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妃惑皇子心1章(第一章 你是孟瑶菁)

2017/11/2 13:30:4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妃惑皇子心
第一章 你是孟瑶菁

“弄醒她。说明http://www.163woman.com/”这是一个很陌生的声音。遥荆M慢慢的张开眼睛,眼前的景象让她立刻屏住了呼吸。她微微的眯起眼睛,审讯室里的女子,双手被缚。桌子上,放着一只牛皮纸信封。她有点蒙,开始努力的回想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代号M,你为什么要盗窃组织的机密文件。你将它传输给什么人?”遥荆M心里一凉,文件是上午师傅刚刚交给她的,怎么会是偷来的。推荐163woman.com

遥荆M一边在大脑里飞速回忆昨天发生的事情,一边笨拙的用隐藏在手表里的红外线切割器切断捆绑的束缚。她还是个新手,还未来得及接受组织指派的任务,自然也从没如此亲近的接触过组织,但规矩她是知道的。盗窃机密文件的下场只有一个,就是从这个世界上完全的消失,从无例外,何况她只是个从没执行过任务的全新杀手呢。

“遥荆M,为什么要盗窃文件,你的目的是什么。”

“碍…啊!”遥荆M急切的张开嘴,使劲的摇着头,却只能发出单调的音节。她说不出话,审讯又有什么意义呢。

“头,你也够逗的了,问哑巴问题。推荐163woman.com你能听懂她的哑语吗。”一个守卫戏谑的说到。

“哼,就是哑巴,我也能从她嘴里撬出东西来。只不过是该用的东西,还没用上罢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挂在他的嘴角上。

就是审讯官说话的功夫,遥荆M一个翻身跳到他的身后……。

遥荆M走出审讯室的时候,屋里已经是一片狼藉,谁也不知道她是如何用那未经实战的格斗术打倒守卫的。163女性网只见她神态自若大摇大摆的溜出门来,前脚出门,后脚就听见基地中的防控警报刺耳的尖叫起来。眼前的人追来追去忙成一团,却暂时没有发现站在这里的正是他们要找的人。

遥荆M按停了电梯,按下了到基地的最顶层的按钮。

一口气爬上了天台.,她推开天台上的铁门,迅速小心的移动到楼顶的边缘处并向下扫视了一眼,或许她想从天而降吧。忽然身后传来了冷冰冰的子弹上膛的声音。她心想,我真是倒霉到家了,这种地方居然也会有人看守……。

遥荆M慢慢的回过身来,黄昏里轮廓她再熟悉不过,那是昨天还对她和蔼可亲的师父,他正站在她面前,用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她。来自163woman.com

她看不清师父的面目。他背后的巨大的太阳,像是要燃尽的灰炭一样,红艳又炽热,好像触手可及。

“遥荆,对不起,你到是我培养出来最得意的弟子,可惜还没派上用场就要死了,不过也算为我做了一件好事,我会让你死的有价值。”

遥荆M还来不及反映,就听见一声清脆的枪响,她立即感到右膀一阵剧痛,强大的惯性带着她向后仰去,她身后是500多米的高度落差。

就是这一秒钟的犹豫,要了她的命。

当一缕黄昏的柔光照在遥荆M的头发上,让她有了刹那的恍惚。遥荆M感到耳畔是呼呼的风声,她感到一束金色的光芒穿透了自己,眼前是一片光亮,数不清的时钟在不停的滴答走动。妃惑皇子心1章(第一章 你是孟瑶菁)

她说不出话,她感觉到嘈杂和言说不清的纷乱,她好像听见了一声音来自师傅的大喊,遥荆M用尽力气去听,却实在听不清他到底说了些什么。她好像看见师父厚实的嘴唇一张一合,像一条垂死的鱼,重复这无用的动作。

恍惚中遥荆M想,哦,原来死去竟是如此的光景,这样来看的话,也没有多难过吗——

“小姐,你醒了!”床前跪守的女孩见她醒了,随即俯下身来又问了一次,“小姐?你可醒了吗。”

遥荆M半睡半醒间扫视眼前的女孩,一时没有活动的力气,疑问却清晰的写在眼中。

“……小姐这是怎么了,不要吓碧儿埃”那个自称碧儿的女子盯着遥荆M看了好一会,柔柔的目光从上打量到下。狐疑从脸上一闪而过。

两人对峙了一会,碧儿便婷婷的立起身来,道声我先去回禀老爷,便转身出去了。

遥荆M试着动了动身体。疼,浑身都说不出的疼。想来也是,500多米的高楼上毫无防备的跳下来,没死已经是命大。合着自己也是命不该绝,如此奇迹生还,不知师父知道了会作何想。

一念至此,遥荆M眉头皱聚,贝齿紧咬,细看去,似有泪光点点在眼眶里打着转儿。

她摇着头哑哑的笑了一声。

这笑声把她自己唬了一跳!

“我,我……。”瑶菁M被这突如其来的狂喜击中了,她顾不上难过,偷偷的小声的重复着这个字。是真的,她能发出的声音,她居然有了声音!她兴奋的面色红润,异样的华彩从清澈双眸中绽射出来。

外间只听得咚咚咚咚一阵巨响,一个模样圆润嗓门如牛的女孩破门而入,一个虎扑,扑倒在遥荆M身上,还未来得及看她一眼便哭号起来:“啊,小姐!小姐你没死啊,小姐你没死成啊,小姐你到底还是没死成!”

遥荆M本就是浑身疼痛,说话的气力都抽不出。眼下被这个圆柱形的女子一压,一口气没倒上来,只在鼻子里闷哼了一声,不大会就面色紫红,额角青筋毕显,眼看着最后一口气就要倒不出来。

值此生死攸关之际,门吱呀一声被推了开来。先头那个叫做碧儿的女孩引着一位家长模样的老者走进门来,身后还跟着一众仆妇。

老者见状,重咳了一下,道“珠儿退下,高声啼哭成什么样子。”原来这个模样圆圆的女孩子唤作珠儿,倒还真是人如其名。珠儿挺不情愿的从遥荆M的身上爬起来,站到一边还抽抽搭搭哭的十分伤心。

碧儿走上前来,扶着遥荆M半坐起来。那个家长模样的老者走上前来,神色关切的问道“我儿可觉得好些了吗,那日的事情委实惊险,若是你遭何不测,我孟家还不知道要如何同朝廷交代,所幸你无大碍。”

遥荆M眯眼瞧着眼前的老者,心说原来是孟家,这个老头好像认识我,她们好像都认识我。疑惑的眼光慢慢的扫过眼前的每一个人,只是,只是……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找不到头绪的遥荆M心里有些慌乱,她习惯的避开众人的目光,看到的却只是自己盖着的被子,大粉缎子的被面上的绣满了暖暖的苜蓿花。眼前的老者,长发美髯,颇有古韵。再回头看看哭着的珠儿,立于床侧浅笑的碧儿,那重重叠叠立于房中的仆妇,她们……。

遥荆M只觉得大脑哄的一下,眼前有点发黑。我不是掉下去了吗?我中枪了,对!我应该有伤啊,她左手焦急的抚上肩膀,左摸摸右摸摸,伤口不见了!

“菁儿,你这是干什么。还是哪里疼痛吗,快叫郎中来看!”孟老爷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一反常态,大大地慌张起来。

他们……,他们穿的都是古装!遥荆M隐隐想到了什么,就试探性的吐出两个字,道:“……年代?”发音青涩又有些走音。

这一问,整个房间立时候鸦雀无声。一干人等一脸错愕的看着他们的小姐。“我……,我叫遥荆。你们……你们认识我?”瑶荆M一着急,接连说了个长句。她谨慎的隐去了自己的代号。

珠儿听到这一句,一个箭步冲到床跟前,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小姐你还记得珠儿是谁吗?”遥荆M见到这个圆柱小姐,浑身精神立时绷紧起来,许是害怕她一时兴起又一个飞身压到自己身上,M闻言马上举起手指学着珠儿的样子指着她的鼻子,道:“你!”珠儿十分开心的退开了。

“菁儿,你可还记得为父的名字啊?”孟老爷有些不满珠儿的问法,很聪明的换了一个方法。

“……。”遥荆M尴尬的回头看看身边的人,似乎希望谁能站出来帮她回答这个问题。奈何满堂的人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等她回答。众目睽睽之下,瑶荆M一脸茫然的转过身来,盯着孟老爷不语。

孟老爷的脸色越来越绿,他盯着遥荆M看了好一会,重重的叹口气,认命似的摇了摇头。这下可把珠儿高兴坏了,她得意洋洋的对碧儿道:“看,怎样,我就说,我和小姐自幼一起长大,小姐她还是和我最亲。你看她就记得她自己和我了。”

孟老爷收了关切正色道:“无论如何,菁儿你再休整两天可是必要启程了,要是赶不上宫里的大选,为父便是白白为你筹谋,上面怪罪下来我孟家也是担当不起的死罪。 碧儿,你是素来恭顺有礼才派你来指点小姐的,这几日可要尽心。我还有事,其余人等各自重新准备小姐行装。”说罢,匆匆出门,地下立着的一干人等也各自散去。

遥荆M瞥眼看了看屋里仅余的两位,一个是刚刚压下来的圆柱小姐唤作珠儿的。还有一个是刚刚守在她床前的娉婷少女唤作碧儿的。没来由的,遥荆M对这个珠儿十分有好感。却因她醒时候,碧儿那一瞬间的狐疑,心下不免对她提防了几分。

“还不快出去,你这样哭闹扰了小姐的休息。等一会我还要给小姐重新说讲宫中的事宜。”碧儿柳眉一竖对珠儿厉声道。

闻言,珠儿缩了缩脖子,看来平日里是挺怕碧儿的。她的一双眼珠子还滴溜溜的看着遥荆M,满脸写了三个大字——很!担!心!十分不情愿的一步一挪,朝着房门口走去。看的遥荆M忍不住笑意,只好开口求情道:“让她留下,说什么也不碍事的,只让她少开口就是了。”

这句话说完,自己也愣了一下,这声音甜腻清脆,从她的口中发出,遥荆M只觉得似乎天籁一般悦耳,把她自己都给迷住了。

“把镜子拿来给我。”

刚才的那一句显然把碧儿和珠儿也都吓了一跳,这小姐平日里倒比珠儿伶俐不了几分,碧儿这十几日来日日悉心教导也没出什么成绩,眼下昏迷数日,怎么醒来倒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遥荆M预料到了什么,她深深的吸一口气,缓缓的举起镜子,对着自己现在的脸左右照看。

只见这小脸儿,双颊微圆,杏眼含春,肤若凝脂,口若朱丹,双眉似柳叶微弯,一颦一蹙还颇为可圈可点,虽算不得倾城之貌,可还称得上端端的一个美人。

除了脸之外的其他部分,可真是要让遥荆M有点不知所措了。床帐粉红艳丽,衣衫夸张华丽,虽是病中,左手一溜的金镯子,右手上宝石戒指满手。真是看的出,这个身体原来的主儿还真是个喜爱奢华的女子。

“小姐,让碧儿重新给你温习一下宫中事宜,看看小姐还记得多少。”

“宫中的事,我是小姐,我爹,还有三皇子,上路。”遥荆M想问的东西太多,语言上组织不顺,便用手势眼神一起表达自己的疑问。

碧儿来孟府日子不长,遥荆M一口气问了这许多问题,碧儿一时竟不知从哪答起。

“小姐,自家的事情还是要问我这个自家人,外人怎么答的清。”珠儿一见有表现机会,马上活跃了起来。

遥荆M虽然对这个小姑娘颇有好感,奈何她看见珠儿跃跃欲试的样子就想到刚才那熊抱的一幕,趋利避害是生物本能,遥荆M也不能免俗。她这腔还没开口,珠儿就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小姐你这一摔,八成是给摔傻了。你去都城的时候路上遭遇歹人,护送你去的人可是死的死逃的逃,还是碧儿是护着你滚下山坡。谁知道你们滚下去的时候被冲撞开了,碧儿醒的时候看到你倒在石头边儿上,还是她把你背回来的呢。”珠儿说的眉飞色舞,好似自己亲身经历了一般。

“快别瞎说了,小姐是吉人天相。”碧儿被珠儿这么一夸,忽然不好意思起来,刚才端庄冷寂的表情全然散去,流露出少女害羞的本性。

“那年代?”遥荆M又问了让两个姑娘叹气的问题。

“庆和六十八年,小姐,你可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吗?”碧儿有些焦急的看着遥荆M。眼中的关切倒也看不出假意。

遥荆M扶着头上伤处,歉意的摇了摇头,笑的轻松起来。

遥荆M现下全明白了,年代不是自己的年代,脸不是自己的脸。她还是遥荆M,只是换了时空和样貌,而且可喜的是,她居然能张口说话了。

她突然想起了那牛皮纸信封里的所谓机密文件——十字星系的传说。十字星系的力量能够改变人,改变城市,甚至改变世界。我的人生啊,原来是不是改变,而是变换。

十字星系能够使人穿越时空到达另外的时间阶段。可是这个庆和时代又是个什么时代,遥荆M一点也想不起来。中国的版图从上古时代起就几经增减,许多文明都失落在时间的尘埃中,这个庆和时代只怕就是其中的一个。

反正那边的时空现在就算回去也只能是被组织追杀,既来之则安之。起码这里暂时还有个容身之所,只要活着,什么都是好的。

“小姐,小姐。你在听碧儿说吗?”

“恩?”遥荆M走着神,猛的被拉了出来“嗯,嗯”她笑的天真。“我在听。你……说了什么?”

妃惑皇子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妃惑皇子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广播精选|我在家里的地位并不比一台洗碗机高

    关注微信公众号“每日豆瓣”,回复“今晚我有空”,看看大家晚上都在看什么。广播精选|我在家里的地位并不比一台洗碗机高张老实的广播:我在家里的地位并不比一台洗碗机高,毕竟洗碗机只负责洗碗。#是什么导致了我的精神分裂?#罗大佑的广播:《唐摭言》里记载了一则关于王勃的趣闻轶事:有一次,王勃和杜少府结伴登山游玩。路上杜少府不慎掉进水塘,还扭伤了脚。他请求王勃背自己下山,不料王勃冷笑一声,拒绝了他:“关山难越,谁背湿漉之人?”竹官碧的广播:王勃丢下杜少府跑了,走着走着突然被一个陌生路人撞倒。王勃破口大骂:“

  • 永远下一个

    你知道吗?罗兰·哈斯·梅西(著名的梅西百货公司创始人)失败了7次,才让他的连锁百货公司起步,最后才获得了成功。你知道哈兰德·桑德士创办肯德基快餐店时遭遇到了多少次拒绝和失败吗?这个家伙当时都65岁了,他拿到了自己的第一笔退休金,却发现这退休金连生活费都不够。于是,他开始行动,在随后两年时间里,向快餐店老板们销售他的炸鸡配方。你知道,在这两年里,他签下了多少家快餐店吗?零家,一家都没有!要是常人,估计早就放弃了,但这位“上校”可不是常人,他是“非常人”。他继续销售,他的讲解越来越好,终于签下了一家

  • 世界哲学语录100句(句句珠玑,细细品味)

    每一句话都是一个思想,值得细细品味苏格拉底苏格拉底(公元前469—公元前399),著名的古希腊的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他和他的学生柏拉图,以及柏拉图的学生亚里士多德被并称为“古希腊三贤”,更被后人广泛认为是西方哲学的奠基者。苏格拉底被称为西方的孔子,这是因为他们都开创了一个新的时代,这个时代并不是靠军事或政治的力量所成就的,而是透过理性,对人的生命作透彻的了解,从而引导出一种新的生活态度。1.世间最珍贵的不是“得不到”和“已失去”,而是现在能把握的幸福。2.想左右天下的人,须先能左右自己。3.

  • 结婚生子?存钱买房?德国年轻女性的选择是… | Deutsche Geschichten, globale Themen

    《迎风而上》(2018)剧照©Berlinale我们什么时候真的准备好当个成年人?成年究竟代表什么?我们更喜欢在家照顾婴儿还是在酒吧玩到天亮?要环游世界还是存钱买房安定下来?在今年的德国电影视角单元中,《迎风而上》和《故障猫》两部电影都探讨居住在德国的年轻女性所面临的人生抉择,我相信她们的诘问和踟蹰也会引起中国年轻女性的共鸣。《迎风而上》(暂译,RückenwindvonVorn)的导演PhilippEichholtz自他前两部长篇剧情片《来爱我》(LiebeMich!,2014)和《卢卡轻舞》

  • 正月初九:上九办事事半功倍

    天日即正月初九,汉族民间传说中玉皇大帝的生日。农历正月第九天,一般都是在立春的节气刚过,恰是“一阳初始”是大自然开始“万象回春”的时刻玉帝源于上古的天帝崇拜。因为玉皇大帝是由人们所想像而来的神,视其为自然祖先,封其玉皇。因帝玉皇大帝是如此的崇高伟大,所以中国民间无法为他塑造神像,而以“天公炉”象征。如果信徒要祭拜玉皇大帝,就每天对“天公炉”焚香膜拜这一天的传统民俗,妇女多备清香花烛、斋碗,摆在天井巷口露天地方膜拜苍天,求天公赐福,寄托了中国劳动人民一种祛邪、避灾、祈福的美好愿望。“七不出,八不归

  • 迎新春国画作品展

    金鸡献瑞钦郅治,玉犬呈祥展宏猷秦皇岛市2018迎新春国画作品展2018年3月5日~11日(正月18日~24日)主办:中共秦皇岛市委宣传部秦皇岛市文联秦皇岛市文广新局承办:秦皇岛市书画院秦皇岛市美术家协会协办:秦皇岛市龙腾书画院地址:文化广场巴根汝书法艺术馆前言金鸡献瑞钦郅治,玉犬呈祥展宏猷。由中共秦皇岛市委宣传部、秦皇岛市文联、秦皇岛市文广新局主办的《迎新春国画作品展》将于3月5日~11日在文化广场展厅举行。今年的春节,是19大召开后的第一个春节,我市广大国画作者认真贯彻落实19大精神,本着文化

  • 有奖征文活动通知

    秦皇岛市环境保护局抚宁区分局、秦皇岛市抚宁区教育局、秦皇岛市抚宁区文联面向全社会(不限秦皇岛市抚宁区)有奖征文,欢迎社会各界广大文学爱好者积极参与。关于举办“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环境保护”有奖征文活动的通知各乡镇、管理区、骊城街道、区直各单位,各中小学校,作家协会会员、广大文学爱好者:2018年6月5日,是我国环境保护日。为全面投身“抚宁二次创业新征程”,大力宣传抚宁环境保护工作业绩,展示抚宁环境保护工作者风采,促进全民环境保护意识的增强,推动我区“二次创业”和环境保护工作,经研究,秦皇岛市

  • 【众和分享】很多烦恼,其实都是自寻烦恼

    对于幸福,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答案很多人或许终其一生也不得而知为什么我们一直仰望着别人的幸福总感觉自己的不幸?丘吉尔说,当我回顾所有的烦恼时,想起一位老人的故事,他临终前说:“一生中烦恼太多,但大部分担忧的事情却从来没有发生过。”很多烦恼,其实都是自寻烦恼你有你的苦,他有他的烦,我有我的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不管是笔直的坦途,还是曲折的小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要做,不论是悦心的好事,还是无奈的烦琐;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难题,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心情纠结,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人生答案。没有谁的生活里

  • 高人指路(句句经典)

    能干事不是本事,不出事不是本事,能干事、干成事、不出事才是本事。上等人不动声色干成事,中等人忙忙碌碌不成事,下等人大轰大嗡干出事。一等人在位就明白,二等人退下才明白,三等人到死不明白。一等人有本事没脾气,二等人有本事有脾气,三等人有脾气没本事。小胜靠力,中胜靠智,大胜靠德,全胜靠道,道乃德、智、力之和。能战胜敌人的是英雄,能战胜自己的是圣人;英雄战胜敌人,圣人没有敌人。让人心服口服,上也;心服口不服,次也;心不服口服,更次也;心不服口也不服,最次也。在这个世界上,人与人之间无非就是一份缘,一份情

  • 最好的教养,是懂得分寸与克制

    有教养的人,仿佛春雨,在每一个角落温暖世人,总在不经意间让你舒畅无比。例如下雨天,你在路上走着,一位司机开车从你身旁经过,踩刹车减速,没有溅起一滴脏水。你会不会心里一暖,对这个司机好感倍增呢?其实,教养的本质,可以从两方面来说,一是分寸,二是克制。很多人办事往往不懂得分寸,怀着一颗善良的心,却好心办坏事。邻居夫妻吵架,你本想去劝一下,让两个人都消消气,和好如初。结果你掌握不好分寸,过多参与到人家家务事中,被人家反过来责怪你。所以,懂得分寸很重要,什么时候出手,以什么方式出手,都会让人有不同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