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独家霸道:心尖囚宠5章(第五章料之中的残忍重逢)

2017/11/3 0:56:3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独家霸道:心尖囚宠

第五章料之中的残忍重逢

小雪一大早就被李桂兰叫醒了,李桂兰一脸严肃的坐在她的床边,说道:"小雪,你到底有没有责任感啊,现在几点了,你看一下!"

小雪抬起头看了看闹钟,然后不满的大声说道:"妈,你发什么神经啊,现在才6点啊!"

李桂兰瞪大眼睛看着她说道:"你现在是人家的保姆,不是固定的上班族,一旦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你就会被人解雇的,你知不知道现在那些有钱人的习惯是很苛刻的,你的那些拖沓的坏习惯最好是改掉,不然的话,以后有你受的!"

小雪无奈的爬下床,然后嘟着嘴走进了浴室。阅读163woman.com李桂兰冲着小雪的背影翻了一个白眼。

杨柔柔准备好了早餐,静静的坐在餐桌前面,等待着慕天龙下楼来吃早餐,可是等了好久,都没有看到他下来,以往这个时候,他应该已经起来准备上班了。杨柔柔疑惑的爬上楼,推开了卧室的门,她看到睁着眼睛躺在床上的慕天龙,疑惑的问道:"老公,你怎么了?"

慕天龙转过头看着杨柔柔的关切的样子说道:"柔柔,你说我这样坚持的呆在慕田集团有用吗?"

杨柔柔不知道昨天晚上慕天龙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情,但是她知道现在慕天龙一定十分的不好受,她缓缓的说道:"老公,我不知道妈跟你说了什么,但是你要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伤害的只会是你自己。"

慕天龙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杨柔柔接着说道:"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

慕天龙握起杨柔柔的手,然后激动的说道:"柔柔,你永远是我最爱的女人。"

杨柔柔害羞的缓缓的低下了头。女人最爱的不是钻石戒指和玫瑰香槟,是自己激烈的爱得到了自己所爱的人的回应。说明163woman.com杨柔柔缓缓的问道:"老公,你有没有想过离开慕田集团?"

慕天龙摇摇头,然后说道:"慕田集团里面有我太多的心血和希望,柔柔没希望你可以理解我。"

杨柔柔点点头,然后将自己的头埋入了慕天龙坚实而有力的胸膛里面。

小雪静静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管家和夫人少爷还没有回来,她无聊的摆弄着面前的杂志。就在她无聊的开始要骂脏话的时候,她听到了开门的声音,于是走向门口,恰好管家扶着天阳走了过来,管家严肃的看着小雪说道:"从今天开始你的工作就是好好的照顾少爷,少爷最近的身体不太好,需要有人细心的照顾,至于其余的事情,我会再找一个女佣的,还有你的工资从现在开始是双倍,你要好好的努力。"

小雪一听到有双倍的工资,就什么事情都没有多想,高兴的直点头,她走过去扶着慕天阳,然后缓缓的说道:"少爷,我们回房间休息吧。"

管家看着小雪和少爷的背影,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小雪现在还不知道夫人的心思,倘若她知道了的话,她将会是一个什么反应呢。

小雪扶着慕天阳来到了房间,她小心的把他扶到了床边,然后问道:"天阳,想不想喝水?"

慕天阳摇摇头,小雪想了一想然后问道:"想不想吃东西?"慕天阳还是摇摇头,他缓缓的接着说道:"我要弹钢琴。163女性网"

"弹钢琴?"小雪惊呆了,面前的这个白痴竟然会弹钢琴,这未免也太神奇了啊,钢琴有这么好学会吗,她问道,"天阳啊,你会弹钢琴吗?"

天阳点点头,说道:"天阳从小就学弹钢琴的。"小雪点点头,然后笑了笑,扶着他走到钢琴边,然后说道:"天阳,你要弹什么曲子啊?"

天阳没有说话,献给爱丽丝的曲调缓缓的从黑白的琴键之间飘散开来,悠扬的琴声伴随着慕天阳纤细的手指有韵律的摆动着。小雪静静的趴在钢琴上面痴痴的看着面前的慕天阳,这一刻慕天阳就像是一个白马王子一样在谱写爱的乐章,倘若他不是一个傻子的话,小雪简直就会爱上面前的这个男人。

阳光从玻璃窗倾泻而下,照在了天阳的身上,他刀削一样的脸庞和流光四溢的瞳孔,还有厚实性感的嘴唇,都像是一副画一样充满着蛊惑。小雪看呆了。

慕天龙一进公司,秘书杜若就急急忙忙的跑过来说道:"总经理,欧阳董事找你,好像十分着急的样子。"

慕天龙不知道最近有什么事情可以让那个女人计较的,他点点头,然后朝着她的办公室走去。推荐http://www.163woman.com/欧阳青青现在是慕氏集团的董事长,她的办公室在最顶层15楼,走廊里洋溢着辉煌的气势,那些散发着极其强烈的低调华丽的艺术气息的各种摆设就是在告诉那些来客这里的主人品位的优异和前卫,慕天龙看着身边的那些名人的雕像,墙上各种名人的画卷,还有脚下柔软的地毯,以及头顶的巨大华丽明亮的吊灯,这一切的一切将会是他的,总有一天,这里都是属于他的。

慕天龙推开门,走进欧阳青青的办公室,欧阳青青放下手里的文件,笑着看着面前的慕天龙说道:"天龙,妈最近都没有什么时间好好的关心你埃你不会怪妈吧?"

慕天龙摇摇头,然后笑着说道:"妈,你对天龙的关心已经够多了,天龙感激不荆"

欧阳青青笑了笑,然后将手里面的一摞资料扔给慕天龙,继续说道:"公司最近财务状况出了一点点的问题,我们慕氏集团在深圳那边的分公司要大批量的裁员,你过去处理一下,名单上面的人员是一定要裁掉的,还有,这个事情你若处理的好了,我会好好的考虑你未来发展的问题。"

"妈,裁员这种小事情,我会弄好的。"慕天龙心里一喜,他没有想到欧阳青青终于给了自己一点实权。

欧阳青青笑了笑,然后说道:"不过,你要想一想,你现在根本就没有什么威信,就算你日后上来了,底下的人不听你的那就不好了。这样吧,这次裁员就以你的名义,你全权负责这件事情,正好你也可以好好的把你的威信树立起来,为你以后的工作奠定一下基矗"

慕天龙犹豫的看着手里面的名单,裁员这件事情十分的危险,万一自己得罪了什么不该得罪的人的话,那自己就落入了欧阳青青的圈套了,难怪欧阳青青会笑着把这个事情给自己处理。欧阳青青看着慕天龙犹豫的样子,微微的摇摇头,然后说道:"这样吧,如果名单上面有哪些人不好处理的话,你可以跟我商量一下。独家霸道:心尖囚宠5章(第五章料之中的残忍重逢)天龙啊,你还是太稚嫩了,我如果真的要害你的话,怎么会这么明目张胆呢,这样的话,我是不是太傻了?"

"不,是儿子太傻了,是儿子不懂事,儿子会好好的处理这件事情的。"慕天龙说完之后就拿着名单离开了。欧阳青青看着慕天龙离开了办公室之后,愤愤的说道:"儿子?呸!你是那个贱人的儿子!"

慕天龙一回到办公室就把名单递给杜若,他紧张的说道:"杜若,你把名单上的人调查一下,看有没有人跟公司的高层有往来,并且关系不同寻常的,有的话圈出来。这些是深圳分公司那边要开除的职员。"

杜若点点头,然后说道:"总经理,你真的要照着董事长的指示把这些人都开除了?"

慕天龙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挥了挥手,杜若缓缓的走了出去。

小雪看着慕天阳弹钢琴的样子十分的意气风发,慕天阳看着小雪,然后说道:"弹完了。"

小雪惊喜的拍拍手,然后高兴的问道:"天阳真棒,这些都是你以前学的吗?"慕天阳缓缓的说道:"是天龙哥哥交给我的,他还教了我好多其他的,小雪,要听吗?"

"不要了。推荐163woman.com"小雪的心情一下子就冷却了,没想到慕天龙竟然也会弹钢琴,他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弹过钢琴,可能他是想要弹给杨柔柔听吧。她想到慕天龙抱着自己深情的样子,想到现在慕天龙正抱着另外的女人缠绵,这种巨大的转折和反差,让她此刻十分的难受,那种想要报复的冲动再一次涌上心头,那种满腔的怒火和不甘再一次的冲上了脑门,她气愤的紧握双拳。

"小雪,你怎么了?"慕天阳走过来,看着一言不发的小雪。小雪微微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然后不好意思的说道:"没......没什么,只是有点不舒服。"

慕天阳盯着小雪看了半天,然后说道:"如果小雪不舒服的话,就去上厕所吧,我以前不舒服的时候,妈妈都是让我去厕所,过一会儿就好了。"小雪笑了笑,她看着慕天阳纯真的脸庞,心情突然一下子就轻松多了。

慕天阳笑着说道:"小雪笑了,是不是不会再不舒服了?"

小雪笑着说道:"是啊,只要天阳在我的身边,我就不会不舒服了。"慕天阳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就在这个时候,管家上来说道:"等一下慕天龙少爷会来吃饭,小雪,你等一下帮少爷穿戴好之后,带他下来吃饭埃"

小雪站在那里愣住了,她虽然十分想要报复那个像梦魇一样缠绕在自己心头的男人,虽然她十分想要将那个男人千刀万剐,可是这么突然的相见,这么意外的重逢,实在是让她有些惊慌失措。

慕天龙一进门就说道:"等一下去我妈那里吃饭。"杨柔柔看着慕天龙慌张的背影,微微的有一些疑惑,自从慕天龙结婚之后,欧阳青青平时根本就不可能让他去家里吃饭,难道今天又要发生什么事情吗。

不一会儿,慕天龙就在二楼的卧室里面喊道:"柔柔,你不换衣服吗,等一下去我妈的家里,注意一下啊!"杨柔柔应了一声,然后就疑惑的走上楼去。

欧阳青青静静的坐在办公室里面,看着手里的文件,缓缓的说道:"天阳啊,妈为了你的幸福,可是费尽了心思啊,只要你有了孩子,所有的事情就好解决了。"她看着桌边那个相框里面的母子的笑脸,那是慕天阳小时候和自己照的照片,那时的慕天阳还是一个活泼正常的孩子,有着向日葵一样的笑脸,有着正常人的喜怒哀乐,可是自从那次游泳场溺水事件之后,慕天阳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好险医生说他还可以传宗接代,否则的话,欧阳青青也不会坚持到现在。她看了看墙上的时钟,然后笑着说道:"是时候了。"她起身缓缓的离开了办公室。阳光从巨大的玻璃窗里面透射进来,将这个女人的背影照得刚毅坚强。

杨柔柔挽着慕天龙的手缓缓的走进了那个冰冷的没有一丝温暖的家,当她嫁进了慕家之后,她就已经很清晰的感觉到了那个家的寒冷和无情,她实在是无法想象慕天龙从小就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面,他到底是承受了多少的苦难。

杨柔柔担心的说道:"老公,今天妈是真的为你践行的吗,还是......"

"柔柔,放心好了,那个女人毕竟是我的妈。"慕天龙笑了笑,然后抬起手刮了刮她的鼻子。

他们一走进家里,管家就走过来,笑着说道:"天龙少爷,你回来了。"

慕天龙点点头,然后问道:"妈呢,天阳呢?"管家礼貌的说道:"夫人还没有回来,二少爷正在房间里面休息。"

杨柔柔笑着问道:"最近天阳的状况怎么样,还好吗?"管家点点头,然后说道:"二少爷很好。"

管家带着他们来到了客厅,正好欧阳青青回来了,她看了杨柔柔和慕天龙一眼,然后笑着说道:"你们来了,管家,上去把少爷叫下来,吃饭了。"

小雪拉着慕天阳跟自己一起在房间里面看着小说,她发现在书架上面竟然有许多十分有意思的小说,慕天阳好奇的看着小雪,问道:"小雪喜欢看这个吗?"他指了指小雪面前的小说,小雪点点头,然后说道:"天阳,我告诉你啊,这本小说十分的有意思,这本书里面说......"

"小雪姑娘,麻烦你带着少爷下去吃饭。"管家推门走了进来,他说话的时候微微的有一些无奈。

小雪笑着说道:"好的。"然后她就挽着慕天阳的手,跟在管家后面缓缓的下楼去了。

欧阳青青笑着问道:"柔柔啊,天龙对你还好吧,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跟我说,我好好的教训他。"

杨柔柔笑着说道:"妈,怎么会呢,慕天龙对我十分的好。"她心里想着只要你这个老女人不要对天龙不好就行了。

慕天龙看着杨柔柔笑了笑,就在这个时候,管家带着小雪和慕天阳走了过来。

慕天龙看着迎面走来挽着自己弟弟胳膊的那个自己深爱的女人,这么意外这么突然这么意想不到的就这样在这个场合这个时间与她再一次的重逢了。他曾经幻想过与她重逢的各种时刻,在凉爽而浪漫的喷泉之下两人意外相遇,在一个转角之后突然相遇,但是他始终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在这个冷漠的家里,他和自己的妻子坐在那里看着她挽着另一个男人的手,笑着朝着自己走来。这时多么荒谬的一幕啊,就像是自己被人捆绑着,然后被人又狠狠的耍了一个巴掌,最可恨的是自己不能够反抗,不能够出声呐喊。

而这样的重逢不仅仅是慕天龙一个人的痛苦。

如果说在这个世界上对于小雪有什么可以比死更加痛苦的事情,那就无疑是看着自己朝思暮想多年的男人和他的爱人幸福的坐在自己面前卿卿我我。其实小雪在知道慕天阳的哥哥就是慕天龙的时候,她就想到过这个画面,也很坚定的认为自己是绝对不可能涌出什么悲伤的,但是显然她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当脑海里那残忍的一幕变为现实的时候,她彻底的奔溃了。 悲伤和愤怒倾巢而出,就像是被长着倒刺的荆棘紧紧的勒住了脖子,所有疼痛的呼喊只能够憋在胸腔里面剧烈膨胀。

慕天龙微微的张开嘴唇想要说什么,可是话到了嘴边硬是被自己咽了下去,他知道现在自己绝对不可以慌乱,因为杨柔柔和欧阳青青就在旁边,自己一个错误的举动,那么这么长时间以来的隐忍就全都变成了徒劳,他缓缓的低下头。他绝对不可能冲动的毁掉自己努力和奋斗的一切。

独家霸道:心尖囚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独家霸道 或 心尖囚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热门随机

  • 《凤女还朝,邪君宠入骨》《凤女还朝,邪君宠入骨》

    原标题:《凤女还朝,邪君宠入骨》《凤女还朝,邪君宠入骨》小说名:凤女还朝,邪君宠入骨第一章安然烽火三月,到处都是战乱。空气中弥漫死亡与腐烂的气息,令人阵阵作呕。平静没多久的战场传来阵阵的喧哗,天开始下雨,淋在穿着青色锦衣的男子身上,男子脸上布满了痛苦与自责。紧紧的抱着怀中已经失去了朝气与生气的冰冷尸体。男子的身旁是一个身怀六甲的红衣女子,红衣女子不断的捶打为自己撑伞的绿衣男子。绿衣男子眼中的悲痛不比他们少。“啊顾,你醒醒啊。你不是说过不会丢下我吗?”青色锦衣男子絮絮叨叨的低喃着,却已经唤不醒已经

  • 《强娶,总裁的棋子新娘》《强娶,总裁的棋子新娘》

    原标题:《强娶,总裁的棋子新娘》《强娶,总裁的棋子新娘》小说名字:强娶,总裁的棋子新娘第一章小姐,可以请你跳支舞吗?超豪华五星级酒店内正举行着一场规模宏大的宴会,宴会内酣歌妙舞、香气弥漫。整个会场以金黄/色为主,到处弥漫着一股浪漫的地中海风情。妇人们艳妆浓抹,绅士们彬彬有礼,水晶灯折射出的蓝色光芒在微颤的流苏配合下折射出一股迷离优雅的错觉。顾北北紧张的站在宴会一角,认真的盯着刚刚进门的漂亮男人。她认得他,他就是被电视、杂志争相报道的商业界奇才纪锦枫,他以不到三十岁的年纪便缔造出了商业界的不败神话

  • 《专宠女友,总裁请靠边》《专宠女友,总裁请靠边》

    原标题:《专宠女友,总裁请靠边》《专宠女友,总裁请靠边》小说书名:专宠女友,总裁请靠边第一章:初见世间每一次有情的初见,都是前世许下的依约相逢,在时光里久久相忘,今生,终于忆起你的模样。——题记C市。国际机场。鱼羽儿拖着小巧精致的行李箱下了飞机,跟着下机乘客一起走在出口通道里,她刻意放缓了脚步走在了最后,不愿挨挤在行色匆匆的人群中。走在她身旁的夏露却是一脸归心似箭的模样,见鱼羽儿闲庭信步不慌不忙,不由得有些心急,转头对她说道:“羽儿,咱们走快些吧,我男朋友说好来接我的,你坐我们的车吧,我让他送你

  • 《一品才女,帝君霸爱小娇妃》《一品才女,帝君霸爱小娇妃》

    原标题:《一品才女,帝君霸爱小娇妃》《一品才女,帝君霸爱小娇妃》小说名字:一品才女,帝君霸爱小娇妃第一章:红尘繁华莫留恋涩涩清风袅明月,荏苒纵往云起时。镜花水月如㛹娟,红尘繁华此殆尽。望城楼,在炽热下散发出一身的金光,威严直挺的身子耸立着。一眼望去,宣都城的容貌尽收眼底。尽管岁月匆匆,两边的鬓角早已发白,浓密的胡子也遮掩不住岁月的沧桑。可那阴鸷的双眸下,数不尽的柔光在他眼中绽放。曾经有一个人与他一同站在此处,现如今人去楼空。曾许诺:君愿与卿,共赏这锦绣江山,君卿天下。落寞的背影下,道不尽的姻缘泪

  • 《萌妻出没,霸道前夫很难缠》《萌妻出没,霸道前夫很难缠》

    原标题:《萌妻出没,霸道前夫很难缠》《萌妻出没,霸道前夫很难缠》书名:萌妻出没,霸道前夫很难缠第一章:离婚协议这一次,肖北鼓足了勇气终于从一个用了好几年甚至已经泛黄的帆布包里拿出了准备已久的离婚协议书,她一脸嫌弃得看着坐在面前的男人,冷冰冰地说道:“签字吧,签完字后我就会立马搬走。”凌修司目光呆滞,他觉得此时此刻一定要扳回一局,不然凌家必定会颜面尽失,而且之前肖北之所以能够嫁给自己,还不是因为凌家毫无条件地满足了肖墨升所有条件并且替他们肖家还了好几十万的高利贷,否则恐怕今生今世肖北都不会正眼看他

  • 《豪门强宠,恶霸老公撩婚不止》《豪门强宠,恶霸老公撩婚不止》

    原标题:《豪门强宠,恶霸老公撩婚不止》《豪门强宠,恶霸老公撩婚不止》小说名称:豪门强宠,恶霸老公撩婚不止第一章示威“夫人,外面来了个女人……”保姆语气顿了顿,看了一眼仍旧在修剪指甲的女人,吞了吞口水继续道,“那个女人自称是先生的情妇。”一双细长的手微顿,下一刻又恢复了剪指甲的动作,一双修长的眸子微微颤动,精致的面孔毫无动容,淡然开口道:“嗯,请她进来。顺便通知一下先生。”那保姆面露难色,应了一声便转身离开了。此刻,诺大豪华的客厅内只剩下易歌一个人,她僵直的后背靠在了松软的沙发上,吐出了一口浊气,

  • 《双生殿下:恶魔少爷在身边》《双生殿下:恶魔少爷在身边》

    原标题:《双生殿下:恶魔少爷在身边》《双生殿下:恶魔少爷在身边》小说:双生殿下:恶魔少爷在身边第1章你也是属于我们的“不要!爸爸!我不要被卖到别人家!我就要跟着爸爸!”死死地抱住硬是将自己扔到了一栋豪华别墅前面就要走的爸爸,音瑶哭得鼻涕都挤了出来。狠下心来,音勒还是强行将她塞到了一旁等候着的管家老爷的怀里,任由她哭得有多伤心欲绝,都不回头看一眼就转身离开。两眼泪汪汪地看着老爸的离开,音瑶忽然就不哭了。哭个屁啊!老爸都走了!不哭了!浪费她的泪水!抱着音瑶回到了别墅里面,管家老爷将她放了下来,胖嘟嘟

  • 《早安,丫头你太甜了》《早安,丫头你太甜了》

    原标题:《早安,丫头你太甜了》《早安,丫头你太甜了》小说名字:早安,丫头你太甜了第一章遇见恶魔顾萧那是一个萧瑟的夜晚。白晓看着,窗外的雨水,似乎整个城市都已经陷入了,阴郁的,雨水之中。窗外熙熙攘攘的人在雨中走来走去,似乎是在躲雨,又似乎,在享受雨水的淋洗。今天对他来说是一个别样的一天,今天开始他的人生就要逆转,他妈妈的人生也将逆转。妈妈改嫁了,嫁给了,顾叔叔,而这一天就是他们即将要去顾家的那一天,坐在轿车上,看着窗外,他内心之中只感觉到了迷茫,音乐就像这天气一样,似乎,没有任何的期许,只有脆弱和

  • 《邪妃无双》《邪妃无双》

    原标题:《邪妃无双》《邪妃无双》小说名字:邪妃无双第1章:大写的坑爹穿越“不要过来!看见了吗?我苏吉月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人,你要过来小心我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到时候打的你妈都认不得你!”苏吉月抄着小木棍嘴上喊着不要,身体却老实的向着身后悬崖挨近一分。“讲真,都什么时代了!有话好好说!武力能解决问题吗?”更退一步。“呜呜呜,你逼我做什么?五一出门旅行的那么多,你为毛追着我啊!我错了行不行,只要你放过我,我保证,这辈子,不,下下辈子也不踏进这黄山半步,行吗?”话落,脚下石头松动,苏吉月楞住,下一

  • 《官梯》《官梯》

    原标题:《官梯》《官梯》小说名字:官梯第1章村子里的灯光慢慢减少,整个梆子峪渐渐沉寂在黑暗里,这个时候,山里的露水开始重了起来,丁长生蜷缩在一个稍微大点的树洞里,远处即是进山的唯一的一条路,他不敢睡,因为他今晚干了一件现在想起来很后悔的事情。丁长生,今年十七岁,按说他现在应该是在高中读书,可是由于去年的一场山洪,他的父母双双在山洪去世,一时间没有人管他了,而家里的财产也被几个不怀好意的亲戚瓜分一空,所以不到一年的时间,一个原本前途光明的高中生就以令人嗔目的速度退化成了一个二流子。时间回到几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