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绝品雇佣兵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3 17:57:3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绝品雇佣兵

第三章 菜鸟孬兵

刘正国讲完话,命令一个战士,帮徐延东领取被褥服装以及生活用品,随后就离开了新兵宿舍,徐延东坐在床上,他不明白,为什么回来这里。说明163woman.com

  六班房间里的所有人都看着徐延东,虽然这是新兵宿舍,可是招兵的时间早就已经过了,而且他们已经完成了新兵训练并分配到个班也就是侦察兵六班。

  所有人看徐延东像是看外星人一样,看的徐延东心里直发毛,而这时被刘正国,命令去帮徐延东领被褥的那个战士回来了,他把被褥生活装备放到李序的床边。

  微笑着说:”你好我叫天佑,是一名新兵,很高兴认识你。”天佑伸出手,示意徐延东握手。

  可是徐延东根本就不理会他,把被褥移到身后紧接着就往上面一趟,闭上眼睛。天佑尴尬的收回右手,然后勉强的笑了笑,退到自己的床位边上。

  “我说天佑啊,一个新兵蛋子不懂礼貌,不要给他一般见识,大人不计小人过。绝品雇佣兵小说txt全文阅读”坐在桌子前一个身材魁梧的说完,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徐延东,脸上浮现出一脸的不屑。

  “你说谁是小人,你敢不敢再说一次?”徐延东做起来,生平他最恨这个词语。

  “哎小人,我还就说了。你能把我怎么滴。”身材魁梧的男子站起来,怒视着徐延东。

  “俊熙,给我住嘴,他是新兵,自然不懂规矩。”刚才做汇报的那个班长突然说道。163女性网

  “是班长,新兵不懂规矩,得让着点。”身材魁梧的俊熙,故意把让着点说的特别的高。

  徐延东躺下,他懒得理会这些人,脑子里只想着,怎么才能给自己的妈妈报仇。

  “喂,那个兵,喂说你呢,那个兵。”班长叫着徐延东,徐延东根本不理会他。

  班长走到徐延东床铺前,用脚踢了一下徐延东的床铺“说你呢,没听见吗?新兵蛋子。”

  徐延东心里暗火,不就是兵马吗?有什么了不起!徐延东根本不理会他,班长又踢了一下他的床铺,“给我起来我说话你没听见吗?”班长见徐延东根本不理他,急了。163女性网

  “我说你有病吧,嚷嚷什么嚷嚷,烦人。”徐延东做起来,本来心里就很不爽,可是这个班长还一直在他的身边叨叨,他的火气蹭就窜上来了。

  “哟,火气还很大,我问你你叫什么?”班长心里也是咯噔一下,没想到被一个新兵不放在眼里。

  “我叫什么,用你管啊。”徐延东跟不理会他,继续躺下,闭上眼睛。

  “那个兵,我现在命令你,给我站起来。”你给鸟兵,我就不信我还收拾不了你了,班长见徐延东继续躺下,顿时就急了,他可不想因为一个新兵,丧失了自己的威信。绝品雇佣兵小说txt全文阅读

  “徐延东心里本来就很窝火,听别人叫他鸟兵,心里顿时就火了,站起身,一拳打在班长的身上,班长后退几步,差点跌倒,紧接着徐延东又是一脚飞踢,班长一记格挡,挡住了徐延东的攻击。

  “哎呦,不错哦,有两下子啊,居然没看出来。”班长没有想到徐延东突然发飙,被徐延东刚才那一拳打得胸前着实不轻,虽然徐延东的那一脚被他用手挡住,攻击力度给化解掉了。但是从徐延东出拳的力度来看,他一定是练过的。

  “徐延东心里烦闷,即使会点功夫又怎么样,对方有枪,如果不是自己软弱,就不会害了自己的母亲,如果不是他不愿意出手相救,自己的母亲就不会死,徐延东又想起了那一幕,心里十分的憎恨刘正国。

  “班长,那小子不识好歹,要不让我教训教训他?”俊熙坐在那里,看着徐延东就浑身不爽,想要好好的收拾收拾徐延东。

  “不用了,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我自己搞的定。绝品雇佣兵小说txt全文阅读”班长心里那叫一个郁闷,历史上还没有人把他当做浮云一样看待。

  徐延东不理会他,完全视他为空气,躺在哪里一动不动。

  “小子,敢不敢和我切磋切磋啊。”班长见徐延东刚才出手的速度,就知道徐延东有两下子,觉得这个新人有点意思,顿时来了兴趣。

  “不敢又怎么样,敢又怎么样?”徐延东不屑的站起身,发现虽然自己只有十六岁,可是这个班长竟然矮过自己一头。

  “不敢就代表你输了罚你给大家洗内衣,敢如果你要是赢了,就罚大家给你洗内衣,一个星期怎么样。”班长教唆徐延东为的就是要看看徐延东的实力。

  “比就比,但是我要是赢了,就让你给我洗袜子,一个星期。”徐延东见他们一个个趾高气昂的样子,心里很不爽,如果打赢了,所不定完全可以搓搓他们的锐气。

  “走,房间里地方小,咱们训练场上见。”班长说完就带着那几名士兵走出了宿舍,徐延东紧跟着也来到了训练场。

  “你要怎么打?”班长走到中间,对徐延东说。

  “随便你怎么打”徐延东心里那叫一个郁闷,还能怎么打,当然是能打则打,不能打则认输了。

  “那好,我出手了,你可要要当心了。班长示意徐延东小心。”快点的把你,怎么那么啰嗦。”徐延东心里着急了,恨不得马上就开打,因为这样他的心里也没有底。

  班长飞起一脚,徐延东就被踹到了地上,“我当是有多么的厉害呢,原来就这点本事啊。”班长见徐延东一脚就被打趴在地,心里失落,本以为他会是个厉害的角色,被想到这么不经打。

  徐延东快速的站起来,“你嚷嚷什么,我不还没认输呢吗?来再打。”徐延东挥舞着拳头就往班长的脑门砸去,班长快速的后退,用手抓住了徐延东的拳头,一个过肩摔,徐延东被重重的摔在地上了。

  “再来。”徐延东爬起来,嘴角明显有一丝血迹。

  徐延东练过跆拳道,但是年龄小,只知道贪玩,功夫也只是学了点皮毛,也就是二把刀,当然抵不过格斗搏击技术一流的班长,几个回合下来,徐延东已经是摔得遍体鳞伤,但是仍旧是快速的爬起来接着打。

  记不得徐延东到底是摔了多少回,徐延东依旧是不认输,站在一旁的其他五个人都傻了眼,徐延东的身体估计已经没有一块好地方了。天佑在一旁担忧的说:“新兵,你不是班长的对手,别打了,再打下去估计就要出人命了,班长别打了,他不行了。”

  徐延东毕竟年纪小,怎么会打得过老班长,其他士兵也看不下去了,徐延东已经被打的不成样了。

  徐延东再次被打倒,他觉得浑身酸痛,全身的肌肉一点力气都没有,趴在地上,手撑扶着慢慢的爬起来,颤颤巍巍的仿佛风一吹就要倒下一样。

  徐延东无比坚定的看着班长,心里想着一定要把他打倒,一定要把他打倒,可是感觉身体像是失去了重心,再次跌倒在地,爬不起来了。

  班长赢了,可是没有一个人能够高兴地起来,天佑和俊熙和其他三人一起把徐延东抬回宿舍,只留下班长还在那里傻站着,班长的手不住颤抖仿佛不是自己的一样。

  “太强大了,他的战斗欲望,他坚定的眼神,都太像一个人了。”班长喃喃自语,站在训练场很久。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紧急集合的哨子就吹响了,徐延东浑身酸痛,根本就不想起来,所有人都穿好衣服,带好装备,跑出宿舍,徐延东仍旧待在被窝里。

  “立正,向右看齐,全连报数,”站在列队前面,一个身材魁梧,面相清秀的士兵喊着号子。

  “报告指导员,侦查连一班集合完毕,六人实到六人。”

  “报告指导员,侦查连二班集合完毕,七人实到七人。”

  “报告指导员:侦查连三班集合完毕,六人实到六人。”

  “报告指导员:侦查连四班集合完毕,七人实到七人。”

  “报告指导员:侦查连五班集合完毕,六人实到六人。”

  “报告指导员:侦查连六班集合完毕,七人实到六人。”

  “六班班长出列。”指导员喊着标准的湖南口音。

  “到!是指导员。”六班班长快速的反应,走出列队,敬礼。

  “告诉我为什么你们班,少了一个人,咱们全连为什么就你们班少了一个人。”身材魁梧的指导员,扯着嗓子,生怕别人听不见一样。

  “报告指导员,我们班来了一个怂兵,不愿意参加训练。”六班班长也是高喊着,表情非常的严肃。

  “不愿意参加训练?你给我把他叫来,马上。”指导员顿时火了,只见过慢的兵,还没有见过不参加训练的兵。

第四章 死亡迷案(一)

侦查班六班班长,快速的跑到二楼,见徐延东依旧躺在床上,顿时,火冒三丈。

  “徐延东,你给我滚起来,我就没见过你这么菜的兵。”六班班长心里暗恼,军区首长怎么会带来这样一个兵,面子都丢光了。

  “你给我起来!。”六班班长用力把徐延东给抓起来,拉着就走到营房楼下。

  “报告指导员,侦查连六班,徐延东带到,请指示。”六班班长身材魁梧,嗓门也很高。

  “六班班长。”

  “到。入列。”六班班长回到了原来的队列。

  “你叫什么名字?”指导员见徐延东没穿训练服,清一色的短裤和背心。

  “我叫什么,用的着跟你说吗?”徐延东不想亲近任何人,他觉得这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信得过,一种是自己,另一种就是死人,只有死人,才不会背叛别人。

  “好有个性,我就喜欢你这种刺头,这个兵,马上入列。”指导员脸色铁青,估计是被徐延东气的不轻。

  “徐延东,你我站过来,不要在给我丢人现眼了。”六班班长见徐延东根本不听指导员的命令,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连忙把他拉到队伍之中。

  “全体都有,五公里负重奔袭,侦查连六班奔袭十公里,出发!”指导员脸上流露出一丝狡诈。

  六班一听奔袭十公里,顿时,傻了眼,一个接着一个的怒视着徐延东这个罪魁祸首。

  徐延东一脸的委屈,我招谁惹谁了,稀里糊涂的被带到这里来,人生地不熟的不说,还一大早被拉到训练场这不是要我的命吗?还有这些士兵,一个个剑拔弩张,眼神像是吃人。

  徐延东心里困惑,自己不去查清楚那晚冲进家里,杀死母亲的是谁,反而跑到这里当什么鸟兵,哎,既来之则安之,先忍着,然后找时间找六刘叔理论理论。

  徐延东心里想着,跟随这队伍,向前跑着,心里则揣测着刘正国这个人,他究竟是谁?刚来那会,听见一个士兵叫他首长,难道他是?

  徐延东心里想着,根本不可能,一个军区首长,怎么会跟一个地痞流氓成为朋友,徐延东想起了自己的爸爸,徐延东最恨的人就是他,如果不是他,也许妈妈就不会死。

  徐延东搞不清楚刘正国究竟和自己的爸爸是什么关系,脑子里越想越是一片雾水,看来只有找刘正国才能知道答案了,真不知道,他把我送到这里来是什么目的。

  “徐延东,你个孬兵,还不给我快点跑,就你一个人,你连累全班你,你个酱油瓶,快点跑。”六班班长见徐延东落在后面,怒吼着。

  徐延东听见班长吼叫着让他快点跑,心里也是恼火,自己身上有伤不说,还要跑那么远,不管了,跟他拼了“啊!我跟你拼了。”徐延东怒吼着,向前跑去,很快就追上了队伍。

  “行啊!小子,底子不错啊,这没参加新兵训练,竟然还能追上来,速度挺快。”六班班长狡猾的说着。

  “我勒个去,嫌我跑的慢的是你,嫌我跑的快的也是你,你有病吧你!。”徐延东心里就纳闷,这人脑子一定有病。

  “小子,别给我得意的太早,待会你就知道厉害了。”六班班长脸上露出一丝窃喜,像是捡到了什么宝贝一样。

  “厉害,来什么厉害我都不怕,我还就不信,区区十公里,还能难倒英雄汉不成。”徐延东昨天和班长切磋时虽然受了伤,但也好歹练过体育,像这种野外拉练,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哎哟喂,就你那小身板,还英雄汉,我看你是玩具熊还差不多。”旁边的俊熙一脸嘲笑的样子,徐延东看见他就恶寒,怎么这里的每一个人都非常黑不说,而且还一个比一个能得瑟。

  徐延东怒视着他,腿上开始加速,我就还不信了,十公里我来啦。

  “哎哟,这时哪里来的鸟兵啊,这才跑了多久,就这么拼命,一点都不知道,保存体力。”俊熙用粗犷的嗓音嘲笑着徐延东。

  “徐延东,你给我回来。”六班班长本想拉着徐延东,可是他早就脱离了队伍,跑出去了很远。负重奔袭虽然是计时训练,可是毕竟是新兵,不适合一上来就加速跑,因为到了后半段,力气就用了差不多了,倘若没有了体力,别说袭击敌人,就连到达终点都是困难。

  终点处,指导员拿着望远镜,看着跑在前面的徐延东,“那个兵叫什么?”

  “报告指导员,不知道。”在指导员身边拿着文件的老兵回答。

  “不知道?没有他的资料吗?”指导员疑惑的看着老兵。

  “是的,没有他的资料。”老兵把手里的资料翻弄了一变,也没有找到徐延东的资料。

  “去,把他的资料给我弄来,这小子,有点意思。”指导员一边用望远镜看着,一边说道。

  “是,指导员。”老兵说完,朝徐延东的方向看去。

  “还愣着干什么?现在就去!”指导员见老兵没有动,立马呵斥道。

  徐延东跑在最前面,已经超出队伍很远的距离,后面的队伍早已经越跑越慢,一个个气喘吁吁的。

  “俊熙,你不是说这小子,跑不了多远吗?现在看来你说的话不准啊。”六班班长笑着说。

  “班长啊,我低估了这小子的实力,谁知道这小子像是长了翅膀一样,超在咱们前面不说,也没看出体力透支啊。”俊熙一脸的郁闷,没想到徐延东能跑的这么快,而且还这么的能跑。

  此时五公里终点到了,其他班都停下来原地休息,只剩下六班七个人还在奔跑,徐延东还在狂奔着,他是拼尽了全力,卯足了劲,往死里跑,反正他也没什么后顾之忧。

  “又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旅长,这小子你是在哪里找来的。”在训练场的外围,一个蓝色的吉普车前,一个中尉军衔的人,对着旁边的人说着。

  “这孩子叫徐延东,你记住他的名字就好,不该你知道的,别问。”中尉身边的旅长说着,脸上浮现出欣慰的笑容。

  “是!旅长,不该问的不问,不过。”中尉欲言又止,话到了嘴边愣是没有说出来。

  “不过什么?有话快说。”旅长放下手里的望眼镜,转身看着中尉。

  中尉明显心虚,吞吞吐吐的说:”不过不过旅长能不能在给我们连配发新装备。”

  “不行,你一个连长,没有新装备就不能训练兵了吗?你一个连长,就训练不出出色的兵了吗?”旅长一连串的问题,问的中尉也就是连长心里发虚,没了底气。

  “看他还是第一名,你去给我把他叫过来我有话对他说。”旅长继续拿着望远镜,观察着负重奔袭的结果。

  “是旅长,我现在就去。”连长上了吉普车,开车朝着徐延东的方向开去。

  而这是奔袭训练完毕,所有新兵都到达终点列好队。

  不一会的功夫,车停在了列队的面前,车上下来一个人,“徐延东,谁是徐延东,跟我来。”连长喊着,此刻所有新兵站在一起,他还真的分不清楚,徐延东是哪一个。

  “我是!你又是谁。”徐延东站了出来,有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人,本能的想要知道他是谁。

  “你就是徐延东?有你这样跟首长说话的吗?回答问题前喊报告,听明白了没。”连长严肃的盯着徐延东。

  “报告,我就是徐延东。”徐延东声音特别的低沉。

  “大声点,我没听见。”连长仿佛故意为难徐延东一样。

  “报告,我——就是徐延东。”徐延东扯着嗓子,大声的喊。

  “好了,上车跟我走。”连长说着,上了车。

  徐延东紧跟着也上了车。

第五章 死亡迷案(二)

徐延东上了吉普车,连长紧踩油门,紧接着吉普车飞快的开了出去,离开训练场,在营区宿舍门口,吉普车停下,连长下了车,走到旅长面前。

  “旅长,人我给你带来了,你可得好好地管教管教他。”连长说完朝着吉普车挥挥手说:“小子,到地方了,赶紧给我下车,婆婆妈妈的怎么像个娘们似的。”

  徐延东见连长冲他挥手,于是下了车,等走到连长的跟前,结果发现另一个穿军装的人,竟然是刘正国,刘叔,怎么回事您?”徐延东见到刘正国本能的有种亲切感。

  “怎么,就不能是我。”刘正国脸上的表情非常的严肃。

  “报告,旅长先聊,我带兵去训练了。”连长说完,看着刘正国,等待他的批示。

  只见刘正国用手挥,一个标准的敬礼然后说:“你去吧,严格训练新兵。”

  “是!旅长,保证完成任务。连长说完就离开了。

  徐延东有些惊讶,以前他幻想过无数个可能,可能刘正国是商人,也可能是教师,但李序始终没有想到,刘正国竟然是一名军人,而且还是一个军官。

  “你是军官?”徐延东睁大眼睛,半信半疑。

  “对我就是中华人民解放军上校旅长,怎么,你不相信?”刘正国严肃的看着徐延东,因为徐延东并没有穿军装,只穿了一条短裤和蓝色背心。

  “你跟我爸什么关系?我爸去哪里了,闯入我家的那些人究竟是谁?他们在找什么?你为什么不救我的妈妈?你说啊!”徐延东脑子全是这些问题,从那晚开始,这些问题就一直困扰这他。

  刘正国脸上浮现出一丝愁绪“延东啊,不是我不想救你妈,等我赶到时,正巧发现那个人,用枪对着你们母子,可是你们母子挡住了我的视线,我一时无法开枪,可还没等我调整位置,他就已经开枪打死了你妈,如果不是你冲上去变换了位置,我也没有机会开枪打死他。

  徐延东的内心,仿佛针刺一般,眼神中充满了坚定,可是仍然感觉有些失落,毕竟刚刚家破人亡,现在孤苦五一了。

  “你告诉我,我爸呢?那些人是不是冲我爸去的,你快告诉我。”徐延东变得非常的激动,说话也紧张直哆嗦。

  “徐延东,你还小,你就安心在这里锻造,等你长大了,我就告诉你。”刘正国也想把一切告诉徐延东,可是仅凭徐延东柔弱的肩膀,他能承受的住这一切吗?

  “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就永远不穿这身军装。”徐延东的内心只想知道母亲为什么死?也只想知道他的父亲徐天龙究竟是干什么的,为什么会惹来灭门之祸。

  “我告诉你,你现在马上给我上楼,穿上你的军用迷彩服,那是我们军人的标致,你想知道的答案,是神秘的,是神圣的,如果你不穿军装,如果你不是一个好兵,你就不配知道这一切。”刘正国心里也是非常的激动,此刻他的心里总是勾起那段惨痛的记忆。

  徐延东,忽然愣住,他觉得很迷茫,他从小就很少见过自己的父亲,倒是眼前的这个旅长他倒是很熟,从小他的所有决定基本上是他的妈妈帮他出主意,可是现在,他要真正的自己拿主意。

  徐延东完全介于是否穿军装之间徘回,他不知道,他也不清楚,既然这样,倒不如就听他的一次,序延东下定决心,跑着上了二楼,快速的换上了军训迷彩服,然后下了楼。

  “报告旅长,侦查连六班徐延东,请求参加训练。”徐延东不知道此刻的决定是否正确,但是他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穿上军装,神圣的使命就此开始了。

  “好这才像一个兵,继续训练。”刘正国心里非常的开心,你见到徐延东有如此上进心,他的心里感到非常的宽慰。

  “徐延东小步跑回了训练场,他的心里仍然一片混乱,但是刘正国的那句话,一直萦绕在徐延东的脑海里,“穿上你的军用迷彩服,那是军人的标致,你想知道的答案,是神秘的,是神圣的,如果你不穿军装,如果你不是一个好兵,你就不配知道这一切。”

  这句话让徐延东心里充满了力量,几乎一个男人的一腔热血都被激发了出来,不管怎么样,他只想做好一名士兵,从而得到刘正国的认可。

  训练场上,负重奔袭完成以后,平时的训练科目还有很多,新兵们一个个都很辛苦,但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一样,嗷嗷的往前冲。

  片刻后,徐延东又回到了训练场,场地上的士兵正在进行过障碍射击,六班班长见徐延东回来,脸上又浮现出一丝喜悦,同时又为徐延东担心,不知道他能不能挨得过残酷的新兵训练。

  “报告班长,侦查连六班徐延东,请求参加训练。”徐延东敬了一个军礼,此时的他已经热血澎湃。

  “好,马上归队。”六班班长的眼里,徐延东是一个好苗子,军事素质虽然差了一点,但是身体的各项指标均合格,是一块好材料,只要加以锻造,时间已久,一定会有惊人的成绩。

  徐延东不喜欢打枪,更不喜欢打打杀杀,他曾想过将来也许是一个IT精英,也许会是一个律师,但是他始终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穿上军装,然后成为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

  第一天的军训生涯,在紧张而又刺激的训练中度过,徐延东的心里依旧热血澎湃,只要听见打枪的声音,他立马就来了精神,不知道是好是坏,反正徐延东做过的决定,就从来没有过更改。

  军训结束后,跟着六班进入食堂吃饭,徐延东的眼里,这一切都是新鲜的,这一切都像是做梦一样,仍旧感觉有些不适应,但是,凭他的性格,即使自己不适应,他也会逼着自己去适应。

  吃完饭后,徐延东回到新兵宿舍,这样的一天又苦又累,感觉自己的腿,手臂,完全不听自己的使唤,这样残酷的训练,对他老说,是非常的残酷的。

  徐延东推开宿舍门,六班的成员全部已经回来。

  “那个兵。过来准备开班会”六班班长坐在桌子的中间,另外两边也分别做着三个人。

  “徐延东你做那个位置。”班长指着俊熙旁边空着的位置示意他坐下。

  徐延东坐下,只见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有一支笔,和一个笔记本,自己的面前也有,看来是他们早就为他准备好了。

  “好既然咱们人都到齐了,那么咱们就开始班会,今天的主要内容简单的欢迎仪式,简单的做个自我介绍,首先呢班上来了新兵,咱们鼓掌表示欢迎。”班长说完,拍手带头鼓掌。

  紧跟着,班上所有的人,都鼓掌,表示欢迎徐延东。

  “好,那我们开始简单的自我介绍,从我先开始,我来给大家开个头,我呢,叫王鹏举,就是大鹏展翅高飞之意家住山东青岛,介绍完毕。”班长说完,所有人都鼓掌,徐延东也跟着鼓掌。

  “好了,介绍完我自己,就挨个开始吧。”班长说完,他旁边的人紧跟着站了起来。

  “我叫张伟,家住河南,虽然跟我的名字重名的有很多,但是不是所以张伟都长我这样,介绍完毕,谢谢大家,我介绍完毕。张伟介绍完紧跟着又站起来一个。

  “我叫王磊,估计叫我这个名字的有很多,但是,不是所有王磊都长得我这么帅,介绍完毕。”王磊说完还没坐下,紧接着引来一片唏嘘。

  这时候,紧接着天佑站了起来“我叫天佑,寓意是老天保佑,来自武汉,介绍完毕。”

  徐延东认识他,他就是昨天帮他领军用品的那个天佑,徐延东对他很有好感,但是昨天没有理会他,不知道他会不会生气。

  紧跟着,徐延东身边的人站了起来,“我叫孙颖达,来自安徽,介绍完毕。”

  孙颖达介绍完后,紧接着轮到徐延东。

  徐延东站起来,“额,你们好,我叫徐延东,介绍完毕。”徐延东紧接着坐下,他不知道要说什么,毕竟昨天的那个态度,放谁的身上都会觉得尴尬。

  但是掌声,再一次响起,他们并不吝啬掌声,毕竟徐延东今天在负重奔袭的时候,跑的那么快,估计都印到了他们的脑子里。

  掌声完毕后身材魁梧的俊熙站起来,“我叫林俊熙,家住吉林,介绍完毕。

  等所有人介绍完自己,班长宣布活动结束,随后徐延东回到了自己的床铺。

  徐延东感觉很累,虽然是训练的第一天,他还是拼命,原因是他要当个好兵,他要知道答案,他要为自己的母亲报仇,所以他只好按刘正国说的去做。

绝品雇佣兵》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绝品雇佣兵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广播精选|我在家里的地位并不比一台洗碗机高

    关注微信公众号“每日豆瓣”,回复“今晚我有空”,看看大家晚上都在看什么。广播精选|我在家里的地位并不比一台洗碗机高张老实的广播:我在家里的地位并不比一台洗碗机高,毕竟洗碗机只负责洗碗。#是什么导致了我的精神分裂?#罗大佑的广播:《唐摭言》里记载了一则关于王勃的趣闻轶事:有一次,王勃和杜少府结伴登山游玩。路上杜少府不慎掉进水塘,还扭伤了脚。他请求王勃背自己下山,不料王勃冷笑一声,拒绝了他:“关山难越,谁背湿漉之人?”竹官碧的广播:王勃丢下杜少府跑了,走着走着突然被一个陌生路人撞倒。王勃破口大骂:“

  • 永远下一个

    你知道吗?罗兰·哈斯·梅西(著名的梅西百货公司创始人)失败了7次,才让他的连锁百货公司起步,最后才获得了成功。你知道哈兰德·桑德士创办肯德基快餐店时遭遇到了多少次拒绝和失败吗?这个家伙当时都65岁了,他拿到了自己的第一笔退休金,却发现这退休金连生活费都不够。于是,他开始行动,在随后两年时间里,向快餐店老板们销售他的炸鸡配方。你知道,在这两年里,他签下了多少家快餐店吗?零家,一家都没有!要是常人,估计早就放弃了,但这位“上校”可不是常人,他是“非常人”。他继续销售,他的讲解越来越好,终于签下了一家

  • 世界哲学语录100句(句句珠玑,细细品味)

    每一句话都是一个思想,值得细细品味苏格拉底苏格拉底(公元前469—公元前399),著名的古希腊的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他和他的学生柏拉图,以及柏拉图的学生亚里士多德被并称为“古希腊三贤”,更被后人广泛认为是西方哲学的奠基者。苏格拉底被称为西方的孔子,这是因为他们都开创了一个新的时代,这个时代并不是靠军事或政治的力量所成就的,而是透过理性,对人的生命作透彻的了解,从而引导出一种新的生活态度。1.世间最珍贵的不是“得不到”和“已失去”,而是现在能把握的幸福。2.想左右天下的人,须先能左右自己。3.

  • 结婚生子?存钱买房?德国年轻女性的选择是… | Deutsche Geschichten, globale Themen

    《迎风而上》(2018)剧照©Berlinale我们什么时候真的准备好当个成年人?成年究竟代表什么?我们更喜欢在家照顾婴儿还是在酒吧玩到天亮?要环游世界还是存钱买房安定下来?在今年的德国电影视角单元中,《迎风而上》和《故障猫》两部电影都探讨居住在德国的年轻女性所面临的人生抉择,我相信她们的诘问和踟蹰也会引起中国年轻女性的共鸣。《迎风而上》(暂译,RückenwindvonVorn)的导演PhilippEichholtz自他前两部长篇剧情片《来爱我》(LiebeMich!,2014)和《卢卡轻舞》

  • 正月初九:上九办事事半功倍

    天日即正月初九,汉族民间传说中玉皇大帝的生日。农历正月第九天,一般都是在立春的节气刚过,恰是“一阳初始”是大自然开始“万象回春”的时刻玉帝源于上古的天帝崇拜。因为玉皇大帝是由人们所想像而来的神,视其为自然祖先,封其玉皇。因帝玉皇大帝是如此的崇高伟大,所以中国民间无法为他塑造神像,而以“天公炉”象征。如果信徒要祭拜玉皇大帝,就每天对“天公炉”焚香膜拜这一天的传统民俗,妇女多备清香花烛、斋碗,摆在天井巷口露天地方膜拜苍天,求天公赐福,寄托了中国劳动人民一种祛邪、避灾、祈福的美好愿望。“七不出,八不归

  • 迎新春国画作品展

    金鸡献瑞钦郅治,玉犬呈祥展宏猷秦皇岛市2018迎新春国画作品展2018年3月5日~11日(正月18日~24日)主办:中共秦皇岛市委宣传部秦皇岛市文联秦皇岛市文广新局承办:秦皇岛市书画院秦皇岛市美术家协会协办:秦皇岛市龙腾书画院地址:文化广场巴根汝书法艺术馆前言金鸡献瑞钦郅治,玉犬呈祥展宏猷。由中共秦皇岛市委宣传部、秦皇岛市文联、秦皇岛市文广新局主办的《迎新春国画作品展》将于3月5日~11日在文化广场展厅举行。今年的春节,是19大召开后的第一个春节,我市广大国画作者认真贯彻落实19大精神,本着文化

  • 有奖征文活动通知

    秦皇岛市环境保护局抚宁区分局、秦皇岛市抚宁区教育局、秦皇岛市抚宁区文联面向全社会(不限秦皇岛市抚宁区)有奖征文,欢迎社会各界广大文学爱好者积极参与。关于举办“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环境保护”有奖征文活动的通知各乡镇、管理区、骊城街道、区直各单位,各中小学校,作家协会会员、广大文学爱好者:2018年6月5日,是我国环境保护日。为全面投身“抚宁二次创业新征程”,大力宣传抚宁环境保护工作业绩,展示抚宁环境保护工作者风采,促进全民环境保护意识的增强,推动我区“二次创业”和环境保护工作,经研究,秦皇岛市

  • 【众和分享】很多烦恼,其实都是自寻烦恼

    对于幸福,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答案很多人或许终其一生也不得而知为什么我们一直仰望着别人的幸福总感觉自己的不幸?丘吉尔说,当我回顾所有的烦恼时,想起一位老人的故事,他临终前说:“一生中烦恼太多,但大部分担忧的事情却从来没有发生过。”很多烦恼,其实都是自寻烦恼你有你的苦,他有他的烦,我有我的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不管是笔直的坦途,还是曲折的小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要做,不论是悦心的好事,还是无奈的烦琐;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难题,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心情纠结,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人生答案。没有谁的生活里

  • 高人指路(句句经典)

    能干事不是本事,不出事不是本事,能干事、干成事、不出事才是本事。上等人不动声色干成事,中等人忙忙碌碌不成事,下等人大轰大嗡干出事。一等人在位就明白,二等人退下才明白,三等人到死不明白。一等人有本事没脾气,二等人有本事有脾气,三等人有脾气没本事。小胜靠力,中胜靠智,大胜靠德,全胜靠道,道乃德、智、力之和。能战胜敌人的是英雄,能战胜自己的是圣人;英雄战胜敌人,圣人没有敌人。让人心服口服,上也;心服口不服,次也;心不服口服,更次也;心不服口也不服,最次也。在这个世界上,人与人之间无非就是一份缘,一份情

  • 最好的教养,是懂得分寸与克制

    有教养的人,仿佛春雨,在每一个角落温暖世人,总在不经意间让你舒畅无比。例如下雨天,你在路上走着,一位司机开车从你身旁经过,踩刹车减速,没有溅起一滴脏水。你会不会心里一暖,对这个司机好感倍增呢?其实,教养的本质,可以从两方面来说,一是分寸,二是克制。很多人办事往往不懂得分寸,怀着一颗善良的心,却好心办坏事。邻居夫妻吵架,你本想去劝一下,让两个人都消消气,和好如初。结果你掌握不好分寸,过多参与到人家家务事中,被人家反过来责怪你。所以,懂得分寸很重要,什么时候出手,以什么方式出手,都会让人有不同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