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妖后倾城:素手执天下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3 17:57:1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妖后倾城:素手执天下

第三章 逆子

听了他的话,我心里一热,眼泪顿时便要涌出,可是这样的情景我怎么能哭?

  父亲一听,更是生气,口中大骂着逆子就要抬手打向七哥。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七哥,莫要再气父亲了。”我忙喊了一声,然后快步走到七哥身边拉了一下他的袖子。七哥的性格一项都是如此,他认定的事情很难改变。我很幸运,姐妹兄弟之间他最为疼我。眼前父亲已经愤怒到了极点,我不能让他挨这个耳光。

  厅内顿时安静了下来,目光随之汇聚到了我的身上。于是,我笑了笑,“爹爹,七哥的执拗脾气您也知道,怎么还能动那么多气呢!再说,今天客人还在,这样岂不是让客人看了笑话?”

  父亲冷哼一声,收回了手,“絮儿,你怎么这时候跑来了?”

  我望向向着那个送来聘礼的公公,然后走到他身前屈身行了一礼,“听说席公公来,所以絮儿我来向公公行礼!”

  席公公数日之前下旨招我入宫,如今却又见面了。妖后倾城:素手执天下小说txt全文阅读见来人是我,忙从椅子上站起来,“奴才不敢当,过些日子慕容小姐便是皇上的妃子,那定然是奴才的主子,奴才怎么敢让小姐给奴才行礼呢!”说着他便要下跪叩首,我一把拉住他,顺势他便起了身。

    “公公这样说便不对了,絮儿如今正待闺中,看待公公如同长辈,晚辈给长辈行礼天经地义。若是公公不肯接受那絮儿当真是无颜见慕容家的列祖列宗了,连基本的礼仪都不懂的子孙慕容家定然会逐出家门的。”我语气温和,半似开玩笑的说道。

    席公公是宫中老人,当然清楚我入宫后并不一定会得宠,单单是我姓氏慕容这一条便是证明了我是人质而非后妃。虽然清楚,但是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显然刚刚我的一番话中他已经明白了慕容家的意思。于是笑着说道:“小姐客气了,奴才会尽心尽力的帮助小姐。163女性网这点,小姐不用多虑。”他望了一眼父亲说道:“大人不必担心,奴才心里明白。”席公公年龄的确有些大了,花白的头发被太监的拢冠束着,脸色满是深深的皱纹。

  七哥看到我来,原本想要说的话似乎被卡在了喉咙一般一句也说不出。冷哼一声,未告知便离去了。父亲见了,口中一边大骂七哥不懂规矩,一边又向席公公说:“让公公笑话了。”

  席公公的脸上有些尴尬,但是却不能说什么,于是只是笑了笑道:“少年轻狂,我们这些老骨头羡慕呢!”

  父亲望了望我,然后道:“絮儿,去寻你母亲,爹有话同公公讲。说明163woman.com

  我自然知道他们之间的谈话我不能听,即使是有关于我,我毅然不能听。于是,我欠了欠身子,缓缓的退出了大厅。

  门口的瑟兮见我出来深深的松了口气,“小姐,可吓死奴婢了,以为七少爷就要遭殃了呢!”

  我扫视了一眼大厅周围偷偷摸摸的下人,然后冷冷的道:“都散了吧!别在这里杵着,若是爹爹看见小心家法处置。”

  下人们最怕的便是家法,听我这样一说便鸟兽而散。

  瑟兮愣愣的望着,良久才道:“小姐,咱们要不要去听香水榭?”

  我很满意,如今的瑟兮真的是越来越了解我了。于是我点了点头便同瑟兮朝着听香水榭走去,只是心里却异常不是滋味。刚刚,我并没有同七哥站在一条船上,不知他是否会生我的气。妖后倾城:素手执天下小说txt全文阅读

  听香水榭是七哥单独居住的地方,离我的琴音小筑不远,慕容家的后院直接连着镜湖,而我们两个居住的地方正是后院离镜湖最近的地方。腊月的天很是冷,虽然穿着狐裘但是却挡不住冷风不停的往衣领里钻。瑟兮见我有些抖,从怀中拿出一个铜丝缠绕的暖手炉。可见,她一直被着,随时准备拿出来给我取暖。我感激望了她一眼,她笑了笑说道:“小姐,奴婢发现你当真是越来越温柔了。”

  “难道我以前就不温柔么?”我问。

  “哪里,只是更温柔了而已。妖后倾城:素手执天下小说txt全文阅读”瑟兮笑着说,然后跟着我继续往前走。

  手炉上传来融化手脚的温度,我细细打量着。它由一根根的铜丝打磨光滑后编制而成,其中穿插着缕缕精美的花纹,取暖的同时还散发出丝丝的香味,很是特别。“这看起来不像似离国的物件,你在哪里寻来的?”

  瑟兮没想到我会问起手炉,于是想了一会儿说道:“前些日子小姐第一次服用春光四沐的时候,七少爷冒着大雪送来的。”

  七哥送来的?那便不是很奇怪了,这手炉如此精美定然是七哥的收藏之一吧!

第四章 嫁前

正走着,眼前闪出一个人影,她不卑不亢的站在我面前,脸上冷得犹如这冬日难以融化的冰雪。望着我的那双眼睛中充满了恨意,她恨我,却不知为何。“少爷不会见你的,你还是走吧!”语气不善,一切想法都表现了出来,正是七哥带回来的那个来历不明的已歌。

  瑟兮想要上去理论,一把被我拉住,我缓缓的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参与其中。她不满的瞪了那嚣张的丫头一眼,愤愤的退回到我的身后。

  听香水榭由长长的曲桥将几个小块岛屿相互连接,岛屿上只建一间房子,四周全是娇艳欲滴的花,可惜这是冬日,自然是银装一片。我轻笑,伸手轻拉了下披着的狐裘,硬是要往前闯。那丫头显然没想过我会这样,一时间不知所措的站在那。

    不宽的曲桥被我们三人站的满当当的,她急了,气愤的大喊一声,“慕容轻絮,你不要这样不知廉耻。”

    “啪”

  我一巴掌打了过去,很响亮的一个耳光,虽然现在武功全失,但这力道也着实不小。已歌那白皙的小脸顿时肿了起来,五个手指印清晰可见。眼睛中满是不可思议,无论如何她也没想过我会动手打人。

    很显然她不是那种挨了打就默默承受的人,上前一步便想与我撕扯。瑟兮随时准备着,往我身前一战冷冷的道:“若是不想死,还是乖乖的好。”

    已歌已经明白了,此地是慕容家,还轮不到一个小丫头说了算。她望着我,恨意写满了双眸。全身气得微微颤抖,贝齿轻咬着嘴唇。

  我说:“我知道你喜欢七哥。”

  她瞪大了眼睛,眸中满是不甘与倔强。可是被我一语说破心思,她的脸还是带上了一抹嫣红,只是依旧嘴硬道:“慕容轻絮,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打回来。”

  “我等着?”我轻笑出声,“我看你还没明白你在哪里,这里是慕容府,不是你撒野的地方。”我深深了吸了口气,冰冷的冬日浸凉了我的心。“既然你拦着,那今天不去看七哥也罢。”说完,瑟兮便很体贴的伸出手扶住了我,然后我们两人便缓步转身离开了那里。

  身后的已歌仍旧在那曲桥上出神,看她的反应着实像一位大家闺秀,想来从小到大没受过什么委屈。可是这样的她,作为一个丫鬟怎么可能活的长久。丫鬟,命运便不可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就如同我入宫一样,踏过宫门的那个坎,以后便再也不是慕容家的小姐了,只是朴兰硕的玩物,只是牵制慕容家的一根线而已。

  回到琴音小筑正见僩兮站在那里,玲珑的身影并不因为冬日穿的厚重而变的臃肿。见到她,我便想起了那个让我依旧难以放下的影子,于是忙问:“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僴兮明丽的脸上闪过一丝愧疚,细长的丹凤眼中流动着一抹愤恨,但是她依旧告诉我:“小姐,那公子不在,来画眉岛上赴约的是他的书童。那书童说,他家主子回去了。我告诉他小姐的消息,他却说,他家主子身边美女如云,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处处皆是。少了我们家小姐一个,想来没什么大碍。”

    听了她的话,我的心猛然一揪,原来我自视清高,自认与他爱的海誓山盟,只不过是他群芳中的一点红缨而已。花园逛腻了,所以就出来找点野花欣赏。虽然如此,但是心里还是难受的很,只感觉那碰碰跳的心正一下下的撞在刀尖上一般。低下头,望见左手上缠绕的红菱丝线,忽然间,嘴角挂上了一丝嘲笑。我真傻,竟然这样轻易的就相信一个男人,世界上根本不会有什么海誓山盟。

  瑟兮见我一句话不说拉着僴兮就往外走,僴兮也明白,刚刚的话对我的打击实在不小。我们之间的爱情,她们两个很是清楚,然而此时……于是,她们便离开这里,给我一个人独自空间。

    屋里从新静了下来,我坐在那梨木的梳妆台前,望着铜镜中原本应是清灵秀美的容颜上带着一种悲伤的韵味。没想到,这样的我竟然增加的一份楚楚动人显得更加美丽,让人忍不住想要好好的怜惜。叹息了一声,此时的我还有什么不好的么?即使他忘不了自己又如何?难道真的可以如愿以偿的嫁给他么?我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想想,我太傻,为了一个什么都不了解的人伤心。至少,现在不该是我伤心的时候。原本便是让僩兮告诉他我已经死了,不就是想要让他也放掉这段感情么?可是如今,自己却牵绊在了其中。

第五章 心有所属

腊月十七的夜晚,停歇了半个多月的雪又重新下了起来。屋外鹅毛翻飞,一阵阵的风声犹如哭诉。不多时整个慕容府便被白色掩埋起来,留下的只是风吹过而顺势起的旋儿雪,起,落,再起,再落……反反复复不知道多少遍。

  我静静的躺在床上,只是感觉睡不着。屋里的灯火不算是很明,光影凌波错动犹如那日的镜湖。我还记得,镜湖正是我们相遇的地方。

  思绪如同浪潮,层层叠叠的向我袭来,眼前犹如又看到了那个蓝色的身影,他的嚣张,他的跋扈,他放荡不羁的笑,他因我而痛的双眸,我们之间,真的没有海誓山盟么?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屋里豁然亮了起来,瑟兮举着灯,然后牵引着母亲走过来。僩兮快了一步来至我的床边,轻声唤道:“小姐,是时候起身了。”

  我吃力的坐起来,用手揉了一下额头。昨夜浑浑噩噩的,心里似乎更乱了。我抬眼望了一圈,见母亲正望着我。苦涩一笑便唤了一声,“母亲。”

  母亲走过来,坐到我的床边,“絮儿,该起来梳妆了。”

  我顺从的点了点头,任由瑟兮与僩兮服侍着我穿衣洗漱。少顷,一切妥当后便坐到了梨木的梳妆台前。母亲手里拿着镂空的牡丹梨木梳子,一下下帮我梳理着浓密乌黑的长发,双眼有些红肿,虽然她已经用香粉遮盖,但还是被我看了出来。

  我伸出手,轻轻的按在她的手上,她的手很冰,被突然而来的炙热烫灼了一下,“母亲,你放心,女儿定然会在宫里好好的活着。”我说的坚定,也正是母亲犹豫良久未曾说出的嘱咐。

  她的手微微抖动了一下,手中的镂空牡丹梨木梳子垂然而落,“啪”的一声轻响摔成了两截。我抬头望向母亲,见她愣愣的望着地上的两截木梳出神,泪水不知不觉间如同断线南珠一样悄然滑落下来。抖动的唇间凄楚的吐露着我的名字,“絮儿……”

  “嗯……”我伸出手将她脸颊上的泪水擦拭掉,轻声安慰她道:“母亲不要哭泣,絮儿什么都懂。”然而说着心中却突然涌出一丝气愤,我轻笑两声继续说到:“他仆兰硕不是想要控制咱们慕容家么?那就让他看看,这天下终究该是谁的。”

  母亲听了我的话显然吓了一跳,“絮儿,不可。娘只是想让你在后宫平平安安的活着。”她的手不住地颤抖,转而轻叹了口气:“娘跟你爹不同,所以娘不愿意你为了那些陈年旧事却以身犯险。”她语气中带着深深的无奈,出自名门的她正是因为嫁入慕容家才使娘家衰败。我明白这点,慕容胜何尝不明白?有仆兰氏做主的一天,慕容家永远都会在他们的控制之中。只是可惜了母亲,还是带有这样的一份妇人之仁。

  “七哥他还好么?”我诺诺的问了一句,至从那天七哥冷笑离开后我便再也没有见过他。此时我不敢再看母亲泪影,只能用七哥来岔开话题。

  母亲一听见我提起七哥,她的眼睛明显的亮了一亮,一闪而逝却还是被我捕捉。紧接着,她从那梨木雕牡丹的梳妆台上重新拿了一把完好无缺的梳子,“影儿只是一时想不通,过些日子会好的。”细密的梳齿顺着我那何止三千的烦恼丝,母亲手很轻柔,怕微一用力便会扯疼我一般。

  门被猛然的推开了,一阵寒风随着灌入屋内。“絮儿,”七哥喊着冲了进来,见母亲也在定了定神,轻声喊了声“母亲……”然后快步走到我身旁,白衣随着他的脚步而轻飘而舞,整个衣面光滑平整没有了上次所见的褶皱。倦怠也去了不少,只是那眼中的红丝密布,显然是夜夜无安眠的结果。

  母亲放下梳子,脸上多了份疼惜,“影儿,这是你妹妹的闺房,怎么可以这样随便的闯进来?”她虽然语气中带有质问,但是脸上却丝毫没有责怪的意思。

  七哥颔首笑了笑,摸着我那柔顺的头发说道:“这丫头从小便与我亲近,母亲莫要责怪。现在絮儿要出嫁了,我当然要来看看,仔细的瞧瞧,将她记在心里。”话锋一转对着我接着说道:“絮儿,千万不要让宫里的任何人知道你会武功,若是可以,我们也会再见的。”他笑的云淡风轻,可我却从他眼中看到一种无奈与惋惜。

     “我明白,”我忽然间便落了泪,声音也跟着哽咽起来:“七哥,絮儿等着你,一定要来救我。”虽然我们一直在朴兰氏的监视之中,但慕容府能残存到现在也并非无能。七哥刚刚的话虽然没有说明,但是我相信他。

     母亲见我哭泣,刚收拢的泪水又涌了出来,但是嘴上却说道:“絮儿不可乱说,你七哥……”她话没说完便也哽咽了,只是声音不大,犹如丝一般的绕着整个屋子。

  我们顿时沉默了,屋子里静的只剩下炭火燃烧的声音。

  瑟兮从门外走了进来,显然见到屋中是这副光景也吓了一跳,七哥多日没见,如今见了却是母亲在抽泣。于是瑟兮忙将手中的茶盏放到了桌上,转过身对着母亲回禀道:“夫人,宫里的喜娘和嬷嬷已经在外厅后着了。”

     母亲擦掉眼角的泪痕,端正了一下姿态对瑟兮说道:“让她们进来吧!”

妖后倾城:素手执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妖后倾城 或 素手执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小说 日久生婚:顾先生的蜜宠娇妻 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日久生婚:顾先生的蜜宠娇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日久生婚:顾先生的蜜宠娇妻目录预览:第009章:小情人第010章:服从第009章:小情人小妻子把手抬高,看着腕里戴着的手镯,索性取下来对着阳光,开心地笑着,那神色,那模样真的像那个人。他把车停了下来,就这么痴迷地看着。老天是否真的有安排,这么一个名字,这么相似的容颜,敏敏,是你化身的天使么。她亲一亲,往天空一丢,他看得倒吸了口气,这个小妻子知不知,这蓝玉镯是何等的珍贵。幸得,她接住了。他松了一口气,只不过片刻之间,听得她一声惊叹,玩火终

  • 小说 禁爱少女 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禁爱少女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书名:禁爱少女目录预览:第八章他和我一样第九章逃出生天第八章他和我一样我一直觉得幸福对于我来说是那么遥不可及,好像星光一样触摸不到,此时真正的感受到这两个字,反而有种做梦般不真实的感觉。但我明白,他的身边不止会出现一个蒋梦媛,莫玉哥哥那么优秀,从来不缺人追求。我抱着膝盖坐着,低着头忽然觉得心脏像是被棉花堵了似的,难受得说不出话。“你怎么又不说话了?跟个闷葫芦似的。”“没什么,我就是在想,我要珍惜和莫玉哥哥在一起的每分每秒,以后,莫玉哥哥迟早会属于别人的。”莫玉

  • 小说 前妻太鲜吻不够 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前妻太鲜吻不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书名:前妻太鲜吻不够目录预览:第八章:惊艳第九章:准备摊牌第八章:惊艳清晨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照了进来,床上的程子骁睡得正香。他伸手朝着一旁揽去,想把秦知暖揽入怀中,好好调教一番。哪不知,身旁哪还有佳人,身旁的床单早已失去了温暖,冰冷使得程子骁不得不睁开双眼。他两眼扫视着面前的客房,旁边的卧室传来叮咚的声响。起身套了一条裤子,赤裸着上半身的他朝着隔壁走去。当他看到一身准备齐全的秦知暖时,抱着胳膊,靠在门边,冷笑道:“你这是要去什么地方?”“去公司,还有一堆杂

  • 小说 桃运兵王 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桃运兵王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桃运兵王目录预览:第8章会做早餐的男人第9章以身相许第8章会做早餐的男人叶飞并没有立刻说话,沉默了一下,似是在思考什么事情,忽而他又哈哈大笑了起来,“小姐,你的想象力还真不是一般的丰富啊,这样都能够想得出来,果然强大。”他话锋一转,变得严肃了起来,“戳,早知道我就不浪费力气去救你了,还落得这样一个罪名,好人难做,还不如当流氓。”方琳没有想到自己说这些话,会让叶飞的情绪发生如此大的变化,自知自己不该那样说,可是她又不想向他说什么道歉之类的话。不是她不想说抱

  • 小说 桃运特种兵 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桃运特种兵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桃运特种兵目录预览:第8章救人第9章修路第8章救人听到肖雪的尖叫,耿祥武猛地转身看去。山崖上,董倩两只脚已经悬空挂在了石壁上。整个身体的重量完全指望右手抓着的石块。耿祥武大惊失色,想也不想,身子猛地向前扑出。石壁上面的平台上,陆瑶肖雪紧张的小脸惨白,趴在平台上看着下面的董倩,惊恐的不住大喊:“倩倩姐,小心啊!”声音清脆却又充满了惊恐,在这清晨的大山里,更增加了几分紧张的气氛。“别担心。”董倩的声音很是冷静。耿祥武眉头紧皱,抬头向上看看,顿时打消了爬

  • 小说 我的冰山女副总 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的冰山女副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名:我的冰山女副总目录预览:第8章业绩排到了倒数第二第9章一个魔鬼女人第8章业绩排到了倒数第二但接下来这几天没再被林冰给召唤,运气实属不错,但我这个月随了上次下的一百台订单再也没有出单了,心急如焚,打电话给客户都说目前还没有打定主意进新品,但他们都有下订单的意向,我急得啊,虽然在公布考核业绩的上午刘蓓给我透露了一点风声,我的业绩应该不算是垫底的,还有一个同事的业绩比我低,听到这点我的心稍为踏实了一点,但我担心的是别人会不会在短短几个小时里面有新的订单

  • 拼命成长

    你曾以不在年轻过的模样热爱歌词你的心中有木吉他自己给自己哼的歌写的诗在暮春的黄昏下你光着脚丫在围墙下操场上没有开花你记得她说最爱4月的夕阳西下6年后的今天你们各自天涯时光啊月光夕阳后的午后月色下的悄悄话那时你不知道前途在哪儿那时他不知道毕业后操场上会开花那时最美的是傻不看过往只有眼下擦调木其他的灰唱歌给他不在在呢的她唱歌个自己听拼命成长忘记过往

  • 【雅昌快讯】湖畔观梅鹤 云起圃隐轩:一名80后艺术家的朴素山水观

    2018年4月22日下午,湖山云起-梅鹤圃山水画作品展在杭州西湖天地隐轩美术馆开幕,80后艺术家梅鹤圃(右一)创作于2017年底至2018年初的36件山水新作亮相。图为展览现场湖山云起-梅鹤圃山水画作品展展览现场2018年4月22日下午,湖山云起-梅鹤圃山水画作品展在杭州西湖天地隐轩美术馆开幕,80后艺术家梅鹤圃创作于2017年底至2018年初的36件山水新作亮相。艺术家本科和研究生先后求学于浙江大学和中国艺术研究院,做过编辑,研究过艺术史,后投身创作,实践与理论同步,这种经历对于他的创作确有裨

  • 欧洲曾刮过一阵风,从此日本文化在全球雄起

    19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西方兴起一股喜好日本物品的日本艺术热潮。人们普遍认为这股首先席卷巴黎,再从巴黎流行开来的日本风尚,起始于1856年的一则小事件。当时一位法国艺术设计师、铜板蚀刻画家菲利克斯·布拉克蒙在他的印刷商的印刷工坊里,看到了一本葛饰北斋的木刻版画小画册。布拉克蒙对此大感兴趣,最终得到了这本著名的《北斋漫画》画册并随身携带,热情地向他的艺术家朋友们推荐,其中包括马奈、德加等。布拉克蒙自己也不断地从葛饰北斋的作品中为他的瓷器装饰设计寻找灵感。▲葛饰北斋《北斋漫画》将这件小事归结为日

  • 元代釉里红瓷器,论其更具收藏的价值

    元代瓷器在陶瓷装饰历史上有着一个划时代意义。景德镇元青花瓷的精美成熟让人惊叹,元代釉里红伴着元青花瓷也放出异样的光彩。元釉里红的存世量稀少,被发现刊载的仅几十件而已。元釉里红是陶瓷装饰历史上重要发明之一。它为釉下铜红彩绘,烧成难度大,特殊性强,因而有自身的装饰特色,本文就个人的视觉角度,试论元代釉里红一些基本特征一,元釉里红的呈色元代釉里红以氧化铜为呈色剂,绘画在瓷的胚胎上,盖一层透明石灰质青白釉,高温烧制而成,烧成中要求强还原气氛和适当的温度控制。元釉里红发色呈现红紫、黑灰、荤散等变化,主要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