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半世锦鲤8章

2017/11/4 3:17:29 来源:网络 []

小说:半世锦鲤

第六章 司徒珞允

云冰祁是在七天之后的黄昏回到云府的。网站163woman.com

  他黑衣劲裹,淡然地向江浸月扫去一眼,眸中是不加掩饰的倦意,看着竟让人有些心疼。

  就在云冰祁前脚踏进房门后,一个衣着鹅黄色裙裳的女子后脚便跟了进来,脚腕处的银铃清脆作响。她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乌黑的发丝,上绾流云髻,下淌徊腰间,浅黄色璎珞绕发髻兀自下垂。一张俊俏鹅蛋脸,一双灵动小鹿眼,清澈纯净,此刻却含着极大的怨恨,泪光点点,初阳露未尽,金菊刹芳华。她纤巧的身段略显清瘦,步伐轻盈,像一只翩翩起舞的蝶。

  然而云冰祁似乎没见着般,自顾自地走去书案前,头也不抬便提笔写起信来。女子也不言语,一动不动地站在他面前,偶尔发出小小的抽泣声。说明163woman.com

  这场景难免让人想入非非:某年某月某日,云冰祁主公由于受不住这位黄衣女子美貌的诱惑,于是对她做了出阁的事,事后却不肯负责,所以女子便一路穷追不舍,最后就追到了云府……江浸月无奈扶额,不带这样吧?

  没过多久,宋凡也来了书房,他瞅一眼站在他身前的黄衣女子,心生疑惑,问道:“主公,这位姑娘是?”

  “司徒卓的女儿,司徒珞允。”云冰祁一脸平静。

  “啊?这……”宋凡的脸色变得有些复杂。

  却还不等云冰祁开口,黄衣女子便恶狠狠地对云冰祁吼道:“玉面罗刹,别以为官府不敢动你我就不会杀你,总有一天,我定会为爹爹报仇!”说罢,又委屈万分地抹了把眼泪。

  云冰祁不再说话,继续埋头写信。落笔却是简单五个字:翼州司徒卓。

  宋凡似乎对他的意思一目了然,便向司徒珞允恭敬道:“时候不早了,司徒姑娘还是早些休息。来自163woman.com”又向外吩咐道,”清如,为司徒姑娘安排房间……”

  还没等仆人应声,司徒珞允便打断他的话:“不!我不走,我要跟着他!”像是怕云冰祁跑掉一般。

  云冰祁依旧不说话,宋凡也缄默起来。江浸月忍不住在心中暗笑,云冰祁,你这下惹上难缠的人喽。难怪他看起来如此疲倦,想来这些天有司徒珞允的形影相随,他一定休息得不好。做为杀手,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也独拿女子束手无策罢,只是他大可将司徒珞允一剑杀了避免后患啊,难道是于心不忍?

  云冰祁招来一只白鸽,将写好的信插入它脚上的竹筒中,然后把鸽子用力朝天空中一抛,鸽子立刻展翅,消失在深蓝色的夜空。云冰祁转身揉揉太阳穴,对司徒珞允说:“我想休息了,你确定还要跟着我?”

  司徒珞允皱着眉头想了想,道:“好,那我睡你隔壁。”

  “宋凡,去安排。163女性网”云冰祁头也不回地走出了书房。

  “是。”宋凡侧身对司徒珞允做出一个手势,“司徒姑娘,这边请。”

  这又是什么情况?江浸月在水中钻了几圈,要不要告诉雪纤呢?

  就在这时,耳畔突然响起雪纤来自醉莲池的传音:“浸月,那个叫司徒珞允的姑娘,明晚你将她引来我这里。”

  江浸月很想问她为什么,奈何她的声音已消失殆尽,想想应是不愿向她解释而又必须要她做到罢,这样的雪纤倒是挺难参透。

  今晚的天气有些闷热,不说明月清照,就连一颗星子也无。黑漆漆的天幕四垂,延扩出漫无边际的空旷。半世锦鲤8章

  江浸月在院中四处游荡,小心翼翼地躲开几个巡视的家仆,总觉得浑身不自在。又开始想念南海,想念姐姐的笑容,想念阿娘的豆饼,鹤顶红也不知怎么样了,会不会又被别的渔夫抓走呢?然而她如今连飞出府门的力气都没有,更别说回南海,也只有乖乖呆在凡间了。姐姐会来找她吗?

  正要转弯,前方一个黄衣女子提了把明晃晃的匕首出现在长廊上。那不是司徒珞允么?

  她那身黄衣在寂寥的黑夜里显得格外夺目,一如今夜空中缺少的明月,几分清丽,几分孤傲。她推开一扇房门,轻轻走进去,脚腕的银铃却没有发出丝毫声音,真绝了!

  江浸月赶紧扑过去,她不会是打算杀云冰祁吧!

  江浸月躲在窗边,将窗纸点开一个窟窿,然后凑过去,刚好看见司徒珞允步步逼近的身影,短小的匕首在窗外高悬的灯笼的映照下闪烁着刺眼的寒光。而床榻上安静熟睡着的云冰祁毫无介备之意,微弱的烛光勾勒出他精致的轮廓。

  完了完了,她要不要冲进去阻止?可那样会不会被司徒珞允当做妖怪而调转刀口给她一刀?

  眼看着司徒珞允的匕首狠狠地扎向云冰祁,江浸月心一横,云冰祁不能死,至少要为雪纤保全他!于是她鼓起勇气准备破窗而入,却见云冰祁突然腾出手,食指和中指夹住匕首,猛地一折,匕首便被弹开了很远。半世锦鲤8章他却尚未睁眼,淡淡道:“下次要杀我,先把脚上的铃子去了。”

  江浸月松了一口气,他是顶级杀手,怎么可能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轻易杀掉,看来她是白担心了。

  她继续向屋里看去,此时司徒珞允亮汪汪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你不是很厉害吗?那就连我一起杀啊,我也可以快些去黄泉路上陪爹爹!”

  “我不会杀你,如若真的想死,你那匕首是个很好的选择。”云冰祁仍是闭眼躺在床榻上,纹丝不动,声音低沉,冷若冰霜。

  司徒珞允看着床榻上的人,冰雕玉砌的脸上露出决绝之色。她扬手擦掉眼泪,低声道:“爹爹,女儿这就来陪你。”说罢,便向墙边扑去。江浸月以为她是去捡地上的匕首,却不料,她用尽全身力气向墙上磕,心中不由一惊。

  蓦地一抹白色身影闪过,狠狠将黄衣女子拽回来,司徒珞允一个重心不稳,跌进他怀里。

  云冰祁,其实江浸月已经猜到他会这么做。

  司徒珞允目瞪口呆,一脸不可思议地望向他。云冰祁别过脸,狭长的凤目里平静如水,而江浸月却明明看见了一丝不忍。他说:“要死可以,只是别死在我房里。”

  “难道,你也怕那些冤死人的鬼魂来缠你,扰得你夜不能寐吗?”司徒珞允又羞又怒。

  “我只是不想替人收尸。”云冰祁作势要将司徒珞允推开。

  就在此时,天空突然响起一声惊雷,屋内便传来“啊——”的反射性尖叫。江浸月吓得一抖,暗自低骂:丫的,还真是吓死人不偿命。

  再向屋里看时,司徒珞允已紧紧扒在云冰祁身上,像是抓住了最后一颗救命稻草般,她抖啊抖啊抖,一如受惊的小猫。

  震耳欲聋的雷声接连大作,电光闪闪,浓厚的乌云裹得天色一片暗沉,预示着有一场大雨降下。

  司徒珞允在云冰祁怀里哆哆嗦嗦,仿佛刚从冷水里捞起来。她含糊不清道:“我……我怕……”

  云冰祁拧了拧眉任她抱着,眼中隐隐露出了复杂光芒,那是江浸月看不清也猜不透的神色。他又轻轻拍她的肩,柔声道:“别怕。”

  瓢泼的雨水倾刻便落了下来,长廊上的灯笼也被砸灭了。江浸月揉了揉因雷声而变得疼痛的脑袋,一时无感,回到青盂里便呼呼大睡。

  却不想,第二日一大早便听到司徒珞允出走的消息。

  “司徒姑娘远在翼州的家已毁,而此地她并不熟悉,依主公看来,她会去何处呢?”宋凡白净的脸庞染上了一丝忧虑。

  “我不是她,自然不知道她的想法。”云冰祁平静的目光落在书页间,却掀不起半点涟漪。

  “那是否派些人去寻她?”

  “这云府并不属于她,她要走,便随她去吧。”云冰祁的目光不移分毫,仿佛在谈论一个与自己毫无干系的人,要说他们也的确没有什么干系。

  “可她一个弱女子,孤身在外,怕会遇到什么危险……”

  “那与我们无关。”

  “主公……”宋凡欲言又止。

  “你和青鸿的事我都看在眼里,若觉时间成熟便将她迎娶了吧,府外北厢那间屋子还空着。”云冰祁起身朝外走,一切都那么明了——不容他回答,无论拒绝还是答应。宋凡怔怔地望着云冰祁离去的背影,主公……这是打算赶他走了吗?

半世锦鲤》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半世锦鲤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豪门秘婚小娇妻》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豪门秘婚小娇妻》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豪门秘婚小娇妻第19章礼品就这样宁浅语住进了慕圣辰的公寓里,叶昔因为忙着建立子公司的事,没怎么出现在公寓里。宁浅语早上给慕圣辰弄好早餐后,便去医院陪宁淑君,到中午赶回来给慕圣辰做饭,下午则去医院做复健,可以说每天都过得很忙碌很充实。而这段时间新闻报道开始大幅度地报道着戚雨薇和慕锦博的事。最后在记者的采访之中,两个人承认了他们交往的事实。两天后是慕老太太的生日。慕锦博早就放出话来,奶奶宴会上,他会带着戚雨薇出席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重追前妻:老婆动一动》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重追前妻:老婆动一动》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重追前妻:老婆动一动第19章你谈过恋爱吗?“为什么来这里?”站在五光十色的游乐场,夏念念不解地问。霍月沉温和一笑,微微扬起下巴:“你看看四周。”夏念念环顾左右,发现游乐场里到处都是手拉手的年轻情侣,他们的脸上全都挂着甜蜜的笑容。“听说这里是恋爱胜地,你要找恋爱的元素,在这里最适合不过了。”霍月沉说。不远处,有个男孩手里拿着一个气球,欢快地跑去拍拍女孩的肩膀,女孩回头,见到男孩和手上的气球,一脸的惊喜。“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硬汉保镖要上天》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硬汉保镖要上天》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硬汉保镖要上天第十九章:老师许晓晴(三)“不,你不要担心你哥,你哥在三元集团上班,只是工作比较忙,所以没有时间来医院陪你,你不要想歪了”听到这,许晓晴连忙安慰着叶霜。“许老师,你怎么认识我哥的?”叶霜终于问出了自己心里的疑问。“我呀,是这样的,你哥的老板也就是你哥上班那家公司的总经理是我一个很好的朋友,一起出去吃饭的时候我就认识你哥了。你跟我说说,说说你哥的事情吧”许晓晴问着,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对于叶凌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你不负年华》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你不负年华》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爱你不负年华第19章尴尬的第三者“好了,你回房间吧。这些碎片我来收拾。”傅斯年深深看着季半夏,眼神若有若无的掠过她洗得发薄发白的睡裙。从看到季半夏,顾浅秋就一直在观察傅斯年的表情,当她看到傅斯年的眼神掠过季半夏的睡袍,在某些圆润的弧度上停留了几秒时,她心中猛的一沉。傅斯年从来不是好色的人,事实上,他相当的冷静节制,说他禁欲也不为过。从小他身边就围绕着各色美女,再国色天香,他也只是淡淡的。可他看季半夏的眼神……顾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和鬼有个约会》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和鬼有个约会》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和鬼有个约会第019章复仇“你干什么啊!”我摔在车上,虽然他的车座椅很软,但我胳膊还是被扯疼了,揉着胳膊瞪他:“你就不能稍微的,哪怕那么一丁点的温柔点吗?你要做什么事就不能提前只会我一声吗?”然而冷陌只是面无表情的绕到驾驶座,关车门,开车。老鬼跑后座去了。“到底要去哪里啊?你说句话是会怀孕还是会中毒还是会怎么的?”我真是受够了,从遇到这只冷面鬼到现在,他总共说过的话就不超过十句!还有七句是骂我的!真是没法和鬼相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合约小娇妻》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合约小娇妻》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合约小娇妻第19章贺董,你好有钱她心里也就没有任何忐忑或害怕了。八卦、帖子算什么,不看就行,那些人还天天在她面前说不成?秦以悦从停车场进入办公室的路上,依旧听到窃窃私语,她也不理会,直接坐进办公桌后翻阅病例。小安已经很自觉地拎着她的咖啡杯去冲咖啡了。“秦姐,你来上班啦。”“我不在的这几天有什么事发生吗?”“没有,都挺正常的。”“那就好。咖啡放我桌上吧,22号床的病人现在是什么情况?手术已经一个星期了,能说话了吗?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都市兵王》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都市兵王》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都市兵王第十九章通缉令工厂外,嘈杂的声音传来。孟凡苦笑着对李莹说道:“姑娘,你刚刚是在逗我玩吗?这不是来支援了吗?”工厂外面枪声四起,这分明是双方已经开始交火了。“我也不知道……”李莹说着,脸上又是疑惑,又是劫后余生的欣喜。幸亏李莹提前告诉她几个同事,他们在请示了武玉江不成后,不得已直接联系上武警大队里的朋友。这次,就算武玉江再怎么想要,将消息压下去都做不到了,武警大队大队长愤怒的召集了几十名武警。向工厂全速赶来,正好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情深不及白首》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情深不及白首》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情深不及白首第19章从头查起可是后来,他出国留学,来不及和她道别,再回来,已是三年后。他去找她,她却变得面目全非,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可爱善良的她,她叛逆而乖张。对他们的过去不屑一顾。那是他最珍视的一段过往啊!可却被她踩在了脚底下。他失望又疼心,是叶紫凝安慰他,陪伴他,温柔而识大体,深的两家长辈的喜爱,他渐渐喜欢上了叶紫凝,对叶清歌越来越鄙夷。直至发生叶清歌勾引酒醉的他上床被媒体记者拍到,他知道后气的恨不得杀了叶清歌!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聂少,我爱不起》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聂少,我爱不起》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聂少,我爱不起第十九章杀了这个孽种!朔风凌冽,海岸边的一个小木屋里,苏晴穿着鹅黄色的围裙,做了一桌子菜。屋内有暖气,很舒适,苏晴笑的眉眼弯弯。隔壁传来婴儿的“哇哇”声,苏晴急忙解下围裙,拿着奶瓶走了进去。她离开聂君邪一年了,当初侥幸抱住的孩子也出生了。那是一个并不健康的小男孩,出生的时候瘦得可怜,现在三个月了,体重也不过八斤。但是他活下来了,这就是对苏晴最大的慰藉。她给他起名为苏冉,意味冉冉升起的太阳,希望他一生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亿万星辰说爱你》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亿万星辰说爱你》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亿万星辰说爱你第十九章没吃饱就吃我我想了许久,觉得还是得把怀孕的事告诉烨泽。当我再次掏出了手机,找到了易烨泽的手机号,犹豫了几秒,我终于还是拨了他的电话,响了两声,他那边挂断了。我心里难受地开始胡思乱想,是不是他有什么女人在身边,不方便接我的电话,或者说,他真得把我玩腻了,所以借着出差的借口,其实是无形地想踢开我。我的脑中浮现了各种各样暧昧的场景,各色的美女环绕在易烨泽的身边,他眯着眼享受的样子,任凭我在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