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古代言情小说《乱世中宫:安德皇后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4 7:32:2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乱世中宫:安德皇后传

第一章 启承

当日汉武帝为博陈阿娇一笑,许下金屋藏娇的诺言,无奈红颜未老恩先断,从身处高位众星拱月的地位落得独守宫闱,即使再费尽心力的求得长门一赋,也丝毫撼动不得现实。版权163woman.com常人总说,君恩难求,好景不长,却哪里有考虑得了万物更迁人是物非的弃妃心境。

  (一)

  我叫沈妙容,是陈蒨的皇后,却不是他的妻子。我可以陪同他一起举杯共赏属于我们的脚下的锦绣山河,却不能成为他推心置腹,完全信任的枕边人。或许自古以来君王就不能完全的舍弃掉猜忌,多疑甚至无情,我宁愿相信这样,也不愿意承认我将终生陪伴一个永远不会爱我的爱人。

  南梁大同元年,黄道吉日。那年我才十几岁,正是豆蔻年华,就嫁给了陈蒨,青枝随我嫁入陈府,任主事,是我的一等丫鬟。那一天,是个非常晴朗的日子,站在空旷的院落里可以看见无比晴好的天空,蓝澄澄的如一汪碧玉,没有一丝云彩,偶尔有大雁成群结队地飞过。网站163woman.com

  鸿雁高飞,据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预兆。

  那时的我对未来的期许不外乎是相夫教子,琴瑟和鸣,那时我以为,爱这种东西要被时间慢慢磨的,我以为我们的相爱不过是时间问题,就像父亲和母妃。不过是寻常的官宦夫妻,说不上有多恩爱。然而生儿育女相伴在身边多年,到底是有那么些感情的,至少在我们儿女眼中看来,总是相敬如宾的。生前同床,死后同穴不过是寻常事。

  可笑我的妇人之仁,我正处乱世,怎么能舍得抛下天下百姓,躲在闺中不问时事,终日以思虑儿女私情为己任。正值侯景之乱,天下动荡不安。古代言情小说《乱世中宫:安德皇后传》在线免费阅读战争总免不了烧杀抢掠,总有乱军乘机作为,可谓无所不为。小孩的嚎哭声,女人的惨叫声,以及受难者的悲鸣,似乎终日在耳边回荡。

  我只听闻侯景,因左足生有肉瘤所以行走不稳,但是擅长骑射,北魏末年边镇各族群起反抗北魏的统治时,侯景开始建立功勋,投靠东魏丞相高欢。现在侯景叛乱起兵进攻梁,被称侯景之乱。

  侯景此时尚未得势,宋朝刘裕、齐时萧道成、本朝萧衍,哪个不是大权在握后,拨乱反正,自称真龙天子,成王败寇似乎本该如此。若赢得了无数的勤王之师,胜得了天下的悠悠之口,自然是名留青史,一代帝王,若输不起,叛党的千古骂名,千夫所指是如何也逃脱不了的。

  侯景似乎在不断的观望,审时度势,先从高欢,再随西魏,见势不对,立即又洽降南朝萧衍,随后又与萧正德勾结反梁。说明163woman.com正平二年,侯景又翻脸无情,指责萧正德僭号,将他废除,吊死萧正德,软禁萧衍。立太子萧纲为帝,改元大宝,其自封为相国、宇宙大将军。

  大宝二年六月,江州剌史陈霸先发兵南康,进屯西昌。十一月,侯景篡位宣布称帝,国号为汉。

  到此,天下乱局已定。群雄竞起。

  谁会不懂,什么乱臣贼子、皇室正统不过市场关乎自己得失的一场博弈,这些所谓的当世豪杰,渴盼出人头地,名垂千古,却打着为百姓安居的旗号旗号。网站http://www.163woman.com/连嚣张至此的侯景,也知道在攻台城时四处宣扬,“皇帝只知偏袒诸王,掠刮民脂”,而自己出兵却是“为了给天下百姓作主,无意灭梁”。

  多行不义必自毙,玩火自焚的侯景的灭亡也是必然的。历时五年的侯景之乱终于得以平息。侯景乘船出逃,被部下杀死。听闻侯景死后,尸体被分成好几份,被人抢食。

  陈霸先因平乱有功,被梁帝加官进爵自是不在话下。他派其侄陈蒨任吴兴太守出镇吴兴,我自然跟随。163女性网

  陈蒨拥有不少侍妾,本该是天经地义的事,可是我却突然多疑起来,陈蒨本性就性情多疑,不易轻信他人。更值多事之秋,除了侍寝从不与人接触太近,不光是那些妾侍,就连身为正室夫人的我也几乎不被允许过夜。与他共枕到天明像是一种殊荣,只是这种荣幸似乎无人能获得。直到一个被人称作蛮子的娈童被陈蒨仿佛天经地义般的夜夜拥着,直至天亮,我内心的惶恐一点一点加剧。

  像是内心的猜测要急于得到印证般,无数的消息像潮水一般朝我涌来,他们夜夜同榻而眠,陈蒨带他出入各种场合,哪怕是商议军情,陈蒨为他改名子高,不许任何人唤他蛮子,陈蒨更是教他骑马,射箭,两人亲密,似将世间其他视作无物……一切的一切似乎只是为了证明陈蒨待他是与众不同的。至少现在是这样。

  然后。一天,两天,半月,三月….时间过得让我来不及体味各种酸楚,各种版本的流言纷至沓来,叔父陈霸先似乎也注意到了陈蒨的变化,差人来信,却并未有所效。

  青枝屡屡劝我开怀,称此人败坏风气,下作之极,不必理会。

  “王妃,整日唉声叹气,食不下咽,再有几日怕就消瘦不少了”青枝拜倒在地,眼中流露出怎不是对我的担忧与关怀。一个侍女尚且如此,曾并头而休的夫君不闻不问,让我更加酸楚。

  在春夏交织的时节,这屋里衣香不如花的时节,我的情绪其实是格格不入的。

  我如何也忍耐不住,顶着陈蒨正室夫人的名头,抹着浓得化不开的妆容,由青枝伴我,亲自会会这不断创造传说的孩子,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他并不是我想象中的涂脂抹粉,矫揉造作,相反他的一身素装反而衬得我这一身华丽活似戏子。

  我不动声色,安然入座,他不似我想象中的畏畏缩缩,也没有花言巧语,更不像是翩翩君子,文弱书生。我细细打量着他,他目光直视任我打量,说实话,身为女人的我容貌姿色竟也要甘拜下风,俊朗这个本是形容男子容貌俊美,身形倜傥的好词,用在他身上竟还觉得是玷污有那么一瞬间,我似乎懂得了陈蒨,我的夫君,对他另眼相待的缘由。

  他对我微微侧首,我低头饮茶,鬓角点缀着的一支珠钗垂下细碎的银线流苏,末梢垂下的蔷薇晶掠过鬓下的脸庞,只觉一阵轻微的冰凉隔着肌肤沁心而入。茶味一丝也尝不出来。随手将茶杯搁在桌上。

  “青枝,茶有些凉”我觉得嗓子似乎被什么堵住了,除了这一句,其他竟什么也说不出来。

  “是,奴婢这就去重新沏一壶来”青枝道,然后转身退下。

  只剩我与韩子高两人,屋外日影狭长,隔着竹帘细细筛进,连铜漏声也越发清晰入耳来,缓缓“咚”一声,似砸在心上一般,连那暖光也被砸得微微摇晃。

  他的目光愈发的坦诚,他就那么站着,负手而立,未曾想我行礼,可是我却丝毫没有觉得突兀。我示意婢女退下,房门吱呀一声响,却像是把我的思绪瞬间拉回,我明知故问“敢问公子名讳?”他倒施施然坐下了,动作自然一丝娇柔造作的痕迹都找不到,“韩子高,你可以唤我子高”他仍是笑着回答。

  我却突然没了说话的兴致,丢下一句“不过是以色侍人,何以狂妄”就拂袖而去,怕是只有我自己知道,这个姿态像极了落荒而逃。走之前,没听到韩子高的回答,却忍不住心慌。

第二章 嫉妒

(二)

  自从平叛侯景之乱后,梁朝有两位新贵崛起,时天下大权,皆在二位新贵之手,王大司马战功可称为天下第一,叔父陈司空霸先次之。为拢络陈氏一族,王僧辨的三儿子王颜与陈霸先之女陈见琛订下亲事,王颜亲自前行答谢,王陈二族结为姻亲。一时之间,京师所有人莫不在谈论此事,评论着这桩亲事郎才女貌,堪称珠联璧合。

  民间更有传说,陈见琛自幼才貌双全,精于音律,娴于书画,妙于武艺,擅长歌舞,王僧辩之子当时是陈国有名的美男子,翩翩公子偶遇见琛,偏偏见之不忘,每日思之欲狂,乃有此良缘。当然,我对此种流言向来嗤之以鼻,在陈蒨身边多年,我已然稍稍懂得民心的重要。

  我曾就此事悄悄问过陈蒨的看法他轻笑,未曾开言,我却忽然明白过来,陈霸先,王僧辩哪个又会是池中物,这宗婚姻不过是暂时的缓冲剂罢了。陈蒨听了我的看法却是惊讶的看了我一眼,想必是不解我这么一个本该只知柴米油盐相夫教子的内宅妇人哪里会懂得这些。我却很高兴,觉得这是陈蒨对我刮目相看的前兆。我以为他能爱我的。

  陈霸先如今正是风头正胜,作为他的侄子,陈蒨也是多数人争相追捧的对象。可无奈他生性多疑,为人有极不喜矫揉造作恶意奉承之辈,其实更多的还是忌讳帝王以及陈霸先的猜忌。但过多的撇清和不理会,却又会显得此处无银,无法,我只能建议,不如收纳几位官家女子,一来不至于得罪所有人,二来也可稍稍打消帝王以及叔父陈霸先的疑心。陈蒨自然应允。

  说是挑选几位,却不料那些官员为了尽可能的让自家人入选,成为炙手可热的陈蒨太守的侧妃,竟不光自己的女儿,甚至侄女,外甥女等只要稍有姿色的尽数挑来,当然其中也不乏凑数者。我不禁咂舌。一个太守尚且至此,帝王家女人又该如何自处呢。黑压压一群人,端的是绿肥红瘦,嫩脸修蛾,脂粉香扑鼻。很少有人说话,只专心照看自己的脂粉衣裳是否周全,或是好奇地偷眼观察近旁的其他女子。凭栏而望,繁花锦绣里重重宫阙的飞檐翘角宛如印在五色迷离上的影。我看着极尽妍态的女子,如何不叫人心醉神迷。

  我吩咐下去,让她们六人一组,分成三组,一一来介绍自己,因均是女眷,我并没有安排帷帐与屏风。月上柳梢。过半女子早已回去,只余寥寥几人人仍在暖阁等候。

  “江苏盐道于简之之女,于胭,年十八。”

  “苏州织造孙长合之妹孙玉清,年十七。”

  “宣城知府傅平之女傅棠,年十三。”

  我低着头,目不斜视地盯着地上,块块三尺见方的大青石砖,拼贴无缝,中间光洁如镜,四周琢磨出四喜如意云纹图案。听着前几位女子跪拜如仪,衣角裙边和满头珠翠首饰发出轻微碰撞的的声音。

  “倒是我安排不周,劳几位妹妹等到此时,是我的不是。”我把玩着手上的护甲,却一边说出此言,眼睛悄悄观察阶下几位的反应。忽而又觉得满身的疲惫,不等她们作答,接着又说道“不过,我与几位妹妹以后都是一家人了,想必妹妹们也不会怪罪姐姐”此言一出,不光台下众人,就连身边的青枝也都惊讶的看着我,我不置可否,朝她轻轻颌首。

  “至于其他事宜,自会有管家与你们交代,我乏了”接着起身。

  “恭送姐姐”她们的回答。

  我并未回头。

  恍然间我想起我的新婚之夜,自古以来规矩两个字是代表天的,成亲之前我不曾见过陈蒨,只是从媒人处听过他,只知道他,就是陈霸先的侄子,吴兴太守,陈蒨。

  想起我们的合窇酒,我们的洞房之夜,一切都恍如隔世。他也曾唤过我妙容,语气温柔,与我携手共游荷花池。不过不同的是,今时今日而言,想象那些画面的时候都要加上一个曾经他两月不曾踏入我的房门了,何况是夫妻间的体己话。

  蓦然想起前人的诗句:女萝附松柏,妄谓可始终。大概世间许多女子的梦想,只是希望有乔木松柏般的男子可以依托始终而已吧。

  韩子高最初跟随陈蒨时不过十六岁,寻常人眼中的娈童罢了,然他自那时起几乎日日跟随陈蒨左右,饮食起居均与陈蒨一起,连我远远的瞧着都能看出些端倪,陈蒨似乎是越来越离不开他了,这个想法让我无比的恐慌。我试图忍耐过去,等待陈蒨厌倦那个人的那天,可是日复一日,韩子高成为府中最受欢迎的一人,丫环小姑娘们喜欢他当然不用说,就连男人们也乐于跟我接近。至此,他总算是站稳了脚。

  我试图等在陈蒨的书房门口,手里捧着我亲手熬了四个时辰的鸡汤,香气浓郁,我不禁开始想象陈蒨饮用时的摸样,我的嘴角忍不住的上扬。我并不细心打扮。脸上薄施粉黛,一身浅绿色裙装。头上斜簪一朵新摘的白芙蓉,除此之外只挽一支碧玉七宝玲珑簪,并非一般可轻易小瞧了去,却并不显雍容。

  终于书房里传来些动静,我意识到那是陈蒨起床了。自从他就任太守以来,几乎都是宿在书房的,这已成为府中人尽皆知的秘密。隐约听着书房内传来轻微的说话声,声音细微,隐约中还带着几声轻笑,像是两个情人的对话,我猜测也许是哪位侍妾,想着,却忍不住挺直腰板,摆出正室夫人的架势,轻抿嘴唇,刻意的威严。

  房门打开的刹那,我却还是忍不住的大惊失色,脚也忍不住的后退一步,却踩到裙摆险些摔倒,我一个踉跄,在旁侍奉的青枝,预料不到我会有此动作,意外之下,扶我不住,眼看我就要一头栽倒在地,狼狈万分。却有一双手把我的要扶住,动作迅速手臂有力,我以为那是陈蒨的,我立刻调整表情,摆出最楚楚可怜的姿态,却迎上了那个人的目光,原来竟是他扶住了我。

  陈蒨轻咳一声,目光威严,双目直视扶住我的那双手,那个人待我回神站稳之后迅速缩回手,却又退到陈蒨的身侧。我窃喜,以为陈蒨竟还是那么在乎我,不允许除他之外的男人触碰我。然而让他接下来的话却让我瞬间四肢冰冷。陈蒨不悦的回头瞪了那个人一眼,然后执起那人的手,“除了我,不允许你乱碰别人”说完孩子气的轻咬了一下那个人的手,那人也是无奈的笑笑,却又伸出另一只手帮陈蒨拢了拢衣服。两人暧昧却又说不出的和谐。我从未见过那样的陈蒨。

  我从未见过那样孩子气的陈蒨,像是吃醋,又像是撒娇,我不知道从来以脾气暴躁引得众人侧目的陈蒨竟会有这样的一面。我也不知有一天我竟然会这样狼狈,我刻意的威严,不知道是不是在那个人眼中如同提线木偶一般僵硬又引人发笑。韩子高,那个人的名字,在我的脑海中仿佛成了禁区,不对,我甚至不想让这样的一个人存在于我的脑海。

  以为可以这样势均力敌下去,谁知风雨竟来得这样快。

第三章 封王

(三)

  终于有一天,府中大乱,因为来了两个黑衣刺客,他们破窗而入,狠攻陈蒨,招招直欲取他性命,陈蒨和那个人立即起身迎战。来人确是一流刺客,剑剑狠辣,一时之间,屋内只闻剑刃交击声。在合攻下,黑衣人自然力有不支,很快的,就毙命于剑下。正要松口气,却见先倒下的刺客手一扬,已有一把乌油油的短剑往陈蒨身上射去。那距离太近,根本来不及出招救下。

  --韩子高居然自愿做了他的盾牌,替了他这一劫。

  后来赶到的我,只是听到了刺客的惨呼声,看到了陈蒨那掺杂着暴怒、担忧与恐惧的脸。我不知道因为韩子高我还能在陈蒨的脸上看到几种表情。我忍不住的嫉妒那个男人。它夺走的是我毕生的幸福和我终生的依靠。

  我曾去探望过那个人的,说不出理由,大约是因为他救的那个人是我的夫君吧。青枝守在门外,门内床前,他昏迷不醒,却偶尔说几句胡话,他叫的是“子华”。我想我的表情大概已是复杂到了极点,拿着手帕的我的手忍不住的颤抖,那是陈蒨的字啊,连亲密如我们夫妻,我都不曾如此唤过他,他们竟已亲密至此吗!

  门吱呀一声响了,我知道是陈蒨进来了,我迅速的更换着我的表情,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还是那么端庄,那么平静。然后他似乎还是敏锐的察觉到我的苍白无力,“怎么了?可是阿蛮有什么不测?”他有些着急,神色间却又透露出些狐疑,我知道他在猜测我如何会出现在此地,来看望一个可以称得上情敌的人。我却伸出手,微微躬了躬身子,帮那个人掖了下被角,“大夫说恢复得很好,只是需要静养”,我将手覆到陈蒨的手上,眼睛望着他,语气坚定却温柔。

  他似乎有了些动容,他的手也紧紧的攥住我的手,“妙容,是我不好,这阵子忽略了你,我很高兴你对阿蛮也是这么的体贴与善待”他也望着我,我努力的寻找他眼中我的身影。

  我的心上惊了一惊,往日里情意燕婉时的旧称,这样不经意间唤出,难道他的心底,对我还是有一缕这样难言而难逝的情怀么?虽是意外和吃惊,然而回顾他的神色,我却是欲语还羞。不自觉地,双颊一烫,便染上了如杏的红晕

  然而这温存似乎还刚刚开始,我冰凉的手还只感受到那么一角的温暖,那个人又开始说些胡话,陈蒨立刻松开握住我的他的手,指尖轻触那个人的脸颊,缓慢却让人不自觉的鼻尖发酸。我再也看不下去,福了福身子,就退下了。路上我忍不住的颤抖,却怎么也流不出眼泪。

  内宅事宜仿佛就是这样,谁抢了谁的燕窝,谁打了谁的侍女。处理起来看似适宜得当,却又难保不会有人心怀怨念。

  那日心血来朝,带着青枝并几个丫鬟去后花园闲坐,只听见远处“哐啷”一声,有茶杯翻地的声响。我和青枝停了说话,抬头去看。只见一个穿墨绿缎服满头珠翠的女子一手拎着裙摆,一手猛力扯住一名侍女,口中喝道:“你没长眼么?这样滚烫的茶水浇到我身上!想作死么?”被她扯住的侍女衣饰并不出众,长相却眉清目秀,楚楚动人。此时已瑟缩成一团,不知如何自处。只得垂下眉目。

  我认得那满头珠翠的是叔父送来的侍妾艳姬,而那瑟瑟发抖的我却不识。只是别人有心叫我看见,却不能不管。

  “夫人,那被打的侍女是奴婢的同乡,马昕然,平时在花园侍弄花草,看来不知怎么惹到了艳夫人身上。”青枝在我耳旁说道。

  “哦,是这样”我心下了然。

  艳姬不知是发泄够了还是收到了身旁女婢的消息,在我走至她们身前时,她已然恢复神态,哪里还有刚刚狠辣的神情。

  “不知是哪个不长眼的女婢,竟惹得妹妹如此大动肝火”我笑意盈盈道。

  “姐姐误会了,这个小蹄子不慎将茶水倒在我身上,教训几句罢了,没得怎么跟她一般计较呢”艳姬盈盈拜倒。

  我宁和微笑,再不言语。

  青枝会意,“毕竟艳夫人受到了惊吓,这不知礼数冲撞夫人的婢子,就交由夫人代为处置了吧”

  挥手命人带下,那马昕然微微抬头,眸中含泪,冲我感激一笑。

  “那就多谢夫人替我主持公道了”艳姬依旧未曾起身。

  “天色不早,妹妹也该回去准备用饭了,姐姐不好再打扰”言罢,我转身即走,不再理会其他。

  我向来不爱管这些的。

  陈见琛与王颜的婚事突然取消,这件大事却并未在城中流传多久,我知道,是陈蒨用了什么方法。后来的后来,我才知道,这个时候的韩子高对于陈蒨来说就已经是左膀右臂。

  四年八月,北齐兵抵寿春,王僧辩遣人告之陈霸先,命其防备。

  同年九月,陈霸先命侯安都、徐渡率领水军从京口直逼石头,以奇袭王僧辩。

  除了陈蒨及侯安都、周文育、徐渡、杜稷四位知道此事以外,并无旁人知晓,外人都以为是去抵御北齐兵。之后王僧辩兵败,躲进城南门楼,被士兵搜出,当夜陈霸先即将王僧辩及其三子王颜缢死。

  同年十月,陈霸先废萧渊明,复立萧方智为帝,改元绍泰,仍称藩于北齐。至此,天下大权皆在陈氏之手。讨王之前,陈霸先密令陈蒨还长城,立栅以防备,韩子高随陈蒨上路至长城。

  当王僧辩的死讯传开时,陈氏所有兵力皆集中在建康,陈蒨兵力薄弱,杜泰乘虚而入,我军将士皆惊。人心惶惶之际,独陈蒨仍谈笑自若。陈蒨素以狡诈谨慎闻名于世,世人皆知其从不打无把握之仗。故杜泰恐城中有伏兵,在城门外盘据一天后,杜泰退兵,却完全没料到陈蒨是将孔明昔年的空城计如法炮制,以怯退敌兵。

  见兵退,陈蒨才含笑倒下,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体已经虚弱异常。昨日杜泰攻城的时候,他不慎胸中一箭,当时他利落把箭拨下,长啸以证明自身无妨,从而稳定军心。

  自昨夜起,他高热不退,今日却仍硬撑着把戏演完。我多想呆在他身边,为他疗伤,帮他分忧,然而我到底还只是个女人啊,军营之中,再大的将帅也不能携一女眷日日宿于营帐,传出去必会为人耻笑。从那日起,直到陈蒨康复,我只被允许看望过一次,除此之外日日夜夜伴在他身边的是那个人。

  陈霸先灭王僧辩后,讨伐杜龛。不久,杜龛被擒。此役后,陈蒨官拜会稽太守。陈蒨任新职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将韩子高升为统领。从此韩子高有了呆在他身边的正式理由,这是他与过去告别的分水岭。而我也一步一步的被陈蒨,我的夫君远离。

  他的霸业才刚刚开始。

  太平元年,陈蒨发兵至会稽,讨伐张彪。张彪派沈泰、吴宝真助兴岐守城,他随后即至。沈泰等人眼见王家大势早去,陈氏独揽天下大权,加上自忖不是以英武善战闻名于世的陈蒨之敌手,故投降,打开城门将陈军迎入。当日,陈蒨守在城中,韩子高作陪。

  然而,谁也不曾预料,张彪连夜自剡县赶回,夜袭会稽,陈蒨军士多随周将军往香岩寺去了,防不胜防,张彪突破防守破城而入。

  再后来我只知道有人趁着兵荒马乱与黑夜,顺利的赶到香岩寺与周文育联系上,告知他陈蒨所在,约定好若明日未带着陈蒨赶到他营中他所做的对策后,又赶往军中,一路披荆斩棘甩脱敌兵,解救陈蒨。再后来我知道那个人是韩子高。似乎一切与陈蒨有关的消息都离不了那人的身影。我已多日未见我的夫君了。他可还好?

  同年,陈霸先率兵击退北人进攻,因功,被梁帝封为陈王。陈蒨因战功显赫,被梁帝封为长城县候。时天下大权皆在陈氏之手!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民间流传着一首奇怪的童谣:

  可怜巴马子,一日行千里。

  不见马上郎,只见黄尘起。

  黄尘污人衣,皂荚来清洗。

  无人知其意思,却流传甚广

第四章 即位

太平二年,十月,陈霸先废梁帝萧方智,自立为帝,改国号为陈,改元永定。

  永定元年十月,侯安都,周文育等均被俘,只吴明彻率军返回建康。

  十一月丙辰,永定帝封长城县侯陈蒨为临川郡王,我为临川郡王妃。陈蒨之弟陈顼为始兴郡王。

  我把这视为开始,给我和他作为夫妻,作为荣耀的开始。

  在陈蒨被封为临川王的当夜,他曾做了一个梦。那天夜里,他自微笑中醒来,看他笑得开心,不由问他,“做了什么好梦?”他笑而不语,只是说他突然想得到一样东西。后来的后来,我知道了,他说的那样东西是天下。我还记得,那夜他的笑声中,有志在必得的决心。

  就是这一夜,我怀上身孕,自此生命中有了新的盼头和希望。至少现在如此。

  永定元年十二月,永定帝派遣使者至北周索要当年被其掳去的世子陈昌及陈蒨之弟陈顼,周人仍是许而未遂。见亲弟陈项久不归来,陈蒨心里极不好受,常常为陈顼担忧记挂,我才知道,对其弟,他倒真是兄弟情深。他自己也承认,这世上,只怕少有人能让他全心信任。陈蒨生性多疑,对任何人皆在心中留意防备,难以真正相信人。我却知道,这世上,最为他所相信的,是韩子高。不是我,即使我仍是他的妻。

  我的行走逐渐变得有些困难,时时须有人搀扶着,人清瘦而苍白,只有腹部滚圆而凸出,远远望来只见了一个肚子。

  永定二年,正月,王琳率兵十万进至湓城,驻扎白水庙。因上次讨伐王琳惨败,朝中大将周文育、侯安都、徐敬成三人皆被王琳所掳,朝廷不敢轻举妄动,遂隐忍不发。同时,永定帝命陈蒨为总军政,开赴前线,总督战事。陈蒨又要上战场了。

  我的耐心一点点熬在对即将出世的孩子的期待上,我甚至有一丝庆幸,这样的失宠落魄,倒让我避开了身怀六甲后的错迭纷争,得一丝暂时的平静。

  五月,京都地震,死伤无数。天下谣言纷起。五月辛酉,永定帝陈霸先于大庄严寺出家,言:舍己身侍佛,以救天下。陈蒨因前方战事吃紧,不敢离开,遂派韩子高赶回京都,代表他与百官共同上表劝帝回京。无形中,韩子高竟可以代表陈蒨的意思,我越来越看不懂陈蒨,或许我从来就没有看懂过。

  房中实在太过闷热,根本无法入眠,于是拿了枕席,跑到外面庭院里睡,庭院里凉风习习,落花纷飞,哪里是那屋内所能比的?在花香中,我缓缓睡去……醒来时我的身上盖着一件外衫,是青枝。

  再度醒来时,才发现那人不知什么时候来了,盘膝坐在我身边,手持酒壶,自酌自乐。他身后,是纷飞的落花……包绕在淡淡花香中,望着他,那一刻,我心中宁静又满足。我多想伸手触碰他,可是我用力的挥了挥手,我才知道,这又是幻觉。我是他的正室夫人啊,为何妻子思念丈夫却只能在梦中相见,为何别的人却能拥着我的丈夫夜夜安眠。这些话我又能对谁说呢。

  永定二年八月,周文育、侯安都、徐敬成三人向看守他们的宦官王子晋许以厚赂,他三人一路小心翼翼,终于逃回了建康。回京后,他三人主动到朝中请罪,永定帝赦免了他们,并将其官复原职。周文育、侯安都、徐敬成三人感恩不尽,誓言必将平王琳,以雪前耻。眼见陈兵连连失利。

  同时,皖南战场上,陈蒨连胜数仗。至此,陈、王二军相持不下,均不敢轻举妄动。永定三年,六月,戊戌日,亥时三刻。陈蒨收到探子快马回报:因忧心前方战事,丁酉日,永定帝在朝堂上头痛欲裂,脸涨得通红,一时之间,竟昏了过去。

  不久,陈蒨遇刺。行刺者共有五人,统统生擒,眼见行刺不成,三人咬舌自尽。经过仔细拷问,剩下二人终于打熬不住,招了供,竟然是叔父陈霸先派来的。那夜陈蒨一夜未眠坐在椅上,不言不语,神色阴郁。

  政治上的事情我虽不太懂得,可是事关陈蒨性命,我仍是努力思索缘由,终于懂得陈蒨功劳太大,军中诸将素来只服他一人,如今又手握重兵,这样的人怎会不招君王猜忌?陈昌从未领军,军中诸人怎会服,且其目前身在北方,一时之间,必定回不来。陈霸先最怕的可能就是陈昌在短时间内回不来,而自己一旦驾崩,陈蒨即借口内无嫡嗣,外有强敌,临危受命,捍护他的大陈。所以,在派人刺杀不成后,他是否真会下诏赐死陈蒨。若果真如此,陈蒨又会如何选择?

  永定三年,陈霸先病逝。这次的契合时机,我忍不住的怀疑我的枕边人,但是我又能怎么样呢?我的夫君活下来了,这才是我所关心的。

  尘埃落定之后,我在观音像前为我刚刚出生的第一个孩子燃起一炷沉香。祈愿他健康成长,不祸弟兄。

  陈蒨即位,然而我的夫君称帝的第一道命令却是韩子高的任命,着韩子高为右军将军及侍卫总管,兼顾京师防务及宫庭戒备。我没料到他会在一成帝后即刻提升那个人,不过转念一想,我知道:除了韩子高,他确也不敢将性命在这时交托到其他任何人手上。

  他负手缓缓在太极殿内走动着,“至于朕的帝号,就叫天嘉吧。天嘉我大陈,平定动乱,一统天下。所以,朕的帝号,就叫天嘉好了。”

  那一日,经群臣商议,陈霸先的庙号为高祖,谥为武帝。而陈蒨,史称陈文帝。之后,他追赠我父光禄大夫,加金章紫绶,封建成县侯,邑五百户,谥曰恭。母为绥安县君,谥曰定。我以为,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朝着预定的轨道发展。

  金銮殿上,那人端坐龙椅,接受众臣朝拜,他的眼里,尽是踌躇满志。当夜,韩子高留宿皇宫。

  我入住宵阳宫,坐落在御花园西南角,是个四进的院落。进门过了一个空阔的院子便是正殿落辉堂,落辉堂后有个小花园。两边是东西配殿,南边是饮绿轩,供夏日避暑居住。正殿、两厢配殿的前廊与饮绿轩的后廊相连接,形成一个四合院。落辉堂前有两株巨大的西府海棠,虽不在春令花季,但结了满株累累的珊瑚红果实,配着经了风露苍翠的叶子,煞是喜人。院中廊前新移植了一排桂树,皆是新贡的禺州桂花,植在巨缸之中。花开繁盛,簇簇缀于叶间,馥郁芬芳。远远闻见便如痴如醉,心旷神怡。堂后花园遍植梨树,现已入秋,一到春天花开似雪,香气怡人,是难得的美景,我极喜欢。

乱世中宫:安德皇后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乱世中宫 或 安德皇后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展讯 | 西安高新区美术家协会成立暨"心归"书画艺术邀请展

    主办单位:西安高新区党工委宣传部、西安高新区美术家协会协办单位:力邦美术馆展览时间:2018年1月23日—27日开幕时间:2018年1月23日下午2:30展览地址:西安锦业路1号都市之门会议中心一层参展画种:中国画、书法、油画、版画、水彩、水粉等特邀媒体:雅昌艺术网,陕西资讯网,水墨风华,文化艺术报,金狮华纳,水墨中国,凤凰头条,搜狐网,力邦艺术港,艺空联盟文化高新谋巨篇妙笔绘就新蓝图长安圣地,人文荟萃,积淀厚重,翰墨飘香,声名远扬。2000多年的历史,孕育了“兼容并蓄,崇文尚礼”的长安文化,也

  • 热烈恭贺著名油画家张维源老师入驻墨缘斋文化网

    张维昌,笔名张维源,1961年出生于山东省安丘市。善于油画(刀画),追求唯美、大气的艺术风格。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河北省美协会员、中国刀画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中国翰墨艺术研究院理事,中国艺术书画家协会会员,中国刀画研究会研究员,翰海刀画美术培训中心负责人,中央电视台七频道特别推荐艺术家。中国书画家杂志特邀画家。多次在大型书画展览中获奖.1977年漫画《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刊登在吉林日报。1982年9月油画《军人的爱》发表在《解放军文艺》杂志。1983年,油画《牧歌》刊登在《兴安盟日

  • 【创意城镇】8点让你了解松江区车墩影视小镇!

    松江区车墩镇作为全国第一批特色小镇,立足自身发展实际,树立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深入推进工业化、城市化和城乡发展一体化。统筹推进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概况1车墩镇地处上海市西南近郊,松江区东部,是松江新城的重要组成部分,东临闵行经济技术开发区,西连松江工业区、北靠沪昆高速公路,南隔黄浦江与叶榭相望。车墩镇区位交通便利,国道(320国道)、高速公路(G15、S32)、金山铁路支线纵横贯通。镇域面积50.4平方公里,2015年,镇域常住人口19.3万人

  • 英伦生活摄影奖2017年度入选作品

    来源网络发布美行天下2017年度英伦生活摄影奖近日公布了获奖结果。最终,摄影师PaulCarruthers凭借一张拍摄沙滩上救生员的作品获得了本届赛事的总冠军及“工作中的生活”组第一名。英伦生活摄影大赛创立于2014年,以展示英国生活及文化为主题,本届赛事共分为9个组别,总冠军可获得价值7000英镑的索尼相机及镜头作为奖励,各组别冠军也可获得索尼相机一部。以下是本届赛事的部分获奖作品欣赏:总冠军及工作中的生活组第一名:PaulCarruthers乡村生活组第一名:JoTeasdale城市生活组第

  • 墨缘斋主张建忠书法、绘画双馨 作品深受大众喜爱

    2018年1月16日,笔者随同多位媒体人士到墨缘斋主张建忠位于北京凤凰岭的工作室采访,期间,墨缘斋主张建忠当记者面展示了他的提笔书法,并用提笔书法写下了“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记者注意到,墨缘斋主张建忠写的该幅行书作品显得十分秀气,据悉该幅作品深受收藏人士喜爱。此外,墨缘斋主张建忠在创作书法的同时,还专心绘画,在墨缘斋主张建忠的工作室内,一幅长约5米的画作格外显眼,据了解该幅画作是墨缘斋主张建忠最新创作的作品,目前即将完成。张建忠,号墨缘斋主,现为道教艺委会委员,国家一级书法师,京北画院

  • 高质量的公关活动策划方案,如何写?

    公关活动因为对于企业具有重大效益,往往能带来众多意想不到的效益,那么怎样写出高质量的公关活动策划方案?活动策划公司——湖南天泽传媒认为,写出高质量的公关活动策划方案需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1、明白策划案面向的对象是谁。策划案要根据企业的产品和企业形象来定,自行车企业搞个和自行车相关的运动比赛会比较合适,大学迎新生晚会就不适合模特走秀,高端别墅促销策划个葡萄酒品酒会欣赏个钻石拉个小提琴很合适,雇个三流歌手唱歌就不合适了。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写案子的时候别糊涂就可以了,而且提案者一定要坚持自己的品位

  • 驻颜有术,不老女神的最多的生肖女,有你吗?

    生肖兔女兔兔们有着非常纯情的一面,兔兔女性格开朗,幽默,有兔兔女在的地方总是笑声不断,不喜欢与人争吵,但是她们也有她们自己的崇高理想,属兔女温柔贤淑,大方得体,她们一向对于自己各个方面的要求都是很高的,因为这个属兔女都会追求高品质的生活,觉得自己与众不同,所以就会通过打扮来把自己装饰地更加特别美丽,让自己成为大家眼中的焦点。兔兔女的美丽是与生俱来,天生的时尚感,总能搭配出让人眼前一亮的风格,走到哪都是让人羡慕啊!驻颜有术,最可能成为不老女神的生肖女,被称为不老女神!生肖牛牛牛女面对自己的人生是十

  • 邻居家养的金钱树开了花,这狗年指定财旺运气旺

    花花前几日去朋友家做客,看到他养的金钱树竟然开花了,花花这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毕竟这金钱树是一种绿植啊,怎么会开了花呢?邻居说,金钱树是会开花的,但是不常见,所以她觉得自己很是幸运,还觉得这狗年是不是就要发财了。浇水金钱树的耐旱性很好,所以不能经常浇水。盆土比较干燥的时候,可以用喷壶喷洒一些水分。金钱树的根系很怕积水,一旦土壤出现积水,就容易烂根,所以在浇水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花盆的选择金钱树因为长得比较大,所以花盆最好选那些比较大比较深的,这样可以给根部提供足够的肥力。花盆的排水孔最好多一些,这

  • 记实! 旅行香港趣事!原创之四

    孙导游的提示起了作用,那些想吃零食的人把东西放了起来。旅游车启动了,那司机的话也出了口:“我们这车上装了76个探头,你在车上吃与不吃我们都清清楚楚!”那司机的话音刚落,就见一辆小车从某巷口冲了出来,这司机看那车的速度有点快,就猛地踩了一下刹车,刹车所产生的冲击力把我们同行乘客的一条腿给碰伤了,说来伤也没多重。就在大家都围过来问候同行乘客的伤情时,那香港交警的警车也到了,如果我们没记错,也就只有3分多钟的时间。可见香港交警的办事效率还是蛮高的。

  • 医学博士——何震宇书法作品

    何震宇,江苏南京人。医学博士,主任医师、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苏省青年书法家协会顾问、南京市青年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南京市书法家协会理事、江苏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江苏省国画院特聘书法家,中国标准草书社社员。作品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