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妃常倒霉:对手太强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1 21:04:2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妃常倒霉:对手太强

第2章放屁

见洛玉书十分认真的样子,洛欣妍不由得半信半疑:“告诉我什么?”

洛玉书便吃吃地笑道:“德妃娘娘缠着母后,说要给四姐姐你娶新嫂子呢。163女性网

洛欣妍鄙夷地冷哼了一声。还当果真是有什么新闻呢,原来就是这个。这件事几天前她就知道了。还是霓裳亲自到宫中告诉她的呢。

见洛欣妍不是很惊讶的样子,洛玉书又说道:“看来四姐姐已经知道了呢,德妃娘娘想要将霓裳这丫头许给三哥哥,可是母后不答应呢。”

洛欣妍一惊:“这是为什么?霓裳有什么地方不好?”

见洛欣妍已经渐渐地入了套,洛玉书不由得笑得更得意了:“柳家大小姐的病如今已经彻底好了,那日在马球场上,和三哥哥之间的情谊瞎子都能够感觉的出来,母后说,这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从前是有了误会,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既然两个人彼此之间还是有情谊的,那不如仍旧让他们成婚,言归于好,也能够成就一番佳话……”

“放屁!”洛欣妍一时不妨,连这种脏话都说出来了,等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在说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的时候,已经为时晚矣。版权163woman.com

洛欣妍的脸都白了,连忙环视周围人的反应,只见丫头们太监们都远远地站着,一个一个地低着头,跟木头桩子一样。洛静香就好像老僧入定,周围的一切事物都跟她没有关系一样,洛琪画则笑嘻嘻地看着手中刚刚写好的帖子,丝毫没有注意到这边的一举一动。

洛欣妍放下心来,回头又见洛玉书一副笑嘻嘻的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却不好发作,只得冷冷地说道:“三哥哥与柳茹雪正是因为彼此之间无情才和离的,别是母后看错了吧?”

洛玉书捂着嘴笑了起来:“四姐姐真有趣,母后那样一个极其聪明的人,怎么会在这点子小事上看走了眼呢?”

这话说的洛欣妍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也不知道要回什么话才好。

洛玉书尽情奚落了洛欣妍一番,这会儿笑眯眯地看着洛欣妍,直看得洛欣妍的耳垂都有些发红了,才笑道:“不过我要跟四姐姐说的可不是这件事情。”

洛欣妍到此时才知道自己被洛玉书给耍了,已经有些恼羞成怒了:“还有什么事情,你赶紧说!”

洛玉书便饶有趣味地盯着洛欣妍的脸看,一边啧啧称叹:“咱们这些姐妹中,就数四姐姐长得最好看了。”

“少来巴结我!”洛欣妍其不打一处来,怒气冲冲地哼道。

洛玉书神秘一笑,说道:“我这可是说的实话呢,况且如今四姐姐已经到了要出阁的年纪了。网站163woman.com

女孩子哪有不动凡心的?就算洛欣妍平时野蛮惯了,此时也不由得不害羞起来。

洛欣妍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口中仍旧啐道:“你跟那个嬷嬷丫头学的这般不着调!看我不告诉母后去!”

洛玉书娇笑连连:“我哪里敢说这样的话?姐姐可冤枉我了呢。我这可都是从德妃娘娘和母后谈话里听来的。四姐姐,你不知道,三哥哥的好事将近,四姐姐你也红鸾星动了呢!”

洛欣妍如今已经十九岁了,在洛岐国,这个年龄再不嫁就已经是老姑娘了。平和公主洛珥棋也是在十五岁嫁给了镇南王世子连平,十九岁的时候已经生下了第二个孩子了。平壤长公主也是十七岁嫁给大驸马的。

平心而论,洛欣妍这个年纪确实也太大了一些。说明http://www.163woman.com/

可是德妃娘娘一心扑在了贤王洛阳身上,皇上又只顾着太子,皇后娘娘才不管这茬子事呢,因此洛欣妍才耽误到今天。

乍一听说,德妃娘娘和皇后娘娘竟然在谈论这件事情,洛欣妍的心里就好像小鹿乱撞,“砰砰“直跳。

洛玉书便捂着嘴娇笑道:“四姐姐,你猜,母后和德妃娘娘想要把你许配给谁?”

洛欣妍是有自己喜欢的人的,襄垣侯家的小公子,生的仪表堂堂,诗书文章样样精通,又彬彬有礼,十分惹人怜爱,虽然比洛欣妍小了三岁,可俗话说得好,女大三,抱金砖啊。

洛欣妍早就将自己的意中人告诉了自己的母妃德妃娘娘,德妃娘娘也满口答应,等襄垣侯家的小公子考取了功名,就去皇上面前为她求得这门婚事。

因此,洛欣妍便满心满意十分娇羞地说道:“可是襄垣侯家的小公子?”

洛玉书便诧异道:“怎么,姐姐竟然喜欢那个小公子么?”

洛欣妍一听便知道事情似乎出了什么岔子,急道:“难道不是他么?”

洛玉书便捂着嘴角,笑道:“姐姐想到哪里去了,怎么会是那位小公子呢?”

如同惊天霹雳,洛欣妍忙问道:“那是谁?”

“左相家的方云泽方将军啊。”

只听“咔嚓”一声,正在写着帖子的洛琪画笔下一顿,上好的狼毫断成了两截。

坐在一旁的洛静香惊呼一声,连忙掏出了帕子包住了洛琪画的手,心疼地说道:“怎么这么不小心?疼不疼?”

小丫头急忙忙地就要去请太医,这边洛玉书仍旧笑着对洛欣妍说道:“方将军可是个万里挑一的人才,年纪轻轻,就极得父皇的倚重,如今身上又有了几份封赏,四姐姐嫁过去,可要跟着方将军享福了。版权163woman.com

洛欣妍脸色苍白,踉踉跄跄地就往流朱宫去。

德妃娘娘已经从未央宫回到了流朱宫,听到宫人来报,说是平明公主来了,便很有些疲惫地揉了揉眉心,对贴身嬷嬷说道:“就说本宫累了,这会子已经歇下了,问问她要做什么,若是又要些银子,你就给她,别的,你知道怎么打发。”

那嬷嬷领命去了。

洛欣妍素白着一张小脸,极其忐忑地坐在殿中,听到有脚步声传来,连忙抬起头,见到是德妃娘娘身边得用的嬷嬷,连忙迎了上去:“嬷嬷,母妃呢?”

那嬷嬷不敢托大,先给洛欣妍行了礼,才慢条斯理地说道:“娘娘身子有些不舒服,已经躺下了。”

洛欣妍绕过嬷嬷就往里面走:“我要去见母妃。”

那嬷嬷人虽老了,腿脚却十分地利索,一个闪身,就挡住了洛欣妍的去路:“娘娘说了,今日头实在是疼得很,不想见任何人,公主殿下要是有什么事情,不妨跟老奴说说。”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拦住本宫的去路!”

往日里来找德妃,也是这个老奴在这里推脱,洛欣妍早就看她不顺眼了,这会儿心里急躁,也就没有管那么多,伸手就要来推嬷嬷,却被左右的宫女给拦下了。小说妃常倒霉:对手太强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殿下,老奴说了,娘娘现在身子不舒服,不想见任何人。”

洛欣妍冷笑道:“你不要忘记了本宫的身份,德妃娘娘是本宫的母妃!本宫是洛岐国的平民公主!本宫要见自己的母妃,难道还需要向你这个老奴来汇报吗!”

那嬷嬷不卑不亢地说道:“非是老奴要为难公主殿下,而是确实是娘娘有吩咐。娘娘还说了,知道公主殿下喜欢花,也知道公主殿下经常举办宴会,若是公主殿下缺了银子使了,尽管说,老奴去拿给公主殿下就是。”

“本宫难道是来讨钱的吗!”

每次来流朱宫,德妃娘娘便闭门不见,有时干脆就以珠宝首饰来敷衍。

洛欣妍十分想不明白,同样是骨肉,为什么德妃娘娘这么偏心!

她从小就十分地嫉妒其余几个姐妹,洛玉书和洛元贞不必说了,那是被皇后娘娘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可就连洛静香和洛琪画,这两个人的生母位分都在德妃娘娘之下,都被自己的生母当做明珠一般疼爱,为什么自己的母妃却对自己弃如敝屣?

若说是为了儿子的缘故,可皇后娘娘难道不是也有儿女么?况且,洛玉书和洛元贞还都不是皇后娘娘亲生的,可人家照样过得风生水起,怎么到了自己这里,就成了一个没人要的呢?

洛欣妍哭喊着说道:“母妃!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只是不想见妍妍罢了!可是妍妍求求你,就见妍妍一次面好不好?妍妍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母妃说啊!”

嬷嬷在一边温言软语地劝道:“公主殿下有什么话跟老奴说,也是一样的。”

洛欣妍哭道:“跟你说有什么用?母妃都不帮我了……”继而又不死心地喊道:“母妃!你曾经答应过妍妍,婚姻大事由得妍妍自己做主!还说要为妍妍求父皇赐婚给襄垣侯家的小公子!母妃都忘记了吗?为什么如今说的人家却是方将军!母妃,妍妍不要嫁给方将军!”

“平明公主殿下!”嬷嬷一声大喝终于将几近癫狂的洛欣妍给喊了回来。

“是谁跟公主殿下说要将殿下许配给方将军的?”

洛欣妍抽抽噎噎地哭道:“才刚书儿那丫头说的。”

“哼。”嬷嬷冷笑道:“就知道是皇后在捣鬼。公主殿下不要心慌,那方家可是皇后的娘家,将公主殿下嫁过去岂不是把殿下往火坑里推嘛。殿下放心,娘娘不是那种糊涂的人。”

嬷嬷好说歹说,才将洛欣妍给劝走了,这才回寝殿复命。

“李嬷嬷,妍妍那丫头都知道了?”

李嬷嬷躬身道:“是五公主殿下告诉公主殿下的,老奴已经将公主殿下给哄走了。”

德妃娘娘微微点点头,一会儿又犹豫地问道:“嬷嬷,你说,将妍妍嫁给方家,到底是不是个良策?”

李嬷嬷想了想,才说道:“方云泽是个十分耿直的人,公主殿下又十分倔强,若是硬要公主殿下嫁给方将军,恐怕结果适得其反。不过,方将军又的确是一表人才,身为方家人,却难得没有站在雍王那一边,如果能够争取过来,将来可助贤王登上大宝。”

第3章古怪

“提起这个本宫就心烦。”德妃娘娘倏地坐了起来,脸上怒气冲冲:“也不知道皇后是怎么想的,她以为本宫心疼妍妍,将妍妍嫁到方家,就可以挟制住本宫吗?她可想错了!只要阳儿能够登上大宝,不要说一个妍妍,就是十个妍妍,本宫也能够牺牲的!”

李嬷嬷被德妃娘娘脸上的狰狞吓得有些心悸,顿了一会儿,才镇定下来:“娘娘不要着急,公主殿下既然喜欢襄垣侯家的小公子,咱们不妨就遂了公主殿下的意,将来公主殿下嫁到了襄垣侯家,襄垣侯就是咱们这边的人了。等贤王娶了霓裳郡主,冀北侯也是咱们的人。咱们再慢慢地寻访,找个听话的嫁给方将军,不愁不把方将军给笼络过来。”

德妃娘娘的脸色又阴沉下来:“皇后那个贱人,就是看不得本宫好。本宫好不容易将柳茹雪那个疯婆子给甩开了,她竟然还想将柳茹雪赐给本宫的阳儿,等着,本宫迟早要她付出代价!”

一天没有吃东西了,柳茹雪竟然也不觉得饿,只是一个人枯坐在椅子上,表面平静,心里早就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了。秀儿一大早就跟着刘氏去贤王府了,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她心里等得着急,哪里吃得下去东西!

柳茹雪不吃东西,可苦了几个丫头了。心儿等人只以为柳茹雪是苦夏,不曾想到别的上头去。

那喜儿和心儿说着话就进来了,手里端着冰盏,苦口婆心地劝柳茹雪。

柳茹雪只是烦躁,又问起秀儿来。

喜儿便道:“我的大小姐,秀儿哪有那么快就回来啊!还得跟着夫人去徐府呢。不过秀儿没过来,静儿倒是递出话儿来了。”

“哦?”柳茹雪一下子就来了兴趣。洛元贞能够派出暗卫跟踪她,她自然也有法子在洛元贞身边安插人。只是这静儿却好生奇怪,似乎是跟于沁音有什么仇怨一样。按理说,她已经与贤王和离了,静儿不该与她联系才是。就算是没有与贤王和离,静儿的主子也应该是于沁音。不过,柳茹雪已经让奔雷去查静儿的身世了,相信不久就会有结果的,现在姑且信静儿几次。

见柳茹雪有了性质,喜儿干脆放下冰盏,就说了起来:“说是这几日平阳公主苦夏,已经几天没有好好吃东西了,连药都喝不下去了,春熙姑姑急的和什么一样,天天往宫里跑,拿回大包小包的补品,不过,熬好了,平阳公主殿下就全吐了出来,人越发地瘦下去了,精神看着倒还好。”

犹豫了一会儿,喜儿又说道:“奴婢是在街上给莺儿买针线的时候遇到静儿的,她好像是和文修出来买菜,找不到文修了,就看到了奴婢,然后把这番话告诉奴婢,还特特地跟奴婢说,要一字不差地按着她的话来复述给小姐听。才刚那番话,就是静儿的原话。”

柳茹雪本来听了喜儿的话有些兴致缺缺,现在却一下子精神了起来。

静儿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喜儿一字不差地将她的原话告诉她?

柳茹雪皱眉细思起来,这里面一定有古怪,静儿是那种分外小心的人,不会这样无缘无故地告诉喜儿这番话,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柳茹雪又将静儿的话细细地品味了一番,却没有想出什么古怪来。难不成不是这话有古怪,而是静儿只是想用这话引起她的注意,然后让她亲自去平阳公主府一趟?

“喜儿,吩咐人驾车,咱们去一趟平阳公主府,看看平阳公主殿下去。”

柳茹雪这次去平阳公主府,摆出的架势果真是一副去看望平阳公主的样子,大包小包的拿着,临走的时候,还拿了好多喜儿已经做好的冰盏子和小点心。

这所谓的冰盏子也就是取了用冰湃过的各色时令水果,再撒上碎冰,吃起来十分地解暑,就像现代的冰粥一般。

柳茹雪十分喜欢吃,料想洛元贞苦夏,应当也喜欢吃,就让喜儿多拿了一些。

果然,到了平阳公主府,洛元贞见到柳茹雪身后的喜儿手里的东西,顿时星眸一亮,就要拿了一盏吃。

一边的春熙姑姑连忙劝道:“这大夏天的,虽说殿下苦夏,可殿下身子不好,贪凉恐添了症候啊。”

一旁的宁若连忙附和。

洛元贞却拉着春熙姑姑的胳膊撒娇:“姑姑行行好,元贞已经好几日没有吃东西了,今日见到茹雪姐姐拿来的冰盏子和点心,实在是很想吃,姑姑就让元贞吃一个吧,又不会吃多了。”

春熙姑姑的脸色有些不高兴,但架不住洛元贞央求,只得让青鸾和宁若看着,不要让洛元贞吃得太多,自己甩了袖子出去了。

这边厢宁若就从喜儿手里接过了冰盏子,似乎很不高兴的样子,嘴里不知道嘟嘟囔囔什么东西,但是柳茹雪却敏锐地发现,宁若轻轻地向着洛元贞摇了摇头。

洛元贞这才欣喜地要吃那冰盏子,仍旧是宁若端着冰盏子,小口小口地喂洛元贞吃下去。

屋子里站着的另外一个丫头青鸾却很小声地抽噎起来。

柳茹雪就很是奇怪地看着那个丫头,只见那丫头瘦高的个子,瓜子脸,杏仁眼,看起来十分清秀的样子。

“哭什么哭?!”

冷不丁的一声怒喝将屋子里的人都吓了一跳。

那宁若“啪“的一声将冰盏子重重地放到了桌子上,双手叉着腰,恶狠狠地说道:“没瞧见殿下正吃着东西吗?你一个奴婢还知不知道规矩了?这大热天的,殿下本来就胃口不好,你却好,在这儿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你当哭丧哪!”

说出来的话很是难听。

那被骂的小丫头青鸾也不敢还嘴,只是一个劲儿地抽抽噎噎。

洛元贞却泰然自若,仿佛对眼前的一切已经司空见惯了。

宁若见青鸾不说话,竟然上去一下子就死死地拧住了青鸾的耳朵,恨恨地说道:“我问你话呢,你为什么哭!”

青鸾吃痛,只得小声求饶道:“宁若姐姐快松开手,奴婢说就是了。”

宁若这才松开了手,又回到了洛元贞身边,端起了冰盏子,若无其事地继续喂洛元贞吃东西。

青鸾很是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柳茹雪,这才说道:“殿下,奴婢觉得很委屈。”

洛元贞仍然没有说话,闭着眼,似乎很是享受这冰盏子的味道。

开口训斥的仍然是那个一脸刻薄相的宁若:“你觉得委屈?怎么,到殿下身边来伺候委屈你啦?还是你想着,留在太子殿下身边伺候着,有朝一日能够被太子殿下给瞧上,一下子飞上枝头当洛凰?呸!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就你这副丑相,也能够迷住太子殿下?做梦吧你!明儿个我就去回了皇后娘娘,就说你狐媚惑主!”

“宁若姐姐!”青鸾极其痛苦地喊道:“姐姐怎么可以这般侮辱我?”

柳茹雪也觉得有些过分,待要开口为那青鸾说上几句好话,却忽然觉得蹊跷起来。如果她记得没有错的话,这青鸾应当是太子洛昊送来的丫头。而不是说,洛元贞和洛昊的关系是最好的么?怎么会这么磋磨太子的人?这不是打太子的脸吗?

那宁若冷笑着说道:“呸!我侮辱你?你也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太子的人怎么了?太子殿下把你送到这里来就是来伺候公主殿下的!你瞧瞧你,自从来了之后就不干活,天天不是想着上街去买脂粉,就是搬了个凳子坐在窗户底下偷懒睡觉!如今主子好不容易想要吃个东西,你却在这里哭哭啼啼的,平白惹丧气,你自己说说,这可是作为一个奴才的本分?你自己都不尊重,还怪别人侮辱你!我问你,你从前在太子殿下面前也是这么着么?若果真是这么着,那就是你这个小蹄子想要勾引太子殿下,狐媚惑主!我告诉你,这是殿下心好,才没有把你怎么着,这要是换了殿下现在还住在明珠宫中,你以为你还有个好儿?让皇后娘娘知道你敢这么磋磨殿下,非得把你扒了皮不可!”

这宁若还真是嚣张,洛元贞就这般任由这丫头胡闹?若是事情闹大了,看她怎么收场!

柳茹雪到底是心软,看不下去,叹了口气,招了手让青鸾到身边,问道:“你老实告诉我,你才刚哭什么?”

青鸾擦了擦泪,抽抽噎噎地哭道:“回柳小姐的话,才刚奴婢见公主殿下很是喜欢吃柳小姐带来冰盏子,心里很是委屈。这几日殿下苦夏,什么东西都吃不下,奴婢变着法子给殿下做好吃的,这冰盏子也不知道做了多少花样了,可是殿下却一口都吃不下,可是柳大小姐带来的冰盏子,殿下却吃得这样欢实,这让奴婢心里很是不好受……”

“那也是你做的冰盏子不好吃!”宁若叉着腰,又骂道:“殿下不喜欢吃你做的东西,殿下还没有叫屈呢,你却在这里哭天抹泪的,成何体统!我看哪,你这个丫头,是不想做下去了。算了,也不用去告诉皇后娘娘了,好不好,直接给你拉出去配个小子吧!小柳子!”

听见宁若直接叫起来小柳子,青鸾一下子就慌了,猛地扑到了洛元贞的面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哭喊道:“公主殿下,您不能这么对奴婢!奴婢可是太子殿下送来服侍公主殿下的人啊!您这样做,不是往太子殿下的心上捅刀子吗!公主殿下,您饶了奴婢这一回吧,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

说话间,小柳子已经进来了,春熙姑姑听到动静也跟着进来,门开着,静儿、莫央和文修都在外头垂首站着,大气也不敢出。

“这是怎么了?”春熙姑姑进来便问,一眼瞧见宁若叉着腰,一副刻薄相,便呵斥道:“宁若,你这个小蹄子,又做出这般样貌来,像什么样子!”

第4章实话实说

宁若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儿,见了春熙姑姑,连忙一脸堆笑,上来扶着春熙姑姑,指着那青鸾说道:“姑姑瞧瞧这青鸾,柳大小姐带了冰盏子和点心来,公主几天没吃东西,好不容易想要吃点,这个小蹄子却在一边哭哭啼啼,好不丧气!问她哭什么,姑姑猜,这小蹄子说什么?”

春熙姑姑淡淡地扫了一眼青鸾,也不知道是柳茹雪看错了,还是柳茹雪的错觉,春熙姑姑的眼神里竟然飘过一抹幸灾乐祸。

“她说什么了?”

宁若狠狠地瞅了青鸾一眼,颇为得意地说道:“她啊,竟然说觉得伺候公主殿下委屈了。”

“不是的!”那青鸾又扑到春熙姑姑的面前,哭喊着对春熙姑姑说道:“姑姑不是的!奴婢没有这么想,是宁若诬陷奴婢!”

宁若就朝着柳茹雪说道:“现有着柳大小姐在这里,柳大小姐,你说说,才刚这小贱人是不是说委屈来着?”

柳茹雪饶有兴趣地盯着宁若看,见她竟然一点心虚和破绽都没有,再朝着洛元贞看去,见洛元贞仍旧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心中便有数了,装作十分为难的样子说道:“清官难断家务事,这要我怎么说呢?”

那青鸾也生起了一丝希望,十分殷切地看着柳茹雪,恳求道:“柳大小姐,您只要实话实说就是了。”

“实话实说?”柳茹雪沉吟道:“好,那我就实话实说了,才刚青鸾的确是喊着委屈来着。”

宁若马上就得意地看着青鸾,说道:“你看看,柳大小姐也作证了,我瞧瞧你这个小蹄子才能再耍出什么花样来!”

青鸾此时此刻已经百口莫辩,只能够一个劲儿地哀求,那春熙姑姑可是个铁面无私的人,说话间就要让小柳子把青鸾给绑了关到柴房里去,等找了时机发卖出去。

洛元贞却说话了:“到底是太子哥哥送与本宫的,若是就这么着发卖了,这不是打太子哥哥的脸吗?”

听洛元贞发话了,那青鸾还以为洛元贞是要留下自己呢,连忙眼含热泪,点头如捣蒜:“公主殿下说的是,太子殿下对公主殿下多好啊,如果殿下就这么把奴婢发卖了,奴婢倒没有什么,可是太子殿下得有多伤心啊。”

洛元贞却笑道:“是,不能够把你发卖了。宁若,笔墨伺候。”

屋子里的人都一愣,不知道洛元贞要做什么,还是宁若机灵,点了小柳子和文修,将小炕桌给搬上榻,又点了喜儿和心儿帮忙,自己挽了袖子磨墨,莫央将宣纸铺平,洛元贞提起笔来,“唰唰唰“写了一页纸,宁若拿起来吹干,又封到信封里,代洛元贞提笔写好了信封。

洛元贞就朝着小柳子点了点头,说道:“你现在就和文修一道,将青鸾给送回太子府去,赶着我的马车去。我料想着她这一路上必不会消停了,你们现在就把她给绑了,拿抹布堵了嘴,小柳子拿着这封信,见了太子哥哥,什么都不要说,只将这封信给太子哥哥,他看了信,就什么都明白了。”

那青鸾还一个劲儿地求饶,春熙姑姑怕吵着洛元贞,索性就拿了帕子堵了青鸾的嘴,文修和小柳子赶紧将青鸾给拉了下去。

这边厢宁若就拿起了冰盏子继续若无其事地喂洛元贞,春熙姑姑颇有意味地看了柳茹雪一眼,然后飞站在外面的静儿和莫央说道:“你们的活儿都干完了吗?站在这里做什么!”一面出去将门给关上了。

“你这是故意做出一副戏来给我看的?”

洛元贞咽下一口冰盏子,不断哈着口中的凉气,笑嘻嘻地说道:“茹雪姐姐怎么想起要来看我了?”却不回答柳茹雪的话。

柳茹雪无奈,淡笑道:“只是突然想来看看你罢了。”

宁若细心地为洛元贞擦了擦嘴角,洛元贞又笑道:“茹雪姐姐真是有心了,来了,还拿着这么多吃的给我。”

柳茹雪扯了扯嘴角,却发现已经扯不出一个笑容来了。

洛元贞倒也不介意柳茹雪冷着脸,将一个冰盏子吃完了,似乎还想要吃的样子,可是那宁若却不给了,捻起一块点心,用帕子托着,吹了吹上面的碎皮,自己咬了一小口,尝了尝,这才给洛元贞吃。

柳茹雪就坐在椅子上,连茶都没有喝一口,静静地看着洛元贞又吃了块点心,看着宁若给洛元贞收拾妥当了,那洛元贞才说道:“是静儿让姐姐来的吧?”

柳茹雪身子一紧,果然什么都瞒不过洛元贞的眼睛去!既然洛元贞已经知道了,自己再这般惺惺作态岂不是有些可笑,索性承认了就是了。

“的确,是静儿说你有些苦夏,什么都吃不下去,我吃着喜儿做的冰盏子,觉着还好,料想你必定喜欢吃的,所以才让喜儿多做了一些,带着来瞧瞧你的。”

洛元贞仍旧笑嘻嘻地说道:“茹雪姐姐待元贞真是好呢。这府里的东西是不能吃了,吃着姐姐的东西,倒是放心得多。”

柳茹雪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截了当地说道:“我来,是想问问你,知不知道最近宫中有意给贤王指婚的事情?”

洛元贞的星眸亮晶晶的:“怎么,茹雪姐姐也听说了?”

柳茹雪脸上一阵发红,那天夜里听洛晨说了皇后娘娘仍旧有意将她和洛阳撮合成一对,她就没来由得害怕,现在要求洛晨放下一切,带着她走,那太不切实际了。她走了,那么整个柳府该怎么办?

可是不走,她又怎么会重新嫁给洛阳!

这些天,柳茹雪一直为这件事情悬着心,一刻都没有安心过。

“元贞,你可听到过什么消息?”

洛元贞扫了柳茹雪一眼,慢条斯理地说道:“我整日里躺在这床上,哪里来的那么许多功夫打听这些闲事!不过呢,倒是听春熙姑姑说过那么一两句,似乎母后还想要将你许配给我三哥哥,德妃娘娘的意思却是要将霓裳姐姐赐给三哥哥。唉,谁知道这些事呢。”

柳茹雪心乱如麻,今天发生的这些事她根本就没有心思好好想一想,只知道洛元贞在她面前演了一出戏,目的应当是拿着太子的人作伐子,震慑这些小丫头们,这倒也与她不相干。

可是洛元贞说出的话却让柳茹雪彻底乱了阵脚。

“元贞,你是知道的,我已经对贤王殿下没有任何心思了,不然,我也不会挖空心思要与贤王殿下和离了。”

洛元贞的星眸又黯淡了下去:“茹雪姐姐,你和三哥哥当真没有一点可能了么?”

仿佛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柳茹雪现在将全部的希望都押在了洛元贞身上:“元贞,不瞒你说,当初在你三哥哥身边的时候,我没有一刻不想要离开贤王府的。如今好不容易和离了,我才感觉到自己好像是活在这个世间一样,如果现在要让我重新回到贤王府,当什么劳什子的贤王妃,我宁愿去死。”

洛元贞定定地看着柳茹雪,见柳茹雪一脸视死如归的样子,不由得莞尔一笑。那笑容犹如春日的迎春花,美好得让柳茹雪都差点忘记了呼吸。听说洛元贞只继承了宸贵妃八分的美貌,柳茹雪不禁想到,当年宸贵妃应当是倾国倾城的容貌,只可惜,死后却连一张小像都没有留下来。

“茹雪姐姐这么认真,我也不好再相劝了。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件事要完美解决,还得靠你自己呢。”

柳茹雪马上问道:“怎么个解决法?”

洛元贞揪着手中的帕子,笑道:“上次你不是用了徐昊然么?这次就还用他,我来安排,三哥哥他好面子,答应了的事情再不会反悔的。”

柳茹雪只好答应下来了。

“茹雪姐姐,宫中传来消息,我大姐姐没了大姐夫,心里难受得很,几个姐妹们为了让大姐姐舒服一些,想借着来看我的机会,多约一些姐妹们,过来热闹热闹,茹雪姐姐若是有时间,不妨过来瞧瞧,你在家里闷着也是闷着,借这个机会多认识一些好姐妹们,对你以后也有帮助。”

柳茹雪一愣,笑道:“好,什么时候她们来了,你使了人去叫我就是了。”说罢就告辞回府。

看着柳茹雪渐行渐远的身影,洛元贞的神色慢慢地黯淡下来,良久才叹一口气,道:“也是个真性情的女子啊。”

回到右相府的时候,刘氏已经回来了。

柳茹雪给刘氏请过安,又问候了大腹便便的何氏几句,就急不可耐地拉着秀儿回到自己的小院子去了。

一进了屋子,柳茹雪就问秀儿道:“贝儿那边可传出什么话来了没有?”

瞧着秀儿像是哭过了的样子,柳茹雪的心又往下一沉,声音也冷了下来:“怎么,难不成贝儿出了什么事了?”

秀儿连忙摇头:“这倒没有,只是奴婢瞧着贝儿人都瘦了一大圈儿,想起了二小姐……”

柳茹雪也跟着沉默下来,柳茹茵已经过了七七,可是杀害柳茹茵的凶手到底是谁,到现在还没有个头绪,事情却一件接着一件,搞得柳茹雪有些头昏脑涨。这里又不是古代,她的身份也不再是孤女杀手,而是一个有着家族的大家闺秀,行动处处受限制。随便一个地位比她高的人都能够决定她的未来,这让柳茹雪十分地不安。

妃常倒霉:对手太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妃常倒霉 或 对手太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热门随机

  • 董卿和陈数同框上热搜:什么都不怕的女人一个人就活成了一支队伍

    闲来无事,翻看微博,一组董卿和陈数的同框照,完完全全惊艳了我。特别是当两个人推开门,步伐一致,笑容浅淡地走到观众面前,我这些天的不安、焦灼都被卷在了空气里,随着她们的落脚站定,再无踪迹可循。被她们身上那种极其笃定淡然的气质所感染,由是,去看了最新一期的《朗读者》。除了全程眼睛根本无法从陈数和董卿脸上移开之外,她们两个的对谈让我很有触动。陈数讲述了一段自己再中戏读书时的经历,说她在表演上开窍,源于老师让他们用一件物品串联起人生的四个阶段。她想到的是口红。说童年的时候,是好奇,会走进妈妈的化妆间,模

  • 王铎草书《唐人诗九首》 绫本 首都博物馆藏

    王铎其书师承古法,融百家之长为己所用,开创出自己独特的书风,有神笔王铎之美誉。其书法具有四美的特点:一、纵中有敛(形质美);二、草中有楷(情性美);三、错落有致(节奏美);四、今中有古(韵味美)。王铎雨加雪(草中有楷)的章法和错落有致的体势,对后人书法艺术的进一步发展,开辟了道路。释文:1)岑参《寄杜拾遗诗》联步趋丹陛,分曹限紫薇。晓随天仗入,暮惹御香归。白发悲花落,青云羡鸟飞。圣朝无阙事,自觉谏书稀。2)王维《送刘司直往安西诗》绝域阳关道,胡烟(沙)与塞尘。三春时有雁,万里少行人。苜蓿随天马,

  • 从照片到工笔

    罗寒蕾,1973年生于广西合浦县常乐镇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中国重彩画研究会理事、广东省美协会员、广东省青年美协会员、北京工笔重彩画会会员、广州市美协常务理事。1995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本科,获学士学位;1998年毕业于该系研究生,获硕士学位。1998年任教于华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2008年调往广州画院任专职画家。

  • 油画人体:在古典氛围中,营造超现实的意境

    油画人体:在古典氛围中,营造超现实的意境

  • 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私奔, 当垆卖酒, 卓王孙无奈下赠送百万钱财

    司马相如是汉朝的大才子,写的《子虚赋》、《上林赋》成为汉大赋的代表。司马相如到临邛大富豪卓王孙家中做客,卓王孙的女儿卓文君从窗户后面看到了司马相如的潇洒,就很喜欢司马相如。当时卓文君刚刚成为寡妇,司马相如就命人递消息给卓文君,说自己的相思之意。卓文君于是就和司马相如私奔。司马相如家里特别穷,他本来还以为自己有了一个大富豪的老丈人,日子会过的非常爽。没想到卓王孙勃然大怒,不承认卓文君和司马相如的关系,反而说:“我一分钱都不会分给这个女儿!”没过几天,卓文君就挽着司马相如的脖子,哭着说:“我从小含着

  • 西晋大臣贾充的女儿贾午偷偷约会, 成为偷香典故的来源

    贾充是西晋时期的大臣,权势很大。他的大女儿贾南风,是晋惠帝的皇后,更是专权一时。贾充的小女儿贾午长的挺漂亮,不过还没有嫁人。当时有一个年轻帅哥,叫做韩寿,是贾充的手下文官。贾充每次会见宾客,贾午就偷偷躲在窗户后面偷看,当她看到了大帅哥韩寿之后,就瞬间心动了。贾午就问婢女说:“你们谁认识这个帅哥呢?”有一个婢女说出了韩寿的名字,还说韩寿是她的旧主人。贾午就派这个婢女去当说客,让她去把自己的心意告诉韩寿。婢女对韩寿天花乱坠,说贾午多么多么漂亮,韩寿这个单身汉立刻就动心了。韩寿的力气很大,到了晚上的时

  • 溥仪出宫夹带大量宝物,无数文物流失民间,今有大爷200万卖玉碗

    大家都知道,古代文物的交易在国内是有严格限制的。来历不明的文物是不可以公开出售的。但是在河北有一位老人却跑到文物局,跟工作人员说自己有一只清朝玉碗要出售给文物局。而且要价不高,只要200万就可以了。这可惊坏了文物局的工作人员。据老人说,自己这只玉碗可是有些来历的,上面还有“宣统御制”四个字呢。这是祖上花了真金白银从清朝皇帝溥仪手里买来的。人们听了都觉得奇怪,溥仪使用的玉碗怎么会流落到民间呢?这东西应该收藏在故宫博物院才对啊。原来在清朝灭亡后,民国政府还是一直让溥仪住在紫禁城的。后来冯玉祥将军攻入

  • 老人拿出副字画,文物局出1万,老人:800万,最终国家1980万拿下

    中国的古玩市场可以说非常兴盛,就是因为中国古代历史文化非常久远,再加上古代很多能工巧匠打造的很多精致东西,这也使得后人对文物非常重视,不管是私人还是国家,都对这些文物格外的小心,很多私人家庭,因为祖上是古代的一些文人墨客,因而有的东西就成为了传家宝流传下来给子孙后代,因为这些都是艺术的结晶。我们知道古代文物有瓷器花瓶,有文人字画,还有珍珠翡翠,而且样样价值都不菲,很多人们都会花大价钱进行收藏,古董就是越老越精致越值钱。然而在新中国成立之后有这样的一位老人,所拿着的这个文物则是让人们震惊,老人开口

  • 清代风格小叶紫檀深浮雕群仙祝寿画筒赏析

  • 黄庭坚的这两句诗,是古诗词中最美的诗句,太惊艳了!

    对于一个英语总是过不了四级的人,自然是没有资格去评价别的语言的好坏,对于一个中国经典读得不算多的人,也不敢妄谈汉语有多么的了不起。然而,在我有限的阅读中,还是每每被汉字的艺术魅力所惊艳。譬如我们今天读的——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这简简单单的十四个字组合在一起,便营造出一个令人沉醉的意境,让人不由来感叹,汉语,真的是太美了。这两句诗,出自黄庭坚的《寄黄几复》。寄黄几复宋·黄庭坚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传书谢不能。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持家但有四立壁,治病不蕲三折肱。想得读书头已白,