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王妃有点毒6章

2017/11/3 3:34:1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王妃有点毒

第六章 学毒(1)

骆颜辛苦地陪着韩彬演了出好戏,好在今天的重要人物也深陷其中,在踏出宫门的那刻,如释重负。来自163woman.com

韩彬并没有与自己一起回府,骆颜觉得十分庆幸,不想见的人没有出现,其余人也没有多刁难自己。

马车不停地有着,骆颜有些心神不宁,心中一直梗着把刀,马车有些颠簸,骆颜心知离靖王府已经不远了,伸手摸着袖子里的那只香袋,硬硬的。

她依然十分清楚地记得喜儿对自己做的口型:灰色鸽子。

是她那天放走的那只信鸽,喜儿故意用口型告诉自己,显然她清楚这只鸽子对自己来说有多么重要。描述鸽子的颜色,证明喜儿还没有拆看信的内容。喜儿,你可知道,你帮了我大忙!

不久,马车果然停在了靖王府外,骆颜不等青锁上来扶,就提着裙摆自己往府里走。

骆颜是最讨厌宫里的这些俗套礼节了,更受不了那些妃子去哪手都得递给个人扶着,又不是软骨头。163女性网或许骆颜本就来自东月,自小也没有这么多规矩,固然十分不喜欢。从前那么多年,若不是不想在韩修面前失了分寸,才不会次次忍着,受尽欺辱。

如今她看透了,自由了,她曾发过誓,她是东月的殷骆颜,不是西楚的殷骆颜。

骆颜疾步回到房间,将青锁吩咐了下去,从袖子中掏出那只香袋,拆开一看,各种香草里果然藏着个被卷着的信纸。

取出,摊开来看,果然来自东月。信上明白的表示东月此后定与西楚势不两立,并催促骆颜速回东月,与长老们共同商议权位和灵的事宜。

骆颜注意到灵这一字眼,果然应了自己心中所想。来自http://www.163woman.com/看来,爹爹出事,东月无主,灵的权利至今无人接管,她身为殷离的唯一女儿,接管东月和灵,自然理所应当。

骆颜莞尔一笑,韩修,我不会放过你!

拿过纸笔,将东月的问题和灵的接管问题一一吩咐写下,晾干,卷好。一声哨响,不多时,一只信鸽便飞出了靖王府,直奔东月。

一气呵成做完这些事情的骆颜,彻底地摊在了椅子上,如释重负。心中怀念起幼时与爹爹在一起的时光,美好,幸福。

可是,物是人非,她现在面临最关键的问题,就是顺利的接管东月和灵。这关乎着她的复仇大计。王妃有点毒6章

是夜,门外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骆颜蓦地睁开眼睛,一把扯过被子,将自己裹了个严实,翻身躲到床榻里面去。

韩彬,你休想再碰我一下。

可是,过了很长时间,骆颜也没有看到韩彬进来,一时有些好奇,从被子里跳出来。

不好,有毒!

鲜红色的烟雾自门缝飘进来,待骆颜伸手捂住口鼻时,却为时已晚。一阵晕眩,便没了知觉。

韩彬,你好卑鄙!

再醒来时,骆颜却躺在一张干净的木床上,窗外的吵嚷声不绝于耳。骆颜皱着眉头支起身子。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死丫头,好没良心!”

一浑厚的声音在骆颜耳边想起,回头一看,差点叫了出来。

“师父!”骆颜跳下床,跑到玄鹤子身边,扯着他的衣衫,像多年前一样。

玄鹤子收起手中的墨扇,朝着骆颜的脑袋就是一顿猛敲,这是玄鹤子一贯惩罚骆颜的小动作。

受罚的骆颜却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咯咯咯咯的笑着,她的这个师父,总喜欢故弄玄虚的吓唬自己,却从来都不舍得真打自己一下。

“臭丫头,嫁人了都不通知师父一声儿,来来来,带我喝你喜酒去!”玄鹤子发着小孩子脾气。

骆颜一听,脸色有些难看,玄鹤子观察到骆颜的微小变化,心知他的这个徒儿定是为了失去父亲而伤心难过。

转而又拿骆颜来着玩笑,“不知道那靖王张啥样,有没有你风流倜傥的师父好看?”

骆颜头上飘出许多黑线。王妃有点毒6章她的这个师父还是一贯的口无遮拦,想说什么说什么,还专挑自己的痛处。

玄鹤子看着骆颜的反应,额头上渗出一层汗珠,莫非自己又说错话了?这孩子在西楚究竟经历了什么?怎么看起来这般憔悴?

“师父,都是徒儿不好,当初没有好好跟你学毒,徒儿知错,但是,从今天开始,师父能不能重新教徒儿学毒?”骆颜一本正经地看着玄鹤子。

玄鹤子的毒不仅在东月,更是在整个江湖上独一无二,堪称一绝。年近半百的岁数,却拥有着张不老神颜,健硕的体格,丝毫看不出这是个半百的老人。

“臭丫头,终于开窍了!”玄鹤子抬起扇子敲着骆颜的脑袋,“为师昨晚用了一点蛇胆香就迷晕了你,你说你之前都在为师这学了些什么?”

骆颜惭愧的低着头,喃喃着,“若你当初不花天酒地,今天我还能被别人欺负么……”

玄鹤子将头一歪,把骆颜方才的话听了个大概,“什么?被人欺负?说,这江湖上哪个不长眼的龟孙儿,敢欺负我玄鹤子的徒儿!”

“怎么会有人欺负我呢,师父你想多了,呵呵。”骆颜强掩着难色,笑着看着玄鹤子,早就对骆颜的小心思通透的玄鹤子,此时却一笑而过。

除了殷离,就数自己最了解她的这个徒儿了,再难过的事情都不肯说,坚强的外表,柔软的心。

“既然如此,从今往后你要跟着为师我好好学,心无旁骛,你能做到吗?”玄鹤子打开折扇,一本正经的看着骆颜。

“徒儿会好好听从师父的话!”随即,骆颜立马答应,她知道,她的师父最疼爱的就是她了。

玄鹤子点了点头,从怀中掏出支通透的白玉萧来,“拿好了,跟师父走!”

骆颜接过这精致的白玉萧,不明所以然的看着玄鹤子。玄鹤子单手抱着娇小的骆颜,跃身翻上屋檐,而后又一个转身,二人便消失了个没影儿。

再回神儿之时,俩人已经来到了个崖谷之中,四周茂密的丛林,古老蜿蜒的树干一节连着一节,甚是惊悚,偶尔几处枝干上盘着几条颜色不一的毒蛇。

“师父,你带我来这个鬼地方干嘛?”骆颜躲到玄鹤子身后,有些害怕。

玄鹤子摇着手中的折扇,“在东月这种地方多了去了,怎么今儿个你倒怕起来了?”

骆颜已经又多年没有再回东月了,再看看眼前的景象,搜寻着脑海中的记忆,确实,师父说的没错,这种地方在东月可谓是随处可见,确实不足为奇。

大概是自己养尊处优惯了,住在西楚的皇宫中,出门有人搀着,睡觉有人陪着,就连方便一下也有人伺候着。现在让她再过上在东月的那种不羁的日子,她倒还真不习惯。

“徒儿不怕!”,玄鹤子听后,邪魅一笑,“跟我来。”

二人相伴穿梭在崖谷中,草丛中千奇百怪的毒物随处可见,每走一步,脚下就能蹿出几只毒蜘蛛来。骆颜只紧紧地跟在玄鹤子身后,她确实是害怕这些东西。

越往里走,林子就愈发茂密起来,不一会儿,一个十分隐蔽的洞穴映入眼前,玄鹤子指着这个洞穴,示意给骆颜看。骆颜四处打量了半天,也看不出这地方是个洞穴,除了草藤还是草藤,密密麻麻,根本就看不出个什么来。

玄鹤子有些无奈,让骆颜拿出刚才给他的那支白玉萧,“吹响它,你就知道了。”

骆颜很听话,乖乖的从袖子中掏出白玉萧,她很熟悉,在东月,她最擅长萧笛之类的乐器了。所以,区区一支萧,是难不倒她的。

一首悦耳的《金蛇狂舞》便被骆颜吹奏了起来,箫声回荡,原本紧密的崖谷,此刻却显得十分空旷,婉转的箫声像四下里散去,充斥着这里的每一个角落。

玄鹤子摇着折扇,在身后的树上欠了欠身,微眯着双眼,似乎很享受着这一切。

可是,还未等骆颜吹完,面前的草藤突然间剧烈的抖动了起来,骆颜慢慢停下,就这么一瞬间,玄鹤子一把把骆颜抱起,飞到空中。

草藤遮盖的地方‘轰’的一声儿被炸开,一条深深的洞穴赫然的显现出来。骆颜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师父说的果然没错,这里真的又一个洞穴。

而且……

下一秒出现的景象,更是让骆颜惊的下巴都快掉了下来。

一条足足有棵树粗的大蟒蛇从洞中跑出,张着的血盆大口,骆颜看着,应该都有两个水缸宽了。

“送你的礼物,喜欢不?”玄鹤子抱着骆颜,转身飞到一颗树上。

“礼物?师父你在跟我开玩笑吗?送人礼物哪有送这么恐怖的东西的啊!”骆颜简直是不敢相信玄鹤子的话,他送的这是礼物呢,还是送自己归西呢!

“你可别小瞧它,它可是能精通人性的,它只认主人,不信你再吹个试试?”

骆颜将信将疑的再次拿起白玉萧,轻轻的吹完刚才未吹完的曲子,果然,树下的那头红色巨蟒慢慢爬到一颗树干上,安安静静。

骆颜觉得十分有趣,转头看着玄鹤子,“它能听懂我说话吗?”

玄鹤子一歪脑袋,“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王妃有点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王妃有点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

  • 权门毒妻18章

    原标题:权门毒妻18章书名:权门毒妻第18章你不记得我了吗?顾奕挂了手机,迅速出了门。电话的另一端,沈念深的手机掉在桌下,屏幕亮了一下,显示对方已经挂了电话。顾奕开着迈巴赫,后面跟着两辆军用越野车,天刚刚亮,他的车就开到郊区的一个废车厂里,他的保镖在前面掩护,到了门口,他握了下手里的枪,冲上去,一脚踢开铁门,里面空荡荡的。韩铭上前去,只见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尸体,除了一个脖颈动脉被咬断的,其他的人均中了枪伤,地上有被割断的绳索,还有被撕破的衬衫,还有七八个带着血肉的指甲,脱离了人体的指甲已经变暗,

  • 骑君难下:傻妃倾城18章

    原标题:骑君难下:傻妃倾城18章小说书名:骑君难下:傻妃倾城第十八章和皇上搞暧昧“真是个没良心的女人。”欧阳漓抬手。手指拂过她的脸颊,轻柔缓慢。看着她如蝉翼般抖得厉害的睫毛,似有若如地看了口气:“真叫朕心寒。”什么乱七八糟的,苏念菡写满疑惑的眸子迎上欧阳漓的脸,很是无辜。“怎么,五年前,朕给你的疼爱,都忘了?”“疼爱?”苏念菡明显很诧异,以至于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明明只有疼,哪有爱?”说完她就后悔了,脸即刻红成苹果,猛低下头。却被欧阳漓捏住下巴,生生又给昂了起来。“看样子,朕记得的,比你多。”

  • 妃凰纪:锦绣嫡女18章

    原标题:妃凰纪:锦绣嫡女18章小说名:妃凰纪:锦绣嫡女第18章猫鼠游戏云锦绣定在门口,他的话如闪电击中她的每一个细胞,头晕目眩,六神无主。他知道她的身份,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刚刚那一幕,他是故意的。愣了五秒钟,她转过身来,眉眼含笑,“王爷不在京城祸害良家妇女,怎么跑到这里找劫来了?”轩辕秀瞳孔又一收,这云大小姐还是带刺的。昨在刚刚入夜,他的行队受到劫匪打劫,他本来打算一举消灭这些劫匪,但听劫匪头目说,他长得好看,绑他,什么这么好看的男人老大一定会喜欢的。敢在官道上打劫,他倒要看看这传说中的老大是何

  • 三界第一妃18章

    原标题:三界第一妃18章小说:三界第一妃第十八章好委屈的大皇子有的时候知道一个人的好坏,未必要亲身接触,从其他人的口中就可以听个八九不离十了,更何况一梦还曾亲眼见识过溟寂的骄奢淫逸。他在她心目中的形象,距离善良越来越远。不知不觉中,一梦在吵杂的厨房中度过了一上午,眼看着各道精美的菜色接连出锅,一梦也晓得应该是临近盛宴开始的时刻。果然,不到一刻钟,青黎和蝶语就赶了过来,两人手上皆拿着统一样式的白色面具,蝶语对众人道,“男人留在厨房中,女人每人领一副面具,上殿前侍奉。”“是。”众人应声,然后按照蝶语

  • 官场之阳18章

    原标题:官场之阳18章小说名字:官场之阳第18章大明星寒暄完毕,傅华说:“师兄,座位都订好了,我们进去吧。”贾昊说:“好的。”五人就走进了老舍茶馆,茶馆的门面很简朴,门厅没有豪华雅座,只在玄关挂一张节目单。沿古旧的木楼梯扶栏而上,楼道上挂满了字画和照片,橱窗里摆着各式工艺茶具,精巧雅致。傅华要领着贾昊等人往里走,就没有时间驻足细看。上得三楼,眼前便是数十张整齐排列的八仙桌,一色的仿红木高背椅;顶棚挂着四行十六盏八角宫灯,很像是一个办喜宴的宴会大厅;八仙桌之外的两厢,一边是出售纪念品的柜台,一边摆

  • 情自难忘18章

    原标题:情自难忘18章小说名称:情自难忘第十八章不动声色隔天。单君祁疲惫的靠在办公椅上,从知道真相的那刻他就失眠了,他只要眼睛一闭,林慕希绝望的身影就会出现。办公室门被打开,宋毅满脸严肃的走了进来。“君祁……”宋毅手上拿着文件,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把你调查的都说出来吧!”单君祁闭上眼睛,似睡非睡。真相早就知道了不是吗?他只是想知道当年善良的秦思瑶,为什么装疯的做那么多戏,利用自己对她的爱把林慕希陷害至此,是爱吗?不是,是愧疚。“秦思瑶在跟你交往期间还和一个叫罗旭的小混混来往,她想利用罗旭帮他做

  • 我和极品女上司18章

    原标题:我和极品女上司18章小说名称:我和极品女上司第18章有希望“小张小白来了啊。”徐莹目光在张文定和白珊珊脸上扫过,像是中午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似的,伸手指了伸茶几上的十多张纸,平静地说着,“这里面是一些公司的资料,他们极有可能会在我们石盘省投资,我们现在就要把这些公司记住,把他们能够影响投资决策的负责人和考察团队的人员记在脑子里,根据情况对症下药!”张文定拿起纸来看了看,看着上面写的各个公司的规模,预计投资额度,影响投资决策的人员的特征和喜好都很详细。他不禁心中暗暗佩服,徐莹还是很有些能力的,

  • 我们青春无悔18章

    原标题:我们青春无悔18章小说:我们青春无悔第18章黄三的手慢慢的从红梅的腰部绕开衣服伸了进去,贴在了她的皮肤上边。感受到红梅那光滑的肌肤,黄三心里十分的爽,嘿嘿一笑,顺着红梅的腰部就开始袭去。“三哥想要什么,梅子你难道还不晓得嘛?”黄三的小动作,作为当事人的红梅完全察觉到了。她只是微微的在黄三怀里扭了扭身子,只是她的动作不仅没有组织黄三的下一步动作,还直接帮了黄三一把。黄三的手由于红梅自己的神助攻,很自然的进了她的罩衣里。手底下十分有弹性的饱满触感让黄三眼前一亮。“梅子。”红梅也没想到自己的动

  • 朦胧世界18章

    原标题:朦胧世界18章小说书名:朦胧世界第18章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一时间整个神经都紧了起来。这种感觉和做完全不一样,她弄了没几下我就有点受不了了,脑子里一片一片的空白,呼吸都变的很急促。不过精神反映很快就压到了身体反映,看到趴在下面卖力表演的脸,我的心渐渐就冷了下来,身体也慢慢松了,尤其是那个地方刚开始挺的很厉害,但是现在已经半软。苏馨感觉到了,更加卖力,好像在证明自己似的:“怎么了啊甄宁,你怎么……”她想说我怎么没反映了,我往下躺了躺说可能是累了吧,再刺激点。这一晚上苏馨让我折腾的不轻,我

  • 绝品透视高手18章

    原标题:绝品透视高手18章小说名称:绝品透视高手第十八章然后张子涛才直接将他扔在了地上,冷冷的盯着他。“就算你是赵嫣然的未婚夫又怎么样,有你这样禽兽不如的未婚夫,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张子涛冷冷说道。显然,赵嫣然现在昏过去绝对不可能是普通的喝醉了或者睡着了,而是被两个卑鄙小人使用了迷药。奸计被看穿,王晓川的脸涨的通红,愤怒的说道:“我就是准备动手怎么了?她迟早不都是我王晓川的人,迟点早点和你这个外人的有什么关系?”“你嫉妒又有什么用,她是我王晓川的女人,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你能管的着吗?”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