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药在身边》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1/2 2:45:32 来源:网络 []

小说:药在身边

第001章 重生

云挽清幽幽地睁开眼,推荐163woman.com被眼前的景色晃得一怔!

亭台楼阁,临湖水榭,碧树琼花,姹紫嫣红,好一派繁荣景象!只是她怎么会在这儿?

头,好痛!她伸手摸了摸额头,手指立刻触摸到了鲜红的液体,紧接着,一断不属于她的记忆像潮水般狂涌而来!

“贱人,你活在世上简直是浪费粮食,你怎么不去死!”

“二姐,打死她这个废物,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居然敢打二皇子的主意!”

“云挽清,我警告你,别在妄想着嫁给二皇子,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爹,来自http://www.163woman.com/就是这个贱人偷走了我的玲珑手镯,还不知廉耻的偷看二皇子洗澡!”

“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个女儿,把云府的脸都丢光了,来人啊,以后不许七小姐在踏云府一步!”

“……”

脑海里不堪入目的片段在不停的回放,伴随着响起许多尖酸得甚至有些刺耳的话语,元挽清面无表情,原本浑浊的双瞳刹那间犀利无比,唇角挂着一丝冷笑,紧握的手掌,因为大力,而导致略微尖锐的指甲深深的刺进了掌心之中,带来一阵阵钻心的疼痛。

毒打,辱骂,被人冤枉!可恶,这个身体的原主人是有多懦弱,版权163woman.com才会被人欺负至此!

这一次更离谱,就因为她二姐说一句,二皇子想看人从假山上跳下来,她便自告奋勇地爬上假山,然后从上面跳了下来,结果撞到了头一命呜呼了!

靠!不带这样玩人的,她好歹也是二十一世纪中药世家的家主,怎么一觉醒来就成了爹不疼娘不爱的云府庶女了!

糟了!龙戒?想到这儿,云挽清立刻朝着自己的手指看去,在看到左手食指上那只黑色古戒的时候,她终于松了口气!

“还好,虽然穿越的,不过龙戒还在身上!”抚摸着手指上的古朴戒指,云挽清抬头喃喃道。

在云挽清抬头的那一刹,手指中的黑色古戒,却是忽然亮起了一抹极其微弱的诡异毫光,毫光眨眼便逝,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察觉……

靠!TNND,云挽清有种想要撞墙再死一次的冲动,她怎么就穿越到一个傻子身上!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就说这个贱人怎么舍得去死,她装死的目的就是为了博取二皇子的同情,想让二皇子多看她一眼而已!”说话的是她的二姐,云府的嫡小姐云挽昕,也就是冤枉她偷走了玲珑手镯的人!

“这样的废物,早就该被赶出云府让她自生自灭了,你们怎么还收留她在府上?现在更是恬不知耻的去勾引自己的准姐夫,真是该死!”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迈着优雅的步伐,缓缓走到了云挽清身旁,居高临下的道。

“还不是爹和娘心善留她一命,不然,就凭她犯得那些事儿,早就不知死了多少回了!”云挽昕手拿着绣着梅花的手帕轻轻地放在鼻尖,不屑的皱了皱眉道。

说着,她用脚踢了踢坐在地上的云挽清,轻蔑地道,“贱人!既然不装死了,就赶紧滚回你的小院去,别在这儿丢人现眼,惹得二皇子不快!”

第002章 打脸

“闭嘴,吵死了!”

云挽清“豁”地一声从地上站起来,而后假装不小心地一脚踩在了云挽昕的脚上!靠,敢踢她,如果不是初来驾到,很多事情都还没有弄明白,她真心想把这丫的脚给废了!

“贱人,你敢踩我!”云挽昕没料到她会这么大胆,一时不查竟然没有躲开,不过就算是她想躲,只要云挽清不愿意,她也躲不了!

“真是不好意思了,脚无端端地就滑了一下,二姐姐,我不是故意的,你要原谅我!”云挽清后怕的拍了拍胸脯,而后故作小心翼翼地赔礼道歉,可那说话的神态和语气,却丝毫没有把云挽昕放在眼里的意思。

“贱人,你还敢顶嘴!”云挽昕气得双颊通红,抡起手掌就往她脸上打去,看那气势汹汹地样子,若真打下来,她的脸颊估计三五天都难消肿了。

就在云挽昕的手掌快落到她脸颊的时候,她伸手就握住了她的皓腕,轻笑道,“我劝二姐还是息怒的好,这巴掌要真打下来,吃亏的指不定是谁呢!还有,奉劝你一句,别一口贱人贱人的叫,要骂我也来点创新,贱人那两个字我耳朵都听得起茧子了,而且我觉得,那两个字更适合用来形容你!”

“你这个贱……”

云挽昕那个人字还未出口,脸颊便传来一阵火辣辣地疼!

云挽清云淡风轻地甩了甩手,嫌弃道,“唉!看二姐长得人模人样,却不料皮糙肉厚,手都给我打疼了!”

“扑哧!”不远处地凉亭立刻传来了一声戏谑的轻笑声,一个一身白衣的男子摩挲着下巴道,“都说云府七小姐生性胆小懦弱,我看不见得!”

“哼,一个白痴而已!你不会对她有兴趣吧?”说话的男子,着了一身紫色的锦衣华服,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药在身边》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虽然他也觉得云挽清有些反常,但却是打心眼里瞧不起她!别以为这样就能引起他的注意,休想!

啥?白痴!这个世界上敢说她云挽清是白痴的人,还没有出生了!

云挽清闻言循声望去,只见那男子已经不屑的转过脸去,虽然只能看到那英俊的侧脸,可云挽清也瞧出了那完美的无可挑剔的脸部轮廓。

难怪原来的云挽清要为他寻死觅活,敢情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美男子了!不过,那人品,确实不咋地!

“云挽清,你尽然敢打我!”好半响才反应过来的云挽昕,终于意识到自己被那个她一向都瞧不起的贱人打了!这不,又开始发疯抓狂了,先前的亏还没有吃够,又开始抡起手想打人了!

“NO,NO,NO,不是我打你,而是二姐你自己找打!”云挽清摇了摇头,看云挽昕的眼神完全就是一副你是白痴的样子!

说着,云挽清扬起了手掌,“啪!”地一声,甩在了云挽昕的另一边脸颊之上!

“早提醒过二姐了,以后见着我要换个称呼!别让我再重复第三遍!”

说道最后云挽清冷眸一转,眼神像是冰刃般,一刀刀的朝着云挽昕身上割去,那眼神就像是地狱的阿修罗在看着他的猎物一般!太岁头上动土,简直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

第003章 恶人先告状

“云小姐,我忽然想起府中还有事情,我们改天再约!”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冷颤,站在云挽清身侧的女子这才哇哇大叫了起来。云挽清她们平时没有少欺负,从来没有哪一次让她产生过惧意,唯独这一次,仿佛是大脑不听使唤了,双腿忍不住的打颤,她突然想离这个疯子远一点,以免波及无辜!不知为何,她总觉得,面前这个任人欺辱的女子,已经变了!

云挽昕此刻正在气头上,而且今天丢脸丢大发了,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收拾云挽清,哪里还有心思管其他事情,便挥了挥手让她自便。

那女子连忙说了声告辞,便往凉亭跑去,白衣男子见她慌慌张张的跑来,便调笑道,“慧心这是怎么了?平时可不见你这么冒失过!”

其实用冒失来形容都已经算是好的了,如果让云挽清形容,她一定说是落荒而逃!不过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以前她欠云挽清的帐,她迟早会讨回来!

“大哥,我身体有些不舒服,我们还是先回府吧!”仿佛是感觉到了云挽清冰冷的视线,张慧心脸色惨白的道。

原来,那白衣男子便是张尚书的长子,张俊逸。

闻言,张俊逸有些为难的看向一旁的南宫浩,道,“慧心,我还要陪二皇子了!”不知为何,他对这个传说中被贬的一文不值的废物很感兴趣,刚才那两巴掌她扇的可不清啊,庶妹打嫡姐,够胆,他喜欢!

“无碍!今天来是看挽昕的,反正现在也呆腻了,回吧!”南宫浩说着已经起身,若有所思的眼神就落到了云挽清身上。不过在看到她那张画的俗得不能再俗的脸上时,眼里却露出一抹厌恶之意。

张俊逸心里的希望破灭,原想打着二皇子的旗号可以多留一会儿,岂知二皇子今日如此反常,才坐了半个时辰而已就要走了,虽说都到二皇子冷酷无情,但与云府二小姐云挽昕的亲事可是他自己同意的,现在怎么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未婚妻被打而无动于衷!

想到这儿,张俊逸心思一转道,“二皇子,云二小姐好像被人欺负了,你难道不打算出面?”

南宫浩大手一挥,冷着脸道,“这是云府的家事,本皇子不适合插手!”

张俊逸只得讪笑了两声,看来,这个冷酷无情的二皇子并不是很满意自己的亲事了!

云挽清自然也听见了这话,嘴角不屑的勾起,对南宫浩的冷血无情再一次加深了认识!也对,如果他还稍微有那么一点人性的话,见云挽清从那么高的假山上跳下来,又怎么会见死不救了!

云挽昕见南宫浩他们朝着自己的方向过来,立刻收起了脸上是愤怒,连忙委屈的迎了上去,楚楚可怜道,“二皇子!”

见云挽昕挡在了自己面前,南宫浩不耐烦地蹙了蹙眉,一个白痴都对付不了,当真是只长脸蛋不长脑了!

如果不是为了得到云家的支持,他怎么会娶一个空有一副好皮囊的人,虽然内心对云家的人厌恶无比,但面子上却不能表现出来,人家都厚着脸皮到他这儿诉苦来了,他怎么能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南宫浩温柔的捂住她的脸温柔的道,“疼么,怎么这么不小心!你就是性子太温和了,被人打了也不知道打回来!”

第004章 南宫冥是谁

温和?云挽清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二皇子你眼睛是长歪了吧,云挽昕这样的叫做性子温和,那以前的云挽清岂不是成了圣母娘娘了!

“二皇子,七妹再怎么说也是我妹妹,虽然她是庶出,身份低贱,但好歹也是我爹的骨肉,我见她行为不检,便教训了她两句,没想到她竟然……”说到这儿,云挽清做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情,哽咽了几声继续道,“七妹妹生性顽劣没有一点而女儿家的矜持,我知她不是故意打我,自古长幼有序,她这么做对我来说是大不敬,但好歹身上也留着和我一样的血,俗话说,打断骨头还连着筋,我怎么舍得还手!可怜我妹妹从小就没人教导,现在大了又不好管束,我娘亲为了她的亲事都快操碎了心,可她真是不争气,自己是什么身份不知道吗,居然妄想着嫁给二皇子你为妻!”

见云挽昕在哪儿自导自演,云挽清都要忍不住拍手叫好了,什么叫做演戏天才,她今天算是见识到了,可怜生不逢时,若是生在二十一世纪,估计导演都要给她颁一个奥斯卡金马奖了!

张俊逸暗叫一声不好,二皇子最讨厌的就是有人拿云挽清和他扯在一起,看来云挽清这一次算是彻底栽在云挽昕手上了!

果然,南宫浩满脸阴鸷,脸上晴转多云,一副恨不得把云挽清抽筋剥皮的样子。推荐163woman.com

“哼!我看她是想嫁人想疯了,端亲王爷的长子南宫冥一表人才,和你七妹妹正是绝配,端亲王妃才求了父皇让他给南宫冥指一门好亲事,不如本皇子回宫求了圣旨,让他们二人成为秦晋之好如何?”

“谢二皇子垂怜七妹妹!”云挽昕立刻双眼放光,眼底闪过一丝毒辣的恨意,云挽清,嫁给南宫冥那个病秧子都算是便宜你了!不过南宫冥已经是一只脚踏进棺材的人,谁都知道他娶妻只是为了冲喜而已,让这个贱人嫁过去陪葬也好!

“挽清,还不快谢过二皇子!”

呵!嫁人,这些人的脑子是不是有病啊!她云挽清的事情何时轮到他们指手画脚了,不过那个南宫冥是和二皇子有仇么,为何他要把一个废物塞给他?

南宫冥,何许人也?云挽清冥思苦想的寻找着有关于南宫冥的讯息,可这个身体的原主人脑子里就只有关于南宫浩的记忆,其余的男子皆是模模糊糊的!

“南宫冥,不太好吧!”张俊逸不忍云挽清大好年华就被如此糟蹋,心里话就这么脱口而出了!

“南宫冥是谁?”云挽清立刻冷着脸问道。

见云挽清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脸皱了又皱,张慧心生怕她一个不高兴把她给打了,直接拉着张俊逸急匆匆地就往外走,“大哥,这是人家的家事,我们不好插手!”

开什么玩笑,如果让云挽清知道了南宫冥是谁,不只是云挽昕,估计连二皇子都不会绕过他们!更何况还有一个捉摸不透的云挽清!

“大哥,你今天怎么这么反常,二皇子都发话了哪有我们说话的份儿!”张慧心小声的在张俊逸耳边嘀咕了一句,张俊逸这才回过神来,幸好有慧心提醒,不然真坏了二皇子的事,回头估计要找他的麻烦了!

南宫浩本就十分不待见云挽清,平时多看她一眼他都嫌恶心,此刻又怎么会给她答案,只是冷哼了一声,便大步离去。

云挽昕见状自然是一路跟了上去,经过云挽清身边的时候狠声威胁道,“小贱人,这件事不可能就这么算了,回头再找你算账!”

第005章 奶娘

众人走后,云挽清循着记忆走回自己偏僻的院子,虽说她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亲眼见到之后云挽清才知道以前的那个云挽清过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日子!

这儿哪儿是人住的!说偏僻她都怕侮辱了这个词,一个长满杂草的院子,一间破旧的随时都会倒的茅草屋,屋内更是简陋的可以,唯一的财产就是那一张快要散架的木板床!

“七小姐,你又跑哪儿去了,哎哟!我的祖宗,你的额头怎么受伤了,快让奶娘看看其他地方有没有受伤?”见到云挽清回来,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连忙放下手中的活儿,跑过来就拉起她的衣袖看看她有没有新的伤口!

不知为何在看到妇人的一瞬间,云挽清眼眶微微有些泛红,她吸了吸鼻子道,“奶娘,我没事!”也许是身体的原主人对奶娘太过依赖,此刻,她也有种说不出的情绪,在她的记忆里,这个奶娘是云家唯一真心疼爱她的人!

奶娘只顾着看云挽清身上有没有再添新的伤痕,倒是没有注意到今日的云挽清和以往有和不同,要说以前云挽清受了什么委屈,只会自怨自艾的流眼泪,可从没有过出声安慰过她的情况,只能说她太过心切,竟然连这最细微的变化都没有留意。

云挽清是云府四姨娘的女儿,四姨娘在怀云挽清的时候希望满满,却不成想生下来是个赔钱货,便直接把元挽清丢在了院子里,交给了奶娘照顾,那时候四姨娘还时不时的来瞧瞧她,不过好景不长,五年后四姨娘生下一个儿子,再加上云挽清不会讨好卖乖,从此便无人问津!

从此以后,云挽清便过着和奶娘相依为命的日子!

“七小姐,你也别怪奶娘我多嘴,二小姐居心叵测,每次找你准没有什么好事,哪一次你跟着她出去了,不是一身是伤的回来,下次她再来找你,你可千万别跟着去了!”奶娘苦口婆心的劝说着,虽说这些话她说了不下百遍,但还是忍不住继续唠叨着。

“你先去屋内歇一会儿,我出去给你买点创伤药回来!”

以为云挽清会再像以前那样嫌她话多,哪只这一次她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应下了,“奶娘,我额头上的伤没事,自己处理一下就行了!”

“那怎么成,万一伤口没有处理好会留下疤痕的,姑娘家破相了不好,你本就不得宠,若是……唉!以后想要嫁个好人家就更难了!”

奶娘说着说着就开始抹眼泪,云挽清见了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在心中哀叹连连,还真验证了女人是水做的那句话,她最见不得就是人家在她面前哭了,若换了以往她直接一拍桌子叫那些人滚下去,可眼前的这个人使不得呀,这可是对身体原主人最疼爱的人!

唉!既然她占了人家身体,那么就接受她留下的烂摊子吧,想到这儿她连忙拍了拍奶娘的手安抚道,“奶娘,买金疮药也需要银两,上个月的月银早就花光了,这个月的月银我还没来得及去领!不如你先去账房领了银子再去吧!”

“唉!账房给的月银一个月比一个月少了,刚开始的时候是每个月十两,后来是五两,上个月竟然才发了二两银子,这个月……”一说起月银奶娘脸上的神情又哀切了起来,她沉默了半响后,又道,“七小姐不用担心,银子的事情我自会想办法!你进屋歇息一会儿,我尽量早点回来!”

见奶娘坚持,云挽清她只得叹了口气一一应了下来!

其实她想说这点小伤对她这个中药世家的传人来说真的算不了什么,而且她有龙戒在手真的不缺那些银子,不过她也知道有些事说出来奶娘接受不了,而且也不会相信!

第006章 龙戒

看着那破旧不堪的茅草屋,云挽清实在是不情愿走进去,想着还要在这里吃饭睡觉,她就有种想要毁掉这个院子的冲动,天啦,难道要让她这个堂堂中药世家的家主以后就生活在这里?

云挽清内心深感无力,她用力的一拍脑门,却忽然拍到了那伤口之上,“哎呀,痛死了!我怎么就忘了额头上还有伤口,难不成还真被撞傻了!”

还好龙戒跟来了,不然她非得指着骂天不可!人家穿越不是公主就是王妃,她倒好,虽然赶上了穿越的大军,却穿越到了一个不受宠的庶女身上!

轻轻闭上了双眼,云挽清心念一转,念了一句,龙戒我要进去。当她再睁开眼睛时,人已经进入了龙戒之内。

说起龙戒云挽清不禁得瑟了,这不仅是她们云家的传家之宝,还是一个逆天的存在,是云家的老祖宗一代一代传下来的。

云家家主的选拔更是奇怪,只有能让龙戒重新认主的人才能接任下一任家主,她在五岁的时候便得到了龙戒的认可,所以,从那个时候龙戒便一直跟着她了。

龙戒一个分为三层,迄今为止云挽清还只能打开第一层的门,不过即使只是第一层,也能让人欣喜若狂了,因为里面不仅有着疗伤圣水的灵泉,还有一个炼丹炉和许多炼丹的配方,163女性网和修炼的功法。

云挽清从五岁的时候就开始修炼,早在十三岁的时候就已经从武界步入了修真进入到了元婴期,可不知为何从那以后她的修为便一直止步不前,每次吸收到体内的天地灵气不到一刻钟又会自动消散。

如果这些年来炼化的真气没有消失的话,那么以她的天分应该到了大乘虚的境界了吧,云挽清每每想到这儿就有些气闷,不过好在这些年她的炼丹之术从未落下,不然她真的想要咒骂一句天妒英才了!

此时,她已经走到了灵泉旁,伸手浇了灵泉的水清洗着额前的伤口,而她额头上的伤口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在迅速的愈合,直至最后哪里还看得出一点受过伤的痕迹。

清洗完伤口之后,云挽清又顺便把栽种的草药都一一浇了一遍,然后便坐在地上开始修炼,云挽清闭目盘腿而坐,双手在身前摆出奇异的手印,胸膛轻微起伏,一呼一吸间,形成完美的循环,而在气息循环间,有着淡淡的白色气流顺着口鼻,钻入了体内,温养着骨骼与肉体。

就在云挽清闭目修炼之时,手指上那古朴的黑色戒指,再次诡异的微微发光,旋即沉寂……

“呼……”缓缓地吐出一口浊气,云挽清乍然睁开双眼,一抹淡淡的白芒在漆黑的眼中闪过,那是刚刚被吸收,而又未被完全炼化的斗之气。

“好不容易修炼而来的真气又在消失……我靠!”沉神感应了一下体内,云挽清脸庞猛然的愤怒了起来。

“云挽清,你这个贱人死到哪里去了,还不快给本小姐滚出来!”就在这时,一道有些尖锐地嗓音从龙戒外传来进来!

“二姐别生气,那个白痴估计是知道了要嫁给南宫冥,所以吓得躲起来了!”

“哼!躲得了一时躲不过一世,让她做南宫冥的世子妃都是便宜她了,云挽清,你这贱人再不出来我就一把火烧了这里!”

靠!云挽昕,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云挽清舒展了一下有些发麻的脚腕与大腿,虽说现在仅仅只是元婴期但对付云挽昕这样的废物,还真是有点大材小用了!

从龙戒里拿了几瓶丹药,云挽清闪身出了龙戒。然后从那个破烂的茅草屋里缓缓地走了出来!

药在身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药在身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热门随机

  • 董卿和陈数同框上热搜:什么都不怕的女人一个人就活成了一支队伍

    闲来无事,翻看微博,一组董卿和陈数的同框照,完完全全惊艳了我。特别是当两个人推开门,步伐一致,笑容浅淡地走到观众面前,我这些天的不安、焦灼都被卷在了空气里,随着她们的落脚站定,再无踪迹可循。被她们身上那种极其笃定淡然的气质所感染,由是,去看了最新一期的《朗读者》。除了全程眼睛根本无法从陈数和董卿脸上移开之外,她们两个的对谈让我很有触动。陈数讲述了一段自己再中戏读书时的经历,说她在表演上开窍,源于老师让他们用一件物品串联起人生的四个阶段。她想到的是口红。说童年的时候,是好奇,会走进妈妈的化妆间,模

  • 王铎草书《唐人诗九首》 绫本 首都博物馆藏

    王铎其书师承古法,融百家之长为己所用,开创出自己独特的书风,有神笔王铎之美誉。其书法具有四美的特点:一、纵中有敛(形质美);二、草中有楷(情性美);三、错落有致(节奏美);四、今中有古(韵味美)。王铎雨加雪(草中有楷)的章法和错落有致的体势,对后人书法艺术的进一步发展,开辟了道路。释文:1)岑参《寄杜拾遗诗》联步趋丹陛,分曹限紫薇。晓随天仗入,暮惹御香归。白发悲花落,青云羡鸟飞。圣朝无阙事,自觉谏书稀。2)王维《送刘司直往安西诗》绝域阳关道,胡烟(沙)与塞尘。三春时有雁,万里少行人。苜蓿随天马,

  • 从照片到工笔

    罗寒蕾,1973年生于广西合浦县常乐镇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中国重彩画研究会理事、广东省美协会员、广东省青年美协会员、北京工笔重彩画会会员、广州市美协常务理事。1995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本科,获学士学位;1998年毕业于该系研究生,获硕士学位。1998年任教于华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2008年调往广州画院任专职画家。

  • 油画人体:在古典氛围中,营造超现实的意境

    油画人体:在古典氛围中,营造超现实的意境

  • 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私奔, 当垆卖酒, 卓王孙无奈下赠送百万钱财

    司马相如是汉朝的大才子,写的《子虚赋》、《上林赋》成为汉大赋的代表。司马相如到临邛大富豪卓王孙家中做客,卓王孙的女儿卓文君从窗户后面看到了司马相如的潇洒,就很喜欢司马相如。当时卓文君刚刚成为寡妇,司马相如就命人递消息给卓文君,说自己的相思之意。卓文君于是就和司马相如私奔。司马相如家里特别穷,他本来还以为自己有了一个大富豪的老丈人,日子会过的非常爽。没想到卓王孙勃然大怒,不承认卓文君和司马相如的关系,反而说:“我一分钱都不会分给这个女儿!”没过几天,卓文君就挽着司马相如的脖子,哭着说:“我从小含着

  • 西晋大臣贾充的女儿贾午偷偷约会, 成为偷香典故的来源

    贾充是西晋时期的大臣,权势很大。他的大女儿贾南风,是晋惠帝的皇后,更是专权一时。贾充的小女儿贾午长的挺漂亮,不过还没有嫁人。当时有一个年轻帅哥,叫做韩寿,是贾充的手下文官。贾充每次会见宾客,贾午就偷偷躲在窗户后面偷看,当她看到了大帅哥韩寿之后,就瞬间心动了。贾午就问婢女说:“你们谁认识这个帅哥呢?”有一个婢女说出了韩寿的名字,还说韩寿是她的旧主人。贾午就派这个婢女去当说客,让她去把自己的心意告诉韩寿。婢女对韩寿天花乱坠,说贾午多么多么漂亮,韩寿这个单身汉立刻就动心了。韩寿的力气很大,到了晚上的时

  • 溥仪出宫夹带大量宝物,无数文物流失民间,今有大爷200万卖玉碗

    大家都知道,古代文物的交易在国内是有严格限制的。来历不明的文物是不可以公开出售的。但是在河北有一位老人却跑到文物局,跟工作人员说自己有一只清朝玉碗要出售给文物局。而且要价不高,只要200万就可以了。这可惊坏了文物局的工作人员。据老人说,自己这只玉碗可是有些来历的,上面还有“宣统御制”四个字呢。这是祖上花了真金白银从清朝皇帝溥仪手里买来的。人们听了都觉得奇怪,溥仪使用的玉碗怎么会流落到民间呢?这东西应该收藏在故宫博物院才对啊。原来在清朝灭亡后,民国政府还是一直让溥仪住在紫禁城的。后来冯玉祥将军攻入

  • 老人拿出副字画,文物局出1万,老人:800万,最终国家1980万拿下

    中国的古玩市场可以说非常兴盛,就是因为中国古代历史文化非常久远,再加上古代很多能工巧匠打造的很多精致东西,这也使得后人对文物非常重视,不管是私人还是国家,都对这些文物格外的小心,很多私人家庭,因为祖上是古代的一些文人墨客,因而有的东西就成为了传家宝流传下来给子孙后代,因为这些都是艺术的结晶。我们知道古代文物有瓷器花瓶,有文人字画,还有珍珠翡翠,而且样样价值都不菲,很多人们都会花大价钱进行收藏,古董就是越老越精致越值钱。然而在新中国成立之后有这样的一位老人,所拿着的这个文物则是让人们震惊,老人开口

  • 清代风格小叶紫檀深浮雕群仙祝寿画筒赏析

  • 黄庭坚的这两句诗,是古诗词中最美的诗句,太惊艳了!

    对于一个英语总是过不了四级的人,自然是没有资格去评价别的语言的好坏,对于一个中国经典读得不算多的人,也不敢妄谈汉语有多么的了不起。然而,在我有限的阅读中,还是每每被汉字的艺术魅力所惊艳。譬如我们今天读的——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这简简单单的十四个字组合在一起,便营造出一个令人沉醉的意境,让人不由来感叹,汉语,真的是太美了。这两句诗,出自黄庭坚的《寄黄几复》。寄黄几复宋·黄庭坚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传书谢不能。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持家但有四立壁,治病不蕲三折肱。想得读书头已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