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爱你依旧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2 7:41:48 来源:网络 []

书名:爱你依旧

第2章  她要告他

女人一慌,小手抓住他的衣襟平稳自己。版权163woman.com

盯着地上还在不停响动的手机急的眼眶都红了。

她试图和他讲道理:“我真的没生过孩子,视频里和在一起的女人也不是我,你认错人了,

我已经有未婚夫下个月就要结婚,你不能碰我。”

未婚夫?

男子把重点放到这三个字上,眉峰一挑,字字咀嚼,眼中闪过一道戾色。

他抿着唇,冷冽的视线扫向她,微扬唇角:“生没生过,我看看就知道。”

“你干什么?”

龙耀阳单手困住她:“检查。”

两分钟后,他眉目嗜血的看了过来,阴戾的视线似要把她撕裂。

声音较之前更低沉恐怖:“你把我的孩子打掉了?”

他阴沉冷笑,残忍的掐住她的下颚逼她仰视,森冷的重复:“你是不是把我的孩子打掉了?”

地上的手机已停止响动。阅读163woman.com

宁婉鱼感到阵阵绝望。

“没有,没有,没有,我连跟男人在一起都没有过哪来的孩子,你是变态还是有病,滚,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她的哭喊,他不信。

气不过,宁婉鱼抓过他的手指一口咬上去,嘴里尝到浓郁的血腥味。

十指连心,她不相信这个男人一点痛都感觉不到。

可他就那样森冷的看着她,即没退开也没挣扎。

咬牙隐忍,与她瞪视,直到她坚持不了的松了口。小说爱你依旧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他的指染着鲜红的血从她嘴里退出,举到眼前,抿唇冷笑:“咬我?”

男人的目光冷冽,暴怒,就用那只带着血的手指固定住她的头生硬的吻了下来。

脸上狰狞着恐怖的笑意,“有没在一起过,来一次不就知道了。”

宁婉鱼傻了,慌了,恐惧感如寒潮一般的袭来。

无助的绝望!

用尽一切力气打他,被男人轻易制止。

不,不行!

女人惊慌失措,六神无主,眼泪顺着颊边倾泻如注。

她还要向千业证明自己的清白,她的纯洁,她的第一次不能给他。

一股频临死亡的绝望让她彻底崩溃,她呜咽的大叫:“千业,救我。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时间,仿佛静止。

昏暗的室内,浅色桔灯在墙上剪出修长失落的暗影。

闭眼,举起酒杯咽下香醇液体。

“疼,我疼!”

哀凄破碎的嗓音犹在耳边,轻轻抚弄眉心,眼中闪过复杂交织的黯淡疲累。

起身,穿好衣物。

从桌上拿起一叠支票填了七位数字进去,又叫来佣人为她穿好衣物,出门,将支票交到已等在门外聂新的手里。

“送她回去。推荐163woman.com”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聂新盯着龙少的背影,往紧闭的卧室房门看去,暗討,难道她不是?

一张七位数的支票,宁婉鱼像货物一样被退了回来。

床头的手机闪烁,响起一声短信提示。

“你被绑架的事我告诉千业了,可他洗完澡又要缠着我,没时间去找你,呵。”

手机被一股狠力砸在床上。

她双目赤红的坐起来,却没有再流泪,她要告他,告那个强了她的混蛋。

支票上的印章是龙耀阳。阅读163woman.com

……

本该隐晦着审理的官司,被法院拖了一个星期却迟迟没有开庭。

而海城这座古老而繁盛的城市早就炸了窝,全都起源于她的那起强女干诉讼消息外泄。

砰砰砰……

一阵大力的拍打踹门声,紧接着是张嫂尖锐而刻薄的咒骂。

宁婉鱼听着她对旁边的人大吼:“撬门。”

门开了,进来了四五个男男女女,房主张嫂站在中间。

抬起粗壮的指头用力一指:“把她的东西连同她的人都给我扔出去。”

鄙夷的视线扫了她一眼,啐了一口:“欠着房租不说还是个绿茶婊,这房子不知道让她带回来多少男人了,把她赶走全部都要消毒,多站在这里一分钟我都嫌恶心。”

“听到没有贱*货,还不快滚,脏了我家房子。”另一个和张嫂长的有几分相像的女人凶巴巴的上手去揪宁婉鱼的头发,打她的脸,一把将她从床上甩到地上。

另外几个男人开始乱砸屋里的东西,不管能不能摔的都往窗外扬。

两个女人见她不动,之前拽她头发的女人凶猛的踹上一脚,直接踹在女人的腰间,疼的她闭了眼。

额头沁出冷汗,无声无息没有反抗,如同死人一样。

她在等,等着她们打够了去医院验伤,那样或许会抵偿她欠下的房租,现在的她没钱更不能从这里出去,她无处可去。

张嫂见她像死人一样软硬不吃的赖着更加愤怒,抬起手腕就要扇过去时被一道低沉的怒吼制止。

“你们在干什么?”扬起的手被男人强劲的力道甩向一边,往外一指:“滚!都给我滚出去。”

“啊!”张嫂痛叫一声往后退开,身旁的女人冲了上来。

“这是我家的房子,她已经拖欠我们三个月的房租我有权利赶她走……”

林千业目光一冷,从钱包里掏出一耷百元钞票甩上她的脸:“我会带她走,所以现在你们都给我滚,滚!”

女人被钱砸了一下时老脸胀的通红,低头看到地上足足有一万块,摸摸鼻子默默的与其它几人对视,眼中闪过贪婪。

捡起地上的钞票数了数,一万五,这个数字她们很满意。

鄙夷的往地上啐了一口:“今天就饶了你,收拾东西立刻滚蛋。”

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地上的女人,长发凌乱衣服被扯的残破,苍白消瘦的小脸强忍泪水,“你不用给她们钱,她们打我的代价可以抵偿我拖欠的所有房费,我还可以在这篆…”

“宁婉鱼!”林千业怒不可遏的大叫,高抬起手。

女人倔强的抬头与他对视,苦笑。

她的未婚夫,时隔一个星期终于肯露面了,呵!

第3章   很久没宠女人了

女人睁着清澈水润的大眼看他,眼底盛满委屈。

林千业的心尖一动,喉咙酸涩,咬着牙,狠心的撇开脸,把手垂下:“背叛我,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宁婉鱼?”

坚强的心被沉重一击,小手抓着衣角恨不得撕裂:“千业?”她委屈的叫:“我没有……”

不想再听她狡辩:“起来,跟我去法院撤诉。”这是他今天来的目的。

上前一步就要抓她。

小女人摇头,倔强的往后躲:“不,我不撤诉。”

在他皱眉瞪视时咬着唇把目光转开,口气坚定:“我一定要告他。”

已经臭名远扬了,现在还怕什么?

倔强的小脸挂着柔弱,可性子却是那么烈,那么犟,不撞南墙不死心。

“宁婉鱼!”男人气极般的怒吼。

她撇开目光,狠狠的咬住下唇。

“反正也没人相信我,所有人都认为我是贪婪成性的绿茶婊,为了钱,为了龙少夫人的头衔背弃你爬上别的男人的床,连你都是这样认为的不是吗?”

她看过去,男人却厌恶的把头转开。

苦涩一笑。

空洞的眼扫过一地的狼藉,被砸碎的电脑,被踢到床下的手机,被撕裂的衣物。

事以至此,她便没有退路:“千业,我绝不撤诉,你不要阻止,反正我们已分手……”

“宁婉鱼……”

女人被他粗鲁的扯了起来,咆哮:“你觉得这样闹有意思吗?你到底是要告他,还是在报复我,想要毁了我?”

什么意思?

她的手腕被掐的生疼,却在他质问的眼神下懵了。

看她那么迷茫,林千业嗤笑起来,将她推的踉跄。

“我和你一个月后就要结婚的消息全海城的人都知道,你把这顶绿帽子公开戴在我头上,宁婉鱼,别告诉我你没想过会有什么样的后果,还是说,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

“千业……”她上前,我真的没有,真的没想过,想这样告诉他。

可那个男人如避蛇蝎般向后避开她的亲近。

厌弃,嫌恶,这样的举动在她的心上狠狠捅上一刀。

“我们已经分手,我的事……和你无关。”她是这样想的。

林千业却冷笑,额头爆起青筋,用力抓着她的肩膀:“谁会相信,这个圈子里有一点污点都会被人诟病,你不知道?”

她从他的眼中看到面目苍白的自己,眼底的泪烧干,只剩苦涩。

她的存在已成为这个男人抹不去的污点,而她竟不自知。

多么愚蠢。

不想从他眼里看到鄙夷。

她垂了眉眼,望着一地的残骸,僵硬的点了点头,“好,千业,我答应你去法院撤诉。”

心底的委屈被她生生咽下,伤口剥开。

撤诉,等于认同了侮名。

下楼时,陈旧的小区花园里窃窃私语指指点点。

“张嫂说的女人就是她吗?背着自己的未婚夫去勾搭别的男人,结果被踹了还去诬告人家?”

“对,就是她,你看长的那狐媚样子就不是好东西,和她住同一个小区都觉得恶心,空气里好像都有那下贱的味道。”

林千业狠狠的瞪过去一眼,之前还在窃笑的两个女人立刻掉头闪人,他脸色难看。

宁婉鱼走在前面,看到她孤单落寞的背影心痛如绞。

想起五年前第一次见到她时那倔强不服输的样子,撤诉,对她来说就等于认输了不是吗?,她从不认输,却愿意为他忍了下来。

法院门口,宁婉鱼缓慢的步下阶梯,盯着宾利车旁不停抽烟显得烦躁的男子。

曾经,他那么意气风发脸上总是洋溢着笑容,现在却是苦涩。

如果没有那段视频,他们现在又是什么样子呢?

来到男人的面前,垂头:“我已经撤诉了,千业。”忍着就要夺眶而出的泪,转身要走。

林千业却扯住她,在她诧异看过来时又迅速松开手,转头,将一张房卡塞进她手里。

“云邸公寓是我之前用你的名义买的,以后,你就住在那里吧。”

“我不要!”烫手山芋一样的躲开。

她不要,她真的不要。

那本该是他们的婚房,她受不了。

可林千业却强制性的抓住她,不顾她的心在淌血愣是把那张房卡塞进她手里。

“如果你不想住,就把那个房子卖了,至少不会饿死。”

他一手扶着车门,说话的声音因为心痛僵涩暗哑。

“你的事全海城的人都知道,没有公司会请你,也不会有人愿意租房子给你,海城,你已经待不下去了。”

他顿了顿,宁婉鱼看到他握住车门的手露出青筋,一层一层的泛白:“就当这是我最后一次爱你,卖了那房子你就是不工作也不会饿死,以后,好自为之。”

“千业……”

没再看她,害怕忍不住心痛,他坐进车里一脚油门扬长而去,。

车影越来越小,直致消失,宁婉鱼抓着手中那张薄薄的房卡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那是她深爱了五年的男人啊!

绞痛的心脏疼的让她窒息。

不远处白色迈巴赫车里,驾驶座的聂新盯着前面哭的颤抖的小小身影,于心不忍。

“龙少?”他回头。

后座的龙耀阳眯着眸,盯着窗外那道蜷缩成一团的小小身影,吸了口烟,轻按眉心。

一个电话插进来:“龙少,那家杂志社已经封了,可诉讼的事传播的太快,从个人的交流平台一个一个封还需要时间,幕后应该有人操控。”

“查。”放下电话,龙耀阳又吸了口烟,讳莫如深的琥珀瞳仁始终定在窗外那娇小的女人身上。

揉揉太阳穴,她含泪瞪视的眼又在脑海里浮现。

一个星期都是如此,她哭红着委屈又怨怼的视线总是在眼前挥之不去。

他的凶,他的冷,从来不是对她。

“聂新……”他要说的话被一阵手机铃音打断。

拿起来,看到上面的名字,脸色骤沉,接听。

“是我让邱堇回去陪你,还是你过来,自己眩”

龙耀阳阖目:“妈,我正在开会……”

“如果你不想和邱堇定婚,我给你安排相亲。”

“妈,我在开会,晚点打给你。”

那边传来一道嘶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你还在找那个贱女人对不对?我告诉你,只要我还活着就不会让你和她在一起,你想都别想……”

嘟嘟嘟嘟……

电话被一阵风音声取代。

龙耀阳将吸了一半的烟在指尖掐灭,视线又朝窗外望过去,深邃,内敛,晦暗不明。

“聂新,我很久没宠女人了吧?”

前座的男人回头,蓦然的看着他。

龙少是很久没宠女人了,宠一个,弄的自己遍体鳞伤,他还敢宠吗?

龙耀阳把玩着指尖已熄灭的烟,唇角勾动,神态淡然,又像带着几分自嘲。

“突然又想宠了。”

他的目光往窗外对了过去,打开车门,弹掉手中的烟蒂。

冷俊矜贵的男人长腿着地,微风拂动他笔挺的西裤恣意飞舞。

金色光灿在地上倒映出他挺拔的身影,熨烫的一丝不苟的黑色衬衫,领口松开两个扣子,袖口向上卷了两节,露出精壮的手臂。

迎风而立,高大的身躯迈动到她面前,挡住她头顶的光线。

哭的正肆意的她竟没注意到有人靠近,直到那双黑色埕亮的皮鞋映在眼底。

抬起泪痕斑驳的小脸,认出他的面孔,吓的一滞。

往后一退防备瞪他:“你来干什么?”

修长笔直的腿弯曲,那男人在她面前半蹲下来。

眯起深邃又闪过心疼的眸,抬起手,摩挲着她脸上一道被尖锐指甲划过的血痕:“挨打了,嗯?”他问。

被他碰触的皮肤一阵颤栗,宁婉鱼惊慌的站了起来,往后躲:“你别碰我。”

她往后躲开,抹干眼泪,幽怨的视线瞪着他。

龙耀阳缩回手,没有异样,单手插进裤兜站起来。

一米九的孤傲身高挡住她面前的光,阳光打下来的侧影挺拔完美。

黑色衬衫包裹住他健硕的胸肌,笔直修长的腿裹进烫的一丝不苟的西裤,站在她面前,冷俊矜贵,气势逼人。

墨黑的发随风扬起,声音哑然带着磁性:“聂新,去买药。”

“不用。”她很快拒绝,转身就想走。

她要尽快离开这个危险的男人,不想和他接触。

可脚刚刚踏出一步,手臂就被抓住,微微用力她便动弹不得。

就像那日一样。

她的眉头一蹙。

“聂新,去买药。”他盯着她闪烁不定又带着惊慌的眼。

抬手,轻抚她脸上的指痕:“把动手的人丢进警局,没我的话就在里面一直待着。”

“我都说不用了。”女人用力的甩手,挣扎,躲开,被他碰触的皮肤像着了火一样。

“报不报警是我的事,不用你多管闲事。”

倔强的大眼与他的琥珀色对视,微风吹起她的发,透着清冷,拂过他的脸颊。

异样的熟悉感觉挠着他的心尖,俯身,将她打横抱了起来,不顾她的挣扎。

第4章  我喜欢她

“去买药。”

聂新惊愕了两秒:“哦……哦。”很快反应过来,转身往旁边的药店跑去。

“放我下来,龙耀阳,官司我已经撤诉了你还想怎么样?”

她揪着他胸口的衬衫用力的扯,露出里面的棱角肌肉。

男人停下脚步,垂眸看了眼,又抬头看她:“又想把我身上挠的血肉模糊?”

她呼吸一滞,脸胀的酡红。

疯了一样的挣扎嘶吼早已引来路人的侧目。

此刻两人看起来暧昧不已的亲密更让她全身僵硬。

深吸两口气,缓解胸口处窒息的颤栗。

“我是被你强的,任何女人被那样对待都不会手下留情。”

她撇撇唇,看向一旁,有些懊恼的强调:“我撤诉是因为我未婚……因为我朋友,可不是怕了你,别得寸进尺。”

他的呼吸喷在她的脸上,讳莫如深:“我不会得寸进尺,只会深入到底。”

小女人爆红到耳根,咬着牙,强压下胸腔内窜起的火:“你到底想怎么样?”紧绷的声音出卖了她的不安,焦虑。

男人迈步,车门打开,将她放进后座,他也跟着坐进去。

聂新买药回来,接过药膏,冰凉的指挑了透明胶体伸向她的脸。

“我自己来。”她想上手去抢,不想让他再碰自己。

可那男人目光一暗,僵持,她缩回小爪。

咬牙隐忍。

沁凉又带着中药味的透明胶体在脸颊上晕开,他的手指冰凉,却很轻柔。

余光瞄到他的眼神也没有了那日的狠戾,反而透着某种道不明的深邃。

不明白这男人想怎么样。

聂新就站在车外背对着他们打电话,狭小的空间,听着彼此跳动的心率。

紧张,尴尬,他每一下的碰触都让她的背脊更加僵硬。

终于,他缩回手,收回视线。

从旁边抽出纸巾轻轻的擦了擦,很温淡的嗓音:“你不要钱,想要什么?”

宁婉鱼原本要道谢的话卡进喉咙,浑身一滞,转头,狠戾的瞪他,打开车门就要下车。

他扯住她,并不像在开玩笑:“我们结婚。”

伸向门把的手突然顿住,她回头,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他。

愣了几秒,缓过神,讽刺的笑了起来,笑意未达眼底:“龙先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十分钟以前我们还是强女干犯与被害人的关系吧?”

“所以呢?”他反问,大手却被她甩开。

所以?没有所以,她制裁不了他,法律也制裁不了他,她毫无办法。

唯一能做的就是眼不见为净,转身。

“我看上你了,宁婉鱼。”

他在身后霸道的宣布。

指尖点了根烟,烟雾弥漫中轻启薄唇,声线沉而缓慢:“没有我你在海城很难生存下去,我们结婚,是你最好的出路。”

有病!

她当没听见,砰的甩上车门,宣泄怒意与心里的不安。

车窗放下,她听着身后的男人道:“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考虑,除了我没有男人敢要你。”

她怒不可遏,为他轻视且笃定的口气。

他强了她,现在却轻描淡写的说要娶她,把她当成什么?

回头,冷笑着抬起手,要给他个X。

此时聂新放下电话正往这边走,看着她侮辱性的动作有些汗言,老脸胀的通红。

这位宁小姐也太粗俗了吧?

龙耀阳抿唇一笑,眯眸看她:“那个动作你最好别对我做,我要动你用的可就不是手指了。”

宁婉鱼俏脸一白,“流氓。”

收回手指加快脚步,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龙少。”聂新看着宁婉鱼消失的方向,在车窗外伫立不动,垂着头,犹犹豫豫。

“您要娶宁小姐,老夫人会不高兴。”

龙耀阳吸了口烟,往窗外吐出一口:“我喜欢她。”

聂新垂下眉眼:“龙少喜欢的是她的人,还是她的脸?”

他的喜欢,只是因为她长的像那个女人吗?

男人抽烟的动作一滞,眯起深邃的琥珀,威慑的看过来。

聂新垂下头,知道自己说多了,静静的站着沉默不语。

他曲起手肘,拄在车窗上,很安静。

一口一口的抽烟,白雾里看不清他本就深邃的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到吸完手里的烟,将烟蒂按灭在烟灰缸里,才道:“我执意娶她,一个星期内,我要她成为龙太太。”

……

阿嚏!阿嚏!

宁婉鱼莫名的打了几个喷嚏。

耳边好像又听到那个男人的声音。

惊悚!

讽刺的笑了起来。

考虑?她是脑抽了才会考虑嫁给一个强女干犯,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也不可能。

躺在吱嘎摇晃的床上,轻抚手里的戒指。

悲鸣的情绪又浮了上来。

这是她用所有积蓄狠心买下的婚戒,本打算结婚时送给他的,现在却再也用不上了。

再也用不上……想想都觉得心好痛。

翌日,上午。

“老板,这是我上个月在这里买的婚戒,我这里还有发票当时买的时候花了十二万,本来是打算结婚用的。”

眼睛闪了闪,见老板疑惑的看她,抿唇别开脸:“因为一些个人原因婚礼取消了,所以这戒指我没戴过,现在你只给我六万回收是想趁火打劫?”

女人不满的瞪着眼睛。

她还要靠这笔钱生活很长时间呐,一直到有关她的舆论销声匿迹,她才能去找工作。

所以这笔钱,很重要。

“老板,我说的是真的,你应该能看出来这戒指我真没戴过,一点磨损都没有,六万是真的太少了,这笔钱对我很重要……”

“宁婉鱼?”

远远的,一道刺耳的奸笑隔空传来,女人正在游说的背脊一僵,回头,拳头攥紧。

“竟真的是你?我还以为看错了呢。”

阳光下,乔烟亲密的挽着林千业的手臂走了进来。

他们相互依偎的身影刺痛了女人的眼,火烧般的眼睛又干又涩,好像急需要甘泉的抚慰。

葱白的指尖半掩在红唇之上,乔烟从她手中抽走戒指,假模假样的审视一翻。

皱皱眉,面向老板。

异常不满的语调:“老板,今天要不是亲眼所见还不知道你这里竟卖二手货,本来要在你这选对婚戒的,现在看,我们还是换一家店吧。”

“哎,别别别呀。”老板从柜台后窜了出来,狠瞪了宁婉鱼一眼,把她挤向一旁一阵踉跄。

“我没说要收她的戒指,是她在这里死缠烂打怎么轰都轰不走。”

一边说着一边回头叫来服务员:“把她撵出去。”

乔烟幸灾乐祸,林千业却扯住她的手臂用眼神警告。

从她手中抢下戒指,避开她瞳孔欲裂的怒意,又看了眼别开头一脸难堪的宁婉鱼,沉声道。

“老板,我们就要这对戒指,她要多少钱你算给她,我加你一倍。”

不!

宁婉鱼蓦的抬头。

小脸青白的盯着他手里的戒指,恨不得将牙龈咬碎。

她就是跪街要饭也不想这枚她曾经亲手挑选,意味着两人婚姻和和美美的戒指戴在乔烟的手上。

上前一步,刚想说这戒指我不卖了……

门口却传来一阵骚动,金店里的服务员们像开了锅一样叽喳个不停。

一个个俏脸晕红,激情澎湃。

爱你依旧》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爱你依旧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小说但求来生不遇你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但求来生不遇你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但求来生不遇你第4章将她的公司拱手送人不知为何,江暖看着许辞风深邃的眸子,竟然觉得他似乎有些难过,在她想深究下去的时候,许辞风又冷冷的开了口。“如果不是因为你,谨言怎么会被绑到这里来。”江暖眼睛一涩,他果然怪她。忽然便觉得好委屈,同样一起长大,他却从来都没有关心在乎过自己,哪怕是在这样危险的时刻,他心心念念的也只有萧瑾言一个人。因为知道许辞风喜欢的人从来都不是她,所以在面对他的时候,明明已经刻意的疏离,为什么还是会轻而易举的就被他搅乱了自己的情绪

  • 小说爱你是我的孤单心事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你是我的孤单心事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爱你是我的孤单心事第4章永永远远的替身所以在我的手还放在胸口处捂着肋骨止疼的时候,看到他,我立刻放了下来,却没想到太过慌张,看上去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顾屿森本就敏锐,看到我这个动作眯了眯眼睛,走过来道:“你在干什么?”我说:“晚饭吃多了,捂肚子消消食。”以前,这种事情本来是他为我做的。他对我真的很好,当然是在顾倾儿还没回,一切真相都还没捅破,我们像是天下间所有恩爱情侣那般相爱的时期。每次吃完饭,他都会躺在沙发上,而我躺在他的怀里,任

  • 小说盛世红颜:弃妃傲天下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盛世红颜:弃妃傲天下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盛世红颜:弃妃傲天下第4章:因为脏“长了记性啊”,叶宋抬起脸来眯眼一笑,指了指自己的脸、脖子,“看,这里不就是证明?需得好些日子才能好起来呢,”苏宸脸色阴沉了下来,她又道,“不过这件事本来是我不对在先,在这里再给妹妹赔个不是。”南枢尴尬地笑了笑,道:“是妹妹做得不够好。”“我听说,院子里要换什么用度还得经过王爷的同意”,叶宋边吃边道,吃相还算斯文,“我想换一套家具,还请王爷批准。”“你要家具做什么?”苏宸问。“我要搬卧房,所以原先的不能

  • 小说首席大人说晚安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首席大人说晚安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首席大人说晚安第4章:前男友的现女友一整个下午林清都心不在焉,期间徐宛然又来了两个电话,逼问相亲的具体情况,得知真相后连呼狗血,痛骂她草率之后,又迫不及待地要见穆西沉,最后把晚饭地点定在她喜欢的锦玉苑,这才讨得了姑奶奶的欢心。下班时穆西沉果然准点来接她,林清在车上还是有些紧张局促,男人这次却没有什么暧昧的举动,一路绅士贴心,甚至问了问她的闺蜜喜欢吃什么菜色。林清订的包间是在三楼的半露台,有一扇落地的玻璃窗,可以透过窗户看到西京的璀璨夜景,是徐宛然

  • 小说神医寻美记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神医寻美记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神医寻美记第四章来势汹汹浴袍轻薄贴身。李小军干咽了口唾沫,他是第一次与女人如此接近:“素梅姐,你真漂亮。”素梅白了一眼,风情万种的样子:“别油嘴滑舌的,好好给我按摩,如果能把我的腋臭也给治好,少不了你的好处。”李小军却迟疑了:“治好应该没问题,只是……”素梅不悦道:“只是什么?怕我给不起钱?”“我的水平有限,隔着衣服治疗效果恐怕不太好。”李小军犹豫着说,言下之意就是让素梅脱掉浴袍了。“真的?”素梅眉头微皱,虽然出入这种场所,但并不代表她是不检点的女

  • 小说穿梭万界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穿梭万界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穿梭万界第04章可爱小狐仙接下来是最重要的宝库“顺风耳(可听见方圆一千米内的细微声音),消耗五点三界功德。”“千斤坠(举手投足,拥有千斤力量)消耗五点三界功德。”“玄冰剑,下品灵器,消耗十点三界功德。”“透视眼,消耗二十点三界功德。”“飞天术,消耗二十点三界功德。”“降龙十八掌,消耗三千点三界功德。”“三昧真火,消耗一万点三界功德。”“七十二变,消耗十万点三界功德。”“镇妖塔,神器,消耗十万点三界功德。”陈耀越看越是心惊,什么如来神掌,九阴真经,七十

  • 小说花心男神的独宠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花心男神的独宠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花心男神的独宠第四章:喝凉水都塞牙我躺在沙发上,心里却一片混乱。这么多年的感情,如果说我一点都不在意,那是不可能的。如果我不在意的话,我不可能容忍他这么久,他之前几年没有工作,都是我拼死拼活的赚钱养活他。而他现在虽然工作了,但是已经花惯了我的钱,家里的房租水电煤气依旧是我拿。也就是说,如果我和他现在就分手,他就会拿着我这么多年攒下来的钱,去和小三浪。我在夜色里无声的冷笑。第二天一早我醒来,给我的闺蜜打了个电话,想和她商量点事情,可她要出国了,

  • 小说家住美人村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家住美人村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家住美人村第四章石头扔的准,玩枪肯定稳张肖瞬间明白自己摸到了什么,不禁一个激灵,生怕沈燕子会骂自己,虽然他不是故意碰到不该碰的地方,但沈燕子毕竟是个女人,有哪个女人愿意给自己男人之外的男人碰的。倒不是他害怕沈燕子,而是打小生了什么病,收养张肖的张老汉,没钱买药被毛老坑撵出来的时候,沈燕子都会悄悄塞给他一点药。所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沈燕子算的上张肖的救命恩人了,甚至比亲娘都要亲密一些,所以张肖再怎么混蛋,也不敢随便占沈燕子的便宜。张肖低下头等着沈燕子

  • 小说饿狼总裁缠上身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饿狼总裁缠上身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饿狼总裁缠上身第4章女王般的被男神抱着夜陌的声音很低很沉,只能让两个人听到,好听的像是来自深邃的古井。“你笃定我会娶你?”他没想到昨夜的女孩会是夏晴天,这个懦弱到从来不敢和他说一句话的女孩。“是。因为你比我更希望司徒家的人死无葬身之地。今天是你父亲的忌日,你代替司徒宸娶了我,是对司徒家最大的羞辱,司徒宸会绿到骨头里!而你最想知道的,昨夜的事,我也会告诉你。”夏晴天的手指点在男人的胸口上。只有痛苦才能让人成长,在亲眼看见闺蜜和未婚夫背叛之后,她

  • 小说小农民的透视神瞳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小农民的透视神瞳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小农民的透视神瞳第4章刮刮乐王磊也不傻,见到他开门走出来,自然是假装扛着麻袋刚上来。“这是……”男人眉头一皱。女人脸色微微一变,立刻解释道:“哦,这是欣如的同学,家在山里,正巧山里有野菜,这野菜都是新鲜的,他挖了之后来我们这里卖。”男人看了一眼王磊:“小伙子不错,你叫什么名字?”“王磊。”王磊立刻说道:“叔叔好,我是刘欣如的同学,这些野菜能卖到您这里,多亏了阿姨的帮助。”虽然被叫成了‘阿姨’,但是这女人却没有半点不悦,反倒是笑着挽起男人的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