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强娶厚爱,总裁独宠小娇妻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3 17:57:3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强娶厚爱,总裁独宠小娇妻

第三章:太长了

叶川瑾坐在吧台上,她身侧的服务生喋喋不休。强娶厚爱,总裁独宠小娇妻小说txt全文阅读她本来是图个热闹来沙苑的酒吧里当个小服务生。

  可她戴个狐狸面具根本没法在酒吧这种光线昏暗的地方看清东西,于是就只能干着给别人提供冰水的活计。

  沙苑让两个服务生陪在叶川瑾身旁,一来是为了陪叶川瑾聊天,二来是怕叶川瑾被一些不怀好意的人欺负。

  叶川瑾虽然戴着面具,可面具遮不住叶川瑾曼妙的身材,不时就有美男帅哥找叶川瑾搭讪,但都被那两个服务生挡回去了。

  这晚,叶川瑾一手支着头,一手拨弄着冰块在吧台上打滑,看到眼前蓦地多了一杯五颜六色的鸡尾酒,叶川瑾连眼皮都懒得抬起来,静等这人被赶走。

  “喝杯鸡尾酒吧。”语气相当理所当然。原文163woman.com

  叶川瑾这才发现,那两个服务生早已不知道跑哪去了。

  她抬起玩冰块的那只手,下意识地想捏眉心,冰凉的手指碰上冰凉的面具。

  哦,我这张不堪的脸戴着面具呢。叶川瑾忍不住嘲笑自己。

  她抬起眼皮,愣了一下,迎面是一张俊俏的脸,整张脸就像精工切削出来的璞玉一样,精致完美。

  “哦?Beat酒吧的面具美人竟然欣赏我这张脸?”

  叶川瑾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长得好看我承认,可“面具美人”是个什么鬼?在嘲笑我是“背影女神”吗?

  “嗯,挺好的,”叶川瑾顿了一下,那男人嘴角开始上扬,得意地抿了一口鸡尾酒。

  叶川瑾瞥到他微小的表情,食指和中指夹起吧台上的冰块,随手一抛,冰块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反射着酒吧里缤纷的光,光彩熠熠,随即不偏不倚掉进叶川瑾面前的酒杯里。强娶厚爱,总裁独宠小娇妻小说txt全文阅读

  与此同时,落定的是叶川瑾的话音:“跟马有的一拼。”

  叶川瑾看见那个男人的肩膀明显抖了一下,心里嗤笑他的失态。

  陆玄明险些被酒呛到,他这张脸,不知多少次出现在京城少女的闺梦中,今天却被人吐槽太长了?

  陆玄明又喝了一口酒,轻咳一声,强压心头的怒火:“既然美女审美标准这么高,就让我看看美女的花容月貌吧。”

  又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叶川瑾最恶心的就是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人,忍不住回呛他:“我哪儿能跟你比呀,你美的倾国倾城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要是有青楼,那青楼花魁估计也自愧不如。”

  陆玄明感觉叶川瑾是在夸他,可这话听着怎么就让人心里很不是滋味儿呢?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陆玄明当然听不出来叶川瑾是在骂他,索性就强行换了个话题。

  “前几天我路过这个地方,救了一个女孩儿,但我找不到她。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叶川瑾的白眼都快翻到月球了,这搭讪敢不敢再老套点?接下来是不是要说我长得很像哪个女孩,对我一见倾心,决心对我以身相许?

  “你的身形很像她。”陆玄明平静地吐出这句话。

  额,我说大哥您双商低就不要出来泡妹子好不?你要是碰见外地妹子绝壁把咱们京城的脸都丢尽了,赶紧回家读读三字经千字文起码把智商提升一下吧!

  叶川瑾内心对这个人的吐槽已经波涛汹涌,可脸面上还是一副平平静静的模样,礼貌性的“嗯”了一声,转身就要走。

  陆玄明脸上的笑意瞬间全都消失不见,整张脸冷得跟叶川瑾手里的冰块没什么分别。

  一直恭候在旁边的小张吓得吞了口唾沫。

  他很惊讶跟大佬们谈判时那个舌灿莲花英姿飒爽的陆总,竟然也会有说不出一句好听圆满的话的时候。

  小张正出神,突然感到周身一凉,抬头一看,正接住老大两把凌厉冰冷的眼刀。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小张赶紧去救场:“那什么,美女等一下啊!”

  叶川瑾正捞冰块玩,听见有人叫,就极其不耐烦地扭头:“啊?”

  小张虽然看不见叶川瑾的脸,可叶川瑾极大的眼睛流露出的冰冷还是吓到了他,跟自家老大真真特么像。

  他赶紧摸出一张名片颤颤巍巍地递给叶川瑾。

  叶川瑾应了声“哦”。然后甩了甩头发,一手拿几个冰块,走到小张面前,歪着头说:“小帅哥,你看,我拿不下了。”

  陆玄明头上的青筋跳了两跳。

  自己今天出门甚至修了眉,她都不曾夸过自己,如今竟然称呼一个司机“小帅哥”?

  陆玄明咬牙切齿,站起身,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走!”

  小张懵了,刚才还示意我救场,现在就要走了?!

  “那啥,额,陆总,名片?”小张支支吾吾地问道。

  “扔了!”

  小张正错愕,一眨眼,陆玄明就已经大步走出酒吧了。强娶厚爱,总裁独宠小娇妻小说txt全文阅读他随手将名片扔到吧台上,就跟头流水地追陆玄明去了。

  叶川瑾的眼神终于暗淡下来,演戏真的好累。

  她手一松,掉了一地冰块,她擦了擦手,拿出手机拨通程芮怡的电话。

  “芮芮,你明天把我住院所有的诊断报告都带来吧,我决定了。”

  手机那头的程芮怡欣喜若狂:“你找到你心心念的人了?”

  叶川瑾又捏起一个冰块,一用力,指甲嵌了进去,继而淡淡地说:“算是吧。”

第四章:犯相思

多年来,叶川瑾无意中养成一个习惯:凡是长得白白净净的男子,叶川瑾都要往他额头左侧扫视一眼。

  在她看见陆玄明的第一眼,就看见陆玄明额头左侧不和谐的伤疤。

  那一刻,她全身的血液都仿佛凝固了,十二年的挂念,十二年的苦苦找寻终于有了结果。

  可她惧怕自己此时的容颜会吓到陆玄明。

  在毁容之后,她一度放弃自己。

  见到陆玄明的那一刻,整容的那个念头突然间变得无比强烈。

  即使她不确定他是否就是自己心心念的那个人

  叶川瑾厚着脸皮回到半年前自己单方面强行解约的医院,找到已经当上档案室主任的萱萱。

  两人聊了很久,两人面前的茶杯里茶叶浮浮沉沉,慢慢由蜷缩变得舒展,杯里的水添了一次又一次,茶水也从浓绿逐渐变得澄黄透明。

  顺其自然地,叶川瑾拿到医院里曾经被化学药品毁容的病人的治疗档案。

  离开医院的时候,萱萱笑眼盈盈地递给叶川瑾一个冰块儿,叶川瑾一个没忍住,泪水夺眶而出。

  曾经有三个人,像萱萱一样,记得她的小癖好,可惜,其中一个,早就背叛了她。

  出了医院,叶川瑾捏着冰块对准太阳,透过冰块看天空变得歪歪扭扭。

  直到冰块开始溶化,冰水顺着她白皙的手指流淌,叶川瑾才回了神,摩挲着小冰块,大步走向酒吧。

  酒吧里,程芮怡捧着杯果汁,一边喝一边滔滔不绝地讲话。

  叶川瑾“啪”地将手里的档案扔在程芮怡身边,程芮怡差点没呛着自己。

  “妹子,要矜持,矜持懂吗?和淑女差不多意思!”程芮怡一本正经地规劝叶川瑾。

  叶川瑾拿过程芮怡的果汁,咕噜咕噜喝了一阵,全程无视程芮怡的嘶吼。

  好一会儿,程芮怡的果汁快被叶川瑾喝的见底了,叶川瑾才满意地咂咂嘴,拨弄着手边的小冰块打转。

  程芮怡开始了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算了,川瑾,我就实话告诉你吧,我的唾液里有SARS、AIDS、H7N9以及各种人感染上就活不了的病毒,哦哦哦,我好心痛,把你也拉下水了!”

  叶川瑾闻言眉头一皱,旋即捂着心口做出十分痛苦的表情:“完了完了,我刚中了一个亿的彩票也没机会挥霍了!”

  程芮怡也不堪示弱:“你那一个亿算什么!我中了两个亿呢,外加一栋豪宅,一票帅哥!”

  沙苑在旁边笑得前仰后合:“算了算了,你们既然无福消受了,就都给我吧,现在咱们还是商量正事吧!”

  “死丫头都怪你,让我差点忘了正经事!”叶川瑾一巴掌拍在程芮怡的脑门上。

  程芮怡撇了撇嘴,不情愿地从包里拿出检查报告,嘟哝着:“这报告可难拿了,我这还赔了果汁又挨打,唉~日子”

  不等程芮怡话还没说完,一个滚圆的冰球就准确地砸在了她的额头正中央。

  随程芮怡的闷哼声一起出来的是沙苑的话音:“嚯,川瑾最近是越发厉害呀,冰块都能被你变冰球,不抬头都能砸准,哎哎哎,芮芮你别拿冰块砸我呀!”

  “哼,知道冰块砸着疼不说风凉话了吧!”

  程芮怡一脸傲娇的小表情。

  “额,那啥,不是,你砸的不准,浪费我冰块儿,冰块也是要钱的”

  程芮怡的小嘴撅的简直可以挂油壶了,她抄起叶川瑾旁边的冰桶,拿着冰块狠劲砸着沙苑。

  “我叫你说我!”一个冰块砸到地上。

  “我叫你嘲笑我!”又一个冰块砸到地上。

  “我叫你为老不尊!”程芮怡这下是牟足了劲,终于,砸在了沙苑的脚背上。

  观战许久的叶川瑾无奈地扶了扶额头,用食指和中指夹起一个冰块,瞄了一眼沙苑的方位,随手一丢,冰块在空中划了一道优美的抛物线,然后,正中沙苑鼻尖。

  趁那两个人惊得目瞪口呆,叶川瑾插空说:“我看了,我应该还可以整容整回去,只是难度比较高,我需要去找我的导师。”

  沙苑摸了摸鼻尖,拿一个冰块,走近叶川瑾,轻轻砸在叶川瑾高挺的鼻梁上:“那就去,我在呢!”

  与此同时,陆氏集团的总裁办公室内。

  陆玄明已经坐了快三个小时了,期间,一直保持着看资料的动作,一动都不动。

  小张踮着脚尖给办公室的几盆绿萝一一浇了水,眼却一直在瞟着陆玄明。

  他发现陆玄明面前竟然不是资料,而是一张白纸!

  陆玄明一直是出了名的工作狂,他好像恨不得把心都掏出来放公司里边。

  可现在,陆玄明竟然对着一张白纸看了三个小时!对!一张普普通通的白纸!

  小张越想越奇怪,就探着头又看了一眼,发现纸上竟然有一串字母和数字。

  好像是那天巷子口疾驰的那辆车的车牌号。

  小张不由得在心里唏嘘一阵,想不到自家老大平时一副无欲无求的模样,原来心里居然这么喜欢那辆宾利。

  “陆总,那辆车已经返厂重修了,就算了吧。”

  陆玄明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他乐意的话换一辆都不是问题。

  欸?小张开始疑惑了。

  突然小张脑中灵光一现,“哦,陆总,您是心疼那套高定的服装吧,您别担心了,我一会打电话给意大利那个设计师让他再做一套更好的吧!”

  陆玄明还是没一点反应。

  “那您总不可能是看上他了吧?”小张脱口而出。

  陆玄明正好抬头对上小张的目光,一副“你真聪明你说对了”的表情。

  小张满脸的不可置信,他捂着额头,使劲摇头:“啊啊啊,我发烧了,看来脑子已经坏掉了!”

  “我总觉得的我见过她。”陆玄明的表情很严肃。

  “啊?陆总,陆家三代单传,陆老爷子还指望你赶紧开枝散叶呢,你这个样子对得起他吗?喜欢上男的也就算了,就那一面之缘,你这就犯起相思了?陆总,你是不是太草率了!”小张像教诲失足少年一样苦口婆心地劝。

  小张正为自己深明大义的一番话感到自豪,猝然感到一股冷冰冰的杀气,杀气来源正是自家老大。

  “您也不想想萧小姐对您多痴情!”小张怯懦道。

  陆玄明胸腔中的怒火陡然消失,怪不得,怪不得觉得见过这辆车!

第五章:复杂的三角

陆玄明扶了扶额头,果然,最容易被忽视的就是自己身边的人。

  那辆车,他分明就在萧半夏的别墅里见过。

  陆玄明站起身,拿起衣架上的黑色大衣,径直朝门外走去,经过小张的时候,小张明显地往后退了一步。

  陆玄明穿大衣的动作蓦地停了下来,只穿了半只袖子的他看了看小张,欲言又止。

  小张心中大呼不妙,要是老大喜欢男的,那他岂不是很危险?

  陆玄明叹着气摇了摇头,轻描淡写地说:“我喜欢女的。”

  掩饰!一定是掩饰!萧小姐那么漂亮,就没见过你多在乎她!竟然是因为这样!

  小张满脸的不可置信。

  表面上,陆玄明还是面无表情冷漠的冰山样,心里,陆玄明已经问候了小张的父母,你们的基因太强大了,这孩子即使在我们陆家长大,双商还是这么低。

  “咱们去哪?”小张一脸懵样。

  “半夏的别墅。”陆玄明头也不回。

  奈何陆玄明的大长腿迈步子频率太快,小张拖着自己的小短腿一路小跑才跟上陆玄明

  萧半夏今天没通告,正在后花园里与助理岑冬凌打羽毛球。

  来来往往的仆人们都不时地瞟几眼她们。

  论技巧,萧半夏更胜一筹,可论力道,岑冬凌完全压制住了萧半夏。

  纵然萧半夏的技巧出众,还是被岑冬凌以力量优势完虐。

  不一会儿,萧半夏就气鼓鼓地不玩了。

  这时,一阵熟悉的引擎声飘入萧半夏的耳中。

  萧半夏的耳朵出奇的好,自小就能辨别出不同车的引擎声。

  很久以前的那个夏天,陆玄明就是因为这个注意到了萧半夏。

  见萧半夏欢欣鼓舞的模样,岑冬凌的眼神里滑过一抹不易察觉的黯淡,但嘴角还是保持着甜美可人的微笑。

  萧半夏一口一个“玄明哥哥”,欢快地奔向客厅。

  陆玄明面前已经有了一杯红茶,听到萧半夏“咯咯”的笑声,下意识地抬头看去。

  这一抬头,整张脸就完全浸没在温暖的阳光里,纤细的脖颈处是一片阴影,光影交合,十分撩人,更要命的是,那身经典款式的西装穿在他身上好像也多了几分慵懒优雅的意味。

  萧半夏刚运动完红彤彤的脸蛋变得火辣辣起来。

  “半夏姐,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小张一边偷笑一边贱贱的问。

  “啊,这个,嗯,额,啊呀”萧半夏眼神躲闪,好一会儿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半夏刚才是运动了吗?”陆玄明浅浅一笑,给萧半夏找了个台阶下。

  由于天性冷淡,陆玄明除了和自己一起长大的苏空青,唯一的好友就是与陆家世交的萧家孙女萧半夏。

  萧半夏讪讪地笑了一下,坐下拿起一杯红茶轻抿一口,温婉得体。

  “半夏,你的车有没有外借过呢?”

  陆玄明缓慢地抬眼看向萧半夏,冰冷没有任何温度的眼神吓得萧半夏心脏差点漏跳一拍。

  “没没没有啊。”萧半夏有些木然。

  良久,陆玄明才从喉咙里轻轻“嗯”了一声。

  听得出来,那声“嗯”里边极力压制着一股愤怒。

  眼看着又冷场了,小张牌调解器又出来打圆场了。

  “半夏姐,你最近又漂亮了呀,渍渍渍,这五官多精致呀!”

  要在往常,听见别人这么夸自己萧半夏都是笑逐颜开的,可如今,这五官皆是叶川瑾的模样,被人夸奖,萧半夏心里自然是不舒坦的。

  陆玄明依旧面无表情。

  小张也忒不会说话了。

  “走吧。”陆玄明眼神淡漠如灰。

  萧半夏的眉头瞬间缩成了一团,撅起嘴巴准备撒娇,陆玄明陡然开口:

  “不明不白的人,还是不要往家里带了。”

  岑冬凌的眼蓦地睁得溜圆,却躲闪着不敢接陆玄明的眼神。

  这岑冬凌的来历,对于除萧半夏之外的人,倒真的是不明不白。

  萧半夏自然知道陆玄明的意思,却又不知如何辩解,更不敢辩解,只是不情愿地看着陆玄明的背影慢慢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内。

  离开萧半夏别墅的时候,小张看了一眼后视镜。

  陆玄明神使鬼差似的开口道:“去酒吧。”

  话音落定,惊讶的不只是小张,连陆玄明自己都惊讶了。

  他竟然会想去酒吧?

  之前,他的确挺好奇那个被泼硫酸的女孩。

  那天陆玄明就像受到了什么召唤似的,莫名其妙地去了Beat酒吧,莫名其妙地想跟那个戴面具的女孩搭讪。

  一路上,陆玄明一直侧头看着不断后退的高楼大厦。

  光影交替照进车窗,仿佛带陆玄明回到了当年那个山清水秀的地方。

  大片的树荫下,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投射在地上星点的光芒,大树后胆怯却又好奇的麻花辫女孩。

  他郑重地承诺她,他也喜欢她。

  曾经一切的一切像劣质碟片一样,断断续续地在陆玄明的脑海里汇聚,成型。

  暮色悄然笼罩这个城市,市民们精彩纷呈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酒吧门口吵吵嚷嚷的青年硬生生掐断了陆玄明的回忆。

  陆玄明理理袖子,推开车门,阔步走进酒吧,全程无视小青年很大声的窃窃私语。

  “哇塞,这辆车好炫!要是能让我 坐一下,唔,死而无憾了~”

  “我搜了一下,这辆车是玛莎拉蒂全球限量款,目前国内只有三辆!”

  “这么有身份的人回来酒吧这种地方?”

  “说不定是个败家子儿呢!”

  几个人相顾一笑,像是猜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一样

  陆玄明进酒吧的时候,不出所料,叶川瑾正拨弄冰块。

  不过这次不是单纯地打滑,而是用冰块垒了一个竖着的大三角。

  此时,叶川瑾正全神贯注地准备放最后一块冰块。

  叶川瑾深呼吸了好几次,还是没敢将手里的冰块放上去,生怕一放上去,整个大三角就塌架了。

  陆玄明的心头莫名升起一簇火焰,火焰越来越大,大有占据他内心的趋势。

  那感觉,就像想去碰个瓷。

  非碰不可。

强娶厚爱,总裁独宠小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强娶厚爱 或 总裁独宠小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热门随机

  • 许你繁花似锦14章

    原标题:许你繁花似锦14章小说名称:许你繁花似锦第14章他们可是很难缠的曲夫人冷笑一声,“知道了又如何,只要老东西不醒,公司在你我的手里,她能有什么办法。”“妈咪,说的是。但我们还是尽快把公司的财产转移出去的好。”晴雪建议。曲夫人伸手揉揉额角,头疼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可是公司里面有很多曲家的元老,他们可是很难缠的。”“那就让他们滚。”晴雪唇角泛起了冷意。曲夫人和她相视一笑,道:“不能让那个老东西醒过来。她以为换了医院,咱们就查不到了,真是痴心妄想。”晚间的时候,晴雪正和林凌浩在房间里说话,佣人

  • 一世宠,此恨绵绵无期限14章

    原标题:一世宠,此恨绵绵无期限14章小说名:一世宠,此恨绵绵无期限第十五章太平间/震宇,你终于回来了!/梁茵茵今日穿了件大红色的衣服,精致的妆容与他陆震宇出门之前的虚弱模样简直判若两人。这幅模样的梁茵茵,本应该是陆震宇最乐于看到的,可现在他盯着这一身大红色,却只觉得无比刺眼。/震宇……/梁茵茵还未察觉到不对劲,伸出手想要挽住陆震宇的胳膊撒娇,却不料被陆震宇直接推开。陆震宇从未这么狼狈过,他在机场飞奔着,助理跟在后面都跑不上,眼睁睁看着陆震宇直接坐上来接他的车,车子迅速急促离去。留下面面相觑的助理

  • 爱恨入骨:男神轻点爱14章

    原标题:爱恨入骨:男神轻点爱14章小说名字:爱恨入骨:男神轻点爱第十四章:谭小姐,过去吧不管顾秉谦心里对谭舒雅怀着怎样的想法,有一点顾秉谦无法否认,谭舒雅是真的美。美到哪怕她穿着一身旧衣裳,你仍旧能够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她。“顾总,没想到你手底下还有这么漂亮的美人啊!”众人开始就谭舒雅的眉毛调笑起来。谭舒雅皱眉,她紧握了一下手指,想要走到顾秉谦身边跟他说几句,然后就离开。就算她是顾氏集团的员工,她也不会人有顾秉谦欺负,成为可以随意供人取笑的女人。谭舒雅刚走出一步,赵寅握住她的胳膊,低声道:“谭小姐

  • 太古圣王14章

    原标题:太古圣王14章小说名字:太古圣王第14章千月湖每一丝水流的变化都仿佛掌控在苏月笙的手中,每一个水滴的变化也是尽入眼底,苏月笙这一刻完全融入自己的世界中,好久好像是在殷风水泽中一样,只是不同的是,这一次苏月笙是安全的,心中没有担心和负担,那种领域的力量在慢慢的增强,苏月笙之前原本也是能进入更深层次的领域的,奈何在殷风水泽中被金蝶衣捣乱,导致众多阴灵来袭,所以才被迫中止!而这一次,苏月笙算是弥补上了之前的损失。水之领域。能领悟出领域的武者都是万中无一的天才,领域共分九重,传闻领域领悟到极致,

  • 逆武战帝14章

    原标题:逆武战帝14章小说书名:逆武战帝第14章超强的力量刚才一战,杨立虽然借助阵法之力败了陆寻。但是,他的修为还是太弱,身体也是羸弱不堪,根本无法承受如此强悍的阵法之力。所以,在败了陆寻之后,杨立也是倒下了。“杨立!”杨雄一下子到了杨立身边,将杨立扶起来,着急的问道:“你怎么了?”杨立摇头,虚弱的说道:“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我……”话没有说完,杨立彻底的晕了过去。……深夜!杨家的一个偏院之中,杨家的大长老还有他的孙子杨逍在这里。自从他们祖孙俩在争夺家主失败之后,就只能搬来这里。这也是因为杨逍

  • 女总裁的贴身保镖14章

    原标题:女总裁的贴身保镖14章小说名字:女总裁的贴身保镖第14章真不是故意的啊“贺枫,今晚咱们都喝了酒,那车子怎么办啊?”刚走出隐龙商场,宁采竹就有些郁闷的说道。刚刚为了喝酒,她甚至都忘了自己饭后还要开车回去。“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先停在这里,咱们打车回去,等明天你再打车过来将它开走呗。”贺枫想也不想道。“好吧,只能这样了!”宁采竹也无奈,只得拿出手机叫了个滴滴,然后两个人一起返回了公寓。下车的时候,宁采竹脸蛋已经越发红润了,就像是一个熟透的水蜜桃。显然,红酒的后劲开始发作了。“小竹竹,看来你的酒

  • 重生之情深似海14章

    原标题:重生之情深似海14章小说:重生之情深似海第14章父女亲情和傅明时告别以后,沈南絮回到了宿舍。谢春愠和邱宝儿不在,姜杉在收拾东西。“今天什么日子,你怎么开始收拾东西了?”姜杉听了她的话觉得有些好笑:“我看你是学习都学傻了,明天就是周末,我好久没有回家了,这次正好赶上学校没什么事,我回家看看。”听到姜杉的话,沈南絮才恍然大悟,懊恼的拍了拍额头:“我还真是学傻了,都忘了今夕何夕了。”“那你这次回家吗?”姜杉边收拾东西边问道。沈南絮上次回家就没有见到父亲,这段时间的事情又特别的多,以至于都忘了要

  • 偷吃上瘾:总裁的猎食计划14章

    原标题:偷吃上瘾:总裁的猎食计划14章小说:偷吃上瘾:总裁的猎食计划第十四章:你别难过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尹家包括尹音夏在内,都很吃惊。她正当班,被舅舅的一通紧急电话,给召回家。踏进门的那一刻,她是惊喜的。因为赫然哥说,要提前举行婚礼,那也就意味着,她能成为他名副其实的妻子。透过余光,她瞟了眼在座的所有人,除了尹依宁把一张小嘴撅得老高,双眼恶狠狠地瞪着自己,其他人,倒也还算正常。尹音夏偷偷瞄了眼祁赫然,见他正望着自己,赶紧把眼撇开。陶丽华瞧见她半天不吭声,催促道:“你这丫头,到底怎么个意思?这赫然

  • 阴婚缠身14章

    原标题:阴婚缠身14章小说名称:阴婚缠身第014章被咬“什么态度啊!”我愤愤的鼓起脸走到一边。夜修折身,茂才和道士已经扑到他近前了,他不慌不忙的把土撒到茂才和道士身上。反应最剧烈的是道士,惨叫着倒在地上,在地上打滚,接上去的头颅又从脖子上掉了下来,滚到夜修脚下,夜修抬脚一脚就把道士的头踩碎了,脑浆溅了一地,头骨碎成了碎片。这也太恐怖了吧!人的头骨是非常坚硬的,他就仅仅这种一脚就踩碎了?!我咽了口唾沫,默默的往墙边靠了靠,与夜修拉开了些距离。茂才看到道士的惨状后表情变得害怕起来,不断退后着,道士还

  • 纯禽老公:请节制!14章

    原标题:纯禽老公:请节制!14章小说名:纯禽老公:请节制!第14章都有嫌疑“什么?他们竟然敢推你下楼?”邰凡脸带惊恐与愤怒,若此刻安聪在她面前,恐怕……邰凡会直接动手。“我并不知道是谁,但……他们两人都有嫌疑。”“都要结婚了,肯定是一条船上的,管他是谁,就算是助纣为虐也要遭到报应,我一定要他们好看。”“淡定,事情已经出了,只要他们还活着,这仇是一定要报的。”邰凡眼眸中带着亮光,“你想到办法了?”“恩,而且我已经开始行动了……”“等等,你不要告诉我这件事情和卓玉宸有什么关系?”诗桔那天可是火急火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