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错爱成瘾:替身小娇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1/2 6:34:0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错爱成瘾:替身小娇妻

第十一章   洞房花烛夜

“是啊,痴情总好过那些在外面拈花惹草的人吧。来自http://www.163woman.com/”听了他们的冷嘲热讽之后,傅瑜毫不客气的反击他们。

一句话让在场的人都成功的闭嘴了,在场的人谁没有被自己的丈夫背叛过。

所以他们最深恶痛绝的就是男人花心了,被傅瑜这样一说突然都有点羡慕起林灵来了。

不管林灵的出身再怎么不好,至少凌川是出了名的痴情,应该不会背叛他们之间的婚姻吧。

看着周围的人脸上的表情,傅瑜就知道他们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不屑的冷哼一声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今天真的是她的老脸都丢尽了,这都怪那个讨厌的林灵,明明就是一个土包子,真的不知道凌川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为什么非要跟这样一个土包子结婚呢。

而另一边林灵跟在凌川的身后出了宴会,来到了地下停车常

就在凌川的手搭上车门的那一刻,林灵终于鼓起勇气对着凌川问道:“我们就这样走了,真的没什么问题吗?”

今天是他们的婚礼,现在客人都还没走呢,他们这两个主人就先走了,就算是不知道城里人的规矩可是林灵也知道这样不大好。163女性网

她已经纠结了一路了,现在才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来问道。

听了林灵的话之后,凌川的动作顿了一下。

虽然脸上有着不耐烦,但是还是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温柔的对着林灵说道:“没关系的,剩下的事情妈妈会处理好的。我先送你回去休息,折腾了一天了累了吧。”

说着就对着林灵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林灵本来还想说什么的。

可是凌川都已经这样说了,于是也就将到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

乖乖的上车,跟着凌川离开了。163女性网

等他们的车子离开之后,岳震天才跟薛子玉从角落里走出来。

目送着他们的车子消失在他们的面前,薛子玉无奈的叹了口气。

拍了拍岳震天的肩膀,对着岳震天说道:“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吧。”

本来之前的时候他们就应该离开的,可是谁知道岳震天非要说什么不放心林灵,非要在这里等着他们离开。

现在他们已经走了,那他们也可以离开了吧。

“走吧。”岳震天沉痛的闭上了眼睛,掩饰了眼中的哀伤。163女性网等过了很久之后,才语气低沉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就这样吧,希望林灵真的能幸福。只有这样他才能说服自己说,他的选择是对的。

看着岳震天一身落寞的样子,薛子玉真的是不得不感叹一声造化弄人。

岳震天和林灵在他们村里,算是公认的一对。

想不到最后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只是现在木已成舟只有感叹的份了。

等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停车场的时候,洛薇和秦清的才从角落里走出来。错爱成瘾:替身小娇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秦清一脸好奇的看着岳震天离开的方向,真的很好奇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洛薇,你认识刚才离开的那两个人吗?”秦清最先忍不住问出口了,现在她对那个男人真的很好奇。

看洛薇的样子应该是认识他们的,所以秦清才忍不住问出了口。

“不过是没见过世面的两个土包子而已,真的是丢尽了我们的脸了。”听了秦清的话之后,洛薇不屑的回答道。

在她的认知里只要是跟林灵牵扯上关系的,都是不好的。

也许是沉浸在对林灵的记恨里,所以洛薇才没注意到秦清的异常。推荐http://www.163woman.com/秦清听了洛薇的话之后,大致上也能猜出来他们两人应该是林灵那边的人。

看洛薇一副心情不好的样子,于是秦清也没多问。

只不过她对岳震天的好奇更加大了,在心里暗暗的下定决心,等改天的时候一定要找林灵问问他的情况。

而另一边被凌川带回家的林灵,一脸紧张的坐在婚房的大床上。

刚才一回来之后,凌川就将她仍在这里,自己进了浴室。

林灵知道今天是他们的新婚之夜,对于接下来的时候林灵是知道的。

可是听到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林灵还是忍不住紧张了起来。

心就好像是要跳出来一样,林灵甚至都不敢看一眼浴室的方向。

因为她担心看到凌川从里面出来,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凌川。

毕竟在几天之前他们还算是陌生人,可是现在却成了最亲密的夫妻。

林灵自己都感觉这一切都很不真实,也难怪外面的人对这次的婚礼都抱着看好戏的态度。

这一刻林灵真的期盼时间过得慢一点再慢一点,甚至希望就这样一直下去也好。

可是这毕竟是她主观的希望而已,时间到底还是在一分一秒的前进着。

凌川打开浴室的门出来的那一刻,就看到林灵一脸紧张的坐在那里。

凌川嘴角急不可见的上扬了一个弧度,几乎让人分不清楚他真是的感情。

“你你你你洗完了?”听到声音之后,林灵几乎是本能的朝着浴室的方向看过去。

当看到只围了一条浴巾的凌川的时候,林灵的脸轰的一下爆红了。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一个男人没穿衣服的样子,思想本来就保守的林灵,怎么可能做到面不改色呢。

所以说起话来的时候,也是结结巴巴的。

“你要不要进去洗一洗?”凌川好像没发现林灵的窘迫一样,一脸平静的对着林灵问道。

脸上的表情也是波澜不兴的,好像这一切都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一样。甚至连在外面那虚假的笑容,都已经消失不见了。

可是林灵实在是太紧张了,所以根本就没发现凌川的不同。

“嗯。”听了凌川的话之后,红着脸低着头就去浴室。等观赏浴室的门之后,林灵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刚才她真的差点晕倒在那里,真的是太紧张了。

“林灵,不要紧张。反正你们都已经是生米煮成熟饭了,没什么好紧张的。对,没什么好紧张的。加油!”林灵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脸坚定的给自己加油。

这样反复了几次之后,终于感觉不是那么的紧张了。

林灵才简单的冲了一下澡,可是冲完之后林灵才发现,自己进来的时候太紧张了,根本就没拿换洗的衣服。

如果她现在让凌川给她拿衣服的话,会不会被误会是她勾引凌川呢。

就算是不被误会,她也不好意思让凌川给她拿东西。

所以林灵就在浴室里纠结着,要怎么办。

而凌川在林灵进了浴室之后,就转身从柜子里拿出了一瓶红酒。

坐在沙发上喝起了红酒,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可是为什么他的心里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呢。

外面的人都在想他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娶林灵。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也许娶的不是他心里的那个人,那是谁就真的不重要了吧。

不过是个形式而已,对象是谁有意义吗?

想到这里凌川一杯杯的喝着酒,一瓶酒很快的就见底了。凌川一脸莫测的坐在那里,昏暗的灯光让人看不清他真切的表情。

林灵在浴室里急的团团转,她总不能一直在浴室里吧。最后无奈之下,林灵终于鼓起了勇气对着外面喊道:“凌川,你在吗?”

外面太长时间没有动静了,让林灵怀疑凌川是不是还在外面。所以她才会这样试探的问道,如果凌川不在了的话,那她就直接出去了。

果然她的话音落下之后,久久的都没听到凌川的回答。

林灵的心里闪过一抹失落,新婚夜被新郎独自仍在婚房里,可不是一个好现象。

不过现在林灵没时间思考这些,既然凌川不在那她就这样出去找衣服吧。

虽然有点难为情,可是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想到这里林灵就拉开浴室的门,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可是在抬头的一瞬间,却对上了一双幽深的眼睛。一时间两人都呆愣在了那里,甚至都忘记了该如何反应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秒两秒终于林灵反应过来之后,忍不住尖叫出声了。一边叫着还一边转身,就想要跑回浴室去。

可是林灵的尖叫声同样的将呆愣中的凌川唤回神来,在林灵的动作之前,就已经快她一步的拽住了她。

刚才他是真的喝醉了,听到林灵的喊声之后,扎挣这好不容易从沙发上站起来。

谁知道就看到这样刺激人的一幕,他想如果换做是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这样让人血脉喷张的一幕,应该都不会无动于衷吧。

“既然我的新娘子这么的热情,我怎么能辜负了你呢。”说着就将林灵拦腰抱起,往他们的婚床走去。

林灵本能的挣扎着想要挣脱来凌川的怀抱,可是转念一想他们现在是夫妻了。

这样的事情是早晚的,所以干脆也就放弃了挣扎,任由凌川抱着她往床边走去。

凌川将林灵仍在床上,紧跟着就压了上来,甚至都没给林灵反应的机会。

看着自己身下的林灵,凌川本来就不怎么清醒的大脑,这一刻更加的混沌了。

第十二章  婆婆发难

甚至他还看到了落琳,嘴唇急切的吻上了林灵的嘴唇,甚至还无意识的低喃道:“琳儿。”

而已经被凌川吻的迷迷糊糊的林灵,迷迷糊糊的听到凌川的声音,还以为他喊的是灵儿,脸红心跳的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林灵忍不住痛呼出声,可是凌川根本就不顾及她的感受,在酒精的刺激下,疯狂的霸占着林灵。

一室涟漪,谁乱了谁的心,谁又对谁动了情呢。

第二天林灵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身边的凌川早就不在了。林灵看了一下时间,蹭了一下从床上弹跳了起来。

因为动作过大,牵扯到了昨天的地方,林灵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林灵的脸忍不住红了起来。并且在心里暗暗庆幸,幸亏凌川不在,要不然她还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他呢。

等林灵强忍着身体上的酸痛,从床上下来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婚床中央那伸开的玫瑰。

那么的娇艳欲滴,林灵真个人都僵在了那里。

之前的事情一件件从林灵的脑海中一闪而过,林灵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不明白。想到之前岳震天那痛苦的样子,林灵忍不住一阵心痛。

眼泪也忍不住流下来了,正好在这个时候,洛薇从外面推门进来。当看到站在床边的林灵的时候,一脸的嫉恨。

不过还是一脸纯良的对着林灵说道:“你起来了,妈现在正在楼下等着你的,你收拾一下赶紧下来吧。”

这个该死的女人,明明就得到了凌川。现在还要假装一副不乐意的样子,到底是要演戏给谁看。

刚刚林灵流泪的样子,看在洛薇的眼里都是在那里炫耀。

昨天晚上她一晚上都没睡着,反复的想着现在凌川跟林灵在干什么。

所以一大早的就起床了,想要等着看林灵出丑。可是谁知道等了半天都没看到林灵出去,最后她才忍不住上楼来叫林灵了。

听到洛薇的声音之后,林灵赶紧擦了擦自己的眼泪。现在都已经这样了,只能接受这个事实了。

“我收拾一下马上就来了,麻烦你了。”林灵以为洛薇是好心的过来提醒她的,所以一脸感激的看着洛薇。

可是她不知道她这个样子,反而刺激了洛薇。看在洛薇的眼睛里,林灵现在就是在炫耀。

她真的恨不得杀了这个人,可是她现在不能这样做。

只能咬紧了牙齿,才强迫自己转身离开了他们的房间。

目送着洛薇离开之后,林灵一脸心痛的将床单折好放在柜子里,这才转身进了浴室。

可是选衣服的时候林灵却犯难了,衣柜里的衣服都太暴露了,林灵真的穿不出去。

再加上她的身上现在都是昨天晚上留下的痕迹,所以这些衣服根本就没办法穿。

可是林灵也知道自己之前的衣服更加不能穿了,凌家是绝对不允许出现她那样的衣服的。

所以挑来挑去,最终挑了一件还算是保守的衣服,穿在身上满意的出了房间。

等林灵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就看到傅瑜脸色难看的坐在那里。而洛薇则坐在傅瑜的身边,在劝说着什么。

看到林灵从楼上下来,洛薇给林灵使了个眼色,意思是傅瑜现在很生气让她小心应付着。

林灵简单的扫视了一圈,并没有看到凌川的身影。

心里虽然有点小失落,不过还是对洛薇扬起一个感激的笑容。

这才来到傅瑜的面前,怯怯的开口喊道:“妈,早埃”

林灵的话音刚落之后,傅瑜冷飕飕的眼神就不悦的扫了过来。嘴角扬起一个讽刺的笑容,对着林灵说道:“是挺早的,现在都已经过了吃午饭的点了,还真的是早埃”

昨天林灵让她在婚礼上丢尽了脸面,本来她就一肚子气。

可是为了凌川她都忍下来了,谁知道第二天这个林灵更加的过分,竟然这么晚了才起来。

难道她不知道新婚后的第二天,要给公婆做顿早餐吗?

虽然他们家里不需要林灵做什么,可是这样做至少代表在林灵的心里还有他们这些长辈。

可是现在呢,这个林灵还真的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不过是一个山村里出来的小丫头而已,能成为他们凌家的媳妇是她的造化。现在不但不知道感恩,竟然还这么的目中无人,简直是岂有此理。

而另一边林灵完全不知道她无意中的举动,看在傅瑜的眼中,竟然招惹出了这么的是非来。

只是听了傅瑜毫不客气的话之后,林灵一脸尴尬的站在那里,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了。

其实傅瑜生气是应该的,毕竟她现在才起床真的是有点过分了。所以林灵一脸歉意的对着傅瑜说道:“对不起妈,我不是故意的。以后绝对不会了。”

不过既然事实已经造成了,那说什么都于事无补了。还不如保证以后不再犯了,这样也许傅瑜就没有那么生气了。

可是林灵到底是太天真了,如果看一个人不满意的话,那不管她说什么做什么,都让人感觉很不满意。

现在傅瑜看林灵就是,不管怎么看都怎么不顺眼。

“以后?你还想要以后啊,看来你还真的是没把我这个长辈放在眼里。你是不是以为自己嫁进了凌家就万事大吉了,我告诉你林灵,不要以为你这样就能坐稳了凌家夫人的位子。”

傅瑜冷着脸色看着林灵,说出来的话更是没有给她一点面子。

听了傅瑜的话之后林灵的脸刷的一下子就红了起来,听到周围的嗤笑声,林灵真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看着林灵一脸窘迫的样子,洛薇真的感到大快人心。

这样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凌川怎么可能真的喜欢她呢。

也不过是一时的新鲜而已,等过了那个新鲜劲,凌川还是她的。

想到这里洛薇扬起一个笑容,对着傅瑜说道:“妈,你就不要生气了。新婚夜肯定是比较累的,为了这点小事情伤了和气不好。”

因为洛薇特殊的身份,再加上她比较会讨好傅瑜,所以傅瑜还是很听洛薇的话的。

果然听了洛薇的话之后,虽然很是很不开心,可是最后还是冷哼一声,什么都没说。

虽然态度不是怎么好,可是至少代表着傅瑜不再追究了。

林灵一脸感激的看着洛薇,洛薇也对着林灵笑了笑。

“虽然我们凌家不需要保姆,可是你身为凌川的妻子,至少应该会做家务。这样才能更好的照顾凌川,我也才放心让你们出去祝”

傅瑜虽然不在追究林灵起晚了的事情,但是不代表她就会这样放过林灵。

在傅瑜的心里豪门贤惠的儿媳,就是应该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

既然现在林灵已经是凌川的妻子了,虽然不能上得厅堂,但是至少应该会做家务。

不然的话她真的想不到,林灵在他们凌家有任何的用。

“啊?”可是听了傅瑜的话之后,林灵一脸的震惊。

可是傅瑜没有给她太多震惊的时间,接着说道:“所以今天的晚饭交给你了,让你做一顿饭,不算是难为你吧?”

听了傅瑜的话之后,林灵一脸错愕的看着傅瑜。对傅瑜的话有点反应不过来,因为实在是太惊讶了。

“怎么难道你不愿意?”看到林灵久久的没有反应,傅瑜脸色难看的看着林灵反问道。

看着傅瑜马上又要生气了,洛薇马上站出来打圆常笑着接话说道:“怎么会不愿意呢?看林灵的样子就很贤惠,晚饭对她来说肯定是小菜一碟了。”

说着还对着林灵眨了眨眼,接收到洛薇的眼神示意之后。

林灵低下头没说话了,看着林灵那一副受气的小媳妇的样子,傅瑜就来气。

“最好是这样的,我可不想要我们凌家娶了个废物回来。”气冲冲的扔下这一句话,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等傅瑜离开之后,洛薇一脸歉意的看着林灵说道:“对不起林灵,刚才我也是没办法的。妈的态度你也看到了,为了不让她继续生气,我只好先替你答应下来了。你的厨艺应该不错吧,正好趁着这次机会,让妈对你改观一下。”

洛薇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任何人看到之后都会认为她是在帮助林灵。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现在她恨不得大笑三声。

真的是报应来的太快了,这个林灵不用她出手,肯定就已经招架不住了。

今天她就要看着林灵出丑,因为之前的时候她就已经调查过了。 别说是做饭了,这个林灵连最基本的家务都没做过。

所以今天晚上让她做晚餐,根本就是为难她。如果凌川看到林灵这样一无是处的样子,是不是就会对她感到失望呢。

“没关系的,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妈不喜欢我,我看的出来。只是。。。。。。,算了我自己想办法吧。”

看着洛薇一脸自责的样子,林灵怎么好意思真的责备她呢。

毕竟洛薇也是为了她好,可是现在事情的关键是她根本就不会做饭。那晚餐怎么办呢?

第十三章   大闹厨房

等洛薇离开之后,林灵就直接去了厨房。

当厨房里面的人看到林灵的时候,一个个的嘴上虽然都没说什么,可是从他们的表情上就可以看出来,他们一点都不尊重林灵这个少夫人。

可是林灵现在也没心思去管这些了,只因为看着厨房里的东西,她就忍不住一阵头痛。

这些东西认识她,可是她却不认识它们埃

她虽然是从农村来的,可是也是林家的大小姐,过得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哪里去过厨房啊,现在傅瑜让她做晚餐,怎么可能。

“少夫人,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实在是看不下去林灵自己一个人站在那里,一个年长的妇人来到林灵的身边,嘴角带笑的对着林灵问道。

这个妇人不是别人正是凌家的管家王婶,她也是接到了傅瑜的命令,来厨房监督林灵的。

不过一看林灵的样子就不像是会做菜的,想到这里王婶就扬起一个不屑的笑容。

还真的以为飞上枝头就能成为凤凰了,这凤凰可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

“那个我能借一下厨房吗?”林灵当然不知道现在在场的人,都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站在这里的。

现在她只想要赶紧完成傅瑜的吩咐,所以略带小心的对着王婶问道。

“当然可以了,夫人吩咐过了,今天下午厨房都是你的。”

看着林灵小心翼翼的样子,王婶更加的不喜欢林灵了。身为凌家的少夫人,一点都不霸气,甚至对着佣人都是小心翼翼的。

这要是被外面的人知道的话,肯定会取笑他们凌家的。

凌川是她看着长大的,所以她当然希望凌川能找一个配的上他的女人了。

林灵很明显不符合她的标准,难怪夫人会不喜欢她。

“啊?哦,谢谢埃”原来傅瑜早就吩咐过了,也对让她做晚餐,厨房当然要给她用了。

为了防止有人暗中帮助林灵,王婶转身对着厨房里面的人说道:“你们都先出去吧,夫人吩咐你们今天都放假了。厨房里的事情你们都不用管了,出去吧。”

王婶虽然只是凌家的管家,可是在凌家还是很有威严的,所以听了她的话之后,剩下的人马上都转身离开了。

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整个厨房里就只剩下林灵和王婶两个人了。

看着人都离开之后,王婶才转身对着林灵说道:“现在厨房已经空出来了,少夫人您慢慢用,有什么事情可以喊我。希望少夫人不要让夫人失望,我先下去了。”

现在她就等着看这个林灵究竟会怎么做,可是林灵却不知道王婶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看着空荡荡的厨房,林灵真的是欲哭无泪。

之前的时候本来还打算让厨房里的人帮忙的,可是现在厨房里一个人都没有,她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不过她也没想到是王婶故意这样做的,哭丧着脸对着王婶说道:“谢谢。”

看着林灵的样子,王婶只是笑了笑,就转身离开了,只剩下林灵一个人在厨房手足无措的看着厨房里的东西。

“天啊,这些东西到底应该怎么用?我之前根本就没用过,现在怎么办?”

她之前的时候根本连厨房都没进过,更何况是做饭了。

看着面前的现代化厨房设备,林灵只感到傻眼。

还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可是林灵也不是那种坐以待毙的人。

虽然没有做过饭,但是林灵还是尝试着开始做晚餐。

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之后,林灵一脸无措的站在那里,看着已经面目全非的厨房。用手捂着自己的胳膊,眼含泪珠的站在那里。

“天啊,天啊,你到底在干什么?难道你想要将我们家的厨房给烧了吗?”

听到声音从楼上跑下来的傅瑜,当她看到厨房里的样子的时候,忍不住对着林灵吼道。

她不过是想要这个女人做顿饭而已,就算是不愿意,也不至于真的想要将厨房给烧了吧。

本来就感到很委屈的林灵,被傅瑜这样一说之后,就感到更加的委屈了。于是低着头为自己辩驳道:“我没有,我不是故意的。”

本来就一肚子气的傅瑜,听了林灵的话之后,更加的来气了。 本来凌川娶了林灵她就感觉是林灵高攀了,可是这个林灵还不知道好歹,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把她放在眼里。

“没有,你没有。你是不是要将凌家给烧了才甘心,不是故意的。杀人放火的是不是只要说一句不是故意的,就不用负责任了。”

越看越来气,尤其是林灵一副受气的小媳妇的样子,更是让傅瑜来气。因为她理想中的儿媳妇,应该是气场强大的御姐。

现在林灵的样子,跟她想象中的简直是天壤之别。

“我本来就不是故意的,现在不过是烧了几样东西,你这样说也太严重了吧。”

林灵毕竟在家里的时候是林老爷的掌上明珠,什么时候有人跟她这样说过话。

现在被傅瑜这样说,本来就感到很委屈的林灵,当然不可能默不作声了。

所以就习惯性的回了几句,可是她不知道她的回应,只会让傅瑜更加的生气。

毕竟作为凌家的夫人,出去的时候谁不给她几分薄面。

很多年都没人敢这样跟她说话了,现在林灵这个农村来的土包子,竟然敢这样跟她说话,傅瑜当然是不能忍受的。

看着傅瑜的脸色变的越来越难看,洛薇好整以暇的看着现在的场面。现在她可以确定,就算是她不给林灵制造麻烦,林灵自己也会状况不断的。

按照这样发展下去,用不了多长时间林灵就会从这里走人的。

想到这里洛薇嘴角的笑容更加的灿烂了,假装善解人意的来到傅瑜的身边,拉着傅瑜的胳膊说道:“妈,算了不要再吵了。林灵她从农村来,肯定是用不惯这些城里的东西。现在吵吵闹闹的被下人笑话了去,让外面的人知道成何体统埃”

洛薇的这些话看似好像是在替林灵说话,实际上仔细想的话就会发现。

洛薇三句话不离林灵的出身,明知道傅瑜很在乎这些,她还在这个时候故意提出来,根本就是在火上浇油。

“哼,真的是不知道阿川怎么会娶了这么个土包子,我们凌家的脸都让她给丢尽了。”

果然听了洛薇的话之后,傅瑜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说出来的话也更加的刻薄了。

听了傅瑜的话之后,林灵的脸色刷的一下子就白了。他们都说她配不上凌川,只是因为她来在农村。

现在连傅瑜都因为这个嫌弃他,林灵感觉自己真的有点接受不了。

现在这么多人在这里,都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她说一句话。从小也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怎么能忍受的了呢。

再加上手上火辣辣的疼,林灵一脸倔强的开口说道:“就算是我来自农村,可是也知道尊重人。 比某些看上去高贵典雅,实际上小心眼的人好多了。”

林灵现在也是气急了,所以说话的时候才会不经过大脑就说出来了。

果然听了林灵的话之后,傅瑜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

“你将厨房给弄成现在这个样子,还有道理了。难道我还不能说你几句了,现在你是在暗中讽刺我吗?”

这么多年傅瑜风风雨雨的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可是谁知道今天竟然被林灵这样讽刺。

也许这话别人说出来的话傅瑜没有这么的生气,可是现在是林灵说出来的,傅瑜就感觉有点不能接受了。

就在林灵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洛薇却突然站出来了,打断了林灵到了嘴边的话,一脸谴责的看着林灵说道:“林灵,你怎么能这样跟妈说话呢。你把厨房弄成现在这个样子,妈说你几句怎么了。你这样也太不尊重妈了吧,很没礼貌哎。”

洛薇不说话还好,听了洛薇的话之后,傅瑜更加的生气了。在她的心里洛薇都能明白的道理,可是这个林灵却不明白,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她难堪。

简直就是不把她放在眼里,这样的女人怎么配成为他们凌家的人呢。所以心里更加不喜欢林灵了,恨不得现在马上就将林灵从家里赶出去。

林灵看着在场的人没有一个帮她的,眼泪忍不住就流出来了。再联想到之前床上的落红,林灵感到更加的委屈。

就在洛薇看着林灵的样子沾沾自喜的时候,凌川的声音却从他们的身后传了过来:“你们都在厨房干什么?”

凌川的声音不怒自威,凌家的人都比较害怕凌川。听到凌川的声音之后,自从的闪开一条路,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凌川就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还说呢,你看看你的妻子做的好事吧。做错了事情不但不承认,并且还讽刺我不懂的尊重人,是小肚鸡肠。我真的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跟这样的人结婚。”

看到凌川来到他们的面前,傅瑜马上开口说话了。

说出来的话是句句指责林灵,林灵在她的嘴里根本就成了那种十恶不赦的人了。

第十四章   冷眼旁观

听了傅瑜的话之后,淡淡的看了一眼站在那里眼泪汪汪的林灵。凌川不悦的皱了一下眉头,在公司已经够累的了,回家来还要应付这样的场面,凌川感觉自己真的是找罪受。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你在家里的时候就应该听长辈的话。都围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紧收拾一下。”

凌川前半句话当然是对着林灵说的,后半句话是对着家里的佣人说的。

听了凌川的话之后,林灵不敢置信的抬头看向凌川。他连问都不问一句,就认定是她的错。

想到这里林灵真的感到很委屈,可是出嫁之前家里的人也跟她说过,结了婚之后要听丈夫的话。所以林灵的心里虽然感到委屈,但是还是忍了下来。

默默的站在那里流着眼泪,甚至都没抬头看一眼凌川。

听了凌川的话之后,傅瑜得意的冷哼一声就转身离开了。

现在连她的儿子都是站在她这一边的,她想要教训林灵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来日方长,既然现在林灵已经跟凌川结婚了,那她不着急慢慢来总有一天让林灵从凌家滚出去。

等傅瑜转身离开之后,凌川看了一眼低头在那里的林灵,欲言又止最后叹了口气也上楼去了。

只剩下洛薇幸灾乐祸的看着林灵,然后说道:“人最怕的就是不自量力,看不清楚自己的身份。”

说完这句话之后也好心情的跟他们走了,等他们都离开之后,林灵站在那里久久的没有动作。

直到凌家的佣人小心翼翼的对着林灵说道:“少夫人,您能让开一下吗?少爷让我们收拾这里,还要给少爷他们做晚餐呢。”

虽然林灵是他们凌家的少夫人,可是傅瑜和凌川对林灵的态度他们都看在眼里。

也知道林灵在这个家里不受待见,所以根本就没把林灵这个少夫人放在眼里。

听到佣人的声音之后,林灵这才回过神来。

从厨房里出来之后,看着手上红了的一片,刚才还火辣辣的痛现在却没知觉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太痛了,所以手上的痛才没有那么明显了。

这么多人在那里,却没有一个人发现她的手受伤了。想到这里林灵自嘲的笑了笑,看来她真的是高估自己了。

回到房间之后林灵就将自己关到房间离去了,不知道凌川去哪里了,反正是没在房间里。

这让林灵松了一口气,现在她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凌川。

其实凌川现在面对林灵的时候心情也很复杂,昨天晚上他喝醉了,将林灵当成洛琳了。

今天早上发现这个事实的时候,他感觉很不能接受。总有种他背叛了洛琳的感觉,所以不等林灵醒来他就离开了。

所以他上楼之后直接去了客房,而没有去自己的房间,因为害怕跟林灵遇上。

等下面的人来喊他吃饭的时候,凌川才从下楼去了。凌川下来的时候傅瑜和洛薇早就已经坐好了,可是却没看到林灵的身影。

凌川皱着眉头对着身边的佣人说道:“为什么不喊少夫人下来吃饭?”

没有看到林灵凌川以为是他们没有去喊她,所以凌川的脸色就变得不大好了。不管怎么说现在林灵是他的妻子,他不允许别人藐视她。

“少爷,我们喊过了。可是少夫人说她不饿,不想吃了。”那个被凌川问话的人,差点一下子瘫软在地上。

本来平日里的凌川就已经够吓人的了,现在的发怒的凌川更是让他害怕。

听了佣人的话之后,傅瑜更加不屑的说道:“做错了事情还好意思发脾气,你自己看看吧,你到底娶回来一个什么样的女人。简直是没教养,最起码的礼貌都没有。”

反正现在她是不喜欢林灵,所以不管林灵做什么她都看不顺眼。现在林灵不下来吃饭,傅瑜就感觉是在反抗她。

“好了,妈不要说了。林灵现在她是我的妻子,你要是实在不喜欢她的话,我们就搬出去住好了。”

傅瑜是什么样的人凌川最清楚了,她看不上林灵不是因为林灵做得不够好。而是因为林灵的身份,让她感到不屑。

所以凌川才会这样说的,因为只有这样傅瑜才不会更加的过分。

可是听了凌川的话之后,傅瑜和洛薇都感到很震惊。都是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凌川,没想到凌川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好好好,你现在翅膀硬了,竟然为了这样一个女人,连我这个母亲都可以不要了。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呢,这刚走了一个洛琳又来一个林灵。”

傅瑜一脸失望的看着凌川,因为太生气了所以说话也没有那么多顾忌了。

之前凌川为了洛琳要死要活的,谁知道现在又为了这样一个土包子,想要从家里搬出去。

傅瑜怎么能受得了呢,所以说话的时候也就忘记了,在凌川面前是有忌讳的。果然听了傅瑜的话之后,在场的人都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整个餐厅都安静的出奇,傅瑜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了什么。

小心翼翼的抬头向着凌川看过去,果然看到凌川的脸色很难看。

凌川将手中的碗筷摔在桌子上,一言不发的就转身上楼去了。凌家的人都知道在凌川的面前是绝对不能提洛琳的,因为这是凌川的忌讳。

可是刚才傅瑜实在是太生气了,所以就忘记了。

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时候,想要后悔已经来不及了。看着凌川的背影,傅瑜忍不住有点后怕。

刚才凌川的样子实在是太吓人了,虽然一句话都没说,可是那冰冷的眼神,真的让她怀疑如果她不是他的母亲的话,凌川是不是要杀人了。

凌川的身影彻底的消失在楼梯口的时候,傅瑜这才拍着自己的胸口一脸后怕的说道:“这个该死的凌川,想要吓死我吗?不就是一个女人吗?说说怎么了?”

洛薇一脸落寞的对着傅瑜说道:“妈,阿川的心里我姐姐的地位你又不是不知道,所以以后不要在他的面前在一起我姐姐了。”

洛琳在凌川的心里是无人能比的,有时候她都有点嫉妒了。

可是仔细想想又感到庆幸,如果不是因为凌川那么在乎洛琳的话,她估计也没有几乎在这里了吧。

“你这个孩子就是那么死心眼,所以才会让那个土包子给占了便宜。”

洛薇对凌川的心里傅瑜怎么会看不出来呢,之前的时候一直假装不知道,是因为不想让凌川再跟他们洛家的人有任何的牵扯了。

一个洛琳就差点让凌川想不开了,可是谁知道半路冒出个林灵来。

如果跟林灵相比的话,傅瑜当然是毫不犹豫的选择洛薇了。所以才会在这个时候,点明了这件事情。

听了傅瑜的话之后,洛薇假装一脸害羞的娇嗔道:“妈,你在说什么呢。阿川是我姐姐的男朋友,我怎么能?”

听了洛薇的话之后傅瑜的心里冷笑,都到了现在了还在假装,也难怪凌川看不上她。

不过现在她需要洛薇帮她,所以傅瑜扬起一个慈祥的笑容,拉着洛薇的手说道:“你的心思我怎么能不知道呢,如果不是对阿川有意思的话,你怎么会心甘情愿的在我们凌家这么多年呢。妈是过来人,所以你不用感到不好意思。感情的事情没有对错,喜欢就要大胆的去追求,不然阿川怎么知道你的心思呢。”

洛薇对凌川的心思他们周围的人谁不知道呢,只不过是一直都假装不知道而已。现在她既然把话都挑明了,那就不允许洛薇继续装傻下去。

“可是阿川现在结婚了,我”洛薇说到这里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不过她剩下的话,不用说傅瑜也明白了。

傅瑜看着洛薇的样子心里冷笑,不过表面上还是一脸善解人意的说道:“你觉得林灵那个土包子能配的上阿川吗?阿川跟她在一起,只会被人耻笑。”

其实洛薇就是等着傅瑜说出来这些话,现在凌川结婚了,如果她再继续纠缠凌川的话难免落人口实。

可是现在傅瑜说出来这些话之后,就算是之后林灵被他们赶走了,别人也不会说她的闲话的。

听了傅瑜的话之后,洛薇抬头跟傅瑜相视一笑,某种共识已经达成了。

而另一边林灵在自己的房间里越想越委屈,再加上凌川一直没回房间。林灵想凌川也许是讨厌她了吧,所以才会不想要回房间,不想要看到她。

越想林灵感到越委屈,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最后干脆从床上坐起来,打开房门走了跑了出去。

时间已经是半夜了,所以外面都没什么人了。林灵也没碰到什么人,很顺利的就从凌家跑了出去。

看着外面黑漆漆的样子,林灵虽然感到有点害怕,可是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情,林灵就不想要再回凌家了。

所以林灵害怕的看了一下四周,抱着自己的胳膊企图给自己一点安全感。正好在这个时候,却有一个黑影在不断的向着林灵靠近。

第十五章  深夜幽会

等林灵察觉到不对劲转身的那一瞬间,身后的那个人已经将她揽入了怀中。

林灵下了一跳,毕竟这里人烟稀少,现在又是夜深人静的时候,难保不会有人不坏好意。

如果真的是坏人的话,林灵不敢想象会是怎么样的后果。

所以林灵拼了命的挣扎着,想要从对方的怀抱中挣脱出来。

林灵虽然是女人,可是她现在这样拼尽全力的挣扎,也给对方造成了不少的困扰。

“灵儿不要动,就让我这样抱一会儿。”最终终于忍不住岳震天开口说话了,听了岳震天的话之后,本来还在奋力挣扎的林灵终于停止了挣扎。

一脸错愕的抬头看着岳震天,实在是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岳震天。这样想着林灵也就问出口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现在深更半夜的绝对不可能是偶然遇到的,林灵虽然单纯可是不代表她傻,这么简单的问题怎么会不明白呢。

“随便走走。”看着自己日夜思念着的女孩,现在就在自己的怀里,感受着怀中真是的触感。岳震天突然有点恍惚,心里更是五味陈杂。

心里有很多话想要跟她说,可是现在却发现不管说什么,都不能很好的表达他现在的心情。

开口说出来的也不过是这样一句无关紧要的话,想到这里岳震天就感到一种苍凉的感觉。

不过岳震天还是没忽视一个重要的问题,现在这么晚了林灵怎么会从凌家跑出来了。

“灵儿,你怎么出来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凌家的人不待见林灵从来都不加掩饰,正是因为这样岳震天才不放心的。

现在林灵哭着跑出来了,不用想肯定是凌家的人欺负她了。

“没有,没有什么事情了。就是睡不着出来走走,没想到就遇到你了,真的是太巧合了。”

听了岳震天的话之后,林灵赶紧手忙脚乱的擦了擦自己眼角的眼泪。她已经很对不起岳震天了,不能再让他为她担心了。

可是林灵不知道的是她的动作,早就被岳震天给看在眼里了。

看着林灵的动作,岳震天更加确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是吗?那凌川怎么没有陪你?”深更半夜的自己的妻子都从家里跑出来了,凌川竟然都没什么表示,这让岳震天对凌川更加的不满意了。

岳震天不是生气凌川将林灵抢走了,而是生气凌川将林灵抢走之后,还不知道珍惜她。

任由凌家的人欺负林灵,现在更是深更半夜的从家里跑出来了。

这万一今天晚上遇上的人不是他,是坏人的话那后果将不堪设想,想到这里岳震天真的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去找凌川理论。

“他睡着了。好了,不要在说这些了。你怎么还没有回去?”林灵目光躲闪的回答道,说话的时候都不敢看岳震天的眼睛,就怕被他看出什么来。

听了林灵的话之后,看着林灵一脸心虚的样子,岳震天就知道林灵说的肯定不是真话。

因为每次林灵撒谎的时候,都是这样目光躲闪的不敢看别人的眼睛。

“灵儿,你告诉我是不是他们欺负你了?如果是他们欺负你了的话,我一定会替你去找他们理论的。”

岳震天一脸心疼的看着林灵,他捧在手心里疼着的女孩。

现在不但成了别人的妻子,并且他还知道她生活的并不幸福,这让他怎么能放心的离开呢。

听了岳震天的话之后,林灵想起他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的。

岳震天从来都不会让人欺负她的,也会是第一个发现她受伤的。

再想到今天早上的时候床上的落红,林灵突然感到很委屈。

她也是无辜的,如果不是以为自己已经跟凌川,她也不会放弃岳震天跟凌川结婚了。

也就不会有现在的这些问题了,想到这里林灵忍不住红了眼睛。

“果然是他们欺负你了,灵儿你不要伤心,我现在就去找他们理论。”

看着林灵的样子岳震天转身就要去找凌家的人算账,林灵现在都离开自己的父母,来到他们凌家了。

他们不但不善待她,竟然还欺负她,简直是太过分了。

在岳震天转身的一瞬间,林灵就抓住了岳震天的胳膊,对着岳震天说道:“不要去,我求求你了真的不要去。我没事的,毕竟我们之间还很陌生,这是必然要经历的一个过程。你现在去找他们,只会让我们之间的关系更加的糟糕的。”

虽然感觉心里很委屈,可是林灵不想要让岳震天再继续掺和他们的事情了。

虽然凌家到底多么的有权势,她现在还不是很清楚。可是林灵已经大体的知道,是他们不能招惹的。

所以她不想要让岳震天跟凌家撕破脸皮,才狠心的说出这样的话来的。可是不知道林灵心里是怎么想的岳震天,听了林灵的话之后,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林灵。

因为他一心想要为林灵着想,实在是没想到林灵竟然会这样想。虽然他不的不承认,林灵说的也是很有道理的。

可是心里多少的还是会有点不舒服的,所以两人就这样僵持在那里。

“哎呦,这是谁埃这不是我们的凌家少奶奶吗?想不到凌家少奶奶的夜生活倒是很丰富的,半夜三更的不睡觉,在这里也会情夫埃”

就在他们两人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一个吊儿郎当的略带讽刺的声音在他们的身后响起。

紧接着顾忘川和齐左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后。

两人好整以暇的倚在车上,通过车子的灯光远远的看着林灵和岳震天两个人。

虽然看不清楚他们两人脸上的表情,可是林灵知道肯定是很不屑的表情。

他们都不喜欢她这是肯定的,现在半夜遇到她跟岳震天在这里,肯定会误会的。

“我没有,我们是遇到的。”林灵虽然知道不管她说什么都无济于事,可是还是进行着苍白的辩白。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做过,所以不允许他们这样侮辱她。

“是吗?难道是我们眼睛花了,现在站在你身边的人,难道是我们的幻觉不成。”

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齐左和顾忘川就来到了林灵和岳震天的面前。

齐左一脸讽刺的看着林灵,果然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现在都已经被他们给捉奸了,竟然还死不承认。

“对啊,这深更半夜的不睡觉来这里来个偶遇,合适挺浪漫的,你说是不是齐左?”

顾忘川也加入了讽刺的队伍,之前的时候他就不喜欢林灵。他以为这个林灵不过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可是谁知道还是个不安于室的女人。

这才结婚一天的时间,竟然在这里跟别的男人见面。想到这里顾忘川更加不屑的看着林灵,甚至一脸的鄙视。

“我没有,不管你们相不相信,我说的都是真的。”

他们说的话实在是太难听了,可是除了这一句话林灵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来反驳他们。

因为现在实在是容易让人误会,可是她绝对不是那种人。

“好啊,现在还不承认。那不如我们一起进去找阿川,你自己去跟阿川交代吧。”

听了林灵的话之后,顾忘川冷笑一声,直接拽着林灵的胳膊,就要往凌家走去。

岳震天本来就看不顺眼他们这些人,一直欺负林灵。

现在怎么可能会眼睁睁的看着林灵被他们带走,所以马上抓住顾忘川的胳膊,一脸气愤的对着他们说道:“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跟一个女人计较算什么男人。”

之前林灵哭了,岳震天就怀疑是他们欺负林灵了。

现在他们竟然明目张胆的当着他的面欺负了林灵,岳震天怎么可能忍受的了呢。

“怎么?你还想要动手还是怎么的?”看着岳震天的动作之后,齐左不屑的笑着问道。

现在在他们的地盘上,这个岳震天还真的以为是在他们小山村里吗?也不看看这里是他撒野的地方吗?

“你干什么,赶紧松手。他们不会将我怎么样的,你赶紧放手埃”林灵一脸紧张的对着岳震天低吼道。

现在是在他们的地盘上,林灵真的害怕他们真的动起手来的话,岳震天会吃亏。

“灵儿?”岳震天没想到这个时候林灵竟然让他松手,现在这个时候他怎么能松手呢,他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林灵被他们欺负呢。

他可是发誓要一辈子保护林灵的,所以岳震天是绝对不会松手的。

“怎么?现在就开始担心他了,我劝你还是先担心担心你自己吧。凌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都能进的,阿川真的是瞎了眼了才会娶了你这样的妻子,现在不但不感到感恩,竟然还红杏出墙。”

顾忘川一脸鄙视的看着林灵,现在自身难保了,竟然还想要在这里保护她的情夫,简直是可笑。

听了顾忘川的话之后,林灵一脸气愤的说道:“你这样说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难道就因为我来自农村,所以你们就可以这样侮辱我吗?”

错爱成瘾:替身小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错爱成瘾 或 替身小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强军评:发言材料不得由机关代笔,这个部队为领导划“红线”让铁规带电

    “每年有针对性调研解决1至2个备战打仗重难点问题。”“一般性会议、党委中心组学习,发言材料不得由机关代笔。”“不搞小圈子,不得任人唯亲,不准封官许愿”……这是给党委领导划的“红线”,定的“铁律”。谁碰谁倒霉,谁破谁流血。今天,《解放军报》报道,西宁联勤保障中心某仓库出台《党委加强自身作风建设具体措施》,细分理论学习、领导打仗能力、文风会风、选人用人等11个方面,制订39条具体措施,对党委工作进行规范。部队行不行,关键看党委;党委行不行,关键前两名。从严治党、从严治军,先治党委,搞强主官,抓住“关

  • 项目申报!第四届全国十佳文博技术产品及服务推介活动启动

    全国十佳文博技术产品及服务推介活动已成功举办三届首届颁奖仪式2015年10月济南▼第二届颁奖仪式2016年9月成都▼第三届颁奖仪式2017年8月上海▼第四届参评项目征集工作已经启动欢迎文博机构科研单位文博企业踊跃申报关于开展第四届全国十佳文博技术产品及服务推介活动的函文物报社函[2018]4号各有关单位:为促进文物博物馆行业技术产品创新,激励文博机构和各类企业积极投身文博技术产品研发和推广服务,助力文博机构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全国十佳文博技术产品及服务推介活动办公室即日启动第四届全国十佳文博技

  • 2018年三月三黄帝故里拜祖大典(精彩分享)

    编者:三月三,古称上巳节,是轩辕黄帝的诞辰纪念日。从几千年前开始,每年的这一天,我们的古人都会焚香沐浴、祭祀先祖,并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这一传统美德也延续到了今天。河南作为黄帝的出生地,每年的三月三,全球华人都会来“老家”拜祖寻根。谭晶在壬辰年黄帝故里拜祖大典领唱歌曲《黄帝颂》“华夏文明,源远流长。我祖勋德,恩泽八方。启迪蒙昧,开辟蛮荒。伟烈丰功,万古流芳……”。戊戌年黄帝故里拜祖大典于2018年4月18日(农历三月初三)上午在新郑黄帝故里园区正式举行。如往年一样,今年大典邀请到现场参拜的近

  • 人,都有老去时

    花草的生命总是短暂,而人世的苦难却何其漫长。无论年轻还是老去,都要拥有一次最用心,最温柔的绽放。人不可能永远风华正茂,保持年轻的容颜。生老病死,是自然的规律,也是不可逆转的生命的轮回。人幼年时期受的苦不算苦,老年时候遭罪才是真正的苦。老年时候孤苦无依,居无定所,无依无靠,才是真正的悲惨。人生开始的时候渴望远行,后来却守望回归,期待着一份宁静致远。心是一切的起点,也是一切的归航。年轻的时候想过得轰轰烈烈,惊天动地,后来却喜欢平淡如水,平凡如斯,从一个穿越喧嚣的参与者变成了一个独处思考的安静的看客。

  • 王阳明:你的内心,就是最好的风水

    比外在风水更重要的是人内心的风水。内心的风水理顺了,自然顺风顺水。即便遇到坏的风水,也能逢凶化吉。1心安,则身安古人将心称作方寸。方寸大乱,这个成语就是用来形容心绪大乱,没有主见的情况。王阳明写过《咏良知四首示诸生》的哲理诗,其中有两首非常有名:人人自有定盘针,万化根源总在心。却笑从前颠倒见,枝枝叶叶外头寻。无声无臭独知时,此是乾坤万有基。抛却自家无尽藏,沿门持钵效贫儿。万事万物的源头和变化,都只在人心。良知就藏在心中,就像定盘针那样给我们指示方向。正因为如此,王阳明才把人的心称作无尽藏,就是没

  • 什么叫养生?究竟养什么?

    什么叫养生扎一针一天有效的叫做激素几天见效的叫做药坚持一个月、两个月、半年、一年没有任何副作用才叫养生治病花钱,钱是费纸!养生花钱,产生价值!现在养生与不养生的人10年以后比,别人老去了10岁,你还是10年前的你!这就是价值!花钱养生,你获得了健康和幸福!永远离不开病痛!健康幸福,从养生开始!养生就是养命白天损耗,晚上修复。白天是放电,晚上睡觉是充电,晚上只充了50%的电,白天还要释放100%,那50%哪来的,就得从五脏借。五脏在古书中为五藏,是藏的意思,藏的就是人体的精华,精华就是身体储存的营

  • 谷雨诗词10首:春山谷雨前,清和易晚天

    谷雨清·郑板桥不风不雨正晴和,翠竹亭亭好节柯。最爱晚凉佳客至,一壶新茗泡松萝。几枝新叶萧萧竹,数笔横皴淡淡山。正好清明连谷雨,一杯香茗坐其间。赏析:谷雨时节品新茶,天气晴朗无风,看院子里的亭亭翠竹,兴致盎然,在新茶缭绕的香气中,画几笔山水竹枝。牡丹图明·唐寅谷雨花枝号鼠姑,戏拈彤管画成图。平康脂粉知多少,可有相同颜色无。赏析:牡丹自古以来是花中贵族。牡丹素有“国色天香”、“富贵花”、“花中王”的美称。唐伯虎题诗牡丹图,花开谷雨前后,此时节,此花风头无两。春中途中寄南巴崔使君唐·孟浩然旅人游汲汲,

  • 3个小故事,悟出人生大道理

    1.误会早年在美国阿拉斯加,有一对年轻人结婚了,在婚后生育的时候,他的太太因难产而死,遗下一个孩子。他忙生活,又忙于看家,没有人帮忙看孩子,于是他就训练了一只狗。那狗聪明听话,能照顾小孩,咬着奶瓶喂奶给孩子喝,抚养孩子。有一天,主人出门去了,叫它照顾孩子。他到了别的乡村,因遇大雪,当日不能回来。第二天才赶回家,狗立即闻声出来迎接主人。他把房门打开一看,到处都是血,抬头一望,床上也是血,孩子不见了,狗在身边,满口也是血。主人发现这种情形,以为狗性发作,把孩子吃掉了,大怒之下,拿起刀来向着狗头一劈,

  • 南师开示:伟大的事业是人做出来的,人最难的是管理自己

    南怀瑾:其实管理学最重要的,是老板思想的管理、情绪的管理。……我常常告诉做企业的一班人,你们画的数字越来越多,房子越住越大,汽车越开越新,人格越来越渺小。最要紧的是自我的管理,自我的修养……伟大的事业是人做出来的,人最难的是管理自己。——《漫谈中国文化》本文摘录自南怀瑾先生述著《南怀瑾选集》。篇幅有限,恐难尽意,欲辩玄旨,请阅原书。

  • 【山海经】是谁人能让印娢姑娘钟情呢?

    关注黄色的“土丘”来到了阵中央,脸上满是不屑和轻蔑,他向炎帝拱了拱手说道:“神农帝君果然名不虚传,手下能人无数,及岁也略懂一些小道术,今天就向帝君领教一番!”话音落地的同时,只见及岁眼观鼻、鼻观口、口问心,口中念念有词,一俯身,整个人一下子不见了,地上却真的堆起了一个土丘,只见那土丘不断从中间向四周涌出无数流动的黄沙,越聚越多,四周的黄沙不停的向土丘的底部汇拢、转动,速度越来越快。霎那间,强大的气流被从四面八方吸入涡旋的底部。转瞬间,那土丘竟然凌空飞了起来,以更加强大的力量翻腾汹涌着冲向天空,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