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妖后倾城:素手执天下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3 17:57:1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妖后倾城:素手执天下

第三章 逆子

听了他的话,我心里一热,眼泪顿时便要涌出,可是这样的情景我怎么能哭?

  父亲一听,更是生气,口中大骂着逆子就要抬手打向七哥。原文163woman.com

  “七哥,莫要再气父亲了。”我忙喊了一声,然后快步走到七哥身边拉了一下他的袖子。七哥的性格一项都是如此,他认定的事情很难改变。我很幸运,姐妹兄弟之间他最为疼我。眼前父亲已经愤怒到了极点,我不能让他挨这个耳光。

  厅内顿时安静了下来,目光随之汇聚到了我的身上。于是,我笑了笑,“爹爹,七哥的执拗脾气您也知道,怎么还能动那么多气呢!再说,今天客人还在,这样岂不是让客人看了笑话?”

  父亲冷哼一声,收回了手,“絮儿,你怎么这时候跑来了?”

  我望向向着那个送来聘礼的公公,然后走到他身前屈身行了一礼,“听说席公公来,所以絮儿我来向公公行礼!”

  席公公数日之前下旨招我入宫,如今却又见面了。版权163woman.com见来人是我,忙从椅子上站起来,“奴才不敢当,过些日子慕容小姐便是皇上的妃子,那定然是奴才的主子,奴才怎么敢让小姐给奴才行礼呢!”说着他便要下跪叩首,我一把拉住他,顺势他便起了身。

    “公公这样说便不对了,絮儿如今正待闺中,看待公公如同长辈,晚辈给长辈行礼天经地义。若是公公不肯接受那絮儿当真是无颜见慕容家的列祖列宗了,连基本的礼仪都不懂的子孙慕容家定然会逐出家门的。”我语气温和,半似开玩笑的说道。

    席公公是宫中老人,当然清楚我入宫后并不一定会得宠,单单是我姓氏慕容这一条便是证明了我是人质而非后妃。虽然清楚,但是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显然刚刚我的一番话中他已经明白了慕容家的意思。于是笑着说道:“小姐客气了,奴才会尽心尽力的帮助小姐。163女性网这点,小姐不用多虑。”他望了一眼父亲说道:“大人不必担心,奴才心里明白。”席公公年龄的确有些大了,花白的头发被太监的拢冠束着,脸色满是深深的皱纹。

  七哥看到我来,原本想要说的话似乎被卡在了喉咙一般一句也说不出。冷哼一声,未告知便离去了。父亲见了,口中一边大骂七哥不懂规矩,一边又向席公公说:“让公公笑话了。”

  席公公的脸上有些尴尬,但是却不能说什么,于是只是笑了笑道:“少年轻狂,我们这些老骨头羡慕呢!”

  父亲望了望我,然后道:“絮儿,去寻你母亲,爹有话同公公讲。来自163woman.com

  我自然知道他们之间的谈话我不能听,即使是有关于我,我毅然不能听。于是,我欠了欠身子,缓缓的退出了大厅。

  门口的瑟兮见我出来深深的松了口气,“小姐,可吓死奴婢了,以为七少爷就要遭殃了呢!”

  我扫视了一眼大厅周围偷偷摸摸的下人,然后冷冷的道:“都散了吧!别在这里杵着,若是爹爹看见小心家法处置。”

  下人们最怕的便是家法,听我这样一说便鸟兽而散。

  瑟兮愣愣的望着,良久才道:“小姐,咱们要不要去听香水榭?”

  我很满意,如今的瑟兮真的是越来越了解我了。于是我点了点头便同瑟兮朝着听香水榭走去,只是心里却异常不是滋味。刚刚,我并没有同七哥站在一条船上,不知他是否会生我的气。163女性网

  听香水榭是七哥单独居住的地方,离我的琴音小筑不远,慕容家的后院直接连着镜湖,而我们两个居住的地方正是后院离镜湖最近的地方。腊月的天很是冷,虽然穿着狐裘但是却挡不住冷风不停的往衣领里钻。瑟兮见我有些抖,从怀中拿出一个铜丝缠绕的暖手炉。可见,她一直被着,随时准备拿出来给我取暖。我感激望了她一眼,她笑了笑说道:“小姐,奴婢发现你当真是越来越温柔了。”

  “难道我以前就不温柔么?”我问。

  “哪里,只是更温柔了而已。推荐http://www.163woman.com/”瑟兮笑着说,然后跟着我继续往前走。

  手炉上传来融化手脚的温度,我细细打量着。它由一根根的铜丝打磨光滑后编制而成,其中穿插着缕缕精美的花纹,取暖的同时还散发出丝丝的香味,很是特别。“这看起来不像似离国的物件,你在哪里寻来的?”

  瑟兮没想到我会问起手炉,于是想了一会儿说道:“前些日子小姐第一次服用春光四沐的时候,七少爷冒着大雪送来的。”

  七哥送来的?那便不是很奇怪了,这手炉如此精美定然是七哥的收藏之一吧!

第四章 嫁前

正走着,眼前闪出一个人影,她不卑不亢的站在我面前,脸上冷得犹如这冬日难以融化的冰雪。望着我的那双眼睛中充满了恨意,她恨我,却不知为何。“少爷不会见你的,你还是走吧!”语气不善,一切想法都表现了出来,正是七哥带回来的那个来历不明的已歌。

  瑟兮想要上去理论,一把被我拉住,我缓缓的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参与其中。她不满的瞪了那嚣张的丫头一眼,愤愤的退回到我的身后。

  听香水榭由长长的曲桥将几个小块岛屿相互连接,岛屿上只建一间房子,四周全是娇艳欲滴的花,可惜这是冬日,自然是银装一片。我轻笑,伸手轻拉了下披着的狐裘,硬是要往前闯。那丫头显然没想过我会这样,一时间不知所措的站在那。

    不宽的曲桥被我们三人站的满当当的,她急了,气愤的大喊一声,“慕容轻絮,你不要这样不知廉耻。”

    “啪”

  我一巴掌打了过去,很响亮的一个耳光,虽然现在武功全失,但这力道也着实不小。已歌那白皙的小脸顿时肿了起来,五个手指印清晰可见。眼睛中满是不可思议,无论如何她也没想过我会动手打人。

    很显然她不是那种挨了打就默默承受的人,上前一步便想与我撕扯。瑟兮随时准备着,往我身前一战冷冷的道:“若是不想死,还是乖乖的好。”

    已歌已经明白了,此地是慕容家,还轮不到一个小丫头说了算。她望着我,恨意写满了双眸。全身气得微微颤抖,贝齿轻咬着嘴唇。

  我说:“我知道你喜欢七哥。”

  她瞪大了眼睛,眸中满是不甘与倔强。可是被我一语说破心思,她的脸还是带上了一抹嫣红,只是依旧嘴硬道:“慕容轻絮,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打回来。”

  “我等着?”我轻笑出声,“我看你还没明白你在哪里,这里是慕容府,不是你撒野的地方。”我深深了吸了口气,冰冷的冬日浸凉了我的心。“既然你拦着,那今天不去看七哥也罢。”说完,瑟兮便很体贴的伸出手扶住了我,然后我们两人便缓步转身离开了那里。

  身后的已歌仍旧在那曲桥上出神,看她的反应着实像一位大家闺秀,想来从小到大没受过什么委屈。可是这样的她,作为一个丫鬟怎么可能活的长久。丫鬟,命运便不可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就如同我入宫一样,踏过宫门的那个坎,以后便再也不是慕容家的小姐了,只是朴兰硕的玩物,只是牵制慕容家的一根线而已。

  回到琴音小筑正见僩兮站在那里,玲珑的身影并不因为冬日穿的厚重而变的臃肿。见到她,我便想起了那个让我依旧难以放下的影子,于是忙问:“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僴兮明丽的脸上闪过一丝愧疚,细长的丹凤眼中流动着一抹愤恨,但是她依旧告诉我:“小姐,那公子不在,来画眉岛上赴约的是他的书童。那书童说,他家主子回去了。我告诉他小姐的消息,他却说,他家主子身边美女如云,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处处皆是。少了我们家小姐一个,想来没什么大碍。”

    听了她的话,我的心猛然一揪,原来我自视清高,自认与他爱的海誓山盟,只不过是他群芳中的一点红缨而已。花园逛腻了,所以就出来找点野花欣赏。虽然如此,但是心里还是难受的很,只感觉那碰碰跳的心正一下下的撞在刀尖上一般。低下头,望见左手上缠绕的红菱丝线,忽然间,嘴角挂上了一丝嘲笑。我真傻,竟然这样轻易的就相信一个男人,世界上根本不会有什么海誓山盟。

  瑟兮见我一句话不说拉着僴兮就往外走,僴兮也明白,刚刚的话对我的打击实在不小。我们之间的爱情,她们两个很是清楚,然而此时……于是,她们便离开这里,给我一个人独自空间。

    屋里从新静了下来,我坐在那梨木的梳妆台前,望着铜镜中原本应是清灵秀美的容颜上带着一种悲伤的韵味。没想到,这样的我竟然增加的一份楚楚动人显得更加美丽,让人忍不住想要好好的怜惜。叹息了一声,此时的我还有什么不好的么?即使他忘不了自己又如何?难道真的可以如愿以偿的嫁给他么?我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想想,我太傻,为了一个什么都不了解的人伤心。至少,现在不该是我伤心的时候。原本便是让僩兮告诉他我已经死了,不就是想要让他也放掉这段感情么?可是如今,自己却牵绊在了其中。

第五章 心有所属

腊月十七的夜晚,停歇了半个多月的雪又重新下了起来。屋外鹅毛翻飞,一阵阵的风声犹如哭诉。不多时整个慕容府便被白色掩埋起来,留下的只是风吹过而顺势起的旋儿雪,起,落,再起,再落……反反复复不知道多少遍。

  我静静的躺在床上,只是感觉睡不着。屋里的灯火不算是很明,光影凌波错动犹如那日的镜湖。我还记得,镜湖正是我们相遇的地方。

  思绪如同浪潮,层层叠叠的向我袭来,眼前犹如又看到了那个蓝色的身影,他的嚣张,他的跋扈,他放荡不羁的笑,他因我而痛的双眸,我们之间,真的没有海誓山盟么?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屋里豁然亮了起来,瑟兮举着灯,然后牵引着母亲走过来。僩兮快了一步来至我的床边,轻声唤道:“小姐,是时候起身了。”

  我吃力的坐起来,用手揉了一下额头。昨夜浑浑噩噩的,心里似乎更乱了。我抬眼望了一圈,见母亲正望着我。苦涩一笑便唤了一声,“母亲。”

  母亲走过来,坐到我的床边,“絮儿,该起来梳妆了。”

  我顺从的点了点头,任由瑟兮与僩兮服侍着我穿衣洗漱。少顷,一切妥当后便坐到了梨木的梳妆台前。母亲手里拿着镂空的牡丹梨木梳子,一下下帮我梳理着浓密乌黑的长发,双眼有些红肿,虽然她已经用香粉遮盖,但还是被我看了出来。

  我伸出手,轻轻的按在她的手上,她的手很冰,被突然而来的炙热烫灼了一下,“母亲,你放心,女儿定然会在宫里好好的活着。”我说的坚定,也正是母亲犹豫良久未曾说出的嘱咐。

  她的手微微抖动了一下,手中的镂空牡丹梨木梳子垂然而落,“啪”的一声轻响摔成了两截。我抬头望向母亲,见她愣愣的望着地上的两截木梳出神,泪水不知不觉间如同断线南珠一样悄然滑落下来。抖动的唇间凄楚的吐露着我的名字,“絮儿……”

  “嗯……”我伸出手将她脸颊上的泪水擦拭掉,轻声安慰她道:“母亲不要哭泣,絮儿什么都懂。”然而说着心中却突然涌出一丝气愤,我轻笑两声继续说到:“他仆兰硕不是想要控制咱们慕容家么?那就让他看看,这天下终究该是谁的。”

  母亲听了我的话显然吓了一跳,“絮儿,不可。娘只是想让你在后宫平平安安的活着。”她的手不住地颤抖,转而轻叹了口气:“娘跟你爹不同,所以娘不愿意你为了那些陈年旧事却以身犯险。”她语气中带着深深的无奈,出自名门的她正是因为嫁入慕容家才使娘家衰败。我明白这点,慕容胜何尝不明白?有仆兰氏做主的一天,慕容家永远都会在他们的控制之中。只是可惜了母亲,还是带有这样的一份妇人之仁。

  “七哥他还好么?”我诺诺的问了一句,至从那天七哥冷笑离开后我便再也没有见过他。此时我不敢再看母亲泪影,只能用七哥来岔开话题。

  母亲一听见我提起七哥,她的眼睛明显的亮了一亮,一闪而逝却还是被我捕捉。紧接着,她从那梨木雕牡丹的梳妆台上重新拿了一把完好无缺的梳子,“影儿只是一时想不通,过些日子会好的。”细密的梳齿顺着我那何止三千的烦恼丝,母亲手很轻柔,怕微一用力便会扯疼我一般。

  门被猛然的推开了,一阵寒风随着灌入屋内。“絮儿,”七哥喊着冲了进来,见母亲也在定了定神,轻声喊了声“母亲……”然后快步走到我身旁,白衣随着他的脚步而轻飘而舞,整个衣面光滑平整没有了上次所见的褶皱。倦怠也去了不少,只是那眼中的红丝密布,显然是夜夜无安眠的结果。

  母亲放下梳子,脸上多了份疼惜,“影儿,这是你妹妹的闺房,怎么可以这样随便的闯进来?”她虽然语气中带有质问,但是脸上却丝毫没有责怪的意思。

  七哥颔首笑了笑,摸着我那柔顺的头发说道:“这丫头从小便与我亲近,母亲莫要责怪。现在絮儿要出嫁了,我当然要来看看,仔细的瞧瞧,将她记在心里。”话锋一转对着我接着说道:“絮儿,千万不要让宫里的任何人知道你会武功,若是可以,我们也会再见的。”他笑的云淡风轻,可我却从他眼中看到一种无奈与惋惜。

     “我明白,”我忽然间便落了泪,声音也跟着哽咽起来:“七哥,絮儿等着你,一定要来救我。”虽然我们一直在朴兰氏的监视之中,但慕容府能残存到现在也并非无能。七哥刚刚的话虽然没有说明,但是我相信他。

     母亲见我哭泣,刚收拢的泪水又涌了出来,但是嘴上却说道:“絮儿不可乱说,你七哥……”她话没说完便也哽咽了,只是声音不大,犹如丝一般的绕着整个屋子。

  我们顿时沉默了,屋子里静的只剩下炭火燃烧的声音。

  瑟兮从门外走了进来,显然见到屋中是这副光景也吓了一跳,七哥多日没见,如今见了却是母亲在抽泣。于是瑟兮忙将手中的茶盏放到了桌上,转过身对着母亲回禀道:“夫人,宫里的喜娘和嬷嬷已经在外厅后着了。”

     母亲擦掉眼角的泪痕,端正了一下姿态对瑟兮说道:“让她们进来吧!”

妖后倾城:素手执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妖后倾城 或 素手执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

  • 爱悔可否从头来12章

    原标题:爱悔可否从头来12章书名:爱悔可否从头来第12章孩子没有了乔夜白是接到刘媛媛的电话火速赶回来的,刘媛媛在电话里告诉他,说莫思雨在家里勾引乔南风,躲在房间里干见不得人的事情。乔夜白一听还得了,马上驱车赶了回来,好巧不巧的正好听见两人这段对话。他阴沉着脸走进来,目光森寒的盯着乔南风:“下次没有我的允许私自回来看我不打断你的腿!”“凭什么我不能回来?这是乔家,不是你一个人的家!”乔南风反驳。“把二少爷请出去,以后这里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让他进来!”乔夜白淡淡的吩咐,很快进来几个保镖拖着乔南风就走。

  • 权海浮沉12章

    原标题:权海浮沉12章小说书名:权海浮沉第十二章镜中风景这种爱恨交加的感情很少有人能理解,怀着这样的情感左爱爱一心想把把张家良推上招商办主任的位置,到时自己肯定能掌控招商办,招商办是最容易出政绩的地方,这也是几位老大如此热衷的原因。顾明涛镇长和妇联的办事员王娟,隋超镇长和党政办的胡淑云副主任,看来还是床上得来的关系铁,都不遗余力的举贤不避亲,那左爱爱推荐自己是不是也因为自己和她发生了关系哪?当然这个还值得商榷。但对张家良来说,招商却是一件烦心的事,一个二十万人口的小镇,谁会下大本钱来投资?当然除

  • 十权十美12章

    原标题:十权十美12章小说名:十权十美第12章漂亮嫂子从县委办出来以后,肖致远只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劲,若不是怕影响到其他人,他一定要仰天长啸一番,本以为要去那龟不生蛋的东溪乡的,谁知转眼间竟成了县委书记的专职秘书,这其中的差距若不是亲身经历,简直无法体会。肖致远在出门之前,将县府办主任陈善良通知他去东溪乡工作的事告诉了卢劲松。肖致远注意到卢劲松听到他的话后,脸色顿时就阴沉了下来,很是不爽的说道:“这事你别管了,我来处理。”虽说这会没到下班时间呢,但肖致远却无处可去,县府办那边他是回不去了,县委金

  • 特品员工12章

    原标题:特品员工12章小说:特品员工第12章要露馅了半天,浮生如梦说话了:“大神,还在吗?”“在!”“刚才我认真琢磨了你的话,决定以站为单位组织发行员搞搞三洗活动。”“三洗?”我一时没有明白过来。“对,洗街洗楼洗门头。”浮生如梦说,“改变以往单兵作战的办法,发动全体发行员搞集体征订,发挥集团作战的优势……”我顿时对秋彤的敏捷思维和拓展能力深感佩服,刚才自己说搞活动,其实并没有想出具体如何搞,而秋彤却理解发挥地如此透彻。这一点,我自愧不如。我对浮生如梦的想法给予了高度的赞赏和积极的肯定,她呵呵笑起

  • 复仇总裁的契约娇妻12章

    原标题:复仇总裁的契约娇妻12章小说名:复仇总裁的契约娇妻第12章致命一击季宸好似并不意外她的反应,只是冷笑了一声,说道“既然宋小姐如此执着,那我们就只能在明天各大新闻的头版头条上,欣赏这些活色生香的照片了,就是不知道,宋总见了,会是什么反应。这么宝贝的私生女,居然做出这样的事,你说,会不会气晕过去?”他一手放上桌面,指尖轻轻敲打着,发出清脆的声音。却让对面的两人,心烦意乱。余慧芬气的连眼角的皱纹都明显了,厉色的说道“想不到堂堂盛世总裁,居然用这样不入流的手段!就不怕传出去让人耻笑!污了你盛世的

  • 隐婚甜妻放肆宠12章

    原标题:隐婚甜妻放肆宠12章小说:隐婚甜妻放肆宠第12章你要是不听话,可以试试熟悉的声音让夏星熠瞬间回头,“韩医生,麻烦你让我看看我弟弟。”毕竟是当着新来的小护士的面,这么堂而皇之的违反规定,韩子铭还是有些不自然的,不过想到那人黑脸冷声的模样,瞬间就清醒了下来。“你还是就在这看一看吧。毕竟他现在还没完全脱离危险,贸然进去也确实是打扰他。”这话说得倒也算不上是冠冕堂皇,所以目光并没有半点躲闪。“好。那我就在这多看看他。”女人一口应承下来的果断让还准备了好多话没说出口的韩子铭噎了噎,“行,那你在这慢

  • 一吻定情:国民老公请放手12章

    原标题:一吻定情:国民老公请放手12章书名:一吻定情:国民老公请放手第十二章嫉妒苏念生气了,剑眉倒竖着,“真无耻,怎么连这样的事也做的出!”他看见在抽泣的唐小婉,过去把她揽在怀中,安慰着说:“你别难过了,这件事我帮你。”唐小婉这一次很坚决地摇头,“不用了,我家里的事情还是要我自己来解决,你一插手这事就不好办了。”苏念叹了口气,再怎么说,那也是唐小婉的亲生父亲,他这个外人是不好干涉。“你打算怎么办?”“我还没想好,先假装不知道吧,反正只要我不签字,他们什么也得不到。”“嗯,你答应我,不管发生什么事

  • 撩妻成瘾:老公太凶猛12章

    原标题:撩妻成瘾:老公太凶猛12章书名:撩妻成瘾:老公太凶猛第十二章许寒盛世集团位于a市中心,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气势恢宏,走进去,扑面而来感受到的就是一种压迫感。在这里,就算连一个小小的文员也都是,昂首挺胸,健步如飞在办公室直接来回穿梭。徐可柔跟在秘书长段川身后,来到了秘书部。在经过一番自我介绍之后,徐可柔拿出了精心准备的礼物分给各部门的同事,都是些基础的小点心之类的东西,不会太贵重,但好在充满了心意。从小因为家世原因,徐可柔最擅长的就是讨人欢心。段川轻咳了一声,打破了逐渐热烈起来的气氛,作为一

  • 掳爱成狂:陆少狠狠爱12章

    原标题:掳爱成狂:陆少狠狠爱12章小说名:掳爱成狂:陆少狠狠爱第12章居然是他?突然的手术室门外传来一阵骚动,手术室的门被突然撞开。众人皆是一惊,只见一个怒气冲冲的男人出现在门口,他周身散发着骇人的弑杀之气,几乎能将周围的一切吞噬。左微呼吸一停滞,一眼便认出了他。陆哲堃?他来这做什么?“先生,这里是手术室,请你出去”医生正想上前阻拦,却被他一记眼神给逼退了回去。陆哲堃犀利的目光扫向手术台上的左微,径直朝她走来一把将她拉下手术台。“放开我!”左微挣扎着,可陆哲堃死死的扣着她的手腕没有任何松开的迹象

  • 伴君深闺12章

    原标题:伴君深闺12章小说名字:伴君深闺第十二章帕子上有血吗长水借了二两猪肉和三两牛肉回来,牛二壮家刚宰的猪,又送了他一根猪尾巴,正好够炒一桌子菜,还能再顿个猪尾汤。这么一大桌子菜,也不算委屈了冯夜白,朱大嫂想,把冯夜白伺候好了,他才能对沉央好,虽然不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可她跟卫夫子是一样的疼,这孩子已经够可怜的了,有好日子,就合该轮着她享才对。在朱大嫂家吃过晌午饭,沉央始终闹别扭不肯跟冯夜白回去,嘴里咕咕哝哝一直说他是骗子,她不跟骗子走,这里才是她的家。长水高兴得不得了,拉着沉央也不让她走。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