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豪门夺爱:冷枭束手就情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3 17:57:1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豪门夺爱:冷枭束手就情
第3章 拒绝交易

舒景越手一收,把链子攥在了手心,又从桌子上拿起一叠薄薄的文件,抖动着,说:

  “杜落微,1989年十月初三出生于洛风,母亲叶小雅,2001年死于癌症,父亲杜淳,百佳商场总裁,2006年破产之后,跳楼身亡。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后母吴苑敏,27岁,你父亲破产之后,她卷带了你家仅有的钱财出逃。

  弟弟杜小管,16岁,去年为了保护你被几个小混混打破了头,因为延误了治疗,头部里积淤了血块……”

  “够了!”杜落微捂住耳朵尖叫了一声,大声指责道:“谁允许你这样去调查我的?”

  门被推开,黑西装走进来,小声问道:“舒总?”

  舒景越挥挥手,黑西装立刻退了出去。

  “我们做笔生意,你帮我做件事,我帮你治好你弟弟的病怎么样?”舒景越把文件丢到桌子,又松开了左手,让那项链滑下来。

  “你想干什么?”杜落微立刻后退了几步,紧张地看着他。

  舒景越冷笑一声,扣住十指,放在下巴下面,上下打量着她。

  鹅蛋脸,略显苍白,应该是长期劳累和紧张的缘故。

  眼睛很大,但是有黑眼圈,估计自那晚起也没睡过好觉,唇是粉嫩的,一袭淡黄色的工作服,干净整洁,显然有些害怕,可是却极力挺直着腰杆。说明163woman.com

  他拿手指又磕了磕桌沿说:“我对你这种类型的不感兴趣,你放心。你帮我办件事,我付钱,怎么样?”

  “什么事?”杜落微犹豫了一下,情不自禁地问道。

  “去你们家,当然是原来的家,拿件东西出来!”舒景越唇角一挑,带了挑恤地笑。

  “你让我去偷东西?”

  “不要说得这么难听,据我所知,别墅拍卖之后,新主人并没有更改防盗系统。

  一来是因为原有的防盗系统非常先进,二来是新主人并不重视防盗。

  钟点工会在五点之前离开,他6点才会到家,你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足够了!”

  “不行,你可以自己去!你不是养了这么多的黑西装吗?我想他们比我更会做这样的事!对不起,我还要上班,请把项链还给我!”

  杜落微上前一步,倔强地盯着舒景越。

  “保险柜的开锁方法……是你的指纹,你想我把你的食指砍下来吗?”舒景越缓缓地开口,充满了威胁的意味。网站163woman.com

  杜落微深吸一口气,缓缓伸出了右手,一字一句地说:“我的手指就在这里,你可以来砍!但是我绝对不会去偷东西!”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去。

  “你会来求我的!”

  杜落微停了下脚步,咬了咬唇,拉开门快步走了出去,心里暗骂道:恶魔!

  舒景越弹了个响指,把椅子转过去,面对着玻璃窗,打开了鸡心项链。

  这种老款的项很多年都没有见过了,里面镶嵌着两张小小的像片,一家四口,小女孩微抿着嘴,笑得很甜,旁边四个小字:幸福的家。

  啪!他合上了项链,拿起电话,沉声说:“备车!”

  杜落微还没走近小超市,便看到了周浩和周芳两兄妹的身影,一见她,二人便飞奔了过来,一人拉住一只手,焦急地问道。

  “没事吧?”

  “到底是什么人,把你带到哪里去了?”周浩紧张地问道,她的脸色很不好,有没有受欺负?

  “没事,就是有份工作看我做不做。”杜落微轻描淡写地说道,微笑着挣脱了周浩的手,他的热情总让自己有些不适应。

  “微微,舒总是不是舒景越?”周芳犹豫了一下问道,周浩说来的车是辆黑色限量版宾利,整个洛风就只有金璧集团的舒景越有这样一辆。163女性网

  杜落微轻声嗯了一声,再不说话。

  “真是舒景越?27岁就建立了庞大金融王国的舒景越?黑白两道都得让他三分,而且经历神奇得像拍电影,微微,这样的人要你做什么工作?不会是……”

  周芳停住了话,这两年来,想要包养杜落微的老板不知道来了几茬,每来一回,杜落微都会躲起来悄悄哭一回,别人不知道,可是他们两兄妹了解。

  她的自尊心太强了,这对她来说,简直比杀了她还难受。

  “都是我没用,要是没欠那些贷款,早让你们两个过好日子了!”

  周浩懊恼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去年投资失败之后,欠了银行一大笔钱。

  这小超市也是朋友们凑钱给他开起来的,目前仅能维持生计,根本就别提帮杜落微去支付昂贵的医药费了。

  “没有,不是的!”杜落微连忙拉住了他的胳膊,说:“就是普通的工作,但是我做不来!”

  周芳和周浩疑惑地对望了一眼,想深问,可是杜落微却转开了话题:“我夜大的成绩单寄来没有?有没有要补考的啊?”

  “哦,寄来了!”周浩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递给她:“对不起,我看了一下。”

  “没事。原文http://www.163woman.com/”杜落微看着上面几个红色的大字,不由得苦笑了起来:“我想我还是不读了吧,这成绩……”

  六门功课,有四门要补考,自己原本成绩就不怎么样,加上每天忙得陀螺一样。

  白天要上班,晚上要去医院,还要抽空去做几份零工,哪里有时间去看书啊?

  “只差一年了,多可惜呀!”

  周芳劝道:“补就补吧,这些天你就别去打那些零工了,你瘦成这样,我不心疼,我哥该心疼了!”一面说,一面悄悄用脚尖踢了踢周浩。

  周浩脸上一红,低下头,哼哼哧哧地说:“是、是、是要注意身体!”

  杜落微的心里一暖,爸爸破产之后,自己投奔了多个亲朋好友,竟然都把他们姐弟两个拒之门外,甚至连亲叔叔也不愿意收留他们。

  泪水流干了,也看尽了人间冷暖,只有这兄妹两人把自己和弟弟从雨里捡回来,收留下来,到现在,已经有三年整了。

  “走吧走吧,我们去吃好吃的!”周芳大笑着,拉着她的手往前面跑:“新摆了一家酸辣粉丝的小摊,周浩,快过来请客!”

  杜落微的心情轻松了些,也跟着小跑了起来,如缎的黑发在风里飘舞着,脸色也因为奔跑而红润了许多。

  远远的,只见郑蓉骑着一辆破旧的小蜜蜂迷你摩托车,喷着一路黑烟,轰炸着路边人的耳朵,呼啸而来。

  看到三人,郑蓉兴奋地挥起了手,扯开了喉咙:“微微有份工作你做不做?”

第4章 闯祸的兔女郎

杜落微为难的看着面前的镜子,镜子里,一个‘长’着粉红色长耳朵的兔女郎正愁眉苦脸地看着她。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粉色的低胸吊带,露出了胸前大片白嫩的肌肤,粉色的小短裙,只要一弯腰就能露出内裤来。

  哎!看在钱的份上!

  她挤出微笑,双手用力地拍打了一下自己脸颊,轻声说:杜落微,你现在要打起精神来,为了钱钱,冲啊!

  她从包里翻出了几枚小别针,将肩带别短了一些,然后深吸一口气,拿起托盘,昂起头,走了出去。

  这是一个有钱人在家里举行的小型酒会,郑蓉蓉给她介绍的工作,便是扮成这样的兔女郎,带着画出来一样的微笑,托着酒杯在人群里走来走去!

  客厅里的灯光有些昏暗,顶灯关了,只开着两边的彩色射灯,轻柔的歌声下,一些男女正贴在一起跳舞。

  一只手,从背后伸来,杜落微忍住尖叫的冲动,恼怒地回头去看,只见一名四十多岁的矮胖男人,正色眯眯地冲她笑着:

  “小姐,陪我喝一杯怎么样?”

  杜落微忍住气,礼貌地说道:“对不起,先生,我是服务员,工作时间不能喝酒!”

  “没关系,我和陈总是好朋友,我跟他说一声就行了。”

  那矮胖男一点也不在乎她的拒绝,竟然再次伸出了手来,想要去揽杜落微的腰,而另一只手竟然开始在她的手臂上滑来滑去。

  杜落微吓了一跳,连忙往旁边躲去,可是不知道谁从后面推了一下她,手里的托盘就从手里滑落。

  七只晶莹的水晶杯跌在了地上,伴着清脆的声音成了一地碎片,美酒四溅。

  “怎么搞的?”立刻的,一个恼怒的声音响起来。

  杜落微连忙蹲下去捡着碎片,嘴里连连道歉:

  “对不起,老板,我马上就收拾好!”

  “收拾好?这是来自奥地利的水晶杯!你赔得起吗?”那男人似乎不准备放过她,一脚把她正在捡碎片的手踢开。

  丝毫没有防备地杜落微只觉得指尖一阵疼痛,碎片已经把她的手指划破了,她不知所措地站了起来,抬头看向男子。

  “管家,你是怎么搞的,请的什么人?”男子一手插在裤兜里,一手指着杜落微,傲气十足地说道。

  “陈总别生气嘛,这样,杯子的损失我帮她赔,人,我带走,怎么样?”矮胖男子笑眯眯地开口说话了。

  “哎呀,这是哪里的话,几个杯子不过万把块钱嘛,方处长若喜欢这姑娘,只管带走!”

  那男人立刻笑眯眯地说道,就像杜落微是他的私人用品一般。

  杜落微皱着眉,听着他们两个的一唱一喝,突然开口说:“不就是几个杯子吗?这里一共七个杯子,三十块够不够?”

  “你开玩笑,这可是真正的……”陈总扭曲的脸在灯光下显出诡异的紫色来。

  “真正的仿制水晶杯!”

  杜落微打断了他的话,从地上的碎片上剥下一小块标签。

  “若下次想冒充水晶杯的时候,麻烦您把标签撕干净!本市南边小厂生产的玻璃杯,出厂价三块八一个,不信,可以让管家来核对一下!”

  “你……你……”陈总压根没有想到面对的是如此冷静的一个女孩子,不仅毫不畏惧,还当场揭穿了自己。

  没错,这就是他和矮胖男合谋的一场戏。

  矮胖男看中了杜落微,设了这个局来引杜落微上勾,可是杜落微自十七岁开始就面形形色色、对她心怀不轨的色大叔们,这点小伎两实在太拙劣了。

  “我的工资不要了,权当赔偿。”杜落微一说完就开始心痛起来,一百块呢!我的钱钱!

  陈总冷笑了半天,从齿缝里迸出一个字:“滚!”

  杜落微长吐了一口气,快步奔回了工作间,换好衣服,抓起自己的包包就往跑。

  刚到院门口,就有一群保安围了过来,拦住了她,领头的一位长脸瘦高个儿,上下打量着她,阴阳怪气地说道:“这位小姐,陈总家刚刚失窃,请把你的包打开让我们检查!”

  杜落微心里一沉,立刻回道:“他家失窃与我有什么关系,你们凭什么检查我的包?”

  “就凭老子要检查!”那人吼了一句,从她手里夺过包来,递到身旁的保安手里。

  “你们太过份了!”

  杜落微懊恼极了,那人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在往自己的包里塞东西,这不是明摆着要陷害自己吗?可是自己孤单一人,闹了起来怎么说得清?

  叭叭叭……

  一阵汽车的喇叭声响起来,明晃晃的灯光直接打在了杜落微的脸上,她皱着眉用手挡住灯光,从指缝里看过去。

  车门打开,一个黑西装下了车,是那天的高主任!

  “吵什么?还不开门?”

  保安一见是他,立刻矮了气焰,让人退到一边,去开门。

  车子滑到杜落微的面前,车窗缓缓打开,露出杜落微最痛恨的那张脸,舒景越。

  他冰冷的目光扫过保安,落在了杜落微的身上:“你想好没有?”

  杜落微一楞,立刻血气涌上了脑门,这一切是他安排的?想逼迫自己就范?太卑鄙了!

  她转身从保安手里夺过包,狠狠地就砸向了车窗里的那张脸:

  “舒景越,你太过份了!”

  舒景越没有料到她有这一手,脸上生生地挨了一下,周围的人也楞住了。

第5章 你的狗腿子

杜落微这个破包包的底沿早就坏了,露出一小截尖锐的铁丝。

  小铁丝很争气地在舒景越的脸上留下了一道细细的血痕,包里的东西被甩出来,唏里哗啦地落了舒景越一身。

  舒景越冷笑了一声,从腿上摸到杜落微那面缺了个小口的镜子,镜中的人脸色铁青,双目喷火。

  我舒景越竟然被人打了!加上那晚她甩自己的耳光,这个不知死活的黄毛丫头已经是第二次打自己了!

  舒景越打开了车门,从车里走了出来,把那面镜子狠狠地摔到地上。

  破璃破碎的声音让杜落微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

  脑袋迅速清醒过来,杜落微你疯了?又去惹这个恶魔?冲动是魔鬼,这句话果然不错!现在怎么办?怎么脱身?

  四周一片寂静,目光全落在杜落微的身上。

  大手,死死地扣在了杜落微的下巴上,可是冷笑还没出声,就听到陈总趾高气扬地声音从后面传来:“楞着干什么?还不把这个臭女人送到派出所去?竟然敢偷我的东西!”

  保安用手指了指舒景越,却没敢出声。

  “舒总裁,你的狗腿子到了!”杜落微偏过头,轻咬了唇:“这样欺负我一个女孩子,你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么?”

  狗腿子?舒景越转过身,看着气势汹汹的男人。

  陈总哪里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一副得意洋洋、胜券在握的样子,摇晃着肩膀走上前来,用手在舒景越的胳膊上拍了拍,然后用力扒开了他:

  “又是哪根葱想和我过不去?我陈大茂想整治个臭女人还整治不了了?给老子让开!”

  倒吸冷气……靠后的保安已经开始悄悄撤退了。

  “你们楞着干什么?老子给了钱,是要你们办事的!”陈大茂不耐烦地转过身去,却发现身后只剩了一个保安队长。

  “他妈的,人呢?你还不来把这个臭女人给老子抓起来?”

  保安队长哀叹了一声,上前在他耳边小声说:“快别闹了,这是舒总!”

  “什么舒总、皱总的?他是总,老子也是总!”

  舒景越的眉挑了挑,手在陈大茂刚才碰的地方弹了弹,沉声说:“高山,你处理!”

  说完,一把抓住了杜落微就往车里塞。

  “喂,给老子站住,敢和老子抢女人!”陈大茂上来便要拉杜落微,舒景越转身,狠狠地一脚便踹了过去。

  陈大茂惨叫着捂着下体往后倒去,舒景越那一脚不偏不倚正踹在他的命根子上面。高山上去又狠狠地补了几脚,指着他冷笑着说:“给你一晚时间,滚出这个小区!”

  车门砰地关上,保安打开了栏杆,车灯闪了两下,便缓缓滑出了大门。

  陈大茂挣扎着跪起来,指着远去的小车,嘶吼道:“你、他妈的凭什么……”陈大嘶吼着:“报警、报警……”

  保安叹口气上前扶起他,说道:“快别闹了?你以为那是谁?洛风城谁不知道舒总?您那公司还想不想开了?你呀,快回去收拾东西吧!”

  舒总?陈大茂被酒精熏晕了的脑袋才渐渐清醒过来,舒景越?

  冷汗从他每个毛孔里往外涌,冷风一吹,只觉得身上成了冰,视线里那远去的红色车灯似乎一对正嘲笑着他的眼睛,嘲笑着他的不知好歹。

  车里,杜落微正弯腰从脚边上拾捡自己散落的东西。

  一个布艺的小钱包、一管淡粉色的唇彩,每次去医院里看小管的时候,她都要抹一点,不让小管看到自己太过憔悴的样子,那样,他又会拒绝治疗!

  还有一只黑色的发夹、一方蓝色格子手帕……突然,身边的舒景越伸手夺去了手帕。

  “你干什么?”

  杜落微恼怒地说道:“怎么可以抢别人的东西?有钱了不起吗?有钱就可以随便打人随便欺负人吗?舒景越,你太过份了!还给我,让我下车!”

  “你的?”舒景越转过头盯着她,乌黑的双眸里跳动着两簇陌生的火焰。

  “难道是你的?”杜落微冷笑着:“舒总,您高高在上,不会瞧得上这贫贱之物的,请还给我!”

  舒景越转过头看着车窗外飞速倒退的华灯,手紧紧地攥着那方手帕,好半天才说:“我再买你一晚!”

  杜落微只觉得血气一下子涌上了脑门,脸顿涨得可以滴出水来一般,她急促地呼吸着,突然就转身去推车门。

  “你疯了!”舒景越拉住她吼道:“想死等停了车自己去路上找车撞!别弄脏我的车!”

  “我是疯了,才会招惹上你这种人!”

  杜落微抑制住即将滑落的泪,为什么自己总要遇到这些事?难道自己真的这么没用,不能靠自己的劳动去生活?

  舒景越松了手,逼近她的双眼,一字一句地说:“你不是没有卖过,再卖一次又何妨?”

  手扬起,却再没有机会打下去……舒景越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根围巾,把她的手牢牢地捆了起来。

  恐惧,如水般淹没了杜落微。

豪门夺爱:冷枭束手就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豪门夺爱 或 冷枭束手就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小说 争锋 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争锋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名:争锋目录预览:第三章1初露峥嵘第三章2初露峥嵘第三章1初露峥嵘分完工之后,自然就是实实在在的工作了!乔东鸽所管的青山镇计生办一共有职工28个人,其中包括一个计生办主任,三个副主任,还有一个技术所所长,然后下面跟计生委差不多,也分着各口,却都是一些一般职工了。计生办的主任王志刚是一个三十九岁的男人,是本镇土生土长的人,已经在镇里干了二十年了,今年的副科级提拔是他的最后一次机会,他原本已经跟原来的老书记已经说好了的,这一次无论如何要给他解决的,该走的路子也都走

  • 小说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名: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目录预览:第8章满嘴鲜血第9章跪下认错第8章满嘴鲜血叶安安刚想要吐出来,就被沈沐雪捏住下巴,不停继续往里灌。“你不是不说话吗?那你这嗓子也别要了,给我喝下去!”叶安安本能的挣扎起来,手肘将沈沐雪顶开,拼命呕吐。那里面混合的细碎的小玻璃,尖锐细小的玻璃渣,已经有不少都流入了叶安安的喉咙里,刺得不停咳嗽,整个食道都火辣辣的发疼,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沈沐雪却是无比得意:“叶安安,我这可是在帮你!从今以后,你就不用装哑巴了!”

  • 小说独宠娇妻:老公大人轻点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独宠娇妻:老公大人轻点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独宠娇妻:老公大人轻点吻目录预览:第八章威胁第九章正室斗小三第八章威胁只见路渊铭那程亮的黑色皮鞋跨过病房的门槛,走到里面那座沙发前站定了一会,随后他从桌面上抽出了一张张的纸巾,平铺在了沙发上,最后才坐了下去。这是有洁癖?心里虽然有点疑惑,但是面对这号人物,我还是没有表现的太过明显,挪步上前,一脸陪笑的看着这尊贵的人物。“路先生,对于今日我失约的行为,我先跟你道歉,再者,非常感谢您能够再次给我机会,过来医院找我,我谨代表我个人,对您表示

  • 小说情归夜色阑珊处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情归夜色阑珊处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情归夜色阑珊处目录预览:第8章你也是贱人第9章给他留着第8章你也是贱人我妈走了后,我爸仿佛变了个人,每日沉默寡言。有的时候听见有人议论我们家的事,我看见他就会狠狠瞪过去一眼。那眼神仿佛杀人般。我虽然讨厌那些人的议论,但我更怕我爸的眼神,我总觉得他哪一天会失控,冲过去将议论的人砍死。那时候的我爸,像什么呢?像死了配偶的狼。因得他这种变化,他原先还有些朋友,渐渐的,就没人跟他说话了,甚至有的时候,邻居看见他回来,会下意识的关上门。我无论什么时候看见

  • 小说许你余生多欢喜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许你余生多欢喜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许你余生多欢喜目录预览:第8章流产第9章绝情第8章流产七月以为宋苒苒和上次一样,只是有点见红,因为她的胎一直有点不稳。让她意外的是,宋苒苒直接流产……原因是她自己在家误食了堕胎药。不仅如此,因为用药过猛,送医不及时,她的子宫也保不住了。“快去,让病人家属签字,切除子宫,再耽误下去的话,命都保不住了!”主任满头大汗地吩咐旁边的护士。护士连忙抓起笔和手术同意书跑了出去。瞧着病床上脸色惨白的宋苒苒,七月只觉脑子里嗡嗡嗡直响。怎么会这样……宋苒苒她怎么会流

  • 小说昏昏欲睡:总裁,请放手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昏昏欲睡:总裁,请放手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昏昏欲睡:总裁,请放手目录预览:第八章你们会后悔的第九章你只属于我第八章你们会后悔的苏默不停的扭着头,奈何力气太小拗不过莫君霆有力的臂膀,只能不断的发出“唔唔唔”的声音。洛千许见苏默迟迟没有回来,莫君霆刚才坐的位置也没有人,很是担心,就来找苏默,刚到拐角就看到这一幕,顿时火气上涌:“莫总裁,你这么做是不是有点不妥。”说着洛千许双手抓住莫君霆的衣服重重往后一拉,莫君霆毫无防备,倒退着踉跄了几步。“洛总,跟你无关。”莫君霆克制住胸腔内满满的

  • 小说尘埃落定负情深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尘埃落定负情深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书名:尘埃落定负情深目录预览:第8章:高看一眼第9章:诛心,我是来退婚的第8章:高看一眼如果今天福管家不是上门来闹事的,她倒是不介意给福管家倒杯水,毕竟尊老爱幼是美德,但是她既然知道了福管家来者不善,凭什么还要委屈自己上赶着讨好,拿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福婶再一次被夏初一的无礼给惹恼了,刚想开口,就听夏初一对夏江成说:“至少我现在名义上还是池家未过门的大少奶奶,难道池家有这种规矩?”主子给下人端茶倒水?尽管夏初一没直接说出来,但是在场的人,都听的出来。夏江

  • 小说虐爱情如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虐爱情如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书名:虐爱情如水目录预览:第8章被人关心的感觉第9章连杀人犯也不放过第8章被人关心的感觉那是怎样的一张背。有烫伤,有近似虐打的伤,新伤旧伤层层交织,看上去触目惊心。“你……”莫衍站在后面,原本平稳的呼吸缓缓变得有些急促。“不要看!”沈知夏惊叫一声,想用什么东西挡住,却又找不到合适的东西,就像被扒了壳的乌龟,整个人慌做一团。那些都是她在监狱里被人虐打出来的伤,现在被人看到,就仿佛在告诉别人她是从哪儿出来的。她已经很努力的想要开始新生活了,哪怕,是那么的难。“这

  • 小说爱情启蒙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情启蒙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爱情启蒙目录预览:威胁!向依瞳告白威胁!颜洛辰当着那么多男人和变态怪叔叔的面将自己胸前的两陀东西给拿了出来,然后“啪”一下扔在地上,接着就是把自己头上的假发拿下来,然后拿出湿巾,抹上卸妆油对着脸胡乱擦了一下,最后用纸巾擦干,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呈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张干净清秀的脸,虽然穿着女装,但是丝毫不掩饰他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气势。那是只有一个男人才会有的。警察和变态怪叔叔目瞪口呆,特别是那个叔叔,发了比被烫的时候更加凄惨的叫声,他竟然栽在了一个男人手上

  • 小说桀骜不驯,强势唐少  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桀骜不驯,强势唐少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桀骜不驯,强势唐少目录预览:「008」霸气外露(二)「009」一吻定情「008」霸气外露(二)看到这一幕,那些花痴少女纷纷吓得用手捂住了眼睛!过了一会儿,似乎没听到有什么动静,她们这才好奇地睁开眼,顺着指缝偷偷地看去。只见杜一辰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不!他的身体在颤抖,不住地颤抖!再看唐小龙,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夺过了杜一辰手中的弹簧刀,刀锋正好抵在杜一辰的脖子上!杜一辰身后的那些男生顿时呆住了,没有谁敢再向前一步!“你犯了一个很愚蠢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