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超陆权强国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2 1:50:5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超陆权强国

第三章 拯救村民

“各位爷爷饶命呐...饶命呐...”

“娘啊,救我~~~~”

“三丫啊,三丫,你们不能这样....”

“滚你个老东西,想死了吧!咱们奎爷能够看上你们家的丫头,那是你们的荣幸!”

....凭借着灵活的身后,李汉这才刚刚踩着一处茅屋旁的压水井(咳咳,估计好多人都没见过)上了房顶,借助着枪口上的120度激光十字镜,顿时将村内发生的情况看了个究竟,不仅睚眦欲裂、大怒!

“畜生!”

你道为何,原来却是他从不远处的村中央的空地上看到了一幕令他愤怒到了极点的画面,几个穿的人模人样,看上去有点人形的畜生,居然正在村中做些人神共愤的事情!

在一个手上牵着马缰的独眼男人的指挥之下,一队约莫十四五来个背负着枪支的健壮大汉分成了两批,一批持枪站在四周对着一排排战列的整整齐齐的枯瘦村民,而另一队,则大声肆笑着将一代代的粮食布匹搭放在那马匹之上,这...这分明就是抢劫吗!更令他感觉到愤怒的是,居然还有四五个看上去才不过十二三岁、一个个脸上被黑底锅灰小姑娘居然也成了这帮畜生的野蛮抢掠对象,而不远处的地面之上,依稀还能看得到两具已经失去了生命的尸体,那刺眼的殷红鲜血,已经将周围的地面完全染成了黑色!

李汉强忍着心中的怒意,端着手中的qcw05仔细在周围确认了一下,周围没有摄像机,更没有什么拍摄人员,再看那一个个场中痛哭的村民们脸上的扭曲神色,一腔的愤怒已经令他的脸色变得出离狰狞,虽然有些好奇这本该绝迹了一个世纪的猪尾巴辫子为什麽还一根根的出现在他的视线中,但是,这一幕的山匪抢劫,已经令他顾不得去管其他的什么了,杀,唯有杀,杀光这些鱼肉乡里的畜生,方能平息他心中的愤怒!

“大爷,大爷,求您了,求您了,三丫还小,求您放过她了吧!俺们年下个月的孝敬加倍,孝敬加倍您看行吗?”

一个瘸了一条腿的中年黄面妇女哭着趴着来到那个单手牵着马缰的独眼男人腿边,哭着喊着,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嘴里连声讨饶!

“嘭!”

那独眼男人脸上拂过一丝得意,猛地一脚将那中年妇女踹的老远,“妈了个巴子的,奎爷高兴看上了你们家的丫头,回去认个26房小妾那也是她的荣幸,想死了吧你!”

脸上狰狞一笑,就要举起手上的马枪!

“大爷...大爷,求您了,您就发发慈心吧,求您了大爷...”

中年妇女脸上闪过一丝红晕,表情也略有些扭曲,显然刚刚那一下给他摔得不轻,不过,她还是哭着吼着爬了过来,不断的跪求独眼龙放过他的女儿,可惜,她求得是一个没肝没肺的畜生,在那独眼龙抬得越来越高的枪口中,不少的村民都绝望的闭上了眼睛,那个被绑在了马匹之上已经被堵上了嘴的叫做三丫的女孩也是一阵绝望的扭动,丝丝晶莹的泪花自她被抹黑了的连带之上飞落,看上去格外的令人绝望!

“嘭~~~”

一声枪响,肆笑的马贼们依旧,不过很快的,他们的声音便好似吞了一个死耗子一般,戛然而止了,伴随之而来的一声重物摔落的声音,接连响起的还有四声枪响,接着便是一阵连续不断的重物倒地的声音!

正是李汉,在关键的时候,早就怒极了的他直接一枪在20多米外的屋顶上一枪正中了那个独眼龙的眉心,送他下了地狱,接连又送出了四枪,曾经参加过三个月狙击手培训的他当时并不合格,仅拥有在三、四百米内精确狙击的能力,当然勉强一点五百米内也能保证一定的准度。163女性网但是五十米之内,几乎他几乎不用刻意去瞄准都能做到百发百中了!

qcw05的后坐力并不强,不过枪梭设计有些恪手,好在这一点影响不了他的发挥,连续的五枪干掉了五个马贼之后,尤其是其中还有一个领头的,剩下的八九人明显慌了神,毕竟他们还没看到敌人在什么地方、哪里来得强,自己这边就接连的死了五个人,未知的才是最令人恐惧的,这些如何不令他们感觉到恐惧呢?!

“嘭~~~”

杀,李汉没有任何的犹豫,继续开枪狙杀着,对他来说,这些马贼们的行径早就违反了战场必杀令,何况他所在的部门也根本就不会为了几个祸害一方的蛀虫们来找他的麻烦,最多关几天的金碧跟写检讨,要知道,他在外出任务的时候,可是都领了官方允许的相关证件的,任何阻碍任务或者有可能泄漏他身份的,允许当场格杀!

“出来....”

嘭~~~“再不出来,我们就....”

嘭~~~“妈呀...”

嘭~~~“快跑~~~”

嘭~~~~李汉冷静地端着手中的枪,一枪接一枪的,根本不理会下面哭吼、威胁的马贼,死人他见得多了,何况他从来都不属于专门的营救特警,在他的接受训练时教官曾经告诉过他们,他们是战士、更是特工,一旦身份泄露被捕、或者同伴身份遭泄露,为了集体的利益、牺牲一个两个完全是可以接受的。正是出于这种法则,他根本丝毫不理会马贼们的威胁,除开其中一个是他准备了留下活口以获取罪证的存在外,其他全部被他枪枪或爆头,或击中心脏,没有一个需要补上第二枪的!

见到除了一个被他击中了拿枪的右臂而跌落下马的马贼之外,再也没有一个活着的马贼之后,李汉又小心的端着十字镜瞄了一会,这才终于决定了,又给自己换了一个满子弹的枪梭之后,嘭的一声,从那屋顶之上跳了下去!

“大爷饶命呐....饶命!”

不得不说,李汉现在这摸样蛮吓人的,他本来身材就高,一米八八的个头,即便放在特种部队中也算是个小巨人,何况身上还穿着一身酷毙了的黑色防弹军服,手上又端着一把从未见过的古怪武器,再加上之前一连枪杀了十数人,不提再见到他出现之后,就连被他救下来的村民也是躲闪着他的目光,似乎唯恐被他这个死神盯上一样,除了抱着马匹上瑟瑟发抖的三丫低声哭泣的那个中年妇女之外,场中一时间就只剩下那个被他打断了一臂并且跌下了马匹的马贼中唯一的活口了!

“说....谁让你们来的,你们的老大是谁!”

李汉摸了摸上衣口袋,这才想起来外面穿了一层防弹衣,自己的证件根本拿不出来,局子里为了防止出现人员暴露,向他这样经常参加一线战斗的同志都是有专门派发的特警处的证件,像碰到了这样的时间还是能够用得上的!

“大爷...爷爷...爷爷饶命呐,饶命,嘶....咋们是义庄奎爷的人!爷爷...您饶了我们吧,奎爷....都是奎爷指使我们干的....”

那马贼捂着受伤的右手,疼得脸上尽是眼泪鼻涕,不过见到李汉端着枪来到了她的面前,赶忙大喊绕命,跪在地上更是不断的给他叩头不止!

“奎爷...奎爷是谁,还有你们的那个义庄在哪里?”

李汉脸上十分的难看,都什么年代了,重庆附近居然还有这样的宗恶、地方势力,当地的公安机关是干什么吃的,养的那么多人都是吃干饭的吗?心中恨恨的他当下便打定了主意,回去之后一定要给自己的上司报告自己今天碰到的事情!他们所在的部门可是直属国务院的,绝对不能让这样白拿国家的钱还不做事的闲人得意了!

“爷...奎爷就是奎盛、奎大龙头,就是三年前洗劫了纸坊--赵家,后来被朝廷招安了的红绳头子,义庄,义庄就在纸坊镇上,离...离武昌不远了...”

那马贼见他脸色难看,当下浑身哆嗦的一五一十的把他知道的全部告诉了李汉!

“什么?朝廷?武昌?你确定这里是武昌不是重庆?!”

李汉身子猛地一个不稳,他只感觉自己呼吸一瞬间的变得十分不畅,就连视线也变得有些模糊,若不是他曾经接受过一些专业的心理强化训练,差点没直接晕过去。

“难怪会有那么多的猪尾巴!难怪会没有电、没通水!难怪....”

口中不断喃语,李汉脸色逐渐开始变得古怪起来了,三分的恐惧、三分的不安,以及兴奋!

“现在是几号,快说,哪一年也告我,别给我耍花样,不然我立刻枪毙了你!”

李汉呼吸开始变得急促了起来,手上不断挥舞着枪,督促那受伤的马贼,告诉他今天究竟是几号!

“我说我说,绕命啊大爷,今天是宣统三年,日子才不过刚过了....对了,听奎爷说前些日子旁边四川的乱子才刚刚折腾完,好像是....““是八月十九!”

旁边有个苍老的声音突然插了嘴。

“对对,是八月十九,大爷!哎呦~~~~”

不用说,那马贼因为太激动了,结果不小心的挥舞了一下中弹了右臂,当下,痛得他练得变得扭曲了起来!

但是旁边的人却也注意到了,不但是他,就连旁边救了他们的李汉,这脸上也是阴沉不定的变得有些狰狞了起来!

第四章 方老先生

第四章方老先生

“这位先生,您是...”

虽然脸色因为这日期的原因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不过最起码的礼貌李汉还是懂的,望着眼前这位一个由一位面上糊满了黑灰的矮瘦少女搀扶着走来的白发老者,李汉皱眉问了一句。

“咳咳...”白发老先生咳嗽了一声,他的胡须之上沾上了些许的血丝,脸上也是青紫了几块,看来在之前的马贼来袭时很是遭了一番罪,不过,不同于身后畏畏缩缩的村民们,他倒是率先站了出来,面露感激之色的让那脸上已经完全成了一团花的少女扶着他来到李汉的面前,腿而猛地一蜷,跪倒了地上,冲他重重的磕了三个头!

“哎...老先生,您这是....何必呢,来来来,快起来....”

李汉傻了眼了,让一位年龄都快赶得上他爷爷的老人给他下跪,他可受不起这么大的礼,当下脸上微微变得有些尴尬,示意旁边一样跪了下来的女孩帮忙,把老人搀扶起来!

“不...不...不,壮士受得起,受得起!若是没有您,老夫这宝贝孙女今天可就要遭了劫了,您受得起...受得起...”

老人说起话来倒是条理分明、且文邹邹的,给人感觉似乎曾经接受过很好的教育,李汉注意看了一眼他身上的布料,只是普通的麻布,不过,看老人的谈吐气质,许是曾经上过私塾什么的,必是出身不凡!

“老夫再一次代众村民乡亲感谢壮士相救,先前见壮士似乎不知道这当前的年头、日子,老夫代为提醒了一声,今个正是那咱大清宣统三年八月十九日、辛亥年戊戌月癸丑日,对了,按泰西国的算法,应该是1911年10月09日才对!”

老头虽然在他的搀扶之下勉强站了起来,不过他还是坚持着又让身边的小丫头给他跪下扣了一阵,不过,这老人眼力倒是厉害,一眼就瞧出了他只怕对于这大清历法不是很熟,张口便给他换算成了欧美通用历法。

其实老人倒是多此一举了,宣统三年,别说是曾经历史考试尤其是近代史拿过满分的李汉了,就是随便后世来一个即将面临高中考的学生过来,对于宣统三年,他们也能报上名来,没办法,这一年中这一片脚下的古老中华大地上确实发生了太多令历史为之留下一笔的事件了,就说最近的几天吧,他本就是个四川人,自然知道前段时间旁边的四川可是非常热闹的。因为连年需要支付甲午、庚子两大巨额赔款,加上还要编练新军,并镇压国内愈演愈烈会党与农民起义、加上也是为了某些人趁机中饱私囊。说明http://www.163woman.com/已经国库严重空虚的清政府为向欧美银行团借款,结果一帮脑袋了除了卖官就是内斗的朝廷大员们想出了一个馊主意。1911年5月(宣统三年四月),清政府宣布“铁路干线国有政策”,妄图强收川汉、粤汉两条川人献出了数百万两巨资修建的铁路为“国有”,旋与美、英、法、德四国银行团订立借款合同,总额为六百万英镑,公开出卖川汉、粤汉铁路修筑权。消息传到四川,川民极为愤慨。6月17日,成都各团体两千余人在铁路公司开会,成立“四川保路同志会”,推举立宪派人士蒲殿竣罗纶为正副会长,提出了“破约保路”的宗旨,发布《保路同志会宣言书》等文告,出版《四川保路同志会报告》,四处张贴,宣传保路。并派会员分路讲演,举代表赴京请愿。全川各地闻风响应,四川女子保路同志会、重庆保路同志协会和各州、县、乡、镇、街、各团体保路同志分会相继成立,会员众至数十万。

7月四川保路同志会派遣专人赴京申诉,结果遭到冷遇。163女性网八月初,唯恐川民作乱的清政府调驻守西藏、康定有功的赵尔丰为四川代理总督,督令其一旦发现民乱、必武力镇压。正是这一命令,彻底断送了满清从我汉人手中抢夺来的数百年江山!

9月7日,新任四川总督赵尔丰诱捕咨议局正、副议长蒲殿竣罗纶以及保路同志会和川路股东会的负责人。消息传开,数万群众前来请愿,要求放人。赵尔丰竟下令军警向手无寸铁的群众开枪,当场打死30多人,造成骇人听闻的“成都血案”。当晚,曹笃和朱国琛等人裁截木板数百块,上写“赵尔丰先捕蒲罗,后剿四川,各地同志速起自保自救”字样,然后将木板涂上桐油,投入江中,顺流而下,这些被人称为“水电报”的木板把消息传遍川南、川东各地,更进一步掀起了各地群众揭竿而起的革命形势。

9月8日,保路同志军进围成都,附近州县群起响应,纷纷成立保路同志军,数日之内,队伍发展到20多万人,形成了群众大起义的局面。同志军围攻成都十几天,由于缺乏统一的组织指挥和作战经验,武器装备又不足,没能攻下成都,他们就分散进入地方各州县。说明http://www.163woman.com/

9月25日,同盟会员吴玉章、王天杰等宣布荣县独立,这是辛亥革命时期革命党人最先建立的革命政权,成为成都东南反清武装斗争的中心。

继川西的同志军起义后,川东地区的群众也纷起响应,占领大足县城。这时,西昌地区的彝族和川西北的藏族与羌族群众,也都加入同志军的行列,同清军作战。到10月上旬,同志军起义的烽火已燃遍了四川全剩清政府获知成都被围和四川各地同志军起义的消息后,吓得手忙脚乱,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先后调派端方从湖北带新军日夜兼程入川(端方带兵到四川资州时被新军斩首),并命令曾担任四川总督的岑春煊前往四川,会同赵尔丰办理剿抚事宜,还从湖南、广东、陕西、甘肃、贵州、云南等省派兵前往四川增援。但是,湖北新军被调入川,却造成了武汉空虚,给武汉革命党人发动起义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机会。

如果李汉没有记错,就在今天的中午,革命先烈孙武等人在汉口俄租界配制炸弹时不慎引起爆炸。俄国巡捕闻声而至,搜去革命党人名册、并随后将之移交清政府,起义文告等秘密泄露。超陆权强国小说txt全文阅读湖广总督瑞澄旋即下令关闭四城,四处搜捕革命党人。情急之下,革命党决定立即于10月9日晚12时发动起义。但武昌城内戒备森严,各标营革命党人无法取得联络,当晚的计划落空。

第二日上午(10月10日),清湖广总督率兵抓捕革命党人,形势紧迫,革命党人暗中联络约定以枪声为号于10月10日晚发动起义。晚七时,新军工程第八营的革命党人熊秉坤和余兆龙等首先发难打响了武昌起义的第一枪,率众占领位于中和门附近的楚望台军械所,缴获步枪数万支,炮数十门,子弹数十万发,为起义的胜利奠定了基础!其余各营奋起占领凤凰山、蛇山等要地,辛亥革命开始。

接着....接着便将是蔓延整个中华大地的革命烽火!

“老先生您先让开一点...”

心中有些恐惧不安,不过李汉也知道,现在可不是恐惧与不安的时候,他快速的从离他最近的一匹马的身上拿过一卷麻绳,然后也不去管那个被他击伤了手的马贼脸上的痛楚,直接将他的身自捆绑了起来,然后扔在那里,然后将十几具死尸身上的枪支弹药全给集中到了一起,喝,好家伙,足足给他凑出了十三杆老套筒跟一把日本改装的C96(盒子枪),另外子弹什么的居然也给他凑出了近千发,好家伙,真不知道他们出来还带那么多的子弹干什么!

“你们来两个人帮忙,帮这些尸体收拾一下,这天气未免瘟疫还是烧了吧,另外,把他给看好了!”

看到白发老者低头跟他的孙女交代了几声之后,然后,他的孙女便跑回了人群中跟几个看上去年龄已经很老的老人小声的交代了几句之后,顿时,原本被马贼们举着枪强行聚集在村中空地上的村民们纷纷找回了自家被抢掠去的财物,吆三喝五的,回了家去。

留下来的就只剩下二三十号精壮的年轻汉子了!

“先..生...您吩咐我们需要做什么吗吧?”

一队人跟在小姑娘的后面,磕磕碰碰的一路来到他的面前,就在他皱着眉,思考自己未来出路的时候,打头的一个脸上还一片青紫色,嘴角更是红肿一片的年轻汉子有些畏缩的朝他问道,李汉看他走路一瘸一拐的样子,很显然,之间曾经遭受了一番毒打。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等等,你们先把尸体身上有用的东西全留下来,然后,就把他们给烧了吧...另外,那个活口你们看着办吧,但是不要弄死了,等会我还要问一下义庄跟他口中的那个什么‘奎爷’的事情,反正暂时留着我有用...”

见到一群年轻村民望向那个受了伤的马贼时,眼中的愤怒、恨不得生食其肉,李汉皱眉提醒了一下,他可不想在自己还没问清楚情况就被群民们给打死了....李汉转身跑回了村外,将他藏在草垛隐蔽处的防弹押运车开进了村子中,结果不消说...又是引起了一番轰动,包括那最先与他交谈的老先生,此时看他的眼神已经带上了七分敬意了!

“壮士所用之物,莫非就是那泰西州的汽车吧....”

老先生似乎有些不确定,毕竟汽车这玩意儿,早些年的时候他还是见过的,但是李汉所开的汽车可是21世纪的军用防弹押运车,无论是车型、体积、喷漆什么的,都远不是现在的清末民初的国人们所能表达的,放在后世那也是造价近两百万的好家伙!

“正是,老先生倒是见闻广阔...”

李汉点了点头回答了,他从车上拎下来一个上面标示了一个大大‘十’字符号的急救包,示意老先生别动,然后掏出一瓶消毒酒精在老人脸上受伤部位涂抹了几下之后,拿出一瓶军用单兵喷雾剂,在他的几处伤口上均匀的分了一层,那液体见了风很快就在他的伤口处变成了一层淡黄色的果冻状物体。

“老先生,您这几天切记我给您上了药的地方不能沾水,伤口处可能会有些痒,不过您也别担心,一天内就结疤,最多三五天就能好了!”

李汉提醒了一下,又看到周围不少人的身上都带着点伤,所以,他干脆的每人都照顾一下,给上了药,可惜他的急救包里的速效绷带全给扔给了之前行动时看护两位重伤弟兄的其他同事,不然,村民们的伤还能好的更快一些!

“这位壮士小哥,多谢您了,没有您今天的鼎力相助,哎,咱们村子就要遭了秧了,都是那天杀的奎盛...哎,先生快请随小老儿进屋一叙,茉莉,去请村长跟两位宗老来...”

“是...爷爷...”

“老先生客气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应该的,行,一些轻伤什么的我能帮忙处理一下,不过稍微重一点的我就没辙了...”

见到被他爆头的一队马贼尸体居然被扔在地上没人管,李汉皱了皱眉,他不是让人去处理掉了吗?老人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连忙解释道:“壮士不用疑惑,等会自会有人来处理这些个畜牲,我们这带的村子被他们义庄给祸害惨了,他们他们老大奎盛可是曾经这武昌地界凶名最盛的马贼头子,打家劫舍、奸.淫.掳.掠、那可是无恶不作,即便是现在被朝廷招了安,给了他纸坊武勇管带的官职之后,他更是仗着自己手下有一千多号马贼欺男霸女、鱼肉乡里,哎,造孽呀...这武昌自从五月朝廷闹出了那帮子的事情以后,简直就成了一个大木桶,里面可都装满了火药了,要说这摄政王这次还真走了步晕棋了。朝廷没银子...这没银子也不能拿咱们数千万川人的血汗堆出来的铁路去换洋人的贷款,前些日子这湖北新军未入川之前,他奎盛还能老实一些,可是现如今....唉...更是没人来管他奎盛跟他的义庄了...!!”

“那你们怎么不反抗氨

“不是不想反抗,是根本没办法反抗呐...哎,不说他手下现在有上千号的弟兄,即便是没有,单只是他现如今的武昌招安巡防营管带的正七品官职,就能震慑住大多数的村民了...自古民不与官斗,何况,他还是个把子出身的武官...”

“起先咱们纸坊地界上还有些受了冤屈的乡亲们合起来去那镇上告状,可惜就连远些的江夏县老爷也畏惧他义庄的势力,加上又收了他奎家的钱,硬说他们是刁民,污告乡绅,把告状的几个打了一顿,人到现在都还没放出来,还给关在县里的大牢里。小老儿虽然以前也有点关系,不过那也是在四川、而且多已经没什么影响力了。只好让丫头他爹带着书信去了成都城,但是,这一来一往的,至少也要三两个月,虽然看日子,差不多这几天就有消息了,哎,造孽呀,不知道是谁走漏了消息,结果他奎盛硬污蔑说我们方家欠了他们义庄的钱,要把她抓走抵债、想强纳了我那可怜的孙女,希望他爹回来之后能够有所顾忌,村里的乡亲们不让。他的手下就开了枪打死了四头跟林子,...这个黑暗的世道呐,朝廷不管不问的还要学起流氓来掠夺咱们老百姓的东西,做贼都比做人强...造孽呀...”

...一阵沉默,两人说话之间,已经来到了村东头的一处临水而建的粗陋雅居门口。

第五章 招待

“来来来...李壮士,为您准备的饭菜已经差不多了,咱这穷乡撇壤的也没什么好东西招待您,都是些寻常的手艺,李壮士莫见怪...列位村民们真的很感谢壮士的出手相救...”

“老先生客气了,对了,村民们都没什么大碍吧?”

由于之前大多数的村民都四散回了家,所以,他也不清楚是不是还有重伤的村民,反正自己的急救包里还有不少的药物,所以,他也不在乎在帮助更多的村民!

擦了一把脸上的汗珠,话说这10月的天天气还真热,尤其是他身上不但穿着一身吸热的长袖黑色特警服,外面更是还过着护腿跟防弹衣等物件,就算这特质的作战服透气性优良,可是这一会的功夫也给他热得够呛!忙将身上的防弹衣跟防弹头盔去掉,又跟老先生讨了点凉水,舒服的洗了一下之后,这才感觉舒服了许多!

“没事...没事...都是一些伤了皮毛的小伤,休息个三两天就好了,来来来,李壮士不必客气,尝尝我那孙女的手艺,每道菜可都是别有风味...”

“老先生,你可别再叫我什么壮士了,受不起,你就直接叫我小李或者干脆叫我—李汉吧,对了,我今天杀了义庄的十几人,不会给你们添麻烦吧?”

桌上菜色确实很简单,一盘盐水花生、一碟酱卤八宝菜、一碟青菜蘑菇还有一盘青椒炒蛋,虽然没什么油水、加上盐味也特别淡,不过李汉还是就着芹菜叶窝头吃的蛮有味道的。他可是从昨天下午到现在都滴饭未进,早就饿得肚子‘咕噜噜噜’一直叫个不停了,这也是为什麽老人的孙女才刚去通知了村长跟宗老回来,就被他唤去给他张罗些吃食的原因。

“小...我还是叫你李小哥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今天你可是帮了我们一个大忙了,哼,义庄的那帮畜生,伤天害理的事情他们没少做,早死早超生,今天你帮我们楼村除了一害,大家伙只有感激你的份,谁要是怪你,那他还是人吗!!李小哥你不要这样说....咱们这十里八乡的,受他义庄的欺负还少吗?”

老先生说这话倒是很有气势,李汉也算看出来了,听他之前说过自己不是村长,不过,估计也是村里威信颇重的人物!

“对了,老夫见李小哥这身装扮不似寻常人家,小哥儿怕是曾经出国留洋过吧!”

“老先生好眼力,是的,李某祖籍四川重庆府、随家人甲午年间前往花旗国(美国)寻个活路,前些日子父母意外早去...只留下李某一人在那异国他乡,所以,听闻国内训练新军正是用人之时,思及本人曾经师从欧美军校,对于这军列、练兵之术略有涉及,所以,便回了国准备为国出力...许是走失了方向吧,原本李某还以为这里是那重庆府内,却没想到这里是武汉...”

思及自己那只怕有生之年再也不能一见得父母双亲,还有自己的两位兄长、爱跟自己撒娇的小妹,李汉脸上闪过一丝黯然,不过他毕竟是心志坚定之人,还没等到老人出口安慰,便已经恢复了过来,脸上重新挂上了一丝微笑!

“好孩子...好孩子....”

老先生抚须连赞了两声,再看他的眼神更是多了几分欣赏,不过李汉也隐隐的感觉到了,感觉到了他眼中闪过的一丝忧愁!

“老先生还是在担心义庄的报复吧?等会吃过了饭,李某就去趟义庄侦察一下,不怕老先生笑话,李某有一手毙敌于百丈外的本事,只要给某找准了机会,一定将那作恶多端的奎盛毙于枪下....”

李汉早就做好了准备,趁现在义庄还不知道这里出了事情,他来个出其不意攻其无备,一句举击溃了义庄的首领,到时候马贼即使不乱,也会陷入争权夺势的困境中,只要给他点时间,他就能训练出一支能拿枪、会打枪的新兵伢子,哪怕只有三五十人,到时候除非义庄全军出动,否则,断难攻陷这楼村!

“李大哥说笑了,怕他个球,就是让他知道人是我们楼村杀的,他奎盛好歹还是个官,我就不信他还真敢明目张胆地带人来把我们全村的人都杀了,少杀一个就算他奎盛没种...”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怒吼,李汉转身一看,冲他笑笑点了点头,说话的是之前那群青年村民领头的年轻人,李汉见他背上了一杆老旧前膛猎枪,显然已经拿定了与那义庄拼命的主意了!

“就是...就是...”

后面几人跟着嚷嚷,他们全都背负着自家的猎枪,这楼村依山靠水的,附近难免有些野猪什么的经常误入村田、加上清末多战乱,因此,几乎不少家里都有些老旧的鸟统、前膛枪。之前之所以给那马贼得了逞,一是因为不少老者、家长脑中弥漫的‘民不与官斗’的思想令他么束手束脚的,加上马贼仗着骑马脚程快,还没给他们准备好,就冲进了村子中,有了他们手中枪指着自己的亲人,你道还有几个还敢拿枪指着他们!

“呵呵,行了,行了,石头,有了之前那帮畜生的行动,相信村长他们应该不会再阻止你们了...”老先生脸上挂上了一丝微笑,“李小哥,你的枪法那么好,又曾经在泰西国专门学过,能不能教教村里的牙子们,刚刚我已经让茉莉去通知村长派人去五里外的陆家庄报信了,不出意外,一会儿,陆老爷就要派人过来帮忙了!”

让李汉帮忙操练一下村民,这正巧与他的想法不谋而合,所以李汉想都没想的就答应了。不过,对于老先生口中的陆老爷他也十分的好奇,开了口便问道:“老先生,您说的陆老爷是...”

“陆老爷...陆老爷那颗不是一般人物...呵呵,他也算是我的半个学生,他是我们这纸坊镇附近百里内最大的地主,原本也是这附近奎盛唯一不敢惹的存在,他的陆家庄可是有近千的家丁,加上大儿子又是武昌府的新军军官。咱们楼村就属于他的庄护范围内,不过,唉,要不是7月铁路运动的那阵陆家大少爷出了事,现在义庄也不可能猖狂到敢到陆老爷的庇护范围来抢粮...”

老先生还没开口,倒是被他称之为石头的那个年轻人先给他介绍起来了。方老先生也不生气,笑呵呵的看着他给介绍,不过眼角的一丝担忧依旧没有淡去,只是在座的几人就只有李汉注意到了罢了!

“石头兄弟,这祸算来也是我给惹得,我会帮你们到底的。这样吧,你现在去村里多找些年轻力壮会用猎枪的村民过来,手脚机灵点的也行,尽量筹够四、五十人,反正现在不是农忙的时候,下午我给大家伙儿训练一下!”

“真的...”

“行啦,行啦,石头,你们先出去准备下吧,让李小哥儿先吃饭,吃饭要紧!”

“成,方老,俺们先去忙活了....”

见一众小辈走远了之后,老人脸上表情似乎有些犹豫,似乎想问什么,不过几次想要开口都给忍了下去,但是最终,他还是将一旁忙活的小丫头也给赶了出去,这才开了口,与他问道!

“李小哥,你是不是革命党?”老先生是个见过世面的,知道有革命党这一说,看之前见他脑后无发辫便有些疑心,虽说这年头不少的留洋学生都把辫子剪了,但是真要回了国,至少也要买条假辫子给自己带上,哪像他这样,一头标准的齐根短发,这个时候可没有‘小平头’之说,连头发都剪了,不是革命党是什么。

“革命党?”正就着几根老先生的孙女刚刚拿过来的腌萝卜条消灭手上的窝头的李汉哑然失笑,怎么解释,这可是清朝啊,虽然在民间那革命党的名头十分响亮,不过革命势力在南方占据绝对地位还有段时间,清朝虽然已经没有几天的蹦头了,但是,至少还不是现在就要倒了,这湖北地界可还是满清的统治地,当地衙门若是发现了革命党,那可是抓到一个杀一个,百分之百是要掉脑袋的,不过,他也不想说谎话“不瞒老先生,我在海外也曾见过一些革命党,不过因为我选择的救国途径与他们并不相同,所以,虽然我也对满清的腐朽不满,不过我却不是革命党...”

可不是,这个年代的革命党入会可都是需要引荐人的,他嘛,才刚初来乍到的,就算是想加入革命党,也要能找到引荐人不是!

“当真?”方老爷子仍然有些将信将疑,目光直在他脑后漂移。

李汉知道他在顾忌什么,一番接触,他也算看出来来,面前这位老者可不是一般的庄稼汉子,想来不是早年考过功名就是曾经入朝当过官儿,因此虽然成了他的情,救了孙女一命,不过对于这朝廷正统之说还是比较坚持的。 便笑道:“老先生也是读过书得人,应该知道我们海外华侨久离故乡,早已入乡随俗,所以发辫之类一则不利于健康、二则不便于军列,所以,在早些年在国外参军之时,这发辫就被剪去了……不过,回了国吗,不是还可以弄个假辫子带上不是。”

方老爷子想起重庆的那些剪去发辫的留洋学生们,确实只用假辫子充数,朝廷这两年实力是一年不如一年,对此也早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再过分纠缠了!因此,他的心里倒也坦然了不少,点了点头,“说的是...说的是,李小哥儿,晚些我让村里的师傅给你准备个假辫子去,不然,朝廷虽然现在不问了,但是真要想混个一官半职,不带上它、连第一关都过不去了!”

“什么...”

李汉一愣,诧异的看了一眼老人,不知道是不是他听错了,他怎么从这话中,听出了一点提点的意思!

“呵呵,小哥儿,你这一身好本事,又在泰西国生活了不少年头,还精于军务,若是就这么荒废了委实有点可惜了...凑巧小老儿曾经跟随前任四川总督--赵尔巽大人,在他麾下做了个主笔管事,他之亲弟便是现如今的四川代理总督--赵尔丰赵大人,小老儿见你谈吐举止又或是枪法手段皆是人中精英,所以,若小哥儿有意于仕途,小老儿豁出这张脸去,相信赵大人看在在下曾经跟随赵尔巽大人多年的面子上,许你一个地方武备官职,还是可以的...“方老爷子轻抚着额下美须,淡笑着说道!他是当真看这青年十分顺眼,不但救了自己的宝贝孙女,而且为人也不骄不躁,又精于洋务,比起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孙儿来,可要好上十倍、百倍,这才开了金口,准备通过以前的关系,为这救了自己一家的年轻人讨个前程,也算是报答吧!

超陆权强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超陆权强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小说早安,老公大人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早安,老公大人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早安,老公大人第十章笨蛋小白兔“你……我……”许荣荣用哭腔喘着气,骂不出话来,恨恨地伸手在战熠阳身上挠了一把,“我就是不要和你结婚!”“嗯?”战熠阳挑眉,精准地抓住许荣荣的双手,“那份文件你看清楚了?”“……”许荣荣咬牙。那份文件她看得很清楚,文件说明:参加了军民相亲大会、且和军官牵手成功的女子,就代表有结婚的意愿。倘若其中一方想结婚,另一方必须配合,否则就是违抗军令、骗婚,后果自负。“看清楚了。”许荣荣哭着脸,跺着脚跳起来,“可是我不想和你结

  • 小说豪门隐婚AA制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豪门隐婚AA制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豪门隐婚AA制第10章陈秘书的邮件收到陈秘书的邮件,乔薇就开着自己的小排量汽车,回到了M&K集团。职位一升,她也从之前的办公区地点,一跃到顶层的独立办公室。将行礼一放,她随便收拾了一下,便直接拨通了陈秘书的电话。她来这里可不是来享受的,之前的教训可是很深,在这种大公司,她只要做好本分的工作就行了。“喂,陈秘书,我已经到办公室了,现在可以去摄影棚了吗?”她现在一心想的只是拍摄的事情。不知听到了什么,她忽的一怔,精致的面容变得有些僵硬,“你说…

  • 小说一睡贪欢:纯禽老公,坏坏坏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睡贪欢:纯禽老公,坏坏坏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一睡贪欢:纯禽老公,坏坏坏第十章被禁锢了?那女仆严肃道:“没有先生的指令,你不准离开。”安柔愣了一下,旋即恼怒起来。这陆家的主仆还真是霸道,想去哪儿是她的自由,他们有什么权利插手!“非法监禁是犯罪,难道你们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吗?快让开!”她想绕开女仆,对方却是不依不饶起来,嘴里依旧是那句话“没有先生的指令,你不准离开。”“……”安柔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懒得再跟她讲理,只是刚想冲出去又被那女仆拦住,两人扭成一团。两人都快打起来了——“林嫂

  • 小说先婚后爱:总裁的私宠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先婚后爱:总裁的私宠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先婚后爱:总裁的私宠010章豪车接送?周围的媒体记者将陆擎深围在中央,谁也不肯让开半步,导致陆擎深想要走出去异常麻烦,不经意瞥见柳真从马路对面往这走来时,他拧起眉来。被媒体记者围堵就算了,如果再被奶奶误会什么,可真就麻烦了。陆擎深脸色立刻冷了下来,清冷的声音中带着些许怒气,“我再说一遍,让开!”冷冽之气渐渐蔓延开,让那些媒体记者不由往后退。不等靳颜反应过来,手腕上就多了一丝的冰冷,陆擎深抓着她,大步的逼着记者活生生的让出了一条道来。他三

  • 小说名门逃妻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名门逃妻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名门逃妻第十章:傅绍昕,你给我等着!夏知小心翼翼的接过,并没有弄明白赵岚的意思。“抱歉,伯母,您说什么?”赵岚冷冷一笑,品了一口茶:“需要多少钱,你才肯离开绍昕。”夏知知道赵岚误会她了,忙开口解释:“伯母,我不是因为钱..”“说罢,你这样的女孩子我见得多了,听我一句劝,人贵有自知之明,你这种小户人家出生的女孩子成天做梦嫁进豪门,但是我告诉你,豪门媳妇并不是这么容易做的,特别是傅家的媳妇,你可明白?门当户对还是十分有道理的,我看过你的资料,海外留学

  • 小说闪婚厚爱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闪婚厚爱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闪婚厚爱第010章领证领证过程十分顺利,乔宁夏只觉得一进去一出来,短短的时间,生命就被分割成了两个部分。她就这么嫁人了,十分不可思议。同时,十分诡异的是乔宁夏看到顾斯言户口本上只有他一个人!他妈,他爸呢?难道都没有?这是不是说明以后完全不用担心婆媳关系,公媳关系?“顾斯言,你家就你一个人?”乔宁夏忐忑的问道。“爸妈不在晋城,等你有时间了,再一起去看看他们。”顾斯言收好结婚证,还把多出的结婚照放到皮夹里。乔宁夏有点不信他的话,“你该不会跟你爸妈闹崩了吧

  • 小说爱情保卫战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情保卫战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爱情保卫战第9章(上)你迟到了陆离一走,整个房间的气压都恢复了正常。虽说顾媛不怕他,但还是下意识地松了口气。作为上司,陆离是个很有修养的男人,从不骂人,可是那份威严十分慑人,她自认不是对手。“亲爱的媛媛,你很怕他么?”方一城哼了一声,得意地说。“我就不怕他,所以有我在,你也别怕他。”顾媛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有时候方一城的思维真的不是正常人能有的,所以也懒得和他解释什么,“我们不是说好了吗?”“在酒店得叫你顾经理,私下才能叫媛媛,ok,ok,我知

  • 小说上古情歌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上古情歌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上古情歌第10章第一次夺宠萧青蕤拿着戒指并没收回来,平静的说:“张公公既是谭司正的干弟弟,我在宫里少不了承你帮忙,这颗戒指并不是打赏你,初次见面,权当见礼了,还请你笑纳。”张公公看了看她面色,这才行了礼,双手接了过去,“奴才贱名张富,不敢在萧更衣面前称公公。”“您且坐下喝口茶,奴才去传人上热水。今儿内宫监并没有拨下侍候的宫女,委屈您了。”萧青蕤摇了摇手,表示不介意,张富才放心的退了出去。不一会儿,两个小太监抬着热水进来,倒满了浴桶,低着头退了出去

  • 小说豪门首席的心尖宠儿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豪门首席的心尖宠儿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豪门首席的心尖宠儿第十章无辜被打宽敞的洗手间里,一男一女正在坐着某种少儿不宜的事情。黎清宁没想到会突然看到这一幕场景,睁大双眼,不自觉地退后了三步。“你是谁?”男人银针的眼神狠狠盯着她,两只手仍然掐着身下女人的腰肢。女人尖叫一声,“黎清宁?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个不要脸的!”“向小姐,到底谁不要脸,一目了然!”她还什么都没说,就被人骂做不要脸,偏过头,她移开目光。“她是谁?”林少伸手捏住向洛洛的下巴,目光阴冷,眼里的欲.望一下子就全部消退了。

  • 小说相思入骨:陆少请止步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相思入骨:陆少请止步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相思入骨:陆少请止步第十章:你都对她做了什么?话音刚落,陆胤承的剑眉一拧,双眸冷沉的盯着唐暖心,将手指直接探了进去,毫不犹豫的,深深的探了进去。“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声划破空气,响在陆胤承的耳边,就像是一朵还未盛开的花骨头,直接面临着凋谢般的绝望……陆胤承怔住了,他是真的怔住了,因为,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手指捅破了什么东西,一股滚烫的气流瞬间盈满他的掌心,他有些不可置信的盯着眼前一脸痛苦的女人,这时,他才知道,原来她真的还是……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