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烈焰魔君12章

2017/11/4 5:47:23 来源:网络 []

小说:烈焰魔君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可是对于秦烈来说,成为方小艾的开心果可不是什么好事。版权163woman.com这件事就是一件要命的事。成日里见到她的申身影,秦烈就觉得头疼。倒不是说方小艾是个讨人烦的姑娘,只是,他秦烈实在有些应付不来这种活泼调皮的少女。

  不知为何,想到这活泼调皮,他倒是想起了另一个人来。

  念殊。

  如果说方小艾的活泼调皮带着点幼稚,那么念殊的活泼调皮则带着些灵气来。这灵气,让人见着就不由弯了嘴角。163女性网那少女,可是少有敢挑衅自己的人呢。更何况人家还是个姑娘家。

  “喂,秦烈,你在想什么呢?跟你说话怎么都不带理的啊。”

  方小艾实在不满意秦烈这态度。她好不容易将人骗了过来,怎么人到了,这心还没到。而且,看着秦烈也不知道到想到什么了,竟然笑的这样开心,她方小艾心里头有些不舒服了。

  “干嘛?”

  “什么干嘛?是你要干嘛才是?”

  秦烈哼哼笑了两声:“你这动静大的,不就是为了叫我过来么,我如今过来了,你倒是说说,找我有什么事。烈焰魔君12章

  “怎么,非得有事才能找你啊。我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孤零零的在这圣教里头,你不来看看也就算了,怎么现在,连问都懒得问了啊。亏我爹还那么相信你,把我托付给你让你好好照看我呢。”

  秦烈一听这话,有些尴尬。的确是,当初他答应方伯父的,结果,实在是因为一回来,这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闹的他也无暇顾及方小艾。可他也实在是懒得理方小艾这无理取闹的事情。但到底是理亏,他还是有些心虚。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我回圣教,自然由很多事要做的,难免顾忌不到你,在这人,我秦烈给你赔个不是。可你也是的,明知道圣教事务繁忙,还总来添乱,那谁顾得过来啊。”

  方小艾被他说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干脆就撒泼起来:“哼,看我还不知道,你定是在想那天那个妖女!”

  秦烈被他戳中的心事,不由心虚:“谁说的?!你凭什么这么说!”

  方小艾说不过秦烈,但她就是觉得这秦烈在想那个妖女。心中觉得委屈,不觉就红了眼眶,也不再痛秦烈斗嘴。只是扭了头,坐在一边。

  秦烈一看这架势,心里慌了。他最怕女孩子哭了。烈焰魔君12章虽然方小艾还没哭出来,可这比哭出来更可怕。这不哭出来的似乎比哭出来的还要委屈许多。哎呀,真是烦人。

  “方小艾,你别哭啊,我哪里说的不对了,你骂我就成嘛,反正你也老是骂我,我不也没还过口么。”

  方小艾一听这话,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谁老骂你了,那是因为你呆你笨,骂你都是抬举你了呢。”

  秦烈听她这么说,也不敢再乱说些什么了,就顺着他这话往下接,连说了几个是是是。这才算将人哄下来。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原来这方小艾找秦烈也不为别的,就是想让秦烈时时刻刻的陪着自己玩。不然这满教的人,她也不认识几个,好生无趣。而且,这里的人,见着她都是偷偷躲到一边去,又再瞧瞧看过来。这是个什么事呢。

  “诶,秦烈,我在圣教可是孤苦无依的啊,你可不能自己玩去了,把我撇在一边。”

  秦烈不高兴她这话,就说:“什么叫我自己去玩。这圣教里事务繁多,我哪有什么时间玩去。你也不要老想着玩,也别再捣乱了。你没看我师父最近总是在愁事情,你可不要再添乱了啊。”

  “那是你师父又不是我师父。我干嘛替他分忧。再说了,谁说我捣乱了。”

  “好好好,姑奶奶你没捣乱,是我捣乱了。成了,我不跟你在这里说话了,我要去师父那里一趟。”

  方小艾听秦烈说要去找他师父,她也不敢再多留他,只好怏怏的放秦烈离开。不过,在走之前还是再三叮嘱他,要是敢撂她一个人在这里,就要他好看。

  虽说秦烈说了要去师父那里,可也不过是个说辞。真正的也不过是为了赶紧的逃开方小艾。他实在不明白,怎么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可以这么的,这么的,哎呀,总之,他也不知道是怎么,但是他就是觉得,这女孩子实在烦人的很。

  结果事情就不经说,才说要去找师父,结果这师父倒还真是差人找他了。

  “师弟,师父让你去他哪里一趟。”传话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秦烈的师兄惊无命。

  “哦,好,我这就去。师父有说是什么事么?”

  惊无命摇摇头:“没有,只是师父面有忧色。你莫要调皮,惹的师父不高兴了着。”

  “嗯,晓得了。”

  说这话的时候,秦烈颇有些不服气。师兄惊无命这话说的,就好像自己是有多么顽劣一般,总惹得师父生气。

  他告别惊无命,匆匆来到师父房门口,刚要敲门,便听见里头的人喊道:“还不赶紧的进来,还要磨蹭到什么时候去。”

  秦烈一听,当下不敢耽误,推开门就进去。行礼作揖,叫了声师父,这才站定到一旁临听教诲。

  可是对于秦烈来说,成为方小艾的开心果可不是什么好事。这件事就是一件要命的事。成日里见到她的申身影,秦烈就觉得头疼。倒不是说方小艾是个讨人烦的姑娘,只是,他秦烈实在有些应付不来这种活泼调皮的少女。

  不知为何,想到这活泼调皮,他倒是想起了另一个人来。

  念殊。

  如果说方小艾的活泼调皮带着点幼稚,那么念殊的活泼调皮则带着些灵气来。这灵气,让人见着就不由弯了嘴角。那少女,可是少有敢挑衅自己的人呢。更何况人家还是个姑娘家。

  “喂,秦烈,你在想什么呢?跟你说话怎么都不带理的啊。”

  方小艾实在不满意秦烈这态度。她好不容易将人骗了过来,怎么人到了,这心还没到。而且,看着秦烈也不知道到想到什么了,竟然笑的这样开心,她方小艾心里头有些不舒服了。

  “干嘛?”

  “什么干嘛?是你要干嘛才是?”

  秦烈哼哼笑了两声:“你这动静大的,不就是为了叫我过来么,我如今过来了,你倒是说说,找我有什么事。”

  “怎么,非得有事才能找你啊。我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孤零零的在这圣教里头,你不来看看也就算了,怎么现在,连问都懒得问了啊。亏我爹还那么相信你,把我托付给你让你好好照看我呢。”

  秦烈一听这话,有些尴尬。的确是,当初他答应方伯父的,结果,实在是因为一回来,这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闹的他也无暇顾及方小艾。可他也实在是懒得理方小艾这无理取闹的事情。但到底是理亏,他还是有些心虚。

  “我回圣教,自然由很多事要做的,难免顾忌不到你,在这人,我秦烈给你赔个不是。可你也是的,明知道圣教事务繁忙,还总来添乱,那谁顾得过来啊。”

  方小艾被他说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干脆就撒泼起来:“哼,看我还不知道,你定是在想那天那个妖女!”

  秦烈被他戳中的心事,不由心虚:“谁说的?!你凭什么这么说!”

  方小艾说不过秦烈,但她就是觉得这秦烈在想那个妖女。心中觉得委屈,不觉就红了眼眶,也不再痛秦烈斗嘴。只是扭了头,坐在一边。

  秦烈一看这架势,心里慌了。他最怕女孩子哭了。虽然方小艾还没哭出来,可这比哭出来更可怕。这不哭出来的似乎比哭出来的还要委屈许多。哎呀,真是烦人。

  “方小艾,你别哭啊,我哪里说的不对了,你骂我就成嘛,反正你也老是骂我,我不也没还过口么。”

  方小艾一听这话,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谁老骂你了,那是因为你呆你笨,骂你都是抬举你了呢。”

  秦烈听她这么说,也不敢再乱说些什么了,就顺着他这话往下接,连说了几个是是是。这才算将人哄下来。

  原来这方小艾找秦烈也不为别的,就是想让秦烈时时刻刻的陪着自己玩。不然这满教的人,她也不认识几个,好生无趣。而且,这里的人,见着她都是偷偷躲到一边去,又再瞧瞧看过来。这是个什么事呢。

  “诶,秦烈,我在圣教可是孤苦无依的啊,你可不能自己玩去了,把我撇在一边。”

  秦烈不高兴她这话,就说:“什么叫我自己去玩。这圣教里事务繁多,我哪有什么时间玩去。你也不要老想着玩,也别再捣乱了。你没看我师父最近总是在愁事情,你可不要再添乱了啊。”

  “那是你师父又不是我师父。我干嘛替他分忧。再说了,谁说我捣乱了。”

  “好好好,姑奶奶你没捣乱,是我捣乱了。成了,我不跟你在这里说话了,我要去师父那里一趟。”

  方小艾听秦烈说要去找他师父,她也不敢再多留他,只好怏怏的放秦烈离开。不过,在走之前还是再三叮嘱他,要是敢撂她一个人在这里,就要他好看。

  虽说秦烈说了要去师父那里,可也不过是个说辞。真正的也不过是为了赶紧的逃开方小艾。他实在不明白,怎么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可以这么的,这么的,哎呀,总之,他也不知道是怎么,但是他就是觉得,这女孩子实在烦人的很。

  结果事情就不经说,才说要去找师父,结果这师父倒还真是差人找他了。

  “师弟,师父让你去他哪里一趟。”传话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秦烈的师兄惊无命。

  “哦,好,我这就去。师父有说是什么事么?”

  惊无命摇摇头:“没有,只是师父面有忧色。你莫要调皮,惹的师父不高兴了着。”

  “嗯,晓得了。”

  说这话的时候,秦烈颇有些不服气。师兄惊无命这话说的,就好像自己是有多么顽劣一般,总惹得师父生气。

  他告别惊无命,匆匆来到师父房门口,刚要敲门,便听见里头的人喊道:“还不赶紧的进来,还要磨蹭到什么时候去。”

  秦烈一听,当下不敢耽误,推开门就进去。行礼作揖,叫了声师父,这才站定到一旁临听教诲。

烈焰魔君》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烈焰魔君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95岁岛国传奇尼僧濑户内寂听专访——不乱于心,不困于情,听完恋爱大师的箴言茅塞顿开|日本·时人物

    濑户内寂听这五个字或许对于国内的网友们来说还有些陌生。那么,我们先来看一段视频。日本95岁僧侣濑户内寂听,专听现代人的烦恼!“若い時にしたいこと全部してください!”“年轻的时候想做的事就去做!”“何をすればいいか”“做什么呢?”“恋と革命”“恋爱和革命”这位年近100岁的老人是出版过400多本书的小说家,至今还有2个新闻连载在继续,三言两语却能“语出惊人”的她格外受日本年轻人的喜爱。以上这几句话或许存在逻辑漏洞,但是对于那些正在被恶言相向的人来说未尝不是一个自我“救赎”的好思路。濑户内寂听,19

  • 河南林州千年古寺佛灵山

    【要怎么收获,先怎么栽。】想要有贵人相助,就必须勤修善法,利益他人,自能感得善缘具足的果报;生生世世都能亲近三宝、得遇善知识,引导自己趣向正道,走向光明。

  • 2018文化名人燕赵公益行活动在河北工程技术学院启动

    经典再现中国网讯燕赵文化网消息,为认真贯彻学习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积极团结组织热爱公益事业的河北各界文化名人,实施文化精准帮扶工程,助力美丽河北建设,促进河北文化公益事业的繁荣发展。2018年4月19日下午,由河北省文化名人联谊会、河北省文化名人公益联盟发起主办的“争做文化雷锋,助力美丽河北”--河北省文化名人公益联盟成立五周年庆典暨2018文化名人燕赵公益行活动启动仪式在河北工程技术学院隆重举行,这也是此次公益活动的第一站。本此公益活动由河北工程技术学院土木工程学院、石家庄市诗词协会、中国发展

  • 他们以前在国美的日子是这样子的!

    聚则旗帜散则星辰我在国美的日子美术报策划/全媒体新闻部撰文/江凌夏超所谓岁月,便是一篇由许多细碎的过往拼写而成的文章,无论那些随风散落的字句是否美好,都是心头永远拂之不去的萦绕。正是那些喜悦和忧伤在时光中慢慢沉淀,才有了后来的故事与历史。九十年,也长,也短。在他们的记忆里,有教室里带着弧边扶手的木椅子,有学校那条几乎横贯全校的长廊,也有美院斜对面绿杨路的那家小木屋酒吧……现在,让我们一起走近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中国美术学院校庆海报张远帆:师生同窗的日语课1977年,浙江美术学院恢复招生。77

  • 投资1万八,赚380万,一年暴涨210倍,看看这块玉

    如果说目前世界上能够达到如此高回报投资的行业,我想玉石应该首屈一指,我记得17年左右在北京保利春拍卖会上,有四个不起眼的章子,无底价拍到1.8万落锤,这个时候专家横插一腿,深入研究之后,发现竟然是乾隆最常用的印章,经过这么一腿,最后以380万的价格成交。16年,西冷印社举办的一次拍卖会上,一位买家以1.8万价格拍到了这枚南红宝玺。17年的保利春拍上,这枚南红宝玺又以380万元的天价成交,短短一年时间,价格从1.8万飙涨到380万,狂涨210倍,令人惊叹不已。这么高的价格那是持有者发现是乾隆省钱最

  • 【娜塔莎的家排曼陀罗】金星的力量~爱情事业双豐收的幸福人生

    【娜塔莎的家排曼陀罗】金星的力量~爱情事业双豐收的幸福人生【娜塔莎的家排曼陀罗】金星的力量~爱情事业双豐收的幸福人生(济南3月17日-18日)金星的力量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金星力量,这股力量来自于家族的照耀与支持,这股力量足以牵动一个人的亲密关系。它决定了你会吸引来怎样的伴侣,也决定你的伴侣关系如何,甚至决定你的婚姻与爱情世界的幸福地图。什么是【金星力量】呢?金星力量就是一个人能为自己的亲密关系在生活中创造出怎么样蓝图的一股神圣力量。也是一个人在家族的祝福底下能活出的幸福与圆满。而你,身为

  • 来画图,没烦恼!幸福DNA曼陀罗彩绘疗愈大法好,烦恼一扫光,谁画谁知道!

    来画图,没烦恼!幸福DNA曼陀罗彩绘静心疗愈大法好,各种烦恼一扫光,谁画谁知道!幸福的秘密

  • 禅心、诗与远方……

    《禅心、诗与远方》有我无我,不必执着。笑傲苍穹,诗与远方……!劈一角净土,围一方草庐,有花、有书、有茶、有禅乐、有香草。空灵陪伴,漫漫长路。致虚极以静笃,须禅定勿起苦。品一杯香茗,读一本好书。尽情放飞思绪,奔向梦幻远方。何必计较城市天空,有没有云卷云舒!——易饕说食儿于《草庐书屋》

  • 团菏泽市委9处青年志愿服务岗助力牡丹文化旅游节

    中青在线讯(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邢婷)连日来,在山东菏泽曹州牡丹园东北门一侧的青年志愿服务岗前,游客络绎不绝。“您好,去国花馆请从往左边走”“您好,这里有免费热水供应”,在该处服务岗服务的志愿者们耐心解答着游客们的咨询和求助。这只是团菏泽市委设立的9处青年志愿服务岗的其中一处。为大力弘扬“奉献、友爱、互助、进步”的志愿服务精神,切实为广大市民和来菏游客提供便利、优质的志愿服务,第27届菏泽牡丹文化旅游节期间,团菏泽市委积极协调,在曹州牡丹园、中国牡丹园、高速收费站、汽车站等处设置9个青年志愿

  • 【江西】梦儿诗文选刊

    文梦儿错过花谢了叶依然茂盛还记得那插瓶的栀子花吗?香早已不知道飘向何方枝叶仍旧在原地没动不是不舍得原是我早已经把它忘记了偶然的一天我惊喜的发现枯败的叶下有新芽绽放取出一看已是长出长长的根须培土移植浇水一个崭新的绿视野错过了枯败却迎来了新生◎醉月酒是必不可少的。杯中盛满的,岂是浓淡的滋味。那阅尽千古的月啊,一如既往的穿行在云层之中。眼中的墨色,晕开莲的洁白,如薄纱女子般翩然。一饮而尽,热泪溢出......解忧了吗?愁或许更甚!那幽幽的琴音,是谁在轻诉?斟一杯月色,醉在诗韵中......◎一台老式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