的张啸峰没有料到蒋诗韵会来这么一手,一个重心不稳,一下子就爬到了蒋诗韵的身上。

  顿时,温香软肉就塞满了张啸峰的整个怀抱。

  然后,接下来的事情,大家也就可以想象的了……

  大半个小时以后,赵晓峰和蒋诗韵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只是此刻的蒋诗韵的脸上布满了红霞,一派娇艳欲滴的样子。

  “诗韵,你好美丽的。”张啸峰看着蒋诗韵微笑着说道,一直只大手不觉又爬上了蒋诗韵粉嫩的肩膀。

  “是吗?”蒋诗韵嘴上说着,一双媚眼却是在张啸峰的脸上溜了一圈:“怎么我听起来就像是有点怪怪的。”

  “呵呵,诗韵,你还不信吗?”张啸峰这个时候干脆就趴在了蒋诗韵的肩膀上说话了:“我可是真心实意的。”

  说着,这张啸峰的一只大手有十分不安定地滑上了一抹山坡。

  “嗯,这就好!”蒋诗韵看着张啸峰妩媚的笑着说道,一边在张啸峰的手背上轻轻的敲了一下。

  正在这个时,张啸峰的手机铃声响了,张啸峰拿出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就疑惑地接听了起来。

  “喂,你好,请问你是……”

  对方立即哈哈地笑着说道:“哈哈,老兄,你都把我给忘记了。我是扬洋啊!”

  “噢!呵呵!是你啊,这段时间里你都在,我怎么就没有听到过你的大名?”张啸峰说道。

 

一代天骄》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一代天骄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地坛庙会:庆祝第4715个农历新年

    天子拜地神远古为农耕乾隆兼祭祖百官呼礼成华语智库(微信:huayujunshi)中国人最重视的节日莫过于农历春节,欢度春节的主要方式之一,是冒着严寒逛庙会。历史学家、民俗学家和考古学家倾向认为,中国的农历年起始于公元前2697年(黄帝元年)。据此推算,2018年应当是第4715个农历年和第393个狗年。至于欢度春节的习俗,普遍接受的说法是,始于4000多年前的尧舜时期。据说,公元前2000多年的某一天,舜即天子位,带领部属祭拜天地。从此,人们就把这一天当作岁首,后来称之为元日,再后来称之为春节。

  • 年下串亲戚,吃饭和压岁钱才是重头戏丨豫记

    串亲戚,在中国,无论东西南北,应是春节期间最大的民俗了。有的地方叫“走亲戚”或“瞧亲戚”。但我觉得还是叫“串”的好,一是乡土味很浓,二是“串”更形象,正如一个人一家家地走过瞧过,三是比“走”、“瞧”显得更有亲情味,由于“串”在古时就有“亲近”的意思,如“亲串”、“戚串”等。赵呆子丨文豫记微信号:hnyuji二舅家的菜和三舅的压岁钱是我串亲戚最主要的目的串亲戚算是小孩子们的最爱。小时候家家户户都是缺吃少穿的,串亲戚正好可以大快朵颐,另外,见了长辈的,还能得到压岁钱。但小孩子串亲戚也有自己的偏爱,比

  • 怀念小时候的年味,你还记得多少?

    小时候,总盼着过年因为过年的时候不仅有快乐的假期还有吃不完的零食和美美的新衣服最重要的是:有大大的红包(虽然从来都是上缴给爸妈的)那时候,迫切地想着过年总会每天数着日子每每烦着母亲母亲总是笑着说“快了,快了还几天就到了~”那时候,放寒假了孩子们不用上补习班也没有写不完的作业没有WiFi、没有电脑有的只是在一块疯玩放烟花、打炮竹淘气的男孩子爱打陀螺活泼的女孩子喜欢跳房子,踢毽子那些童年的记忆依然历历在目喝过腊八粥吃完地灶糖过年,就要开始了年味也越来越浓了男孩子们开始放炮竹了女孩子们吓得捂着耳朵心慌

  • 润物甘霖,今日雨水

    今日,我们迎来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第2个节气——雨水。位于每年正月十五前后(公历2月18-20日),太阳到达黄经330°。雨水和谷雨、小雪、大雪一样,都是反映降水现象的节气。这天通常出嫁的女儿要回家探望父母,要给母亲送一段红绸和炖一罐肉。雨水·三候獭祭鱼雨水之日“獭祭鱼”,獭,水獭,又名水狗,鱼感水暖上游,水獭捕食,往往吃两口就扔于岸上,古人认为是陈列祭水。候雁北雨水后五日,“候雁北”,雁为知时之鸟,热归塞北,寒去江南,它感知到春信,即刻北飞。草木萌动再五日,“草木萌动”,雨媚风娇中,莺飞草长了。

  • 【年味】春节走亲访友,这些老规矩你都知道吗?别犯了禁忌!

    在喜气洋洋,欢乐祥和的春节里,走亲访友、亲朋相聚是必不可少的活动。礼节是一个人立世社交的基础。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无论时代怎么变迁,有些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是中华文明的精华,不能丢。小编提醒,春节走亲访友吃饭时,这些规矩和礼仪一定要注意!吃鱼不能说“翻”——翻鱼和翻船同音。应该把鱼从头开始倒转一面,叫做“掉头”,表示安全回来的意思。家里来客人了,添饭时一定不能说:还要饭吗?——客人走后家里大人肯定要一通数落你!说过多少次添饭添饭,你才要饭的呢!不许用筷子敲盘碗——大人会说你像什么样子!乞丐吗?过

  • 中国|阿尔贝蒂

    ∞《中国在微笑》,2009河北教育出版社|伊比利亚文丛中国用各种各样的颜色在薄薄的纸张或者闪光的丝绸上,我只见过你的画家们用纤细的画笔描绘你朦胧的形象。我所了解的你只是在书法家的颤抖中:一个植物标本,一个花的长廊。你对我总是美丽的。你的诗人们,无论是僧侣、朝臣或武士,每日清晨,用阳光将你浇灌,你隐蔽的城市,沐浴着雪白的碧桃,将那瓷器的娇嫩展现在我眼前。我原以为你是围墙圈起来的天堂,爱的笼子,在歌的湖面上荡漾,在碧绿与蔚蓝的屋顶悬挂着巨龙金色的纱帐。我原以为你是一个平静的粮仓,洁白精细的蔬菜在园内

  • 【二十四节气】关于雨水

    关注我们雨水,是二十四节气之中的第2个节气,位于每年正月十五前后是反映降水现象的节气。中国节气雨水节气意味着进入气象意义的春天。雨水节气的涵义是降雨开始,雨量渐增,在二十四节气的起源地黄河流域,雨水之前天气寒冷,但见雪花纷飞,难闻雨声淅沥;雨水之后气温一般可升至0℃以上,雪渐少而雨渐多。可是在气候温暖的南方地区,即使隆冬时节,降雨也不罕见。雨水后,春风送暖,致病的细菌、病毒易随风传播,故春季传染病常易暴发流行感冒。每个人应该保护好自己,注意锻炼身体,增强抵抗力,预防疾病的发生。雨水节气中,地湿之

  • 让步,是尊重,更是涵养

    新年快乐父亲要儿子上街买酒菜招待客人,却久久不见儿子回来。父亲便上街找人,看到儿子正跟人僵持。儿子对父亲说:“这个人不肯让路,我就跟他对着,看谁让谁!”父亲怒气冲冲地说:“你先拿酒菜回去,让我跟他对着,看谁让谁!”一步不让就是胜吗?儿子不让,客人等不到饭吃,是一输;父亲不让,客人没有主人招呼,是二输;父子皆不让,失去教导儿子谦让的良机,是三输。一步不让,全盘皆输。一个人,如果不知道让步,大多是心胸狭隘的人,也是不可与之深交的人。试问,一个喜欢斤斤计较的人,怎么值得你对他掏心掏肺?有些人,年龄不小

  • 正月初四接灶神

    免责声明:凡经注明文章来源的作品,系本公众号通过网络渠道转载,为网络信息非商业目的分享用,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或者证明其信息的真实性,转载作品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著作权人如不愿意在本公众号发表内容,请通过咨询电话或咨询及时通知我方,收到即予删除。凡著作权人认为注明来源有误或转载未注明来源,请及时通知我方,予以核对纠正!

  • 【早安·童诗 】Vol.51|会飞的花朵

    阅读巴学园会飞的花朵作者:金波朗读:葛丽梅配乐:儿时的夏日蝴蝶,蝴蝶,你飞过田野,飞过山冈,在我们春天的土地上,到处有鲜花开放。红的花,黄的花,紫的花,汇成了鲜花的海洋,蝴蝶从这里飞过,张开了五颜六色的翅膀。蝴蝶,蝴蝶,你像会飞的花朵,你飞呀飞,飞向远方,远方也是鲜花的海洋……▎作者简介金波,出生于1935年,原名王金波。河北冀州市人。1961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历任首都师范大学教授,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北京作家协会理事、儿童文学创作委员会主任。出版了童话集、散文集、诗歌集、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