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大叔,你玩阴的?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2 0:15:24 来源:网络 []

书名:大叔,你玩阴的?

第8章 找茬

“唔……也没做什么,喝点酒而已,他说他能帮帮许家。163女性网

“你也信了?”他自然意外的,许愿就是只披着兔皮的狐狸,看似无辜,实际上狡猾得很,一般男人根本招架不祝

许愿笑了笑,凑过他耳边,“当然不信啦,他是我姐夫,许家就是因为他的搅合才成了现在这样子,我本想断了他的根的,谁知道你半路杀出。”

这个男人忽然出现,倒是免了那大牙的断根之苦,但是被废两只手也好不到哪儿去。

“可我让你在家好好呆着,你却给我跑出去,你说这该怎么惩罚好呢?”

关靖北淡淡笑着,眼底却半点笑意都没有。

他的手搁在她的心脏处,一字一顿地低喃:“愿愿,你心跳没有以前跳得快,是不爱我了吗?”

许愿苦着脸,她只想着怎样说服他放过,哪还有着少女因羞怯心而猛烈跳动。

她认真斟酌词句,生怕一个不小心惹到这祖宗,唇刚启,身上的衣物忽然被扯掉了。

所有的话迅速地被封住了,她压根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拼命地用手捶打他的胸膛。

他捉住她乱动的手,满满的怒气全转化为欲.火,毫无怜惜,也丝毫不顾及她身上尚未痊愈的伤口。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想到她和其他男人游刃有余地周旋,指不定被多少人压过身躯,他墨黑眸里的怒气愈加汹涌,翻身压了过去,“和别人能睡,和我就不能?”

他的情绪几近激烈,理智剥离大脑,许愿断断续续地解释:“我没有……和别人……”

回应她的是汹涌的攻城掠地。

一次过后,关靖北才意识到自己错了。

她好像,只有过他一个男人。

再去看迷糊于昏暗中娇小的脸蛋,脸红得快滴出水来,细白的牙齿紧咬着唇,死死不肯出声。

闭眼的许愿并未察觉到有人看她,面庞划下两行清泪,流进耳朵里,他也不来替她擦擦。

她双手攥紧了床褥,那样子像是被欺负透了,惨兮兮的。

翌日。小说大叔,你玩阴的?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床的内侧,许愿蜷起身子睡熟,青丝铺枕,轻微的呼吸从她的鼻息间吐出。

关靖北推门进来,目光看过去的时候柔和很多。

那双杏眸缓缓地睁开,入目的就是他飞快闪过的目光。

她怔了怔神,想起昨晚他的毫不留情,没有一点怜香惜玉,不免恼道:“看什么看!”

关靖北走过去,往床上扔了一套衣服,依旧是淡漠的眉眼,“大好春光,不看白不看。”

许愿面色一红,恨不得过去咬他,念及自己一丝不挂,只能忍气吞声地缩到被褥里穿衣服。

再去看那套衣服,天呐,女仆装,他是要COS吗?

“既然你那么想当女佣,那我自然要满足你。”

看来他知道她昨天溜出去,是假装女佣人。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许愿从小被捧在手心长大的,从未做过粗活。

虽说父亲去世哥哥失踪,但她卡里的钱永远够她花销的。

想到这儿,憋屈得不行,她把被子一蒙,不干。

“十分钟后出现在餐厅,少一秒,许氏的股份就收一个点。”

临走前,男人却不容她拒绝拒绝,不急不缓地说完这句话。

捂着被子的许愿咬牙切齿,穿就穿,不就是个女仆装吗。

就当自己是动漫女主角好了……

她穿好衣服,刚下床,就感觉到身上剧烈的疼痛传来。原文163woman.com

说不上哪里最疼,之前鞭打的伤,喝酒造成的头痛,还有第一次创伤。

她还不如死了算。

去了餐厅,就看到正位上男人优雅的用餐,他穿着白衬衫配V领紫红色毛衣,袖扣低调又不失奢华。

都快三十岁的男人了,还穿风马蚤的颜色,不过衬在他修长的身子上,怎么愈发显露出男人的性感了?

“算你准时。”他望了眼许愿,手指扣了扣桌子,“过来。”

她捏着女仆装的蝴蝶结,径直走了过去。

正要坐下,听到他略有吃惊却明显故意奚落的嗓音:“我让你过来擦桌子,没让你坐。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

许愿杵在那儿,心里把他骂个千万遍,抽了张纸巾把光洁如新的桌子擦了一遍。

“好好完成自己的任务,晚上我回来检查。”关靖北站了起来,取下衣架的外套,又嘱托一句,“不要偷懒。”

许愿像只乖兔子似的,哦了一声,然而在他转身离开后,飞快办了个鬼脸。

身后却被人重重地打了下,伴随严厉的女声响起:“干活!”

诧异过后的冷静,许愿看着凶自己的老女人,反而笑吟吟地开玩笑:“活是谁!我才不干!”

又是一个鸡毛掸子落下,老女人并不吃这套,冷漠尖酸地道:“别跟我耍贫嘴,更不要偷懒,三少让我好好监督你,务必要把最累的活交给你。”

这个男人……还真是,一点都不心慈手软。

许愿在心里默叹,只能和多名女佣并肩,先是把每天的基本卫生处理好。

她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第一次去卫生间冲刷生活用品。

大家都叫那个老女人为英姐,是个卫生小管事的。而真正管理人是张妈和李管家。

女佣们谈话的时候,还时不时拿眼偷偷瞄着许愿,她们都对这个被关在阁楼虐待的女人感兴趣。

“哎,你们说,过段时间三少就要和唐小姐订婚了,全城都得陷入失恋了……”有个爱八卦的女佣压低了声音。

“是啊,我的男神,居然也要迈向结婚礼堂了。”

“也不知道唐宁哪里好,还没我好看呢。”

“去你的……你们看,新来的那个叫什么愿的,她长得可比唐宁好看多了,我没见过这么漂亮的人。”

许愿听到她们议论到这里,淡淡笑了下,这一笑被她们看到了,目光纷纷投来。

许愿只得敛起笑意,抿着唇,“你们带我一起聊八卦呗……那个,你们知道唐宁和靖……三少什么关系吗?”

“你是外地人吧?”一旦提出八卦的问题,立马就有女佣解答,“云城所有人都知道,唐宁在五年前救了三少一条命,三少为此和她定情,过段时间就是他们订婚礼。”

她们的话题又转了个方向,没人注意到许愿的双手有轻微的变动。

许愿的嘴角勾勒出讽刺的弧度,她在他的心目中是仇人,唐宁却是他的恩人。

因为唐宁救过他,所以因为报恩要结婚了吗?那她呢?

许愿到底是许愿,不会因为一点事让自己神魂颠倒的,她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笨拙地干活,老实地接受英姐的训斥。

本以为晚上可以休息,但因为人手不够,她被派去端茶倒水。

许愿不会沏茶,匆匆倒了杯白水就走过去。

沙发边沿,一个长腿女人妩媚地半坐着,大半个身子十分妥帖地倒在男人的身上,红唇微启,便是嗲嗲的声音。

许愿素淡着小脸,目光却是冷厉地看过去。

“哎呀,北,我好害怕,她竟然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得罪过她了吗?”唐宁装着很无辜的样子,往男人怀里缩了缩。

许愿在心里骂道,这女人装娇弱可真是过分了。

坐在沙发上的关靖北不动声色,并不理会唐宁的娇声,唤道:“茶水呢?怎么招待客人的?”

他出其不意地把客人的头衔冠在唐宁的头上,似乎在和女主人特意分离开。

许愿听到他这么说,心里还算平静,走过去,把杯子从托盘中取出。

唐宁仍是一惊一乍的,“哦,这不是许愿吗,上次打你很重吗,我都认不出来了,你怎么穿这身装扮啊?”

“某人罚我干活,我能违抗吗?”许愿淡淡地答,把托盘放在他们面前。

一听这么说,唐宁眼中闪过得意,“等等。”

第9章 他袒护别的女人

她坐直身子,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喊道:“这水凉了,去帮我换杯热的吧。”

头一次被人使唤,而且是自己讨厌的情敌,许愿白眼一翻,心里要多不自在有多不自在。

但她强忍住憋了下去,走去提供茶水的小厨房。

热水送了上来,唐宁先用手碰了下,确认挺热的后,才端了起来。

她的优雅显得做作,缓缓地端起杯子,眼中却是闪过戾色,见许愿转身要走,忽然惊呼道:“哎呀,这杯怎么又这么烫……”

像是不小心,一个不稳,盛了热水的玻璃杯摔在地上,咣当一声,紧接着是水溅洒的响声。

许愿本是走了好几步,但水溅落的范围大,她穿着毛拖的脚跟还是被烫着了。

并没有多痛,但追究的是行为,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出唐宁是故意的。

唐宁倒是很有自知之明,趴伏在男人的怀里,“不好意思,把你这里的地板弄脏了。”

心里却暗暗可惜,许愿的反应真够灵敏的,只烫着她一点点。

本抱着看戏角色的关靖北微蹙着眉,不搭腔,他对于唐宁的话多半是装作没听见。

唐宁习惯了男人的冷漠,令她不满的是,关靖北的视线始终落在许愿的身上。

唐宁的心里像是被热水滚烫过似的,燥热起来。

她忙坐在他的腿上,挡住了他的视线:“北,最近我新拍的那部电影要上映了,你陪我去看吧。”

“好。”关靖北没有丝毫的迟疑。

“那我们……”

唐宁心中的喜悦未满,就听到许愿冷漠至极的嗓音:“道歉!”

“……什么?”唐宁回过头,正对上对方寒凉入骨的瞳眸,她不可思议地道:“你让我道歉?”

“道歉。”许愿仍是重复那句。

“为什么是我道歉?”唐宁只觉得好笑,“我只是不小心摔了杯子而已。”

“你杯子里的热水碰到我脚了。”许愿漠然地陈述,“不过没伤着什么,你道歉我就原谅你。”

“真可笑,碰到你脚的是热水又不是我。”唐宁得意洋洋地扬起嘴角,“要道歉,就让地上的水道歉吧。”

许愿一改之前狐狸般俏皮的脸,整个人身上散发着寒意,面无表情,“最后说一遍,道歉。”

“我就不!”唐宁搂着关靖北的脖子,活有一副我有靠山你不敢乱动的样子,“我现在……”

“啪。”

话音未落,啪的巴掌声传来。

许愿曾在军队里被迫训练两年,扇人的力道下得狠又稳。左手拧着唐宁的肩膀,右手甩过去就是闪电般快的巴掌。

几乎就在下一秒,更加响亮的动静传来。

许愿趴倒在地,两只手支撑在前方,单腿蜷缩着,另一条腿则以相当难看的姿势伸进纸篓里。

说真的,她自己也懵了,呆愣地抬头望着眼前的男人。

他推了她?

“许愿,唐宁是我的女朋友,你从哪儿借的胆子在我面前打她?”

关靖北沉沉的声音击在她的耳膜,音调不高但字字清晰,甚至还有余力去回味每个字。

以往狡黠的许愿良久都没有反应过来,像个傻子似的,坐在地上。

她几乎难以置信他刚才推了她,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使她踉跄退后几步,脚也毫无意识地踩进了纸篓里。

导致现在如此狼狈的样子。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唐宁,妆容精致的脸很快乐开了花,但仍是委屈的样子,捂着自己的脸叫疼。

嗲得不能再嗲的声音,一点点地刺入许愿的耳朵里。

她缓缓地抽回放在纸篓里自己的腿,面如死灰。

隔着薄薄的衣料感受到地板的冰凉,肌肤的神经末梢都在发冷除了心在疼。

而心里乐开了花似的唐宁撒娇似道:“嘤嘤……我的脸好像肿起来了,北,你看看怎么办,是不是没有以前漂亮了?”

“还好。”关靖北答。

“真的吗,你别骗我,我要是毁容了你会不会不要我。”

“不会。”男人似乎觉得自己再说两个字太过敷衍,这里还多了个女人呢,他补充说,“让人拿冰块敷敷就好了。”

“不行啦,太冷了,你亲我一下更有效哦。”

他们一唱一和的,神色,言语,尽数落在许愿的大脑里,充斥着,血脉几乎要迸发。

许愿缓缓地站了起来,闭了闭眼不去关注他们,正要走,听到唐宁说:“哎那个谁,你刚才打了我,不应该道歉吗?”

“是这样吗?”许愿顿住脚步,不回头,唇角扯出冷笑,“你平常在街上踩中狗的尾巴,难道也向它们说对不起吗?”

“你!”唐宁的眼泪上来了,委屈巴拉的看向男人寻求庇护,“她怎么可以这样说我。”

关靖北抿着薄唇,神色温淡:“许愿,道歉吧,刚才的事可以当做没发生。”

男人的话语再一次如鼓抨击着耳腔,许愿像是听到天方夜谭,浑身僵硬着,回过头冷冷地睨了眼,“刚才你女朋友故意泼我热水时,你怎么不让她道歉?”

“既然你都说是我女朋友了,我为什么让她道歉。”

关靖北顿了顿,好脾气地一笑,又漫不经心地转动手中的杯子,“我的女人我宠,天塌下来我挡着,有什么需要道歉的了?”

他说这话的样子,像是回到了过去,他把许愿捧在手心中宠的样子。

这个男人就是这样,宠你的时候万分包容,就是再不讲理也会护着,纵容你的小任性。

许愿只觉鼻子酸酸的,别过脸,“不管怎样,你妄想我向她道歉,不可能!”

“不道歉,那许家的事,我们好像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他轻缓缓地道,只像是陈述无关紧要的事,并没有拿捏人的语气在里面。

诧异过后的愤怒,许愿紧咬着唇:“你们……好……我道歉,对不起。”

唐宁却是柔柔地一笑,“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没听见?”三个字几乎是从许愿口中挤着出来的,她盯着若无其事的男人仿佛要戳穿骨血似的,“那你,听见了吗?”

关靖北仍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状似忽略掉之前他推她的那件事,沉沉道:“你们的事好像和我无关。”

“回答有,或者没有,好像不比你这五年来费尽心思找我要难。”

许愿说得轻慢,但委实是要把他往岔路口上逼。

片刻的迟疑和大脑几秒的思索,关靖北微微颔首,不去看她的眼睛,顺着之前的腔调低低道……

大叔,你玩阴的?》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大叔 或 你玩阴的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小说最终在青春里走散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最终在青春里走散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最终在青春里走散第七章不寻常的关系七不寻常的关系高二理科十二班,吴秋正在教室里点名,叫到南宫曛,可下面一片安静。吴秋又叫了一声,可依旧没有人回答。吴秋在教室里仔仔细细的看了一圈,不见南宫曛的影子。吴秋有些生气了,第一次敢有人不上她的课,居然还是班长南宫曛。“谁知道南宫曛去哪了?”吴秋问到。她看着都低着头不敢说话的同学们,火更大了,猛的一拍桌子,吼道“到底有没有人知道?”大家都被吴秋的这一系列举动吓得不轻,一个男同学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指着外面

  • 小说彪悍王妃之王爷休逃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彪悍王妃之王爷休逃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彪悍王妃之王爷休逃第七章一起生活甄闻延来丞相府的当天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宁婉仪没有跑出来见甄闻延,甄闻延也没有问起宁婉仪的任何问题,所以甄闻延来的当天丞相府很安静,二小姐不闹了,事情也没有了,大家都以为二小姐是相通了,所以也没有在乎那么多,结果第二天就传来说二小姐跳湖自杀了,只是没有死成功,被家丁及时赶到救了她。婚期将近,丞相府上下一片张灯结彩,可是宁婉仪却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大夫说是郁结所致,所以导致整个人没有精神,血气不足,开药调理了很久

  • 小说一枕缠欢:总裁宠上瘾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枕缠欢:总裁宠上瘾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一枕缠欢:总裁宠上瘾第7章我要亲手杀了你园丁点头哈腰地朝着梁瑾茹赔不是:“夫人,对不起,我本想把馊豆浆给花草当肥料,谁知手一抖,便宜了流浪狗。”梁瑾茹意味深长地瞥了苏棠一眼,脸上挂上恶毒的笑容:“流浪狗,骂得好。”苏棠坐在地上,两手不停地来回擦抹脸上的馊豆浆,她鼓起勇气抬眼直视梁瑾茹:“安夫人,您可以骂我,但您不能任由你女儿杀人!”她慢慢爬起来,两脚还没站稳时,梁瑾茹就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苏棠身子一晃,顿觉口中溢满血腥的味道,沉默半响

  • 小说傲娇鬼夫夜夜袭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傲娇鬼夫夜夜袭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傲娇鬼夫夜夜袭第七章女鬼们来了老天保佑小孩?在阎罗面前,可是人人平等啊。我眯着眼,想着余温的话,总觉得哪里不对。“那个司机呢?你们没问当时的情况吗?”我一下反应过来,开口问道。“我的大小姐,我可是去医院忙活了半天,校车司机和老师都一口咬定公交车当时抽风一般,左弯右拐的,本来是红灯,直接就冲了过来,要不是校车司机反映快,估计隔壁都要客满了。”余温一脸夸张的说道。话音刚落,办公室的灯,就闪了一下。“我去,你们这冷宫是多久没有维修了,改明儿我让电工

  • 小说娘子来袭:夫君如此多娇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娘子来袭:夫君如此多娇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娘子来袭:夫君如此多娇第七章令人啼笑皆非的新娘子刘管家看着自家公子,面上不带一丝笑意,怎么说都是公子成亲啊,公子竟然连笑都不笑。虽然说这桩婚事公子不喜欢,但好歹也是个小登科啊。挥了挥手,让迎亲的队伍慢慢放下轿子。这苏公子风采非凡,这次成亲吸引了不少看客,围的苏府周围水泄不通。“新郎官踢轿门了。”媒婆唱道。苏君墨知道这是必要的行程,于是上前几步,轻轻在轿门前踢了一脚,声音不大不小。可是看着轿帘动都没动,媒婆当下就尴尬了,这新娘子怎么还不出

  • 小说王妃嫁到:王爷请躺好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王妃嫁到:王爷请躺好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王妃嫁到:王爷请躺好007变态男人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和科学主义发展观教育下成长的五好青年,意千寻自然不信世上有什么鬼神一说。她定睛一看,更是确定眼前飘在空中的是人,而不是鬼了。虽然,这的确有违牛顿定律,但穿越了这种事都能发生在她身上,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清冷的月光将男人俊美的五官打上一层柔和的光晕,却仍旧掩盖不住男人脸上的冰冷,一颗红色的痣有如血泪一般缀在男人的眼尾,深深透着一股邪魅的气息。男人一双丹凤眼清澈冷冽

  • 小说娇妻难驯:总裁大人宠不够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娇妻难驯:总裁大人宠不够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娇妻难驯:总裁大人宠不够第7章三天苏宛宛用力地点头,一本正经地注视着岑书泽,眼睛大又怎样?她也毫不逊色,比气场她也不怕!“既然说完了,那就走吧”岑书泽向她伸出手。咦?怎么跟她想象的结局不一样?难道对方不应当暴跳如雷,指责她吗?为什么突然变了画风!“既然你都说我坏了你名声,嫁不了人,不如索性嫁给我!”岑书泽嘴边那一丝笑还未消失,配上这么一些话,顿时让她有些移不开眼。苏宛宛咬牙,不行,岑书泽这个混蛋,不过是仗着一张好脸,现在来欺骗她,千万别

  • 小说鬼夫归来:夫人不太乖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鬼夫归来:夫人不太乖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鬼夫归来:夫人不太乖第7章缔结契约可能是因为害怕,有那么一秒我居然想永远地待在这个怀抱里。终归理智还在,我犹豫了一下,还是从怀抱里挣脱,结结巴巴地说:“我、我同意缔结契约……”他做了一个提剑的动作,那把剑就腾空而起,准确无误地落在了他的手里。剑入鞘,他还是没什么回答。我尴尬地靠着一把椅子,正思索着要不要再提一遍的时候,他忽然说话了。“同意了?”我鸡啄米似的点头:“是啊,同意了。”再不同意我可能真就被那个阿眉给玩死了!他靠在我旁边的那把椅子

  • 小说嫡女荣华:夫君请自重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嫡女荣华:夫君请自重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嫡女荣华:夫君请自重第七章这算是过关了吗她不过想安静的在这古代待上一段时间为止,时机一到说不定就像梦一醒一般就回到了自己的轨道中去了,为何就不能让她安生一点呢,看来她还真是逃不掉。“紫月这也是为王妃着想,只有这样,以后王妃打理内务的时候才能得心应手啊,若是王妃从小学到大的话,也就不必在今夜如此辛苦了!”紫月微微欠身,态度看着极为诚恳,可怎么看也像是在嘲讽。江未央会从小就开始学女训,紫月是不会相信的,一个从小学女训的人会追着自己的姐夫犯花

  • 小说总裁爆宠小逃妻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爆宠小逃妻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总裁爆宠小逃妻第7章:别逼我恨你许念再醒来时,发现周围的环境变了。她像是想起了什么,忙低头一看,看到自己着装整齐,她顿时松了一口气。“醒了?”宫澈嚣张带笑的嗓音响起。许念吓得差点跳起来,手指着他,“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说着,她又看了眼四周,又问,“宫澈,这到底是哪里?”“飞机头等舱,是回C城的飞机。”宫澈给她解释。因为他知道,在清醒的状态下,她是绝对不会跟自己回去的。“你……你不能强迫我回那个地方。”许念有些无法接受这个事实。C城是他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