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首席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2 0:06:2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首席娇妻太撩人

第八章   识相点,滚出阮氏集团

高跟鞋踩着地面的声音脆脆响起,又急又响,夹杂着张扬与狂躁。163女性网

木清竹耳内听着这异常的高跟鞋叩击地面的响声,秀眉微微蹙起。

浓烈的进口名贵香水味飘了进来,木清竹抬起了眼。

性感美丽的乔安柔走了进来,她身着玫瑰红的短装西裙,“中门大开”,深V至接近肚脐位置,相当性感诱人,浓密金色的大波浪长发随意地披在肩头,性感丰厚的红唇,媚劲十足。

纤细的高跟鞋将她的身体拉得苗条修长,不愧是势力了得的阮氏总裁阮瀚宇背后的女人,有着傲人的资本。

乔安柔满脸傲色,双眼阴沉,冷厉不屑的目光紧紧盯着木清竹。

“木清竹,你为什么要到阮氏来工作?”乔安柔盛气凌人,傲娇地问道,晕红的脸颊显得极为气愤,狭长的双眼里闪着阴狠的光。

那神情似要把木清竹给生吞活剥了!

木清竹避开她轻视的眼光,冷然一笑,在办公桌前沙发上坐下来,随意答道:“乔总,有什么问题吗?”

乔安柔在阮氏集团有着特殊的地位,她与阮瀚宇的关系,众人心知肚明,谁也不敢公然得罪她。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木清竹知道她的嚣张底气当然是背后有阮瀚宇撑腰的缘故,但她也听说,乔安柔当初确实对阮氏功劳很大,三年前阮氏集团陷于风雨飘摇中时,就是她暗地里动用了她爸爸的关系鼎力支持帮助阮瀚宇,稳住了一路下滑的阮氏股票,使阮瀚宇得到了喘息之机。

因此阮瀚宇对她的宠爱不是没有来由的。

“你应该明白:瀚宇从来都没有爱过你,甚至厌恶你。我知道你还爱着瀚宇,死心吧,你们已经离婚了,玩完了,瀚宇是不可能爱上你的,他很快就要娶我了,我们一直深深相爱着,你真不应该再回来工作,若你有自知之明,识相点,即刻滚走。”乔安柔被木清竹的随意淡漠弄得心底发慌,严辞厉色的怒吼。

木清竹的心抽搐了下,像被刀剜了后撒了盐般痛得浑身发冷,喉咙堵得难受。

她说的是实话,阮瀚宇从没有爱过他,他爱的是她乔安柔。原文163woman.com

明眸中的光冰冷如霜,木清竹神色淡然,“呵,忘了告诉你,我是阮氏高薪请来的设计师,来这里工作是阮瀚宇的意思,我想你应该去问下阮总裁,或者示意他把我辞退了,悉听尊便。”

她眉眼平静之极,眼眸里的光灵活闪烁,恍若对一切都无所谓,包括她与阮瀚宇的婚事。

乔安柔双颊更加泛红,用手指着木清竹恼怒地说道:“你竟敢拿瀚宇来压我,木清竹,不要以为我们曾经是同学,你就可以无视我。在阮氏,我的地位与功劳无人能及,就连瀚宇都要对我礼让三分,为了阮氏我付出了很多心血,绝不能容忍你来破坏或坐享其成,你不过是个下堂妻,但凡你还有点脸就不应该再回来,给自己留点面子吧!没人知道你曾经是总裁夫人,现在人人都知道瀚宇爱着我,要娶我,如果你不怕羞辱,那就待下去吧!”

说完乔安柔扭着水蛇腰,掉头就要离去,刚走几步,她又回过头来满脸鄙视,嘲讽地说道:

“你会是汽车设计师?凭你的那点本事,就算勾引瀚宇都不够格,我就不信你还能设计出那款汽车,怕是哪个野男人帮你的吧!你的这些小伎俩骗得了瀚宇可骗不过我,告诉你吧!在瀚宇的心中你不过是个下践的女人,他连瞧你一眼都是多余。”

如此羞辱的话,若在以前木清竹会气得浑身发抖,败下阵来,但现在的她,心脏已被磨得足够强大了。

她神情淡静,晶亮的眸子里闪着捉摸不定的光,长长的眼睫毛扑闪扑闪,居然很是俏皮。

“乔总,原来你还记得我们是同学!真不知道是谁的脸皮厚呢,三年前我远赴美国,不知是谁死乞白赖的缠着我的丈夫,你敢说出你是怎么到阮瀚宇身边的吗?”木清竹站了起来,厉目如电,浑身散发着逼人的气息。原文163woman.com

乔安柔的脸白了下,心底闪过丝慌乱,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她神情倨傲,尤如女王望着自己讨厌的臣民般,冷冷地说道:“木清竹,有本事你就呆下去,不要有什么把柄落在了我的手里,走着瞧,只要你受得了羞辱,我也乐意奉陪。”

乔安柔满脸阴沉,扭着水蛇腰款款离去。

“瀚宇。”刚走进阮瀚宇办公室,乔安柔就双眼泛红,整个人似只红蝴蝶般朝着阮瀚宇怀中扑去,一副受尽委屈模样。

阮瀚宇正拿着手机站在办公室里说着话,神色有些凝重,突被乔安柔扑过来缠住,有点突兀,俊眉微拧了下,眼里闪过不悦的光。

“安柔,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办公室里要注意形象影响,怎么还是这样任性?”阮瀚宇挂掉手机,语气明显不悦。小说首席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这个女人,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在办公室及工作场合要注意言行举止,可她就是改不掉,只要看到他就腻歪过来,不分场合,越是人多的地方越是出彩,唯恐天下不知。

“瀚宇,我想你嘛。”乔安柔在他怀里磨噌着,娇嗔出声。

阮瀚宇轻摇了下头,轻轻推开她,淡淡开口:“说吧,又受了什么委屈,谁给你气受了?”

乔安柔水汪汪的杏眼汪起一层雾气,“瀚宇,那个践女人怎么还回到阮氏工作了,为什么啊?”

践女人?阮瀚宇一愣,瞬间明白过来,脸色黯了下,径直走到沙发上坐下来,一付毫不在意状,淡淡说道:“安柔,以后不能这样称呼她,她现在可是阮氏花高价钱请来的顶尖人才,全球汽车设计师,我们公司现在需要这样的人材,只要能给公司带来效益的人,公司就会重用,以后要注意你的措词。”

“重用?”乔安柔心口一堵,莫名的恐慌袭来,浑身颤了下,扑进阮瀚宇怀里,哭道:“瀚宇,你说过从来不爱她,讨厌她的,怎么可能还要重用她?”

乔安柔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晕头了,她真的不明白,明明阮瀚宇那么厌恶她,不爱她,现在怎么会帮她说话了。

“安柔。”提到木清竹,阮瀚宇心中掠过一丝莫名的情绪,拉开怀中的女人,声音陡然冷了几分:“安柔,她不过是公司请的一个设计师,在我的公司,不管她是何人,只要有真材实料,公司都会一视同仁,这是我的作风,也是阮氏的用人原则,你应该明白的。小说首席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阮瀚宇的忍耐力达到了极限,可他仍然好声好气地劝说着。

“瀚宇,除了她,你若是请十个别的女人,我都不会在意的,但她不行,你把她辞退了吧,求求你,就算是为了我好吗?”乔安柔梨花带雨,苦苦哀求着,“瀚宇,你忘了你爸爸吗?他现在还躺在医院里,都是那个女人害的呀!”

恍如一记闷雷炸响在阮瀚宇心中,他浑身一震,呆了半响。

乔安柔明显感觉到了他身体的变化,嘴角浮起丝得意的笑,继续煽风点火地说道:“瀚宇,这个女人心机深重,我瞧她就不是好惹的,现在与你离婚了,肯定心有不甘,到时一定会伺机报复阮氏集团的,瀚宇,把她赶走吧。”

阮瀚宇僵硬的身子渐渐柔和下来,眼里的唳光慢慢掠过,断然喝道:“够了,安柔,现在是在办公室,工作场合,不要把个人的恩怨牵扯进来,我阮瀚宇做的决定,从不需要听取旁人的意见,以后你要管好自己的言行举止,学会尊重别人,我不希望听到什么不好的传言。”

说到这儿,阮瀚宇站了起来,面色阴沉,掉头朝外面走去。

笑话,他堂堂的阮氏总裁还会怕一个女人的报复?

更何况,若把她辞了,景顺公司就如虎添冀了,他是个精明的商人,岂能不知其中利害。

第九章   欢迎晚宴

阮瀚宇严厉的话语,使得乔安柔脸色发白,这么久以来,她第一次看到阮瀚宇在她面前发怒,而且还是为了那个女人,心中燃起一股熊熊怒火。

阮瀚宇说一不二的性格,她懂,在他面前,她再也不能开口提这个问题了,否则惹恼了他,婚事就麻烦了。

为了这一天,她耗费了多少心血,眼看着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了,这个女人竟然阴魂不散地又出现了,居然还被请进了阮氏集团办公室,她怎么能忍?决不能因为这个女人而毁了她的大好前程。

她不甘心,也不能错失这么好的良机。

她爱阮瀚宇,阮瀚宇只能属于她的。

既然他们已经离婚了,阮瀚宇也答应了娶她,这就够了,何必逼得太紧呢!

乔安柔抹干了眼泪,重新化了个妆,脸上浮起明媚的笑容来,眼里的光却如寒霜般阴狠。

木清竹,等着吧,看我如何收拾你,我要让你永远滚出阮氏集团。

A城最豪华的KTV里面,灯光昏暗,彩灯闪铄,气氛hi到爆。

木清竹毫无心情的坐在角落里,脸上是无奈的淡笑。

今晚是阮氏集团为了欢迎她的加入,特地为她举办的庆祝会。

她根本不想来,奈何柳特助拼命的攒着她。拗不过柳特助只得勉强来了,更重要的是,她知道这种场合,阮瀚宇是从不屑参加的,只要见不到他,也无所谓了。

喧嚣的吵闹欢笑声,震得木清竹头脑有些晕沉,胃里很不舒服,站了起来,朝外面走去,一袭浅绿色的长裙衬得她风姿绰约,曼妙无比。

与KTV包厢相连的是外面空旷的露天舞台,此时舞台上绿树婆挲,微风摇曳,一弯明月高悬!

法国红酒的淡淡清香,随风飘送,木清竹走出包厢,迎面拂来的夹着酒香味的微风拂过她额前的青丝,带来阵阵凉意,她眉头舒展,轻呼口气,心情好了不少。

这个高档会所是A城最名贵奢侈的消费场所,能进到这里来的人都是A城的上流精英,非富即贵,A城首屈一指的财团—阮氏集团,每年例行的年会都在这里举行,包括各种欢迎宴会。

能够进到阮氏集团工作,那是A城所有青年才俊的莫大殊荣。

木清竹随意走着,作为木家的千金,这种场合还是见惯不怪的。

清脆的笑声如行云流水般朝她飘来。

木清竹迈出去的脚步停滞了,眼里笼上一层暗淡的光。

盛妆打扮的乔安柔仪态万千地走了过来,身姿窈窕,未语笑先闻。

她脸上是迷人而自得的微笑,笑意盈盈的眸子里泛出莹莹亮光,只是从她黑亮的眸子里不时外溢的流光中,木清竹感受到了森人的寒意。

她们狭路相逢,面对面站着!

木清竹的心突地沉了下去,避过她的眼。

在乔安柔身侧的另一道靓丽倩影更使得木清竹睁大了眼,触上那对张扬的眸子,木清竹吃惊不校

站在乔安柔身侧的女人,穿着性感的吊带裙,脸上浓妆艳抹,妖艳异常,正用冷冷的鄙夷不屑的眼光望着木清竹,神态傲慢。

“木清浅,怎么是你?”木清竹惊呼出声。

迷离的灯光映着木清浅惊艳而稚气未脱的脸有些玄幻。

“怎么,我不能来吗?”木清浅双眉一挑,挑畔傲慢地说道,“难道就只有你配来这种高档次的地方?”

“你……”木清竹瞬间无语,没想到木清浅的认知竟肤浅到了这般地步,心中无比悲戚,尽管大伯全家背叛了她,夺走了她的家财,但木清浅毕竟是她的堂妺,好歹也是木家的人,怎么说都应该提醒下吧。

只是木清浅怎么会跟在乔安柔身边呢?才刚满十八岁,不是应该呆在学校吗?

乔安柔这个女人心思缜密,高傲狂妄,心肠歹毒,这好高鹜远,一心只想攀高枝的木清浅哪知其中深浅。

木清浅满眼仰慕,美滋滋地站在乔安娜身边,用心巴结奉承着乔安柔,极尽讨好谄媚!

木清竹心中苦笑。尽她所能,提醒下她吧。

今晚本是阮氏集团包场,毫无拘束的男男女女纵情欢笑,去压解闷,尽情释放,气氛极棒!

可因为乔安柔的到来,顿时全场冷清下来,所有人的眼光都望向了这里,谁也没有想到乔安柔会来,高傲如她从来不屑参加这种职员聚会的。

“乔总好。”所有人鞠谨有礼地齐声恭叫道。

乔安柔高昂着头,微微笑了笑,点点头,女王范十足。

“Alice小姐,这是要去哪儿呢?今晚的欢迎宴会还满意吗?”乔安柔满脸笑容,像上级慰问下级般拦在木清竹面前,关切地问道。

木清竹云淡风轻,不置可否的淡然一笑,眼眸却朝木清浅望过去,伸手搼住了木清浅的手:“清浅,跟我走,这里不适合你,赶紧回去。”

她手上的力道很重,搼住木清浅就朝外面拉去。

木清浅用力甩掉了木清竹的手,狠狠推了她一把,怒声骂道:“呸,木清竹,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竟敢赶我走,我可是乔总的人,你算什么?不过是个被阮瀚宇休掉的下堂妻,还没皮没脸地赖在阮氏集团里,一个被男人遗弃的怨妇,有什么资格来管我?”

木清浅满脸嫌恶,大声嚷嚷,唯恐天下不知:“不要以为赖在阮氏集团里,阮瀚宇就会爱上你,做梦吧。”

她瞪着洋洋得意的眸子,满脸张狂与鄙视。

木清竹被甩出去重重摔倒在地,仓促间撞着后面拿着红酒杯的人,“呯”的一声,红酒杯咣啷掉地摔了个粉碎!

围观的人全都惊呆了!不久后全场窃窃私语:

“Alice小姐原来就是传说中阮总的妻子埃”

“啧啧,听说阮总非常讨厌他的妻子,从来没有回过家。”

“原来她就是那个不受宠的原配,从没在阮总的身边出现过。”

“这Alice小姐也没传说中说的那样长得不堪啊!长得蛮好,挺有气质的嘛,怎么会得不到阮总的爱呢!”

“哎,真是可怜,到头来还是被阮总休掉了。”

……

各种不堪的议论声纷杂着,他们全都将目光投向了摔倒在地的木清竹,眼里的光有惊诧,怪异,鄙视,同情……

没有谁主动想要去扶她一把。

连阮总都不爱的女人,他们哪敢去献殷勤!

首席娇妻太撩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首席娇妻太撩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错爱情人,小妻不承欢 1章(作品相关)

    原标题:错爱情人,小妻不承欢1章(作品相关)小说名称:错爱情人,小妻不承欢作品相关楔子光华流转,耳鬓厮磨。钢琴曲跳动着的节奏如同泉水一般叮咚作响,苏夏暖随意的拢了拢自己的波浪卷发,一身的妩媚风情让身侧的顾维君一直处于失神的状态。大掌虚浮着她纤细的盈盈一握的腰肢,不敢太过用力,生怕一下便捏碎了。却也舍不得放开,想要贪恋这一时的温馨和柔软。一个身穿黑色背心的宴会服务生走过来,有些为难的看着两人,然后结结巴巴的说,“小姐,刚刚一位先生说......想要宴会结束以后邀请您去他家......”夏暖冷冷的扫

  • 村医闯天下 1章(第一章给你一个消息)

    原标题:村医闯天下1章(第一章给你一个消息)小说名称:村医闯天下第一章给你一个消息夏日炎炎,酷暑难当,尤其是午后,空气中都带着点燥热的味道。林镇东风村,村东头一个破旧的小房,门口立着着一个同样破旧的牌匾,上面挂着厚厚的灰,还有蜘蛛网。中医药堂!一旁还有一排小字,专治各种疑难杂症,妇科,儿科,男科妙手回春。王北风一个人,无聊的坐在他自己的这家三十平米的诊所里,他已经从爷爷那里接手诊所三个月了,但是只接到了三个客人,还全是看脚气的!“唉,希望今天能接一个洗脚了的。”王北风叹了一口气,那脚气的味道真是

  • 皇上,请自重! 1章(第一章:穿越)

    原标题:皇上,请自重!1章(第一章:穿越)书名:皇上,请自重!第一章:穿越我觉得我一直很好运,吃什么都不会白吃,肉往身上长,走出去,回头也有点率,虽然眼神里,带着那么点点的嘲笑。然后考试吧,也有点名次,我承认,我有点走神,所以考不到第一,也不是最后,最起码保持着最后第二的风景。再然后工作吧,做事最多,工资最少,也不介意的啦,公司很多帅哥,做得身心欢喜的,虽然他们都不把我放有眼里,没有我,却不行。公司所有打杂的,也顺便归我了。住廉价的出租屋,挤公车,天天上班,加班,为了三餐而奋斗。虽然累,我还是很

  • 染指军婚:老公送上门 1章(第一章:撒旦索情)

    原标题:染指军婚:老公送上门1章(第一章:撒旦索情)小说名字:染指军婚:老公送上门第一章:撒旦索情夜幕降临,繁华的城市,被纸醉金迷的夜色笼罩着,显得更为的妖魅,就像是黑夜里的精灵,演绎着另一番的精彩。如此美妙的夜晚,也许对于那些精彩钟情于夜生活的人来说,是美好的时刻。但是,对于某个人来说,却是悲剧的开始……京城国防大酒店,由部队撑腰,总统套房的荧屏上,纵使是播放着AV视频,甚至是有真人秀,纪检部都不会过来干涉。此时,在酒店的最顶层,一间总统套房里,空气中掺杂的是暧昧的喘息声,以及身体的撞击声,整

  • 苦蜜 1章(第一章:逃跑)

    原标题:苦蜜1章(第一章:逃跑)小说:苦蜜第一章:逃跑“呃……”为什么会这么难受?我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入眼的是跳动的火焰,还有树枝交错的房顶。我勉强的撑着身子坐了起来,睁大了眼睛看着周围的陌生的一切,这里是哪里?我所待的地方是个茅草搭成的帐篷,里面除了一堆的杂草,其余的什么东西也没有。帐篷被捂的严严实实的,连一个窗户都没有,正中央有一棵一人粗的大树来当这个帐篷的支柱。枝干上拴着一根铁丝,铁丝底下吊着的是照在半个玻璃里的蜡烛,摇曳的火焰晃来晃去,晃得我的眼睛特别的花,头也更加的晕了。就在我的肚

  • 拒嫁残王,凤妃不得宠 1章(第一章 相国府一夜灭门)

    原标题:拒嫁残王,凤妃不得宠1章(第一章相国府一夜灭门)小说书名:拒嫁残王,凤妃不得宠第一章相国府一夜灭门延年,四月。皓月当空,众星披月。时起风声大作,摆动的树叶萧瑟舞动。此年,是太平盛世开创满百年。南汉国度,新帝即位不到一年,便有动荡叛国,以相国,丞相,礼部尚书这三大官位大臣上鉴逼帝退位最为猛烈。朝中,元老重臣的党羽最是太后心中的死结。刚即位不久的欢元太后刚杀前朝皇后,逼退老皇帝退位,推新太子继承皇位,便不久又迎来三大老臣的反对,如若不清除毒瘤,必定为害百年。而这欢元太后年不过二十有五,据说十

  • 听说爱情路过我 1章(第一章 不知 初见已多年)

    原标题:听说爱情路过我1章(第一章不知初见已多年)小说书名:听说爱情路过我第一章不知初见已多年“子涵,起床了,都八点半了,说好的今天一起去逛街的,你可不能反悔。”“唔,还早吗!让我再睡会,正梦见男神呢!”床上的韩子涵对着舍友兼死党的叫床,感到很不满,正梦见男神跟她表白呢,这一声叫,全没了。“切,梦见男神,听说男神今天要去中原体育馆,参加庆大和丰大两校篮球友谊赛,九点钟开始。”苏言不知道该说自己英明,还是说男神魅力大,因为在他这句话说完之后,就看见韩子涵以最快的的速度起了床,然后十分钟后,出现在了

  • 嗜血狂妃:王爷别太污 1章(第一章 何以生存?)

    原标题:嗜血狂妃:王爷别太污1章(第一章何以生存?)小说名称:嗜血狂妃:王爷别太污第一章何以生存?一袭艳丽的大红长裙,女子头上的金钗在阳光下晃动,折射出耀眼的光芒来。但是,这光芒却显得有几分的冷清和嘲讽,并非是身份地位的象征。挺胸走在石板桥上,双手交握于小腹前,初为王妃的林君笑看似优雅的在赏园,实则是在接受侧妃们的教导和戏弄,只因林君笑是来自民间的平民王妃,没有任何的政治后台为靠山。步下了石板桥,林君笑俯首提着拖迤的裙摆,轻轻的吐了口气,在侧妃们看不到的角度里,皱了皱翘挺的鼻子,可爱的扮起了鬼脸

  • 嗜血总裁,暖个床吧 1章(作品相关)

    原标题:嗜血总裁,暖个床吧1章(作品相关)小说:嗜血总裁,暖个床吧作品相关楔子秦芯支走了所有的佣人,灯火通明的夜晚,她独自一人坐在梳妆镜前,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仿佛仙子一般的容颜映在镜子里,美的如同画中的人。她微微侧着头,细腻的颈部肌肤裸露在外,手腕上的玛瑙串珠折射出晶莹剔透的光泽,衬得肌肤越发的如同凝脂一般。窗外,响起了车子熄火的声音,然后是大门开启关闭。秦芯闭了闭眼睛,扬了扬头咽下胸口的酸涩,起身走出了主卧室。乔辰深风尘仆仆的走进来,正站在玄关处换鞋,看见不知何时放在鞋柜里摆放的猪宝宝情侣拖

  • 桃运高手 1章(第一章 能不能把手上的包子吃完)

    原标题:桃运高手1章(第一章能不能把手上的包子吃完)书名:桃运高手第一章能不能把手上的包子吃完初春十分的S市,空气凉丝丝的。路上行人稀少,只有几个买早餐的小贩在不停的忙活着。蒸笼上面,冒着腾腾的热气,给这条清冷的街道增添了一丝活泼的气息……在这条小街的尽头,都是一些破败的平房,像这样的老房子,在小街小巷有无数所,十分普遍,没有人愿意多看它一眼。李云飞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伸了个懒腰,手里提着两个热乎的大包子,在小巷口的石阶上坐下,一个包子刚刚喂在嘴中。刚咬一口,突然,一把锋利的匕首从身后抵住了他的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