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意行天下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3 17:57:23 来源:网络 []

小说:意行天下

第一章 第一大派

旭日初升,紫气东来,万丈霞光,洒下凡间这片浩渺大地。意行天下小说txt全文阅读一座座山峰,连绵起伏,高入云霄,连连绵绵数百里。整片山脉的上空,萦绕着丝丝雾气,山脉间也是青松绿柏,郁郁葱葱。山脚下,青青绿草,随风而动,晶莹露珠,褶褶闪光。偶尔也会有几只松鼠,嘴里衔着松籽,转一转俏皮的小脑袋,发现四下无人,便匆匆跑过。还有那阵阵的清脆鸟鸣之声,给这寂静的森林,更添几分生机盎然之意。

  高入云霄的几座山峰间,偶尔会有色彩斑斓光芒飞出,或冲云霄,或入大地,幸好此处并无世俗百姓经过,不然定要顶礼膜拜一番。

  朝阳高升,雾气消散,一缕缕炊烟,从那几座高峰处,缓缓飘出。意行天下小说txt全文阅读偶尔还可以看见稀散的人影,或是三五成群,或是二人结伴,又或是一人独行,偶尔也传出阵阵的嬉笑之音……此处便是天下正道第一大派——逍遥居!

  “二师兄,起床了!”一个十三、四岁的身影,一个小男孩,站在一竹床前,轻轻摇晃床榻之人露在被子外面的手臂。然而床榻之人,不仅毫无醒来之迹,反而鼾声依旧,甚至嘴角处还有一丝晶莹的液体,就要经过两腮,到达耳后了。

  摇晃了一会过后,小男孩无奈的叹口气,不知如何才好,干脆坐在了床边,两个乌黑灵动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熟睡之人。

  半晌过后,一个女子声音传了过来,“玉师弟!小师弟!”声音清脆动听。

  听到声音后,小男孩从竹床上一跃而下,娇俏稚嫩的声音,从嘴里发出,“四师姐,我在这!”声音中充满了欢喜之意。随即就听到了一阵促急脚步声,不大一会儿,一道倩影,走进屋内,绿色长裙,清新淡雅,配上那副姣好容颜,就像出水芙蓉一般,一副落落大方的自然之美,自然流露。

  看见屋内竹床边得娇小身影,美丽女子,莞尔一笑,道:“小师弟,你怎么还在这?不是让你叫二师兄吃饭吗?”女子伸手轻轻的,掐了掐小孩儿稚嫩中却暗含一种刚毅、不屈的脸蛋。说明163woman.com

  小男孩皮肤不是很白,健康的颜色透露一股男子的刚强,浓黑的头发随意的披在脑后,身体看上去很结实,但欠缺一些灵动,显得有些笨拙之感。小男孩听到女子的问话,撅着小嘴,转头指了指,床榻上酣睡之人。女子目光,顺男孩手指望去,瞬时双目怒挣,三步并两步,来到竹床边,向酣睡之人胸前,用力一巴掌拍下,伴随清脆的声音,响起,:“陆乘风!太阳都要落山了!”在女子“怒吼”和玉掌的作用下,男子“嗷!”的一声,发出杀猪般的痛苦惨叫。

  男子一跃而起,一脸慌乱之色,目光在屋内迅速扫视一圈后,就平静了下来,因为映入眼帘的,只是一道倩影和一个‘小不点’。之后,男子将目光定在女子身上,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蝶语,大姑娘家要矜持,不要大呼小叫的,毫无礼数可言!”男子慢手慢脚的穿起衣衫,继续道:“还有,不要随意闯入别人房间,尤其还是男人的!幸好我睡觉还穿有衣服。”男子一副‘长者’风范。男子走向门口,耀眼的阳光刺得他用手挡在额头,喃喃道:“这么大的太阳,离落山还早着呢!”那语气大有他起的有些太早之意。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女子对男子所说的礼数却毫不在意,轻哼了一声,道:“还好意思说呢?小师弟叫你起床,好久你都不醒。我看下回干脆让师傅来算了。”当女子提到“师傅”二字之时,男子眉宇间,闪过一丝不可察觉的敬畏。这时,男子已穿好衣衫,走到两人面前,用手捏了捏小男孩的脸蛋,宠爱的道;“是不是不忍心叫师兄啊?还是玉儿最乖了!”

  男子慢悠悠的向脸盆处走去,准备洗漱。这个男子也就是陆乘风的无所谓的态度,蝶语为之气结,刚欲开口争论一番,随即灵动双眸一转,嘴角微微一笑,拉着小男孩手,笑眯眯,道:“玉儿,我们去吃饭,不然师傅该等急了,吃完饭师姐带你到主峰,拜祭祖师!”说完,蝶语拉着小孩的手,向屋外走去。

  正在洗脸的陆乘风,听见蝶语话后,惊呆在原地,蝶语都快走出门外,他才清醒过来。一脸慌乱焦急之色,道;“什么?师傅在等我们吃早饭?今天要去拜祭祖师?莫非今天是……”男子没有继续说下去。原文http://www.163woman.com/蝶语回眸一笑,对乘风眨了眨眼睛,道:“二师兄,天还早,您还是再睡会儿吧!”语气充满了关心之意。

  小男孩在一旁,捂着小嘴,偷偷直笑,突然,只觉身边一阵风刮过,只见一个人影向饭厅,踏空而去,背后传来了蝶语和小男孩,两人“咯咯”的笑声……

  蝶语带着小男孩玉儿来到饭厅,乘风正在饭桌旁,低头束手站着,桌上围坐四人,一长相犹如中年男子,方正脸庞,不苟言笑,一脸严肃之意。旁边坐着一中年妇人,面带微笑,面貌甚是好看,且别有另一番韵味。下手坐着两个年轻男子,也都称得上英姿勃发,年龄看似稍长那位,正皱着眉头看着乘风,另一位面无表情,也不知在所想何事。

  看见蝶语和玉儿走进,妇人莞尔一笑,向小男孩招手,道:“玉儿,到师娘这来!”温和的声音,令屋内紧张的气氛,松缓许多。玉儿看了看中年男子,见后者并没有看他,玉儿则小跑到妇人身边,坐了下来。

  妇人宠溺拍了拍玉儿头,对中年男子,道:“行啦!都一百来岁的人了,别和孩子们一般见识了。原文http://www.163woman.com/乘风,蝶语你们二人过来坐下吧!”蝶语坐了下来,乘风却一动不动,偷偷的看了看中年男子。妇人碰了碰中年男子胳膊,中年男子叹了口气,道:“算啦,算啦,你也坐下吧!”

  乘风如蒙大赦一般,“谢师傅”说完就欢喜的坐了下来。

  中年男子转头看了看妇人,摇了摇头,道:“都是你把他们惯坏了,他们都三、四十岁了,不是小孩子了!”语气中充满了无奈。

  “就算他们一百岁,在我们面前也是孩子啊!大家吃饭吧!”说完妇人夹了块肉,放在了玉儿的碗里。没想到貌似中年的男子,竟然已经一百多岁了。就连乘风和蝶语等人也都三十多岁,不过也难怪如此,修炼之人虽然不能长生不老,但也是拥有驻颜之术,故而从外表看不出年龄的。

  中年男子又是叹了口气,无奈道:“好啦!吃饭吧!”这样,大家才敢动筷。

  中年男子也是夹了块肉,放到玉儿碗里,和蔼说道:“玉儿,多吃点肉,你还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语气温和,毫无刚才半点严肃之意。“谢谢师傅!”玉儿乖巧的回答了一句,中年男子笑着点了点头。

  乘风在旁边一脸羡慕之情。中年男子并没有看乘风,继续给玉儿夹着菜,淡淡道:“怎么?羡慕吗?羡慕就给我好好修炼,多向你大师兄请教请教!”

  中年妇人夹了些菜放在中年男子碗里,嗔怪道:“别吃个饭,还板着脸了,现在倒是严厉了,忘了乘风小时候,把尿都尿在你怀里了!”

  “你……”中年男子看妇人迎面而对,看着那张漂亮的,已陪伴自己上百年的面容,中年男子所有火气都会烟消云散,只好小声嘀咕着:“几十年的事了,怎么还记得?”

  蝶语在一旁偷偷看向乘风,忍着笑意,一旁的乘风也是有些脸红,然而一股暖流在其心间悄然流过。

  之后,中年男子没有再说什么,都快吃完的时候,中年男子放下碗筷,抬起头。其他弟子们也是如此,都是站立了起来,知道师父应该是有话吩咐。

  中年男子看来一眼众人,道:“今日,又到了你们一年一次,拜祭祖师的日子。你们也都去过很多次了,我就不多说什么,一定要注意礼数,尤其是你,乘风!”

  “请师父放心!”乘风肃然恭敬点头道。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继续道:“我们天明居,弟子稀少,实力也是弱于其他五居,但即便如此,你们也不能弱了天明居的志气。都听到没有?”后一句话中年男子突然加重。

  “谨遵师父教诲!”包括玉儿在内,五人异口同声答道。

  中年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师父,我……”一个轻微声音,悄然响起。中年男子,循声望去,看着皱着眉头的玉儿,和蔼道:“怎么了玉儿?”

  “师父,我……我可以不去吗?”

第二章 天生闭脉

玉儿从小生活在天明居,天生乖巧听话,虽然偶尔有些小孩子的顽劣,但却无伤大雅,反而给天明居枯燥修炼生活,带来了许多趣味。一向活泼爱动,很有礼貌的玉儿,为何不想去拜祭祖师呢?对此众人均很诧异。

  这时,蝶语在妇人和中年男子身边,低语几句,妇人像是想起什么,中年男子却是一脸怒气,道:“致远,乘风,子默!”

  “弟子在!”三位男弟子恭敬答道。

  “这次如果再有人,敢欺辱你小师弟,我就拿你们三人试问!”不知蝶语说了什么,中年男子竟会如此气愤。

  中年美妇,也是面带怒气,对着玉儿,道:“玉儿,你去,为何不去?就凭他们去得,我们去不得?别怕!我们天明居的弟子,永远都是最好的!谁再敢欺负你,告诉师娘,师娘给你出气!”没想到这位外表温柔的美妇,脾气竟然这么火爆……

  中年男子,和美妇又是交代了众人一些事后,中年男子,道:“你们回去准备准备,辰时就出发吧!致远!到时你带着玉儿渡云桥!”

  “是,师傅!”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好好准备准备!”

  除了云儿,其余四人均是离开了饭厅。走出没多远,乘风就急切问道:“蝶语,蝶语,你刚才和师傅、师娘说什么了?玉儿为什么不愿意去主峰?”

  蝶语看了看致远,致远缓缓开口,道:“去年拜祭祖师之日,由于你下山游历,并没有去,一些事你并不知道。”致远是大师兄,弟子中也属他修为最高,而且长相英俊,风度翩翩,宛然一副大家之气。

  “哦?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从没有人和我说过?”乘风一脸的疑问。

  致远没有说话,蝶语却是气愤的哼了一声,道:“哼!还不是其他几居几人,和玉儿差不多大的小孩子,尤其是那个叫凌霄的,欺负玉儿没有修为,挖苦侮辱也就算了,竟然还偷偷打了玉儿。由于脸上没什么伤痕,玉儿一向老实,也不敢说被打了,回来后还是我无意间才发现,玉儿身上都是伤痕,问了很久,这才知道怎么回事,为这事师傅和师娘,也甚是生气,找到狂风居,但可恨的是他们根本不认账!”蝶语怒气冲冲,像是恨不得立刻为玉儿报仇。

  乘风听后,立刻大怒,道:“什么?竟有这事?让我知道是谁干的,我杀了他们!”乘风最疼玉儿了,往日两人经常在一起嬉闹,而且乘风性格冲动,敢爱敢恨,遇到此事,自然心中不平。

  “乘风!不可妄动嗔怒,清心诀的修炼,必须戒骄戒躁,你如此心境,对修炼很是不利。更何况,都是同门中人,岂能因小孩子打架,就动杀气?”大师兄致远语气严肃,训斥道。

  “是,大师兄!”乘风虽然性格乖张,但对大师兄致远还很是尊敬的。

  “那也不能总由着他们啊!总因玉儿无法修炼,而对其侮辱,不能修炼玉儿本就很伤心低落的了,却还要忍受屈辱,他那么小的小孩子,如何受得了?”蝶语为玉儿愤愤不平。

  然而,就在这时,乘风几人均是感到,周围空气有些清凉,浩日当空,烈日炎炎,怎会有清凉之感?几人转头望去,只见一直沉默的子默,手掌表面一道道流光,一层层寒气向其汇聚,子默有些阴冷的声音,淡淡响起:“如果再有人欺凌玉儿,那就休怪我不念同门之情!”乘风三人,均是一脸愕然。

  乘风走上前去,搂着子默,笑嘻嘻道:“子默师弟,没想到,你平时总是一副苦瓜脸,竟然这么关心小师弟?”

  “二者有什么关系吗?”子默认真的表情,加上认真的语气,让乘风一时不知所措。

  乘风随即干笑一声,道:“师傅也是的,干嘛给玉儿起这么个名字?玉儿!一听就像个女孩子名字,一点不霸气,怪不得被欺负,应该起那种让人一听就畏惧的名字!”

  “我觉得挺好听的,况且名字只是个代号而已啊!再说了,你怎么知道师傅给玉儿,起这个名字,是不是有什么含义呢?”蝶语继续道:“某人竟然敢背后议论师傅,这如果让师傅知道……”

  “哎呦,我的小姑奶奶,我怕了你了还不行吗?我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说完,乘风落荒而逃。

  玉儿和其师傅、师娘,一同来到了夫妇二人房内。虽然玉儿为其二人徒弟,但二人视玉儿为儿女一般,不止如此,对其他弟子,也是情同父母。

  玉儿的师傅,也就是天明居一脉的掌门,都称其为玄明,真实名字张峰,但已多年不用了,对于修炼之人来说,名字更是一个代号而已,其夫人与其师出同门,名为明月。天明居也是逍遥居六居之一,其余五居分别为乾阳居,坤阴居,狂风居,春雨居,韬晦居。六居成六角之势,围绕于主峰周围,主峰乃逍遥居掌门玄清真人所居之地,主峰和其他六居之峰,合为一体便是现如今,天下正道第一大派——逍遥居。

  天明居人丁单薄,弟子只有大师兄致远,乘风二师兄,三师兄子默,蝶语小师妹,也是天明居唯一一名女弟子,还有就是最小的玉儿了,乃一孤儿,从小生活在天明居。其余五居人丁兴旺,热闹非凡,直属弟子再加上外门弟子,还有一些长老弟子,加在一起,少说也有百十来人。由于当年一些事情的原因,天明居并没有长老,只有玄明夫妇二人,加上五位弟子,再有就是一些做饭打杂的世俗弟子。

  玄明坐在桌旁,气冲冲的,道:“如果玉儿再受欺负,我一定找玄风讨个说法。”玄明口中的玄风,便是狂风居掌门。

  明月没有说什么,这也表示她支持玄明做法。看着气愤的师傅和师娘,玉儿心里很是感动,还有愧疚,怯怯声音,悄悄响起,“都是徒儿不好,令师傅、师娘担心了!”说完,玉儿束手垂头,就像做错了事,等待大人责罚一般。

  明月拉过玉儿,搂在怀里,摸着玉儿的头,道:“傻孩子,你没做错什么,就算你做错什么,师傅师娘也会这般疼你。”听到明月如此说,玉儿鼻尖更是一酸,两颗晶莹的泪珠,在眼眸中打着转转。

  “傻孩子!”玄明也是轻轻拍了拍玉儿头,笑着说道。

  五个徒弟当中,玄明只有对玉儿和蝶语时,才会有这种和蔼的笑容,对其他三人都很是严厉,尤其是对二师兄乘风。

  “好了,你可是小男子汉啊,可不能哭鼻子哦!你师娘有东西送给你,开心点啊!”这时的玄明就像慈父一般。

  明月此时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玉佩通体雪白色,并无耀眼光芒,但其内部仿佛有什么液体,在缓缓流动,玉佩被明月拿出后,玉儿就感到了一股清凉,心里暗忖:这玉佩绝非凡品!

  明月将玉佩放在玉儿手中,道:“玉儿,此乃寒冰玉,乃是你师傅前些日下山,偶然所得,寒冰玉乃北极宫至宝。佩戴在身上,可以压制体内浮躁之气,这对修炼大大有益,尤其是对清心诀修炼……”

  没等明月说完,玉儿就抢着说道:“师娘,这太贵重了,给师兄师姐他们吧,况且对他们修炼也是大有益处。给我……就浪费了……”提到修炼二字,玉儿心里总是会莫名一痛。

  玉儿虽是小孩子,但对这种稀世珍宝,绝无半点贪婪之意,这点令玄明夫妇很是欣喜。玄明站起身来,道:“你能有如此心性,为师很为你高兴。你体内只有阳气,并无阴气,阳气过于旺盛,对你身体也不好,虽然我用功力将你体内纯阳之力,都汇聚在丹田,但仍会灼伤你体内经脉,这寒冰玉恰好可以抵抗你体内的纯阳之气,免得你身体有所损伤。听师傅的,收下它且要时刻佩戴在身上。”

  “是,师傅!谢谢师傅、师娘!”玄明夫妇二人相视一笑。之后,玉儿也离开了房间,准备主峰之行。

  目送玉儿离开,明月叹了口气,一股哀愁油然而生,凄凉的声音,静静响起,“玉儿的经脉,真的无法改变吗?”玄明默然的摇了摇头。

  “强行打通呢?以你我修为,完全可以改变他的经脉体质。”明月急切的声音中,还有不甘之意。

  “的确可以做到,但是很有可能,玉儿经脉未通,先是爆体而亡了……”玄明声音中充满了无奈。

  二人没有再说话,沉默了半晌,玄明望了望窗外,道:“人体内十二经脉,任督二脉最重,任脉乃六阴脉之源,督脉乃六阳脉之源。经脉互通,阴阳调和,方可修炼。玉儿任脉天生闭塞,体内只有阳气,没有阴力调和,根本无法修炼,强行修炼只会走火入魔。”玄明顿了顿,继续道:“或许他一生都无法踏足修炼之途!”简短的一句话,在玄明看来,却比千言万语还要沉重。

  “从小在门派长大的孩子,几岁时任督二脉便都能通达,即使凡夫俗子,经过那些药材和真气的调理,也早就打通二脉,可以修炼了,为何玉儿?哎!可怜的孩子……”明月声音中,有些哽咽。

  玄明苦笑一下,道:“这样也好,做个凡人,起码没有那些正邪所带来的烦扰!”玄明像是想起了什么往事,望着窗外,眼中充满了追忆之色。

  “峰哥……”明月声音中充满了关心之意。

  玄明看着陪伴百年,美丽的妻子,温柔一笑,道:“我没事,好久没听见你这么叫我了,呵呵!”明月看见玄明的笑容,脸上流露一丝嗔怪,其美丽的容颜,更添韵味。

  “哈哈,好啦!我们也该启程了,我们可得先到主峰啊!别让弟子们走在了前面。”

  说完,玄明与明月携手,走出门外,一柄长剑,在二人脚下缓缓显现,接下来,只听“唰”的一声,载着二人的长剑向空中飞去,只在原地留下一圈激起的尘埃。

第三章 故意滋事

浩日当空,烈日炎炎,好在逍遥居各脉地势均是较高,得此之利,空气倒不是那么的燥热。清晨的雾气,现早已化为虚无,抬头望去,逍遥居也是更加清明。崇山峻岭,高大巍峨,尤其是其中七座,更是直插云霄,每两者之间,都是被聚集而成的浓厚白云所连接,白云下则是万丈深渊。

  万丈悬崖边,站着几个装束一样的人,领角处各有一个“明”字,几人望着眼前的朵朵白云,低声谈笑着。这几人便是天明居的弟子,宁致远,陆乘风,杨子默,花蝶语,玉儿五人。眼前,白云奇景,就是玄明早饭间所提到的云桥。逍遥居的阴、阳、风、雨、明、晦六居所处之峰,成六角之势,围在主峰周围,两两之间没有任何连接,只有浓厚的云层,故称为“云桥”。

  虽然是万丈悬崖,但是对于这些修炼之人而言,御空飞行,并非难事,来往也很是方便。几人面对眼下所处,更是没有任何慌乱担忧,对于他们而言,短距离的御空而行,如履平地一般。

  经过梳洗装扮之后,几人都是容光焕发,面貌涣然一新。尤其是乘风,毫无早晨不修边幅之样,梳洗打扮过后,也是英俊潇洒,仪表不凡,齐肩长发并没束起,随意飘散在脑后,更添一番洒脱。双手环胸,面带笑容,道:“蝶语丫头,不知你最近修为进展如何,待二师兄我来考验考验。看我们谁先度过这云桥。”乘风望着蝶语,眼中充斥着一丝挑衅。

  “哼!那好啊!我也早就想向我尊敬的二师兄请教了,还请二师兄多多指点。”蝶语语气中故意充满了娇媚之意,但不屑意味更浓。

  乘风则好像没听出其不屑之意,一脸正经,道:“好说,教导师妹是为兄应尽之务!”听他这么说,蝶语的樱桃小口,翘起老高,把头转向一边。

  致远清咳了一声,这时大家才恍然起玉儿,后者正在迷茫的望着云桥。众人之中心情最为复杂的当属玉儿了,有惋惜,有不甘,有凄凉,更多的则是失落无助。他知道自己无法修炼,如果靠他自己,或许一辈子,也过不了这云桥。每每想到这,玉儿都会不觉的下崖下望去……

  从小生在正道第一大派,周围的人都有御空飞行之术,隔空驱物之能,只有他,一点修为没有,纵然有绝世功法摆在面前,但也如同白纸一张,还经常受到其他孩子们的嘲笑、侮辱。虽然师傅师娘和师兄们,对自己很好,百般照顾,但在玉儿心里,这些对他而言更像是在可怜他,纵然他知道大家没有此意,但也难免会有这种错觉。

  看见往日师兄姐们,祭起各自法宝修炼,玉儿心里更加痛楚,再想到自己是个孤儿,出生便是无父无母,难免会产生轻生之意。还好师傅师娘们,给了他莫大的关怀,让他感到天明居就是他的家。

  看到了玉儿的低落,乘风也不再逗笑蝶语,一时间,突然很静,静的有些凄凉。玉儿心里清楚,本来师兄、师姐们很是高兴,却为了顾及自己心情,所以都沉默了下来。玉儿虽小,但十分懂事。

  玉儿不想因为自己,而影响大家,动听欢快的声音,从玉儿口中传出“哼!二师兄就知道欺负师姐!”听到玉儿欢快的声音,几人都是如释重负一般,气氛一下子就缓和了很多。

  “小鬼!你是站在哪边的?”乘风假装生气道,配合着玉儿,难得此时玉儿能有好心情,只要玉儿高兴,乘风自然乐得于此。

  “就是你,不敢和大师兄比,也不敢和三师兄比,就知道欺负蝶语姐姐!”玉儿躲在致远身后,向乘风做了个鬼脸。

  “臭小子,你!忘了平时我在山下给你带的糖人了?重色轻友的家伙!”乘风演技高超,真像交友不慎,被朋友背叛一般,只是这个重色轻友实在不恰当,还好玉儿也不是很理解什么意思。

  “这叫男子汉大丈夫,恩怨分明!决不能为了小的利益,坏了道义!”玉儿一副大人模样,甚是可爱。

  “说得好!玉儿!”一向严肃的致远,也加入了进来,看来玉儿真是大家的手中宝,掌中玉啊!

  看见大师兄开口了,更是沉默寡言的子默,淡淡道:“既然如此,不妨大师兄带着玉儿,我们四人一起,比试比试,输了的人,回去给大家洗一个月的衣服!”子默开口,气氛更加融洽。

  “好啊!我看你们都诚心对付我是吧!那就让你们输的心服口服,哈哈!”乘风爽朗一笑,一柄宝剑,在脚下凭空而现,他本人也是隔空而立,随即站在了宝剑之上。这宝剑是乘风本命法宝,已被炼化,与其主人合为一体,可以随时被召唤而出,然而一些神兵利刃,却是无法炼化,只能随身携带,除非神兵认主。

  其余几人,脚下也都是出现了各自法宝,除了子默的是把刀外,其余人都是仙剑。至于法宝外形,没有任何关系,完全是根据个人喜好而已,有的可以是剑,可以是刀,还可以是绫罗绸带,可以说是千奇百怪。

  “玉儿,抱紧师兄!”致远将玉儿抱在胸前,师兄妹四人相视一笑后,驱动法宝,度云桥,奔主峰。

  四人当中,致远的修为,自然首当其冲,但由于抱着玉儿,心系其安慰,最后,四人算是同时到达主峰,平手结束。各自收起法宝,蝶语走到乘风身边,轻哼了一声,甩头扬长而去。

  逍遥居位于主峰峰顶,峰顶一座宏伟道观,便是逍遥居议事大殿,逍遥阁。逍遥阁气势宏伟,肃穆庄严,没有丝毫富丽堂皇的奢华,却是充满着沉香古木的风韵。

  众人到达之地,并非峰顶,距离逍遥阁还有很远距离,之间是长长的阶梯,共有九百九十九个台阶,名为‘千层梯’,阶梯上空禁止任何人御空飞行,即使掌门也不例外。这是逍遥居历代规矩,除此之外,据传说还有其他原因,具体的或许只有掌门才知道吧。

  天明居弟子几人刚踏上台阶,身后就传来了一阵阵的破空之声,循声望去,一道道光芒从远处飞来,五颜六色,霎是绚丽。这些都是其他弟子的法宝所发出的光芒,法宝的样式更是千奇百怪,在高空白云间,来回穿梭,越来越多,宽阔的天空都显得有些拥挤,这也显得出逍遥居不愧第一大派,也反面看出天明居还真是“人丁单薄”……

  空中五颜六色的光芒渐渐稀少,地上的行人渐渐的增多。都是几十人一群,像天明居这样五个人,准确说四个半的,根本没有。后来这些弟子,也都是各个仪表不凡,男子都是英俊帅气,一表人才,女子也都是清新秀丽,光彩照人。人群有都为男子组成,也有都为女子组成,也有男女混在一起。乾阳居弟子都为男性,坤阴居和春雨居弟子都为女子,狂风和韬晦两居则是男女都有。

  后来这些弟子,也都是登上台阶,说说笑笑,很是热闹,蝶语则是气冲冲的看着一伙人群,那群人正是狂风居弟子。

  “走吧!我们尽量走在前面,以免发生不必要的麻烦!”致远对着蝶语说道。蝶语也是转过头来,牵着玉儿的手,向逍遥阁走去。然而,他们不想惹事,但并不表示其他人也愿意息事宁人。

  “前方四人,可是天明居几位师兄师姐?”一个男子声音,从致远等人深厚飘来。

  致远不得不回过头,看着声音的主人,一个长相颇为清秀,嘴唇浅薄,看上去就是小气、睚眦必报之人,致远笑着拱了拱手,道:“原来是狂风居白山师弟啊!失敬失敬!”看得出致远也是表面客气,只是客气的寒暄而已。

  “何必走那么快呢?大家结伴同行岂不更好?你们四人,多孤单啊!你说呢?蝶语师妹?”白山将目光转向了蝶语,眼神稍显轻浮。

  蝶语不屑地看着白山,不客气的道:“即使孤单,也比周围有些狗吠要好的多,还有,我们是五个人,不要瞎了你的狗眼!”这时其他人群也都走了过来,听见蝶语这么说,脸上表情均是大变。白山可是狂风居掌门凌天志,名号为玄风的得意门徒,而且修为更是不俗,所以其为人也是有些恃才傲物,给人嚣张跋扈之感。但出人意料的是,蝶语竟然连他也敢得罪。

  白山却并没有急躁,反而是阴阳怪气,慢吞吞道:“哦!五个人啊!我忘了玉儿也算个人哦!”这时围观之人也都是震惊愕然,大家都知道天明居,有个孩童,从小无法修炼,几乎废人一个,想不到白山言语竟然是如此刻薄,这对一个小孩子来说,着实有些过重。

  蝶语脸色涨红,刚欲反言相击,一个身影从身边闪过,再一看时,人影已经到了白山身前,此人正是乘风。乘风单掌向白山胸口打去,被后者两指抵在掌心,白山满脸不屑,笑着道:“想动手?这可是千层梯,门规规定不可在此施展修为。莫非天明居都这么毫无礼数吗?”

  “乘风,住手!”致远训斥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乘风不得不收回手掌。双眼中跳动着愤怒的火焰,望着白山,一字一顿,道:“可敢到千层梯下面一战?”没等白山回答,乘风就向下走去,人群也是自动给他让出路来。

  这时,众人均是望着白山,眼中都有一种兴奋,有热闹看,何乐不为呢?白山嘴角闪过一个不屑的微笑,随即转身向千层梯下走去。

意行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意行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图片报道

    腊八节将至,1月22日,来自巴基斯坦、牙买加、埃塞俄比亚等国的江苏大学留学生走进镇江市和平路街道金山水城社区,与社区居民一起制作、品尝腊八粥,感受中国传统文化。图为留学生与腊八粥“合影”。新华社发《人民日报》(2018年01月23日03版)

  • 开工了!

    早安,吉祥:人无论做什么,打好根基才是根本。学习更是如此:老老实实的下工夫,默默地积攒能量,在不声不响中养精蓄锐,当你的根基远远超过别人时,生命的奇迹同样会发生在你身上。-------【北桦林文化】丁酉年腊月初七

  • 老祖宗修心对联30副,终生受用!

    1好花半开;美酒微醉。曾国藩很喜欢“花未全开、月未圆”七个字,认为是惜福之道。花一旦全开,马上就要凋谢了;月一旦全圆,马上就要缺损了。而未全开,未全圆,让人仍然有所期待,有所憧憬。人要有节制、有收敛,就像酒喝微醉的状态最好,大醉的话既伤身,也可能会惹祸。2不俗即仙骨;多情乃佛心。“不俗”的意思不是清高绝俗,而是不离世间,却又能不为世间所困扰。佛不是让我们冷漠无情、不食人间烟火,而是让我们对世间万物、花鸟草虫都含情。所以,多情最是佛心。3乾坤容我静;名利任人忙。唐代诗人白居易说:“权门要路是身灾,

  • 中国京剧音配像《陈三两》(李世济)

  • 【圣言分享】元月24日 腊月初八 星期三

    一月二十四日常年期第三周星期三圣方济各沙雷氏(主教、圣师)(纪念)进堂咏贤明之士要发光,有如穹苍的光辉;那些引导多人归于正义的人,要永远发光如同星辰。(达12:3)集祷经天主,你为拯救人灵,曾使圣方济各沙雷氏主教,为一切人成为一切;求你恩赐我们效法圣人的榜样,常能欢欣地为弟兄姊妺服务,以显示出你的温良慈善。因你的圣子、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他和你及圣神,是唯一天主,永生永王。亚孟。读经一(我必在你以后兴起一个后裔,我必巩固他的王权。)恭读撒慕尔纪下7:4-17那时候,上主的话传于纳堂说:「你去告诉我

  • 前行难,回头也难,一往回走,便是惨淡的人生(精读)

    月牙儿在天上孤零零悬着。四野黑黝黝的,静出一种死寂。走了一阵,血液拍向大脑的幅度渐渐慢了。猛子停下脚步。“凭啥?凭啥死?”他晃晃脑袋,“你驴撵的发了横财,在城里泡女人。老子给你女人解几次闷,就死?呸!”猛子觉得自己有点小题大做了。“你个贼砍头的,把人家扔家里,管也不管,叫人家活守寡。人家也是个人哩,又不是土牛木马。……哼,都旱成戈壁滩了,老子替你浇几次水,凭啥死?我偏不死。怕啥?头掉不过碗大个疤。”他开始自言自语了。前行难,回头也难。一往回走,猛子又感到摆在他面前的是无法忍受的羞耻。他最怕妈知道

  • 为什么人人都被忽生忽灭的情绪所控?(值得一读)

    《区别营养与毒药》“即使某个信息被冠以一种似乎非常神圣的名头,它也未必像自己所标榜的那样神圣。其区别在于,它倾注大部分力量所表达的东西,有着怎样的内容,这内容所激活的,是人类内心美好博爱的那部分,还是人类内心丑恶暴力的那部分?假如是前者,它就是营养;假如是后者,它就是毒药。”《让生命在苦难中升华》“经历苦难也罢,目睹苦难也罢,感受那份‘苦’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因此而懂得,如何在爱与智慧当中,消解一种愤怒的、欲望的、懦弱的东西,让自己挺直了腰板站起来,让生命在‘苦’中升华,为世界做出更多

  • 不懂正确的方法修行,真的是效果差很多!

    罪从心起将心忏,心若灭时罪亦亡。你的妄想的根被你拔掉以后,你的罪业就开始改变了。我讲实在话,你要忏悔业障,你要对治烦恼,你一个一个对治,你一辈子对治不完。蕅益大师说:你今天用念佛的法门要对治烦恼,每天念佛十万声佛号,念一百年,念佛一声能够消你很多很多…的罪障,就这样念了一百年,每天念十万声,这样子一百年下来。蕅益大师说:你消的业障如爪中土,你没有消的业障如大地土。所以他说你只是事相的修学,你改变不了你自己。我们不懂正确的方法修行,真的是效果差很多,因为你还是活在自我意识当中,你还是用自我意识,来

  • 不可思议有多大?10的64次方|睡前科学故事

    我们知道在阿拉伯数字传入我国之前,古代中国人是用别的符号和文字表示数字的。比如0-10可以用壹、贰、叁、肆、伍、陆、柒、捌、玖、拾。更重要的是,我们现在表示分数,小数用的是几分之几或是X/Y这样的形式;如果表示很大的数,用的是10的次幂那样的形式,比如1048。那么在没有阿拉伯数字的古代中国,怎么表示很大的数,以及很小的数呢?实际上,至少从夏、商、西周开始,古代中国人就开始使用特殊符号表示数量。比如,公元前14至11世纪的殷墟甲骨文卜辞中的数字是这样的——殷墟甲骨文卜辞中的数字和它们对应的阿拉伯

  • 【每日一帖】第441篇|《东方朔画赞》颜真卿

    《颜真卿书东方朔画赞碑》简称《东方朔画赞碑》,晋夏侯湛撰文。颜真卿书,楷书。碑额篆书。为颜真卿四十五岁时所书。大楷字径约十厘米。平整峻峭,深厚雄健,气势磅礴。是颜真卿楷书个人风格还没有成熟时期的作品,比起颜体成熟时的《麻姑仙坛记》等楷书的大巧若拙显得生动灵秀,更符合大多数人的审美习惯。苏东坡给予此碑高度评价:“颜真卿写碑,惟《东方朔画赞》最为清雄。后见逸少本,乃知鲁公字临此。虽大小相悬而气韵良是,非自得于书,未易为之言也。”苏轼对此碑的评价,点明了颜体是胎息于王羲之的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