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青蛇】一根小青竹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1/3 22:41:34 来源:网络 []
小说:青蛇

作者:一根小青竹

章二、西湖竹林

细雨滴答,穿林晕染。163女性网青碧色的竹林中幽静闲适,被淋湿了的叶儿缓缓摇摆,宛如碧玉,甚是明亮美丽。

这是一片竹林。

青碧色的竹子有些年头了,上面斑驳开来些岁月的痕迹,只有那些一年一年不停生长的竹叶,似乎在诉说着这片竹林的故事。

竹林不远处是一个明亮如镜的湖,此刻烟雨迷茫,江南春雨时节,杨柳种满岸堤,无人乘坐的木船儿在水面上缓缓摇曳,灵动中带着安逸。

湖的另一边是一座城池,青黑色的瓦片,白皙的墙壁,在烟雨的江南之中,宛如一幅幅淡雅的泼墨山水,果真应了“江南处处皆风景”这句话。

杭州,西湖。

这里便是闻名天下的江南城池,人界十大城池之一的杭州。【青蛇】一根小青竹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桥流水,杨柳桃花,乌篷船青石桥,构成了这座城市的独特底蕴,一直以来是人界中极为有名的城池。而在杭州城附近有一座低矮的山,葱茏的山林中矗立着一座藏黑的石塔,十层,在漫天挥洒的雨丝之中,像是一个沧桑智者,俯瞰竹林、西湖、杭州。

雨滴缓缓,穿林打叶。三月的江南还依稀有些寒冷,青青的竹林中,碧翠的叶子交织绵密,透过那一点一点的间隙,可以看见在竹林深处,搭建者一个竹屋。

青竹搭建,极为简陋。

这个竹屋竟然没有砍掉竹子,而是把竹子在原地缠绕盘旋,形成了一个简陋的竹屋。

此时竹屋之中,低垂的竹叶掩映下,可见两个女子正缓缓坐在青竹枝桠形成的座椅上。163女性网一个身穿青衣的女子容颜清丽,赫然正是那从蓬莱仙山逃出来的小青姑娘。

此时她两手虚握,面色苍白,似乎在打理调息。

目光转移,小青旁边端坐的是一个白衣女子,这个女子竟然也极为的美丽,她的美和小青的不同,这个女子身上散发着一股成熟的气息,典雅高贵。如果说小青的美宛如明亮西湖中的一只菡萏的话,那么白衣女子的美便是万丈高山之上的雪莲。

一个清新灵动,一个高贵典雅。

白衣女子也在调息,可以看见周围的雨滴伴随着两人的调息,也在变幻着节奏跳跃。

时间缓缓流逝,雨一直都没停,江南的雨便是如此,绵绵无荆

三天很快就过去了,那白衣女子率先睁开了眼,她的目光随即看向了旁边的小青,满脸的关切。【青蛇】一根小青竹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看了半晌,白衣女子眉头轻皱,忽然双手解印,宛如莲花绽放,一圈白色光芒从手指缭绕而出,缓缓汇聚到了小青的身上。

过了片刻,小青竟然睁开了眼睛。清丽的脸庞上噙着一丝笑意道:“多谢姐姐啦。”

白衣女子微微一笑,容颜高贵,道:“姐姐还要谢你呢,为了给我偷仙草把自己弄成了重伤,现在怎么样了?”

“已经好了。”小青笑道,“那姐姐快点告诉我,有没有突破千年的关卡?”

白衣女子先是点了点头,随意又摇了摇头,道:“还差一步。”

“还差一步?”小青惊道,大眼睛中满是疑惑道,“可是服用了仙草,不是就能突破成功了吗?”

白衣女子抚摸着小青的如瀑长发,淡淡笑道:“青青啊,你要知道我们是妖,我们的修炼比人类要难得多,无时无刻都潜伏着危险的。”

小青把头靠在了白衣女子的怀中,道:“我相信姐姐,可以跨越那最后一步的。【青蛇】一根小青竹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我虽然还差一步,但是现在也算是一个千年大妖了,寻常人界高手我也不放在眼里了。”白衣女子笑道,“对了,你确定自己没事了吗?我记得你回来的时候受了很重的伤埃”

小青亦是满脸疑惑道:“是的,那个臭和尚和那个紫衣男子,的确重伤了我,但是奇怪的是我不过调息了几天,刚刚又有姐姐的真气相助,此刻竟然没事了。”

“奇怪。”白衣女子素手轻翻,缓缓扣住了小青的手腕,查探了片刻,的确是没事了,“对了,你说的臭和尚和紫衣男子是谁?”

一说这个小青就来气了,美丽的大眼睛睁得圆圆的道:“那个臭和尚很厉害的,一挥手就是一个金色掌迎…”

“金色掌印?”白衣女子一惊,低眉轻语道,“能上蓬莱仙山的人界掌门,又是和尚……”想了片刻,白衣女子脸色忽然大变,惊道:“难道是他!”

“是谁?”小青疑惑道。

白衣女子脸色有些苍白道:“如果我猜的不错,他应该就是人界第一降魔猎妖师,金山寺建寺一千八百年以来最年轻的掌门,亦是人界十大仙山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掌门,法海!”

法海!

小青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娇躯一颤,离开了白衣女子的怀抱讶声道:“法海?”

白衣女子点了点头。

难怪了,小青暗暗庆幸,没想到这个长得挺帅的和尚,竟然是现在人界中风头最劲的年轻掌门,令妖魔两界闻风丧胆的第一降魔猎妖师,法海!

这个世界,分为四个部分。人界、妖界、魔界以及虚无缥缈的仙界。阅读http://www.163woman.com/

人界繁荣,乃是世界的根本,除了寻常百姓,便是修仙者的天下,而闻名人界八万里疆域的有十大仙山。

蓬莱、招尧昆仑、罗涪青城、金山寺、峨眉、慈航剑斋、南海三清、蜀山。

这十大仙山震慑妖魔两界,斩妖除魔无数,使得妖魔两界萎靡已久。而最近风头最猛的仙门之人,便是法海了。

法海乃是金山寺主持,以一手大悲大德金刚掌猎杀无数妖魔,最经典战役是自己勇闯妖界,斩杀妖界十大妖王之后全身而退,一跃成为第一降魔猎妖师,受到人界百姓的敬仰。

而今年,法海仅仅二十二岁。

至于仙界,甚少现身人妖魔人界,高高在上。

白衣女子看着一脸惊讶的小青,忽然又道:“那听你说起来,那个紫衣男子更加厉害,竟然能硬抗十大掌门,此人又是谁?”

小青摊了摊手,香肩一摇道:“我不知道。”此刻,我们的小青,似乎有些淡忘那颗神采飞扬的珠子了,毕竟那珠子在战斗的时候离奇爆炸,而后围绕着小青飞了一圈之后消失不见。

白衣女子缓缓摇了摇头,点了一下小青的额头,笑道:“你呀,以后不要擅自离开竹林。你才五百年修为,这次若不是那紫衣男子,十大掌门的围攻之中,你肯定会被打回妖界的。”

小青“嘿嘿”一笑道:“好姐姐,我这不好好的吗?”她修长的手指缭绕着长长的头发,眼珠子一转又道:“姐姐,你现在已经是千年修为了,我们出去玩玩好不好,这竹林太闷了。”

“就知道你不安分。”白衣女子素手轻轻点了一下小青的额头,笑道,“好吧,等雨停了我们便去杭州玩玩,这些年一直修炼,倒是冷落了红尘风景。”

“耶……姐姐最好了,小青要去买最好看的衣服,吃最好吃的……”

“不要惹事。”白衣女子佯怒道,“我虽然是千年修为,但是遇见十大掌门也不能完全取胜,我们安分一点,去玩玩看看就好了,什么时候你有了千年修为,我们再出去好好玩。”

小青笑道:“姐姐,人家知道了。对了,姐姐用什么名字呢,我叫青离好不好。”

“好埃”白衣女子笑道,“我便还叫白素贞吧。”

青离没再说话,只是随即把头靠在了白素贞的肩膀上,明亮的眼睛看着外面飘落的雨丝,青青的竹林愈加的青翠惹人了。

“姐姐,我们在这里呆了多少年啦。”青离忽然小声问道,“好像很久了吧。”

白素贞微微一笑,的确,岁月是一个最难以捉摸的东西,于她们妖类来说,时间是最难熬也是最不难熬的东西了。

她们是蛇妖,五百年前白素贞独自一人在这里修炼的时候,青离的到来给她枯燥的修炼生涯带来了一丝欢笑,从此两姐妹便一起修炼,在这深深竹林中,倒也快活逍遥。

修炼虽然是苦闷的,但是时间的流逝还是无法察觉,五百年不过弹指一挥间,白素贞便到了突破千年修为的关口,于是也因此有了青离上蓬莱仙山偷盗的桥段。

“青青啊,这片竹林是我们的家,你在这里已经四百九十九年了,马上便要到五百年了。”白素贞笑道,“过了五百年之后,只要在经过一个五百年,你就能出去逍遥了。”

青离的眼睛宛如星光,扑闪扑闪地看着白素贞道:“好啊好啊,到了那个时候我便和姐姐一起畅游天下!”

白素贞宠溺地抚摸着青离的长发,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她看着青离憧憬的眼神,在心里喃喃道:“四百九十九年好过,这最后一年,却和九百九十九年到一千年之间的障碍一般,不是想过就过的……”

细雨滴答,从天洒落。不知道过了多久,墨染的云朵开始散去,青天一角,已然露出了一块湛蓝。

天就要晴了。

章三、许仙

和风清朗,竹叶簌簌。连绵的春雨终于慢慢消失,云朵安然,天空开始放晴。

西湖乃是杭州的象征,也是人界极为有名的旅游胜地,明亮如镜的湖水,上面缓缓摇曳的乌篷船,映着明媚的阳光,和煦的春风,当真是惬意非常。

西湖边上的竹林乃是天下闻名的地方,这片竹林,竹叶常年都是绿的,从来就没有枯败的那一天,每一年都引来无数人游览。

而西湖边上的杭州城,则又是一个吸引天下人眼光的所在。三步一小景,五步一大景,杭州城,号称江南之景尽揽怀中,并不是妄言。

已经开始抽丝发芽的杨柳,还是萌动出了春天的气息。而在西湖旁边的小道之上,明媚的阳光之下,缓缓走来了两个女子。

一个青衣女子,挽着一个白衣女子的胳膊,一边看着旁边的风景,一边在西湖之畔缓缓趋行。

两个女子竟然都是天姿国色,极为美丽,而且各有风情。白衣女子一身素白宫装,宛如阳光下飘落的雪花,雍容典雅中带着圣洁的气息,她的美是淡淡的冬日暖阳,让人驻足流连。

而青衣女子则有些不同,这应该是一个未及弱冠的青葱少女,一双大眼睛中闪烁着兴奋之情,春葱般的手指不停指着周围的风景。她一身青衣,宛如西湖旁边的青青竹林,清灵美丽,带着扑面而来的青春气息。

过往的人群被这两人的荣光所摄,竟然皆都目光斜视,尤其是些年轻男子,他们的目光中,带着无限的爱慕。

“嘻嘻,姐姐,你看,那个男的刚才看我了。”这两人正是青离和白素贞,她们在天晴之后的第二天,便出了竹林打算到杭州城中游玩一番。

说话,自然是性子活泼的青离。

白素贞听后,素手轻轻刮了一下青离的鼻子,笑道:“看把你得意的。”

“哪有得意嘛。”青离撒娇道,“小青可没有姐姐漂亮。”

白素贞微微一笑道:“小嘴真甜。”

青离微微一笑,便不再言语。莲步轻移,慢慢欣赏起西湖的精致。

西湖静如处子,在阳光的照射下,宛如一面光华的镜子一般,偶尔泛起一丝丝的波澜,趁着四周的青嫩杨柳,果然是别有一番风情。

此刻,西湖之上,左右摇摆着一个一个乌篷船,一个一个船夫脸上带着微笑,承载着一个一个的游人,这可是他们生活资金的来源。

要想到杭州城,最快的办法就是乘船穿过西湖了,而这也是所有人选择的办法,毕竟远远的绕那么一大圈不仅浪费时间,而且还无法亲身体验西湖的美,傻子才会那么做的。

前方就是一个渡口,四块木板用青色的丝绳串在了一起,上面写着“西湖渡口”四个字,红漆已经开始剥落了,一看便知,这个渡口历史悠久了。

“姐姐,那里人那么多,我不想过去坐那种船,人多了一点都不好玩。”青离嘟着小嘴巴道。

白素贞听后笑道:“咦,小丫头不是最喜欢人多吗?”

“那是在城里啦。”青离撒娇道,“可是在西湖上,我就想和姐姐一个人看风景,才不要这些凡人饶了我们的雅兴呢。”

“就你事情多。”白素贞笑道,“那你说怎么办?”

青离眼珠子一转,道:“我们去看看有没有从外面归来,让他顺便载我们回杭州就是啦,好不好。”

白素贞其实也不喜欢这么多人一起,毕竟她们是妖,和凡人在一起,还是有些不舒服的。

“听你的。”

青离得到白素贞的允许之后,便拉着白素贞离开了渡口,而是继续朝前走去。当然这一刻的无限风情,再一次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这两个小娘子好美啊,你们谁知道她们是谁?”好色之徒已经开始打听青离两人的来历了。

听到这句话,很多人都是摇头:“倒是不曾在杭州城见到这两位天仙般的姑娘。”

……众人的目光一直送青离和白素贞转过角,方才收回。

青离和白素贞对这种话已经见怪不怪了,当下也没在意,而是一边看风景,一边看有没有人从外归来,前往杭州城。

只是走了很久,竟然也没看见一个乌篷船。眼看着太阳慢慢升起来,青离不仅有些着急了:“姐姐,怎么都遇不见乌篷船呢,我还要去杭州城吃好吃的呢。”

“别急,别急。”白素贞笑道,“我探知一下就知道啦。”

话音一落,白素贞素手解印,而后双眼微闭,灵识散发开来,朝着四面八方探查而去。片刻光景,白素贞便睁开了眼睛:“前面有船。”

青离自然不会怀疑姐姐的功夫,她可是千年大妖呢。

又往前走了大约二百丈,竹林轻轻,阳光透过缝隙洒下了无限斑驳,缓缓摇晃中顿生无限风情。一旁便是烟波苍茫的西湖,这里的确是人间别致风景埃

前方是一个拐角,碧翠的竹叶簌簌飘落,悠然自得。青离两人缓缓走过了拐角,忽觉眼前豁然开朗。

这里应该快要到西湖的边缘了,眼前的小道一路蜿蜒,延伸出去连接着远方的青山,而近前,竟然有数块怪石横卧,已经开始发芽的青青水草之上,正缓缓摇晃着一个普通的乌篷船,墨黑色的篷子,两根船橹交叉放在船头。

船应该有些年头了,因为上面满是一道一道的刻痕,似乎记载着这条船的风霜历史。只是青离两人的目光没有在这乌篷船上停留多久,而是轻轻一转,同时看向了小道旁边,竹林之侧,一个正半蹲在地上的年轻男子。

是背影,男子身穿一件月白色衣衫,可以看到后背很宽阔,一头长发随意用一条月白色的布条束在一起,看起来洒落自然。他蹲在那里,不知道在干什么。

似乎是听到了脚步声,男子缓缓站起身,而后回头。

青离和白素贞都是一愣,眼前这个男子,竟然生的极为英浚

她们自认这些年也见过不少美男子,而且妖类中向来都不乏英俊的男子,但是眼前这个身穿月白色衣衫的男子,却又有些不同。

也许他不是很英俊,五官不是很英挺。但是组合在一起,便让人看起来极为舒服,而且这个男子嘴角的微笑,恰到好处的弧度,似乎勾住了天上的阳光。他背负隐隐青山,竹叶在他头顶飘落,长发轻轻在微风中卷舞,月白色的衣衫一尘不染,仿佛有阳光在上面跳跃。

这个男子,气质非凡,让人舒服的面容,淡淡的笑意,顿时让人生出无限好感。

青离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忽然跳动了一下,眼前这个男子,微笑的脸上带着诧异的眼神,竟让她忽然有些恍惚了……似乎有魔力,现在的她,感觉自己的心田似乎刚刚盛开了一朵青涩的花朵,正缓缓摇曳绽放……“你们……”男子开口了,声音也很好听,清脆悦耳,如同林梢间跳跃的阳光,“不好意思,冒犯两位姑娘了。”

在青离和白素贞打量他的时候,他也同样在打量对面这两个女子。

很美,倾城容颜……要知道对着一个女子目不转睛地看,是一件极不礼貌的行为,所以男子才会有适才言语。

白素贞率先反应过来,典雅出尘的脸上带着一丝微笑道:“这是你的乌篷船吗,我们想要去杭州,不知道你能否行个方便,带我们前去呢?”

男子一愣,诧异道:“前面不是有渡口吗?”

白素贞听后笑道:“要是我们从渡口乘船了,怎么会在此处遇见公子呢?”

男子又是一愣,看着一脸微笑的白素贞,不知道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而此时青离也反应过来了,道:“公子就行个方便吧。”

月白色衣衫男子略微一沉吟,便点头道:“可以是可以,不过请两位姑娘等在下片刻。”

说着他再次低下了身子。

这时青离两人才想起来,这个男子原本便是蹲在地上的,当下朝下看去,想看看他在干什么。

男子蹲下身子,修长的手指中握着一把小刀和一段白色的纱布,而他的脚边,竟然躺着一只小兔子!只是兔子一条后腿鲜血淋漓,似乎是受伤了。

“你……你在干什么?”青离诧异道,“救兔子?”

男子没有抬头,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着兔子的皮毛,然后熟练的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瓶子,朝着兔子手上的腿上倒了一点,应该是一些草药粉末。然后他十指跳跃,熟练地用纱布包扎兔子的后腿。

做完了这一切,男子方才抬头笑道:“是啊,救兔子。”

青离和白素贞都是一愣,救兔子?要知道这样的山野兔子最是普通,一座大山上也不知道有多少,向来都是人类的口中餐,而现在眼前的这个男子,竟然会费这么大的周折救一只山野兔子?“你……”青离眼中满是惊讶道,“你是个怪人。”

半晌也只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我的确是个怪人。”男子微微一笑,把那兔子放回到了竹林之中,而后对着青离两人笑道,“两位姑娘,上船吧。”

说着男子便抢先踏着怪石,来到了乌篷船上。

“喂,你叫什么名字埃”青离叫道。

男子站在船尾,回头一笑,月白色的衣衫随风飘舞,星子般的眼睛让人沉醉,他略厚的嘴唇轻轻一动道:“我叫许仙。”

章四、山兔

那明亮的笑容,迎着西湖里摇曳的乌篷船,在这一瞬间,青离感觉自己的眼神又开始恍惚了。

“多谢许先生了。”还是修为更加深厚的白素贞回过神来,而后拉着青离缓缓上了乌篷船。

船真的是不新了,但是看起来还很结实,不是很宽敞的空间中挂着各式各样的草药篓子,草香弥漫。墨黑色的篷子虽然有些破旧,但是却很干净,看来许仙很爱惜自己的乌篷船。

轻轻撑开了船橹,乌篷船在吱嘎吱嘎的船橹声中缓缓离开了岸边,朝着对岸的杭州城驶去。湖水很清,乌篷船划过的地方,水花四溅,明亮如光,青离已经回过神来,她看着那不断远离的竹林和青山,眼前的精致更加大气壮美,便又恢复了原本的小女孩模样。

“姐姐,你看,这竹林真好看呢。”

白素贞回头看去,青山之上的林木枯草虽然开始发芽,但是却没有竹林那般的青翠迷人,此时的竹林,竹叶就像是碧玉一般,流光溢彩。

“不要大呼小叫啦,小心许先生笑话你。”白素贞微微笑道,“女孩子要学会矜持。”

青离听后小嘴一憋,道:“就不就不,我就是我,我为什么要矜持啊,现在我很快乐埃”

白素贞摇了摇头,还没说话,便听正在摇橹的许仙笑道:“两位姑娘是要去杭州城吗?”清脆悦耳的声音宛如此刻哗啦啦的随着乌篷船划过的西湖之水,青离和白素贞同时回头,便看见了那个一脸阳光笑容的许仙。

他似乎有魔力,可以让人心中忍不住对他赞赏一番。

白素贞点了点头,笑道:“先生说对了,我们两姐妹是要去杭州游玩的。”

“不要叫先生啦,就叫我许仙吧。”许仙笑道,“那你们这次可是来对了,再过三日,杭州城就会更加热闹了。”

“哦?”一听有热闹,青离就来劲了,连忙问道,“什么热闹?”

许仙微微一笑,道:“三日之后,杭州城的江南烟雨楼会举办三年一次的灵草交易大会,到时候回来很多人的,你说热不热闹?”

“灵草交易大会?”青离一愣,“那是什么?”

“看来两位姑娘是不经常来杭州吧。”许仙笑道,“江南烟雨楼乃是人界三大商会之一,主打灵仙草药,每三年就会举办一次交易大会,向来都是很热闹的。”

原来是这样啊,青离眼中满是盈盈笑意,嘿嘿,最喜欢有热闹了。

白素贞看着一脸笑意的青离,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讨论这个问题,而是问道:“许公子,你这是从何处归来?”

既然人家不让叫先生,直呼其名又太不礼貌,就叫公子吧。

许仙一边摇船,一边笑道:“在下就是一个小小的草药门生,这次去峨眉采集了一些不常见的草药,看看能不能在灵草交易大会上卖个好价钱。”

“峨眉?”青离和白素贞都是一惊,这个峨眉可是人界十大仙山之一,掌门云散真人更是一等一的高手,据说医术天下第一。

许仙听见青离二人的惊讶声之后连忙摆手道:“两位误会了,我还没有资格拜入峨眉门下。我只是仰慕峨眉名声,前往仙山采点灵草而已。”

青离二人倒也没有继续追究这个问题,三人都没有在说话,一人摇船,两人端坐,看着船外的西湖美景。

已经离岸很远了,竹林也渐渐变成小了。下场的岸堤蜿蜒游转,清灵的湖水如同明镜,映着远处的巍峨青山和近处的天下名城,能够在像此刻这般在西湖上畅快游玩,当真是一大快事。

青离眼中满是好奇,目光来回游移,似乎看不够一般,不过她看了半晌,便随即一愣,问道:“许公子,那个十层的黑塔是什么?”

其实青离和白素贞很早就知道有这个塔了,但是一直都不知道这个塔是干什么用的。

这是一个十层的黑塔,沧桑古朴,一看便知年代久远。它处在一个小山包上,周围竟然也是树木葱茏,丝毫不受季节影响。这座塔,散发着一种莫名的威压。

“那叫雷峰塔,也是杭州城一个景点呢。”许仙笑道,“据说是金山寺的塔。”

金山寺!

青离和白素贞微微一愣,尤其是刚刚和法海交手过的青离,眼前不禁出现那个身穿雪白色僧服的年轻和尚,淡淡的一抬手,就是一个佛门大悲大德掌迎…杭州城之所以能够成为天下十大城池之一,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杭州城外,有一个人界的超级仙门。

金山寺。

不说金山寺的悠久历史,只说金山寺现任主持法海,现在可是人界风头最健的猎妖师,杭州城因为金山寺的存在,也一直平和安然,从而可以蓬勃成长,繁荣至今。

没有想到这个黑塔也是金山寺所物,白素贞听后好奇问道:“这个雷峰塔是干什么用的?”

“这我就不知道了。”许仙微微一笑,“这可能是金山寺的秘密吧。”

再次沉默,乌篷船轻轻摆动,泊水而前。许仙也许是觉得气氛有些压抑,所以主动开口道:“两位姑娘是哪里人氏?”

“我们是洛阳人氏,这次来杭州一为探亲,二为游玩。”

“原来是洛阳贵客。”许仙一愣笑道,“洛阳距此千里之遥,两位姑娘从容而来,想必乃是仙门之人吧。”

这许仙好生聪明。

白素贞和青离暗暗对视一眼,不过她们也没有反驳,白素贞听后微微道:“的确是修习过一些低等法术。不过我看公子体魄健朗,西川峨眉距离杭州只怕要在千里之上,更何况峨眉仙山巍峨大气,野兽横行,许公子既然能够从峨眉采得灵草,我想你也不是简单的杭州药草门生吧。”

这次换许仙愣了,当下笑了笑,不置可否。

青离见两人说话,自己也不想闲着,便问道:“许公子,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姑娘不必客气,但说无妨。”

“刚刚我看你在救一只山野兔子,可以请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许仙听后只是微微一笑,便道:“救一只山野兔子而已,不需要理由吧。”

青离可不会要这种答案,当下反驳道:“好吧,那么我再问许公子一个问题,你可曾吃过山野兔子的肉?”

山野兔子,不过是最平常的餐桌酒肴,一般人都吃过的。果然许仙听到这个问题,面色一变,不过还是道:“的确是吃过的。”

青离眼中光芒一闪,继续道:“所以我就不明白,你既然吃过山野兔子肉,又为何大费周章来救一直山野兔子呢?”

这个问题很犀利,不止是许仙,就连白素贞也是一愣,是啊,的确是说不过去。

但是许仙并没有多么慌乱,他英俊的脸上出现了标志性的笑容,嘴唇轻启道:“敢问姑娘芳名。”

“我叫青离,这是我姐姐白素贞。”

“青离姑娘,在我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可不可以先问你一个问题呢?”许仙淡淡笑道。

青离一愣,道:“可以。”

许仙微微一笑道:“青离姑娘有没有吃过山野兔子肉呢?”

“我当然吃过。”青离缓缓道。

许仙又是一笑,这笑容还真够灿烂的:“那么我再问姑娘,假如你是一只山野兔子,你受伤了,你希不希望别人来救你呢?”

这个问题有些无厘头。

不过青离聪明伶俐,只是略一思考便道:“许公子,问题是我不是一只山野兔子。”

“这没什么区别。”许仙笑道,“一只受伤的山野兔子,自然是希望有人来救的。我虽然吃过山野兔子肉,但是我吃的时候,那些已经变成了菜肴,你吃不吃都改变不了啦。但是如果我能救一只山野兔子,我便救一只。因为,我知道,我阻止不了人类吃山野兔子,但是我同样知道,我可以尽量让山野兔子多活几日。”

他的嘴角,是阳光的笑容,月白色的衣衫更衬托出他的气质:“就像我刚刚救的那只,它回归山林之后,便可以多享受一点的快乐时光,不是吗?”

这话听着似乎是有些道理,但是青离却总感觉有些别扭。而这时,一直沉默的白素贞说话了:“许公子,此言差矣。”

“请指教。”

白素贞微微一笑,典雅高贵的脸上带着说不出的气质,她看着许仙道:“你要知道,也许有一天,山野兔子也会吃人的。”

这句话,直接让许仙和青离愣住了。

许仙半晌才道:“白姑娘是说妖吗?”

这个世界,人界为主,妖魔辟易,但是人界中总会有一些山林大妖,或生于日月光华,或生于山川大泽。妖魔精怪,一直都是仙门存在的根本,他们的责任就是保持人界安宁。

是以,妖,在人界之中,绝对没有人会给好脸色看的。

“这不是我说的。”白素贞笑道,“是许公子说的。”

许仙微微一愣,半晌才笑道:“你看我们都扯远了,山野兔子怎么会成为妖呢?”

只是他话音放落,青离的声音就响起了:“假如,山野兔子,真的成了妖呢?许公子会怎么做?”

许仙抬起头,看到的是白素贞和青离两人倾城的容颜,以及明亮的眼神。

章五、阳春一曲天下知

“既然是妖的话,自然便是要斩除的……”

“许公子是这么想的?”许仙还没有说完话,青离便一皱眉头开口道。

许仙一愣,不过随即便是一笑道:“那是人界所有人的共识,我这么说也没错吧。”没等青离两人说话,许仙又道:“不过,那是别人的看法。”

“哦?”听到这里,白素贞眼神一亮,而后面露微笑地看着许仙道,“那可以知道许公子的看法吗?”

许仙一边摇船,一边道:“无论人还是妖还是魔,都是有好和坏之分的,我许仙不认人妖魔,只认好坏。”

这句话是微笑着说的,但是却让青离和白素贞都是一愣。

要知道,现在的人界对于妖魔两界是很提防的,凡是见到妖魔,必然会斩杀,绝不留情。而许仙这个草药书生,竟然会有这般的思想,看来这个人果然有些意思呢。

青离听到这里,眼中的玩味气息更加浓厚,缓缓道:“许公子说这等话,不怕被仙门弟子听到吗?”

许仙哈哈一笑,道:“西湖浩大,乌篷船成百上千,有谁会注意我这个普通船只?况且这里只有在下和两位姑娘三人而已,许仙认为,两位姑娘应该不会说出去吧。”

青离和白素贞微微一笑,道:“这倒是啦。”

三人的谈话看似没什么中心,但是却总有一种莫名的气息充斥在里面,似乎每一句话都暗含深意,但是三人也没有互相捅破。这个西湖之行,比以前有意思多了。

乌篷船还是分水而行,背后,青山苍茫,竹林也渐渐不可见了,而前方杭州城的轮廓堪堪出现,白墙黑瓦,江南风光。

三人都没有说话,而是各自安静地想着自己的事情。许仙一脸微笑,月白色的衣衫洒落非常,两根船橹吱嘎作响。白素贞则是一脸淡淡笑意,目光看着乌篷船外轻轻晃动的湖水,典雅的气质宛如一朵盛开的莲花,圣洁高贵。

而青离,坐在乌篷船的另一头,两手托着腮帮,灵动的大眼睛看了看白素贞,又看了看许仙,明媚的阳光下,姐姐真好看,而那个许仙也是异常英俊呢。

他的嘴角,他的脸颊,他的浓眉,他的鼻梁,他的那一头长发……青离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心跳有些加快了,而脸也慢慢出现了一抹绯红。

青离有些不好意思,赶紧低下了头。

白素贞注意到了青离的异常,问道:“青青,你怎么了?”

青离低声“氨了一声,道:“没什么……额,今天阳光不错哦。”

白素贞和许仙都是一愣,青离怎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无厘头的话。

青离也是略感尴尬,不过随即应变可是她的本领,当下竟然鬼使神差地笑道:“不知道许公子可有家室?”

额……这句话问出之后,除了白素贞和许仙,就连青离也有一点尴尬了。一个美丽的女子,怎么可以随便问人家这种问题呢?不过许仙也没有惊讶多长时间,随即笑道:“许仙尚未娶家室。”

“哦?”白素贞微微一愣,讶声道:“许公子年纪也不小了吧,怎么还没有家室呢?”

许仙笑道:“许仙不过二十又二,又是孤儿一个,自由惯了,成家之事不急的。”

青离和白素贞都是一愣,脱口而出道:“孤儿?”

“许仙从小在杭州城长大,无父无母。”说到这里,许仙的语气也有些沉重了。

“不好意思。”白素贞抱歉道,“提起公子的伤心事了。”

“无妨无妨。”许仙淡淡笑道,“都是过去很久的事了。”

再次沉默,不过经过了这一段时间的闲聊,三人终于看到了杭州城的面貌了。

西湖的另一端,碧水持平之处,一座江南大城端庄静卧。杨柳岸堤,人来人往,一个巨大的城门面对西湖,上书两字:杭州。

这座千古名城,融合了江南所有的秀美,青石桥绿流水,白墙黑瓦处,掩映的是一丛丛的青青杨柳。江南烟雨楼,人界的超级商会,金山寺,人界的超级仙门。

这一切,都造就了一个富庶美丽的城池。

杭州城内有河,连同西湖,是以许仙三人不必下船,而是直接经过检查便可以进入杭州城。只是乌篷船太多,要进入杭州,还必须要排队才行的。

前方已经出现了黑压压一片乌篷船,每个船上都坐着很多游人,看来要进入杭州城还是要经过一番严密检查的。

“好多人哦。”青离发现他们几乎是排到了最后的位置,因为她俩本来就没有做西湖渡口的船只,许仙的乌篷船速度又不是很快,所以很不幸地落在了后面,“我还要进城吃东西的。”

“青离姑娘稍等就好了。”许仙笑道,“急也是急不来的。”

“可是总在这里等着很无聊的。”青离喃喃道。

许仙听到这里,忽然笑道:“反正也是无事,如果两位姑娘不嫌弃,我便吹一段曲子吧。”

“你会吹曲子?”白素贞微微一愣,“公子善用何种乐器?”

“不敢说善用,只是喜欢而已。”许仙微微一笑,放下了手中的船橹,而后右手从怀里缓缓拿出一物,青碧翠绿,赫然是一个竹笛。

这个竹笛,不过是最普通的山间青竹打造而成,甚至还带着一股清新的气息。

“今日阳光明媚,两位姑娘又美若天仙,便吹一曲《阳春》吧。”许仙微微一笑,手持竹笛,放在嘴边,悠悠吹奏起来。

不过是最普通的竹笛,但是在许仙的手里,却仿佛是一只包含了春天气息的青竹。他长身而立,月白色的衣衫干净洒脱,迎着从天而落的阳光,这一刻的许仙,气质非凡。

笛声清越,如同阴霾的冬日之后,三月开春的第一缕阳光。淡淡的嫩绿出现在这个世界上,轻灵快活的笛声清扬欢快,像那解冻而出的一溪春水,叮咚了整个春天的开始。

三月阳光,杭州在望,隐隐可见青石桥上的游人,流水之畔的茶花,笛声轻轻飞过那些空间,阳光明媚,江南丛生出无限风情。许仙的手指不停屈弹跳跃,一个一个清脆的音符宛如春水上的浮冰,碰撞处清灵悦耳的阳春之曲。

那一根普通的青竹笛子,在这一刻,似乎生根发芽,碧绿的竹叶中,一袭月白色衣衫的许仙,宛如仙人……青离有些看呆了,那笛声似乎流水一般滑过了她的心田,她忽然发现现在的许仙,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气质,那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草药书生可以拥有的,他就像是峨眉金顶的一缕白云,优雅清浚

而就在这时,清越的笛声中忽然又加入了另一个声音,淡泊如月,轻柔似风。如同青竹林中簌簌的风声,和着笛声,带来了一个更加完整的三月阳春。

青离一愣,便看见了白素贞的素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多了一管洞箫,那洞箫竟然也是青色的,也是青竹打造的。白素贞修长的手指轻轻跳跃,空灵淡泊的箫声便荡漾在了西湖上空。

笛箫和鸣,原本便极为动听的笛声和箫声,更加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宛如春天的阳光洒落碧绿的竹林,林梢间跳跃着一缕一缕的阳光……英俊的许仙,典雅的白素贞,用几乎默契的笛箫和鸣,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趁着浩荡的西湖,乌篷船,此刻的情景,竟然是说不出的浪漫呢。

青离看着一起演奏的许仙和姐姐,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忽然有些窒堵,她竟然在这一个瞬间希望,能够和许仙一起演奏的,会是她,而不是她一向喜欢的姐姐……鬼使神差的,青离素手间绿光暗暗一闪,竟然出现了一片小小的碧绿竹叶。青离依旧坐在船头,柔荑一握,青碧的竹叶便放到了唇边,轻轻吹奏起来。

这片竹叶的音节有些奇怪,没有笛声的清越和箫声的淡泊,却带着说不出的嘶哑。 毕竟竹叶的不是一件乐器,但是奇怪的是,青离的竹叶之声加入到了笛箫和鸣之中,西湖之上的人,竟然没有感觉到什么突兀。

而相反的,原本完美的笛箫和鸣,因为竹叶之声的加入,虽然多了一丝丝瑕疵,但是所有人却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觉。就像是叮咚前行的春水,遇到了一个石块,虽然有阻碍,但是春水却依旧可以打着转远行。

声音更加悠扬了,有感觉了,真实了,宛如一棵碧绿的青竹,也必会有随风落下的竹叶,再明媚的阳光,也总会遇见绵绵阴雨,这一番演奏,就如同完整的阳春,阳光,阴雨,竹叶,清风……许仙三人不禁对视起来,没想到完全无心的演奏,竟然可以激生出如此动听的曲子。当下三人更加轻快,带着各自的心情,悠然演奏起来。

杭州城门口的所有船只中的人都在侧目,不知道演奏了这样动听曲调的,会是何许人也?只是就在众人一番沉醉,而曲调也将要结束的时候,不知道从何方,忽然又来了一个声音。

声音圆润通透,如同大风吹过山涧,呜呜作响。

所有人举目看去,却发现在不远处的西湖湖面上,一个紫衣男子,手持一截嫩绿的柳枝,脚下是一页扁舟,吹奏着踏波而来。

章六、聚气生春落紫风

紫衣男子,手持一截嫩绿柳枝,就这么奇异的踏波而来,同时环绕着他的,是一声声呜呜的通透声音。

他的脚下是一个最普通不过的扁舟,但是这个扁舟既然可以自行前进,那么便说明了眼前的这个紫衣男子,有修为,而且修为很强大。

紫衣翻飞,映着明媚的阳光,他低眉不语,弄笛如风,虽然只是中途加入,但是却很好的融合到了许仙、白素贞和青离的演奏之中,丝毫不显突兀。他满头黑色长发垂到腰间,赤足如雪,待到他行到近前,众人看向他的脸庞之时,赫然发现,这个男子实在是英俊的有些过分了。

他的容颜可比倾城女子,精致的五官不需要多余的话语来形容和赞叹,只是纵然如此,紫衣男子身上仍旧带着一股极其惊人的霸气,似乎他站在西湖之上,仍旧宛如站在万丈山巅,睥睨天下。

他的眼睛很亮很美,他的气质让人沉醉。虽然有些冰冷,但是却如同料峭的春寒一般,隐隐可见明媚的阳光。

四个人,似乎心照不宣地继续演奏,西湖之上,波浪轻轻,恣意挥洒的无限阳光,也随着淡淡的曲调,变得愈加悠扬起来了。

良久,一曲结束。

整个西湖之上都没有人说话,静悄悄地似乎不愿意打破这种氛围。他们还在回味,适才那一个阳春三月的曲调,有温暖的阳光,青碧的竹叶,淡淡的微风,湿寒的春雨,万丈山峰的一缕狂风和白云……似乎身临其境,让人不自觉沉沦。

许仙放下竹笛,眼中精光湛湛地看着白素贞和青离道:“没想到二位姑娘乃是乐道高手,许仙真是班门弄斧了。”

白素贞手持那管洞箫,典雅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道:“许公子以最为普通的山间青竹,却能演奏出如此美妙的笛声,素贞一时情难自禁,打扰公子雅兴了。”

“白姑娘太过谦逊了,你的箫声淡泊如月,比我这山野笛声好听的多了。”

“公子廖赞了……”

一旁的青离看见两人这般夸来夸去,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的那种窒堵感觉又出现了。她握着手里的碧翠竹叶,赌气般回过头,不再看许仙和白素贞,素手一甩,就把竹叶朝外丢去。

但是就在这时,一个淡淡的如同清风,但是却又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威严的声音传来:“碧竹参天落清风,一片竹叶素手中。心由己生莫叹气,万事不过一场空。”

青离一愣,抬头看去,却发现那个踏着扁舟而来的紫衣男子,已经离她们的乌篷船不过十丈的距离,而此时那个紫衣男子亦是满脸淡然微笑地看着她。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一点,青离扔出去的那片碧翠竹叶便陡然停在了空中,然后紫衣男子手指一弹,竹叶顿时冲天而起。

“姑娘,你心有魔了。”紫衣男子淡淡一笑,及腰的长发如同瀑布,让他看起来气质非凡。他仰起头,目光穿过层层叠叠的阳光看着那片在空中悠然飘荡的竹叶,他的目光明亮而闪耀,“既然有魔,是除魔还是不除呢?”

他手指再次一弹,原本手里演奏阳春曲调的柳枝忽然飞到了空中,和青离的那片竹叶放在了一起,然后在所有人的惊讶眼光中,紫衣男子轻轻朝着竹叶和柳枝吐了一口气。

有种淡淡的紫色,大气磅礴却又带着说不出的阴冷冰凉,那紫气瞬间的功夫就包裹住了竹叶和柳枝,而下一刻发生的事情,让所有人都以为自己看错了。

竹叶悠悠飞旋,竟然来到了柳枝的旁边,而后叶回枝头,碧绿灿然,一片春意顿时显现!柳枝亦是如此,光芒大作,狭长的柳叶吞吐成长,片刻之间,那截柳枝便绿叶横生,春意融融。

不过,在几十片柳叶之间,却有一片颜色更加碧翠的竹叶。

好厉害!

这招一出,在场无论是不是仙门子弟,是不是身怀修为,都被惊呆了。紫衣男子举手投足之间那种隐隐的气势,已经让很多人心惊,而这一下聚气生春意,更是直接震慑了西湖众人。

就连青离三人也愣住了。白素贞是千年大妖,虽然修为可以比拟人界十大仙门掌门,但是却还没有聚气生春这般的极致境界,而青离不过五百年修为,对于紫衣男子更是只能仰慕了。

“你是人吗?”在所有人都很惊讶于紫衣男子的修为的时候,青离一脸花痴地说出了这么一句大煞风景的话。

众人只觉一道道的闪电划过脑袋,这个时候,对于紫衣男子应该是打量的赞美词汇才可以,毕竟人界之中,修为强大的人其地位是很尊崇的。

但是青离却不知道人界的规定,而那竹叶还是自己甩出去的,看到紫衣男子如此神奇地把竹叶和柳枝融合在一起,兴奋崇拜之下,脱口而出那句话也是她的本性而已。

紫衣男子听到青离的话之后,也是微微一愣,不过英俊的脸容随即就是一笑,而后淡淡道:“姑娘看我是不是人呢?”

“我看你才不是人。”青离毫不犹豫地道,“我还没见过哪个人又这么强大的修为呢。”然后她伸出手,对着紫衣男子道:“把我的竹叶还给我。”

“你的竹叶?”紫衣男子微微一笑,“你的竹叶在哪里?”

青离听到此话之后,楞道:“我的竹叶被你拿走了,这么多人看见了,难道你还要抵赖吗?”

不知道为什么,青离第一眼看见这个紫衣男子的时候,便感觉到心里没有什么防线,反而是一种若有若无的熟悉感。

紫衣男子依旧站在扁舟之上,听了青离的话之后,眉头一皱,道:“那竹叶已经被你扔了,在我捡到的那一瞬间,那片竹叶就不属于你了。而且,竹叶现在已经在我的柳枝上了,现在的竹叶,是属于我的了。”

这一番言论,怎么这么像无赖呢?青离的嘴角却是出现了一丝微笑,这个人挺好玩的,她当下耸了耸肩,道:“好吧,既然你想要,就送给你了。”不过她的嘴角随即出现了一抹狡黠的笑意,接着道:“初次见面,你看我都送了你东西,难道你不准备送我点什么吗?”

岂料紫衣男子没有一丝一毫的惊诧,也并没有立即回答青离的话,他伸手一招,那截柳枝便来到了他的手里,而后他负手在后,脚踏扁舟倏然前行。

方向乃是杭州城。

而所有人出于适才对紫衣男子修为的仰慕,竟然也主动让开了一条道,紫衣男子飞快闪过了青离所在的船只,而在他们身体交错的一瞬间,青离的耳边传来了紫衣男子的声音:“礼物我早就送给你啦,记住了,我叫紫风。”

青离愣了愣,什么时候送的礼物?嘴里喃喃念着“紫风”这个名字,而其人却已经进入杭州城了。

这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波澜,在紫风离开之后,所有人也开始了漫长的等待。不过一些人的目光却是似有若无地朝许仙的乌篷船上看来。

“那个好像是杭州城的草药书生许仙吧。”终于有人认出了许仙的身份,“他穿上那两个小娘皮是谁?这么水灵?”

“我也正纳闷呢,这许仙不过是一家小草药店的老板,怎么可能勾搭上这么美丽的女子,而且还是两个。”

众人的议论声,许仙自然可以听到。他略觉尴尬,当下对白素贞和青离笑道:“不好意思,连累两位姑娘了。”

“我们就当没听见吧。”白素贞笑道,不过她说过了话之后,眉头一皱问道,“那个紫衣男子还真是厉害,人界仙门之中没听说有这么一号人物埃”

“的确是不曾听过。”许仙点头道,“我虽然不是仙门之人,但是也常听人家说仙门掌门的超绝实力,或移山倒海,或吞云吐雾,或千里之外仗剑除妖,但是像这个紫衣男子这般聚气为春,把竹叶和柳枝融合在一起,还是闻所未闻。”

白素贞也点了点头,看了看旁边有些反常的处于沉默状态的青离,她的心里忽然感觉到,这一趟杭州之行,也许会生出些许事端。

乌篷船慢慢在前进,船虽然多,只是有秩序地检查之下,时间并不如何满场,许仙的船只终于经过了检查,顺利进入了杭州城。

当然白素贞和青离的绝世之姿还是引起了很多人的侧目。

白素贞和青离倒是不在意,尤其是青离,恢复了原本活泼的模样,她站在船头,看着逐渐在眼前铺开画卷的杭州城,虽然心里已经有了准备,但是再次见到这样的美景的时候,还是满脸兴奋之色,几乎就要跳起来了。

春天的气息浩荡满城,绿水浮花,许仙的乌篷船悄悄在水面上前行,两岸是一颗颗的杨柳,嫩芽已然开始出现。一丛一丛的低矮丛花绿叶横生,花苞待放。果然是白墙黑瓦的建筑,果然是大气又精致的风格。

一群春鸭缓缓游弋,许仙看见青离的兴奋模样之后,笑道:“两位姑娘在哪里下?我已经快要到药铺了。”

“我们就在前面下吧。”白素贞笑道,“麻烦许公子了,这是一些钱两,请公子务必收下。”

许仙连忙摆手道:“我又不是专职船夫,载两位姑娘不过是顺路而已,白姑娘不必客气。”

“许公子此言差矣。”白素贞摇头道,“多谢公子一路照顾,这点钱两公子一定要收下。”

“是啊是啊,公子就收下吧。”青离也开口道,只是她看向许仙的眼光有些闪躲……许仙依旧摇了摇头,然后把船缓缓停在了岸边,英俊的脸上带着阳光般的笑容道:“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两位姑娘不要客气了。再说了,不是两位的话,我怎么能体会那么悠扬的阳春曲调呢。”

额,白素贞一愣,看见许仙是说的很肯定,知道他不会要,当下便笑了笑道:“那么便多谢公子了。”说着她便和青离缓缓上了岸。

转头,看着慢慢离开的许仙,白素贞和青离的目光都没有离开过这个男子,她们的眼神中包含的东西,似乎是一样的,那是一种陌生但是却向往的感觉……“青青觉得许仙怎么样?”白素贞忽然问道。

青离一愣,看着姐姐平素古井无波的脸上竟然带着一丝笑容,那双眼睛里似乎有着说不出的柔情,这一瞬间她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情,但是她仍旧笑道:“许公子生的英俊,气质绝佳,是一个不错的人,怎么,姐姐为什么问这个问题呢?”

白素贞听见青离的评价之后,忽然脸色一红,而后在青离的耳边悄悄道:“青青,我好像喜欢上许仙了……”

“啊!”

青离脸色一变,一脸惊讶地看着白素贞!

姐姐,竟然也喜欢许仙?

青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青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小说盛世婚宠,高冷总裁别撩人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盛世婚宠,高冷总裁别撩人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盛世婚宠,高冷总裁别撩人第5章初师不利同事们过分的热情和友好让夏念念简直受宠若惊,这么舒心的工作氛围不知道比她的上一份工作好出多少倍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夏念念要对自己有信心,你值得拥有这一切的!”夏念念甩了甩头,给了迎面而来的同事一个灿烂的微笑,同时也在心里默默为自己打气。“匣子!你最近跑哪儿去了,一直联系不上!”刚到下班的点儿,夏念念的闺蜜孔萍就打来电话。“一言难尽,今天有空吗?见面聊!”夏念念大学四年和同寝室的孔萍关系最好

  • 小说误闯美男集中营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误闯美男集中营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误闯美男集中营第5章迈巴赫里的神秘少年苏小染好奇的扒拉着墙角,不敢轻举妄动,静静的观察着这场跟她毫无关系的缠斗。“哟呵,是被我打傻了吗?不敢出来了?不是今晚要把我这个头号通缉犯给刺杀掉吗?既然都出动了,何不一口气打个痛快,藏在车里算个什么叼样。”风玄烨百无聊赖的一屁股在屋顶之上坐下来,薄唇之中还在吐露着挑衅的字眼。“吱嘎——”迈巴赫的车门打开了,下来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三十多岁的大叔,留着非常有型的络腮胡,整个人看起来很慈祥,当然这只是看起来。

  • 小说毒医世子妃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毒医世子妃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毒医世子妃第五章被算计了第二天。安清染从丫头冬兰那里听到了一个消息,瞬间让她的心情变得十分复杂。冬兰打听到,今日早上千佛寺寺门大开,所有的和尚和方丈都出动了。冬兰丫头角色事情有些怪,因为此时不是礼佛之时,不可能有那么多香客前来上香的,于是多嘴问了一下。这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今日千佛寺有贵客来访。联想到最近的事情,冬兰丫头觉得事有蹊跷,于是回来告诉了安清染。安清染她们因这几日就打算离开的,因此最近几天都在打点行李。听到了这个消息,安清染有些坐不住了。

  • 小说逆天爆宠:女王谋天下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逆天爆宠:女王谋天下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逆天爆宠:女王谋天下第五章绝情谷“008你好了没有?我就快支持不住了。”舒娜额头上也冒出细密的汗珠,他虽然只是做做样子,但也是很耗费本源的,再加上要支持008的工作,损耗也是很大。008也知道这次举动的危险,但它只能先清除毒素,然后再慢慢分析,需要的时间是很长。但女王坚持不住,它只好撤手。见它撤回来,舒娜也撤了回来,然后软绵绵的躺了下去。秋轩只觉得浑身一阵舒爽,再没有以前那种压抑的气息,长长的松了口气,回头看见舒娜脸色惨白的躺在地上。大

  • 小说阴婚诡嫁:妖孽鬼夫缠上身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阴婚诡嫁:妖孽鬼夫缠上身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阴婚诡嫁:妖孽鬼夫缠上身第五章站在窗口的疯子真弊屈,还不知道他们明天得怎么处理我。但这件事情来回一想,这帐还是得算在那个南宫烈头上,大概是他想要整一整我吧,所以才会使了这么一招,想想都恨,却又无可奈何。就这样心烦意乱的想着,如果被拘留的话,会不会在我的学业上留下案底,我可是学法医的,那以后找工作就难了。唉,真是出门没看黄历。谁想就这样琢磨着关了灯正想要睡一会儿,却看到原本有月光照进来的窗子口突然暗了一大片,扭头一看,只见窗子边上站着人个

  • 小说萌宝来袭:总裁撩妻无下限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萌宝来袭:总裁撩妻无下限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萌宝来袭:总裁撩妻无下限第5章逼婚这个时候,伊馨才发现他的眼底全是疲惫。微微皱起了眉头,又不敢打扰到宫擎,伊馨的心里可谓是煎熬的要命。她轻轻探起了身子,小心翼翼的靠了过去,那独特的馨香窜入了宫擎的鼻腔中,让他紧珉的薄唇微微扬起。猛一伸手,长臂直接捞住了伊馨的柳腰,然后一拉一扯,伊馨整个人就被带进了他的怀里。伊馨猝不及防,被他拉力使然,一头撞进了他的胸膛上,鼻子酸酸的。“你的胸膛总是那么硬。”伊馨小声的嘀咕着,那含泪的眸子,委屈的表情,瞬

  • 小说误惹豪门:高冷总裁夜夜宠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误惹豪门:高冷总裁夜夜宠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误惹豪门:高冷总裁夜夜宠第五章我一定会让你幸福“宝宝?”北澜迟缓步走入房间中,再次轻唤了一声。只是,当他看清楚房间内的场景后?北澜迟觉得自己整个人的血脉都逆流了起来。脚步,不自觉的便停了下来。洁白的大床上,衣裙半褪的莫小小蜷曲着,她一张白嫩的脸上酡红一片,口中还喃喃的轻吟着。黑色的小礼服下,同样是黑色的内衣露出了半边,将她白皙的皮肤衬托的更加诱人起来。酡红的小脸儿,优美弧度的脖颈,精美的锁骨,还有下面……望着这样一幕,北澜迟的眼神深邃

  • 小说重生之惑国鬼妃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重生之惑国鬼妃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重生之惑国鬼妃第五章骗小梅下水如今,夫人又不在了,这二姨娘母女便更加的嚣张了起来。小梅虽说只是个丫头,但平日里也狐假虎威惯了,此时逮住机会,还不更得寸进尺?她真的不想招惹这个泼妇。“小姐,我看还是算了吧…”翠儿还是有些担心。“怕什么?你只需跟着我就行了。”说完,朱子欣便抬头向前而去。“哟,这不是大小姐吗?怎么,刚死了娘,您居然还有心情来逛园子?还真够没心没肺的。”果然,小梅刚看见朱子欣,便冷嘲热讽了起来。朱子欣没有说话,继续向前走去,翠儿跟在

  • 小说娇妻鲜嫩:总裁消停点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娇妻鲜嫩:总裁消停点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娇妻鲜嫩:总裁消停点第五章强势的男人才是真爱无声的对视,白小柠与肖何的眼神在半空中相遇,似乎火花迸射,又仿佛悄无声息。白小柠咬牙,她真的坚持不住了。肖何的眼神太冷,太可怕……哪怕是再多看一会儿,也许她就会直接晕过去也说不定。就在她几乎要放弃的时候,肖何忽然沉了沉眼眸:“给我一个不报警的理由,否则的话,你的下场也许比白睿还要惨。”他的话很直接,不是威胁,而是结论。白小柠只觉得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她眨了眨有些发疼的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 小说染宠成婚:男神老公夜敲门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染宠成婚:男神老公夜敲门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染宠成婚:男神老公夜敲门第5章敢叫他大叔!“霍……霍总?这份名单,有什么问题吗?”站在霍庭衍身后的秘书,战战兢兢的看着霍庭衍。“这个人,我亲自面试。”霍庭衍冷冷的看了秘书一眼,修长的手指,叩击着桌面道。“是。”秘书的心底有些奇怪,却不敢表现。霍庭衍在秘书离开之后,拿出手中的照片,狭长的眸子,透着丝丝的冷光。哼,女人,你以为,得罪了我之后,我会让你逍遥快活吗?男人修长的手指,带着一抹轻佻和邪魅的摸着照片中的叶梓,就像是在摸着真人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